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灶火差点要出大事,但灶火终究没出大事,或许是那天夜里的雨了,雨虽不大,却浇湿了一堆要燃烧的柴禾,只冒着黑烟。榔头队的人心里明白,红大刀的人心里也明白,柴禾堆冒黑烟并不是柴禾堆是灭的,那烟是火在憋着,总要憋出焰来。好的是又下了一场雨,雨一驻,庄稼就熟了,庄稼熟的也真是时候,十几天里人像狼撵一样,歇不下,尿尿都来不及尿净,裤裆里总是湿的。待到收割了屹岬岭根的那十八亩稻子,秋收就彻底了。自留地里的包谷不等成熟却早已吃完,生产队的新包谷一分下来就家家剥颗,该晒干了上磨子的上了磨子,不上磨子的便装柜入瓮,有的人家又碾下了新米,用布袋提着,往南山里去换包谷了。地还有一部分没犁完,地里的包谷根茬子和稻子根茬子,却在夜里被人挖了回去当柴晒。古炉村人习惯着出了门回来手不能空的,比如担一担垫猪圈的土,拾了半笼子人粪牛屎,实在没啥能拿的了,就提一块半截子砖。只有狗尿苔和婆稀罕着柴禾,他们没钱去西川村煤矿上买煤,也没力气去南山脑的沟岔里砍柴,迟早进门不是胳膊下夹一把干蒿呀,谷子秆呀,就是笼子里捡着树枝草叶。所以,一连几个晚上,婆孙俩都是在地里挖稻根茬。

  十五的月亮一圆,就圆到头了,接下来的夜里月亮便越来越小,以至于再不露面,整个天是个黑门扇,几颗星星像门扇上的钉泡在亮着。婆孙俩挖到半夜,背了稻根茬篓子往回走,地是黑的,地堰上的石头是黑的,狗尿苔和婆也黑得只是个人形。婆说:走慢些,别崴了脚。狗尿苔说:啊婆,前边亮亮的。婆说:不要往亮处走。狗尿苔说:为啥?婆说:那是莲菜池了。今年的莲菜池里莲莱没长好,因为都去捞浮萍草,踩得多半的莲菜都坏了,只有池中间还长些荷叶,莲菜池倒成了一个涝池。狗尿苔以为这夜里一切都黑了,莲菜池在白天里水就不清澈,应该在夜里更黑的,没想到它却是亮的。

  狗尿苔说:噢,它不就是一池水吗?

  婆说:是水。

  狗尿苔说:水在夜里不黑?

  婆说:它越黑越亮的。

  狗尿苔从此记着了这句话.他说:莲菜池子跟人的眼睛一样呀,它在看夜哩?

  婆说:你这娃!

  晚上挖稻根茬的只有狗尿苔和婆,而白天挖稻根茬的人就多了,都是些妇女,有榔头队家的,也有红大刀家的。往日里男人们闹革命哩,话说不到一块,而婆娘们还是相互问候着,家长里短,唆是弄非,虽时不时就撅嘴变脸,却也狗皮袜子没反正,一会儿恼了,过会儿又好。但是,现在却突然地拙了口,谁见谁都不说话,各挖各的稻根茬,吭哧,吭哧,挣得放出个响屁,也没人笑。狗尿苔挖出的稻根茬在地头积了一堆,装进篓要背回家,却背不起来,让得称的媳妇帮他揪一揪,得称的媳妇帮着把篓揪上背,他说:我得称哥咋没来?得称的媳妇不说话。他说:你咋不说话呢?得称媳妇说:我憋得很了,可我不敢说么,我一句话说错了就有人报告哩。狗尿苔心里咯噔一下,以为得称的媳妇知道了他给天布通风报信过,当下脸也红了,背了篓就走。得称的媳妇却说:让我看看你的鼻子!狗尿苔说:我塌塌鼻不好看。得称媳妇说:是不好看,但听说你鼻子能闻出一种气味,一旦闻出气味了村里十有八九不死人就出事,是这样吗?狗尿苔立即说:你听谁说的?得称的媳妇说:牛铃说的。狗尿苔说:牛铃我日你妈!得称的媳妇说:你真的能闻出?狗尿苔赶紧就走。得称的媳妇说:瞎人还长个能行鼻子,狗尿苔,嫂子给你说,再闻见那气味了,谁都先不说就给嫂子说,不敢让我和你得称哥有个啥事!狗尿苔说:谁有事,你们也不会有事的。走出地畔了,想着得称是老实言短的,可得称的媳妇却是舌头压不住话的人,就悄声说:哼,我啥话敢对你说?!

  走到村巷里了,狗尿苔又想起得称媳妇的话,得称媳妇说能行的鼻子,哦,他一直恨自己的鼻子,却还有人说他鼻子能行呀!狗尿苔当然用手要摸一下鼻子了,就觉得自己对不住了自己鼻子,他使劲擤着鼻,要让鼻子干净,还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鼻尖,向巷道拐弯处那棵香椿树走去,把鼻子贴到树身子,说:给你闻些香气!

  看星担了一担垫圈土经过,看见狗尿苔在香椿树上蹭鼻子,叫了一句:哎!狗尿苔回头看他了,他却又没再说话,立在那里换肩。看星戴了个围肩,围肩是用獐子毛装成的,那是他最显派的东西,古炉村也就他一人有,进山砍柴或用米换包谷土豆时戴着,连担水挑粪他也戴着。他没有放下担子,就站在那里换肩,换得特别轻巧,身子只拧了一下,扁担就从右肩换到了左肩。巷道拐弯处的对面是个尿窖池子,池子边长着一棵枸树,那是跟后家的枸树,跟后就一边整理着割下来的枸树皮,一边拿眼睛瞅着看星。看星在换肩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跟后在看他,但他没有理,偏扬了头往旁边的屋檐上看,屋檐上站着一对扑鸽,一只白扑鸽,一只黑扑鸽。跟后说:看星,看星。看星没吭声。跟后说:看星,我给你说话哩。看星这才回头说:我耳朵笨,你给我说话哩?你咋还能给我说话呀?跟后说:我不像你,吓得不敢理我了,我是害过你吗,我是打问过你毜长毛短的事吗?看星说:那啥事?跟后说:刚才看见你在地里于活就想给你说,又怕你不理我……。看星说:理的,咱都是贫农,都忠于毛主席的,咋不能说话?你要是半香,我不敢说的,要是狗尿苔我也不敢说的。狗尿苔脸一下子红了,接了话茬儿,说:我是搅屎棍啦,是非精啦,我可不是榔头队的也不是红大刀的。看星说:你人小鬼大,两边都不是,两边落好么。你碎(骨泉)小心点,两边能都对你好,两边也就都能对你不好!狗尿苔刚才还满不在乎的,一下子蔫了。看星不理会了狗尿苔,问跟后:你给我说啥事?跟后说:说了你不要急。看星说:急啥?不急。跟后说:我路过你家猪圈,你老婆抱了两个猪娃去找顶针她大,说是猪立不起腿子,吐哩。看星一听,就把扁担推开了,扁担一离肩,两笼土咚地摔在地上,撒了腿就往东跑。跟后说:不让你急,不让你急,你就急了?!

  看星一口气跑到顶针家,顶针家的种猪正在给八成家的母猪配种.种猪扑在母猪的身上了,母猪没有站稳,种猪的那东西戳不到里边去,嘀嘀哒哒流水,急得顶针她大骂母猪也骂种猪,就过去把那东西帮着往里塞。配完了,八成问这样能不配上?顶针她大说:咋配不上?!顶针她大脾气怪,不合群,但只有他养种猪,又会给猪治病,八成就不和他多说话,从褡裢里取了四斤包谷,还有二元钱,放在了顶针家的柜盖上,说:我放这儿啦,要是没配上,我得再来一次,就不拿礼啦。顶针她大说:行。,从地上抓了一把柴草在擦手。看星问了是不是他老婆抱了猪娃来过?顶针她大说:猪活啦吗死啦?看星说:你说的屁话,你盼我猪死呀?!顶针她大说:我又不是榔头队的,有啥仇盼你猪死?你还没回去?看星说:没回去。顶针她大说:那你快回去看看,你老婆把猪抱来就上吐下泻,我认不得是啥病,让回去熬些绿豆汤灌灌。看星说:你讲究给猪治病的,你认不得病?!说完就跑走了。顶针她大对八成说:吃屎的把屙屎的顾住了?!真个是造反派的人就这么横!八成说:这事不要往造反派上扯,我也是造反派的。顶针她大说:呀,啥人都造反哩?!

  看星赶回家,两个猪娃已经死了,而另外的几头猪娃也都在上吐下泻,他老婆熬了一锅绿豆汤,一边哭着一边给猪喂,猪就是不张口。看星就跳进猪圈,把猪娃抱在怀里,掰开了嘴,老婆拿勺子往里灌,不是灌得猪噎住了就是没灌到嘴里,看星骂:你能干了你妈的×!让老婆掰猪嘴,他来灌,一手灌着一手还抚摸猪的脖子,但是,猪脖子越来越硬,后来全身也都硬了。死了一个猪娃,又死了一个猪娃,不到天黑,所有的猪娃就都死了,看星在猪圈里号啕大哭。村人说:他妈死也没这么伤心过。

  看星家的猪一死,奇怪的是几天之内,村里的猪都在死,而且下河湾也传来消息,下河湾的猪挨家挨户全死了。顶针她大就怀疑这是一场猪瘟,一定是下河湾死了猪,把猪杀了卖肉,就询问古炉村谁买过下河湾的猪肉,但没有谁家买过,就又怀疑有下河湾人来过村里,他们吃过瘟猪肉后有粪便屙在古炉村。顶针她大的话说得人毛骨悚然,死了猪的人家当然还都在杀了猪拿到洛镇或邻村去卖,古炉村人不敢吃,没有死的猪就熬着绿豆汤灌。但最后,猪还是死了一半,尤其是横巷和东斜巷,十三户人家猪死的没剩下一头。

  狗尿苔家的猪在第三天出现了异常,先是不再从猪圈墙上扑出来,但狗尿苔还是在猪圈墙上架了木板,警告着说:你可别扑出来,出来你就染上病了。猪没有往出扑,却总是前蹄搭在墙头,晃着脑袋哼哼叫。后来,再去喂它,它往食槽前走突然前蹄闪了一下,卧在那里。狗尿苔就害怕了,说:哎,哎,你别吓我!把猪赶起来,猪走了三步,竟然走的是猫步,又是前蹄闪了一下,但没有卧倒,拿眼睛看着狗尿苔。狗尿苔立即从它的眼神里看出它也是得病了,就赶紧抱了回屋,不让它再住在圈里。婆熬了绿豆汤给灌了,猪趴在地喘气,婆开始立柱子,但用作柱子的筷子怎么也立不住。狗尿苔说:撞着什么鬼了?婆说:你去砍些柏朵,给猪燎一燎。狗尿苔才出院门,牛铃来了,狗尿苔说:不要进,别把瘟病带进来。牛铃说:我又不是猪,带什么病?两人去中山坡根的坟地里砍柏朵,巷中遇见面鱼儿和长宽,长宽说:你吃啦?面鱼儿说:吃啦。长宽说:猪没病吧?面鱼儿说:咋没病呀,脖子撑不起来,一天都不吃了。长宽说:唉,这倒是咋回事么。狗尿苔说:你家猪也不行啦?长宽摆了摆手,意思让狗尿苔走远,眼睛却瓷呆呆看着巷口,巷口里走过来的是善人。

  面鱼儿立即把善人挡住,求善人能给他家猪说说病,善人说:我是给人说病哩,给猪咋说病呀?长宽说:面鱼儿你真急糊涂了,猪能听了人话?狗尿苔说:猪能听人话。长宽说:去去去,别捣乱。狗尿苔说:我没捣乱,猪就是能听人话么。面鱼儿说:善人,你说这到底出了啥怪了,这人整天吵吵闹闹的,这猪就也生了瘟?这猪生瘟是不是给人提什么醒儿哩?善人说:有你这话,那我就给你说说,你知道道德二字吗?面鱼儿说:知道是知道,可我说不清。善人说:是不好讲。换句话说,就是性命。人若无性必死,无命也必亡。因为这个缘故,人们须认得道理。就是性有天理,心存道理,身尽情理。伦常定不住位,天理没了,做事奸诈,道理何在?专为自己打算,情理沦丧。人人都这样,世界要不乱,那还有天理吗?为什么我说病能一说就好?天理没了就有灾,属天曹管,道理没了就生病,属地曹管,情理没了就有人罪,属人曹管。因为三曹不清,社会才乱。我是在找三曹的账,治病才能效验的,不然只说几句白话哪能治病呢?这个方法是谁告诉我的呢?并没人告诉我。有句话说:思之思之,鬼神告之。我也是这样,就明白了道理。我以前也是长过十二年的疮痨,后来从三娘教子一案受启发,三个人争不是,我想世人都争哩,争名争利哩,可他们不争功,反争罪呀,这一明白,疮也就好啦。有句话说:为天地立心,就是人得有天心地心,我就是醒悟了才给人说病的。还有句话: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我才明白吃猪牛羊肉是造孽,从此戒荤。天有好生德,地有养育恩,这就是本着天心地心做的。为生民立命啥意思?就是立住伦常,若能真讲伦常,就不犯国法,岂不是好人?所以我到处劝人,就是本着这道理。安居乐业,鸡犬不惊,天下自然太平。狗尿苔听善人说话,听着听着听不进去了,说:人家问你猪的事哩,你说到哪儿去了?善人说:你说猪能听人话的,猪和人都一回事么。其实长宽和面鱼儿也不耐烦了善人的话,见狗尿苔插了嘴,就说:善人你没养猪,不操心猪的事,这往哪儿去呀?善人说:唉,瞧你这些人……不说了不说,天布叫我哩。面鱼儿说:你是红大刀的?善人说:我想参加哩,没人要么。哎,你知道不知道天布叫我去干啥?面鱼儿说:是不是要让你加入呀?长宽却拧身就走。面鱼儿说:长宽你咋走呀?长宽说:你们说革命的事哩,我不听着好。

  长宽一走,狗尿苔也要避嫌,拉起牛铃也走了,路过泉上的塄畔上,突然听到一阵狂笑,两人吓了一跳。看时,秃子金就在他家的猪圈里,抱了那头猪说: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一抬头看见了狗尿苔和牛铃,他没有理牛铃,对狗尿苔说:你说我命好不好,这条巷里猪一个个都死了,就我家的猪活得旺旺的。狗尿苔说:那恭喜你!秃子金说:你家的猪死了吧?狗尿苔说:还好着,只是猪头上烂个疤。狗尿苔不高兴秃子金的问话,话里暗着骂秃子金,秃子金竟没听出来,还在兴奋地说:你给咱统计统计,榔头队的能死几头猪,红大刀的能死几头猪?肯定红大刀的死的猪多,他们应该死得光光净净!牛铃说:你咒人呀?秃子金说:我就咒了,你去报告吧,叛徒!牛铃说:谁是叛徒?秃子金说:狗尿苔你真没出息,人家害过你哩,你还和人家耍?!气得牛铃咬牙子。秃子金从猪圈里跳出来,唬了眼说:咋?!牛铃就不往前扑了,打不过就往过躲,拉着狗尿苔往坟地去。

  狗尿苔砍了柏朵,牛铃却捡了一块石头,说石头就是秃子金,挖了坑就把那块石头埋了。返回走到三岔巷,放下柏朵去一个厕所里要尿,厕所里咳嗽了一下,里边有人,他们就绕到厕所墙外的尿窖池子边去尿,从裤裆里一掏出来,却兴趣了比谁尿得高,两股子尿就高高地扬起来,在太阳底下银亮亮发光。牛铃先伸着脖子拿舌头接了一下尿水,说:咸咸的。狗尿苔也伸出舌头尝了尝自己的尿,说:就是咸的。磨子就从他家院门口出来,骂道:啥比不了,比喝尿呀?!也过来掏出一股尿出来。

  磨子说:做啥去了?牛铃说:帮狗尿苔去砍柏朵。磨子说:你一会儿回去拌些糨糊,宣传栏要换一期大字报呀。牛铃说:这一期啥内容?磨子说:天布从镇上带了消息,毛主席又有新指示啦。牛铃说:毛主席咋不停地有新指示?磨子立即说:啥话?!毛主席万岁!牛铃说:哦,毛主席万岁!牛铃说完,突然说:你知道不知道,秃子金刚才在他家猪圈里抱了猪说: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磨子说:这是他说的?万寿无疆的只能是毛主席,他说他家猪万寿无疆?牛铃说:就是他说的。磨子说:好,好,牛铃,你提供的情况十分重要。就提了裤子,匆匆走了。狗尿苔埋怨起了牛铃:你咋把这事说给了磨子?牛铃说:为啥不说,狗日的骂我哩,他是反革命骂我哩!狗尿苔就抱了柏朵,再没让牛铃一块到他家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