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五天后的夜里,门门却回来了。他从荆紫关浮水过来,默默地坐在那系在河岸柳树下的木船上。五天来,他们到了丹江口市,意想不到的顺利完成了推销任务,就披星戴月坐车从河南赶回来。月亮湾的人都回去了.但他一定要回村看看小月。坐在小月的船上了,就禁不住想起第一次从丹江口市回来的情景,现在,河里是这么空落,月亮冷冷地照着,水流得溅溅。木船还在,小月的身影在哪儿?哪一片沙石上还留着小月的咯咯笑声呢?他回来了,回来得这么凄凉,像一个小偷,像一个潜逃犯,眼望着村子里灯光点点,鸡叫狗咬,他却不能大摇大摆的哼着戏文进村去了。

  但他不愿意这么离开村子,他要见到小月,他要安慰她,求她原谅,他不能丢下小月在村里受罪,自己一走了了:那我还算什么男人,那我还算什么门门?我要见她,就是见上一眼,我也可以放心地更有力量地连夜去运那批木料了。

  门门绕着街后的地边小路往小月家走。

  院门开着,小月正在捶布石上捶浆过的床单。月光照着她的背影,单薄得多了;棒槌一起一落,重重地砸在床单上,发出“哐哨”,“哐哨”的响声,好几次棒槌竟打偏了,“咚”地砸在地上,她就呆呆地蹲着,微微地叹息了。又砸开了,节奏分明慢起来,一下,一下,门门站在那里,没有进去,觉得那棒槌在砸着他的心。

  “小月姐!”

  小月棒槌扬起来,突然在空中停止丁,呆了一会,回过头来,“啊”地一声,棒槌从脑后掉下去了。

  门门一下子扑进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但立即又松开来:

  “小月姐!”

  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怎么来的?你回来啦?天呀,你不要命啦,你快出去,别让我爹看见了!”

  门门说:

  “我不走,我有话要跟你说啊!”

  小月说:

  “你快到屋后树丛里去,我去找你,这儿是说话的地方吗?”

  门门擦着眼泪出去了。小月爬起来,眼前突然一片乌黑,接着就飞出无数金光,头晕得厉害。她站了一会儿,用手蘸些水,抹在头上,理光了头发,就慢慢到了屋后的树林子中,一见门门,踉踉跄跄跑过去了。

  “你跑到哪去了?门门,你不能破罐子破摔啊!”

  “我没有,小月姐,我没有!”

  他说了自己去月亮湾、去丹江口市的原因和经过。

  “小月姐,我不能不来看看你!我马上就走,连夜去月亮湾结账要指标,就直接去林场运木料,我还要到工地,我要以这木料作我的赎罪礼!”

  小月靠在树上,默默地看着门门,突然满脸泪水,说:

  “门门,他们委屈了你,我也委屈了你,你做得对,你只能这样,你快去运木料吧!”

  门门点点头,转身要走了。

  但是,才才正巧挑着粪筐走过,看见小月和门门在一起,气得浑身发抖:

  “门门,你还够人不够人?你还让我们过活不过活啊,门门?!”

  门门说:

  “才才,你别这样,我来跟她说几句话。难道连几句话都不行吗?”

  “说话,说什么好话,跑到这树林子里能有什么好话?”

  小月说:

  “才才,你不相信他,你还不相信我吗,难道我是猪狗?!”

  才才说:

  “我信你,我信你,信你又来和这流氓在一起了!”

  他突然大声哭起来,一双拳头没有打在门门的身上,却砸着自己的头:

  “门门,你要长着人心,你不该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我,你不嫌我可怜吗?你不看在我面上,你也想想和尚伯和我娘啊!”

  门门呆呆地站在那里,小月气得浑身乱颤。

  王和尚听到吵闹,大声吼叫着,抄起扁担一路扑来,一扁担就打在门门的肩上。门门没有动,小月却抱住了扁担,连声叫喊:

  “爹!爹!”

  “谁是你爹?!你还有脸叫我是爹!只说你回心转意了,谁知你这贱骨头这么死不知羞耻!”

  一扁担便将小月也打倒了。

  小月在地上滚着,只是喊着门门快走,不要把正经大事耽搁了。门门跑走了,王和尚又去追赶,自个儿先跌了一跤,赶回来抓起小月,“啪、啪、啪”一阵耳光,一把推出老远,骂道:

  “你滚吧?我王家就是人死净了,也不要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了!”

  才才还在呜呜地哭,王和尚又搧了他一个耳光:

  “你就窝囊成这个样子了?你求什么情?你手叫狗咬了,为啥不把那贼胚子卸下几件来?你羞了你先人了!”

  王和尚拉着才才回到院子,“砰”地关了门,一个仰八叉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才才千呼万唤,王和尚一醒过来,却发疯似的将院子中的桶儿、盆儿、罐儿,一尽儿抓起来摔个稀巴烂。

  小月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的鼻血,没命地跑走了。河岸上,门门正站在几棵杨树下往村里张望,她一下子抱住了他,月光下,眼睛里放射着痛苦、愤怒、惊恐的光。

  “门门!”

  “小月姐!”

  “完了,全完了!”

  “我,我……”

  “门门,我害怕,我该怎么办呀?你抱抱我吧,用劲,用劲……”

  门门像老鹰一样,猛地抱住了小月。静静地,保持着一个不变的姿式,那是一个爱和力的雕塑。他感觉到小月身子是那么瘦,就像是一捆干柴了。他低下头来,泪水落在小月的脸上。黑暗里,小月竭力地将脸仰上去,作着平生第一次长久的苦涩的亲口,当爱情和悲愤混合起来的力量流通两个身体之后,门门发觉小月正吊在他的脖子上,他一直是在托起着她。几片杨树叶子落下来,在地上发出软软的酥声。

  “一盆水泼出去了,我只能是这样了,门门,你这阵心里是怎么想?”

  “我连累了你,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赎我的罪,减轻你的痛苦!”

  “你还爱我吗?”

  “爱,小月姐。”

  “那好,我跟你一块去运木头吧。”

  “这行吗?”

  “这是他们逼出来的!”

  门门停顿了一下,同意了。

  “什么时候走?”

  “明日吧。”

  “今晚就走,我实在憋不住了。”

  他们揉着身上的伤,在月光下的河水里把脸上的血洗掉了。

  “咱走得远远的。”

  “走得远远的。”

  两个黑影顺着沙滩逆河而上,听见小街上有一只狗在叫。

  走过了山湾,荆紫关的灯火就看不见了,山势骤然窄小起来,河水猛地向西拐,河岸边的路就开始变成了忽上忽下的石径。

  “门门。咱这是私奔吗?”

  “不是私奔,咱还要回来的。”

  “还要回来的。”

  “是我要你和我走的,我真的是个流氓,勾引你了?”

  “不.我只知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现在不能没有你。”

  “我也是需要你。”

  “大伯很快就会知道你和我一块走了,他会更恨我了。

  “让他恨去吧。”

  “那才才呢?”

  “门门,不谈这些了!”

  两个人又默默向前走。山越来越高,月越来越小,树林也密密的,传来各种各样禽兽的叫声。

  “你还怕吗?”

  “我有些冷。”

  门门将他的衣服脱下一件,为小月穿上了。

  他们走出了四十里的地方,到了红鱼渡口。渡口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一点灯光。小月腿一瘸一跛的,再也走不动了。

  “咱到那坡根房子去。”门门说,“那儿有一间新盖的房子,据说准备办一个百货店,刚刚修起,还没人住哩。”

  他们从一片乱石滩上走过,看见了山坡根上小小的三间房子。两个人走进了还没有安门的空室里,坐在了一张搭架用的木板上。

  两个人又一次抱在了一起。

  “好了,你也在那边躺下歇歇。”

  门门没有动,手在摸索着。

  “不敢,门门,不敢呢!”

  门门停止了,手垂下来。小月就在木板上躺下,他自个坐在了门口,让小月执行着站岗任务。

  河里的流水呜溅溅的,听不到一点儿人的声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