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忙活了几天,人累得脱了几层皮,地里的麦子大部分都割倒了,成捆的麦桩子运回来垒在打麦场边,就又一拨一拨摊晒着,牛套了碌碡来碾。碾过一遍,起了麦草,用木档把麦粒壅到一块,再摊开碾二遍三遍,又是起了麦草把麦粒壅了,麦粒堆得像个大墓,妇女们都回家做饭,男人们留下来等有了风扬场。

  等了一个时辰,没有来风,男人们也回家吃饭,吃过饭返到打麦场,还是没有来风。狗尿苔在麦地里割麦时,他和牛铃是负责把割倒的麦用绳子捆成桩子供大人们往回背,然后他俩再在麦茬地里捡拾一遍遗落的麦穗。在打麦场上了,他又是和牛铃去牛圈棚拉牛,把牛拉来再套上碌碡。老顺和磨子吆牛碾场,牛常要拉屎,狗尿苔就拿个竹笊篱,牛铃端个葫芦瓢,立在场边。每每牛的尾巴一乍,老顺或磨子喊:接尿!牛铃就过去接了。再喊:接屎!狗尿苔把竹笊篱接在牛屁股下,牛在走着,他也在走着,有时接上了,有时牛屎拉在麦草上,他只好用手(扌歪)着牛屎然后扔到场外。人们并不觉得这有啥不好,说:牛屎有啥脏的?狗尿苔当然也不觉得脏,用麦草擦擦手,说:谁现在给我个蒸馍,我不擦手都拿着吃。老顺说:你想了个美!现在,等不来风,大家都在场边的树下了,或坐或卧,斜三歪四,说这话,说那话,这这那那的话全说了。大人们说话,牛铃插了几句嘴,他话插不到而又爱插嘴,结果和跟后吵起来,挨了跟后一巴掌。狗尿苔学乖着,只听不说,听着又觉得没意思,趴在那儿看场边的那还没有解绳的麦捆桩子。麦捆桩子有三个一簇的,两个一簇的,也有单独立栽在那里的,狗尿苔原先以为猪狗鸡猫在一搭了说话,鸟在树上说话,树和树也说话,但他还不知道麦捆桩竟然也在说话。它们说的什么,声音沙沙沙地,他听不明白,却从它们的神气上能看出那个单独立栽的麦捆桩子在骂两个一簇的其中一个,好像那其中的一个本是和它在一起的,现在却和别人在一簇了。它拿了麻雀去掷打,掷打过去一只,又掷打过去一只,三个一簇的麦捆桩子就笑得倒下去。狗尿苔还要看这一场纠纷,有人就喊:狗尿苔,火呢,那火呢?!狗尿苔当然是带着火绳的,但因为在打麦场,一直没有点燃,这阵应声点了,跑去给这个对火给那个对火。一会又有人喊着:狗尿苔,水呢,那水呢?!狗尿苔又拿了桶去泉里提水。古炉村泉水好,冬夏都可以生喝,把水提来了,却仍有人说:谁说要喝竹叶茶的?谁说的,咹?!狗尿苔觉得火呀水呀离不得他,这个时候也正是他给大家卖好的事,就不累,也耐得烦,明知他们还想让他去采些竹叶子放在水桶里故意在激他,他说:要喝就喝竹叶茶,我给摘竹叶去!牛铃很不高兴,低声说:你这积极的,晾我!狗尿苔是故意要晾牛铃的,便一路小跑去了长宽家屋后,那里有一片竹子。

  但是,天布却着急,让迷糊去扬几木锨,试着麦糠能不能扬净。迷糊去扬,麦粒和麦糠一起扬上去,又一块落下来,还是扬不成。太阳把树影子转了个位,树影下的人也挪了挪地方。冯有粮说:树梢子不动么,得乞风呀!大家说:是得乞风!往年天旱没雨,或者没风扬不成麦的时候,会乞风的是长宽他大,长宽他大一死,好像满盆曾经跟长宽他大学过,但满盆今年病了。天布就让马勺和行运去背满盆。

  把满盆背来,满盆觉得大忙天他却躺在炕上,有些不好意思,就使劲拍他的腿,说这腿不是他的腿了,他觉得他就没有腿。但他看了打麦场却又忍不住指责麦捆桩子不能垒在东边场头,那里地势低,下雨了咋办?那碾场的碌碡怎么只有两架呢?扬不成麦可以先把碾过的麦草堆集子么,怎么就硬坐着等风呢?天布说:你说的对着的,但现在急着要风,你给咱乞风。满盆说长宽他大教过他乞雨,没教过他乞风呀。天布说:能乞雨肯定也能乞风。满盆说那我试试,但得找一个三代单传的圣童呀。人们扳了指头数,古炉村姓夜的没有一家一代里单传的,而姓朱的户数多,有单传的却也没三代单传的,即便一代两代的,不是这户人家已死绝了,就是已经结了婚或年纪又太小。田芽说:狗尿苔是圣童,叫狗尿苔去!麻子黑说:狗尿苔算三代单传?秃子金说:你知道狗尿苔的大是谁,爷是谁?说不定真三世单传的。麻子黑说:那也说不定不是三世单传。秃子金说:你就认死理!哄哄天么。长宽说:天敢哄?!

  狗尿苔就这样做了圣童。满盆让狗尿苔站到场地中央了,说:圣童!狗尿苔没吭声。满盆说:我叫你圣童你要应声的。狗尿苔说:我是狗尿苔。满盆说:你现在就是圣童!场边的麻子黑说:他当不了圣童么,出身不好能当圣童?!田芽说:你见过天下雨有没有把四类分子家的自留地空过?场中央,狗尿苔说:哦,我是圣童!那你重叫。满盆重新叫:圣童!狗尿苔大声应道:哎!其实,狗尿苔知道乞风的孩子扮的就是圣童,他是故意要让打麦场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现在是圣童。他抬头往场边看,寻找牛铃,而牛铃在掀开怀捉虱,牛铃今日倒霉,心生嫉妒,偏没有朝这边看。天上有红云,一疙瘩一疙瘩的,又都从里向外一层层绽,像是开了玫瑰花。树上有好多鸟,它们并不是来吃麦粒的,只是要唱歌。还有狗,有老顺家的狗,有灶火家的狗,有行运家的狗,狗都在笑,笑的时候尾巴在摇。还有一只瓢虫,极快地扇着翅膀飞来,像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星星划了过来。晚上天上划流星,流星肯定也是有翅膀,扇动得太快,那翅膀就看不见了。满盆说:头不要胡拧,看棒槌!场中央的那里扫净了,立着个棒槌,在棒槌上撒上了盐,在顶部又放着一个瓷碗,碗里燃上三炷香。满盆被人扶着来点了香,狗尿苔就趴在地上要看棒槌上的盐是不是溶化?瓢虫一直还停在袖口上。狗尿苔看着盐,盐没有溶化,太阳却晒得头皮疼。疼他能忍住,但疼过了却痒,像是麦糠钻在衣服里,像脖子里放上了痒痒树的皮,他受不了痒,一只手就要去搔头。满盆说:不要动!狗尿苔不动了。满盆就坐下来开始叽叽咕咕念叨。满盆脸发白,在太阳下白得如同糊了纸,汗很快从额颅上流下来,流到了鼻子,又流到下巴,在下巴上结了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狗尿苔听不清满盆在念叨什么,而这时觉得头皮不疼也不痒了,绷得很紧,像用泥巴抹了一层。膝盖却烙得难过。不能动,不能动。膝盖上没有裤子了,没有肉了,膝盖就是骨头,跪在铁板上,跪在钉子上。盐慢慢在溶化,狗尿苔的汗就流到眼里,眼睛看着铁栓棒槌也模糊了。终于他说:盐消了!满盆停止了念叨,也看了看棒槌,说:盐消了!打麦场上的人都叫起来,所有的狗也在叫,树上的鸟哗地离开了树像一块闪动的被单落过来,田芽在喊:鸟吃麦呀,快吆!人们拿了扫帚权耙木锨朝空中赶,鸟群并没有落下来,被单一闪,却又飘走了。满盆说:圣童起_来。但狗尿苔已经站不起来,是长宽过来把狗尿苔抱了放到树荫下,狗尿苔还是那个趴着的姿势,像个蛤蟆。

  到了半下午,果然天上起云,云把太阳遮了,屹岬岭上生了雾。屹岬岭上生白雾,不是风就是雨,风是来了,风来了会不会雨也乘风而来?谢天谢地啊,雨终究没有下,风也不是大风,悠悠吹,正好扬麦。男人们排成一行,木锨把麦粒扬得特别高,要扬到天上去,人好像在说:把麦贡天,把麦贡天!麦粒从半空又落下来,雨一样的,好像天在说:麦留给人,麦留给人!麦糠斜着飘,麦粒垂直落,麦粒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人们都是浑身汗水,麦糠沾上去像有嘴,咬得脸红脖子红,妇女们用帕帕捂严了头,男人们却在脱,脱光了上衣。迷糊的筋条一根一根凸着,肚皮子很薄,能看到里边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半香说:你把饭吃到哪儿去了?迷糊说:就是没啥吃才瘦成这样的么。半香说:都是生产队一杆秤分粮哩,谁比你多分了?你看看老顺,比你岁数大,也不至于是副排骨!迷糊说:老顺吃来回哩,我吃谁?半香说:你想吃谁哩?大家就哈哈地笑,说:吃他自己的手哩!迷糊反不上话来,去桶里喝水,霸槽却在那里用瓢喝,一口一口在喝,迷糊说:霸槽,你又不是秃子金,这热的了也捂个帽子?霸槽冷冷地说:我有么,我不捂?!迷糊斜扳了桶去喝,声大得像牛饮,还噎住了。

  一直到了天黑多时,麦子总算扬净了,人人已饿得前腔贴了后腔。但明日干什么,是先收割后塬上那十八亩地里的麦,还是再把前河滩地里割倒的麦背回来碾打,而且,前河滩地里麦谁去看守,打麦场上的扬出来的麦粒谁又看守,那扬出的麦糠是先堆在场边还是运到牛圈棚去存起来给牛做饲料,这些活都得安排。天布说他和磨子商量商量,而让迷糊、跟后晚上就睡在打麦场上,现在先回去做了饭吃,吃了饭来了大家再收工。牛铃过来摇着狗尿苔说:你膝盖还疼不,你以为当圣童赢人呀,让我去跪那儿我还不去哩。狗尿苔说:不敢摇,一摇我眼前都是火星子!又说:你晚上敢不敢去前河滩地看守麦去,你要去,咱俩给天布说说。牛铃说:前河滩地有鬼哩,田芽大白天头往沙里钻哩,晚上才害怕。狗尿苔就去把善人拉到一边,悄声说话。

  狗尿苔说:我想问你个话哩?善人说:啥话?狗尿苔说:你说这世上有鬼吗?善人说:有呀。狗尿苔说:鬼在哪儿?善人说:你想看鬼呀,想看鬼,几时我让你看。狗尿苔说:还真有鬼,那咋看哩?善人说:半夜里你坐在十字路口,用白纸包住脚,头上顶一张白纸,纸上放一块草皮,草皮上点一炷香,一会儿鬼就来了。

  狗尿苔原以为善人在吓他,没想善人认认真真给他说,狗尿苔就害怕了,才要过来对牛铃说不要请求晚上去前河滩地看守割掉的麦子,牛铃却在远处和麻子黑吵了起来。牛铃在麻子黑穿衣服时看见了那枚像章,突然一把抓了就走,被麻子黑拉住又夺了过去,牛铃就说那像章是我的,骂十个麻子九个怪,一个不死都是害,麻子黑扇了一个巴掌,说:你再骂,看我把你舌头抽出来!众人就拉开了牛铃,麻子黑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给铁栓说:铁栓,晚上咱去前河滩看守麦去,你给咱弄一瓶酒!

  狗尿苔没有过来安慰牛铃,甚至有些幸灾乐祸。他去场边树下取了那节火绳装在怀里,又去收拾水桶,就在刚把桶里剩水倒出来,乜眼看牛铃时,却无意间发现提前要回去做饭吃的迷糊并没有从场边拿了他的木锨离开,而是从麦粒堆上走过来,在麦粒堆上还踩了一下,麦粒就埋没了鞋,然后晃着身子走出打麦场。狗尿苔知道这是迷糊在偷生产队的麦子,那么大的鞋,回去能倒出半斤麦粒吧。

  哎。哎。狗尿苔叫了两下,当大家都看着他时,他又不叫了,灶火问:哎啥哩?狗尿苔说:一个萤火虫!是有一只萤火虫,而且很快有了无数个萤火虫,这些虫子飞着却带着一盏灯自己给自己照路。狗尿苔在心里骂着迷糊,猛一挥手,萤火虫就掉在地上,连续捉了三只,去场边的六升家厕所墙上爬着的南瓜蔓上摘了一朵南瓜花,把三只萤火虫装进去,做成了灯笼,花灯笼就发着粉红红的亮。六升家的房子挡住了升上来的月亮,打麦场中间的木杆上挂着了才点起的汽灯,光也耀不过来,厕所那里黑乎乎的。狗尿苔就提着花灯笼,他觉得打麦场的人看不见他,肯定能看见花灯笼,他们要疑惑空中怎么无牵无挂地有了一个大的光团,但他们哪里就晓得这是他提着花灯笼!

  遗憾的是谁也没朝六升家厕所这边看。

  场上的人开始把碾出的麦草在那里堆麦草集子,堆起了两个,都累得张着嘴,可怜得像河里捞出的鱼。狗尿苔又回到了场上,却发现几乎所有歇下的,并不是坐在场边的碌碡上,他们从麦草集子那儿过来坐在了麦粒堆上,或者在麦粒堆上躺下伸懒腰。三婶坐下后在腰里抓痒痒,顺手将一把麦粒放在了裤腰里。上了年纪的妇女都是扎了裤管的,在裤腰里塞进什么都不会漏下来。连三婶都是这样,狗尿苔惊讶着,也估摸所有人恐怕多多少少都在偷拿生产队麦粒,他庆幸着自己在迷糊走时没有揭发。

  人们在等着迷糊和跟后吃完饭来,就骂狗日的在家吃啥山珍海味哩到现在还不来!婆是一个下午都猫了腰在扫扬下来的麦糠,歇下了就腰疼得厉害,她让狗尿苔给她捶背,狗尿苔悄悄说:婆,他们都偷麦哩。婆拧了他的嘴。狗尿苔又说:真的偷哩!婆把他的嘴用手堵严了。

  狗尿苔没有再说,但心里总是不甘:他们为什么就都偷生产队的麦粒,平日人模狗样的大人竟然还是贼呀!怎样才能使他们暴露偷麦粒的事,又不让他们知道是他狗尿苔干的,狗尿苔的小算盘在脑子里拨拉着,却拨拉不出个名堂。

  迷糊和跟后终于来了,大家就骂:跟后你是不是和你媳妇又干事了,这么长时间?跟后说:我老婆把脚崴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大家说:干那事又不用脚,听这话,狗日的真是干了。跟后说:干了就干了,干了能解乏么。大家就扑过去打跟后,跟后跑开了,又骂迷糊:人家有老婆哩,你也耽搁恁长时间?迷糊说:我吃了饭得上厕所呀!又遭一顿骂:你一吃就屙呀?你屙井绳哩?!一阵子说笑作践,人们的精气神儿又恢复了,都往回走。狗尿苔和婆最后离开打麦场,看着黑黑的巷道里,前边的人都小心地迈着步子,但又都嘻嘻哈哈着,狗尿苔气又来了,突然变了个声调,大喊一声:狼来啦!前边的人猛地听见说狼来了,全撒脚就跑,踢哩咣啷乱响,有人就绊倒了,有人在叫:鞋,鞋,我的鞋!慌忙在地上摸,摸着了或摸不着又跑。婆在那时也受了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却在喊:平安!平安!狗尿苔应着:哎!哎!忙过去把婆往起扶,悄声说:没有狼,是我喊的。婆在黑暗里捂住了狗尿苔的嘴,恨着说:你,你,嗯你!狗尿苔被捂得出不来气,心里却在笑:偷么,偷么,咋不偷么?!想着明日一早支书或者天布他们看见巷道里撤了这些麦粒,要调查这是怎么回事那就有戏看了。

  但是,第二天早上,支书和天布并没有发现这条巷道里撒下来的麦粒,他们压根儿没走这条巷道,而村里也没有任何议论。狗尿苔来到巷口,只看见几十只鸡在那里啄食,它们兴高采烈,一边啄一边交谈。狗尿苔还是笑笑,觉得脖子上痒,手一拍,嗡地一下,飞起一只蚊子。这么早就有蚊子啦?看手时,手心一摊血。原来叮他脖子的是两只蚊子,一只让他拍死了。那飞开的蚊子站在墙壁上,说:那是你的血你拍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