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黄鼠狼是装在一个小铁丝笼子里,身子大得像个小猫,毛色发黄,尤其嘴边的几根胡子黄得成了褐色,从铁丝笼的格子里伸出来。狗尿苔说:年龄不老倒胡子这长!用手去拔胡子,没拔住,黄鼠狼子的爪子抓得笼子嗤喇喇响。六升的媳妇说:不要伤了胡子,黄鼠狼子皮能卖的,听说这胡子就做毛笔哩。狗尿苔就打开笼子上一个小开口儿,想在黄鼠狼子头一伸出来就拿手卡住它的脖子,可黄鼠狼子就是不出来。他取了把剪刀去逗,黄鼠狼却一口噙住了剪刀,它在咬剪刀,咬不下,也不吐,狗尿苔竟然抽不出来。六升的媳妇说:这不行,你不敢再卡它脖子的,卡不住就咬你了。狗尿苔说:黄鼠狼黄鼠狼,长得是老鼠却像狼一样恨!一直躺在炕上的六升说:像霸槽么。狗尿苔说:霸槽可没惹过你哇!六升说:那倒是。我知道你和霸槽好,这话你别给他说呀。狗尿苔说:我说的。六升说:你这狗尿苔,我只是句玩笑话么!哎,你知道不知道霸槽现在干啥哩?狗尿苔说:文化大革命哩。六升说:还文化大革命呀?!我家中堂上的对联他都烧了……。六升家墙上以前是挂着一副对联,他大早年过世时,守灯的大给灵堂上写了十个字:一生劳苦人,满襟仁义风。当时埋他大时本应把灵堂上的东西都要烧的,可六升的媳妇说这两句话说得好,要作为家训就挂在中堂的。六升说:别人收去的东西都拿回了,对联烧了再没有了……。说着呼嗤呼嗤喘气。六升的媳妇说:你不要说话,静静躺着。烧了就烧了,当年我不留下还不是烧了,再说,恐怕是你大想要那对联哩。就拿出一个小布袋来,说把布袋剪出一个小口子,对着布袋打开笼子,让黄鼠狼子钻进了布袋就好动手了。六升说:文化大革命就文化大革命么他烧我家对联?六升的媳妇说:你别嘴里胡说!六升说:他霸槽来家里多凶的,他咋就在古炉村呆不住了!六升的媳妇说:让你甭说你偏要说,你知道霸槽成啥人呀?下河湾的李双林小时候多浪荡的,人见人恨,可后来出去跟上队伍背枪,谁能料到现在是县武装部部长!土改时大柜也是整天跑得不落屋,斗地主哩,分田地哩,不是当了支书!你能料了霸槽的前程?!狗尿苔说:就是!把布袋张开对着铁丝笼,黄鼠狼子一钻进布袋,立即扎紧了口袋,越扎越小,等着黄鼠狼子的头从剪出的小口子伸出来,就连布袋和黄鼠狼子的脖子一起扼住。但黄鼠狼子拼命挣扎,狗尿苔就扼不住了,用膝盖压住,让六升的媳妇拿了刀在黄鼠狼子的脖子上割,黄鼠狼子一直在动,无法割,就是割开口子,那血就全洒了,接不到碗里去。狗尿苔终于想出一个主意,找了块木板和绳子,把布袋里的黄鼠狼子连同木板一块绑住勒紧,黄鼠狼子被固定了,只是头还在动。狗尿苔又用剪刀逗,黄鼠狼子又咬住了剪刀,脖子拉得老长,六升从炕上下来,拿刀割脖子,血流下来,六升的媳妇接了小半碗。直到一滴血都流不出来了,黄鼠狼还咬着剪刀,但同时很响地放了一个屁。

  黄鼠狼子的屁很臭,和血腥味搅在一起,熏得狗尿苔头都晕了,他把绳子解开,从口袋里掏出黄鼠狼子,说:你还叫南山人捉这东西,去年八成家的三只鸡就被黄鼠狼子叼了,你给我个鸡,我给你捉!六升说:你能逮住?你是想自己吃鸡了吧!六升的媳妇端了血要六升喝,六升端着碗,却喝不下去。六升的媳妇说:趁热要喝。六升喝了一口,从嘴里取下几根黄鼠狼的毛,恶心得要吐。六升的媳妇忙拿过碗捡血里落下的毛,说:不敢吐,忍住。这当儿,有了锣鼓声。狗尿苔立即耳朵乍起来,说:咦,做啥哩?!六升的媳妇把碗又端给六升,六升说:你们都出去,没人了我喝。六升的媳妇和狗尿苔就到门口,六升的媳妇说:是不是给满盆请了响器?狗尿苔知道过红白喜事有请响器的来吹吹打打,下河湾就有个响器班,家伙好,人也吹打弹唱得好,但请响器都是女婿掏钱雇的,满盆就杏开一个,杏开还没出嫁呀。六升的媳妇说:听说杏开定了亲,没过门的人家就来雇响器了?狗尿苔说:那门亲没成。六升的媳妇说:没成?那和霸槽还黏糊着?六升,喝了没?六升在屋里说:喝了。两人回到屋里,六升果然把血喝了,嘴上一圈红,却说:我就想不通,杏开是看上霸槽的啥了么,是不是睡过觉就离不开啦?!狗尿苔说:把你嘴擦擦!锣鼓声越来越大。

  来的并不是响器班,这是一支由五个卡车组成的车队,在公路上的小木屋门口停了,车上的人像饺子一样往下跳。最先跳下来的是霸槽,胳膊下夹着一大捆白纸,跑前跑后张罗着来人集合,而集合在最前边的都拿着大鼓小鼓,锣儿铙儿就一起敲响。古炉村似乎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树有些摇,房也晃了一下,莲菜池里的水原本平平整整像块玻璃,玻璃在这一刻碎开了,一群青蛙跳到莲叶上大呼小叫。支书的老婆刚刚给支书打了几颗荷包蛋,把蛋皮扔到院前树下,一群鸡正鹐着,忽地全飞上墙头。支书的老婆就看见了公路上黑哇哇聚了一堆人,打头的是霸槽,忙进院给支书讲了。支书在椅子上坐了吃荷包蛋,吃噎住了,看着老婆没吭声,老婆说:霸槽回来了!支书指着心口,老婆过来捶后背,又说:霸槽咋又回来了?蛋黄下了食道,心口不堵了,支书说:他是古炉村的不回古炉村能回哪儿去?说毕,拧过头来,说:你看清是他?老婆说:咋不是他?!你听锣鼓响成啥了!支书说:是给满盆雇的响器?你把水皮给我叫来。老婆出了院子,但支书站起来了又坐到椅子上,把荷包蛋碗里的开水喝完。

  很快,水皮就来了。

  支书说:霸槽回来干啥了?

  水皮说:这我不知道。

  支书说:你不是跟着他吗?

  水皮说:……我跟支书!

  支书说:这可是你说的呀!霸槽回来了就回来了,你给磨子说,如果回来是雇了响器的,什么话都不要说,让给满盆灵堂前吹吹打打去,如果回来不是雇响器的,一个人回来,还是百二八十的人回来,也什么话都不要说,咱只好好地给满盆办丧事,办大,办美!

  水皮说:我知道啦。

  水皮一走,支书就把院门关了。水皮却没有把支书的话转达给磨子,他在村口塄畔上看见公路上的人开始往古炉村的土路上来,势派很大,他也朝土路上走去。迷糊也是看见了这支队伍,也朝土路上跑,跳过一个土坎儿,裤裆挣破了,也不嫌丑,跑过了水皮前面。水皮说:扑着死呀?!土路上有个过水渠,原先绷着石板,可以过架子车,浇地的时候,水渠堵了,是马勺和狗尿苔揭了石板挖下边的淤泥,石板再没绷上,而只是搭了几根柳树棍,柳树棍没有用绳扎,走上去容易滑脚。迷糊看着那队人快到水渠了,就疾速地往前跑,还从路上捡了两块石头提着。跑到了水渠边,突然那队人中冲出两个人来,才弯腰去支柳树棍的迷糊就被压住,一人扼住了迷糊的头,一人搂迷糊的屁股,迷糊的裆破了,手指头竟然抠住了迷糊的肛门,迷糊一下子被掀翻了,扔进了路下的水田里,骂道:干啥?想干啥?!吓得水皮立住脚不动了。

  霸槽就跑过来,说:咋啦,咋啦?那两个人说:他要抢走资源!迷糊从水田里爬起来,一身泥水,他不知道什么是走资派,他说:霸槽,霸槽,我是来支渠上的柳树棍的,他们打我?!霸槽说:谁让你支柳树棍啦?迷糊说:我怕你们滑跤么。霸槽就对那两个人说:误会啦,他是要给咱们支渠上的柳树棍的。那两个人说:哦,模样这凶的,还以为他要抢人打架呀。迷糊说:长得凶人就凶呀?那两人给迷糊笑,迷糊也就笑了。霸槽招呼着水皮,介绍说:这是县无产阶级造反派联合总部的同志!水皮嘴里哦哦着,却看着迷糊,说:骚情么,咋不骚情?!那两个人说:你不知道联总?水皮说:知道,知道,是霸槽回来了,古炉村就文化大革命了。那两个人说:你屁都不知道!霸槽就说:我说古炉村是死水一潭,你们还不信的,现在看到了吧。他叫水皮,还是古炉村的文化人哩。水皮说:不行不行。霸槽说:这会咋谦虚了?拉到一边,又说:外边的文化大革命闹得可厉害啦,如火如“茶”的。水皮说:应该念如火如荼吧。霸槽说:你个(骨泉)人,只会抠个字眼!现在不仅是学生造反啦,是革命群众造反啦,县上已经有了两大群众组织,一个是无产阶级造反联合指挥部,一个是无产阶级造反联合总部。水皮说:都是无产阶级造反派?霸槽说:联指是真正的革命造反派,联总是保皇派。水皮说:咋不一样?霸槽说:一时给你说不清。今日联指来游斗张德章就是发动咱古炉村群众造反的。水皮说:游斗张德章,就是公社书记?游斗张书记呀?!霸槽说:他是咱们公社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水皮这才往那队人中瞅,张德章是戴了一顶纸糊的高帽子,胸前挂着一个木牌子,上边写着他的名字,名字上又被红笔打了个×。水皮就对那两个人说:啊欢迎,啊欢迎,热烈欢迎!

  这个中午,太阳还是油盆一样焦,却有着风,风吹在人身上有火,霸槽领着外来的人进了古炉村,沿途发散着传单。古炉村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的纸张,所有的人凡是见了传单,就拾起来,他们绝大多数不认字,看了又看,上面的字像一片蚂蚁,就掖在怀里或折叠了压在鞋壳里。牛铃从杏开家跑出来已经捡了厚厚一沓,仍见了人就索要他们捡到的传单,大人们不愿意给,说要拿回去能包盐,包辣子面,又哄骗那些孩子,将自己的传单叠成纸包在地上拍,等孩子们把传单给他了,又眼看着一个个纸包叠成,在地上拍了一会,就拿着所有的纸包跑走了。那些人最后集合在了山门前土场上,白纸写成的横幅立即贴在山门上,锣鼓更是震天动地,遮盖了杏开的哭声,也遮盖了所有的狗咬。在杏开家办理丧事的人陆陆续续也出来,看见了霸槽已经不是只戴个军帽的霸槽,而是一身黄军装,甚至脚上也是一双黄军鞋,一会站在药树下和一高一低两个人说什么,手不停地做动作,时不时还仰面朝天的笑,一会儿就过来招呼起围观的村里人。村里人看着霸槽在招呼他们,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就嗤啦笑笑,说:回来啦?霸槽说:我又不是在外工作的干部,不存在回来不回来。往前站呀,都往前站呀!有人就挪了步往前去,不知道要干什么,也不再询问。那个黄生生,他们并不去理他,或者是更不好意思再理人家,黄生生好像也不怨恨他们,他始终在张德章旁边,张德章企图用手去抱住胸前的大木牌子,使挂绳不至于在脖子上勒得太重,他就拿脚踢一下张德章的腿,张德章的手就垂下了。他们开始戚戚啾啾说话,纳闷着张德章犯了什么罪,往常老虎豹子一样的人竟然一下子这么老实。

  狗尿苔是从六升家出来就往杏开家去的,他要看看到底是谁雇了响器,但在山门前发现他的猜测全都错了,而是霸槽领了那么多人回到了古炉村,第一个念头就是霸槽回来报仇呀!他想去杏开家告知磨子,让磨子不要出来,却见明堂从泉里担了一担水,他便让明堂去给磨子传话,自己却替明堂担了水摇摇晃晃过来。他估摸那些来人肯定都口渴,而他担了水去霸槽必然就注意了他,也不至于他要主动去见他霸槽的。

  霸槽指挥着开石去拿凳子,又指挥着迷糊把一个大喇叭往树身上绑,迷糊说不用绑在树上,他能扛,而且他比树活泛,扛上喇叭能走动。他就抱着大喇叭,大喇叭有线绳子连着一个机器,他走动的时候几次被线绳子绊倒。狗尿苔担着水从旁边过,立即就有人跑过来要喝水,先是脑袋趴在桶沿上,可桶沿上趴不下几个脑袋,便有人用手在桶里掬。狗尿苔说:莫急莫急!从树上摘叶子,摘一个叶子叠成个小勺儿给一个人,再摘一个叶子叠成小勺儿给另一个人。他说:甜吧?古炉村的泉水又凉又甜的!霸槽果然就和那个低个子人过来,霸槽还拍了狗尿苔的头,说:狗尿苔是造反派!狗尿苔说:我没炒饭给他们吃,我给担水。霸槽哈哈笑起来,说:是造反,不是炒饭,狗尿苔!狗尿苔还是听不懂,说:这次回来不走吧?霸槽说:这次没人敢赶了。狗尿苔害怕霸槽说出上次是他通报要赶他的消息,而让村里人知道了,忙岔话:你喝水!霸槽说:这怕啥呀,让支书磨子他们来赶么,怕他们如今没这个胆儿了!朱大柜呢,朱大柜没来?狗尿苔看看人群,说:没见支书人。霸槽说:你去把他叫来,就说张德章游斗到古炉村了,他能不见见老上级?!狗尿苔不想去,霸槽把头上的军帽摘下来,扣在了狗尿苔头上。狗尿苔说:给我啦?霸槽说:帽子去就代表我去了!狗尿苔又说:给我啦?霸槽说:给你戴一晌午!

  能戴一晌午也行,狗尿苔就去叫支书。他在半路上重新把军帽戴好,军帽是太大了,他跑着跑着帽檐就转到了脑后,但他非常非常地兴奋,路上没有镜子,连一潭水也没有,无法看见自己戴了军帽的样子。他家的燕子去莲莱池那儿吃小虫子,吃饱了回来在土根家院墙头上歇息,他看见了说:看我是谁?看我是谁?燕子猛地没认出他,歪了头在肚子上擦嘴。他说:戴了军帽你就认不得啦?!燕子立即欢叫着在他头上飞,他就和燕子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上往支书家去。

  在支书家,支书在水盆里拧着毛巾擦身子,问狗尿苔抬长案桌时没在路上碰吧,摆灵堂的桌子还不够?狗尿苔说长案桌子没有碰,摆灵堂的桌子可能是够了,他来是霸槽让来的,来传个话。支书说:你又黏上霸槽了?狗尿苔说:不是我黏上他,是他要黏我。支书说:哦,是不是?狗尿苔说:是呀是呀。支书说:是你个头!狗尿苔不吭声了。支书把毛巾扔到了柜盖上,说:传啥话?他有啥话让你传?狗尿苔就把霸槽的话说了一遍。狗尿苔说话的时候,他并没看支书的脸,因为他一低头,盆子的水里有了他戴着军帽的影儿。从来不戴帽子的光头,戴了帽子,而且戴的是军帽,狗尿苔就睁大了眼睛,或者故意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或者噘嘴皱着鼻子,他觉得水中的他并不那么难看呀!支书的老婆进来端水盆,听了狗尿苔的话,看见支书一下子坐在椅子上,脸像土布袋摔过一样颜色灰暗,她就急了,把狗尿苔从水盆前拉过来,问霸槽为啥就回来了,回来带了多少人,回来要于啥,那张书记是如何被戴着纸糊的帽子和挂着牌子,现在山门前要开着什么会?问的是那样仔细,简直有些哕嗦,而且问过了一遍还要问一遍。狗尿苔说:你给我寻个针。支书的老婆说:要针干啥?狗尿苔说:这帽子太大,我折一下用针别住。狗尿苔希望支书和支书的老婆能注意到他的军帽,但他们没有说帽子,一句说帽子的话都没有。

  支书老婆进了卧屋寻针,狗尿苔跟进去,她到处却寻不到针,翻了翻针线笸篮,却说:你让我寻啥呀?狗尿苔说:寻一个针。她说:噢,噢,那针呢,针呢?狗尿苔看见了就在墙上的那个年画上别着一个针,他取了把帽檐打个折别上了。出了卧屋门,支书竞立在中堂的毛主席像前喃喃地说:毛主席,毛主席,我给你当了十几年的支书了,我现在咋不知道咋当呀,怎么张书记都游斗了?这是咋回事呀毛主席,毛主席……。狗尿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支书的老婆也从卧屋出来,说:他大,你不要去,张书记都被批斗呢,你还敢去?狗尿苔你去给人家回个话,就说你爷不在家。支书说:我去,是啥场合我得去看看。支书老婆说:那把你也批斗上了咋办呀?支书说:要批斗我也得看看批斗我啥么?支书的老婆就呜呜哭,骂起了霸槽:霸槽霸槽,你是啥货呀,古炉村咋出了个你这个货么?!支书有些上火,说:不要骂,也不要哭!不管我咋了,你不要去会场,也不要在人面前抹眼水子!他和狗尿苔出来,顺手把院门上了锁,还是披着褂子,步子走得狗尿苔撵不上。

  一到山门前,支书就在漫坡道上站住了,他看见张德章就立在凳子上,好像才交待了自己的罪行,人几乎成了马虾,两条腿在抖,汗水滚豆子一样从脸上流下来,掉在地上。黄生生在大声说:张德章交待得老实不老实?那些外来的人喊:不老实!在山门柱子根坐着的那个高个,太阳晒得头上流油,他脱了鞋搓指头缝,可能那是脚气犯了,越搓越痒,一直是低着头,别人都喊过了不老实,他才也喊了一句:不老实!站在外边一圈的是古炉村人,就笑了。黄生生没有笑,他又大声问道:老实不老实?眼睛盯住了古炉村人,古炉村人还是没有喊。霸槽就站在前边,举着手说:大家都要表态!张德章交待的老实不老实?外来的人喊:不老实!接着,迷糊喊了一下:不老实!水皮喊了一下:不老实!这时候,所有的古炉村人才喊了:不老实!一旦喊了不老实,却就又止不住了,连续地喊:不老实!不老实!狗尿苔在大家喊着不老实时,他并没有喊,扭着头看老诚的嘴,老诚的嘴里掉了两颗门牙,一说话就漏气,把不老实喊成了扑老鼠。狗尿苔又看得称,得称腰病,身子伸不直,喊叫时唾沫星子就溅在了开合他叔的光头上,开合他叔回过脖子说:给我擦!开合他叔嘴唇子短,一说气话整个牙床就露了出来。得称给开合他叔擦后脑勺,却给狗尿苔说:看啥哩!你咋不喊?狗尿苔也顺口喊了一句:不老实!黄生生的手往下按了按,大家不喊了,黄生生说:不老实怎么办?这下狗尿苔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古炉村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哑了口,眼睛骨碌碌瞪起来。而外来的人却齐声喊: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狗尿苔还糊涂着啥是无产阶级专政,人群中出来了两个人,都是五大三粗,裤带上系着一串麻绳,麻绳唰地甩开来,说:把水桶提来,把水桶提来!狗尿苔以为要喝水,就去提放在药树下的水桶,水皮却已经把水桶提了去。那两个人把麻绳在水桶里蘸了,又是一甩,空中溅了一道白亮亮的水花子,就把张德章从凳子上揪下来,按倒在地上捆。古炉村也是经常开批斗会的,也是有过被批斗的人不老实交待,可从来没有被麻绳捆过,而张德章当众被捆起来,古炉村人着实吓了一跳,人群发出哦的一声,往后退了一步。那两个人看了人群一眼,似乎要给示范,先是把麻绳搭在了张德章的脖子上,然后一人抓住张德章一条胳膊就缠,缠好了双手在后捆在一起,绳头子又从后脖子上的绳圈里一掏,猛地一拉,张德章哎哟一下,头扬起来,人就成了一疙瘩,又提着放在了凳子上。黄生生就挥胳膊喊口号,他的口号一个接一个,旁边敲锣打鼓的人就一起敲打,而外来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喊着口号经过张德章面前,停下来,唾上一口。狗尿苔觉得喊口号很新鲜,也想喊,但黄生生的口音重,分不清他到底喊了些什么,就问水皮:他喊的啥?水皮没理他,自个喊:打倒走资派张德章!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狗尿苔说:呃,喊的是这。外来的人都列队转了一圈了,黄生生说:跟上,跟上!古炉村人就跟上了,他们虽然听到了水皮的口号声,但那些词很生疏,不顺口,嘴里就胡乱吱哇了算是喊了,也朝张德章唾一口便走了过去。轮到水皮了,水皮唾了一口,轮到迷糊了,迷糊大声咳着,咳出一口痰来,唾在了张德章的下巴上。张德章闭着眼睛,满脸唾沫,迷糊的那口痰就在下巴上吊着。站在狗尿苔后边的是行运,行运说:到你了。狗尿苔站在张德章面前,唾了一口,只有几个星子溅在木牌子上。行运说:跳起来,跳起来唾!狗尿苔跳起来时张德章的眼睛睁开了,他吓得没唾出来。

  支书一直在那里站着,不知什么时候,他没有再披褂子,褂子就掉在了地上,他不敢到人群里去,他又不敢走开,直到多半的人都在张德章面前喊了口号,唾了唾沫,他轻轻叫着霸槽。霸槽完全可以看见他,也完全可以听到他叫,但霸槽就是没回头看他。一群鸡,有公鸡也有母鸡,也站在支书旁边的道沿上,这一个说:这就是张德章呀?!另一个说:瞧嘴多大,他吃了咱好多鸡哩!这一个说:人不胖么。另一个说:先前可胖啦,现在瘦了。这一个说:咱去不去鹐他一口去?另一个说:我不去。这一个说:怕啥,他还能再吃咱呀?!鸡叽叽咕咕说话,支书呼不懂,他蹴下来,汗水把眼睛都迷住了,他又叫了一声:霸槽,霸槽。鸡群骚动起来,似乎要从道沿上跳下来,支书一挥手,把鸡赶散了,嘎嘎嘎地叫,他再叫了句霸槽。霸槽终于回过头了,先是把鸡轰远了,才说:噢,你也来了!支书说:我早来了。霸槽说:是吗,早来了?你没和张德章打个招呼?支书说:这,这,都是熟人,我就不去了吧。霸槽,我要问你个话呢,张书记是犯了啥罪了?霸槽说:他是走资派!支书说:什么是走资派?霸槽说:文化大革命在深入进行,凡是当权的都是走资派!支书说:噢,噢,都是走资派。那……。霸槽却走开了,他去跟一个低个子的人说了些什么,就在水桶里舀水喝,那低个人便走过来,说:你是古炉村的支书?支书说:我是。那人说:还在当?支书说:当着的。那人说:文化大革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捂着古炉村的盖子,要把古炉村变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支书又是一层汗,说:这,我没,同志。那人说:没?听说你们就轰赶过造反派?支书说:没呀,古炉村没有造反派呀。那人说:赶没赶过黄生生和霸槽?!支书说:这我不知道呀,同志,霸槽是造反派?那人说:你以为呀?!我告诉你,我们联指革命群众这次游斗张德章是第一次,以后还要来,还要游斗更多的走资派。走资派如果还要走,张德章就是下场!支书说:是的,是的。那人说:张德章是你们这些村支书的头儿,你不去看看他?支书说:我去,要去的。他走了两步,却腿一软,扑沓下去,人虚脱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