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

  五魁在怀里掏,掏出一块干饼末儿,把腰带解下来再寻,饼是没有了,却掉下了一把小小的斧子。斧子是五魁准备着进柳家时作防身用的,一路安全无恙,他几乎就忘了还带了斧子来。

  五魁虽然在安慰着女人,说了那么多似乎已是一处安谧日月的住处,可他在说这些的时候何尝不知道这一切只是日后的事呢?现在,他把她背驮到了一个荒野僻地,自由是自由了,却拿什么吃呢?晚上怎么个睡呢?假若是他一个人还罢了,而有少奶奶这样个女人,这个女人又是他英雄一场搭救出来,能让她饿死冻死在山地吗?!

  女人看着发急了的五魁,她笑了:“我并不饿的,真的,不饿哩!”

  五魁没有接她的话,不知怎么心里酸酸的,他有些羞愧,却不愿她看见他的难堪,将目光极力放远。他看到了白云伫在远处的山林上。五魁把斧子重新别在了腰带上,说:“你好生坐着,我过会就来!”

  他去了,他又回来了,带着好大一堆山桃。山桃个儿不大,颜色异常红嫩。五魁无法带得更多,是脱了外套的那件柳少爷穿旧的裤子,用藤条扎了裤管,桃就装在里边坚立了一个人字。五魁不识文墨,不知人字的好处,却看作如搭在驴背上的褡裢,架在脖子上回来了,他说:“我是王母娘娘的毛驴给你送蟠桃来哩!”

  有了吃的,五魁却不吃,他在女人很响的咬嚼声中去砍作椽的树木。选中了一种长得并不粗却端直无比的栲木,斧子在下面哐哐哐地砍,树顶上的稀疏的黄金之叶就落下来。叶子往下落如同蝴蝶,一旋一旋划着无数个半弧。女人就想起了小时在清水潭丢石片入水的情形,叫道:“我要那叶子呢!”五魁抱了一堆叶子给她,她还要,叶子就把她埋起来,她睡在了一片灿烂的金霞上。

  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精力,五魁砍下了十多根栲树搭到墙头去,因为没绳,一切都是葛条在系,他手脚并用从墙头上、木椽上爬动,女人就在下面反复叮咛着小心,五魁偏不,竟要直了身来走,有几次腿一晃就掉下来,但身子掉下来了手却最后抓住了椽,女人大呼小叫,甚或变了脸唬他,五魁说:“我是逗你哩!”然后是把树枝和茅草编成帘子,一层一层苫上去,一个安身的小巢屋就造成了。女人要五魁背她到屋里去看看,五魁说不急,又砍了无数细树棍来,先一排排地在屋地栽了一圈,再竖一层横一层把软树枝编上去,再铺了茅草和树叶,五魁把女人抱过来往上一丢,女人竟被弹得跳了几跳,惊喜地叫:“这是睡了棕条床嘛!”

  五魁得意地唱起来,唱的一是一种很好听的小曲子,就眨了眼说:你是应该有这么个床的。小时候爹说过故事,讲古时代一个皇后流落民间,后县官查寻时,竟有三个女人自称是皇后,县官就在床上放一个豌豆,再铺了四十九条被子让每一个女人去睡,有谁感觉到身子垫着疼,谁就是皇后。五魁也就捡一个石子放在茅草里边。

  “我不是皇后!”女人笑着说。

  “可你是少奶奶!”五魁说。

  “我不是少奶奶!我不是!”女人坚决地说。

  五魁愣了一下,立即也说:“不是,不是柳家少奶奶,可你是菩萨!你能试出垫吗?”

  女人说:“我腿全瘫了,你放上刀子也试不来的。”

  五魁的心受了刺激,低下的头好久没有抬上来,就走出去又狠劲砍了树枝抱回来,在屋之中间扎起了一界墙了。

  女人说:“五魁,你又要干什么?”

  五魁说:“那边是你的房间,这边该是我的卧屋了。”

  女人的眉宇间骤然泛红了,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五魁的老婆。五魁只是救自己的一个贫贱羊倌,一个光棍。在这荒天野地的世界里,五魁能自觉地将睡窝一分为二,女人为坦白憨诚的五魁而感动了。

  红日坠山,乌鸦飞来,天很快就黑了。五魁安置了女人睡好,燃起了松油节,便坐于旁边说许多豪迈的话,叮嘱夜里放心安睡,狼来了有他哩,熊来了有他哩,有他持一把斧子守在同一屋中的界墙那边,狼和熊是不敢靠近的。女人担心不下的是他没有被褥,五魁说他不会冷的,他从小就钻过茅草堆睡,做得也是甜甜蜜蜜的梦来。并说他明日就再下山,要弄来被褥、锅碗、粮食。女人一双明亮的大眼看着跳跃不已的松节灯焰,又看着那松节灯焰的光亮在五魁的黑红脸上反射出的油光,她说了一句:“你快歇去吧;五魁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