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霸槽没能挖出石碑子,惹得古炉村一片是非,要再挖也不可能,心里越发是烦,见啥气啥。马勺在院门口给狗梳毛,见了霸槽担了一担碎石子,说:干啥呀?霸槽说:洗石头呀!马勺说:洗石头?神经啦?!霸槽说:你才神经!马勺说:好,好,我神经。我两鞋划了个口子你给补补。霸槽说:不补!马勺说:给你钱的你不补?霸槽说:不补!狗翻起身咬过来,霸槽一脚把狗踢翻,说:你咬我?我还想咬你哩!

  回到小木屋,杏开家的猫卧在门口,便把头发梳了,等着杏开来,等了许久,杏开没来,把头发又刨乱,端了装着那块软肉疙瘩的水盆坐在门口,心里想:你倒是个啥呀,没鼻子没眼又没嘴!

  暖和的风从屹岬岭吹过来,吹得路边的草往上长叶子,吹得爬在树上的小灰蛾子翅膀一扇一扇,扇得有了黄的粉的颜色。麻雀子从镇河塔上往河堤上飞,那不是飞,是石头疙瘩在扔,或许那不是麻雀子真是石头疙瘩,春天里的石头疙瘩都能飞了。霸槽困了想打哈欠,啊——欠,就连打了几个哈欠。公路上有一辆自行车拐来歪去地就在哈欠声中骑过来了。骑自行车的是个老汉,停在门口要充气,突然看到了软肉疙瘩,说:啊这哪儿弄的?霸槽说:挖的。老汉说:啊哪儿挖的?霸槽说:土里挖的。老汉说:啊卖的?霸槽说:卖的。霸槽看着老汉,老汉鼻子下都是胡子,没见嘴,他说过了卖的,却又说,你知道这是啥吗就买呀。老汉说:你还考我哩?太岁么!太岁?霸槽的耳朵一下子竖起来,是听说过太岁,以为是个传说,原来还真有太岁,这就是太岁?!老汉说:你不知道?霸槽说:我不知道我挖哩?!老汉说:太岁头上不动土,你敢挖了太岁?你好着吧?霸槽心里也惊了一下,说:你看呢?老汉就看着霸槽,说:气色还好,你能镇住。这东西你镇不住它,它给你带灾的,能镇住了它给你添运哩。咋卖的?霸槽说:卖眼。老汉说:卖眼?霸槽说:你看看就是了,不收钱。老汉说:你这小伙说话不算话的。霸槽说:你老还连嘴都没有哩。老汉一撩胡子,说:这不是嘴?自己先呵呵地笑,就告诉霸槽,这泡太岁的水喝了能养人哩,如果吃了肉还能祛病强身延年益寿的,当下趴下头就在盆子里喝了几口,又指头蘸了洗眼睛。霸槽见老汉有趣,从屋里拿了个小陶罐,盛了半罐水让老汉提走了。

  霸槽没想到自己挖了个太岁,太岁还有这么多好处,就想起故事里常说有神仙扮着白胡子老头或没牙的老婆婆给人点石为金,这老汉是不是真个的神仙要来给他点化的?心情好起来,而且有了一种冲动,对猫说:你站起来!猫卧着不起来。他把猫的前爪提着要猫站,一丢手,猫又卧在地上,他说:你就是平地里卧的货!

  这个晚上,霸槽把太岁水喝了半碗,天亮起来,眼角再没有了眼屎,额上鼻子上的红疙瘩消了许多,就信了老汉的话,珍贵起了太岁。再是把狗尿苔叫来,让狗尿苔喝太岁水,说喝了能长个头。狗尿苔喝了,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味道,但还是靠住门,让霸槽在门扇上画线,要看十天半月里能不能长了个头。

  霸槽去河里淘米,要狗尿苔在小木屋掏灶膛里的灰,狗尿苔掏了一会,拿筷子去戳太岁。戳一下,太岁动一下,心想喝太岁水能长个头,那吃太岁肉更能长个头的,忍不住用刀子割了鸡蛋大一块,没流血,像割豆腐,偷偷装进怀里。等霸槽淘了米进来,狗尿苔就说他回呀,霸槽说:这么急着回呀,是不是偷我东西啦?狗尿苔说:你能有啥叫偷的?霸槽看了看炕,炕上的手电筒还在,看了看灶台,灶台上放着的墨镜在,霸槽突然笑了,说:狗尿苔,你狗目的竟能笑我穷?这屹岬岭就是我的,这州河也是我的,你等着看吧!狗尿苔掖着怀就走,一边走一边说:我等着哩,将来你把屹岬岭的云给我一片就行了。他想笑,没敢笑,小跑起来,颠得屁扑嗤扑嗤地响。

  兴冲冲跑到村口,婆却在村口转哩。婆近来没事了老爱在村口转。出脓的耳朵笨多了,听不清人说话,也就不大说话,一个人在傍晚时看屹岬岭上云雾一股子一股子往上长,像是长了一棵一棵白树,又像是煨了火冒烟。看猫从那麦草集子下悄无声息地钻出来,腰身拉得很长。看犁完地回来的牛从巷道里小跑而过,那后腿咧拉着像是人在跳过河里的列石。狗尿苔知道婆看这些都是为着剪这些,他也就在土塄的野草丛里抓住了一条蛇,提着蛇尾巴抖,抖得蛇直直地垂了,让婆看蛇身上的花纹,说这绿比杏开那件衣裳绿得浅,但翠得多。婆说:快丢手,快丢手!狗尿苔见婆高兴着,就给婆撒了谎,说牛铃刚才求他了,让他晚上去做伴睡哩。婆应允了他,只叮咛黑来睡觉睡醒点,别两个人都尿炕,那炕就尿塌了。

  太岁肉是在牛铃家煮了吃的,肉并不香,有点像煮熟的蘑菇。但半夜里两人都觉得肚子里烧热,口舌发干,喝了一瓢凉水,竟然再没瞌睡。

  第二天,狗尿苔担心霸槽会发现太岁少了一块肉要寻上门打他,而霸槽没来。他见人就说霸槽养了个太岁,太岁能治病,还想再去小木屋,却没敢去。

  中午里,一些人仍去中山东坡修梯田,一些人在莲菜池里起堰,堰在冬天里垮了许多,需要从池里铲泥来堆。池里的水还有些凉,大家赤脚在池里呆一会,就从水里跑出来坐在池边的麦地里吃烟说话。妇女们是在麦地里剜草,见堆泥的男劳力都歇下了,她们也就歇了,从怀里拿出鞋底来纳,叫喊:迷糊,迷糊你过来!一叫迷糊,迷糊就过来了。迷糊身派子大,但懒,好跟妇女钻在一起,妇女们也爱戏耍迷糊。戴花纳了一会鞋底,没线绳了,看着三婶穿着的裤子,问:这颜色是咋染的,这匀称呀!三婶说:哎呀,不敢歇了,一晌午才剜了几畦子草?!来回说:男人们都磨洋工的,让咱妇女于呀?三婶自己提了笼子和铲刀往麦地里去,麦地里仰面朝天躺着麻子黑,三婶说:你咋睡在这儿?麻子黑说:我不睡这儿谁给我工分呀?!三婶说:你咋这噌的?麻子黑说:不来的你咋不说?三婶说:谁没来?麻子黑说:霸槽来了?!不远处的土路上,几个妇女不知在和迷糊说什么,突然她们围住迷糊就打,迷糊被打着还嘿嘿地笑,她们就开始压倒了迷糊解裤带,然后反扭了胳膊又用裤带绑住了双手,把他的头塞进裤裆里,几个人一声喊:起!抬起来放在路沿上,说:你动?你再动就滚到路沟里了!那边一闹,这边秃子金说:迷糊好这个!三婶独自在剜草,剜了一会儿也不剜了,对马勺说:支书队长不在,一晌午你们就堆了那么长一截堰呀?马勺说:肚子饿得人能干动?三婶说:到自留地了咋就都恁大的劲!

  狗尿苔和牛铃没有下池铲泥,他们腿短,一下去泥水就到了腿根,只在堰边给堆堰人做个下手。狗尿苔一看见迷糊被装了裤裆,装裤裆这事村人常在歇工时干的,每一次几乎都是妇女们给迷糊装,他就来精神了,跑过去问迷糊:裤裆里的味道好闻不?三婶一把拉住,说:你碎髋别也学坏,铲泥去!狗尿苔说:我一天才记三分工。三婶给马勺说:人都懒成这样子,这日子咋过得好呀!马勺说:日子就这么过么。三婶说:我看把地分到各家各户,就没有不勤快的。马勺赶紧捂三婶嘴,说:这话不敢说,甭让人听见,看看四周,岔开了话题,问狗尿苔:霸槽呢,他得是去梯田平土了?狗尿苔说:他养太岁吧。

  马勺说:霸槽养了太岁?!

  霸槽养了个太岁的话狗尿苔先在村里给一些人说过了,谁也不当回事,以为狗尿苔在撂白话,现在狗尿苔再说霸槽养了太岁,歪倒在麦地里的人就来了兴头,但他们立即表示不信。狗尿苔说:谁哄你们是猪狗!秃子金说:你本来就是猪狗!狗尿苔一时气急败坏,双手握了拳,嘴唇都乌青了。三婶说:你这娃,就气成那样了?狗尿苔说:他们不信我么!三婶说:唉,你倒把你看得起。信哩,信哩。大家信了狗尿苔的话,却都脸上变了色气。五年前州河里发水,有人在河里发现了一个太岁,谁也不敢动,都吓跑了,待到再去看时,太岁已经不见了。现在霸槽竟然把一个太岁养在家里!狗日的,这事咋让霸槽又碰着了,也只有霸槽敢在家里养。人们就放下了农具,一溜带串儿从麦田埂上去公路上的小木屋看稀罕。麻子黑也要去的,他直接从麦地里蹬了过去,一只野鸡惊慌失措飞起来,飞起一程落下来,又飞起一程落下来,他一边急喊着狗,一边撵了去。

  霸槽晚上睡得晚,又喝了太岁水,还睡着,裤子都蹬掉了,赤身裸体在炕上,但眼上还戴着墨镜。人们敲门,他没睡醒,从后窗用树棍儿捅,捅醒了,说:霸槽,你睡觉还戴墨镜?霸槽穿起来,开了门,说:不戴墨镜我睡不着么!

  狗尿苔首先往水盆里看太岁,吃惊的是他昨晚偷割的那个地方肉又复原了,看不见一点痕迹。呀,太岁还有这个功能哩,这么说,吃太岁肉还能治跌打损伤呀?可狗尿苔没敢说出口。

  霸槽见这么多人来小木屋,这可是自小木屋盖起都没有过的事,他就拿起势了,显派他的宝贝:用木棍拨拉着太岁的每一部位让大家看,并用勺子舀了盆里的水让大家喝。没人敢喝,狗尿苔说:好喝得很!就先喝了,然后大家一窝蜂争着喝起来,喝了咂着嘴,说:嗯,是神水!还要喝,霸槽都允许了,他说从此他不会再钉鞋了,就在公路边卖太岁水呀,喝一口五分钱!

  正排夸着,天布用自行车带着支书从公路上骑了过来,支书原本是不让天布停下车的,但好多人都在小木屋门口站着,狗尿苔就到路中间拦车子,说:爷,支书爷,快来喝神水!支书只好下了车,严肃地说:喝什么水,一州河的水没喝过?!狗尿苔说:是太岁水,霸槽养了个太岁!支书说:太岁,哪儿来的太岁?狗尿苔说:挖下的,从土里挖下的。支书并没有往小木屋来,他说:挖太岁?太岁头上的土都不敢动,还挖太岁?!今日没出工?马勺说:莲菜池那儿堆堰的。支书说:堆堰堆到公路上来啦?!支书明显是生气了,大家就灰下来,开始有人往莲菜池跑,接着全都跑。狗尿苔还在说:爷,支书爷……支书背着手脚步不停地走过去了。

  支书一回到家,马勺就来了,他报告了牛圈棚的地被挖的事,也报告了村人去填坑时对公房处置的议论。他说得天摇地动的,支书闭着眼睛就坐在椅子上,他以为支书睡着了,用手在支书面前晃晃,支书却说:醒着的!马勺就继续报告,说霸槽是在挖坑寻石碑子时挖出了太岁的,他怎么就能挖出太岁,还养在家里?太岁是代表着一种不吉祥,是凶,是恶,是魔鬼,他霸槽想干啥?正是他挖坑挖出了太岁,才导致村人对公房处置的种种说法。他这挖的什么坑,给你支书挖坑哩,挖集体利益的坑,挖社会主义墙脚的坑!支书眼睛还闭着,一动没动。马勺就不说了,支书的老婆把笸篮往台阶上拿,马勺过去帮她,支书说:说嘛!马勺又折身坐在支书面前的小凳上,说,面鱼儿给人说,霸槽之所以挖坑哩,都是听了善人的主意。支书的眼睛睁开了,说:善人的主意?马勺说:是善人。支书说:还有啥?马勺说:没了。支书说:你去吧。眼睛又闭了起来。

  下午,钟声敲了起来,敲钟的不是满盆,满盆还在炕上躺着,是支书在敲,敲得紧而急。

  婆喂过了猪,喂猪的时候在巷道里拾到了一张纸,才拿回来在桌子上熨平,一听铃声急促,浑身就颤起来,手扶住桌子只说能止住颤,没想颤得更厉害,浑身的肉像一块一块掉下去。狗尿苔从外边进来,婆问:你听到钟声啦?狗尿苔说:不是开批斗会,是学习哩。婆说:那咋敲得恁紧,你听谁说的?狗尿苔说:磨子在巷道里招呼人哩。

  婆先去的公房,一去,好多人已经在公房门口的场院里坐着了。以往的规程,古炉村不管是开批斗会还是学习会,婆都是要站在会场前的,婆就往公房台阶下走,台阶下檐水冲成了一排土窝儿,第十八个土窝儿是她常站的地方。但是,第十七个土窝儿站着守灯,而第十八个土窝儿却站着了善人。

  善人的背有些驼,站在那里头自然就低着。他低头看见了台阶的石头缝里有蚂蚁钻出来,是黄蚂蚁,头大腰细,排着整齐的队列,爬上了他的鞋,又爬上了裤腿。

  支书说:往前站,你往前站!

  善人往前挪步,蚂蚁从鞋上掉下去,蚂蚁永远不知道它爬上的是人的鞋,也永远不知道怎么天摇地动了一下,它就掉下去了,它从地上爬起来,使劲地搓脸,想不明白。善人怕踩着了蚂蚁,脚咯拐了一下,险些跌倒,往前站了一尺远。坐在他前面的是秃子金,秃子金卸了帽子,头上的疮又多了几个,有三处的疮破了,渗着黏黏糊糊的东西。善人低声说:你这几天吃肉啦?秃子金朝上翻白眼,说:吃啦,前几天逮了个野鸡,昨日又弄了个猫,谁知道从哪儿跑来的猫,肉发酸。善人说:你要忌口哩。秃子金说:肚里饿着还忌口,见死娃娃都想吃哩。善人说。你得吃素,吃素是为了循环,你不吃那界物,就和界隔界,不吃肉,就和畜生野物隔界了。秃子金说:我吃了就是畜牲野物了,你骂我?善人说:我给你说病哩。婆的手就在拽善人的后襟。这一切支书都装在眼里,支书说:郭伯轩——!村里人都叫善人,其实善人的名字叫郭伯轩。善人拧过头来,说:我来啦。支书说:你来干啥呀?善人说:来站的。支书说:来站的就站好!善人不说话,站好了。守灯细高细高的,斜着眼往牛圈棚那儿看,善人也往牛圈棚那儿看,那里挖出的坑已经填了,新土明显,牛都站着,头朝东,尾巴朝下,只有那头患牛黄的花点子牛还卧着。

  狗尿苔来得晚,他是被霸槽叫住,呆在山门下,迟迟没进公房场院。当支书通知窑场的善人来参加会,并要求站到社员们前,霸槽就估摸他也会被通知站到社员们前的,所以,他就硬拉了狗尿苔做伴,故意和狗尿苔说说笑笑,耳朵和眼睛却留意着动静。但是,没人通知霸槽去站着,也没人和霸槽打招呼,都脸定得平平的擦身而过,竟然连杏开只看了霸槽一眼也匆匆走开。狗尿苔轻声叫:杏开,杏开。

  霸槽回来后,杏开还没有见过霸槽,她只说霸槽会找她的,却没有,她也就赌了气,你不来见我,我也偏不去见你。在霸槽挖到了太岁,第二天村人都去喝太岁水,而且狗尿苔还告诉了杏开,杏开说:他呢,他的腿呢?!没有去。现在,狗尿苔低声叫杏开,杏开侧着身子往公房院去,狗尿苔看见杏开怎么不会走路了,胳膊和腿都是硬的,在路过那个小坎儿时差点跌倒,但她的辫子梢系着手帕结成的花。狗尿苔真不明白杏开为什么这样,他看着霸槽,霸槽撇了一下嘴,他也就回应着撇了一下嘴。

  满盆没有来,看来满盆实在是来不了了,磨子站在公房门口,说:到齐,到齐,都到齐了么?开会学习啦!这话明显地是对霸槽说的,因为只有霸槽还在院外。霸槽就让狗尿苔在前边,两人走了进来。

  支书依然坐在那张桌子后边,将旱烟锅塞在烟包里装烟,不停地在装,始终没有把装好的烟锅取出来。从公房门口到院门口,地上坐满了人,会迟迟没开始,有人就嘁嘁啾啾说话,或者是谁又放了屁了,你骂是我放的,我骂是你放的,或者谁抱着的小孩尿下了,尿水像蛇一样在地上钻,踩着尿的指责小孩的妈,小孩的妈故意骂着小孩给指责人伤脸,而小孩尖锥锥地哭。磨子在呵斥:这是开会哩是过庙会呀?让娃娃们都出去,出去!麻子黑和马勺坐在一搭,麻子黑说:满盆不在,招呼人的应该是你,他磨子在那招呼啥的?马勺说:我才懒得招呼哩!迷糊开始撵着孩子们往院外去,有孩子不愿出去,双手拉着院门框,迷糊又扳孩子的手指头,孩子骂:迷,迷!……迷糊说:迷你妈的×!支书就把装烟的旱烟锅装好了,放在桌子上,他咳嗽了。

  支书一咳嗽,等于会议开始了,院门是咯吱关了,牛圈棚里有了一个喷嚏,大家再不说话。

  支书让水皮来念报纸。报纸上有长篇社论,念完了,又念省上的文件和县上贯彻落实省上文件精神的文件,以及洛镇公社贯彻落实县上文件精神的文件。那份报纸放在了桌子边上,秃子金趁水皮不注意,把报纸拉下来,折叠着要垫在帽壳里。旁边的跟后说:那是报纸!秃子金说:念过了没用啦。跟后说:会后支书要收回的。秃子金没有把折叠的报纸垫在帽壳里,而放在屁股后,等着会散,支书不提说收报纸就可以带回家了。狗尿苔看见秃子金把报纸放在了屁股后,用树棍儿拨,拨了过来,却被斜着坐的牛铃用手压住。狗尿苔说:给我!牛铃说:给你婆呀?狗尿苔说:让我婆给你剪个狮子。牛铃抬了手,狗尿苔把报纸又折叠了一下,装进了衣兜里。水皮还在念文件,念得很顺溜,他并不像支书在念报纸和文件时那么不断地出现认不得字或者时不时把句子的节奏念乱,也许,水皮故意要显示他的水平,越念越快,像簸箕里倒核桃。人们就看着那两片嘴唇,上唇短,下唇长,开合闪动,就想到州河里昂嗤鱼在吞食。土根低声说:水皮念了那么多了没有打一个咯噔。得称说:嘴像刀子!扭头看水皮的妈。水皮妈知道人们以羡慕的目光看她的,她并不回应,而是一动不动盯着自己儿子,说:这长的文件!水皮念得脸上都有了汗,桌子底下的右腿支在左腿上,右腿在随着声调摇动,好像打着节拍。

  水皮的那条右腿有节奏地摇动着,慢慢却使人们疲劳了,虽然还没有打瞌睡,没有交头接耳,而挺着的身子不能再坚持了,一松,扑扑沓沓下去,像扑沓了一堆牛粪。

  报纸和文件全念完了,水皮抬起头,说:完了。支书说:完了你坐下去。水皮就重新坐到桌子腿那儿,支书说:今天的学习就到这儿,磨子,你查查,有谁没来?从今日起,以后凡是学习会,来的人由以往记五分工提高到八分,没来的就扣五分。会场立即又精神了起来,灶火想吃烟了,便说:狗尿苔,火绳哩?狗尿苔来时就带着点着了火绳,来后见好多人已吃着烟,就把火绳掐灭了,听到灶火喊,又重新点火绳,在人窝里跑来跑去点烟。磨子站起来查人,说缺五个人,狗尿苔说:你算我了没?磨子说:哦,把你忘了。你跑啥的,坐下!狗尿苔就坐下,支书又一个咳嗽,同时牛圈棚里有一个喷嚏,大家重新安静。

  支书讲话了。在每次学习会后,支书必然要讲话的,可他的声音并不慷慨激昂,他在说古炉村从去年以来,革命的形势是好的,生产的形势也是好的,修了三十亩梯田,开了五里长的大小过水渠,烧了十二窑瓷货。村里虽然死了四个老人,一个难产的婴儿,却也新娶了三个媳妇,猪呀狗呀猫呀没一个遭瘟的,除了丢失钥匙,没再发生盗窃事件。公社派出所一共来过五次,没一次是来查案子提罪犯的。公社和县上给村里颁发了五个奖状,一个是治安模范村奖状,一个是民兵组织先进村奖状,一个是农业学大寨红旗奖状,一个是给党支部的奖状和一个授予他个人的奖状。但是,支书说到这儿,他就停下来,又开始把烟锅塞在烟包里装烟,会场鸦雀无声,因为支书讲话前边总是要讲正面的革命生产形势,这都成了规矩,也成了套路,接下来要讲的才是今天会议之所以召开的内容。支书的但是之后要讲什么,好多人仍不知道,会场上善人与守灯和婆站在了一起。这善人肯定是犯了事了,是不是关于让霸槽挖坑的事,可如果是挖坑的事而霸槽怎么还坐着,那善人就是因别的事了,事情还很严重?支书果然就讲到善人了。他说:我这次到公社开会,公社传达了省上一个文件,这个文件是机密文件,指出社会上有一种不好的苗头,有人在对社会主义,对共产党领导,对共产党的干部不满,尤其在一些大城市里。我们离大城市很远,离县城离洛镇也远,但是,风在山外吹了,古炉村也会落灰尘,天上有了乌云,古炉村也会丢雨星。我醒悟过来了,为什么古炉村去冬就丢钥匙,这其实就是乌云在我们这里丢的一滴雨星!而就在我不在的两三天里,古炉村竟然又出事了,这就是郭伯轩的问题,今天让郭伯轩站在这里,就是要给他上课,要给他受教育,大家都知道,郭伯轩还俗后迁居到古炉村的,还俗是共产党的政策,是公社张书记的指示,新社会怎么还能允许旧社会的那一套呢?人人都要劳动,谁也不能坐在那里让人养活。郭伯轩到古炉村后住在窑神庙,宽敞的地方让他住了,他应该感激古炉村的广大贫下中农,应该积极地劳动改造,脱筋换骨,可是,郭伯轩又把窑神庙变成一个寺院了。幸福是共产党给我们的,天大地大不如共产党的恩情大,大亲妈亲不如毛主席亲!郭伯轩把窑神庙变成了寺院为什么就不能搬出?世上佛大还是共产党大,我看共产党大,共产党把佛打倒了,佛法的威力在哪儿,共产党一根毫毛也没损失么!让他搬出去了,他当然不满,装神乔鬼,谣言惑众,扰乱社会!一个山野农人,有什么知识,却教唆人来牛圈棚里挖坑,是不是还想点火烧了牛圈棚,下毒药毒死耕牛?还有,把公房腾出来有人说三道四,我听了很生气,这是贫下中农说的话吗,这都是受到郭伯轩的影响!至于卖公房干啥,不是早给大家说明了吗,就是要给窑场添置架子车,还要买一辆到镇上卖瓷货的手扶拖拉机,这有什么不对?公房的事好像和牛圈棚里挖坑是两码事其实是一码事,连锁的事,反映了阶级斗争的一种新的动向,我们要提高警惕,明辨事理,把不利于社会主义的火星子一发现就要踏灭,不能让它起焰,也不能让它冒烟!

  支书讲了足足两顿饭时后,大家在地上把尾巴骨都坐疼了,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有人当然要起来去厕所,站起来拍打屁股上的土,便这儿咳嗽了,那儿又咳嗽。狗尿苔也好奇了,平常并不觉得有多少咳嗽,一留神了,咳嗽竟这么多,他就扭着头看看谁还没有咳嗽,有趣的是他一看着谁,谁就咳嗽了,而且声越大。但水皮和迷糊没有咳嗽,水皮在土扬起来后就戴上了他的口罩,而迷糊坐在那里嘴一直在咕嚅着吃炒面。迷糊一定是饿死鬼托生的,口袋里装了炒面,过一会抓一把喂在嘴里,过一会又抓一把喂在嘴里。狗尿苔也出去尿了一泡,在厕所墙头上捉了个七星瓢,回到会场在手里玩。七星瓢一旦扇开翅膀要飞,他就拿手捂了,突然不捂了,心想让七星瓢飞到水皮的耳朵里去,耳朵一痒,水皮肯定就咳嗽了。可七星瓢一飞,却从院门口飞出去了。迷糊呢,突然就不嚅动嘴了,人痴呆起来,一动不动。坐在身边的八成说:咋啦,咋啦?迷糊还不动,嘴张着没了气。大家都朝迷糊看,连支书也看,停止了讲话,说:迷糊你要打喷嚏出去打,看你这啥样子川迷糊就往起站,还是打不出来,婆就说:看太阳,看太阳就打出来了!迷糊朝天上一看,啊——嚏!一个喷嚏打得像响了个雷,鼻涕眼泪连同嘴里的炒面都出来了。大家都要笑,支书又一个咳嗽,没人笑了,迷糊还要回会场坐,磨子把他推开,不让他回会场,迷糊说:那不准扣我工分!一出院门又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会终于散了,大家都在院门口挤,霸槽又让狗尿苔跟着他,狗尿苔却要等婆。婆和守灯以及善人要等大家都走了才能走,葫芦的媳妇也没走,她低声给善人说:要知道今日是批你,我宁愿不要工分也不会来的。你不要生气,没有人笑话你的,古炉村十多年里有谁不批人,有谁没被批过?守灯和他大是老挨批户,六升他爷是中农,人社不积极批过,老诚他大收麦天吃烟引起了火灾批过,护院他妈大跃进时不愿砍他家的树去炼钢批过,顶针她大在开始学大寨的时候说过牢骚话批过,就连支书和满盆,四清里也让公社的人审查过来审查过去。善人说:这我知道。不说啦,支书朝这边看哩。葫芦媳妇说:我没说妄话。善人却离开了,坐在了台阶上去揉腿。已经不再站了,腿竟抖起来,用手去按,抖得更厉害,善人就说:守灯,你瞧这腿!腿不如树么,树常年站着不动,腿就成这样?!守灯说:你不习惯么,以后站上几次就不抖了。善人说:以后?以后还站?!守灯说:站过一次你就有前科了。你也是没事寻事,咋就给霸槽出那主意?善人说:他人燥着哩,你不给他寻个出气筒子,他说不定就炸啦!我听说盖这牛圈棚的时候把村里一块石碑子去垫过坑,我说石碑子可能在牛圈棚底下,把石碑子寻出来重新栽了,或许就好了,谁知道他挖那么深的坑?六升说,那石碑子上刻着朱家的家训哩。守灯说:你也真会装神弄鬼!善人说:你给我也戴帽子?守灯说:这是支书说的。善人说:是不是?守灯说:你站在那儿没好好听?善人说:我站在那儿想,这站着也好,站着总比跪着强么。支书说我是装神弄鬼,这鬼不能弄,神要装哩,如果一天不是说人就是呵人,甚至骂人打人,他气,别人也气,气就是鬼。我会装神,见人不对,我就一笑,乐就是神,神起来就不伤我的。守灯说:那你就好好揉腿吧。出院门走了。

  院子里最后只剩下了善人和婆,婆弯腰把大家垫屁股的砖头收拾了往墙角放。狗尿苔埋怨婆出的那力气干啥,婆说:让你欢喜爷一个人收拾啊?!霸槽还在院门外站着,见人都走完了,又进来给善人说:嗨,是我带累了你。善人说:这与你屁相干?我自己和的面,自己拌的馅,包出的饺子来,我自己知道。霸槽就不说话了,抬脚踹了一下牛圈棚的牛槽。欢喜气得拿眼盯着霸槽,霸槽也不理他,催着狗尿苔走。狗尿苔在问婆:婆,你腰疼不疼?婆说:哪有不疼的?你又要去哪儿?狗尿苔说:霸槽哥那儿有太岁水,我去舀些给你喝,腰就好受了。欢喜还在那里受气,气得脸都黑了,善人说:我们走了,你把院门一关好好笑几声,仰天笑几声,把阴气放出去,不受他克了。

  狗尿苔跟着霸槽去了小木屋,霸槽似乎忘记了要给婆舀神水的事,就拿出一瓶酒坐在那里喝。他喝得很猛,也不说狗尿苔你喝呀不,狗尿苔看见屋角还堆了三个空酒瓶子,心想这是从哪儿弄的酒,把我叫来就是让我看着他喝酒吗?小木屋里顿时一股子酒气,狗尿苔皱着鼻子。霸槽说:不要吸!狗尿苔说:为啥?霸槽说:我掏了钱买酒让你吸香气?狗尿苔说:吝皮么!看他一气儿将一瓶酒喝下去二指,说:在外边挣了大钱了?霸槽说:那当然!狗尿苔说:外边是个啥样子?霸槽说:也想出去呀,那我再出去就带上你。狗尿苔说:你还出去呀?霸槽眼睛瞪着,鼻孔张大,像是和人吵架一样,说:咋不出去?!狗尿苔吓了一跳,还没回过神来,霸槽一把把狗尿苔拉过去,拿起酒瓶就给他嘴里灌。狗尿苔美美地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喝呛口了,但霸槽还给他灌,一丢手,狗尿苔在地上站不稳,差点坐在地上。

  霸槽嘎嘎嘎地笑,笑得像夜猫子。

  狗尿苔说:你醉了!

  霸槽说:你醉了!

  狗尿苔从怀里掏了善人给他的那个小镜子,小镜子里他脸红得像戏台子上的关公。

  霸槽说:去,把酒瓶子拿到塔前那儿摔了,就摔在当路上!

  狗尿苔说:摔在路上轧人家轮胎哩。

  霸槽说:就是要轧他妈的轮胎哩,轧了轮胎我就能补胎了!

  狗尿苔竟然摇摇晃晃地拿了四个空酒瓶子要出门,他觉得他一下子长高了,他从来都没有长到这么高,在出门的时候还低了一下头。傍晚的雾又起身了,整个麦田像烧开的锅,罩笼了白气,白气又长了脚腿爬上公路,公路也软和了。他摔碎了三个酒瓶子,摔第四个酒瓶子,头就晕得厉害。

  第四个空酒瓶子一响,狗尿苔却听到了还有一下破碎声,扭头看时,从村口到公路的土路上,影影绰绰地是杏开和拄了拐杖的满盆,杏开在地上拾什么,满盆又夺过去,再是一下破碎声,杏开就哭。满盆在骂:你变着法儿给我跑么,喝水,喝尿呀,喝毒药?!拐杖举起来打杏开,自己却倒在地上。狗尿苔担心这么一打闹,霸槽要冲出小木屋来夺杏开了,他站着没动,可能要发生一场打斗了,他不知道应该去帮霸槽还是满盆?但是,等了好久,杏开已经被满盆打骂着进了村,霸槽还没有出来。他回到小木屋,霸槽就坐在门里,脸黑得像一块生铁。

  狗尿苔说:满盒打杏开哩。

  霸槽没吭声。

  狗尿苔说:杏开肯定来找你的。

  霸槽还是没吭声。

  狗尿苔生了气,说:不让你和杏开好,你要好哩,你给杏开惹下一堆事了你跑了,回来还不见她?!

  霸槽突然吼道:我就不见!咋啦?!

  霸槽凶得要吃了狗尿苔,狗尿苔心里却高兴了:这下好了,他终于断了念想了。

  霸槽说:不就是个队长的女儿吗,有啥稀罕的?没了她就找不下女的啦?找不下农村的找一个城里的!

  已经和杏开断了念想,就没必要说杏开的坏话呀,狗尿苔又要替杏开抱打不平,他说:找一个城里的?你找呀,找一个回来我看看!在哪儿,哪儿?!

  霸槽说:你等着吧!

  公路上有了人的脚步声和推着自行车的声,霸槽说生意来了,让狗尿苔去舀一盆水,准备着补胎,狗尿苔拿起了那个瓷盆却呼地摔了。

  霸槽这下吃了一惊,说:你这碎(骨泉)还有火?

  狗尿苔说:你以为哩!

  狗尿苔拧身回村去。

  霸槽说:你给我回来!

  狗尿苔还是走了,他听见推自行车的人在说:快看那人,特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