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天布一伙在村南头打散了金箍棒的人,待榔头队又从山上冲下来,他们又去和榔头队打,打着打着,他们也分散到了各个巷道,完全是一场混战,不是在这一个巷道里撵人打,就是在另一条巷道里被人撵了打,巷口与巷尾呼应,这一巷与那一巷叫喊,天布、灶火、冬生、明堂,还有老顺,一会儿谁也找不到了谁,一会儿就碰着了,聚合在一起。天布一再提醒:都照应着,集中兵力。但后来灶火和锁子又不见了,老顺也不见了,幸好金斗、冬生,还有立山、葫芦、百忍和他始终在一起?他们打趴了多少金箍棒、镇联指和榔头队的人,不知道,倒是捉住了五个金箍棒的人。这五个人被他们撵在村口,另一伙红大玎的人又挡住了去路,竟然就跳进莲菜池,要从塞菜池踏过去跑掉。跳莲菜池就跳莲菜池吧,池里水冷,一跳进去腿就抽筋,而且水下淤泥太深,又从莲菜池往出爬,于是他们就站在池沿上,谁爬上来再踹下去,直到把五个人折腾得奄奄一息,从池子里拉出来,全用青泥涂了脸,连眼窝都涂了,扭着胳膊进了村。一进村,锁子从另一条巷子跑来,一见被扭着胳膊的一个留山羊胡的人,说这个他认识,坏得很,在二道巷把顶针的腿打折了,就使劲扯山羊胡,一小撮一小撮往下扯,扯得下巴上一块皮都掉了下来。,天布说:不扯了,磨子呢,咋没见磨子?锁子一拳打到山羊胡的交裆里,山羊胡倒在地上滚了滚,不动了,说:听说磨子让麻子黑戳了一刀。天布说:让麻子黑戳了?麻子黑也回来了?要紧不?锁子说:不知道死活么。天布说:几股子阶级敌人血洗古炉村呀?!五个人就被绑在了树干上,大家又往村中跑去。半路上见麻子黑家起了烟火,跑了去,麻子黑没有碰上,却遇着了霸槽他们去打砸老公房,就扑上去又一阵乱打,霸槽他们从老公房院退出,反身领了更多的人又围住了老公房的院子,红大刀就冲了几次没冲出去.,急得天布给金斗发脾气,说:咱的人呢,灶火呢,都跑到哪儿去了?咱老分散着,倒让人家各个击破啊!金斗说:我从后窗出去寻灶火,让他们往这儿来。天布说:你不要走,让田芽去!田芽是半路里跟着了天布,汗流得脸成了花脸,当下就进了老公房,老公房板凳桌子全被砸烂了,拾J个板凳腿开后窗要跳出去,后窗外却站着六七个啷头队的人,没能跳出去,过来对天布说:不得出去r,院子四周都是人家的人。天布说:狗日的,要捉咱个瓮中鳖不成?!去把面鱼儿叫来!面鱼儿一直在牛圈棚里,跑来了,说:天布,咋弄成了这事么,弄成这事了吗?!天布说:你慌舍哩!却给面鱼儿说了什么,面鱼儿高声说那不亍呀,那牛会惊了的!天布说:啥不行的,我让尔放你就放,放去!鱼面儿还是不干,天布就和锁子提了煤油桶进了牛圈棚,面鱼儿大声喊:不敢,天布!牛出去肯定会有人伤牛的!冬生把面鱼儿往老公房拉,拉不及,捂了面鱼儿的嘴。面鱼儿咬冬生的手指,冬生捂不住,面鱼儿说:窑在你们手里毁了,你们还要害牛啊,古炉村就这些家当了!面鱼儿往牛圈棚跑,牛圈棚门已经打开,所有牛都解了缰绳,天布就把煤油往那头红犍牛的尾巴上浇。锁子擦火柴要点,划了一根,乏划着,再划一根,火柴棒又折了,锁子说:火柴湿了!天布说:在耳朵里暖暖。锁子取出一根塞在耳朵里暖,面鱼儿要冲进来夺火柴,天布挡在牛圈棚门口,面鱼儿就骂锁子:你给我住手!锁子说:我凭啥听你的?面鱼儿说:我是你大哩,锁子,你狗日的造孽呀?!锁子说:你闭了×嘴,。你是谁的大,谁叫过你老(骨泉)的大?!面鱼儿就躺在了圈棚门口,说:那就让牛把我踏死吧!锁子终于划着了火柴,点着了牛尾巴,红犍牛立即跳起来,尾巴乱摇,但越摇火越旺,红犍牛嚎地叫了一声从牛圈棚门冲出来。冲出来撞翻了装料的竹筐,撞翻了那个水瓮,踏扁了那筛子和圆笼,却没有踏着面鱼儿。天市大声喊:快开院门,开院门啊!院子里的红大刀人哗啦把院门拉开,红犍牛冲出了院门,所有的牛都惊了,踢哩哐啦往出冲。一头黑牛,并不知道门口躺着的是面鱼儿,等要跳过时已收不住前腿,猛地往前一扑,就侧翻在了院子里,半天站不起来。冲出牛圈棚的牛有的直接冲出了院子,有的还在院子里乱跑,竞也有一头还往老公房钻,锁子就举了榔头打着往院外赶,牛一抬后腿,锁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立不起,赶紧爬到院墙根。

  院门外都是榔头队和金箍棒的人,院门突然拉开,一群牛疯了似地冲了出来,众人就呼地往开闪,闪不及的就被牛踏了。霸槽在喊:打牛腿!打牛腿!闪开的人群又围上来用榔头木棒向牛腿打去,有一两头牛的腿被打折了,翻倒在了地上.而更多的牛全红了眼,见人就牴,人群就被冲得七零八落。红犍牛尾巴上的火已经没了,尾巴已烧成了一条黑棍,黑棍就那么直戳戳乍着,它一矗在号叫,见人就撵,榔头木棒还没能打着,它就低了头牴过来,有人企图举了棒戳它的眼睛,它犄角一歪,棒就飞了,飞了的棒差点把霸槽砸上,它接着把那人牴在了霸槽家老宅的后墙上,那人就在半墙上,脚不落地,吓得竟一声都没叫。六七个人忙扑上去救人,用木棒在它胯骨上乱打,它不动弹,用榔头砸它的后腿,能听到咔嚓声,它还不动弹。霸槽再喊:咱也烧,烧!几个人抱了一搂麦草扔到了牛背上和牛肚子下,点着了火,它扑哒卧在了地上,墙上的人也扑沓落下来,赶紧被人抢了过来。

  院子里,天布他们从后窗往出逃,后窗小,一次只能跳出去两个人,田芽挤不上,就听见院外的叫声:-咋样,人咋样?——没气了,没气了!——放平,放平么,按按胸口。——胁子断了,按不成么,哎呀,嘴里出血啦,醒醒,醒醒。天布不是第一个跑出去的,他在喊金斗,田芽说:他已经跑出去了。天布说:好的×,我都没跑哩,他就跑了?把答应扶着,快去扶锁子!田芽又跑到院里,锁子已经扶着墙站起来,挪着往老公房走,他上不1r房台阶,田芽扶了他,说:伤在腰里还是腿上?锁子说:是屁股。田芽说:屁股没事!强拉扯到老公房,天布把他推上窗口,从窗口又掉了出去。

  明堂一伙人从后窗出来后就顺着村道跑,看见了老顺被几个金箍棒人扭着去支书家,正要去救,那几个人却忽地跑散,是来回披头散发撵了来,她的裤子几乎成了前后两块布,看着那几个人放下老顺跑了,就撩着前边的长吊布在掮,笑嘻嘻地说:是老娘把他们掮跑了!明堂喊:老顺,老顺!老顺却不理了,再~次掮了来回就跑,来回手脚乱动着喊:为啥老掮我,放下,老(骨泉),放下我!

  老顺没理会明堂一伙,明堂一伙也就不顾及了老顺,见榔头队金箍棒的人并没有追来,就往打麦场上跑,想着在那里等天布他们。没料,打麦场上五六个正拉一头猪。一辆破旧的架子车,轮胎已经瘪了气,一头猪就在车上,是一个人在前边拉车,旁边两个人各抓着猪的耳朵,后边一个人推车,又是两个人一个压着猪腿,一个提着猪的尾巴,猪就吱哇吱畦叫。明堂能认得这是六升儿子家的猪,拉猪的人都不认识,还以为六升的老婆雇了人要去镇收购站交售呀,还想:啥时候呀去卖猎?六升的老婆就从家里跑出来把架子车拽住,大声叫喊:来人呀——!来人呀——!明堂突然说:是不是抢猪呀?!站住问:下啥呀,干啥呀?那些人拉了架子车兢跑,架子车快到了打麦场南头,那里是个漫坡路,拉下漫坡路就可以到通往公路的土路了。六升的老婆叫着:我儿呢,他在哪儿?明堂说:他和灶火在西边护村哩。六升的老婆说:护村哩,自己的家却守不住了还护他妈的啥村!明堂立即把架子车挡住,问:狗只的土匪!打啦砸啦还再抢呀?!推车子的那个人是个瘦子,说:谁是抢啦?六升有病的时候借过我十元钱,要了一年半要不回账,我得把猪拉回去抵债呀!六升的老婆说:有账还你的账,你拉我的活猎?一头猪多少钱?!那人说:你也知道吃亏了?!明堂喝道:把车子放下!车子就是不放,拉到漫坡口了,突然往前一推,架了车顺着漫坡冲下去,咣地撞散在漫坡下一堆石头上,猪仰面朝天摔在那里。明堂一伙扑上来就打,打得六个人趴在地上求饶,求饶已经迟了,日你个妈,拿鞋再在脸上掮。明堂掮得是那么重,似乎要把一肚子的怨恨全发泄在这六个人身上,瘦子就不瘦了,脸肿起来,另外五个人的脸也都肿起来。明堂到底是累了,他说:让我歇歇。他歇坐在碌碡上,想吃烟,身上没有烟也没有火,却觉得交裆里又痒了起来,就手伸进去又抓。他这一抓,跟随他的那一伙全都在交裆里抓。还趴在地上哼哼的瘦子觉得奇怪,说了一句:掏啥哩?明堂说:掏枪呀!六个人立即从地上坐起来,吓得说:不敢,爷,不敢!明堂却来了劲,竟然把裤带解开,掏出了那东西就在瘦子的脸上蹭,说:老子就有枪,随身带的枪!所有人就掏出了东西,或者在那里挠了挠往六个人的脸上身上再挠,要把疥传染过去。这时候,灶火一伙也跑了来,见明堂他们个个提了裤子嬉闹,气得骂:咱的人被人家四处撵打,你们倒在这里躲清闲?明堂也躁了,说:谁躲清闲了?我们被堵在牛圈棚那儿,你跑到哪儿去了?!灶火说:我跑哪儿去了?你看我跑哪儿去了?!他转过身去,脊背上的衣服破了,肩头上流着血。明堂说: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们!他拉了一下裤管,裤管下的小腿一个拳头大的青色,又拉出身旁每一个人让灶火看,那些人不是胳膊上有伤就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两拨人一吵闹,坐在地上的六个人趁机爬起就跑,几乎是脚不沾地皮地飞着跑,跑到漫坡的塄坎上就跳下去,那是有房高的塄坎,跳下去竟然却没有瘸腿,打个滚儿翻起来又跑了。明堂和灶火就不吵了,明堂说:让狗日的跑了!灶火说:狗日的跑了!

  两拨人再没有去追那六个人,灶火问:天布呢?明堂这才觉得天布怎么没有跟着跑来,应该是从老公房后窗出来也该跑过来呀,但他没说他是先从后窗跳出来就到打麦场上的,说:哎呀,恐怕还在老公房那儿打着吧。两拨人就往村道里跑,还没跑过打麦场北头那一片菜地,天布一伙被人撵着也跑了过来。灶火大声喊:天布,往这儿跑!天布一伙跑过来,天布说:都在这儿就好,集中兵力,不要各管各,守住打麦场路口!

  打麦场在村子的东南头,因为六升家的房子斜着盖,使得通往村道的路成了拐巴子,红大刀的人有了三十多,全都狼狈不堪地守在那里。雪越来越大,大家却穿得单薄,大半天的打打杀杀,谁也不觉得冷,倒是满头满脸的汗,现在一停下来,汗湿了衣服,风再一吹,就冰冷冰冷,许多人就开始重勒裤带,系好衣扣,寻绳子再在腰里缠一匝。但没有绳子,便从六升家的猪圈棚上取稻草拧绳子,一时都去抢稻草,天布就骂起来,催着积攒石头瓦块,准备战斗。明堂没有去拿稻草,搭了梯子就上六升家的房,说站在房上就可以守住拐巴子路;六升的老婆却死话不让上房,害怕人都上了房会把房顶踩坏不说,一旦榔头队、金箍棒和镇联指的来了,那房上的瓦就全被揭了。明堂要上梯子,六升的老婆要扳梯子,明堂就火了:我们把猪给你抢了回来,一头猪还抵不了几片瓦吗?六升的老婆说:我儿子又不是红大刀的头头,为啥就要坏我家房子?他榔头队就是要烧红大刀人的房,也轮不到就烧我家!这话天布不爱听,说:那该烧谁家,烧我家,烧灶火家,烧明堂家?!不上房就不上房了,天布就让把梯子架到路口去,明堂把梯子斜着架到路口,又来抬六升家的桌子,又抬了那个织布机子,六升的老婆再不敢多说一句话,等到把中堂上的柜也抬了出去,她抱着放在柜盖上的六升的牌位,只是拉长声音连哭带喊着儿子。但儿子没有在这伙中间,不知在哪儿。

  六升的老婆一直在哭喊,天布就愤怒了,说:把那嘴给我捂住!有人就去捂六升老婆的嘴,说:你是引逗着榔头队来吗?六升的老婆说:来就来吧,来了就打吧,文化大革命我日你妈,你这样害扰人?!

  六升的老婆突然不哭喊了,因为她被推倒在地,榔头队果然就从村道里涌了过来,红大刀所有的人都扑上去打了。这是红大刀最集中了人马的一次对打,而榔头队和金箍棒镇联指也集合了差不多的人马,但拐巴子路窄,双方都施展不开。榔头队先攻了过来,路上的梯子,桌子,柜子和织布机挡住了路,这边石头瓦块打过去,那边就往后撤。红大刀要再冲过去,梯子,桌子,柜子和织布机也挡住了路,害怕打过去,若被再撵过来,梯子桌子柜子和织布机要挡住后路,因此,以梯子、桌子、柜子和织布机为界,你进我退,我进你退。霸槽是一直都站在拐巴子路那边的一个碌碡上,他大声地指挥着迷糊一伙在这边攻,又让秃子金带一伙人绕过拐巴子路去打麦场南头两头往打麦场上攻。霸槽的叫喊声,天布和灶火也都听见,天布便让灶火一伙人在这儿守着,他带一伙人又去打麦场南头西头去防备秃子金抄了后路。天布一走,灶火这边人就少了,榔头队就往里打,迷糊先从织布机上往过跳,刚站到织布机上,一块石头砸过去,他掉下去,铁栓又扑上来,铁栓拿的是铁锨,铁锨挡住了砸过来的石头瓦片,返过来的一片瓦恰好打在灶火的胸口,灶火就倒在地上,立即被人往后拖,榔头队的人趁机一下子过了梯子桌子柜子和织布机。红大刀一看不行,赶忙后退,越退越抗不住了,掉头往打麦场南头跑。打麦场南头天布他们和秃子金一伙也打起来,看见拐巴子路失守,南头西头也就守不住,榔头队金箍棒和镇联指人全都进了打麦场,双方打了一阵混仗,红大刀的兵力又是被冲散,好些人又向村道里跑,而天布灶火明堂被挤到了西南角上。西南角是一排麦草集子,天布着急,就用火柴点燃了麦草集,一时火光燃开,浓烟冲天,无数的人就围着麦草集追撵斗打。天布知道不行了,就对灶火喊:咱得跑,分开跑!抱起了一捆麦草,在火上引燃,猛地向来人抛去,一猫腰就跑了。他跑出打麦场时,回头看了一下,灶火也跳下了打麦场南边的土塄,在土塄下手脚并用地往前爬,他顾不得再说什么,就跑走了。

  当麦草集被点着燃了起来,霸槽就没有亲自去打了,他扔掉了榔头,在那里尿尿,他尿得非常高,非常远,尿落在一堆雪上,雪上立即出现一个洞。跟后跑过来,麦革的灰尘落了一头一身,霸槽说:跟后,跟后,你说这世上啥最受活?跟后不明白霸槽这个时候问他这话,说:他天布灶火跑不了啦!霸槽说:我问你话呢!跟后说:问我话?霸槽说:世上啥最受活?跟后说:啥最受活?啥还能比日×受活?霸槽笑了笑,说:还有呢?跟后歪了头,说:日毕了歇会儿再日?霸槽说:尿尿,尿尿最受活!说完让跟后看他的尿,跟后看不出霸槽的尿有什么特殊,一股子黄水么。霸槽说:你没看出尿出去是散的吗,散得像撒珍珠?跟后说:散的咋说?霸槽说:尿出去像棍一样一股子,那是命贱,尿出去像撒珍珠才是贵命。跟后低了头看霸槽的尿股子形状,霸槽却仰头看天了,天上满是黑烟,他说:昨没有几只老鹳呢?跟后又把头抬起来看天,他搞不懂了霸槽是啥意思。霸槽说:这烟就是黑云么,来几只老鹳飞上去,黑云白鹳就美了。

  打麦场上,红大刀的人全跑了,榔头队金箍棒和镇联指的人追到场南边的土塄,在塄下的一孔小洞里藏着四个人,这孔小洞是当年这里种了瓜,看瓜时挖的小窑洞,已塌了一半,四个人在里边挤了一堆。继续搜查,在漫坡下的莲菜池里拉出了一个,在过水渠的绷石条下也拉出了一个。这些人全被拉到了打麦场上。霸槽要看看天布和灶火,天布和灶火却没有。分析了情况,天布灶火要跑去公路上那不可能,因为去公路那儿一片开阔地,兔子跑过去也能看见,那么肯定是顺着打麦场南边的土坎下又跑进村里了。霸槽就一面让把抓住的人带去朱大柜家的院子里集中,一面让秃子金开石行运领人进村再寻天布和灶火,而他却叫上了跟后就走。跟后说:咱胜利了,你要去屙吗?霸槽说:咱俩到村南口去。跟后说:咱俩去村南口?跟后就把一个榔头给霸槽,霸槽不要。

  在村南口,霸槽坐在了那石狮子上。

  霸槽说:你看这石狮子是个啥?

  跟后说:石头。

  霸槽说:那我呢,我是啥?

  跟后说:你,你是霸槽呀!

  霸槽说:没办法。

  跟后说:咋没办法?

  霸槽说:你跟后没文化有啥办法,水皮呢,寻水皮去,寻水皮去!

  水皮并没有到打麦场上,他和人抬着黄生生到他家藏了,再出来时霸槽领着人正围着老公房的院子,可很快牛跑了出来,一头牛看见了他就追过来,他顺着一条巷了跑,巷子又窄,又是下漫坡,牛也顺着巷子跑。回头看了一下,那牛眼有铜铃大,嘴里呼呼地喘着气,就觉得他肯定跑不过牛了,企图抓着两边的院墙要跳上墙头,试了试,没有跳,他根本跳不上去,心想完了,这下完了,跑过一棵树时,树枝拉了他一下,就势往树后一躲,牛还是直直往前跑了,他才一下瘫在地上,张着嘴,喘着气,没了一丝力气。坐了一会儿,又担心牛跑出巷口了会不会再反身回来,或者会不会再来个红大刀的人,就又爬起来,踉踉跄跄到了土根家的房后,那里架着一堆稻草,赶紧钻了进去。别的巷里的呐喊声哭叫声渐渐消失了,不,不是消失了,是越来越远,好像是去了村的东南角,他要从稻草里出来,却看见来回从巷口进来,赶忙又躲进去。来回在喊:出来呀,出来呀!水皮以为来回发现了他,但他不害怕来回,他没有出来。来回走了过来,竟然来抱稻草,水皮看准了来回的腿,来回的腿上是穿了件很宽很宽的裤子,可能是老顺的裤子吧,他正要抓住她的腿扳倒后逃跑,来回却抱了一捆稻草又走,边走边把稻草撒开来,还在说:出来呀,水来了,出来呀!水皮低声骂了一句:疯子!刚钻出稻草堆,蓦地看到巷口有人影一闪,好像是天布,吓了一跳,就往巷子另一头跑,再回头看,整个巷子并没有人,还是不放心.握了一块石头再顺巷折过来,仍是没见一个人。

  其实,水皮看到的就是天布。天布顺着打麦场南边的塄坎要跑去河滩地,但河滩地没遮没掩,跑过去必然被发现又遭撵打,他是绕过了塄坎跑到了六升家屋后。所有人都去了打麦场,六升家屋后没有人,而后墙上有个窗子,是揭窗,但揭窗又小又高,本来又要跑的,听到有人在喊:天布跑了,天布跑了,就一跃抓住了窗台,缩了身子钻了进去。六升的老婆听见响动,进了卧屋里见天布四脚朝天地摔在炕上,张口惊叫,天布抓起被子扔在她身上,惊叫没有传出去。他说:把我先藏起来!六升的老婆把被子从头上拉下来,说:他们来了,这不是害我,要害我吗?天布说:他们抓我就不抓你儿子啦?快把我藏起来!六升的老婆一时没了主意,乍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布已钻进了炕洞,说:把炕洞口挡住,你到院里去,谁再问都不得说。六升的老婆就挡了炕洞口,慌慌张张去了院里。天布在炕洞里藏了一会儿,六升的老婆说,打麦场上没人啦,人都到村里去了,就让天布快跑吧。天布从炕洞出来要跑出村子,却看见打麦场南头西头的路口上还站有人,往出跑还是怕被发现,趁不注意就往村巷里跑,村巷里好隐蔽,只能等天黑下来再说。天布在跑过一个巷口时是被水皮看到了,但天布没有注意到水皮,他就跳进了土根家的猪圈里。他想,土根是榔头队的,榔头队的人不会想到他会藏在土根家的猪圈里。他跳进去,土根家的猪正在拉窝,是把圈里的草一撮一撮往棚窝里叼,看见了他竟然没叫。他就钻进猪棚窝,踡在里边,猪还在叼它的草。直到天黑下来,天布才出来,猫腰跑过几条小巷,,从后洼地里跑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