第01节

  柳子言给姚家踏坟地是苟百都的一顿烂酒后的多嘴惹下的。苟百都使威风,呼啦着漂白褂子,一进门鞋就踢脱了仰在躺椅上说,柳哥,你来钱主儿了,北宽坪的掌柜请你哩!柳子言说,他咋知道我,八十里的路我不去。苟百都一边拔根胸毛吹着一边嘿嘿地笑了:“掌柜不晓得你,苟百都却知道你呢。我带了一头驴子一条绳,你先生是坐驴子还是背绳呀?”驴子在门前土场上烟遮雾罩地打滚,苟百都一扬手,腰间的一盘麻绳嗦地上了梁,再扯下来,陈年尘灰黑雪似的落了柳子言一头。

  柳子言就这么跟着苟百都走了。

  **

  穿过房廊,金链锁梅的格窗内,四个长袍马褂在八仙桌上坐喝,他们斜睨着柳子言,便把一口浓痰从窗格中飞弹出来了。柳子言耸耸肩上的褡裢,将鞋壳里垫脚沙石倒掉,笑笑地,看鸡啄下浓痰微醉起来,趔趔趄趄绞着

  碎步。四月的太阳普照。苟百都已经进里屋去秉告了许多时间还不出来。空中飘落下一根羽毛,是鹰的羽毛,要飘到面前了却倏乎翻了墙去。廊头的一只狗随之大吠了。柳子言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里屋门里便有一声叫道:“让我瞧瞧,来的又是哪一路先生?!”声音细脆尖锐。柳子言想,老树一样的财东还有这嫩骨嘟儿女儿?遂一朵粉云飘至台阶,天陡然也粉亮了。眉目未待看清,锥锥之声又起:“光脸犊子!你真能踏了风水?”酒桌上的长袍短褂立时噤了拳令,重又乜视了柳子言,说句“该是庙会上唱情歌的阿哥吧!”哄然爆笑。柳子言脸涨红了。柳子言的脸不是为谑笑而红,倒是被这女人震住,女人的目光罩住他如突然从天而降在面前的太阳,乍长乍短的光芒蜇得难以睁眼,一时自惭形秽站不稳了。掌柜在内室喊:“让先生进来!”狗还在皎,柳子言走不过去,苟百都再唬也唬不住,女人说:“虎儿!”腿一叉已将恶物夹在腿缝,柳子言同时感觉到了后脖子有一点凉凉的东西,摸下来是一片嚼湿了的瓜籽皮儿,女人很狐地丢过来了一个笑眼。

  掌柜在烟灯下问候柳子言,说百都夸你大本事,姚某就把你请到了,姚家上下都是善人,踏出吉地有重谢,踏不出吉地也有小谢。话说得贴妥温暖,柳子言就谦虚着晚辈没本事,但会尽力而为,“有多大的虮子出多大的虱吧”。掌柜也笑了,要苟百都陪先生到后厅单独吃酒去,柳子言身不胜酒,摆手谢免,掌柜就欠起身把烟灯推过来,柳子言也是不抽。风吹动了门帘,琉璃脆儿的帘钩叮叮铛铛作响,帘下出现了一只穿着窄窄弓弓白鞋的小脚。柳子言知道掌柜的女人站在了那里,他准备着女人要来了,但那鞋尖蠕动了几下却始终没有走进。苟百都后来就领着柳子言从后门出来往坡跟去。

  柳子言转遍了后坡寻找龙居,几次觉得后脖子似乎还在发痒,痴一会呆,随之拿手拧脸,骂一句“荒唐’’,小跑着上坎下涧把自己弄得气喘咻咻起来。苟百都一边提鞋跟一边骂:“你是鬼抬轿了?!你不抽烟,你也该讨个泡儿给我呀!你算×男人,驴子都在后腿跟别个烟具,你倒不会抽烟?!”柳子言坐在了一个土峁下,说:“太阳还没落,你去接掌柜来,吉穴就在这儿了!”西边山一片红霞,掌柜来了。柳子言放着罗盘定方位,遥指山峁远处河之对岸有一平梁为案,案左一峰如帽,案右一山若笔,案前相对两个石质圆峁一可作鼓一可作钗,此是喜庆出官之像。再观穴居靠后的坡峁,一起一伏大顷小跃活动摆摺屈曲悠扬势如浪涌,好个真龙形势!且四围八方龙奴从之,后者有送有托有乐,前者有朝有应有对,环抱过前有缠,奔走相揖有迎,方圆数百里地还未见过此穴这等威风!淫浸到地理学问中的柳子言此一刻得意忘形,口若悬河,脚尖划出穴位四角让下木楔。北角第一楔却打不下去,刨开土看,土下竞有一楔,又下南角楔,南角土下又是木楔。四角如是。掌柜哈哈大笑了:“柳先生真是好身手,不瞒你说,我已请四位高手七天踏出此穴,请你来就是再投合投合的,这里果然是吉穴了!”柳子言却一下子坐在地上,后怕得一身冷汗都湿漉漉了。

  夜里,苟百都在厢房里给柳子言铺床展被,柳子言骂:“苟百都,贼,你好赖认识我的,怎不透风是要我来投穴,你成心要捣我一碗饭吗?!”苟百都说:“柳哥你可别没良心,这不是更显摆了你的本事吗?——好,算我瞒了你,我请你客!”便一掌推开后窗,推出了一个黑糊糊世界来,顿时有猫在叫春,有一盏灯幽幽地由小渐大了,幽幽着“回来哟,回来哟……”柳子言便听着苟百都对着那里问话:“喂,谁个?”“我。他苟叔呀!”

  “西门家的!这般黑了你是来踏掌框的溜子吗?”“爷!话可不敢这么说.孩子烧得火炭样的烫,我来叫魂呀!”“掌柜今日踏坟地.你家不送礼吗?”“哎哟,真是不知道呀,我明日灌二升小米过来哩:”“有心就是。我给掌柜圆场,小米就留给孩子吃吧.你过会捉只鸡来应付一下作罢。”“实在谢你了,他苟叔!”

  “不谢。我在这儿等着,来了敲窗子!”苟百都收回头往墙角架柴火了.火燃起来,窗子果然被敲响,苟百都扑啦啦丢回一只鸡来连嚷柳子言好口福是个母鸡哩!合窗时却又探头出去,问西门家的你手里还拿着什么?西门家的回说这鸡近日怪势,白天不下蛋编在晚上下,刚才路上就把一颗屙下来了。苟百都便变了脸,说:“鸡已经是掌柜家的了,你怎敢就拿掌柜的鸡蛋?递过来!”递过来就在窗台上磕了,一口吸干。

  鸡并没有杀脖开膛,活活拔毛。屁眼上捅过铁条就架烤到火上了,苟百都一边说鸡还叫唤着什么呀,一边抓了盐往流油的鸡身上撤.嚷着“好香,好香”!后来就撕下一条腿给柳子言。突然门哐啷推开,风把墙窝子的灯扑灭:“好呀,百都,又杀谁家的狗渝吃?!”柳子言立即听出是谁来了,吓得一口吐了鸡肉,退身到柴火黑影处。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