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狗尿苔终于能和霸槽去一趟洛镇了,他感激着霸槽,更感激着田芽。

  田芽婚后没有生娃,这和戴花一样,但戴花人长得漂亮,被认为是南瓜蔓上的花,开得越艳的越是谎花,而田芽腿长屁股小,村人说这就不是能生娃的身形。都不生娃,戴花没婆婆,戴花活得还自在,田芽的婆婆一天到黑嘟囔着要抱孙子,田芽就在家里没地位,再勤苦再孝顺仍落不下好。婆婆打腊月起,嘟囔得更厉害,人也一天天消瘦,先以为是茶饭不好,可后来顿顿饭做得稠,也能吃三四碗,仍是瘦,瘦得失了形。生产队安排往地里担粪壅红薯窝子,她已经担不动了粪担,就拿锄头扒拉着给大家装筐,还是站不久,便跪在那里,扒拉扒拉着竟晕倒了。婆当下给她掐人中,喂汤水,说这是病了,这种病古炉村得的人少,以前行运他爷得过,要喝水葱汤才能好。水葱其实不是葱,长得像葱,是水边的一种野草。婆还给田芽交待了水葱汤的做法:每天早晨,把一根水葱剪成二指长的节节在锅里煮,煮一个时辰,打进去两个荷包鸡蛋,等荷包蛋熟了,捞去葱节,把汤和荷包蛋一块吃喝,要连着吃喝两个月。婆婆说:这还是富贵病呀?!田芽说:你就是富贵人儿。婆婆说:富贵他妈个×,都快成绝死鬼呀还富贵?田芽还笑笑的,一听这话,脸刷地也黑了。婆就赶紧说:你胡说啥呢,让田芽给你挖水葱去!推着田芽,低声说:你别说话,她这一病你才要孝顺哩。田芽呼哧呼哧了半会,气顺畅了,出门去挖水葱。

  路上碰着看星和迷糊,看星说:你婆婆病好些了没?田芽说:我这去挖水葱呀。看星说:吃啥药都不顶用,你一生娃她就没病了!田芽烦着别人提她生娃的事,说:生谁呀,生迷糊呀?!迷糊说:你说你给我生个小迷糊?田芽说:我怕生出来是四个腿哩!拧着屁股就走了。迷糊想了一会,四个腿的那不是牲畜吗,田芽在骂他,就回了一句:你想给我生我还不要哩,石女日不成!田芽生了一肚子气,在河滩里寻水葱,一边寻一边骂,拿脚踢河滩的石头,把一个脚指头都踢出了血。河滩里的水葱都小,她挖了几棵又都扔了,钻进芦苇园去寻,终于寻到一片水葱,就挖了十几棵,想着拿回去就栽到院里,从芦苇园出来在河滩歇息,还骂着看星和迷糊。

  那时正是中午,太阳红红的,河滩上下没有人,芦苇园里鸟在叫,叫着很怪的声。面鱼儿去了河对岸的山根下挖老鸦蒜,那野蒜疙瘩可以在水里泡三天去除麻味能煮锅,他返回时刚过着河,远远看着河滩上坐着一个人,也没在意,等从河里出来,却见那人倒在河滩,把头往沙堆里钻,忙喊:哎,哎!那人还是头往沙堆里钻,就像是有什么力量扼着头往沙堆里戳。走近去,才认清是田芽,鼻子耳朵嘴里都是沙,人昏迷着。面鱼儿扇了田芽几个耳光,田芽醒了,问她咋啦,田芽说她也不知道。

  连着了几天,田芽像患了一场大病,人蔫得脖子撑不住了头,村人都说这是遇着鬼了。田芽也到窑场找善人说病,说病的时候,狗尿苔正好也在窑场,他一看田芽的模样,肯定是去不了洛镇卖瓷货,便跑下山找霸槽,霸槽也就带了狗尿苔来见支书。

  支书牙床发炎,半个脸都肿了,疼得在屋里转圈圈,当霸槽把田芽中邪的事说了,支书倒训斥说人吃五谷生百疼,田芽病了就病了,怎么是中邪?古炉村有什么邪?我上火牙疼也是中邪了?!一听支书上火牙疼,狗尿苔就到院门外的核桃树上摘了几片叶子,在手里拍拍,让支书夹在裤腰里,又要去长宽家找几颗花椒籽,说花椒籽塞在牙缝里能止疼的。狗尿苔一走,支书说:这碎(骨泉)腿儿倒勤。啥事?霸槽就说了田芽一病,去不了洛镇,他想让狗尿苔跟着一块去。支书沉吟了一会,说:狗尿苔能成?霸槽说:他个头是小,但力气还大,尤其心细,记性好,钱让他管着,别人也想不到他能管钱,倒没人偷的。支书说:我是说他的出身。霸槽说:要破坏也不是他能搞得破坏的。支书也就同意了,但支书却给霸槽说:霸槽,你去镇上次数多,近日镇上没有啥事吧?霸槽说:有啥事?支书说:张书记托人捎了口信……却不说了,嘴里喃喃着: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弄得霸槽莫明其妙了半天。

  狗尿苔把花椒籽拿来,得知支书已经同意让他也去卖瓷货,蹦踺了两下,说:爷,支书爷,我给你磕头!支书说:我不兴这个,让你去,你老老实实干,要有个差错,我立马就撤了,还给你开会!狗尿苔头点得像捣米鸡,还要把花椒籽给支书的牙缝里塞,支书说自己来,他还要塞,支书说:你咋是个热沾皮,给我!狗尿苔就把花椒籽给了支书。

  当天下午,狗尿苔就帮着霸槽装车,装了二百多个碗,还装了六个缸,把手扶拖拉机开到了霸槽的小木屋门口,霸槽叮咛狗尿苔明日一起来就去洛镇。狗尿苔说:今黑来把货停在这儿安全不?霸槽说:没事。狗尿苔说:有事了你负责?霸槽说:你倒管起我了?!但还是把瓷货又卸下来放到了屋里。狗尿苔能去洛镇卖瓷货,而且他说的话霸槽反正是采纳了,就非常兴奋,急于想把这消息告诉给牛铃,往回走时,半路上遇见了杏开,禁不住颤和和地叫杏开。

  杏开从自留地里拔了些菠菜,菠菜根很红,叶子翠绿翠绿的,她站住了,说:要说话,把舌头在嘴里放好!

  狗尿苔说:你家有没有粮票,借给我四两粮票?

  杏开说:要粮票干啥?

  狗尿苔说:我到洛镇卖瓷货呀,中午得在镇上下馆子么!

  杏开说:让你卖瓷货?

  狗尿苔说:就是!

  杏开说:去镇上还下馆子?能拿些黑馍就够你的啦。又问:还有谁?

  狗尿苔说:还能有谁,霸槽么。

  杏开说:让他卖瓷货,并不是天天去卖,他倒开着拖拉机整天也不沾屋。

  三婶站在巷口往这儿望,说:杏开,人家娃来了,你咋磨磨蹭蹭不回去?杏开说:他要来就来么。三婶说:你这死女子,再不敢和大人致气了,听婶话,快回去。杏开说:我还要和狗尿苔说几句话的。三婶说:和他有什么话?!杏开说:这事你不管。三婶叹了一口气,给狗尿苔使眼色让走,狗尿苔偏偏装糊涂,就不走。三婶说:碎髁没眼色!

  狗尿苔就问杏开:谁来了?

  杏开说:你给霸槽说,我大给我托媒寻了个男的,下河湾的。

  狗尿苔说:你找对象啦,啥样子?

  杏开却转身走了。

  狗尿苔没有把话传给霸槽,他觉得杏开和霸槽既然闹崩了,刀割水洗了,这事还给霸槽传什么话,没事我事,贱呀?这个晚上,他一夜都没睡稳,鸡叫三遍了,心想快眯一会觉了就走,没想这一眯就睡沉了,起来见太阳都照着窗子,便给婆发脾气,嫌不早早叫醒他。婆给他烧了米汤,他不吃,拿了几块红薯面黑馍装在布袋里往公路上跑,跑出院门了,又反身取根火绳挂在脖子上。婆说:去镇上还带火绳?狗尿苔说:你不懂。到了小木屋门口,霸槽已经把那些瓮装在了手扶拖拉机上,狗尿苔赶紧去搬那些碗,猫就站在炕角叫,狗尿苔看着猫,猫洗了一下脸,哦,猫都洗脸哩,他还没洗脸就去洛镇呀?取下挂在墙上的手巾,手巾是湿的,把脸擦了,猫却在说:要,要!狗尿苔说:你也要去?猫说:啊呜!狗尿苔就朝门外喊:把猫也带上吧!门外却是一声:喂,你过来,你过来!狗尿苔端了一磊碗出去,门外的霸槽却是对公路上的一个小伙说话。

  狗尿苔不认识这小伙。小伙的脸长,牙也长,在那里转悠,弯腰要折路边的迎春花,听到叫声回过头来。霸槽说:喂,你是下河湾的?小伙说:你认识我?霸槽说:来和杏开认对象的?小伙说:你是谁?霸槽说:认什么对象哩,我告诉你,杏开已经和我睡过了!

  狗尿苔立即愤怒了,他明白三婶所说那个娃就是这小伙了,可霸槽怎么就知道呢,是杏开昨晚上来告诉他的,还是听别人说的?无论如何,他不能看着霸槽这样糟践杏开!狗尿苔把一磊碗放下,胸脯鼓鼓地往霸槽和那小伙跟前走,他估计着那小伙绝不会轻饶霸槽的信口胡说,一定会打起来,哼,他们打起来了他也会加入进去,他要用头去顶霸槽,即便霸槽打他,打他个血头羊,他还是要往前顶的。但是,那小伙瓷了一下,站着不动,还在问:你是谁,你是谁?霸槽说:我叫夜霸槽,夜可以不叫爷,叫黑,黑霸槽,你记住!小伙说:你胡说,你胡说!扭头走开。霸槽还在说:她屁股上有个红胎记……。狗尿苔把黑馍布袋砸过去,砸在了霸槽的肩上。

  霸槽竟然把黑馍布袋接了,看着狗尿苔,说:行呀,狗尿苔,你也就得这个狠劲!狗尿苔又一下子扑过去,他的头像一个础子,咚,顶在霸槽的腰里,霸槽跌坐在地上。他转身向村子走去,他是在走,不是跑,他不怕霸槽撵上来打他,走得怒气冲冲,他是光头,如果留头发,头发一根根都立起来了。

  霸槽坐在地上没有起来,把黑馍布袋打开了,说:嘿,馍黑是黑,蒸得虚么!拿了一块吃起来,朝狗尿苔说:你不去洛镇啦?

  狗尿苔又停下来,想了想,返回来,他不能不去洛镇。他进小木屋又搬那些碗,一磊一磊全搬出来,说:我为啥不去?是支书派我去洛镇的,为啥不去?!霸槽从地上站起来了,从布袋里又拿出一块黑馍要吃,却又放进了布袋,把布袋要给狗尿苔,狗尿苔没有理,霸槽把布袋挂在后车厢上了,嘿嘿地笑。笑吧,笑也不理,狗尿苔坐上了车厢,他没有说:开车吧!也没有看霸槽,眼睛却盯得大大的。霸槽又笑了一声,手扶拖拉机开动了。

  手扶拖拉机开出了屹岬岭下的桥上,古炉村看不见了,霸槽说:狗尿苔,你还气着哩?狗尿苔仍是不理。霸槽说:碎(骨泉)气还大么!狗尿苔说:你糟践杏开,我就是气大!你和杏开不好了,你还不让她谈对象?!霸槽说:她不愿意谈。狗尿苔说:你胡说!她给你说了?霸槽说:这不是你碎(骨泉)该知道的!狗尿苔却仍在说:她夜里寻你啦?狗尿苔追问着霸槽,霸槽却不吭声了。狗尿苔说:你为啥不吭声?霸槽说:我刚才给你说话,你也不吭声么!狗尿苔就去扳霸槽的胳膊,手扶拖拉机也就在桥上拐来拐去,霸槽说:不动,你让翻车呀?!狗尿苔偏还扳,霸槽说:我们还打了一架。她给我说她大给她找了个对象,我说那好么,她就骂我好你妈个×的白眼狼,你还笑哩!她骂我,我就扇了她个耳光,她还了我一脚。狗尿苔不扳霸槽的胳膊了,老老实实坐在了车厢里,他想不明白杏开为什么还去找霸槽,霸槽说了那句话为什么她又骂霸槽?是不是自己年纪小吃不透他们这种事吗?他闷了半会,说:你是个白眼狼!霸槽回过头来,说:我真的是白眼狼?狗尿苔说:白眼狼!白眼狼!霸槽嘿嘿嘿笑了,笑声断断续续,就像是手扶拖拉机一颠一簸地把笑声从肚子里全弹了出来。

  到了洛镇,啊洛镇比古炉村大么,有七个古炉村大,不呀,简直有十个二十个古炉村大!镇街上的人像过蚂蚁,手扶拖拉机就不停鸣喇叭,还差点碰着一个提着笼子人的屁股,那人骂:你狗日的要把我轧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狗尿苔要跳下车给人家赔个不是,霸槽说:坐好!轧死他了看他怎么收拾咱?!到了镇供销社,把碗和瓮卸下交给了人家,收来的钱就和红薯面黑馍装在一个布袋,狗尿苔紧紧地抱在怀里。霸槽说:你吃饭呀不?狗尿苔说:这里没水么,等到有水的地方,吃馍就不噎人。霸槽说:要吃咱就下馆子去,要什么水?狗尿苔说:真的下馆子?你别惦记着布袋里的钱,这可是村里钱。霸槽说:我吃饭还掏钱?!

  手扶拖拉机停在一家饭馆门口,霸槽跳下来,拢了拢头发,又扶了扶墨镜腿儿,端直进了饭馆门。坐在桌前了,一个服务员走过来,他说:哎,女子,你们这儿有没有一尺长的鲤鱼?服务员说:没有。他又说:有没有五斤重烧好的鸡?服务员说:也没有。他说:咋啥都没有?!那有没有大老碗?服务员说:大老碗有。他说:那就盛两碗高级面汤来!服务员愣住了,说:我们这儿只卖面条,不……他说:不啥呀,快去!服务员再没说什么,竟端来两碗热面汤来。霸槽就从狗尿苔的布袋里取出一块馍,掰开泡在里边。狗尿苔没动,他说:咋不泡,泡呀!服务员还迷迷怔怔,嘴里说:高级面汤?看着他们把碗里的面汤泡馍吃了个精光。

  出了饭馆,霸槽开了手扶拖拉机要让狗尿苔去镇子的各处看看,狗尿苔还想着在饭馆的事,说:喝了一碗汤还势恁大的!霸槽说:喝汤咋啦,喝汤就顺墙根溜呀?跟着我,就向我学点!狗尿苔第一回看到了霸槽在外的势派,这势派比在古炉村还抡得圆,但他说:我学不来。霸槽说:咋学不来?狗尿苔说:我出身不好。霸槽说:毬!

  在那条新街的后边是条老街,街北街南都是旧房,虽然能看出是一家一户,但这一家的东山墙又是另一家的西山墙,相互替用和依靠着,而或许是其中的一家房子在什么时候朝东斜了,以致所有的房子都朝东倾斜,直到最顶端戏楼那儿,戏楼没有倾斜。狗尿苔想:如果把戏楼一拆,整条街的北面房子就倒了。房子面街的墙都是木板,是那种将木板插在上下两道木槽里的,早上一页一页的板可以卸下,晚上再一页一页装上,狗尿苔就觉得这木板门面好看,古炉村也是街巷,却没有一家这样的。霸槽说,木板门面房当店铺用的,咱那儿开店铺鬼去呀?狗尿苔觉得也是。再往前走,店铺里都是人出出进进,有男的有女的,男的许多都是穿了四个兜儿的制服,女的几乎全不是大辫子,头发剪到肩下,披着,一走就忽儿忽儿地飘。霸槽说:镇上的女的好看吧?狗尿苔说:没杏开好看!霸槽说:古炉村的凤凰飞到镇上就成麻雀了。狗尿苔说:那你还黏糊杏开干啥?!又不理霸槽了。

  手扶拖拉机又转到一条街上,街西头就过来了好大一群人,都是学生模样,举着红旗,打着标语,高呼着口号。狗尿苔从来没见过这阵势,说:谁家结婚哩?不像是结婚。是耍社火?霸槽看了看,说:镇中学的,开体育运动会吧。狗尿苔就啊呀啊呀叫,霸槽说:你喊啥哩?狗尿苔说:这热闹啊!霸槽说:不许喊,人家笑话哩。队伍一直走过来,街上的人也就跟着涌,门面房的台阶上都挤满了人,人都像鸡,伸着脖子瞅,摆在店铺门口的杂货摊子就倒了,主人在大声叫喊,在人窝里推搡,结果就吵起来了。霸槽说:不是运动会,你看见那横幅上的字了吗?狗尿苔说:我不识字。霸槽说:那写的是文化大革命万岁。这文化我知道,革命我也知道,但文化和革命加在一起是怎么回事?还在纳闷,队伍呼啦啦就像水漫过来,霸槽先还站在手扶拖拉机上往前看,他就站不住了,把他从手扶拖拉机上挤了下来,而且有人在喊:谁的手扶拖拉机,挪开,快挪开!霸槽就把手扶拖拉机往路边推,还不行,六七个人就一起帮着将后车厢搬到路沿上,等他把一切弄好了,却不见了狗尿苔。

  狗尿苔是在队伍经过身边时,狗尿苔就被人群埋没了,他急得一身汗,寻霸槽,寻不着霸槽,只好顺着人群走,走着走着,他觉得有意思了,人家齐刷刷举胳膊,他也举胳膊,但人家喊过了毛主席万岁,他才喊毛主席万岁,有学生就看他,说:一齐喊,一齐喊!狗尿苔就撵上了节奏。等队伍一走完,后边紧跟着的是一大群人,有大人也有小孩,狗尿苔就钻进去,也跟在学生队伍的后边。学生的队伍很整齐,后边跟着的人步伐不一致,狗尿苔有些不满意后边的人,他在学着学生的步伐走,几乎是走过了半条街,人越来越多,街道上都水泄不通了,狗尿苔看不见那人头攒动,但他能看见人腿密得像进了树林子。学生的队伍就加快了步伐,快而整齐,狗尿苔的步子小,跟不上,不得不过一会儿就小跑起来。几个学生回过头来,问:你是小学的?狗尿苔不知怎么回答,说:我能跟上。学生便说:小学的都在校园里游行哩。狗尿苔说:一样,一样。学生们听不懂他说的一样是什么意思,也就不再理他,狗尿苔就这样跟着队伍走过了那条街,又走过了老街再转到新街了。到了新街,狗尿苔才意识到霸槽并没有跟上。啊,霸槽能哩,能个屁呀,没跟上来游行么!狗尿苔得意着他要给霸槽怎么夸说,甚至也想好了见到牛铃该怎么显派。但是,他这么一想,步子慢了,后边的人踩住了他的鞋后跟,他一抬步,鞋掉了。鞋,鞋,我的鞋!狗尿苔在人窝里叫喊,他看见了他的鞋就在后边人群的脚下,而且有人踩住了那么一踢,鞋就踢到了路边。狗尿苔猫了腰从众多的腿下去钻,只钻过两个人的腿,他被撞倒了,立即有脚踩住了他的脚,又是一脚,又一脚一脚。一个女的在喊:甭挤甭挤,踩着人了!后边的人用身子挡着涌过来的人,狗尿苔终于跌坐在了路边,他听到了骂声:谁家的孩子?唼?!图啥热闹哩,滚蛋,滚!

  狗尿苔的鞋没有破,脚被踩青了,小拇指上没了指甲。

  几乎在三个小时之后,太阳光照不到了街道,游行结束了。街上的人还乱哄哄的,霸槽开着手扶拖拉机转完了所有街巷,终于发现了坐在一家台阶下的狗尿苔,狗尿苔满脸的汗水道道。右脚光着,小拇指上沾着鸡毛。

  霸槽有些生气,说:不让你乱跑,你乱跑哩,丢了吧?!

  狗尿苔说:我游行啦,我跟着他们游行啦!

  霸槽说:你知道人家在干啥哩,你跟着?

  狗尿苔说:干啥哩?

  霸槽说:镇中学推选了五个学生代表上北京,毛主席要在天安门广场接见呀,学校才游行庆祝哩。

  狗尿苔说:哦。

  霸槽说:他妈的,我毕业早了,要不,选五个代表那肯定里边就有我!

  两个人的衣服全湿透了,这阵解开扣子,衣服还溻在身上。霸槽开了手扶拖拉机往古炉村回,狗尿苔坐在后车厢上给霸槽排夸他游行的事,末了说:恁多的人,今日逛美啦!霸槽说:逛个洛镇就逛美啦?人家逛北京天安门哩!

  狗尿苔说:啊天安门,是个啥门?

  霸槽说:啥都不懂,那是个楼!

  狗尿苔说:啊毛主席住在楼上?

  霸槽说:楼上吧。

  狗尿苔说:啊毛主席咋就要见学生?

  霸槽没有回答。

  霸槽也不知道毛主席为啥要见学生。狗尿苔抬头往天上看,天上铺满了云,但云是一片一片的,像瓦,瓦又全部是红的。他知道天上有了瓦片红云了第二天就是个好天气。他说:啊毛主席怎么只见学生,要去应该是支书爷这样的人去呀!

  霸槽突然问:你把布袋拿好着?

  狗尿苔说:好着的,在裤带上系得紧得很!

  话刚说完,鼻子又闻到了那种气味,使劲地揉了揉鼻子,依然还能闻着,心里一阵紧,想着鼻子一定是有毛病了,总是在他正高兴时就闻见了那种气味,他说:讨厌!

  霸槽说:讨厌,你讨厌我?

  狗尿苔说:我讨厌我鼻子!

  霸槽说:鼻子咋啦?

  狗尿苔没有说他老能闻到一种气味,他说:鼻子痒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