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埋葬了满盆三天,州河里起了大风。每年的夏季,州河里都要起风,河堤内的芦苇和蒲草就扬花絮,花絮就在空中像龙一样挥舞,起起落落,忽聚忽散。那时候,中山腰的窑场要烧夏天最后一次窑,而旱地里的包谷差不多齐腰高,需要施第一遍肥了,水田里的稻子也正是到了挑料虫的节口。但是,这一年的风却起身得早,几乎是提前了二十多天。

  头天夜里,天热得根本睡不着,狗尿苔脱了精光睡在院子里的席上,一双脚还蹬在捶布石上,捶布石也是烫的,而且有蚊子,就爬起来又到打麦场上去睡了。婆在屋里的炕上剪纸花儿,剪了六张,张张都是满盆出殡的事,剪着剪着,最后却剪出个老鼠偷油,连自己都觉得奇怪,似乎这手把握不了剪刀,是剪刀在指挥了手,这当儿听到院门咯吱了一下,说:你往哪儿去?院子里没有回应。她猜想狗尿苔又出去睡打麦场了?天擦黑狗尿苔就说他要到打麦场上去睡,她不让他去,才发过一次病还乱跑啥呀,强迫着让他睡在院里的。婆又说:院里还睡不住你呀?嫌蚊子咬了在煨些烟。院子里还是没回应。婆隔着窗格往外看,草席还在,草席上是睡着个狗尿苔。婆就又剪她的纸花儿,心里倒慌慌起来,走出来看,狗尿苔没了人,草席上是汗水塌湿的一个人形。低声骂了一句,抬头看夜空灰嘟嘟的,中山顶上,再偏西一点,有一颗并不明亮的星子。

  狗尿苔在巷里就遇着了三婶,三婶的孙子满身生了痱子,一直在哭,三婶就光了上身背孩子在外边转,说:再哭,来狼呀!孩子不哭了,身子老往下坠,累得她倒是一身的水,又说:你用手把婆脖子搂紧,我捉着你两个脚,狼来了把你抓不去!孩子一手搂了婆脖子,一手却把奶袋从肩上拉了过来噙了。老顺和来回也走过来,身后跟着他们的狗,狗伸着舌头呼哧地喘。三婶说:没去打麦场上睡?老顺说:去泉里洗了洗,不洗痱子不褪么,这狗日的咋这热么!他说着盯起三婶的光膀子,三婶不回避,说:恨不得剥了这张皮哩!来回就逗孩子,说:你婆这奶里还有啥水哩你吃?老顺说:三嫂子这奶可没少喂过村里的孩子。狗尿苔就说:我也吃过!来回这才看见阴影地里的狗尿苔,说:你这碎(骨泉)也热得睡不下?狗尿苔说:是不是喝了太岁汤,人就热得放不下了?老顺说:热两天两夜呀?!狗尿苔挨了呛,也不厮跟了他们,拐进另一条巷子朝打麦场上去。

  那条巷子中间是葫芦家,院门口又是坐了一堆人,听得见葫芦的媳妇嘎嘎嘎笑,她笑起来似乎有些傻。入伏后,葫芦妈热得睡不下,每晚都要在院门外的石头上坐着乘凉,身子彻底凉下来了才去睡,葫芦的媳妇也就一直要陪着说笑,还要在一盆凉水里放上糖精端出来,招呼着这个喝,那个喝,让更多的人一起来陪。今夜里,连善人都在那里哩。狗尿苔就听见那些人在议论着天,议论着地里的庄稼,又议论起了谁参加了联指,谁又会不会也参加联指,不管谁都参加了谁又是坚决不会参加。便有了人说:善人善人,你咋没参加?善人说:我等着你参加哩。那人说:人家肯要我参加呀?!我笨么。善人说:我也笨么。立即三四个在说:你还笨呀?葫芦媳妇说:他是笨!他文化多吧,可他有霸槽混得好还是有水皮混得好?除了捏骨和说病,村里啥事显露过他?看你补的这衣服,针脚就这大的,我让你拿来我给缝补,你也不肯,总不能让我上门去要着缝补吧?一天三顿就只会做菜糊糊,你也不学着擀擀面条?住在那山神庙里,连个像样的门都没有,冬天里也用柴排子挡门呀?村里的事就不见你吆三喝四嘛!善人就笑了,说:小孩玩捉迷藏哩,你见过哪个大人玩这个?年轻人要聪明,上岁数了就得笨点,人笨笨着好。我给好些人说了,葫芦媳妇是笨人,要学着她笨哩。葫芦媳妇说:我才不笨哩,我让你们喝糖精水,就是让你们陪我妈说话哩!得意地嘎嘎笑。她这一笑,大家就哄哄地笑,善人说:这就是了,笨人才说这样的话。狗尿苔就往跟前走,他也想喝喝糖精水,却听见葫芦妈打了个哈欠,葫芦媳妇说:妈,你困啦?葫芦妈说:困啦,你们凉着,我睡去。葫芦媳妇说:你睡呀,我们还凉啥的,都睡,都散了睡!善人说:好,散了睡,瞧这做媳妇的,古炉村咋不多有几个!大家就散了。

  狗尿苔遗憾没有在葫芦家院门口得到热闹,独自走到三岔巷的槐树下,从那里往东,走过那条窄巷就是打麦场了,往西走过那个巷子就能去支书家,而西边巷里有人在和一家院门里的人说话。院门里的说:不在屋里和老婆睡,跑啥哩?院门外的说:热死啦还干那事?暮乱得很,没地方待么。院门里的说:有地方呀,你跟满盆睡去,他那儿不热。院门外的就呸呸呸,唾唾沫。狗尿苔猛地打了个冷战,往东边巷看去,窄巷的院墙都很高,巷口白花花一片月光,巷里却黑咕隆咚,头上似乎有了雨点,仰了脸,雨点就水沫一样又落在脸上。那不是雨,是树上的蚊虫在撒尿,他抹了抹脸,便瞧见了那最低的枝条上一排儿吊着的都是蝙蝠。狗尿苔要叫没有叫出声,迟疑了一会,打消了再去打麦场的念头,拔脚就往自家院跑去,那碎而急的脚步声从巷道口的这面墙撞到那面墙上,又从那面墙上撞回到这面墙上,回声很大,各家院子里睡的人就有被惊着了,说:这是谁家的孩子,野猫子啊!翻个身,再睡去。

  这一夜的沤热,天并没有下雨,到天亮,睡在院子里的狗尿苔鼻子呛,一阵呼吸不匀就醒了,醒来一把麦草卷在头上,院墙上那张苫墙头的破塑料布盖在身上,原来是起了风。到了半早上,这风就把盆子粗的树都摇动,枝条像一堆绿云在空中推过来又移过去。院墙外的山墙边是一棵臭椿树,一股枝条斜着从屋檐下伸过来,那树股子在风里就不断地磨着屋檐,拉锯一样响,三页瓦便掉下来。

  风是提前了二十天从屹岬岭下豁口的河道里出来的,顺着河滩刮沙,芦苇和蒲草的花絮先还是涌了云雾,变幻着各种兽的形状,后来就被沙尘遮了,州河里起了浪波,一褶一褶地像老母猪的肚子,昂嗤鱼再也不自呼自己名字,呼了谁也听不见。沙尘开始在盆地里撒欢,竟然旋转了,站在古炉村的塄畔上,能看见那是一个在空里的笸篮,是各种沙子、土、草、麦秸、树叶子、芦苇秆积起来的笸篮。村里人都惊叫着看那笸篮,笸篮倏乎就散了,沙土草叶如鸟群一样斜着冲过来,罩住了村子,所有人都灰头土脑,又连声咳嗽,跑进屋去砰砰啪啪地掩门关窗。

  这样的风,古炉村人叫做妖风。妖风整整刮了一天。

  妖风把打麦场上那三个麦草集子吹散,扑沓成一摊。麦草集子一散,就该是磨子敲钟招呼人重新要垒的,而钟一直没响。长宽家院墙根的蔷薇架也坍了,他用绳子把枝蔓拢在一起,再将绳子两头系上石头搭在墙头,纳闷了:怎不见出工?

  磨子挑着一担粪,扁担头上又挂着一捆竹棍儿从院墙外走过,长宽说:队长,队长,今日给哪块地上粪?磨子说:西红柿地里上粪,蔓子都倒了,得插些竹棍儿扶着。长宽说:生产队哪有西红柿?磨子说:自留地里有么。长宽才知道磨子是去他家的自留地,说:队里不出工?磨子说:出他妈的×哩!吓得长宽再没做声。

  是社员就得出工呀,就得靠挣工分吃饭呀,一群人立在巷中不知道该做什么活。有人说磨子已经撂挑子了,没头蜂就一窝没头蜂吧,旱地的包谷都七倒八歪,需要施肥壅土,水田有了料虫也得挑呀,就自发分了两拨,妇女们去挑料虫,男劳力拿了锄去后坡十八亩塬地上。如此干了三天,能来的都来了,不来的仍不来,不来的都在霸槽那儿忙革命。但到晚上,马勺在公房里记工分,谁都拿个工分册来要记,马勺也都记了。天布在公房的院子里摔门踢凳子,骂:日他妈,咱就只能促生产,咱就不能抓革命,革命是他爷给孙子留的家产啦?!灶火跟着嚷:毬,庄稼荒了就荒了,荒的又不是一个人的!第二天,去地里干活的人就少。第三天第四天,干活的人越来越少。

  黄生生在这个中午又出现在了古炉村。他才在村口,就给了霸槽一个挎包,挎包鼓囊囊的。正好狗尿苔跟着一伙妇女去挑料虫,霸槽便让狗尿苔来背了挎包。黄生生说:鞍前马后咋还是这狗崽子?霸槽说:他腿儿勤。黄生生说:要注意重新培养人么,别落他人把柄。狗尿苔说:挎包里有馍我偷吃呀?!霸槽说:多嘴!要跟我就乖乖的。打开挎包,里边是毛主席像章,呀呀,鸡蛋大的,毛主席就在里边,穿着军装,戴了军帽,红堂堂的大脸笑哩。狗尿苔说:给我一枚!黄生生说:这是发给造反派的,你要啥?狗尿苔说:我也造反么!黄生生说:你造谁的反?去!去!狗尿苔原本要生气,让他背挎包他也懒得背了,就是给他毛主席像章他也不肯要了,可狗尿苔知道霸槽有些时候还需要他,就偏给黄生生个难看,就是不走,还坚持着要毛主席像章。霸槽自己把挎包背了,却说:你想要,可以给你,但你得去莲菜池里捞鱼去,黄同志口寡了。

  狗尿苔就拿了竹笼子到莲菜池去捞鱼,捞来捞去捞不着,又到池边的石堰窟窿去摸,那里常有鲶鱼,摸了一阵,摸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拉出来一看,是一条菜花蛇。心想:吃鱼哩,吃你妈的×哩!故意把蛇提到霸槽家,说:捞不到鱼,只有蛇!没想黄生生一下子喜笑颜开,竟然说蛇肉比鱼肉好,当下就剁了蛇头,剥葱似的剥了蛇皮,然后盘在锅里的米上,要做蛇肉米饭。狗尿苔惊得目瞪口呆,连霸槽也嚷嚷这怎么吃,米饭吃不成了,连锅都是腥臭味呀!黄生生却说:这你得吃。霸槽说:我从来没吃过。黄生生说:文化大革命也是从来没经过呀!要敢吃,吃了你就知道好吃了。又对狗尿苔说:你也要吃。狗尿苔说:我不吃。黄生生说:那就不给你毛主席像章。

  吃就吃吧,狗尿苔便留下来,他是在黄生生和霸槽做饭的时候,到了院子西边去看那几堵残墙。霸槽家的老宅院子以前是四合院,后来东西厦子房都坍了,拆下来的木头多半拿去在公路边盖了小木屋,剩下的在院东搭了一个柴棚,西边一直没有再管,仍是残墙断壁。狗尿苔在那里发现墙根竟还长着十几棵狗尿苔,这些狗尿苔差不多一个样子,都是两指来高,白胖胖的,似乎嫩得一碰能流水儿,但用手去摸,却像橡皮做的,又柔又顽。狗尿苔蹴在那里,想着村人为什么要给他起这种东西的名呢,在他们眼里他就是这样的吗?他有些伤心。

  上房里,米饭还在做着,黄生生坐在门槛上掏出了许多传单让霸槽看,他们在说着北京呀,中央呀,文革小组的话,狗尿苔不理会这些,但他理会是霸槽在问为什么毛主席身边的那些人怎么一个一个都是走资派?黄生生说这些人长期以来反对毛主席,企图架空毛主席,要夺毛主席的权,所以毛主席发动了文化大革命。霸槽哦了一声,说:毛主席要收拾反对他的人还不容易?黄生生说:群众力量大么。霸槽说:你胡猜的吧?黄生生说:我在县上听北京来的造反派说的,我想也是这样吧。霸槽说:要靠群众,发动北京群众就够了,还用得着全国人都运动?黄生生说:你不爱运动?霸槽说:谁不爱运动?!没有人不习惯了运动。黄生生说:这就是机遇,明白不?霸槽说:春上天一暖和,地里的啥草都起根发苗了。黄生生说:你是啥草?霸槽说:我是树,我要长树哩。狗尿苔看了他们一眼,心想面前的这些狗尿苔呀永远都是那么小的,就叹了一口气,寻着几根竹棍,把那断墙的进口挡了起来。霸槽问:你在那里干啥哩?狗尿苔说:那里边长有狗尿苔。霸槽说:你寻到你了?狗尿苔说:我用竹棍儿挡了,不让谁进去采了。霸槽说:谁去采呀,不中看又不中吃。狗尿苔说:那说不定会长个树哩!霸槽就笑起来,说:长吧长吧,能长二指高的树!

  蛇肉米饭熟了,蛇并没有化,米饭却完全变成了黄色,黄生生和霸槽吃起来,狗尿苔到底没有敢吃,他也就没有得到那鸡蛋大的毛主席的像章。

  在这个晚上,黄生生又离开了,古炉村的大字报栏里有了新的内容,而且巷道的墙上刷上了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的标语。此后的日子里,霸槽更加意气风发,而且他的精力充沛,几乎就不多睡觉,常常是忙过几天几夜,觉得累了,他说我睡一会儿,趴在那里,或者寻个地方一蜷,别人还以为他没有趴好蜷好,鼾声已经响了。但这种睡眠也就一顿饭工夫,他又精神焕发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他不时地有奇思异想,比如他让秃子金砍了柳条儿重新把大字报栏的上沿编出波浪状的造型,又从中山上采了野花组成花环,后又在花环上插上荷花,从莲菜池里摘来的荷花多,以至于栏两边都插着荷花。他制定了古炉村联指的宗旨和纲领,加入的条件和规定,一一书写在纸上,贴在墙上,甚至订了一个厚厚的本子,本子的封面封底用桐木板做的,上边又糊上了布,题写了古炉村革命造反大事记,每天要水皮来记,记好了再念给他听。水皮老爱用形容词,他嫌文绉绉,把那些传单让水皮学,学里边的句式,说:写得要有劲,知道不,这份大事记将会保留下去,就是十年百年以后再读,也使人要热血沸腾!于是,水皮每天记下村里发生的事情后,一有空就往公路上跑,那间小木屋住得更多的不是霸槽而是水皮了,他在收集着公路上往来的串联人的传单,那些革命的造反的语言就因此流行在古炉村,连牛铃和狗尿苔也闭了眼能背诵: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是可忍孰不可忍。

  霸槽先是满意着古炉村联指的名称,后又要起更新鲜更响亮的名字,因为公路上常有串联的人打着红铁拳,金箍棒,刺刀见红一类造反兵团名称的旗子,他为起不到一个好的名字苦思冥想。有一天,他们再一次砸掉了窑神庙大门上那幅雕着青龙的石刻联,秃子金就提到天布家的照壁上砖雕的一组图画,是什么内容看不懂,但都是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一类,而天布是用泥搪了一遍,搪过了是企图要隐藏起来吗?秃子金的话使人联想到他这是要报复天布,可天布家的照壁确实是被泥搪了,应该去砸掉。去砸照壁时,照壁上的牵牛花蔓全开着花,新生的花蔓这么快又把照壁全罩了,花红得像火一样,天布和他老婆已经不能再强辩什么,只说照壁上的砖雕是四旧,但照壁不是四旧,照壁上的花蔓不是四旧,他们就把花蔓拉下来,把照壁上的泥皮扒开,让来人只砸砖雕。去的人拿了一把镢头,一把铁锤,更多的人都拿的是木榔头。这榔头是寻一个树疙瘩锯成一截,凿孔了安上一个丈把长的木杆,那木杆千刀万刀地削直,用瓷片刮光,又要抹上桐籽油反复擦拭,变成油光漆亮。古炉村人家家都有木榔头,每年冬季犁过地后,要用木榔头砸地里的士疙瘩,或者生产队积肥,沤一冬天,春上把粪堆扒开,也需要木榔头敲打粪块。砸天布家照壁上的砖雕最后是用镢头和铁锤砸的,木榔头并没派上用场,但去了那么多人,每人扛着一个木榔头,霸槽就在那时灵思一动,便将古炉村联指改名为古炉村红色榔头战斗队。

  这些榔头随后统一用红漆刷过,统一放在了霸槽家,一旦开会或有革命造反行动,人手一个,阵式威风。霸槽也设想过拿榔头的人都统一服装,但这不现实,没有实施。他说,总会有一天,咱们要都戴黄军帽,腰里扎条带,脚上是胶皮鞋!而能做到的是剃头。以霸槽的意思,他想让大伙都理成他那样的寸头,但他的发型是在洛镇理的,古炉村没有理发的推子,一直用刀片子剃,他曾亲手给水皮剪出一个寸头来,剪成了一边高一边低,干脆就拿刀片剃光头。没想到剃了光头还真好看,于是,所有人都剃光头了。光头和榔头如同黑馍包酸菜一样是最搭配了,霸槽为他的这种设计得意不已。

  红色榔头战斗队,村人只叫着榔头队。榔头队已经是革命造反组织了,就有花名册,除了最早的那些人外,后边越来越多的人也来,那就得申请加入,每加入一个,都要学会唱歌,把名字在纸上写了,贴在大字报栏上。再后,榔头队每天都有活动,哨音一响,人就集中在山门下,列队跑步,从山门下唱着歌喊着口号到村西石磨那儿,又从村西石磨那儿唱着歌喊着口号到村东大碾盘那儿,然后再返回山门下学习毛主席语录和念传单,或者听霸槽讲话。

  古炉村先前的基干民兵训练,天布只是带队在打麦场上跑几圈,然后练射击,学俄语,绝对没有现在的榔头队威风。天布在砸了照壁上的砖雕后就感冒了,热感冒,窝在家里不出来。灶火来找他,一进院子给天布媳妇说:狗日的还是把照壁砸啦?!人呢?天布媳妇说:感冒了睡哩。天布听见,在炕上正流清涕,也不擦,等着灶火进来,清涕吊得老长。灶火说:你家照壁都搪了也来砸?天布说:我病啦。灶火说:你病了?磨子甩手啥事不管,你也病了,那好那好,咱都让人家往头上拉屎拉尿吧!灶火一走,天布气得擦了清涕,在院子里转圈圈。榔头队又在跑步通过村巷,经过他家院外了,霸槽没有吹哨子,也没有像他天布民兵训练时喊一二一,却在大声说:精神饱满的喊口号啊!我先喊四个字,你们喊后边两个字,喊过了再重复喊,保持节奏!于是,霸槽就喊:造反有理!跑步的榔头队就喊:有理有理!霸槽再喊:革命没罪!跑步的榔头队再喊:没罪没罪!天布趴在院墙的一个窟窿里往外看,看着榔头队夸夸地跑过去了,喊声还在巷道里回响。天布的媳妇烧好了姜汤,三声两声叫着天布去喝,天布还趴在窟窿那儿不动弹。天布的媳妇说:我叫你哩你听不见?天布拿起院墙根的鸡食盆子就砸过来,砸得媳妇跌坐在了厨房门口,他还骂道:叫你妈的×哩你叫!硬撅撅地回屋又坐在了炕上。

  榔头队每天在村巷里跑步一次,吸引着更多的人去加入,好像不加入就落后,就不革命,自己有了错似的。狗尿苔每每在榔头队跑步的时候,正吃饭就把碗放下了,正喂猪也不喂猪了,要往外跑,但婆总是关了院门不让出去。那天三婶来借做包谷面漏鱼儿的漏勺,外边响起跑步声和口号声,三人就屏住气让响声过去,三婶说:跟后加入啦。婆说:跟后加入啦?三婶说:得称也加入啦。婆说:得称瘦得一年四季蜷着腰,他咋跑呀?三婶说:图喝醉酒么。婆说:喝醉酒?三婶说:你听,你听,喊着没醉没醉,酒喝醉了才说他没醉哩!狗尿苔说:那是革命没罪!三婶说:狗尿苔平日是霸槽的尾巴,跑步却这乖的在屋里?婆说:人家是榔头队,他去跑啥哩?去,到地窖里拿些土豆。狗尿苔没有去地窖拿土豆,却务弄起家里的榔头,而同时听见了又有人从巷道走过,似乎是在那棵核桃树的前边,和人高声说话。问:瓷片子刮榔头把哩?答:嗯。问:参加啦?答:没染红咋是参加啦?!问:哪几时染红呀?答:我拆了炕,把炕土施到白留地了再染,一染了就干不成农活了。

  说这话的人家,斜对门就是磨子家的院子,磨子在哐哐地打胡基。他打胡基是要重垒厨房里的灶台。灶台已经十几年了,灶土就是壮土,可以当肥料。抓下来的灶台土堆在院角,他媳妇用榔头往碎着搕打,满院子都是一股子呛味,鸡跑出去了,狗跑出去了,磨子就打了个喷嚏,给媳妇喊:不要搕打啦!媳妇的口鼻上捂着一条手帕,说:嫌呛呀!你也捂个手帕。磨子说:把榔头拿过来!你听见了没有?!媳妇把榔头拿过来,磨子却提了石础子把榔头砸断了,隔墙扔到了巷道里去。

  水皮提着红漆桶挨家挨户问榔头染呀不染,正经过磨子家院墙外,也就在麻子黑投过毒的那个窗子往里一看,里边并没有人,院墙里扔出来的榔头差点打着了他,就故意在叫:这是谁家的榔头?

  磨子在院子里说:我的!

  水皮站在了院门口,说:你这是啥意思?

  磨子说:啥意思,我砸我的榔头不能砸呀?他光着膀子,解开裤带,手在裆里抓痒,再说:我还挠毡哩,谁不让挠着想咬蛋啊?!

  水皮说不出话来,两片薄嘴唇没了血气,寡白寡白地颤。磨子砰地把院门关了。

  水皮把古炉村多少人家有榔头,多少人家的榔头染了红,多少人家的榔头准备染,当然也把磨子家的事给霸槽说了,霸槽却嘿嘿地笑了,说:水皮,要允许他发脾气么!反正他不当队长了,这革命就有效果了。天布家的情况怎样?水皮说:听说病了。霸槽说:他不是蛮壮实么,咋也能病?水皮说:有一情况咱得注意哩,窑场上那伙人没一个来加入的,也没听到谁准备加入呀,我碰上摆子,问他人呀不,他装聋卖哑,故意把人念成日,说日谁呀?我说入榔头队不?他说哦忙得很,要烧夏里的最后一窑哩。霸槽说:还烧窑哩?烧出的瓷货让走资派贪污呀?明日咱到窑上去。

  但是,第二天,霸槽并没有去窑场,是去了洛镇,带回来了几大箱毛主席语录书,下午就在山门下召开了一次大会。会前水皮问要不要挨家挨户喊人参加,霸槽说不用,只要在村里散布着要开会就是。会开了,参加的人几乎超过了全村的多半数,霸槽对水皮说:怎么样,我就试一试我的威信!会上并没有具体内容,只是领着大家呼喊口号,一会是打倒刘少奇邓小平,一会是打倒张麻子曹跛子。张麻子就是张德章,而曹跛子是县委书记曹一伟,从来没来过古炉村。霸槽说曹一伟是个跛子,要打倒曹跛子,大家就喊打倒曹跛子。但是,以前开会只是喊着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刘少奇邓小平在北京离得太远了,喊口号就顺嘴喊,喊过了像刮过的风,而现在从北京到省上到县上到镇上的领导都要打倒,古炉村人就吓了一跳。全要打倒呀,全都是走资派呀?!可这是霸槽带头喊的,霸槽是榔头队的头儿,榔头队又是县联指的,有来头的霸槽应该是革命的正确的,大家也就跟着喊打倒打倒。还要打倒到谁呢,下来会不会轮到支书,轮到队长,轮到生产队的会计出纳小组长呢?大家都看着霸槽,霸槽似乎是法令,是政策。当大家都这么看着霸槽,霸槽却没有说话,脸定得平平的。啊霸槽在拿谱了?支书就是这样拿过谱,要掏出烟锅装烟,要咳嗽,要环视会场,要突然提高着声调说话。霸槽完全和支书不一样么,他还是没说话,脸定得平平的,给大家发放起毛主席语录书和毛主席像章了。

  从人群的前排起,大家挨个过来接受霸槽的发放,第一个人走过来,水皮说:毛主席的红宝书和像章是要请的,先鞠躬,双手去接,接了再鞠躬。后边的人也都学样先鞠躬,双手接了,再鞠躬退开。狗尿苔和牛铃是站在会场后边的,所以迟迟没有轮到,担心着毛主席的语录书和像章少了,发不到手,就往前插队,却被水皮拨到了一边。

  水皮说:你两个也请呀,又不识字!

  狗尿苔说:他们有几个识字的,他们都请了。

  霸槽说:来吧来吧,给你们一人一份。

  狗尿苔接过了毛主席语录书和像章,像章立即别在了胸前,把毛主席语录书贴在了脸上,脸像贴着了玻璃片子。他说:霸槽哥!

  霸槽说:想说啥呀?

  狗尿苔说:你像毛主席!

  霸槽说:你这胡说!

  狗尿苔也觉得自己说得不对了,就更正:我是说你脸红彤彤的,像毛主席的脸。

  霸槽说:是不是?扭头想照照,没有镜子,也没有水,他说:你不识字,红宝书拿回去要敬哩。

  狗尿苔说:当然要敬的!

  领过了毛主席语录书的人都把书双手端着往回走,狗尿苔却把书放在了头顶,他的步子迈得小,身子直直地不敢跑。秃子金是早早领了毛主席语录书的,站在了他家猪圈前看着猪吃食,瞧着狗尿苔,突然说:谁把这馍放在碌碡上了?!狗尿苔立即立定,拿眼睛左右看,并没有见到馍,才知道秃子金逗他哩。他说:有馍你吃吧。秃子金说:我试着你碎髁,你要把红宝书掉下来,那就是你故意的!狗尿苔庆幸自己没上当,迈着小步,身子越发直了。

  回到家,把毛主席语录书放在中堂柜盖上祖宗牌位前,婆把祖宗牌挪到一边,拿了三页砖,把毛主席语录书放在了砖上,就四处寻香炉,才想起给满盆设灵堂时拿去用了。狗尿苔就去杏开家去取香炉。

  杏开家的柜台上敬的不仅有毛主席语录书,竟然还有一尊石膏做的毛主席半身像。

  狗尿苔拿了香炉,还要了杏开家几支香,回来的路却想不通:杏开并没有去会上呀,她怎么就有毛主席语录书,而且还有那么大的毛主席石膏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