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马勺说支书把秃子金和天布的火山压住了,其实并没有压住。支书是半夜里被叫去后,秃子金和天布吵得不可开交,天布说他没干,秃子金说你肯定干了,你那号人能不干?天布说你可以验你老婆么。秃子金说那是萝卜地,拔了萝卜留坑儿?天布说你没证据就少栽赃!秃子金说那你敢不敢喝老浆水?古炉村人一直传说,干了那事不能喝老浆水,口再焦,焦得起火,也不能喝老浆水,否则就得痨病。秃子金从瓮里舀了一大碗老浆水,天布不喝,秃子金说你不敢喝,你心虚不敢喝,啊,你真的干了,就嚎着嗓子哭。支书端了灯,把天布叫到了秃子金家的柴草房里,让天布把裤子脱了,天布一脱,那东西昂着,支书用柴棍儿在那口日上一粘,拉出了一条丝来,支书变了脸,拿脚蹬了天布的屁股,然后端灯出了柴草房。在柴草房外,支书把秃子金叫过来,又叫水皮,让水皮把口袋里的钢笔给他。水皮说:你要审问了?我记录。支书却拿过钢笔,把笔身子给了秃子金,自己拿了笔帽,让秃子金把笔身子往笔帽里塞。秃子金不明白,这是干啥,去塞,笔帽一晃,再塞,笔帽又一晃,就是塞不进去。支书说:塞不进去吧?男女关系就那么容易呀?!秃子金说:那笔帽子要不动,笔身子就塞进去了!支书说:那你还寻天布啥事?!便大声对围观的说:啥事都没有,有啥事哩?!古炉村真是撞邪了,闹腾着不嫌丢人吗,还嫌不乱吗?各回各家去,以后也不要聚众酗酒啦,自己有酒自己喝去,酒把你们变成乌眼鸡啦!说完,他自就回去了,披着的褂子溜下来了三次。

  支书一走,围观的人并没有走,他们都吃了牛肉,浑身燥热着,虽然都在劝秃子金,却说:算了,秃子金,喝了酒的人么。秃子金又跳起来,说:喝了酒就往我家跑呀?唼,唼?!他在地上寻,寻着一页砖,众人忙去夺砖,夺不下,天布却站在那儿不动。秃子金并不是天布的对手,秃子金心明肚知,在别人夺砖时他趁势就把砖向天布掷去,天布顺手把砖接了,朝地上轻轻放下,说:我就是醉了,跑错炕了,认不清人了!秃子金返身进院就骂半香:他狗日的认不清人了,你也认不清人了?!一拧身,腰疼又犯了,靠在了门上。

  第二天,村里差不多的人,老毛病都犯了,看星咳嗽,喉咙里像装了一台风箱,吭哧吭哧着就没气了,吓得人赶忙掐人中,气又上来了。老诚的老婆有瘿瓜瓜,瘿瓜瓜比往常大了一倍,能看见上边的血管黑紫黑紫的像趴着蚯蚓。支书胃疼,长宽胃疼,铁栓后跑得提不起裤子,得称腰疼得伸不直,一手撑着,一走路往一边斜,斜得撞在了树上。

  田芽在吃完牛肉的当夜,就开始打嗝儿,先还以为是打饱嗝儿,没想嗝儿打得后半夜没睡,又打到第二天。在巷道里遇着善人,善人背了一背篓攀得高高的柴禾,田芽让把柴禾背篓就墙角靠着放了,赶紧说:你快给我说病,嗝儿。善人说:你这是咋啦?田芽就说打嗝儿,打得快神经了,是不是又撞见了鬼?!说着又连打了几个嗝儿。善人看着她,说:你借我的钱啥时还呀?田芽突然眼睛睁大,说:我借你的钱?我什么时候借你的钱?!善人说:你看还打嗝不?田芽说:我借你的钱?上次你给我说病,三元钱我是给你了,鸡蛋也让你吃了,你做啥还借你的钱?!哎,就是不打嗝儿了。善人说:打嗝儿不算啥,岔开注意力,一惊,就好了。田芽:哦,你在说病!那这回给你几个钱?善人说:我不要你一分钱。田芽说:你就是要,我今日也没钱。田芽嘿嘿笑着,却又说吃了牛肉村里人咋那么多的都犯了病?善人说:啥原因?不该吃么。那是头耕牛,为古炉村耕了一辈子地,它得病了,为了得它的牛黄,村人都不给它治,迷糊还打它,打死了它,它一身的冤气,村人把它的坟墓又修在自己肚里,冤气能不散发吗?田芽说:你说得害怕!这牛既然已死了,不吃肉,把它扔进尿窖子里沤肥吗?善人说:你没见牛死了村人那个兴奋劲儿,如果说活牛也允许吃,那些牛一夜就杀光了。世人真没良心!从小吃他妈的奶,大一点靠他大养活,稍有能力,抛大弃娘去养活妻子,有了生产队,人人都依赖生产队,缺吃的要吃的,缺穿的要穿的,以为是应该的,必到把家产用光或分光,才各自东西,像一群小蜘蛛把大蜘蛛吃光了才肯散去。善人说毕,去背柴禾背篓,胳膊套进背篓攀儿里,却怎么也站不起身,田芽去帮着把背篓往起抬,力不均,一下子倒把善人和背篓翻倒在地上。旁边就嘎嘎嘎地一堆笑。

  笑着的是狗尿苔。狗尿苔从稻田里回来,在地堰上采了一把津刚刚花,津刚刚花有长长的茎,上边的花柄吃着甜甜的,经过跟后家院门口,院门开着,喊叫瞎女,要给瞎女吃。瞎女没喊出来,在斜对面的树下,三个猪在那里用嘴拱土,拱出来了个白菜根,哇哩哇啦争夺着,一头猪听见喊叫却跑来,狗尿苔认得是送给铁栓家的那头猪。狗尿苔说:哦,又长了一截子么!猪说:你老不来看我!狗尿苔说:你是人家的猪了,一看你了我就又舍不下你。想我啦?猪说:嗯。卧在狗尿苔的脚下。狗尿苔用手抚索着,看见脖子上拴着个铁丝圈儿,铁丝圈儿上还挂着一条红带子,一边说:你挣断缰绳出来的?把红带子取下来给猪的耳朵上缠,竟然扎成了一朵花的样子,就把津刚刚花也插上去,说:乖!起来要走。猪却一翻身又跟上来。狗尿苔说:不跟我,我回呀,婆在家等我哩。猪说:我也去看看婆。狗尿苔说:那好,看一下你就回人家家去,婆昨天还念叨你哩。狗尿苔和猪一前一后走过来,碰着了善人和柴禾背篓倒在地上,就笑着他笨。

  善人还坐在地上,田芽说:瞧这古炉村尽出怪事,你狗尿苔给猪头上还扎花呀!狗尿苔说:这是我家的猪,去年冬天给了铁栓家,它能懂人话,我才给它扎的。

  田芽说:都说你一天和猪呀狗呀混呢,你还真是这样?你叫它给我让路,我瞧瞧!

  狗尿苔就对猪说:遇到歪人啦,咱得让路,你跳跳到那个树下去。

  猪便跳过去了。

  田芽说:咦,这是猪成精啦,还是你就不是人?!

  善人却笑了,说:哎呀你狗尿苔行!猪的性里有愚火,性执拗,你把它的愚火性化了。

  狗尿苔说:你说的我不懂。

  善人说:不懂不要紧。但我告诉你,你过来,别让猪听到了。狗尿苔走过去,善人悄声说:这猪很快就得死了。

  狗尿苔说:你咒它死呀?它还小的,就是到年根它还不到杀的时候。

  善人说:这猪去年冬天里就该死了,但它欠你家的债,所以才顶钱去了铁栓家半年,你不要再领它回你家,你再领回去,它又欠你家债,它不是更苦吗?你化了它的愚火性,它已经脱离畜生道的苦了,也算你没亏了这猪。

  狗尿苔半信半疑,就看着猪,眼泪流下来。

  善人说:哭啥的,你这狗尿苔!

  狗尿苔没有把猪再领回他家,又转身去了铁栓家,放猪进了院,说:你好好呆着,顿顿多吃点呀,乖!猪还要跟着走,狗尿苔把院门拉闭了。回家的路上,一直想着善人的话,不知道猪会病死呢还是会被狼叼去,还是猪圈墙倒了要坍死,这么想想又觉得善人是不是在哄他,就在心里说:胡说的,善人胡说的!

  牛铃在巷道里截住他,说他肚子饥了,没想到吃了牛肉还是不耐饥,而且平日不吃肉也就想肉的滋味,吃了一回肉,嘴就馋起来,见鸡想吃鸡,见猪想吃猪,黄生生能吃麻雀,咱也吃吃是啥味道!

  狗尿苔是坚决不吃麻雀的,但牛铃的话使他有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可以把霸槽小木屋的太岁割一些煮着吃呀,而且,他还萌生了想法:一旦吃太岁肉,舀一瓢太岁水就让铁栓家的那猪喝,猪喝了太岁水也不至于很快要死吧?狗尿苔把主意告诉了牛铃,牛铃说好,狗尿苔壮了胆,两人就商讨着怎样去小木屋,拿出了太岁在哪儿煮,霸槽会不会就回去,回来发现太岁被割掉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但是,他们竟由太岁说到了霸槽就争辩起来。

  狗尿苔说:不管你咋说,古炉村谁比霸槽有本事,谁?

  牛铃说:有本事咋不当支书,还被人赶走了?

  狗尿苔说:他不是被赶走的,是他自己走的。

  牛铃说:你咋知道不是赶走的?

  狗尿苔说:我当然知道,我报信干部开会说村人要赶黄生生,他才陪黄生生走的。

  牛铃说:是你报信?你咋知道干部开会的?

  狗尿苔打自己嘴了,后悔了,赶忙说:我,我这是哄你哩!

  狗尿苔不敢看牛铃,看着巷道的瓷渣路,瓷渣路上明光万点。在那一瞬间,狗尿苔有点瞧不起牛铃,长得高了点,成分好了点,可知道什么呢,什么都不知道!他想起了那个晚上,也就是在前边的那棵树下,杏开让他去小木屋传信的情景,他给树笑了笑,树无风却摇起来,口里不觉念叨了杏开。

  牛铃说:杏开?

  狗尿苔又说漏嘴了,转了话头,说:你说杏开好不好?

  牛铃说:多事精!

  狗尿苔不高兴了,说:多你的事啦?你在别人面前说她我管不着,你不能在我面前说她不是!

  牛铃说:为啥?

  狗尿苔说:我是她叔!我就……

  狗尿苔突然嘴张着合不下来,因为他说着杏开,杏开正从瓷渣路上过来。杏开看见了他们,站住了,身后背着光,整个人都像是透明的。

  杏开说:狗尿苔,你……

  狗尿苔说:叫叔!

  杏开说:你见到善人没?他咋不在窑场也不在山神窑里?

  狗尿苔说:叫叔!

  杏开沉了脸,说:给你说重要事的,你流里流气!

  狗尿苔正经起来,老实地说:刚才我看见他背了一背篓柴禾哩,你寻他?

  杏开说:让他给我大说说病。

  狗尿苔说:病又重啦?

  杏开说:他几天不吃饭么,他能吃的,他就不吃,牛肉分回去我给他吃,他也不吃。

  满盆病成那样,又不吃饭,这不是寻死吗?去小木屋的行动自然先搁置了,狗尿苔让牛铃和他一块去找善人。两人也是去了一趟窑场,还去了山神庙,仍是不见善人,再返回村里,去了田芽家,田芽家院门口放着柴禾背篓。原来善人和田芽走到田芽家门口,看星的老婆口里流着涎水,拦了善人让给她说说病,善人说:又和婆婆闹不到一搭了?看星的老婆说:你瞧瞧我嘴,吃了牛肉后嘴里老是流涎水,流得恶心人么。善人就又坐在田芽家给看星的老婆说起病来。狗尿苔和牛铃进去,听善人说的并不是流涎水怎么治的事,而在说自己以前的事。

  善人说:在我出家前三年,是个正月,有一天,家里人向我说:牛又跑了。我说:丢不了,它准是又回老自家去了,因为这牛是从白家买来的。吃完晚饭,再去找它。晚饭后,我到了老白家,老白说:牛跑来了,你放心吧。你来得正好,有个善人正住在我家,每天讲善书,你也听听吧。我说,好呀。那个晚上,善人讲的是忠孝节义,善恶报应的故事,劝入学好。我一听很有趣,心里很乐。第二天,白家叫人把牛给我送回家去,我就住在白家听善书,反正那些年我害疮痨,在家里也不能做重活。有一天,他讲“双受诰封”,讲到东人在学房里,听同学说三娘并不是他生身之母,他放学回家后,晚间照例要背书,就故意不好好背诵。三娘督促他,他就冷言冷语讥刺三娘,说:你并不是我的生身之母,若亲娘在,我哪能受你的冤枉气呢!三娘昕了这话,一怒之下,就把织布的机头割断。家奴老薛宝听他母子吵闹,出来问明了原委,便向小东人说:三娘为着教养你读书,日夜织布,望你长大成人,光宗耀祖,你万不该恶言相加,赶紧头顶家法,请娘来责罚。于是小东人便跪在三娘面前,认罪说:孩儿年幼无知,忤逆娘亲,请教训孩子,打儿几下。三娘说:儿快起来,是我不会做娘,不该和你一般见识,来动肝火。我听着,心里很奇怪,他们娘俩不是在吵嘴么,怎么又都各自认不是呢?想来想去想明白了,怪不得人家是贤人,贤人争“不是”,愚人才争理呀!自感到哗啦一下子心里亮啦!我有个兄弟耍钱,我就是生他气得了病的,立刻跑到院子里,呵斥自己:就算人家耍钱不对,你生气就算对吗?弟兄耍钱,你可劲生气,气出病来,他们就不耍钱了吗?心想,怪不得我是个愚人,愚人争理呀,接着哭起来,哭一阵子往回家走,一面走,一面数说自己:你专看人毛病,那怎算对?人家不对就生气,那怎算对?一直数说到家。夜里还自己问自己,问来问去,问得自己也笑起来。第二天早晨,觉得肚皮痒,一看,多年的疮痨一夜功夫竟结了疤,以后完全好了。

  善人说到这儿,停下来问狗尿苔:寻我有事?狗尿苔说:你先给人家说病。善人说:这说完了。狗尿苔说:你光说了你自己。善人说:我最初给人讲病的时候,就告诉人家,若能把自己的过悔真了,就能好病。这种方法,就是从我自身的经验上得来的。你寻我啥事?狗尿苔说:杏开让你去给他大说病。田芽说:满盆病加重了?狗尿苔就说了满盆不吃饭的事。善人说:这满盆将来能跟了我学。田芽说:这话咋讲?善人说:我以前也要饿死,有过他这种情况。狗尿苔,我人就不去杏开那儿了,我说说我的事,你听着,听了转说过满盆,满盆肯定能吃饭的。狗尿苔说:那我是你徒弟了。善人说:我不收徒弟。霸槽没在,他如果在就要说我说病是四旧,我要犯错我自犯,我不连累你。狗尿苔说:霸槽也不是让你说过病?善人说:以前没有文化大革命,现在文化大革命了么。

  善人就又说他自己经过的事,他说我病好以后,在清明节时,就又开始种地。一面做活,一面心思所听过的各段善书,有一篇“训娘词”,说女子有七出之条。我就用心一再地仔细考察,我们村所有女人,从村东头数到村西头,就没有一个犯七出的。回头又考察男人,也没一个尽孝尽悌的。因此,我觉得活在这个污浊的世上,实在没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好。又想,怎么死法呢?吊死吧,太难看。抹脖子吧,又没做坏事,死后怕人议论。想来想去,到底想出办法来了。若是不吃饭不就饿死了么?我就开始不吃饭了。那时正是四月底,家里人晓得后,都着急起来,百般劝我吃饭,我偏不听。他们知道我和村里教书的郭先生讲话投缘,就去请他来劝我。我向他说:像这样男不孝悌,女不贤良的万恶世界,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再说活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他说:活着就是活着,找什么头呢?我说:若是没有头,我就不吃饭。一连饿了五天,我的灵魂不知不觉地出了窍,不用腿走,离地不高,飘飘摇摇任意飞行,轻快极了,片刻之间,已经到了县城。正赶上过端午节。家里杀猪,远远的听到猪叫的声音,很细微。灵魂到底是灵!一听到猪叫声,就转身往回走,到了院里,看到他们正忙着杀猪,我还说:你杀它,它杀你,循环不已,真是可怜!进屋看见自己的身体,还自笑说:你还是这个样子啊!说完灵魂入窍,便又活过来了。睁开眼看家里人,一个个都是愁眉不展的。我心想,他们是愁什么呢?又想我睡这里干什么呢?一点一点的我才明白过来,我不是要饿死吗?又自己问自己:你死了你的老人依靠谁呢?你为了世上污浊要饿死,难道说你饿死了,世界就会变好了么?自答:不能好。又自问:那么活着为什么?又自答:先孝顺老人,等到老人过世了再去劝化世人,才能改变世风。我想到这里,便叫家人给我做稀饭吃,我不死了。

  善人说:狗尿苔,我说的话你记着了?狗尿苔说:记着。善人说:你原原本本把我的话说给满盆听。如果他满盆和我有缘,他能听懂我话的,他就吃饭了,他能吃饭了,他的病也能好,将来还能给我当徒弟。狗尿苔说:如果他和你没缘,听不懂你的话呢?善人说:那我也没办法。

  狗尿苔和牛铃就去了满盆家,但他们没进屋,把杏开叫出来,转达了善人的话。狗尿苔在复述善人的话时,不停地问牛铃:有没有漏的?牛铃说:对着的。狗尿苔就对杏开说:你记着了?杏开说:记着。狗尿苔说:你原原本本把我的话说给你大听,如果你大和我有缘,他能听懂我的话,他就吃饭了,他能吃饭了,他的病也能好的。牛铃说:咋能是你的话,那是善人的话。狗尿苔就给杏开笑了笑,但杏开没有笑,只是说:那不进屋坐啦?狗尿苔说:不啦。杏开说:也不喝口水?狗尿苔说:不啦。杏开说:那就走啦?狗尿苔拉了牛铃就走。走出巷子了,牛铃骂杏开吝皮,为她大的事跑了一身汗,不给打荷包蛋吃吧,也给个笑脸呀,没个笑脸。狗尿苔一声没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