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虽然还是乱哄哄的,还是马拽牛不拽的,磨子毕竟安排着把包谷稻子都收过了,但后洼地里的红薯还没有挖,麻还没有割,中山根的坡地里棉花已拾过了,棉花秆也还没拔。生产队的地要翻种,自留地要翻要种,榔头队和红大刀的革命活动似乎都少了,钟声一响,姓朱的人家就往地里去了,姓夜的都在门口看着,等着也是姓夜的人过来,说:去呀不去?应声说:去么,再和人有仇和地没仇呀!一伙人就相跟着下地了。两派在一块地里干活,各派都聚堆儿,各干各的,各说各的。狗尿苔既不是榔头队的,也不是红大刀的,他先和支书、守灯、婆,甚至还有善人,在另一处于活,他们从头到尾都不大说话的,狗尿苔就浑身像生了虱一样不舒服,便提了火绳,一会儿说去尿呀,一会儿又说去屙呀,连婆都在骂他懒牛懒马屎尿多。但是,正因为狗尿苔有火绳,榔头队的人叫他去点火吃烟,红大刀的人也叫他去点火吃烟,似乎谁喊叫狗尿苔都没忌讳,狗尿苔成了两派人的话题,虽然大家都在作践着,戏弄着,狗尿苔觉得很快活。这么着到了太阳正午,姓朱的人说:该收工回家做饭了。也不招呼姓夜的,姓夜的看着姓朱的拿着农具回家了,也就都回家。当然,姓夜的到了后来也不是看姓朱的干啥他们才去干啥,而是一部分看见姓朱的去挖红薯了就去挖红薯,一部分则去犁地。姓朱的说:地是该犁了。也套了牛去犁。

  不管谁犁地,狗尿苔和牛铃就套牛,这已经规成了,他俩从牛圈棚牵出牛,又背了一盘牛跟斗和牛缰绳,早早到地里,等候着犁把式来。犁把式都是一样的坏脾气,他坐在那里吃烟,看着你套牛,套不好了就是个骂。开始犁地了,你不能坐在地头,即便没事,得跟着他走,跟着走必须捡拾着犁出来的包谷根茬和长出来的马乍菜和刺蝶菜,每一个根茬把土弹干净,每一棵马乍菜和刺蝶菜都掐去根了,就放到一边,然后再抱到地头,这是犁把式们收工后要带回家做柴做菜的。犁提得高还是低得低,完全依着地的土层深浅干湿来决定,提得高了牛跑得快,牛跑得快了又滑了犁,土犁得太浅,犁压得低了,牛便拽着费劲,犁把式们就开始呵斥了,他们把牛和狗尿苔、牛铃一样看待,混合着喝来吆去。牛铃先是给牛路套牛,牛老是走不端,缰绳就绊在牛腿里边,牛铃用手压缰绳让牛腿能踏出来,牛蹄子就踢他,他就不敢蹴到牛肚子下压缰绳,牛路便从牛铃的爷爷骂起,骂到他大,又骂到他能干了啥,啥都干不了,说你这碎(骨泉)吃饭端个大碗,却吃得还像个瘦猴,瘦就瘦吧,狗日的碎髁还朝三暮四,东倒吃羊肉西倒吃狗肉?!牛铃知道牛路是嫌他是红大刀的,就不干了。不干了滚,让狗尿苔来!狗尿苔就和牛铃交换了,狗尿苔比牛铃要殷勤,牵着牛鼻圈在前边领行子,钻到牛肚子下压缰绳,又在土里捡拾了包谷茬,还要时不时给牛路点烟。但牛身上的牛虻就常常趴在自己身上叮血,一叮一个红疙瘩,火烧火燎地疼。收工后,犁把式们扛着犁就回去了,啥也不再管,狗尿苔和牛铃让牛在地畔上啃一会儿草,然后赶着去牛圈棚,才放口大骂:背锅子——!我×你妈!短脖项——短脖项!你不得好死!他们用最难听的话骂这些犁把式,骂得解气,就嘻嘻哈哈大笑,筹划着夜里去河里捉昂嗤鱼呢还是到瓷货窑上耍去。窑早不烧了,守灯每晚还在窑上睡,不是他到山顶的山神庙去找善人,便是善人从山神庙下来到窑上,牛铃和狗尿苔就要去听善人讲他说病的事,或看守灯怎样跟善人学着在麦麸子布袋里拼接瓷瓶儿。

  但是,他们到瓷货窑上去过两个晚上,守灯和善人就被磨子安排着去了虎山收黑豆。去虎山收黑豆需要三五天,把豆秆子割了又把豆荚子碾了,背了纯黑豆回来。磨子安排了守灯和善人去,守灯和善人不能不去,安排的还有四个人,迷糊也算一个,迷糊不去,磨子也没办法,就派了看星和本来。迷糊跟着大伙去挖红薯。

  红薯地里有男的有女的,男的在前边只管挖,女的在后边捡拾着再搓了土往筐子里装。以前的迷糊在地里劳动,嘴里粗话不停,惹得妇女们就给他装裤裆,他也好那一吊子,甘愿让把头装进自己的裤裆里,被抬坐在地堰上,这样就可以不劳动了。现在没了妇女来和他说话,挖一阵红薯了他就歇下来拿眼看这个看那个,又把一个大红薯装在裤裆里,故意戳得老高,走到明堂媳妇面前,说:你看这是啥?明堂媳妇没有看,也没理他。迷糊就说:我给你说话哩。明堂媳妇说:说啥的?迷糊说:明堂有没有这粗的?明堂媳妇说:比你头粗!提了筐子就走。迷糊来拉,拉得明堂媳妇跌了一跤,明堂媳妇便骂迷糊:这里又没母猪,你发骚了到地堰的石头缝里去戳么!旁边人就嘿嘿笑。迷糊养猪,总是养母猪,但养母猪又不给母猪配种生猪娃,而且白天猪在圈里,晚上把猪关在屋里,他对人说把猪关在屋里是害怕猪被人偷,或者猪半夜跑了,但村人却传着迷糊夜夜要和猪干事哩,听到过半夜里猪在叫唤。这事人都在背地里议论,从没当面说过,明堂媳妇这么一说,迷糊就翻了脸,骂明堂媳妇。明堂媳妇也回骂,双方一高声,在另一块地里挖红薯的明堂就跑过来帮老婆,两人像公鸡啗仗一样,脖子伸着往前扑。迷糊说:做啥呀,做啥呀,要打架呀?明堂说:你耍流氓,就是欠打!迷糊说:那你来,你来打,看你把老子毜咬了!竟然就解裤带,手在裆里掏。明堂一下子就扑过去,两人抱在一起倒在地上,你翻上来,我又翻上来,从坡上滚下去,滚到那一堆红薯边,明堂把迷糊压在了身下。地里的人都不干活了,站在坡上看热闹,还一哇声喊:咬毜么,咬毜么!当迷糊尖叫了一下,明堂从迷糊身上站起来,人们才觉得出事了,不敢再煽火了,跑下来拉架,而迷糊的裤子被扯开了,他双手捂着腿根,他的那东西果然被明堂咬了,没有咬断,牙印子上渗了血。

  而站在人群里也看热闹的来回,咚地一头栽倒在地上,她的病又犯了。

  咬毽的事让古炉村人说了几天,先是当笑话说,后来竟然传到了下河湾和东川西川,就觉得丢人现眼了。天布和磨子到洛镇去见武干,武干就提到这事真不真,天布说:是有这事。武干说:人骂人说咬毜呀,还真有人咬毜啦!咬毜的人是谁?两人一脸无光,没有说是红大刀的明堂。

  迷糊在古炉村向来就是赖,谁也不怕,村人说他是毽咬腿。毜咬腿的人现在毜让明堂咬了,迷糊害怕了明堂,再见到明堂就躲,而明堂不在就又叉着腿走路。生产队里干什么活,他就也去,去了还是叉个腿,然后就坐着不劳动,不劳动还得记工分。一些人有意见,磨子说:记就记吧,毜都让咬了还不给人家记工分?

  明堂倒一时成了角儿,红大刀一有了活动,必然少不了他,他一去大家就说咬毯的事,说打人打脸,你往狗日的脸上打么,咬那毜?明堂说:有毜才有势,我看不惯狗日的在榔头队里张狂,想去了他的势!大家就起哄说既然咬了咋就没有咬断,让那狗日的彻底断子绝孙。明堂才说了原委:那东西臭得很么。

  狗尿苔一直在恨着自己没有看到那咬毡的场后,那天他是跟着长宽去犁地,长宽干活是个死筋子,须要他把没法犁到的地头用镢头挖了才收工,当他得到消息跑到后洼地的时候,打架已经结束了。他只说榔头队会寻红大刀的麻烦了,双方搁不下了,至少,迷糊要报复了,村里又要热闹开来,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村子里一切安然。这日吃了午饭,猪也不喂,他就在巷道里转,大字报栏上没有新贴的纸,宣传栏上也没有新贴的纸,牛铃也在那里转悠。谁家的孩子又拉了屎,在¨么¨么吆地叫狗,三只四只狗热烈地说着话顺了巷道跑。

  狗尿苔说:没啥事吗?

  牛铃说:咋没事呢?!

  狗尿苔说:不文化大革命啦?

  牛铃说:咋不文化大革命啦?!

  出工还有一段时间,两人就到大碾盘上去斗石子棋,斗石子棋的水平牛铃比狗尿苔高,狗尿苔眼看着要输了,迟迟不肯再走棋子,抬了头看旁边的苦楝树,树枝茂盛,像浮着一层绿云。牛铃说:走呀!走呀!狗尿苔说:咋没个苦楝籽掉下来?牛铃也抬头往树上看,狗尿苔的一只手在下边就换了一步棋子。等牛铃再看棋局,发现棋子不是了原来的样子,就说狗尿苔你挪了棋子,狗尿苔不承认,两人就嚷着,红脖子涨脸。老顺进了院门,又走了出来,说:哎,碎(骨泉),没看到你婶子吧?

  狗尿苔立即说:没见么。低了头小声说:谁把她叫婶子了?!

  老顺说:早上一起来人就不见了,我到自留地忙回来,只说她在屋里的,咋人没影,冰锅冷灶的?

  牛铃说:不知道。

  老顺就变脸失色,顺着碾盘后的土路往土塄那儿跑去了。

  狗尿苔说:她咋啦,两口子吵架啦?牛铃说:你不知道她又疯了?狗尿苔说:听说犯了病,那病犯过就没事了。牛铃说:这回是疯圆了,今早我还见了呢,披头散发像个鬼,拿了个扫帚在支书家的前路上扫,我说你这干啥哩,她说扫云呀。狗尿苔说:那你咋给老顺说不知道?牛铃说:咱要斗棋呀!狗尿苔一把将棋局抹了,说:咱到河里看看去。

  不知怎么回事,狗尿苔听说来回犯病走失了,他脑子里立即就想到了州河。来回是从州河里捞到古炉村的,会不会不愿意当古炉村人又要回到州河里去!但是,州河里没有见到来回,连河堤边的芦苇园里也没来回的影儿。他们顺着镇河塔继续往下寻,牛铃一边嘟囔着不寻了,到哪儿寻去?一边就翻着那些他能翻动的石头。翻开的那些石头下差不多都要爬出个小螃蟹,口吐白沫,斜着爬行,牛铃说:狗日的螃蟹也羊角风了?狗尿苔就盯着小螃蟹看,牛铃却提起了一只螃蟹,撕掉了一条腿,再撕掉了一条腿,所有的腿都撕掉了,螃蟹成了一块肉疙瘩,狗尿苔一下子扑过去抓住牛铃的胳膊往后拧,牛铃哎哟哎哟叫,狗尿苔说:你也知道疼啦?它招你惹你了?!牛铃挣脱开来,说:我撕的是螃蟹!狗尿苔说:螃蟹就是来回变的!牛铃说:人能变成螃蟹?狗尿苔说:咋不能变螃蟹?我还变捶布石哩!牛铃说:你还变捶布石?你变,你变!狗尿苔当然变不成石头,他要说他有时感觉自己就变成了捶布石,但这话给牛铃说不清,就是能说清,牛铃也感受不来,他不愿和牛铃一块寻来回了,自个向河堤的一个石塄下走去。牛铃还在身后说:你对来回好哩,来回啥时说过一句你的好话来?!

  走过了石塄,杏开却在那里洗衣裳,洗过的衣裳就晾在河滩的一片石头上,五颜六色,像突然开了许多花,也像天上掉下来了彩霞。狗尿苔说:啊咋不在泉里洗?杏开说:我想在哪儿洗就在哪儿洗!杏开又是冷言冷语待他,狗尿苔咽了一口唾沫,没生杏开的气,他知道杏开就是这脾气,还可能杏开也心里窝着气吧。他说:在河里洗着朗然。见没见到老顺的媳妇?杏开说:她不愿见我,我也不愿见她!狗尿苔就不和杏开再说了,牛铃趁机撵上来,说:还是我好吧?

  两人离开了石塄,牛铃说:你发现了没?狗尿苔说:发现啥?牛铃说:杏开洗的衣服里有黄军上衣,她给霸槽洗哩。其实狗尿苔也看见了那些衣服里有霸槽的,说:你管那么多,洗个衣裳有啥哩?牛铃说:都说杏开晚上就住在窑神庙啦?狗尿苔说:谁说的?胡说八道口生疮啊!

  狗尿苔和牛铃没有寻着来回,老顺在塄畔下,后坡上,跑遍了巷道问所有人家,甚至还到中山腰的窑场也都寻过了,仍是没来回的踪影。古炉村人这就慌了,看着老顺哭声拉着说媳妇对他怎么怎么好,白天给他做饭,给他挠脊背,黑来抱着他的脚睡,突然间就没有了,怎么能突然间就没有了呢?人们就劝他:她自动来的又自动走了,算了,老顺,那是缘分尽了。老顺还在说:她不会的,她是犯了病糊里糊涂走失了。人们也只好说:那大家找,都找,或许她清醒后就回来了。

  狗尿苔相信着老顺的话,来回是犯了病糊里糊涂走失了,可她能走失了哪儿呢?突发奇想:羊角风病犯了要昏倒的,昏倒在了谁家的尿窖池里?他拿了竹竿挨家挨户地搅人家的尿窖池,搅到了秃子金家,半香说:要验尿水啦?狗尿苔说:我看里边掉啥了没有?半香说:你们古炉村怪得很,尿窖池不棚盖,那么深的屎尿就在巷道旁边,黑来走路都害怕哩。狗尿苔说:你不是古炉村人?半香说:我娘家都是旱厕所。你把啥掉进去了?狗尿苔说:看老顺的媳妇在没在里边?半香说:那么大个人能掉进去?掉进去没个响声?她从河里能爬出来,尿窖池子里还爬不出来?老顺的媳妇?她算什么媳妇,领结婚证啦?人家能跟了老顺就是一时救急,急救过了不走,还让老顺一辈子睡呀?狗尿苔拿了竹竿又去了另一家。

  就在狗尿苔搅了十八家尿窖池子,霸槽从洛镇上回来了。霸槽是什么时候又去的洛镇,大多数人却不知道,他是在县上参加了县联指系统的会}义后,在洛镇各个村的联指队又召开了一次新阶段工作的部署会议,就和两个背着长枪的人回到了古炉村。一进村,水皮和秃子金就厮跟上了,他们没有去窑神庙,没有召开榔头队会,也没有在村里敲锣打鼓地宣传,就直接去了牛圈棚。

  自红大刀占据了老公房后,榔头队的人还是第一次进牛圈棚院子,水皮有些怯,提议是不是多叫些人,霸槽说用不着,有枪哩你怕啥,腰杆子挺硬着走。一进了院子,老公房的台阶上有人脱了袄在捉虱,突然看见霸槽领人进来,啊了一声就跑进房去,房里立即就出来了五六个人,都紧张了,却不知道咋办,提着拳头,睁着眼睛,呼哧呼哧出气。霸槽瞧也没瞧他们,只是喊:朱大柜!朱大柜!支书正用刷子给一头牛刷毛,听见喊声,隔着牛胯往外看,牛鞭挡住了他的视线,往起站的时候,脚下的牛粪滑得跌了一跤。霸槽还在喊:朱大柜!朱大柜!支书就走出来,他看见了是霸槽,还有背枪的人,就说:叫我?赶紧从柱子上取下夹袄披上,整了整夹袄袖子上的袖筒。霸槽说:啥意思?袖筒上满是牛粪是表示不满吗?支书就在地上抓麦草先擦手,再擦袖筒,站了过来。霸槽就大声地说:洛镇开办了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凡是洛镇公社的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都要分批去学习班接受学习和改造.你听见了没有?支书说:听见了。霸槽说:听见了没有?!支书说:听见了。其实,霸槽是知道支书听见了,面对面说话,支书能听不见吗,他是要给老公房门口的人说的。老公房门口的人是听见了,他们呼吸还紧促着,但没有从台阶上下来。霸槽然后就指着背枪的人,说这两位同志都是洛镇来的,一个是黎同志,一个是焦同志,黎同志和焦同志专门来宣读文件的。支书说:噢黎同志,焦同志。水皮说:你称什么同志?谁是你的同志?!支书就不再吭声了,他在后腰带上取烟袋,取下来了又别在到后腰带,姓焦的就把长枪换了一下肩,拿出一张纸开始宣读,宣读的是洛镇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第一号通知,上边有参加第一批学习改造的人的名单,名单很长,支书听到了公社书记社长的名,听到了下河湾、西川村、东川村、瓦房村支书的名,念到笫十二位,第十二位是朱大柜。

  宣读完了,支书在搓着手,说:几时去?姓焦的说:现在就走。支书说:那我回去给老婆说一声。姓黎的说:不用啦!支书就跟着他们走了。走到院子中间,回头看了看站在老公房台阶上的人。霸槽说:看啥呀,是不是还想找一个给你陪伴的?!台阶上的人骚动了一下,有人从台阶上要跳下来,但衣襟又被另外的人拉住了一院门口呼嗤钻进一只狗,嘴里的舌头掉出多长,霸槽他们往出走,它往里钻,霸槽从姓黎的身上-卸下枪,就给狗了一枪托,狗一下子趴在院门口不再呼嗤了,霸槽大声地骂:好狗不挡路!

  狗尿苔搅尿窖池子搅到灶火家,灶火和本来在门口说话,灶火说:说鬼话吧,天布是民兵连长都没枪,他霸槽有枪?本来说:就是背了枪,真枪!灶火说:他是从哪儿弄的枪,镇咱呀?狗日的,他手里有枪啦!就燥了,指着狗尿苔说:你还搅,搅得臭不臭,那是个人又不是鸡呀猫呀的就掉进去了?!狗尿苔也就不搅了,问:谁有枪啦?

  狗尿苔明知故问。他听出来是霸槽和别人背了枪回了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上一次霸槽拿回了炸药,吓得红大刀紧张了一阵,灶火的手就那么炸了,现在霸槽又背回了枪!不管怎样,狗尿苔越来越佩服了霸槽,真是能折腾也会折腾的人么,天布、磨子,还有这个灶火行吗,不行。狗尿苔伸出了大拇指,又伸出了小拇指,在小拇指上呸了一口。灶火手又指过来了,虽然再不攀吊在脖子上,指过来的还是一个白纱布包。

  灶火说:你呸的啥?!

  狗尿苔说:我嘴干。

  灶火骂了:是×干!

  灶火不撵狗尿苔,狗尿苔也要走呀,他想去看看霸槽背回来的是杆什么枪?民兵训练时他就乞求过也能放一枪,天布不让放,这回乞求霸槽,说不定霸槽会同意哩。狗尿苔顺着横巷就往窑神庙去,但是,就在三岔巷的药树底下,猛地刹住了脚,又急忙隐身在药树身后,因为他看见霸槽一伙人从巷道往西走,霸槽背了一杆长枪,太阳在枪管上跳跃,使他看不清枪管多长,而在他们前面的是支书,已经不再披着那件黑布褂子,是紧紧地穿在身上的,胳膊上戴着黑袖筒,头上的汗也在太阳下闪着亮。狗尿苔从三岔巷往北跑,跑出窄巷了又顺着北边塄畔跑回自家院子,婆在院门口抱柴禾,他一下子把婆推进院,就把院门关了。婆说:狼撵哩!他给婆说:把支书拉走了!婆说:咋又被拉走了,这回是红大刀拉走的?他说:还是霸槽,还带了枪,他们拉走支书还能不来拉你?婆说:到底咋回事,咋回事?狗尿苔没有给婆说,把婆推进上房,把上房门锁了,再出来锁了院门,把钥匙攥在手里,蹴在门口。

  狗尿苔在设想对策:如果有人来叫婆了,就要说不知道婆到哪儿去了,他也是才回来的,回来寻不着院门的钥匙。但是,人家不信,要搜他的身咋办?狗尿苔便把钥匙藏在了院墙头的瓦缝里。藏好了,又想:人家用别人家的钥匙来开门了又咋办?狗尿苔在地上寻柴棍儿,要把柴棍儿塞进锁孔里,让任何钥匙都无法捅开,直到他们不寻婆了,宁愿再把锁砸了换个新的。刚寻了个柴棍儿,跟后从巷子那头进来,跟后现在是霸槽跟前的人了,是不是就来叫走婆的?狗尿苔急忙把柴棍儿塞进锁孔,然后就抱着头坐下来。他坐下来是假装着他开不了门,而抱着头却是他不敢看跟后,但是,眼睛不看跟后,耳朵在动着,而且浑身都似乎长了耳朵,耳朵全在动,逮听着跟后的任何声响。

  跟后走近了,没有说话,拧着狗尿苔会动的耳朵。

  狗尿苔把手从头上取下来,他看着跟后,跟后的头剃得青光,冒着汗,那汗不是水,是油,一颗一颗粘在那里。狗尿苔突然说道:你咋没去?

  跟后说:去哪儿?

  狗尿苔:跟霸槽呀!

  跟后说:水皮和秃子金跟着,我就不去了。

  狗尿苔说:那他要屙屎呀咋办?

  跟后这才明白狗尿苔奚落他,就恨恨地又拧狗尿苔耳朵,说:你婆呢?

  狗尿苔立即站起来,问着跟后找婆干啥呀,他准备好了,一旦跟后说拉走婆,他就说婆不在,他回来院门就锁着,而且锁孑L里让哪个狗日的塞了柴棍儿。但是,跟后却说娃他妈病了,要婆过去看看。狗尿苔一下子心松了,重新坐在了地上。

  狗尿苔说:娃他妈病了?唉,好长日子也没去看娃了。

  跟后说:瞎婆娘病的不是时候!

  狗尿苔说:我婆不在呀,是不是请善人,善人说病灵哩。

  狗尿苔害怕着婆在屋里听到跟后媳妇病了又跑出来要去看,就竭力推荐着善人,似乎善人是神仙,手到病除。跟后拍了拍门扇,说:好吧。却让狗尿苔去请善人。

  狗尿苔只好去了一趟山神庙,善人正在切南瓜片,切下了用绳子串了一条一条往墙上挂。善人说:支书被拉走了,知道不?狗尿苔说:知道。善人说:没有去叫你婆吧?狗尿苔说:都没叫你能叫我婆?!善人说:好好好,你狗尿苔现在凶了!狗尿苔嘿嘿笑着,趁势就提了一串南瓜片,说他要带给他的干儿子。

  跟后家是三间房,房子破烂不堪,东檐头苫着牦毡,檐下的墙皮掉了一大片,样子像一个人在那里站着。那个干儿子脸脏得像画眉鸟,坐在院里吃饭,碗还是木碗,裂了缝,用绳子纳着。狗尿苔进去把南瓜片往墙上挂,问干儿子:吃啥饭?干儿子说:糊糊。善人说:让我看看啥糊糊?不是白面糊糊,也不是包谷面糊糊,是红薯面糊糊,没想孩子说:不要吃我饭,不要吃我饭!善人说:跟后呀,日子咋过成这样了,咋请得起我来说病呀!跟后的媳妇从屋里出来,说:让你笑话了!我整天唠叨着让他收拾房子,让他去南山里换些粮哩,他就不么,他不顾家么。说着说着就骂开了:不顾家你娶媳妇呀?你日了娃你不养娃?!跟后说:房子倒了?我看这房好着哩!都是生产队分的粮,咱没啥吃是你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么!跟后媳妇说:葫芦的娃没你多吗,人家咋着活的,人家去山里用米换了三次包谷了,你去过一次了么?!生产队靠不住,就凭自留地的粮哩,人家咋种自留地的,你又是咋种的,籽儿一撒就没事啦,包谷苗苗没草高,还指望收多少包谷?!跟后说:你这麻迷货,你没见我没空吗?我去喝酒啦,赌钱啦?我去干革命了你知道不?!转过头给善人说:咱这媳妇不贤惠么。你知道,我在榔头队里跟着霸槽,霸槽干革命没黑没白的,撵得我和水皮,还有秃子金,都是提了裤子寻不着腰。不能不积极啊,责任大呀!善人说:你只知道你的责任大,你不知道世上每个人的责任都不小啊!咱都是农民,若不尽心尽力做活,每亩地少收一半粮,十亩地少打十斗,你说少打十斗,亏了谁呢?跟后说:亏了生产队。善人说:因为少打了粮,就少吃饭吗?跟后说:不能少吃。善人说:我也不能少吃一口饭。那究竟亏了谁呢,实在是亏了所有人。善人说毕,就问跟后媳妇是啥病?跟后媳妇说她都是让跟后气得来,几年前肚皮上就起了一个包,起初只肿着,日久变成了疮,出头流脓,年前用宽带子把腰紧上,压住疮口,还能照常做活,到了前几天,出猪圈里的粪震着了,腹部的疮肿得像水瓢,疼痛难忍。善人让她把带子解开,看了看疮,说:你这么穷,这病你治不起,药太贵了。善人竟这么说话,跟后愣住了,狗尿苔也愣住了,跟后的媳妇哐地把拿着的小板凳扔到了地上。

  她大声地说:你是说我等着死了?

  善人说:你想吃啥了就吃点啥。

  她说:你不给我治,我也死不了!

  善人说:那为啥?

  她说:我上有两辈老人,下有孩子,还得我养活!就是我没福,老人孩子哪能都没福呢?

  善人说:喂哎,你还是个孝子啊!这么说有你的命在啊!有你的命在啊!

  临走,给开了三包药方。

  狗尿苔陪善人出来,问:她真的病那么重吗?善人说:重着。又问:你那药吃了能好吗?善人说:保住命就是了,终究是个残废人了。狗尿苔这个晚饭吃着不香,夜里也没有睡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