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磨子家没有毛主席语录书,天布和灶火家里没有毛主席的语录书,在窑场忙着烧窑的人员没有毛主席语录书。

  一场妖风,把晾在土场上的干坯磊子刮倒了一角,幸亏没有下雨,守灯和摆子就抓紧砸碎着釉石,成浆后隔筛倒在釉缸里陈腐作了白釉,又把未风化的黄土也注水拌搅过筛了在另一个缸里陈腐作了黑釉。已经是三天了,又是晴日头,冬生把釉盆放在坯磊上,将坯一件件底儿到釉盆蘸。冬生做这项工作时非常熟练,甚至油滑、辍、涮、澎、提一系列动作故意夸张。立柱不会这些活儿,但他也看不惯冬生的张狂,就拿了烟袋包到棚门口看守灯干活。守灯在上白瓷,先施一层化妆土,极快地在化妆土上画了纹样,趁湿再上透明釉,他戴着一顶草帽,脸仍是被晒得黑红黑红,而胳膊上褪着皮。立柱说:守灯,你人不入榔头队?守灯说:想人哩谁又让我入哩?立柱说:噢,你成分高,我糊涂了。却又说:总是说阶级敌人搞破坏哩,我没见过你有什么破坏么。守灯说:那你是不知道,你要不在,我就把这土坯踢倒了。那场妖风为啥刮得那么大,那是我让刮的。立柱就嘿嘿笑,说:都发了小红书了,又不认字,最该发的应该是你。守灯没言传,汗从额头上往下流,流到眼里,他什么都看不见了,手又拿着坯,就说:你过来,你过来。立柱过来了,他伸着脸在立柱的肩头上蹭了蹭,把眼睛蹭得睁开了。他说:干活干活。立柱却说:磨子不当队长了,支书也不管事了,你说这……守灯去取端坯板子,准备把歇坯房里的半成品运去装窑。

  窑场原本有七八孔窑的,但都破烂得不再使用,只有这孔马蹄式窑炉。摆子已经在那里装窑。守灯把碗坯搬到窑炉门口了,套在匣钵内,再递给窑炉中的摆子,摆子在窑床最后底部定好中位,留出十五公分的中巷,架好老线,向两端沿背墙依次排钵,以此退到窑床火台边。又由中巷向窑炉门口,每一层正中栽好一根药季子。直装到窑拱圈高,两厢渐成圆形而递落下来。摆子就给守灯说:泥和好了没?守灯也就朝场子东头一看,善人却不见了。

  善人先是搬运了半天的碗盆缸瓮的坯子,搬运完了,摆子又安排着他去场边和泥。立柱和守灯没说上话,肚子憋憋的,就过来又要和善人说村里事,看到善人把那一堆泥和过来和过去,嘴里还叽叽咕咕不停,就说:到这儿歇歇,狗日的守灯都偷懒哩,你还这老实!封火台的泥么,用得着和得恁细法?善人也就停了和泥,两人蹴到晾坯的窑洞里凉着。善人说:做啥就得把啥做好么。立柱说:泥里该不会有你的道吧?善人说:咋能没道?道不是一下子得的,是一点一点醒过来的。我刚才和泥时自问自答,自问:我为什么做活的?自答:为过日子。再问:为什么过日子?再答:为养活人。又问:养活人为什么?又答:为行道。我仔细一想,道全没行,人却当错了。道是天道,人人都有,并没有离开人,人也有本,常心思自己的本,便能得着。这就像一颗豆子,有了秧,必须向上度浆,把豆粒度成才算。立柱说:唉,就不敢问你个话头,一问你就说你那一套了。善人说:得道就是往外传么,要是传不出去,担天下的大罪哩。立柱说:哎,我问你,知不知道榔头队的事?善人说:咋能不知道!立柱说:那你咋看这事呀?善人说:志、意、心、身嘛。立柱说:这我不懂。善人说:人常说奈何桥上三条路,一条是金,一条是银,一条就是黄泉路。用志做人就是金,用意做人就是银,以身心用事,就是走上了黄泉路。志界人就像春天,专讲生发,意界人就像夏天,专讲包容涵养,使万物滋生繁茂,心界人就像秋天,只讲自私,多自结果不顾别人,所以弄得七零八落,身界人就像冬天,只讲破坏,横取豪夺。我常说的,志、意两界是建设世界的,心身两界是破坏世界的。种子有大成,种在地里也能出,长得也很旺,可是一到秋里,便成了莠籽,莠籽到了收成的时候先落地,来年必定荒地。世人使心的便是不成的种籽。立柱说:善人,照你这话,现在人都是莠籽啦?联指都是莠籽?霸槽是莠籽?善人说:是不是莠籽,就看是用志、意、心、身哪个字成的道。立柱说:你说他霸槽不能成事?善人说:他现在不是在成事吗?立柱说:那榔头队就得加入?善人说:那是你的事。立柱说:十年前我就看出那狗日的不是平地卧的,那一年天布他大和牛铃他大为盖房的风水闹得拿镢动锨的,要出人命呀,别人都去劝,霸槽在拾粪,他不去劝,突然把粪筐往地上一丢,说了句:我非当个特别人不可!那时大家都瞅着他,也不知他说哪里话。现在想起来,他狗日的是瞧不起村里人么。你知道不,他和杏开相好,杏开为了他连她大都气病了,他以前恨不得把杏开当神敬着,可公路上一串联开了,他就连杏开也不管了,我亲眼看见杏开求他去给她大低头回话,他却说:今后我不能再为你们过家了!瞧现在,他果然闹起事,风头压过了磨子,也压过了支书,狗日的有志气啊!善人说:是志气还是心气?立柱说:心气?善人还要说话,守灯就喊善人泥和好了没有?

  善人忙从晾坯窑洞里出来说和好了,三下两下把泥铲进拉车里推了过去。摆子说:你没见急着用泥呢,三声两声喊不应,倒去歇凉了!善人说:立柱给我说说话。摆子说:说啥哩,有啥说的?!就用泥糊挡了火台口每柱间的空隙。

  烧窑讲究,把式也只有摆子,冬生和立柱还掌握不了火候。守灯一直想学,但他成分高,只能做些拉坯和上釉的活,善人更只能干杂事。泥糊挡了火台口每柱间的空隙后,守灯和善人便把块子煤铺满燃烧室的底部,中间用麦草、硬柴和易燃的好块煤垒起一个小堆,盘好了母火。守灯就站在了灰道顶的炉棚下问摆子:能点母火下的麦草吗?摆子装好窑就在窑外喝水了,他说:急啥哩,这是你干的?他眼睛朝着远处的和泥池子,却看的窑口。守灯悄声说:斜眼鬼,不就是烧个窑火么,牛×哄哄的!善人说:你少说两句,他脾气不好。守灯说:咱好欺负,才把他脾气惯坏了。唉,咱没神佑,遇到的都是些鬼!善人说:神能助人,鬼也能助人,反面的助力量更大,不生气。守灯说:我还能生谁气,我生我气。就高了声对窑外说:我知道,没给你散烟么!出了窑炉,又去自己歇身的那孔窑洞里拿了自己的烟匣子,给摆子抓了一把烟末。摆子就笑了,说:做啥有做啥的规矩,你又不是霸槽,啥都逞能呀?守灯说:好好好,你今日歇着,我现在可以去点母火了吧,窑底烧红了,小火亮巷,你去添柴续煤。我绝不会搞破坏,也不会抢了你当把式的角儿。摆子说:不敬窑神就烧呀?守灯说:你烧窑啥时敬过窑神?摆子说:往常不敬,今日这窑神要敬的。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吃柿子哩,一整天心里都慌着,咱得去敬敬窑神,要么这一窑烧瞎了,你负责呀?!守灯划了火柴低头给摆子点烟,点着了烟,火柴还燃着,他咧着嘴要把火柴扔到摆子的头发上,但没扔,一口气吹灭了。

  善人装做没看见守灯的动作,也没听摆子和守灯说话,草帽越戴越热,就把草帽卸了,光头立在日头底下。立柱披了褂子过来,手在腰里搓,说:你晒汗哩?善人说:晒汗哩。立柱说:这人是啥变的吗,啥都能晒干就是汗晒不干,啥都能搓净就是身上垢甲越搓越多!自己也笑起来,弯腰把守灯的烟匣子拿起来抓烟末。守灯回头看了,没让立柱抓,把烟匣子夺过来揣到了怀里。立柱说:不就是些烟末么?守灯说:是些烟末,但烟末是我的。立柱就火了,骂道:咦,是你的,你还有啥,你家不是有前院腰院后院吗,不是有上百亩水田旱地吗?守灯说:我就有这些烟末呀!冬生就过来说:没意思,不就是为一把烟末吗,立柱你就恁稀罕一把烟末?守灯你那一把烟末是金子银子啦?立柱不满地支吾着,守灯却突然把他的烟匣子摔了,烟末一地,他往上面踢土,踢了土再踩,踩得土成了烟。守灯发开神经了,大家被土烟呛着,都没再说话。善人又把草帽戴在头上,扭着脖子朝山顶的住屋看去,白皮松一会儿枝叶茂盛了,那是栖着的无数的鸟,一会儿所有的叶子又都没有,只剩下几股子枯枝。云一片一片往山神庙上落,像是丢手帕。

  摆子吃罢了烟,烟锅在鞋底上(口邦)(口邦)(口邦)地敲,敲过了,烟锅别在了裤腰上,一声不吭地起身往山下走。冬生跟着,立柱跟着,守灯最后也跟着了,善人没有动。冬生回头说:你不去敬窑神?立柱却说:真去敬神呀?那里成公房了,啥都砸了。冬生说:庙不是了,神还在么。善人便也跟着了。

  窑神庙的大门开着,前楹两边高耸的八字式博缝砖雕已经砸烂,五人先到大门里东厢房边的小祠堂里磕头作揖,又到西厢房边的小祠堂里磕头作揖,再到后面的殿里,殿门锁着,就在台阶上齐齐跪下,摆子嘴里念叨着,咚地磕个响头,所有人都磕个响头。三个响头磕过,摆子趴在门缝往里看,但看不清,侧了脸还看,还是看不清,给冬生说:你记不记得以前庙里的神像?冬生说:记得。冬生记得十年前东祠堂里塑着土神和山神,西祠堂里供着牛王和马王。供土地和山神是因为冶陶要取土于山,供牛马王是因为以前货物运输要赖于牛马畜力。而大殿里也是稳坐着冕旒龙衮的主神,是陶于河滨的虞舜,东厢是司火的太上老君,西厢是古炉村造碗第一人的夜公。但这些雕像当年支书领着人就毁了。摆子说:事情怪得很,谁要当村干部,都砸窑神庙,当年支书砸,现在霸槽又砸。冬生说:霸槽哪儿就是村干部了?摆子说:你瞧他那架式,还不是谋着当村干部哩。冬生说:谁再砸,咋没一个人说这窑不烧啦?!谁当村干部还不是少不了你摆子!摆子说:你记不记得虞舜腰后有条铁链子?冬生说:这我不记得。摆子说:是有一条铁链子,上辈人传说窑神曾化作一条白色大蛇游出庙门,朝西边巷坡跑出了数十步,被看庙的人抱住了。善人说:我就看过庙呀。摆子说:你只是在庙里住过。善人说:嘿嘿,我命里也该是烧窑的把式。摆子瞪了善人一眼,但他没瞪住善人,说:看庙的人抱住了窑神,又把窑神请回了庙里,村人害怕走了自己衣食父母的窑神,就用铁链子拴住了神像。守灯说:你是说,你现在是古炉村的窑神了,谁也把你不敢怎么样?摆子说:古炉村现在还靠啥呀,还不是向窑上讨钱花哩?好好跟我干着吧,像你们这号人,没了窑场哪还有活法!守灯噢噢着,却走到院门外,他给善人丢个眼儿,善人也跟出来。守灯说:他还真把他当神了!摆子在院子似乎听见,说:你说啥,你狗日的不就是有些文化么,你以为有文墨就能当把式了?你就是能当把式谁又让你当把式?真个是阶级敌人!

  但是,摆子压根没有想到,在窑火点了后,进入大火的升温加快,窑中巷的药季子由前往后一个个倒了下去,就要罢火钩窑了,霸槽领着人来把窑封了。

  榔头队把已经卖出的那三间老公房封了,理由是那次出售有猫腻,是村干部以公化私的结果,具体怎么解决,先封起来再进一步调查落实。又查起多年来卖瓷货的账,瓷货是村里唯一能赚钱的来路,每年卖出多少,账目没有公开过,里边有没有贪污,而又是谁在贪污。封了原先绷的公房,又要查瓷货账目,这都牵涉到了古炉村所有人的利益,多年来许多人有疑猜和意见却没敢说出口。霸槽这么干了,比他领人砸屋脊砸石狮子砸山门让人好感,暗地里又庆幸又担心。庆幸的是狗日的霸槽翅膀硬了,敢寻支书的不是了,又担心当了十多年支书的朱大柜能容忍霸槽这样干吗?他们在晚上关了门就一簇一伙议论着,白天里装着无事,在巷道里相互遇到了,说:村里没啥事吧?——有啥事哩?——没事了就好。试探和挑逗,都什么也不说,却拿眼盯着支书家的院子。

  支书家的院门在开着,门槛上卧着那只公鸡,一群母鸡在门道底觅着了一条蚯蚓,便有两只鸡各叼着蚯蚓的一头拉扯,扯成着一条线。

  几天来谁也没有去过支书家,连从院门前经过的也没有。得称从泉里担了水必须路过支书家门口才能到他家,他却要绕一条小巷,正要绕进小巷,听见一声咳嗽,抬头看到支书家院门口有一股小风旋着,像是在跳舞,支书就从院门里出来了,出来了看那小旋风,小旋风就没有了。得称急忙忙钻进小巷,水泼泼泄泄洒了一路。

  三天前,支书的儿子再一次从洛镇回来,没有带他未婚的妻子,在家住了三天,三天里支书也没出门,现在儿子又推着自行车轧轧地在巷道里响着走了,支书出了门却去了霸槽家。支书是主动地告诉了霸槽,原来的公房封了他没意见,如果革命群众对卖公房有质疑,他可以不买了。他同时带去了瓷货的账本,说:这些账本我全拿来了,卖了多少,一笔一笔都在上边写着,我愿意接受审查。我当支书十多年了,群众有理由怀疑,我绝不抵触,有问题查出来我改正,没问题我今后工作上加勉么!

  霸槽在接收了公房钥匙和一大堆账本后,就坐在他家的桌子前写什么,并没有像上一次还口口声声叫着支书,甚至连说一句你坐下的话都没有。支书就站在那里,看着霸槽写东西。霸槽写满了半页纸,抬起头,却说:你还有事?支书说:没事啦。霸槽说:那你走吧。给了他一沓传单。支书转身走到门口了,回头又问毛主席的语录本能不能也给他一本?霸槽说可以呀,给了他一本。支书去的时候因为汗出得多,把披着的褂子挂在了门环上,走时竟然忘了取,还是霸槽说:你把褂子披上。支书哦哦地来取褂子,迷糊坐在院里的捶布石上搓脚指头缝里的泥,迷糊只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都没说。

  支书一走,霸槽出来在台阶上伸懒腰,迷糊说:他出门的时候,没有撩那苹果树枝股子,他以前是高个子,咋低了?霸槽说:是不是?迷糊说:他就是低了。他是把卖瓷货的账本拿来啦?你让他把账本拿来他就拿来啦?!霸槽说:我没让他拿他就拿来了。迷糊看着霸槽,说:你能行的很么,霸槽!霸槽说:能行还在……突然要打喷嚏,又打不出来,脸上的五官全挪了位。迷糊说:看太阳,看太阳了就打出来了!霸槽仰头看太阳,太阳像个刺猬在半空里,啊嗤,喷嚏打出来了,唾沫溅了迷糊一脸,迷糊同时听到了霸槽又说了两个字:后头。

  第二天,榔头队上了窑场,把窑火熄了。

  支书交了账本,老公房的钥匙也退了,正烧着的窑封了火,村人知道古炉村再不是以前的古炉村了,更多的人就来加入榔头队。加入榔头队,白纸黑字地写上名字要张贴在大字报栏上,竟有一天,牛铃的名字也写了上去,牛铃就有了一个染了红漆的榔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