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牛病得越来越重了,几乎已不能再吃再喝。才才娘也发了急,将老秦请来医治,老秦查看了厚厚一本药书,突然叫道:

  “小月呀,活该你们家要发财了呢!”

  小月阴了脸说:

  “别人都愁死了,老秦叔还说笑话!”

  老秦说:

  “这妮子,叔什么时候和你们做晚辈的耍笑了?这牛肚里是有了牛黄呢。”

  “牛黄?”

  “一两牛黄是二百四十元哩,看牛的样子,这牛黄是不会小的,价钱会值这两头牛的本身哩,这还不是喜吗?”

  小月赶忙给爹捎书带信,让他回来。王和尚一到家,听小月喜眉笑脸地说了牛黄的事,老汉却“呜”地抱着头哭了。小月吓了一跳,忙说:

  “老秦叔说,这是好事,让咱早早将牛杀了,牛黄、牛肉就可以卖好多钱哩。”

  王和尚骂道:

  “他姓秦的是见钱没命的人,我王和尚就那么想发牛的财吗?这牛跟了咱两年,我珍贵得当一口人看待,谁能想到它就有了牛黄?牛黄是牛得了结石病,唉唉,我精心喂养它,却使它得了这病,我还忍心就宰了它吗?”

  瞧爹悲伤的样子,小月也感动了,也奇怪世上的事偏这么矛盾:你往往真心要成事,事偏偏成不了。爹日日夜夜牵挂着牛,牛却就在他手里瘦得皮包骨头,又要早早死去!

  王和尚坚决不宰牛,将牛拉到十里外的公社兽医站去求医,牛医怨怪为什么不早早给牛看,王和尚流着老泪大骂老秦不懂装懂,耽误了牛的性命。结果,第五天夜里,牛就忽然倒在地上死了。

  牛一死,王和尚放声哭了整整一夜一天,坐在牛的身边拉不起来。才才闻讯赶回来,好说好劝了王和尚,就和村里人将牛抬出去剥了。牛黄果真不少,共是一两六钱。牛肉却很少,仅仅割了六十斤正肉。王和尚流着泪将牛皮钉在山墙上,却不允许家里人吃一口牛肉。他不停地捶胸顿足:是我害了这牛,是我害了这牛!

  才才和小月把牛肉拿到荆紫关街上卖了,卖到最后十斤,买主正好是他们早年的陆老师,陆老师听说了他们定婚的事.很是说了一番吉庆话,硬拉他们到学校去坐坐。

  在陆老师的房里,两个人都觉得很热,就都脱了外衣,小月穿着那件高领白色尼龙衣,显得亭亭玉立。陆老师说:

  “小月出脱得越发俊样了!这件尼龙衫活该造下是你穿的,这就是门门在丹江口市给你买下的那件吧?”

  小月一直在笑着,忽地红了脸,口里讷讷起来;才才目瞪口呆,说了一声:

  “门门买的?”

  陆老师并未看出他们的面部表情,只管说:

  “门门买的时候,我还怨门门买得太时髦了,怕你不会穿呢,没想穿起来这么好,真是人是衣服马是鞍,外人见了,还真不能相信你是本地人哩!”

  小月恨陆老师说得太多了,太多了!她不敢看才才的黑脸,忙岔开陆老师的话,说了几句学校里的事,就匆匆向老师告别了。

  一到船上,才才就说:

  “小月,陆老师说的都是真的吗?”

  小月说:

  “真的。”

  “那你为什么哄我,说是你买的。”

  “为什么要给你说呢?”

  小月一转身,拿着篙去了船头,使尽力气地插入水中,竹篙、身子在木船上组合成斜斜的几乎与木船要平行的三十度夹角。话一句不说,气一口不出,船汩汩地往前疾行。身子慢慢地直立起来,竹篙还是插在原地,开始直立,又开始向后,夹角九十度,六十度,三十度,木船似乎要走了,人和竹篙要掉在水里了;猛地一收,又跳到船头,再插篙,再组合斜斜的几乎与木船平行的夹角,反复不已,雕塑着力的系列的形象。“为什么要给你说呢?”她的口气很硬,显示着一种不容置问的神气,但她的心里却是这么慌呀!她是在年轻男人的目光中度着青春的最佳时期,她自信地主宰着才才、门门,还有许许多多年轻男人的精神的,但这次说过这一句,就没有勇气和力量去看才才的眼睛了。“我是你的未婚丈夫!”才才只要说出这一句话,她的防御之线就会立即全然崩溃了。她害怕才才会这样向她进攻.同时又一次希冀着才才能这样向她进攻,一下子逼出她一副强硬气势后边的虚弱、羞耻、后悔的女儿的心来。但是才才站在那里,浑身抖着,回答不上她的那句以攻为守的话,而只是冲着不在跟前的门门叫道:

  “他为什么要给你衣服?门门,流氓,流氓!你这不要脸的流氓坯子!”

  看来,才才到底不敢向她失色变脸。她直起腰来,将竹篙“哗”地横丢在木船上,说:

  “你不要这样骂他,一件衣服够得上是流氓吗?要错应该是我的错,骂人家起什么作用?”

  “我就骂了!流氓!流氓!”

  小月坐在船尾冷冷地笑了。

  才才又骂了一声,抬头看河岸上,有三个人远远在沙滩上走过,他立即禁却了口舌。木船失去了撑划,停在中流,很快斜了身子往下漂去。那拉紧在河面上的铁索,就成了一个弓形,船被牵制了,像是一条勾了钩而挣扎的鱼。他气愤地问道;

  “他给了你衣服,你给了他什么?”

  “给个没有。”

  “没有?”才才说,“我盼着是没有,可他这个流氓,能白自给你衣服吗?”

  “你这是在审训我吗?我告诉你,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小月还不至于就能做出什么事来。他对我好,这我也是向你说过的,我没有理由拒绝人家对我的好。”

  “你再说,你往下说啊……”

  “完了。”

  才才阴沉着一张痛苦的脸,摇头了。

  “小月,我这阵心里乱极了,我真盼望门门是外地的一个流氓,是一个过路的无恶不作的流氓,可他偏偏就在咱村,偏偏抬头不见低头见……”

  “我小月心里还没有背叛你。”

  “那你听我的,你不要理他,永远不要理他。”

  “你要把我什么都管住吗?我问你,你听我的话了吗?你哪一次倒是听了我的话?!你想过没有,门门为什么要给我送衣服,我为什么就接了人家的衣服?你现在这么发凶,你是给谁发凶?给谁,嗯?”

  小月说着,长久压在心里的怨恨一下子又泛了上来,恢复了以往那种统治者的地位。才才抱着脑袋,“哎”地叫了一声,就趴在船舱里,呜呜地哭起来了。

  小月静静地看着,心里一时却充满了一种鄙夷的感情,后悔刚才跟他说了那么多心底话。站起来,极快地将船撑到岸边,系了缆绳,说:

  “哼,多有本事!你在这儿哭吧,打吧,多伟大的男子汉!”

  拂袖而走了。

  天已经黑了,月亮从山峁上爬出来,并不亮,却红得像害了伤风的病人脸。才才娘将晚饭做好,满满在大海碗里盛了,已经在锅台上放凉了,才才还没有回来。她又去喂猪,唠唠叨叨一边拌食一边跟猪说着话,耳朵却逮着院外的脚步声,不知怎么,心里觉得慌慌的。

  当小月到家的时候,王和尚已经吃罢了饭,叫小月快去吃,小月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进了她的小房里。他也懒得再叫,抄着手出门走了。牛一死,使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不想出门,可睡在土炕上眼睛却合不上,牛的影子老在眼前晃动。天黑些了,到村外没人的地方去转转吧,可不知不觉就转到老毛家的牛栏边去了。那几头大象一般的高大的黄牛还拴在土场上,或立或卧,他就忍不住蹴近去,抓一把草喂着,牛嚼草的声音是多么中听的音乐啊!粗大的鼻孔里喷出来的热气,已经湿润了他的胳膊,那牛舌头舔在手心,一种舒坦得极度的酥痒就一直到了他的心上。突然间,老泪“叭叭”地落下来。

  一直到老毛的媳妇大声开门,叫嚷要牵牛进栏了,他才赶忙猫了身,从那边矮墙头下溜走了。

  他趿着鞋,扑沓扑沓走到才才的院门口,才才娘丢了魂似的,正倚着门扇向外瞧着。她赶忙招呼亲家进去,口里说着去倒茶,但拿出了茶碗,却忘了提水壶,水倒下了,才又发觉还没有放茶叶。

  “你怎么啦?”王和尚说。

  “他伯,才才怎么还没有回来,我怎么心里慌慌的?”

  “小月早回去了,他一定又去地里了,这才才,一到地里也就丢了魂了。”

  正说着,才才却回来了,谁也没有理会,一声不吭就钻到炕上去。两个老人一脸的疑惑,才才娘跟进去用手摸摸他的额头,以为是病了,却摸出一手的泪水,便抱住儿子问怎么啦?才才“哇”地哭了。王和尚也跑进来,越是逼问,才才越是哭得伤心,王和尚就火了:

  “你哭什么呀?你没长嘴吗?你还要我们给你下跪吗?!”

  才才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才才娘靠在界壁墙就不动了。王和尚打了个趔趄,脸上像是有人搧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的烧着疼。他开门走掉了,走到院里,撞在桃树上,鞋掉了,提起来,踉踉跄跄往回跑。才才和他娘出来喊他,他像聋了一般。

  小月的小房里亮着灯。门已经关了,王和尚喊了三声,没有回应,一脚便把小房门踹开了,指着脱了外套正呆坐在炕沿的小月破口大骂:

  “你个贼东西干出这么好的事啊!你叫我这老脸往哪里放呀?家里这么不安宁,原来是你这没皮没脸的带了邪气!你那么想穿衣服,你是没有吗?你把先人就这么个亏啊!”

  小月看着爹,没有言语。

  “你给我说!你给我说你干了些什么丑事!”

  小月从炕沿上溜下来,胸部一起一伏,说:

  “既然你全知道了,你问我干啥?说也说不清.你看怎么办?”

  “好你个不要脸的!”

  王和尚一把揪住了小月的尼龙衣高领,猛地一搡,小月踉跄着跌在后墙根上,尼龙衣撕烂了。

  才才和他娘赶了来,门口已经有人在听动静,忙“砰”地关了院门。才才娘就用头把王和尚羝出了小房门.小月“哇”地一声哭起早死的娘来了。

  屋里一起哭声,院门外的人就越涌越多,三三两两趴在墙头上往里看。王和尚心里一阵搅疼,抄了铣把又要扑进去打,才才一下子跪在岳丈的面前,说:

  “大伯,你不要打她了,我求求你,你心里不好受,你不要生气啊!”

  王和尚拉着才才,老泪纵横,拍着手走到院里,突然扑在山墙上钉着的那张老牛皮上,一双青筋累累的枯手死死抠着牛皮,悲声大放。

  “啊啊,我怎么这样苦命啊!我死了牛。我在人面前直不起了腰,牛是我害的啊,好好的牛,怎么到我手里就死了,它得了结石,我只说牛吃了草就会长膘,怎么会想到牛吃了草还能结了石头?

  “啊啊,小月,小月,你来把你爹杀了啊!我受寡把你拉扯大,你就这样报应我吗?冤家,冤家呀,你让我也得了结石,你来把我这脸上的老皮剥了,也钉在这墙上吧,我怎么见人啊,我还有什么脸面到人面前去呀吗?!”

  他使劲地拿头在牛皮上撞,浑身痉挛,哭一阵牛哭一阵他,骂一声小月骂一声自己,末了就抓着牛皮倒下去,抱成一团,呼天抢地。才才又赶过来,替他摸着胸口,王和尚又语无伦次地哭叫起来:

  “才才,你打你无能的伯吧,是伯害了我娃啊,啊啊,伯不是人,伯对不住你,伯没有把牛养好,伯没有教管好她,唉嗨嗨,都怪我啊,都怪我啊!”

  才才也流下了眼泪,说:

  “是怪我,伯,怪我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