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在满坡遍野的灯火中果然一处灯火最亮,走近去一院宅房,高大的砖木门楼挂了偌大的灯笼,又于门楼房的木桩上燃着熊熊的两盏灯盏,一定是盛了野猪油,灯芯粗大如绳,火光之上腾冲起两股黑烟,门口正有人出出进进。五魁想,大门是不好进去吧.却见有人影走过来,忙藏身一个地坎下,坎沿上有人就说话了:“寨主得到的女人好俊哟!”一个说:“我知道你走神了,死眼儿地看.可你却不看看你自己,你是寨主吗,你是卖烧饼的!”先头的便说:“其实那女人像你哩!”问:“你说哪儿像?”说:“你近来.我给你说!”两人靠近了,一个很响的口吻声,一个就骂道:“别让人瞧见了!”五魁知道这是一对少男少女.正是去看了抢来的女人,便想:白风寨真是土匪管的地方,唐景抢了女人.就有人唱大戏,还有人跑去相看,看了寨主的女人就贼胆包天.暗地里要来野合吗?却听那少女又说:“你离远点.看着人.我要尿呀!”少男不远离,女的就训斥,后来蹲

  下去撒尿,尿水恰好浇在五魁的头上。五魁又气又恨,却不敢声张,遂又自慰:不是说被狗尿浇着吉利吗?待那少男少女走远了,不免又于黑暗里目送了他们,倒生出欣羡之心,唉唉,这嫩骨头小儿倒会受活。咱活的什么人呢?五魁这般思想,越发珍贵起了柳家的新娘待自己的好心诚意,也庆幸自己是应该来这一趟的。可是,门楼里外还是站了许多人,五魁就顺着宅院围墙往后走,企图有什么残缺处可以翻进去。围墙很高,亦完整,却有一间厕所在围墙右角,沿着塄坎修的,是两根砖柱,上边凌空架了木板,那便是蹲位了。五魁一阵惊喜,念叨着这间厕所实在是为他所修,就脱了外衫顶在头部,一跃身双手抓住了上边的木板,收肌提身爬了上去,木板空隙狭窄,卡住了臀但还是跳上来。五魁丢了外衫,双手在土墙上蹭了污秽,见正是后院的一角,院中的灯光隐隐约约照过来。

  贼一样地转过了后院的墙根拐角,五魁终于闪身到了中院的一个大厅中,于一棵树后看见了那里五间厅堂,中间三间有柱无墙,一张八仙土漆方桌围坐了一堆人吃酒,厅之两头各有界墙分隔成套间,西头的门窗黑着,东头的一扇揭窗用竹棍撑了,亮出里边炕上的一个人来。五魁差不多要叫起来了,炕上歪着的正是新娘!五魁鼓了劲便往厅门走,走得很猛,脚步咯咯地响,厅里就有人问:“谁个?”五魁端直进门,问道“哪位是唐寨主?”众人就停了吃酒,一齐拿眼盯他,一个说:“是给寨主贺喜吗?夜深了,寨主和夫人也要休息了,拿了什么礼物就交给前厅,那里有人收礼记单,赏吃一碗酒的!”五魁说:“我不是来送礼的,我有话要给寨主说!”在座的偏有两个是亲自抢夺了女人的,五魁没有看清他们,他们却识得五魁,忽地扑过来各抓了他的胳膊按在地上了,回头说:“寨主,这小子就是那个驮夫,竞寻到咱们白风寨来了!”中间坐着的那个白脸长身男子闻声站起,五魁知道这便是唐景了,四目对视半晌,唐景挥手让放了他,冷冷说道:“你一个人来的?”

  五魁说:“就我一个。”

  “好驮夫!”唐景说,“我就是唐景,唐景要谢谢你,来,给客人倒一碗酒来!”

  五魁不喝酒:

  唐景就哈哈笑了:“不喝你就白不喝了!你是个汉子倒是汉子,可一人之勇却有些那个吧,要夺了女人回去,你应该领了百儿八十人才行啊:”

  五魁说:“我不是来夺女人的,我只是来给寨主说个话。”

  唐景说:“白风寨上唐景没有秘密的,你说吧!”

  五魁说:“寨主要不让我说,就着人拔了我的舌头,要让我说,我只给寨主一个人说。”

  唐景又笑了:“真是条好汉子!好吧,你们都回去歇着吧。”

  众人散了开去,一个人已经走到厅院了,又进来将身上的一把腰刀摘下给了唐景。唐景说:“用不着的。”倒将厅门哐啷关闭了。

  五魁还站在那里不动,心里却吃惊面前的就是唐景吗?外边的世间纷纷扬扬地传说着有三头六臂的土匪头子,竟是这么一个朗目白面的英俊少年吗,且这般随和和客气!僵硬了半日的五魁一时却不知所措.突然腿软了,跪在地上说:“寨主,五魁是一个下贱驮夫.莽撞到白风寨来,得罪寨主了!”

  唐景说:“来的都是客嘛!权当你是我派的驮夫,有话喝了这碗酒你说吧:”

  五魁便把酒接过喝了,一边喝一边拿眼看唐景的脸,看不出有什么奸诈和阴谋,心里倒犹豫该不该对他撒谎呢?这么一想,却立即否定了:唐景不像个凶煞,可土匪毕竟是土匪,柳家的新娘不是现在抢来要做压寨的夫人吗?我是来救女人的啊!就放下酒碗说:“寨主,我只是驮夫,原本用不着为柳家的这个新娘来的。这女人若是被别的人抢了去,我也不会这么来的,一个女人嫁给谁都一样.反正不是我的女人。可寨主是什么人物?

  我五魁虽不是白风寨的人,寨主的英名却听得多了!为了寨主,五魁才有一句话来说的,寨主哪里寻不到一个好女人,怎么就会要这个女人呢?他虽然眉眼美一点,却是个白虎星。”

  五魁的话十分罗唆,他始终在申明自己来的目的,唐景就一直看着他微笑,可说出最重要的一点了,却嘎然而止,唐景就霍地站起来,问道:“白虎星?”

  五魁说:“是白虎星。”

  白虎星是指女人的下身没毛,而本地的风俗里,认定着白虎星的女人便是最大的邪恶,若嫁了丈夫,必克丈夫,不是家破业败,就是人病横死,即使这号女人貌美天仙,家财万贯,男人一经得知断是不肯讨要的。

  五魁看着唐景脸面灰黑起来,却说:“寨主如果是青龙这便好了!”

  青龙者,为男人的胸毛茂密,一直下延到下身器官,再一溜上长到后背。若女为白虎,男为青龙,这便是天成佳偶,不但不能相克反倒相济相助,是世上最美满的婚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