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当地里的麦子全部收清碾净后,古炉村的所有巷道里一下子没了人,人都抱着枕头在炕上睡觉,各处的窗子中就不时有着啊声,声音的拖腔很长,似乎随着这一声长啊把一个忙天里的疲乏从腔子里,从骨头的关关节节里,都吁了出来。鸡猪猫狗却欢快地来往。往日里鸡和鸡在一起,狗和狗在一起,现在全打破了界限,相互报告着葫芦家的母狗一窝生下了六个崽子,就都跑到葫芦家的院门口。院门始终关着,它们就聚在那儿说话。得称家的狗在支书家门前柳树下寻着了一块骨头,这骨头一定是支书吃了儿子从镇上提回来的肉以后丢弃的,啃了半天,又舍不得扔,叼来给葫芦家的母狗,却见院门外那么热闹,正迟疑去不去,土根家的猫就说:你老婆给你生了六个娃!得称家的狗却扭头就走。这使那些鸡猪猫狗不理解了,接着就愤怒,骂得称家的狗没责任心,一听说六个崽子,害怕了负担重,就逃避了?!老顺家的狗当然要教训得称家的狗,一路撵着去了。而在场的鸡猪猫狗把那块骨头叼来了,谁也不准再啃,就放在葫芦家院门的石头下,要留给葫芦家的母狗,许多鸡便商量还要送些蛋来,许多猫也准备去莲菜池里捕了鱼拿来,八成家的猪却已经返身回去把它用长嘴在牛铃家山墙根拱出的一个白菜根拿了来,并嘲笑狗哪里爱吃鸡蛋和鱼呀?!

  鸡猪猫狗快乐着友善着了两天,人们陆续又在巷道里扎堆儿,他们扎堆儿便要说东家长西家短,不说嘴痒心里也慌,于是,就有了古炉利‘要选队长的消息。消息一传开,谋算当队长的人就很多。麻子黑突然地积极了,没有人安排他,他自个儿扛了犁,手里提了一个装水的瓦罐,说是要犁地去。碰着天布了,说:天布,要选队长呀,我给你乍拳头!咋样?天布说:我不当,我当我的民兵连长就忙够了。麻子黑说:那你看谁能当?天布说:这得群众选吧。麻子黑说:选是选,可你的意见重要啊!队长一定要选个身体好的,能踢能咬能镇住事的人!天布说:那选霸槽?麻子黑说:不会吧,你给你选对头呀?!天布说:我俩不是对头。麻子黑说:你不把别人做对头,不一定别人不把你当对头。天布说:总不会是选你吧?麻子黑就嘿嘿笑,说:真要选我,我还要考虑考虑哩。

  麻子黑和天布在这边说话,不远处的扎堆儿的人在说他们的话,他们还是说选队长的事,有的说霸槽可以当,反对的就说那不行,霸槽心野,不像个庄稼人。支持的就说正因为霸槽心野,让他当队长了就拴牛桩把牛拴住了。反对的就说霸槽把满盆气出了这场病,他要再当了队长,满盆要死得怏了。后来有人说到了灶火和磨子,觉得灶火还行,但灶火脑子简单,脾气是炮筒子,和磨子比起来还差点,磨子倒是当队长的料。正说着,磨子和他叔欢喜过来,有人就说:磨子,是不是后晌要犁河滩那三十亩地呀?磨子说:这我不清楚。立即三四个人说:你不是快要当队长了吗?!磨子说:千万不敢说这话,我能当了队长?他们说:你给咱干,选时我们选你!

  麻子黑把话全听到耳里,呼地把水罐子摔了。

  水罐一响,扎堆儿的人才发觉不远处就站着麻子黑,田芽赶紧说:麻子黑你咋恁不小心?麻子黑说:打了都是多余的!田芽落个没趣,没了话。麻子黑却冲着人堆中的狗尿苔喊:给我套牛去!就套那头红犍牛!狗尿苔说:红犍牛踢人哩,我不敢套。麻子黑说:你去不去,由你啦?狗尿苔只好去牛圈棚里牵红犍牛。

  在犁地中,狗尿苔还是让红犍牛踢了一下,委屈得抹眼泪。麻子黑看了看狗尿苔的腿,腿上青了一块,说:没烂么!却又说:狗尿苔,我要问你个话的,你得说实话,村里有人说没说我?狗尿苔知道他想问啥,偏说:说哩,说你就会欺负我!麻子黑说:碎髋!村人还怎么说我的,有没有说我当队长的事?狗尿苔说:不是磨子要当队长吗?麻子黑说:他凭啥当队长?长了个半截子还当队长?!狗尿苔最反感谁在成分上、个头上说事,他就不回答了。牛屁股上趴上了一只牛虻,他挥手去赶,牛虻却飞起来又落在了他的背上,隔着衣服蜇他,蜇得像屁眼上抹了辣子水,又烧又疼。

  麻子黑在随后的几日,每次出工前都要经过支书家院门,还大声招呼着别人出工快走啊。支书在院子里说:麻子黑,你饭吃得早?!他立即就进来,说:我见不得出工磨磨叽叽的!他问支书很多话,支书也给他说很多话,但支书绝口不提选队长的事。这么走过支书家数次,支书还是不提选队长的话,他就不再积极了,觉得他要当队长,可能最大的障碍就是磨子。这一天,镇派出所的王所长到古炉村检查治安工作,他和王所长熟,就把王所长叫到家里,然后骑了王所长的自行车去六升的代销店买酒,见人就说王所长来看他了。喝酒中,他让王所长给支书建议他当队长,王所长说:可以建议你当治安员,队长这事我说不成。你在村里威信咋样?他说:村里的事,支书一锤定音的。王所长再没接话,只是和他划拳。王所长走后,他在屋里转出转进,发缭乱。老顺家的狗在巷道里觅食,刚到麻子黑的院外,看见一只老鼠往院门下水眼道里钻,狗多管了闲事,用爪子伸到水眼道里掏,老鼠从水眼道钻了进去,狗也就跑进来还要管。麻子黑一下子气点着了火,关门抡棍向狗打来,一时叽里哇啦,人和狗就厮缠了,在地上挽一疙瘩。最后狗咬了麻子黑的腿,麻子黑也咬了狗后腿,一嘴的狗毛,狗就急跳了院墙跑了。

  狗从院墙上跳下来的时候,狗尿苔恰好要到公路上的小木屋去,路过麻子黑院门口,听见叫骂,跳出来的又是老顺家的狗,知道麻子黑在发狂,不敢多嘴,引了狗赶紧离开。

  三天前,霸槽是把那枚毛主席像章给了狗尿苔,狗尿苔喜出望外,说:霸槽哥你对我咋这好的!霸槽说:还有更好的哩!竟然把小木屋的钥匙给了狗尿苔。狗尿苔问为啥给他钥匙,霸槽说这几天他要多到洛镇去呀,让狗尿苔来小木屋照看着。狗尿苔觉得奇怪,说:村里正酝酿着选队长呀,你走?这一走,不是和上次评救济粮一样,自己拆自己台吗?霸槽说:本来我也谋算的,现在主意变了,只要他支书还是支书,我当那个队长有啥当头?古炉村这个潭就那么浅的水,我就是龙又能兴多大风起多大的浪?狗尿苔说:你是古炉村人,连古炉村队长都当不上,你还能到哪儿成事去?霸槽说:你拿个碟子到河里舀些水来。狗尿苔说:舀水拿个碟子?拿个盆子么,没盆子也给碗么。霸槽说:知道了吧,碗装水比碟子强,可碟子是装菜,装炒菜的!现在形势这么好的,恐怕是我夜霸槽的机会来了,我还看得上当队长?狗尿苔就看着霸槽。霸槽说:看啥的,认不得我啦?狗尿苔说:你说的话我解不开。霸槽说:解开了你就不是狗尿苔了!好好给我看门。狗尿苔说:看门就看门,这太岁水还卖不卖?霸槽说:卖么。狗尿苔又说:太岁肉能不能割了吃?霸槽说:谁敢吃?狗尿苔说:我敢吃。霸槽说:敢吃你就吃!狗尿苔就在这三天里,一有空就来小木屋,把太岁水卖了几碗,太岁肉没人敢吃,他割下一块又炖着吃了,没有叫牛铃。

  队长还没有选哩,古炉村却出了天大的事,是欢喜死了,欢喜吃了两碗捞面吃死了。

  欢喜一辈子没拌过女人,跟着侄子磨子过活,日子虽然紧紧巴巴的,叔侄却相处得和气。欢喜常在牛圈棚对人说,这身的褂予是侄媳妇在天一热就给他做好了。他抬起脚,把鞋脱下来,说鞋也是一年两双,都是手纳的鞋底儿。他说他每顿回去吃饭,包谷糁儿面条,侄媳妇肯定会给他先盛一老碗,盛好了还再捞一筷子面条加在碗上,磨子是锅里下了浆水莱后才盛一老碗的,再捞一筷子连面带菜加在碗里,侄媳妇就喝稀的。他总是在夸侄媳妇,村人笑他:把侄媳妇说成一朵花了,是不是磨子不在,侄媳妇还给你铺炕暖被哩?因此戏弄着他是烧锅头。烧锅头是谁公公和儿媳好,欢喜听了不恼,乐滋滋也不回嘴。麦收之后,家里的茶饭就改善了,磨子的媳妇在这个中午擀了一案面,面擀好了并没有切出旗花形,偏用擀面杖挡着拿刀离,离出长条子,一撮一撮摆放在案板上,她又去院角种的一片辣子树上摘青辣椒,还掐了一棵葱,青辣椒和葱花剁在一起,就让邻居的看星路过牛圈棚了把她叔喊一下回来吃饭,自己便生火烧锅。欢喜往回走,路上遇见面鱼儿,面鱼儿拉住又说他家里事,一说就没完没了。欢喜说:兄弟,我回去吃饭呀,娃们把面条都煮上了,吃完饭你到牛圈棚来,你给我说到黑!面鱼儿说:你咋恁福的!松手让欢喜走了。欢喜走到巷里,看见他家烟囱里冒烟,再黑的烟升过树梢了,就蓝洼洼的,和云一个颜色。但老顺家的狗却卧在路中间对着他叫,他没理。从左边绕开走,狗就移到左边,他再从右边绕开走,狗又移到右边。他说:你这狗,挡路呀,瞎狗!狗说:汪,汪,汪啊汪,汪!他听不懂狗说的啥,又要走,狗就上来咬,他这下生气了,拾了个石头要打狗,狗才跑了。

  欢喜回到家,面条刚煮熟,欢喜说等磨子回来了一块吃,侄媳妇说:磨子不知道啥时才回来,你先吃。欢喜就吃起来。欢喜的饭量大,总是端个盆盆当碗,当下捞了一盆盆,拌了调和,蹴在院门外吃。半香从门口过,说:叔的饭量好哇,能吃这么大一盆盆!欢喜说:再不能吃,那人就求失①(注:①求失:陕西方言:“不行了”。)啦!半香说:哎哟,还是捞面条,日子好么!欢喜说:好着哩,半香,这日子是好着哩!后来磨子也回来了,也捞一碗坐在炕沿上,侄媳妇是最后才端上碗的,说:调和咋样?磨子说:行,辣子出头得很。媳妇说:以后再忙,饭时了就回来。欢喜在院门口还接了话,说:就是,我回来的路上面鱼儿还拉住说他家窝事,我没听,我说天塌下来也不能耽搁吃饭么!磨子说:好,好。吃了半碗,看到媳妇碗里并不是捞面,而是汤面,说:你也给你捞些干的么,麦收了,又不是没有。媳妇说:你和叔吃好就是,外头人出力大,我在屋里,吃捞面糟踏呀?!突然听见有破碎声。媳妇说:啥响的,谁把碗打啦?磨子心里疑猜,端着碗到院门外看,便见他叔倒在地上,面盆盆在脚下碎成三片,忙喊:叔!叔!欢喜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磨子忙喊媳妇,媳妇一看就吓得哭。磨子说:快去叫支书!支书赶来,左邻右舍已围了许多人,掐人中的掐人中,放眉头血的放眉头血。支书说:这病来得猛,快往镇卫生院送人,叫霸槽,叫霸槽!旁边人说:霸槽这几天去洛镇了。支书说:这狗日的,手扶拖拉机在不?旁人说:在的。支书说:让秃子金送人,快送人!磨子媳妇就进屋把炕上的被褥卷了,拿出来铺在地上,让人抬了欢喜到被褥上,一声一声喊:叔,叔,你咋啦,叔!秃子金跑来了,说了句:这阵用得上我了?支书瞪了他一眼,秃子金不再说话,把手扶拖拉机开了来,欢喜就被众人抬上去。欢喜身架子大,车厢里斜着刚刚放下,磨子就又进屋拿了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垫在叔的头下。支书说:就枕这?磨子说:我叔一直枕石头,他说石头凉不害眼,越枕越软。支书说:石头咋能越枕越软?拿个棉枕头去!磨子又进屋取了他们夫妻的双人枕头,枕头上脑油蹭得明晃晃的,他想拍一拍,能拍干净些,自己的肚子也疼起来,一时面色苍白,嘴唇颤抖,浑身软得坐在地上。众人说:磨子也不行啦?!忙又来扶磨子,磨子媳妇也身子靠住了门框,说:我也头晕!眼睛闭了,不敢动弹。众人都吓慌了,张着嘴说:啊!啊!不晓得该怎么办了。支书说:还啊啥的,出怪事了,都往镇上送!众人七手八脚把磨子和磨子媳妇也扶上车厢,又坐上去几个人,手扶拖拉机就突突突地往洛镇开。

  到了镇卫生院,医生一检查,欢喜已经没气了,磨子是一进院人就昏了,经过救治,才慢慢睁开眼。医生说是食物中毒,给磨子夫妻灌肠洗胃,折腾了半天,磨子媳妇没事了,磨子也没事了。卫生院让磨子住院打几天针,磨子不住,在街上买了一张席,又买了只白公鸡,把他叔的尸体运回到了古炉村。

  好好的欢喜,已经把一盆盆捞面吃了,却突然就死了,人命咋这么脆的!医生说是食物中毒,这怎么个中的毒,这毒又是怎么个中的,古炉村人都惊呆了。古炉村可是人经几辈都没听说过这种事。磨子家设了灵堂,开始做棺拱墓,支书没让入殓,给派出所报案。王所长带了三个人很快就来调查。认定这是一桩投毒杀人案,毒药就是灭鼠灵,但必须需要一只狗,让狗来试吃试喝磨子家的瓮里的浆水菜,桶里的水,罐子里的盐,缸里的麦面,米,包谷面,豆面,稻皮予炒面。牛铃说:我叫老顺家的狗去。老顺踢了牛铃一脚,说:让我的狗来,咋不把你家的猪叫来?支书说:那就用鸡试吧,鸡没狗值钱。磨子把自家一只不下蛋的母鸡抱了,让鸡一样一样吃,鸡吃得很快,吃完了就飞到院墙上,咯嗒咯嗒地叫。王所长又让鸡吃剩在锅里的饭,狗尿苔就招呼院墙上的鸡,鸡却不下来。狗尿苔说:你下来!鸡说:咯嗒!狗尿苔说:没事。鸡又说:咯嗒咯嗒?狗尿苔说:没事没事。鸡从院墙上下来,狗尿苔才要去逮,老顺家的狗忽地从院门口冲进来,一下子噙了鸡脖子,像黄鼠狼子一样,把鸡拉走了。狗尿苔撵出院门外,老顺家的狗放下鸡,汪汪汪地叫。狗尿苔就和狗你一句他一声地说话。

  院子里大家都愣住了,麻子黑骂道:狗尿苔你成精做怪,你给狗说什么话?!也跑到院门外,拾了一根劈柴就向那鸡砸过去,鸡在地上扑喇喇了一阵,他逮住了,抱着放在锅台上让吃。鸡吃了一口,竟然站在锅里用爪子刨了刨就叼起了一根面条,像吃蚯蚓一样,脖子一耸一耸吃下去,飞下锅台,在灶下的灰土地上走。院门外,老顺家的狗叫得更凶,而且有了呜呜声。狗尿苔回来,说:狗说不敢叫鸡吃的。麻子黑说:不叫鸡吃了,你吃?!鸡还在灰土地上走,走了一行个字,又走了一行个字。支书说:没事,没事,这剩饭里没毒。鸡却步子歪起来,像喝了酒,人们就给鸡让路,鸡开始翻厨房门槛,翻了一下,没翻过去,再翻,咕噜栽在地上死了。

  可以定下结论,锅里的饭是有毒的,是投毒人没有把老鼠药投到水桶里、面粉里和浆水菜瓮里,而是直接投到了锅里或擀好的面条里。有了结论,了解情况,磨子的媳妇说她从做饭到吃饭,家里没有来过别人,连鸡儿狗儿都没进院子。再勘察地形,厨房门是朝院内开的,有个窗子直接开在案板后的墙上,窗子对着巷道,窗子现在还开着。这就说明投毒人是从窗外投毒到放在案板上的面条上。接下来,派出所的人就要调查谁是投毒人,便留下磨子夫妻俩和支书,别的人全部散去。支书对狗尿苔说:把死鸡扔到尿窖子去。狗尿苔提了鸡一边往院外走,一边大声说:都看清呀,这是被毒死的鸡,谁要是再从尿窖子里捞了去吃,吃死谁谁负责!

  但是,狗尿苔并没有把死鸡扔到尿窖子,他嫌尿窖子太脏,这只为破案而死的鸡应该把它埋葬在一处干净的地方。在去窑场的半路上,长着一丛苜蓿,狗尿苔挖了个坑把鸡埋了,还掬土壅了个小土堆。他说:是毒面毒死了欢喜爷和你,等罪犯抓住了,把他枪毙了,我会割他两疙瘩,一块供在欢喜爷坟上,一块供在你坟上。他说着,一只蜘蛛极快地爬过来,停在了坟头就不动了。狗尿苔感到奇怪,说:蜘蛛,你从哪儿来的就卧在这儿不动?而蜘蛛一声不吭。狗尿苔突然觉得蜘蛛是不是知道了,鸡在告诉他已经听到了他的话?

  埋葬了鸡,狗尿苔几天心里不舒服,想到鸡飞到院墙时,他还在说没事没事,怎么能没事呢,就是让鸡来试毒的,怎么就哄着鸡说没事呢?从此,狗尿苔见了所有的鸡,狗,猪,猫,都不再追赶和恐吓,地上爬的蛇,蚂蚁,蜗牛,蚯蚓,蛙,青虫,空里飞的鸟,蝶,蜻蜓,也不去踩踏和用弹弓射杀。他一闲下来就逗着它们玩,给它们说话,以至于他走到哪儿,哪儿就有许多鸡和狗,地里劳动歇息的时候,他躺在地头,就有蝴蝶和蜻蜓飞来。牛铃很疑惑,问狗尿苔有什么办法能招这些东西,狗尿苔不告诉他。

  派出所在古炉村呆过了七天,没查出个眉目,古炉村人心惶惶,支书更是脸上没光,接二连三地出事,这让他心气挫伤了许多。他对天布说:我镇不住村子了?天布说:这怎么能怪你?支书说:这是阶级敌人在破坏,确实有阶级敌人啊!他和天布把村人一个一个掂量了,没有谁是可以投毒的呀,可也似乎谁都可疑。

  四类分子又集中学习了两天,这两天,到窑神庙去的是守灯和婆。王所长说:古炉村就这两个四类分子?支书说:要说呀,这两个还不是真正的四类分子,守灯他大是地主,蚕婆的丈夫是解放前当伪军去了台湾。王所长说:蚕婆,这种人还叫婆?支书说:她岁数大,村里人一直这么叫。王所长说:岁数大就不是阶级敌人啦?支书说:对,对,以后让村里人叫她蚕,或者叫狗尿苔他婆。王所长说:四类分子定得太少了,就是定得太少才出了这案子!支书说:还有一个人,以前学习也让来过,让他这次也来吧。于是派人把善人也叫了来学习。

  牛圈棚里没了欢喜,临时让迷糊喂牛,牛不好好吃,迷糊就拿鞭子打,棍子打,拿起了什么就拿什么打,牛就叫声不断。王所长给守灯、婆、善人讲政策,又威胁恫吓,三个人却说不是他们干的,分别提供了那天他们在干什么活的人证物证。王所长就不再追究了,出来骂迷糊怎么养的牛,让牛老叫唤,也拿了皮带去牛圈棚抽牛,就把那头花点子牛打得趴在了地上。

  守灯、婆和善人都没有作案的时间,就放了他们回去。又一家一家落实谁买过老鼠药,结果是家家都买过老鼠药,因为收了麦,家里有粮了,老鼠都跑来了,连黄鼠狼也来,八成家的三只鸡娃才出窝了三天,夜里就让黄鼠狼叼走了。案破不了,派出所的人还得轮流着在各家派饭,派到麻子黑家,麻子黑问:案子还没进展?王所长说:没进展。麻子黑说:会不会是外村人?王所长说:我是外村来的,是我呀?!麻子黑就在村里说:饭桶么,这么个案子都破不了!

  案子破不了,欢喜就得下葬,因为尸体在第二天就变黑,又放了那么多日,身子下边汪了血,味道很重,就匆匆埋了。村里红白事支书定下规矩必须全村人都来,主家做饭吃,人人都帮忙,可欢喜是这么个死法,这规矩就弃啦,下葬那天,磨子没有给村人做饭吃。入殓前,当然是婆要给欢喜洗脸穿寿衣,用棉花蘸些水擦嘴角的血,刚一擦,一片皮就掉了,再不敢多擦,只用湿棉花在额上、腮帮子上点了几下。寿衣是三单三棉,头一件单褂子就穿不上,欢喜的肚子胀得像用气管子充了气,折腾了半天单褂子还是系不上扣门,另外两件单的三件棉的就无法再穿,盖在了身上。往棺材里放呀,不敢抬着放,一动就流一种是血不是血是脓不是脓的黑水,把所穿的盖的寿衣都渗透了。婆说:欢喜,你咋这可怜啊!着人用白布包了,抬着白布四个角放进去。但棺材又装不下,婆拿着麻纸包的草木灰垫身子,把这个胳膊压下去,那个胳膊又出来,那个胳膊是硬的,打着弯,像个烧火棍,吓得田芽、戴花不敢看。长宽在旁边埋怨磨子,说:人一咽气就要把身子放平整,你也不管,现在成这样!磨子说:我不疼么,我不疼么!就扑过去放声哭。婆说:不敢把眼泪滴到你叔身上,滴到身上他在阴间迷路哩。给你叔揉胳膊,揉胳膊。她自己却嘴里叽叽咕咕说:欢喜,欢喜,把胳膊放下去。你是冤枉的,派出所正破案哩,案能破哩。这话一说,磨子也说:叔,叔,你要有灵,你也向凶手索命么,你让他魂不守舍的暴露么,叔!欢喜的胳膊竟然慢慢软下来,勉强塞进棺了。盖上棺盖,再钉了长钉,又用绳子绑了抬杆,磨子夫妻上香烧纸,趴在棺前哭,天布指挥了几个壮劳力,一声吼:起!抬着棺材小跑着往坟地去了。

  埋欢喜的那天,霸槽从洛镇回来。霸槽还在洛镇就听说欢喜被人害死了,欢喜在去年为挖石碑的事和他吵闹过,原本不想回来,可觉得古炉村竟然有人毒死欢喜,又想回来看看究竟,就回来了。抬棺时,需要有力气的,有人说看见霸槽回来了,让霸槽也来抬,狗尿苔就去小木屋叫霸槽。狗尿苔一出门,又是一群狗和猫跟着他,到了小木屋,屋里坐着一个生人,却没见霸槽。那人一见狗尿苔,说:是你呀!狗尿苔说:你是谁?那人说:不认识啦,抢我军帽的那天,你就在现场。狗尿苔再看,果然就是那天被抢了军帽的学生,慌忙往外跑,而狗和猫却扑在门口,堵住了那人,咬声一堆。

  跑上公路,碰着了霸槽,霸槽从塔后竹丛里拉屎过来,还提着裤子。狗尿苔说:甭进去,那个学生寻咱的事来了!霸槽却笑着说:是那个学生。我在洛镇碰着了他,特意带回来的。狗尿苔说:他没认出你?霸槽说:不打不成交的,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就拉了狗尿苔进了小屋,那人说:你没想到吧,是你告诉我这里是古炉村,我说我记住了,我会再来的。这不就来了!那人伸出手来,狗尿苔才发现是六个指头。那人说:我叫黄生生。狗尿苔说:哦,六指指。黄生生没恼,却说:六个指头更能指点江山啊!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黄生生的手像钳子一样握得狗尿苔疼。

  黄六指,哦,是黄生生,还足那么瘦么,头上又戴着了一顶军帽,胸口上又别了毛主席像章,不是两枚,是三枚。黄生生摘下一枚送给了狗尿苔,狗尿苔顿时觉得黄生生人挺好的么,就热火起来。狗尿苔问着这样,又问了那样,直等到远处的村里起了一片哭声,才记起他是来叫霸槽去抬棺的。忙给霸槽说了,霸槽却说他不去了,也不让狗尿苔去,还叫狗尿苔拿桶去河里提水,再抱了柴禾烧锅做饭。狗尿苔提桶到了河滩,扭头看见抬棺的人已从巷道走到了中山坡根,而这时候,一头牛突然在村边的塄畔上跑,接着是第二头,第三头,迷糊在大声叫喊着,叭叭地抽着鞭子,又有一群牛跑出来,全站在塄畔上伸长脖子叫,叫声又长又亮。狗尿苔丢了桶,就跪了下来,朝着中山碲了一个响头。

  夏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