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已经是成月的时间,没再下过一场雨,古炉村人每个傍晚都伸着脖子往天上看,天上的云是瓦渣云,瓦渣云,晒死人呀,就喊着苦愁:要受症庄稼啊?!庄稼是受了症,州河变瘦,能流进水渠入口的水就很小,包谷地压根儿浇不上,叶子开始发黄打卷,稻田里也常常在一上畦里灌水,灌着灌着渠就干了,冯有粮、葫芦和金斗一伙杂姓人在畦的南头和北头喊:咋没水了?咋没水了?长宽在地头吃烟,烟锅子噙在嘴里了,手里的火镰老打不着,说:又是有人偷水了。拿眼往渠上头看,远远的稻田里似乎有迷糊的身影。长宽喊守灯:你去看看,迷糊给他自留地里截流了。守灯说:这事你得去。长宽没去,又喊葫芦去,葫芦在畦堰上骂:我能管住姓朱的还是能管住姓夜的?!日他妈,生产队的活只是咱外姓人干了!只说人家要喝风屙屁呀,咋还知道给自家的自留地里偷水!

  长宽和葫芦就去找磨子说理,磨子虽然不是队长了,但磨子也生气,跟着到稻田来,命令迷糊停止偷水。迷糊说:凭啥听你的,我又不是红大刀的!磨子说:生产队的地也是榔头队的?近去要堵迷糊自留地的进水口。迷糊说:谁堵我打谁!磨子说:我堵哩你来打吧。迷糊往前扑,磨子一锨拍在迷糊屁股上,迷糊撒脚跑开,说:我找霸槽呀!

  迷糊在窑神庙里没有找着霸槽,就给水皮和跟后说了磨子打他的事,没想水皮和跟后竟都数说迷糊,偷集体的水,打了活该。迷糊就说:你俩是不是榔头队的?跟后说:你干坏事榔头队也帮你?!迷糊说:霸槽呢,我给霸槽说。水皮说:叫队长!迷糊说:队长呢,他不能不管。水皮说:队长是抓大事的,管你这屁事!他到镇上去了。迷糊说:他咋三天两头往镇上跑,镇上又有丈母娘啦?

  自下河湾成立了造反队后,东川村也成立了造反队,茶坊岔也成立了造反队,甚至连王家坪那个连苍蝇都不下蛋的地方也成立了造反队。这些村庄全不是统一的造反队,一成立又都是两个,麦芒对针尖的对立着,于是,各自挂靠了县上和洛镇的联指或联总,以派系串通联络,遥相呼应。霸槽的兴趣就已经不局限于只在古炉村革命了,他和黄生生更热衷于外边的活动。常常一大早就出村去了,有时回来,不是带了下河湾的曹先启,就是带了东川村的刘盛田,他们策划着某某村庄应该成立造反队了,州河两岸不能再有联指的空白点,或对已经成立了造反队的村庄如何地不满意,企图对那里的造反队班子实行改造。这种策划,有时让水皮和秃子金、铁栓、跟后也参加,秃子金先还觉得好玩,后来就埋怨霸槽操闲心,霸槽说:浅水里生王八,大河里出蛟龙。跟后说:队长脚心有颗痣哩,脚踩一星,带领千兵,知道不?秃子金说:一会儿是毽上有痣哩,一会儿又是脚上有痣,你就煽呼吧,红大刀狼一样盯着咱,那就撂下榔头队不管啦?霸槽说:谁说不管古炉村了?没有外部大环境,古炉村根据地能守住?!水皮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秃子金说:啥意思?水皮说:这是古语。黄生生就笑了,说:要是在北京城,霸槽说不定就策划着颠覆非洲哪个小国家的政府呀!

  对于榔头队的动静,红大刀在密切注视着,霸槽都出去干了什么,回来又和黄生生曹先启刘盛田又预谋什么,一时还摸不出头脑。但霸槽带了外村人回来,总是拿些这样那样的稀罕玩意儿,比如一台收音机.,比如玻璃灯箱,在箱外贴’上毛主席像了,里面点上蜡,毛主席就整夜都亮着。还比如一个铁皮箱子,箱子上架上个大喇叭。这种喇叭好多人在洛镇见过,但古炉村没有通电,喇叭就不响。霸槽告诉村人,暂时不响就先保存着,他会想办法从公路电线上接一根线过来。当有一天,村里传开了霸槽把那收音机送给了杏开,而且霸槽带着外村人三更半夜回来,都要去敲杏开的门,杏开就要做一顿揪面片儿给他们吃,因为有人看见过杏开在半夜里还在自留地里摘过青辣椒,青辣椒和蒜一块砸了,那不是要吃揪面片吗?狗尿苔当然听到这说法,他不相信,曾去杏开家后窗听是否有收音机响,他没有听到,却也碰过天布的媳妇也蹴在那窗下,他就想去提醒杏开,即便那收音机和揪面片的事是没影儿的,却一定别再招理霸槽他们,免得让红大刀的人怨恨。但他又不敢去见杏开。

  这个早上,来声又来到村里,狗尿苔刚换了块离锅糖吃,牛铃跑来,说:甜嘴哩?他说:甜是甜,讨厌得很,总粘牙。牛铃说:我给你说个稀罕事。他说:说杏开,我不会给你糖。牛铃说:霸槽早晨刷牙哩,刷子在嘴里戳得一口白沫。这算屁稀罕事,霸槽还在公路小木屋时就开始刷牙,以后水皮也学过,但水皮有牙刷没钱买牙膏,每天早晨在牙刷上撒些盐来刷的,口里吐不出白沫。他说:这我知道。牛铃说:刷牙你知道,你知道他屙屎到中山坡根去屙吗?狗尿苔说:屙屎去中山坡根?牛铃说:别人都是在野外有屎了就跑回来屙到自家厕所,他是有了屎却到野外去,先挖个坑,屙了,把坑又埋上,跟后就掮个锨跟着。他说:还有啥?牛铃说:你……。他把粘在牙上的离锅糖取下来,看了看,又塞进嘴里一咽,说:没了。

  牛铃的话并没有让狗尿苔惊讶,霸槽常常要做些和人不一样的事,要去野外屙就屙去吧,他没有再和牛铃说话,低头在巷道里走,捡着地上大字报的碎片。差不多捡到了五片,蹴下来在膝盖上压平,便看到霸槽过来,一件圆领棉纱汗衫塞在洗得发白的军裤里,系着皮带,脚上也穿了像武干那样的厚底翻毛皮鞋,双手在身后来回地甩。后边跟着跟后,跟后背了个背篓,脖子上挂着一个军用水壶。

  狗尿苔说:霸槽……哥,好几天不见你了,势得很么!

  霸槽说:也是多日不见你了,个头咋还没长?!

  霸槽自己先笑起来,脚步没停,手却不再甩了,屁股一撅一撅的。

  狗尿苔说:你咋啦,这……是皮鞋重吗?

  霸槽说:哦,痔疮犯了。

  狗尿苔想起了村里的闲话,说:青辣椒吃多了?

  霸槽说:是多吃了青辣椒。

  不愿意信的话现在却证实了,狗尿苔呃了一声,从肚里嗳上一口气来,愁苦了杏开:咳,平日里不言不喘的,咋就舍不下个霸槽,舍不下霸槽你就要在朱姓人中活独人了啊。

  跟后的背篓有些沉,寻地方想靠住歇歇,可周围没个台阶也没个碌碡,就催着霸槽走。狗尿苔一下子把气撒到跟后身上。本来他是霸槽的尾巴,跟后现在却跟从了霸槽,而且还挂了个军用水壶。他说:急啦,急得去掮锨呀?!跟后没醒开来,说:掮钱?狗尿苔说:你跟么,跟得紧么,霸槽哥屎到屁眼口了,你还不去掮揿?!霸槽又笑了,这回是嘎嘎嘎地大笑,在说:好啦,好啦,跟后你把水壶让狗尿苔拿上。

  狗尿苔没等跟后反应过来,就跳起来从跟后的脖子上取下了军用水壶挎在了自己肩上,水壶带子长,壶吊在脚腕子上,他取下来挽了个结再挎上.-,就又拽着背篓,他也要背背篓。跟后说:这是炸药,你背呀?狗尿苔说:炸药?你哄谁呢,炸药炸死你!跟后不给,狗尿苔也就懒得背了,,霸槽在前边走,他紧跟在后边,霸槽胳膊在后边甩,他也胳膊在后边甩,霸槽屁股一撅一撅,他也屁股一撅一撅,跟后说:队长,狗尿苔学你哩!霸槽回过头来,狗尿苔说:你屁股撅着好看么。

  狗尿苔一直跟着霸槽,竟然就到了窑神庙。在庙里跟后放下了背篓,背篓里的确是炸药包子,两包,捆得方方正正。狗尿苔有些吃惊,是不是榔头队要炸狐子呀,霸槽却说:晚上你就知道了。还没到晚上,古炉村里来了一伙人,这伙人都衣着新鲜,拿着锣鼓胡琴和笛子唢呐,狗尿苔这才知道这是洛镇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是霸槽专门请来演出呀。洛镇好多年来都有戏班,但戏班子从来都没有来古炉村过,先前在下河湾和东川村演出时,古炉村在那里有亲戚的,亲戚头一天就来叫人,没有亲戚的,在当天的半下午就赶过去,看完戏鸡叫两遍了才能回来。那几年,灶火爱看戏,霸槽马勺杏开都爱去看戏,看一场戏回来就要说叨多日,也学着唱几声,杏开的声好,但不会动作,灶火能吼几句黑头,就是记不住词,吼两下后边的词就顺嘴胡哇哇了,只是学着戏台.L角色的样子,把中指和食指并起来,颤和和地指人。现在,是早也不演老戏了,霸槽曾经说过他要在古炉村也办一个文艺宣传队的,他之所以说这话,也是因洛镇办起了文艺宣传队,可准能想到,他竟能把这个文艺宣传队请到了古炉村。

  狗尿苔对这些演员充满了稀罕,他殷勤地给他们搬凳子,搬石墩,从泉里担清花凉水。人家坐下喝水了,他就偷着看,等到人家偶一回头,发现他在看人家,他就猛地叫:.下:喂,失——!假装在看着从院门里飞进来的麻雀,然后真的去把麻雀吆走了。他在吆麻雀的时候似乎不会了走路,腿拐着,连一只鞋都掉了。但演员们都喜欢f狗尿苔:哟,这么小个人!他们过来摸他的圆头,又提起他的胳膊量尺寸,问多大了,有王岁吗,这么能干的。狗尿苔知道他们也在戏谑他,但他不生气,渐渐也不害羞了,话就多起来,回答着他已经十二岁了,在生产队出工都能挣三分工了,能套牛,能插秧,能割草,如果玩狼吃娃的那种棋,玩斗鸡,玩打弹弓,他是十有八几要赢牛铃的。他们说:牛铃是谁?他说:你们不知道牛铃呀,他耳朵有个豁口,是小时候被老鼠咬的。

  霸槽在和宣传队的头儿商定演出的节目,跟后进来给狗尿苔打招呼:你咋还在这儿?狗尿苔没有理,还在和演员们说话。跟后就把霸槽叫到一边,说戏台子就定在山门前,以大字报栏作背景,栏后就是后台,把窑上原来的两盏玻璃罩子灯也在大字报栏两边挂了,光线可能还暗,得在山门和大字报栏左边的树上拉一道铁丝再挂两盏玻璃罩灯,可村里别的玻璃罩灯都在老公房那儿拿不成,这事咋弄呀。霸槽说:我不是拿回两盏汽灯吗,把汽灯点上,就挂在大字报栏两边,把玻璃罩子灯挂到铁丝上去。跟后说:噢,我倒把汽灯忘了!那汽灯没煤油呀?霸槽说:这事也得我管?!找水皮去,你告诉他,这次演出意义重大,让他煽起,弄大!跟后去了,霸槽刚刚坐定,跟后又进来把霸槽叫到一边,说演出前得给人家演员吃饭呀,这饭咋办?霸槽说:我这掌柜的当成伙计呀?!去找水皮,要给人家吃好!跟后再去了,霸槽进来,燥乎乎地,听到狗尿苔在说牛铃,就训狗尿苔:卖个啥嘴,到戏台那儿帮个手去!

  狗尿苔到了山门前,那里站了好多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只顾和跟后争比哩,稀罕那些演员哩,怎么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如果红大刀的人看见了他帮榔头队干事,那会怎么想?幸亏山门下还没有红大刀的人。水皮在派人打条子去开合的代销店买了四斤煤油,但没人会烧汽灯,便让跟后再去问霸槽,跟后说他不敢再去了,有两个演员说他们会,跟后就张罗从山门上到树上拉铁丝。在树上拴铁丝得有人上到树上去,跟后就喊狗尿苔,狗尿苔看见了站在一边瞧热闹的牛铃,过去低声说:你是红大刀的你咋来了?牛铃说:我来侦察哩。牛铃很骄傲,神气让狗尿苔不舒服,他便大声说:牛铃在这儿,他能爬树!牛铃也是逞能,把上衣脱了,在手心唾口唾沫要爬呀,水皮偏要狗尿苔爬。狗尿苔爬是能爬上去,只是速度慢,溜下来的时候树枝把肚皮磨出了几道红印子。他看到牛铃灰不沓沓坐在远处的石头上,近去说:这树应该你爬。牛铃说:我是红大刀的,我给榔头队爬?!水皮又在和跟后安排着演员吃饭的事,水皮说吃派饭吧,凡是榔头队的人都管饭,一家派一人。跟后说:这不行,演戏是全村人看哩,让榔头队人管饭?水皮低头想了想,说:活人还能让尿憋死?!转身就喊:狗尿苔,狗尿苔——!牛铃说:叫你哩。狗尿苔说:我见不得他支派我。却应道:哎。牛铃说:你好好给榔头队干事啊?!狗尿苔说:你看到了,我这是愿意吗?走了过去。水皮说:你去扳包谷棒子,咱煮包谷棒子给他们吃!狗尿苔说:包谷棒子正嫩着,煮着吃了香,就是屁多。到哪儿去扳?水皮说:到你家自留地里扳。狗尿苔说:啊,那我不去!水皮说:看把你吓的!就到生产队地里去扳。扳五十个,每人吃两三个,屁多就屁多,锣鼓响着,谁也听不到。狗尿苔说:扳生产队的,这使得?水皮说:给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吃哩,有啥使不得?你是不是还要去征得红大刀的同意?狗尿苔说:我没组织。还吱拧着不愿意,说让别人去么。旁边人就说:快去快去,不明白自己啥身份,考验你哩,还不积极表现?

  狗尿苔后悔他跟着霸槽去了窑神庙,又后悔和演员们说话让霸槽打发了布置戏台,但他要去扳包谷棒子的时候给牛铃挤了个眼,牛铃就跟上了,半路上,牛铃日娘捣老子的骂水皮。牛铃说:我×他妈!狗尿苔说:我和你一样!牛铃骂:总有一天他求到我了,看我怎么作践他!狗尿苔说:我和你的样!牛铃说:你真去扳包谷棒子?狗尿苔说:扳么,咱俩一块去。牛铃说:他要五十个,咱扳五十四个,你拿两个我拿两个,到家煮的吃!到了碾盘后韵那块下洼地里,生产队的包谷长得一人多高,剥开一穗牛抵角一样的棒子,籽颗太嫩,指甲一掐就流白水儿,狗尿苔就不扳了,说:咱们的包谷就给别人吃呀?牛铃说:你不扳回去,水皮那狗日的肯定饶不了你。狗尿苔说:那要扳,扳他家自留地的!这突然的决定使他们很得意,就离开生产队的地,跑到水皮家的自留地里一气扳了五十四个包谷,背回村,牛铃先怀揣了四个回家了。

  五十个包谷棒子在窑神庙煮了,演员们都围在那里吃,霸槽和秃子金和水皮也都吃,秃子金说:狗尿苔这回办了件人事,扳的包谷不老不嫩的。狗尿苔没吭气,顺门就走,跟后手里拿了两个雷管从院门进来。狗尿苔说:雷管,做啥呀?跟后说:响呀。狗尿苔又惊奇了,说:在这儿跟?跟后说:塞到你屁眼里响。狗尿苔讨个没趣,想着去牛铃家吃煮熟的包谷棒子,好早早到戏场子上占地方。

  牛铃却在巷口等着狗尿苔,嘴里咕咕嚅嚅在吃。狗尿苔生气了,嫌不等他就吃上啦,牛铃发誓煮了都在屋里放着,他只是剥了一把籽颗,就从口袋抓出几粒,塞进狗尿苔嘴里,却说:天布让我叫你呢。

  天布的家里,磨子灶火都在,狗尿苔一去,灶火就说:你一下午都在窑神庙?狗尿苔说:要演戏呀,我去看热闹了。磨子说:村里人都不去了,他还有啥热闹的?狗尿苔不敢再多说,他惊慌了他们突然叫他来是不是要整治他呀。天布说:那些人能唱出个啥戏,还不是来给榔头队助威的?要看戏,让灶火几时给你唱黑头。狗尿苔说:他只会指头指人。灶火说:你还瞧不上我?手指头又指着了狗尿苔。天布说:好了好了。把灶火的手拨开了,说:狗尿苔我问你,霸槽是不是拿回来了几包炸药?你说实话!狗尿苔说:是两包,捆着哩,有豆腐箱子那么大。天布说:炸药干啥呀?狗尿苔说:这我不晓得,我看见炸药放在庙的西厦屋里,后来我就出去,后来就去扳包谷。磨子说:扳包谷?包谷还嫩着扳啥包谷?狗尿苔说:演员要吃饭,是水皮让我到生产队地里扳包谷了给人家煮着吃,我和牛铃没扳生产队的,扳的是水皮家自留地的。磨子说:日他妈,生产队的包谷他要扳就扳啦?天布,窑神庙里那些瓷货,咱趁早得弄出来,要么他们还不把瓷货卖了?天布说:狗尿苔还行,就扳他水皮家的包谷!你现在再到窑神庙去,打问他们拿炸药想干啥,是不是在古炉村爆破呀?磨子说:吓死他霸槽的胆!天布说:那霸槽啥事干不出来?他就是爆破什么,榔头队有了炸药这是给咱示威着看呀!灶火你那儿有多少炸狐子的药丸子?灶火说:我丈人只给了十颗。天布说:你去你丈人家,他那里的炸药有多少拿多少,全拿回来,咱也备着。狗尿苔这就去窑神庙,有啥情况就来给我说。狗尿苔说:我咋去问呀,人家会把什么告诉我?灶火说:算啦,让狗尿苔跟我去下河湾。狗尿苔倒急了,说:去下河湾,那看不成戏啦?灶火说:看啥戏,你是榔头队的你看戏?!

  这一夜是狗尿苔最倒霉的一夜,他跟着灶火一路小跑到了下河湾灶火的丈人家。灶火的丈人一辈子爱打猎,现在山里的野物越来越少了,他也年纪大了再跑不动,就在家里用鸡皮包炸药丸子,隔三差五了把药丸子放在山沟里狐子出没的地方,狐子闻见了鸡肉去吃,丸子就炸了,他是常常把炸死的孤子拿回来剥了皮,在洛镇的集市上出卖。在灶火丈人家,却没有了存放的炸药,全包了药丸子,一笼子的药丸子就挂在椽上。灶火编了好多谎,最后把一笼子药丸都提走了。回来的路上,狗尿苔一言不发,小步紧跑,灶火说:你腿一柞长的倒比我走得快,急啥呀?狗尿苔说:看戏呀!灶火说:你要把笼子碰了,还看戏呀,看阎王去!到了盆地的东边,也就是刚刚过了烽火台下的桥,咚咚两声巨响,灶火说:打雷啦?狗尿苔说:天上一片星星,哪儿有雷?两人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响。

  到了天布家,唱戏的锣鼓叮叮咣咣吵了一片,狗尿苔庆幸戏还没完,放下药丸笼子就要走,天布才告诉说,开演前霸槽放了两个炸药包子,震得村子天摇地动的,这狗日的一辈子爱排场,他是看咱们成立红大刀时放火铳,要压住咱们就把炸药包子当礼炮了。灶火说:让我白跑了一趟。天布说:咋叫白跑,咱有这些药丸子,再开会就当甩炮用。狗尿苔说:没事了吧,那我看戏去呀。天布说:去去去,急死了你!

  戏场子里,四盏灯其实还是不怎么亮,每一盏灯又被蚊子绕着,绕成一团黑影子,有些悠悠风,灯摆过来摆过去,蚊虫的黑影子就一会儿拉开一会儿缩短。看戏的不少,都站着,后边的又都站在凳子上。迷糊在旁边维持秩序,拿了个柳条子,哪儿人挤,柳条子就摔过去,有人被摔着,不挤了,却骂迷糊是绝死鬼。狗尿苔从人窝里没能挤进去,他知道大字报栏后就是演员呆的地方,跑去看化了妆的演员是什么样子.没想大字报栏后的两头都扎了席隔着,牛铃也趴在席缝朝里看。狗尿苔就问拿煮熟的玉米棒子没,牛铃说:没。却又说:善人是榔头队的?狗尿苔说:善人怎么会是榔头队的?牛铃说:那他怎么也在那里?狗尿苔往里一看,善人果然在里边的左角和几个演员说话哩。狗尿苔说:是不是演员让他说病的。牛铃说:咱过去听听,是说病的还是人了榔头队在和人家拉扯哩?

  两人又从戏场绕了一周,到了后边的另一侧,那里席没缝,却能听到善人在说话哩。善人在说:性、心、身三界那是人的本,哪一界不会,应向哪一界去求。身是应万物的,有不会做的活,要努力去学,越做越有力,越学越精进。心是存万物的,有不会办的事,要向人请教,要专心研究。性是孕万物的,要存天理,以天理行事,便和天接灵。人为什么不灵了呢?因性中有秉性,遮蔽了天性,遇事一耍脾气,天性就混了;心有私欲,遮蔽了良心,任情纵欲,不怕天理,不顾道理,做些违背人伦,伤天害理事,物迷心窍就糊涂了;身上要有嗜好,享受不着,就生烦恼,享受过度,伤身败德。你们刚才那个同志就是好酒,能吃到包谷棒子已经不错r,他还要喝酒,没给他酒,他浑身就软得没劲,我给他说了,他还和我犟。另一个人在说:他就是那德性,你别生气,善人说:我不生气,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生气的,现在我不生气,我给人说了十多年病,有热乎我的,也有骂我恨我的,我悟出了,你就是怎样给别人说好话,为别人着想,别人也还要骂你毁你的。如果你们在古炉村多住几天,我好好再给他讲几次。另一个人在说:哪里能呆几天,连夜就走哩。都知道你会说病的,我们来了就找你。我有个儿子三岁了,老是有病,我担心能不能养活,几时抱来给你看看。,善人说:这是得抱来看看。我当年学善的时候,就有个老太太抱了他小孙子来让看看,也是问孩子好不好养活?我给老太太说,你这孙子好有一比,就像一张假票子,若是不来查验,还可以流通使用,能有两年的活命,现在既然叫我看着了,为了可怜你们婆媳二人,不必再瞎费力了,我把这假票子给注销了,这孩子不出十天就得死了。老太太问,为啥?我说你们家里伦常道行颠倒了,婆婆做了媳妇,媳妇做了婆婆。老太太问这是啥意思,我说你在家里,是不是每天早起,扫地,起火,烧水,做饭,你儿媳倒起得晚,你看她起来了,就给她送洗脸水去,她才洗脸吃饭呢?她说对呀。我说因你儿媳不孝之罪,所以她生了这个孩子,夜里不断拉稀屎,闹得你儿媳不能睡觉。老太太正因为孩子有这病,才抱来求你给看看。我说你回去告诉你媳妇,今后一定要守媳妇本分,孝敬老人,要能把孝道行直了,以后再生小孩子,不但没病,还能出贵,你也别偏疼你儿媳,不让她做活了。你得守住老太太的本分,家道自然会好。老太太回去把我的话告诉了儿媳,三天以后,她抱着孩子回了娘家,过了五天,孩子果然病了,她便给她妈说,这孩子怕是不好,可别死在你们家,就把孩子抱回婆家,半路子孩子就死了。我再给你说个婶娘合家的事吧,在我们古炉村,我老寻思谁家尽了伦常道,就得了好,谁常违背了伦常道,就……。牛铃说:善人说的啥呀,没意思!狗尿苔说:是没意思。

  两人正要离开,席被掀开,那个听善人说话的演员出来了,往后边的一排树影里去。牛铃说:他也不爱听善人活,人家问自己孩子的病,善人却说准家的孩子是假票子。狗尿苔说:那人干啥去了?就跟着也去了树影里,原来那演员在树影里尿尿,他们就站在一边看着,想能拉拉活。

  狗尿苔说:叔,叔,你也尿呀?

  演员说:谁不尿?!

  狗尿苔说:噢,也摇哩?

  演员提了裤子,骂道:滚!

  一声滚,却咚地响了一下,是个巨响,天摇地动.、狗尿苔还木着,咚咚咚又连响了几下,最后是轰晃,闪了一片红光。

  演员在说:怪了!演前放了炸药包子,正演哩又放啥呀?!

  看戏的却乱了,响声里有人从凳子上栽下来,而红光使他们都扭头朝村巷里瞅,戴花首先喊起来了,她的声都变了腔:不好了,爆炸了,出事了!人群就散开,呼啦啦跑,不清楚村巷里什么被炸了,炸着没炸着自家的房子,板凳就咵啦哐¨当倒着响,有人跌倒了,无数的脚从跌倒的脊背上踏过,在惊喊着,在骂着,有人跑前去了,又单脚蹦跳,在叫:鞋,我的鞋?!就哭了。锣鼓还在敲打,那个女演员,梳着一条假辫子举着纸糊的铁道灯还在唱,戏场上三分之二的人都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