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陪娘说:“只要大爷放过我们,这点小意思,权当让大爷们喝杯水酒了!”

  那人却说:“这么好的雌儿倒让柳家的消用,有钱就可以有好女人吗?你家少爷能,我们白风寨也是能的。”遂扭转头去对散坐的同伙说,“睢见那雌儿了吗?好个人才,与其让做财东婆真不如做了咱们的压寨夫人哩!”

  同伙在这一时里都兴奋得跳起来。

  陪娘立即站起,“这使不得,这使不得!”双手挥舞,似要抵挡了。那人抽刀来扫,一道白光在陪娘的面前闪过,便见一件东西飞起来,陪娘定睛看时,东西已被贼人接住,是半截指头和指头上的戒指,才发现自己中指已失,齐楞楞一个白碴,就昏死地上了。

  那人叫道:“都听着,这新娘还是新娘,但已是我们的压寨夫人!柳家是大掌柜,他少不得被我们抄家杀头,这女人与其做少奶奶短命倒不如做压寨夫人长长久久!”

  五魁不待那人说完,拧身就往东路跑,跑到一块大石后,拐脚钻人一块茅草地.不顾一切地往峁沟窜去,已经吓得木木呆呆的新娘此一刻里双脚双手只搂着五魁如缠树藤萝。慌不择路的五魁不住地要耸耸身子.将越背越下沉的女人在耸中向上挪送.每一耸就摔下一把汗豆子.再后就双手反搂在后,勒紧了女人的腰,说“我要滚了!”已是刺猬一般从一个斜坎滚下去,荆棘茅草就碾平了一道:滚到坎下,前面就是一条河了,河面上架一棵朽柳树的桥.深水漩着无数的涡儿,看去如一排排铆钉。五魁仰头往山上看.看不到峁梁.却想.若立即踏桥过河,山峁上必是能看得见的了.就用嘴呶呶左侧的一处鹰嘴窝岩,说:“那里有一个洞.藏在那里鬼也寻不着了!”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还倒在草窝里.女人的双手还勒着自己的脖子,女人的双脚也弯过来绞住了自己的腰.五魁就驮着女人拱身要站起来?但几次拱不起:女人终于说:“让我下来!”一句话使惊魂失魄的五魁知道现在是安全地带了.便庆幸起自己的勇敢和机智,同时松弛了的脑袋里闪动了许多思绪.啊啊,一个菩萨般的女人现在与自己是很亲近的了!且不说她到了柳家做少奶奶是五魁不能正眼看的.即使她还在苟子坪做女儿,比五魁更魁伟的也更有钱的男人能挨着她一个指头吗?而如今她手脚纠缠地在自己身上合二为一.她是把一切的一切都依赖着他了!他看见了自己下巴下十指交叉着的白手有一处流着血,就后悔滚坡下来的时候没有保护得了被荆棘的划撕.那一只脚上,绣花的红鞋也快要掉了.如果真要被树枝挂走了.一个女人赤着一只脚.女人的难堪会使自己怎样的负疚呢:他腾出一只手来,将她的小鞋穿好.这一动作蛮有心劲.浑身的血管就汩汩跳,但表现得似乎毫无别的心思的样子:女人竞也如小孩一样并不配合,软软的,让他穿了许久。

  女人说:“五魁,你救了我,你好行哩!”

  这样的一句话,使五魁无限地激动,一拱身就站起来了。

  “土匪我见得多了,跑得过我的他娘还没生下哩!”

  五魁想,躲在鹰嘴窝岩下只要熬过一时,土匪就会寻不到他们而离去,那么,背驮着女人过了那个桥面,再顺沟下行二十里,再绕上鸡公寨,天擦黑是可以将新娘背驮到柳家的。对于这一场抢劫,于五魁实在不是灾祸,原本想多背驮女人的想法竞成现实,五魁对土匪是不恨的,倒觉得土匪与自己有一种默契似的。

  “王嫂她不知怎么啦?”背上的女人突然说。

  “不知怎么啦?”五魁也说,为女人的慈良叹息了。土匪用刀削掉了陪娘的指头,他是看见了,他可惜这个陪娘,却又怨恨为什么要送给土匪金戒指呢?如果土匪发现走失了新娘,会不会就又抢走了这个麻脸断指的黄皮婆呢?“这都是那些崽子的罪!”五魁骂起抬嫁妆的后生们了,呸,口大气粗,遇事稀松,要不是他五魁及早逃走,这女人今日晚上不就沦为土匪的床上用品吗!

  “只要你好,”五魁说,“我会把你囫囵囵接到柳家的。”

  土匪是可能抢走了所有的嫁妆,也可能杀死一些人的,这消息会传到柳家,柳家一定在为新娘担心了,或许他们痛哭嚎叫,或许组织人马去白风寨要人,或许绝望了,但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五魁背驮着新娘安全无恙地出现了,柳家于惊喜之余如何感念他啊!是的,五魁的举动并不是建立在柳家的是否感念,只要求得新娘对自己的记忆,再退一步。即使新娘此后再不记忆这事,他五魁完成了他对于一个美丽女人的保护,五魁就是很英雄很得意的人了!已经到了鹰嘴窝岩下了.五魁还是没有放下女人,他说他不累:有什么累呢?百五十斤的劈柴捆,他会从四十里外高山上一气背回来的.一搂粗的碌碡也能搬得起来,“我行的”,他说得很豪迈.甚至背驮着女人往上跳了一下。但是,他突然晇地跌在地上,女人也摔在一丈开外了。五魁顿时羞愧满面,抬头就看女人,却看到的是三个提刀的土匪,明白了刚才的跌倒并不是他的无能,是土匪的一块石头砸在他的腿内弯的。

  五魁扑过去把女人罩在了身下。

  土匪嘿嘿地笑了:“小子你好腿功!”

  五魁说:“你们不要抢她,她怎么能嫁给一个土匪呢?!你们捆了我去吧!”

  土匪一脚把五魁踢倒了.却用手拍拍他的脸:“养活你个吃口货吗?”

  五魁就势抓了匪手又扑过来,土匪再踢开去,五魁已流血满面,还是扑过来:土匪说:“是个死缠头!”举刀就砍下去。女人叫道:“不要杀他.我跟你们走是了!”落下来的刀一翻,刀背砸在五魁的长颈上。五魁就死一般地昏过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