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五魁倏乎浑身骨节酥软了,瓷眼看着女人,女人也看着他,五魁的嘴唇翕动了,颤巍巍伸出双手,但手只把女人的被角掖了掖,忽地拨大了松节灯焰,再慢慢地压灭了,轻脚退出来到界墙的那边,躺在自己的草铺上了。

  五魁并没有在自己的卧屋点燃松节,他感觉到黑暗里他的世界更大。人世间有一种叫诗的东西五魁不懂,五魁心里却涌动了一种情绪很兴奋,很受活。劳累了一夜一天的疲倦没有集中到他的眼皮上来,坐起来,实在觉得睡着是太浪费、太辜负这夜了。这一种举动和想法于五魁是从未发生过的,他不明白今日是怎么啦,是完满了自己久久以来的内疚呢,是帮助了女人解除折磨,第一次体会到了保护了女人的男人的能力呢?

  墙那边的女人悉悉索索了一阵之后一切归于安静。可怜的女人经历了一夜一天的惊恐和劳累是需要安眠了,她醒着的时候,温柔和气,睡着了也如猫一样安闲,发出轻轻的咝儿咝儿的呼吸。作为一个爱恋着女人的光棍汉五魁,在这么个晚上同一个美艳女人睡一庙内,仅一草墙之隔能听到她的呼吸,闻到她的气息,五魁的感觉十分异样和新奇。他轻轻扭转了脖子,将头贴近了草墙,只要用刀轻轻拨动,从那间隙就可以看到椽头缝里透进月光的朦胧了的夜中的睡美人。这种欲望一经产生,五魁浑身躁热烫灼,恍恍惚惚竞站了起来,挪脚往门口走,要走进墙的那边去了。

  但是,睡窝前的那一块白光忽地消失了,这白光是屋顶草隙所透射的,五魁初睡下时幻觉是一块白石头,也是走入的白月亮,现在消失了,而自己却正动步将身子处于了这白光之中,猛然获得的是一种警觉,以为受到了一种惩罚,被光罩住要照出他的心中邪念,五魁责备起自己了:这是要干什么去?去了

  墙的那边一下子按住了她吗,还是跪在床边乞求赐舍,那又说些什么话呢?

  五魁认定了这白光实在是天意,是在监视他的一只夜之眼。去了那边,女人会如何看待他呢?强迫是完全可以如愿的,这女人就是自己的了,可英英雄雄救她出柳家,原来是为了自己,这岂不如同土匪唐景,唐景他们抢人且公开说是为了个压寨夫人,而自己却打着救人家的名分,做乘人危难的流氓无赖了!即使女人悦意的收纳自己,在五魁做人的规矩中这又是一场什么事体呢?

  五魁回身坐到了草铺,那一块白光又出现了。白光的出现使他心情平静下来,感觉到从一种罪恶的深渊重新上岸,为自己毕竟是一个坚忍的男人而庆幸了。随之而来的是坦白磊磊的荒诞之想,其兴奋自比刚才愈发强烈。试想想,自己一个什么角色,竟现在有一个美艳女人就在自己的保护下安睡人梦,这是所有男人都不曾有的福分,就是那个家有万贯的柳少爷他也没有的了,女人睡得那么安妥和放心,她是建立在对自己绝对的信赖,那么,作男人的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呢?一只蟋蟀不知什么时候跳到了白光之中,曜曜曜地振翅呜叫了。这旷野的小生命,山林精光灵气凝化物,又喝饱了甘露在为他五魁颂什么样的赞歌吗?

  五魁平身躺下,在蟋蟀的美音妙乐中迷迷糊糊坠入梦境。

  不知什么时候,他突然醒来,觉得胸膛上奇痒,本能地拍了手,手心粘腻腻一股腥味,同时听到嗡嗡之声不绝。他明白深山林子里蚊子很多,入睡时或许蚊子还不曾知道这里有了人,也不知人血的滋味,在月到中夜才成团涌来的吧。五魁用唾沫涂着被叮咬的地方,立即想到墙的那边的女人也一定被蚊子欺负了,薄嫩的皮肉,所叮咬的地方恐怕不是一个红点而大若小栗的疙瘩了。五魁终于走出睡窝,蹑手蹑脚到墙的那边用火链打着火,燃一小堆湿茅草,让浓烟为女人驱赶蚊虫。这一切做得特别小心,黑暗中女人却说:“五魁哥!”

  声音低却清脆,当然不是梦话。五魁忙解释:“我,我不是……我是来烟熏蚊子的……”

  “我知道,”女人说,“我有被子盖了头,蚊子叮不到的。”

  五魁说:“你是早醒了?”

  女人说:“我一直没有睡得着哩!”

  女人没有睡觉,这是五魁难以想象了,她睡不着在想些什么呢?那么,她听见了墙那边自己曾经站起又睡下的声响了吗?五魁的脸在黑暗中又红了一下。

  “你……睡吧。”五魁说着,赶紧就退了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