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村里真是出了事。

  白天里,秃子金和开石开着手扶拖拉机给洛镇供销社送了一批瓷货,原本是直接就回古炉村的,秃子金却要去镇农机站问支书的儿子回村呀不,如果回去就一块走。开石没想到秃子金还有这心眼,秃子金说:没这个心眼,你嫂子咋到的手?开石说:我嫂子为啥和你整天吵哩,是她到了古炉村一看,才知道比你富的比你长得好的多得是!秃子金说:多得是又怎么样?晚上睡在一个炕上的还不是我?!开石说:这叫同床异梦。秃子金说:管她想谁哩,只要她在我身底下,我就图个实惠。你家里事摆顺了?开石说:咋摆顺?秃子金说:你大其实待你们好哩。开石说:他不是我大,我大死了!秃子金就不再说了。拖拉机钻过了二道街,开石却要学着开,开了不到一百米,前边斜路上突然冲出一辆自行车,开石就慌了,喊:闪,闪闪闪!骑自行车的是个妇女,紧张得车子胡拧,开石也身子僵着,直戳戳坐着不知道了刹闸,坐在后车厢沿的秃子金忙把车扶手向左一拉,嘎喇一声,拖拉机翻在了路边的小水沟里。秃子金爬起来,喊:开石,开石!拖拉机底儿朝天,轮子还转哩,不见开石。忙掀开车厢,开石被压在下边,开石说:我活着没?秃子金说:活着哩!开石就自己在交裆里摸,摸着了那东西还在,才说:快拉我!秃子金这才骂道:不让你开,你要开,你开了个×!把开石拉起来了,一松手,开石又倒在了地上,才知道一条腿断了。秃子金跑去找支书儿子,两人背了开石到镇卫生站,医生说骨折了,没啥好治的,给了几片止痛药,让回去躺光床板,把床板掏一个窟窿拉屎拉尿着去躺着养吧。秃子金说:卫生站能看个屁病,让善人接骨。就在公路上拦汽车,托汽车司机经过古炉村时给支书捎话,支书也就在得知消息后派天布用自行车带了善人去洛镇。

  善人到了洛镇支书儿子的单位,给开石捏骨头,捏得咔咔响,开石就尖声喊疼。善人说:忍着,总比女人生娃强吧。开石见不得说女人生娃,就骂了:我媳妇没生成,你还没见过啥是×哩!善人也不恼,说:伸腿,伸腿。开石腿伸不直,汗豆子从脸上往下滚,善人突然拿拳在坏腿上砸去,开石啊了一下就昏过去了。天布也吓了一跳,说:你咋,咋?!善人说:骨头碴错着不好接,现在好了。就重新捏起来,捏了两锅烟工夫。开石又醒了,醒了再没喊。天布说:还疼不?开石说:不疼了。善人拿了小木条放在腿上,又用布条子扎缠结实。开石说:善人,我记住你了,上次开会你站着,我揭发你是眼闭着打盹,你现在就报复我,故意让我多受罪哩。善人说:十天后你立起来了,到时候再批判我。开石说:还要十天?呜呜哭起来,却又对秃子金说:这你得给我证明,我是因公受伤,这十天里躺着得给我记工分哩。秃子金说:狗日的,我以为你哭啥哩,原来为了工分!工分少不了你的,只是日不成×了。支书的儿子过来说今黑里就睡在他这间空屋里,他现在拾掇些饭去。秃子金当然说了许多谢话,却对善人说:那你往哪儿住呀?善人说:咱挤一挤。秃子金说:就这一张床咋挤?我给你去镇旅社登记个铺去,那儿是大通铺,你爱说话,到那儿人多热闹。善人说:哦行。秃子金就出去了。

  秃子金不在,开石躺在床上,眼睛在屋子里瞅过来瞅过去。屋子不大,收拾得干净,四壁上都糊了报纸,贴着年画,还摆着缝纫机,收音机,柜子上都是搪瓷东西:搪瓷碗,搪瓷盒,搪瓷保温瓶。开石说:这是人家的一个空闲房子,另一个屋里还有钟表和自行车,床上铺的是太平洋大单子,枕头上盖的是枕巾,枕巾上还苫个蚕丝手帕。都是人么,瞧人家这日子!善人说:日子要过得好,五行定位哩。开石说:啥是五行?善人说:一个家庭,祖父母居的是土位,土主元气,做祖父母的要常提家人的好处,这就是打气,如果老是不舍心,好挑剔别人的毛病,便是泄气。父居南方火位,母居北方水位,父就像太阳似的普照全家,母又帮扶父,遇到环境不好,要说自己无能,家中有不明理的,自己要认不是,若家长定不住位,一遇失意事不是打孩子就是骂媳妇,火去克金,家里不是容易出事就是家人要有生病的。长子居东方木位,得能立,喜欢劳作,家里有不会做的事,便要怨自己,不可抱屈。其他子女属西方金位,金主元情,心里要有全家人的好处,遇事说好话,化解事端。若是传闲话,就伤感情,主败家。做家长的主全家的命,如果定不住位,境遇不顺,打骂孩子、媳妇,火就克金,金位人敢怒不敢言,便怨他老大,说:因为你无能,才使我们受气,这日子过不了啦!金又克木。木位人不肯自己承认立不起来,反怨老人没留下财产,自己累死也没用,向祖父发牢骚,这又是木克土,老人吃不消,怪儿媳没生好儿子,没大没小,找起我老人家的毛病来了!这又是土去克水。主妇没处泄愤,便对家长说:看你的死大,横不讲理,老看不起我们这家人。水又去克火。这必定败家。

  善人一讲开来,开石先还听着,但听着听着就要坐起来,善人说不要动,我给你垫垫枕头。开石就又咳嗽,还没等善人把戳箕拿来,痰吐在地上,又去取笤帚。开石说:你脚蹭蹭不就行了,扫啥呀?善人说:我知道,工作着的人最烦在地上吐痰,吐了痰又用脚蹭。开石又要尿呀,让善人去厕所拿尿盆,尿了再让善人给他搔后背。善人说:你的事就是多!我再给你说说家道五行要怎样才能相生呢!这做家长的要常向妻子儿女讲祖先的德性,老人的好处,这是火生土。做祖父母的,不要管事,愿意做就做点,不愿意动就领孙子孙女玩耍,教导他们尽孝,告诉他们父母的好处,是土生金。孩子玩得高兴,做父母的心里愉快,这是金生水。主妇尽心料理家务,注意做活的人的吃喝穿戴,是水生木。做活的人,得到安慰,更加尽心做活,这是木生火,家里一团和气,家自然就齐了。五行扩充起来无处不是,土位人要如如不动,金位人要会圆情,譬如说,哥哥吩咐做一件事,父亲又叫做另外的事,都要立刻答应,然后酌量哪件事该先做,若是父亲叫做的事应先做,就要对哥哥说明原委再去做。情就圆了。水位人要能兜不是,对于家中杂物,柴米油盐以及人来人往都要留意,若是出了错,水位人就要兜过去说是怨我呢。木位人主能立,若是家里有不做的活计,木位人就该说怨我呢。火位人要明理,平素到亲友家去,不是为人情,是为了寻理,和亲友研究办事的道,求明白了,讲给家人听。家里人有不明理的,火位人就应该说怨我呢。这是人人应有的家道五行。善人正讲得起劲,开石说:喝水!善人说:哦,你要喝水?开石说:你去喝水,你嘴角堆了两疙瘩白沫。善人说:我不喝。开石说:那你说完了没,我腿断了让你来捏骨的,你倒嘟嘟嘟地说个不停!善人说:我这是给你说病呀。开石说:我只是断了腿,生什么病?善人说:断腿是断腿,可断腿是有原因的。开石说:你是说我活该,活该断的?!善人就不言语了,看着门,门把外边的世界框成了个长方块,空洞洞的,门框左边出现了一个鸡头,再是鸡身子,鸡尾巴,鸡无声地往过走,走到门框右边不见了。过一会,门框右边又现一个鸡头,再是鸡身子,鸡尾巴,无声地往左边走。鸡突然扑棱棱飞开,没有了,秃子金的一双脚踩进来,草鞋的前耳子刽断了一条。

  秃子金一回来,就又去支书儿子的另一间屋去,后来支书儿子端了一盆稀米汤,还有一碟酸菜,放在桌子上了,对善人说:吃饭。善人也没推辞,盛了一碗吃起来,说:都吃么。但支书的儿子没吃,秃子金和开石也没吃。善人说:你们怎么不吃呢?说完才想起来,人家关系近,还有好菜饭呢。不要耽误人家的饭,赶快又吃了一碗,便去镇上旅社去睡。

  一路上,善人越想越招笑,想起了一句话:有福之人头大,无福之人大头,他们让我吃了饭,还把我赶出来,显得没义气,是大头还是头大呢?

  开石伤腿的事第二天村人全知道了,等他运回村,婆拿了三颗鸡蛋去看望,让狗尿苔去,狗尿苔不愿意去。等婆走了,却想:哼,你兄弟不让我拔土豆苗也不至于能断腿的。也去了开石家,要看开石的笑话。面鱼儿家的院里涌了好多人,有善人,也有支书,善人还提着中药袋,说中药抓了,服上五服,断骨可以恢复得快些,但洛镇中药铺没有甲虎,得自己寻。狗尿苔一去就见着锁子,说:我知道你要来的。狗尿苔说:你知道我要来?锁子说:你是来嘲笑我们家哩。狗尿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听见善人在院里说没有甲虎,就扭头问:啥是甲虎?现在到哪儿寻甲虎!善人说:就是簸箕虫,一副药里得五个簸箕虫。狗尿苔说:簸箕虫就是簸箕虫么,咋叫那么好的名字,甲虎?!支书就说:寻簸箕虫的任务就交给你狗尿苔啦!

  簸箕虫在潮湿的地方才能寻到,狗尿苔说这容易得很,他家里就有。因为在三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时候他尿床正凶,每天晚上喝米汤,本来能喝三碗的,喝得肚子像个鼓,可婆只准他喝两碗,而且,一夜要叫他起来尿三次。但婆每每是第一次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尿下了。在梦里,尿憋着,总是没有能尿的地方,不是这儿有人,就是那儿有人,好容易找个避背处,他还说:这下可以尿了。结果就尿在炕上了。婆在趁着窗子上的月光纳鞋底,推他起来时发现褥子已湿了,就骂他尿泡系子断了,她一个鞋底才纳了十行就尿了!点了灯让他把湿垫子抽掉再换一个干垫子,一点灯,发现炕下的地面上簸箕虫乱跑,吓得他喊叫,跳下炕要用脚踩,却又一个也没见了。

  现在,狗尿苔就在家里寻找簸箕虫,但没有,把水桶挪开,又钻到案板下,仍然没有。揭了窖盖到地窖里,地窖里放着红薯和土豆,发现了一只簸箕虫,但还是钻进了红薯堆里,累得他把红薯一个一个移开,终于逮住,也仅仅就这一只簸箕虫。他到邻居家去寻,铁栓家的地窖里发现了两只。到了水皮家,水皮不在,地窖里竟然没有,却发现那儿放着一个缸,缸里有半缸小米,他说:呀,你家还有小米?水皮妈说:哪儿有小米,你眼花了,那是小米糠。他说:明明是小米,我还认不得小米吗?水皮妈脸都变了,说,那可是从我们嘴里一颗一颗省下来的,你可别乱说出去!

  狗尿苔能不说吗?每天饭时,人都端着饭碗菜碟在巷口吃饭,老碗里盛的是稀米汤,这个说我吃云呀!是天上的云影落在碗里,一吹,汤皱了云也皱了。那个说,我捞鸟呀!是树上的鸟影子在碗里,但鸟在拉屎,没有下颗蛋来。水皮妈也端着老碗,可她总不拿菜碟,到这个人的菜碟前夹一筷子,说:我尝尝你的菜,嗯,浆水老了么。到另一个人的菜碟里夹一筷子,说:你是萝卜丝呀!咸得能打死卖盐的了!只要她一来,迷糊就把菜碟的菜往米汤里一搅,不看她,也不应和她的话,低了头,嘴一直埋在碗里。水皮妈可怜兮兮地老装穷,地窖里却藏着半缸小米,狗尿苔要揭露她,最起码大家再不让她尝菜吃。

  狗尿苔到了长宽家的地窖里寻簸箕虫,长宽也是不在家,戴花在院子里的捶布石上捶浆过的衣裳,她说:寻簸箕虫干啥?狗尿苔说:开石的腿断了你不知道?中药里要有药引子。戴花说:他家咋接二连三出事?怎么就用簸箕虫做药引子?狗尿苔说:你把簸箕虫一劈两半,放一夜,它就又长合了。吃啥补啥。戴花说:你人小鬼大,还知道这些!收拾了衣裳,领狗尿苔下地窖,还说:你应该吃竹竿!

  戴花家的地窖里只有红薯萝卜,比狗尿苔家多的是三个大南瓜和一筐椒叶。狗尿苔告诉了水皮家窖里有小米,戴花说:人家会过日子。狗尿苔就没话再说了。在她家的地窖里逮了五只簸箕虫,狗尿苔高兴地说:是不是你知道开石腿要断呀就早早养着了?戴花说:那你老不长个头儿是不是逃避戴四类分子帽子?狗尿苔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他的个头小,觉得她说的好,也就自这次后才意识到个头小的好处,并为自己个头小而不自卑了。狗尿苔说:嫂子你真好!戴花说:哪儿好?狗尿苔说:你长得好!戴花笑了,说:哟,你还会说这话?狗尿苔说:你就是长得好,你侧过身子。戴花竟然就侧了身子,狗尿苔拿着煤油灯,说:鼻子多高!但就在举灯的时候,狗尿苔发现了洞壁上另一只簸箕虫,身子一晃,灯却掉下去,光灭了,油倒了,地窖里黑咕隆咚。狗尿苔哎哟哎哟叫着,伸手在地上摸,摸到一手煤油。戴花说:没事,没事。拉了狗尿苔往窖竖井里去,窑口有些光亮,但仍看不清竖井壁上的脚窝子,无法上去。戴花说:我撑你!不容分说,就把狗尿苔往上撑,还说:你还重得很!狗尿苔重,她双手举不起,只能抱住了,然后使劲往上撑,她的胸脯鼓鼓的,软软和和,狗尿苔吓得缩身子。戴花说:你抓窖沿呀,抓呀!狗尿苔抓住窖沿出了窖,戴花随后也爬上来,狗尿苔突然脸红,不敢再看戴花,说:我真笨,把煤油给你倒了。戴花说:倒了的都是多余的。簸箕虫装好了吗?狗尿苔说:在怀里装着。戴花说:开石是公伤,有工分,支书让你找药引子,你要给支书说,也得给你记工分哩。狗尿苔说:记不记都行。戴花说:啥话?你不争取,蚕婆年纪大了,咋养活你?

  狗尿苔在午饭前将二十一只簸箕虫并没直接给开石,而想着要交给支书,才走到支书家,支书却提了个砂锅往面鱼儿家去,支书说:你把簸箕虫拿这儿干啥?狗尿苔支吾着,他希望支书能表扬他,但支书没表扬,只和蔼地笑了一下。和蔼的微笑让狗尿苔知道支书仍是喜欢他,就屁颠屁颠地跟着支书一块去面鱼儿家。在巷里,水皮妈和谁致了气,脸吊着往过走,猛地看见支书了,脸就松泛开了,说:哎呀,支书,你胖啦!支书说:这几天胃老吐酸水,还能胖。水皮妈说:真的胖了,一胖就富态了!你这是干啥去呀?支书说:给开石送药罐。水皮妈说:哎呀,还要你亲自送?支书说:得关心么。水皮妈说:好,好,一送,你这胃病也就好了。支书说:噢,这药罐不能送的,还得开石媳妇来取,一急,倒忘了!水皮妈说:那你让狗尿苔拿上,权当开石媳妇来取的。狗尿苔说:那让我得病呀?水皮妈说:你替支书得个病又咋啦?!狗尿苔恨水皮妈,但还是把药罐从支书手里拿过来扣在了自己头上,像戴了个钢盔,说:咒一咒,十年旺。

  到了开石家,面鱼儿在院子里洗了一只鳖。古炉村人一般不吃鳖,只有人病了才熬汤喝,这就像坐月子的妇女要煮猪蹄汤下奶一样。狗尿苔说了句药罐我替你拿的,就帮着生火熬中药。支书向面鱼儿问了问开石的伤情,蹴过来一边看着狗尿苔熬药一边吃烟,他教导着熬中药不要用硬柴,要用麦草,文火慢慢地熬。药草都是干的,文火熬才能把药性散出来。狗尿苔一一照办了,支书说:咱村里霸槽呀,麻子黑呀,狗日的就没个辅导性,狗尿苔服教哩。面鱼儿说:狗尿苔乖,是可教子女么。狗尿苔喜欢听这话,他脸上笑笑的,拿了小板凳给支书,说:坐呀爷!支书用筷子搅着药罐里的药,要看看都是些什么成分,狗尿苔也认得其中的黄连和芦根,他就说:怪呀,芦根是甜的,黄连是苦的,都是从地里长的,咋就不一样,这甜是从哪儿来的,苦又是从哪儿来的?说过了,狗尿苔又想到了为什么地上有开红花的又有开白花的,为什么都是豆子,颜色有黑的有黄的?面鱼儿说:土里啥都有的,这就像古炉村的人有贫下中农,也有四类分子么。面鱼儿说完,看见狗尿苔一下子瓷起来,忙说:啊不对不对,我胡拉被子乱扯毯了。将洗好的鳖提到厨房,又叫狗尿苔。狗尿苔进去,面鱼儿说:伯不是说你哩,别上心。狗尿苔说:我不上心,我又不是四类分子。面鱼儿就用刀要剁鳖头,支书也进来了,说:不用剁。把鳖放在锅里的凉水中,盖了锅盖,让面鱼儿在灶膛里生火。狗尿苔觉得奇怪,因为以前煮鳖都要剁头的,那鳖头剁下来还会活着,上一次牛铃剁了鳖头,鳖头已经掉到案板下了,牛铃拾起来要扔给猫,鳖头就咬住了他的手指头。一旦咬住了手指头那得天上响雷鳖嘴才松开的,那时天上没雷,牛铃就踩着鳖头拔手指头,结果手指头拔出来了,一块皮没了。支书没有剁鳖头也不在锅盖上压块石头,狗尿苔嘴上没说,却等着一会儿鳖要在锅里翻腾,顶了锅盖跳出来。但是,草药在药罐里不停地响,铁锅里的鳖仍悄然无声。

  狗尿苔终于说:爷,鳖咋不动呢?支书说:它动啥呀?冷水里放进去,慢慢加热,它就不觉得烫着死了。狗尿苔说:哦。支书在笑,支书脸上皱纹多鼻子很大,一笑起来所有的皱纹都围着鼻子展开。支书说:狗尿苔,爷好不?狗尿苔说:爷好。支书说:爷咋个好?狗尿苔说:别人老欺负我,爷不欺负我。支书说:你出身不好,你就要服低服小,不要惹事,乖乖的,爷就对你好。狗尿苔说:我乖着的。那我今天寻簸箕虫,你给我记工分吧。支书用烟锅敲狗尿苔的头,(口邦),敲一下,头上起一个包,啷,又敲一下,头上又起一个包,狗尿苔没有躲,也不喊疼。院门却咯吱一下,进来了水皮,手里提了一节莲菜,莲菜上还贴了纸条,纸条上有字。狗尿苔恨水皮来的不是时候,支书正要答应给他记工分呀,是水皮把事岔开了。狗尿苔就看着那节莲菜,说:纸条上还有字呀?水皮就给面鱼儿说:你把莲菜一定要收下,这是我的心意。我还给开石写了几句话,我给你念念。就念道:你是勤劳、勇敢、坚强的,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为了美丽而富饶的古炉村,你光荣负伤了,我向你表示慰问并祝你早日康复。此致敬礼朱水皮。狗尿苔说:噢,你是要让开石知道这是你送的?水皮说:你听懂我前边说的话吗?没文化!支书说:把特殊材料制成的那句话抹了,这是说共产党人的话,开石不是党员,他怎么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水皮一下子愣了,说:这是形容,我用的形容词。支书说:什么形容不形容的,抹了!狗尿苔说:特殊材料制成的那就断不了腿。水皮给狗尿苔发了脾气:你老老实实着!支书转身去揭铁锅的锅盖,鳖安安静静地趴在锅底,支书把锅盖又盖上了,水皮掏出钢笔把纸条上的那句话涂抹了,说:支书爷,我还要给你反映些事哩。支书说:啥事?水皮说:一、是善人把开石的腿砸断的,怎么能允许他砸断开石的腿?狗尿苔说:善人是给接骨哩。水皮说:他是借接骨趁机报复哩!支书说:这你不要说了。二呢?水皮说:得称让蜂蜇了,他家后檐上有个土蜂窝,他去摘,蜂就把他嘴蜇成了猪嘴。来回又犯了病,她是在担尿水时,正担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田芽和她婆婆致气哩,田芽偷吃,做下好饭藏在锅顶后,婆媳就吵……支书说:啥鸡毛蒜皮事!还有没有第三?水皮说:有第三,霸槽和秃子金吵架了,秃子金到霸槽那儿要给开石讨要些太岁水,霸槽不给,说秃子金你不会开拖拉机就不要开,砸断了人腿却来要太岁水。吵得天翻地覆的,围了好多人看哩。支书说:吵,吵,吵,就知道个吵!让队长去看看。水皮说:霸槽横得很,得你去!支书说:这点事他队长还镇不住?!水皮就走了。

  狗尿苔继续熬药,满院子都是药味。天渐渐黑下来,村子里又起了雾,雾在巷道里铺,又从院门口涌进来。支书用筷子戳着鳖,鳖果然不声不响地成了熟肉,鳖盖就提了出来。支书说:狗尿苔给你颗鳖蛋。夹起一颗鳖蛋给了狗尿苔。水皮又进来了,气喘吁吁的,狗尿苔故意把鳖蛋在水皮面前晃了晃,一口塞进自己嘴里。水皮说:队长病着,又因杏开的事,没镇住,霸槽和秃子金打起来啦!支书说:怪事!让天布去,二杆子还得二愣子收拾哩!水皮转身又走,支书又叫住,说:你那儿的红漆还有没?水皮说:还有些。支书说:古炉村的事儿咋成了水池里的葫芦,压下去一个又起来一个!明日你再在村里刷些标语。水皮说:行。支书说:你也不要找天布啦,两个噌(骨泉)一起,怕会打得凶哩,还得我去。水皮说:就得你去,要不会出人命的。

  支书拿了旱烟袋装在袖筒里,披了衣服和水皮走了。面鱼儿滤了药汤,尝了一下,苦得要命,端到屋去给开石喝。开石在炕上把药喝了,说:谢你呀,狗尿苔。狗尿苔说:有啥谢的?开石说:狗尿苔你比守灯好,你不像是个出身不好的人。狗尿苔说:是不是?开石说:他身上流的是地主的血,你和守灯不一样。

  从面鱼儿家出来,巷道里的雾已经卷着滚,但卷的还不是碌碡,是车轮子,狗尿苔就撵着车轮子跑,脚下一绊,他倒了地上,车轮子便从身上碾了过去,疼是不疼,却感觉身子被碾扁了,扁得像一根面条,一片树叶子。蓦地,他的鼻里口里就闻到了一种气味,是那种已经很久没闻到的气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