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善人原本是无奈地说了一句隐身衣,但狗尿苔的脑瓜子却像是一口钟,咣的一下,敲灵了。回到家睡了,还老想着隐身衣。真的,如果有件隐身衣那多好呀,他狗尿苔愿意到哪儿去就到哪儿去,比如,他要去杏开家,杏开是熬吃了苦楝籽的汤打胎吗,若是熬了药,药渣是倒在院墙根的,在那里一看便知道。比如,可以到支书家去,他是曾在门缝里见过支书的老婆在院里用席晒点心,现在他要直接进去,就站在席边一个点心一个点心地数,支书和他老婆看不见,支书的儿子看不见,猪呀鸡呀都看不见。他还要坐在支书家的痒痒树下,看都是谁会来送礼的。天布送过礼吗?八成送过礼吗?冯有粮、夜土根、白长宽肯定是送过的,冯有粮和白长宽他们是外姓,要巴结支书,况且他们是木匠泥瓦匠,出外干挣钱的活能不和支书关系搞好吗?霸槽越是离支书远,他们越是会离支书近。冬生和立柱也绝对送过,立柱那么笨,他怎么就能去窑场?还有水皮也送过,百分之百送过,狗尿苔是看见过水皮送过韭菜和南瓜,没送过点心,那鬼信呀!对了,穿上隐身衣去水皮家,水皮在外能说会道,总是客客气气,人哪儿老是好脾气,在家了才要骂人的,那娘俩吝啬,送了点心肯定骂点心给狗吃了,吃了肚子疼去。哦,要去秃子金家,要去麻子黑家,最好狗日的都在吃饭,就朝他们碗里唾一口,或者叭叭拍耳光,他们看不见,以为是鬼。鬼就来打你,一天去三趟打。麻子黑个子高,得上到凳子上扇狗日的脸,扇他脸!

  狗尿苔迷迷糊糊,手从被窝里猛地挥了出来,哐的一声,把炕墙上的煤油灯打翻了。婆没有睡,在灯下剪她的纸花儿,煤油灯掉在炕上,忙把灯壶拾起来,狗尿苔也醒了,去摸火柴,把灯再点着,煤油已经倒在盖在被子上的夹袄上。婆擦不净煤油,拽了狗尿苔的腿一扭,狗尿苔趴在了炕上,照着那屁股就打。狗尿苔知道又做坏了事,不吭气,让婆打,婆打得屁股一片红。婆不打了,坐着喘息,却说:你做梦了?狗尿苔编谎说:梦里我和人打架哩。婆说:你梦里都和人打架?你能打过谁,你又能受得住人打,你和人打?!气又上来,一把将狗尿苔拉起来,拉起来狗尿苔还是和坐着差不多高。婆说:叫你乖乖地就呆在屋里,你一天到黑不着屋,你倒还想着和人打架!唉,我咋就说不醒你!狗尿苔说:我是娃么,在屋里果不住么。婆说:呆不住也要呆!你啥时候才能老气呀!狗尿苔说:让我是老鼠呀,小小就长胡子呀?!狗尿苔的话把婆逗笑了,就拧了狗尿苔的嘴,把被子却又给狗尿苔盖上,去寻碱面来擦夹袄上的油渍。

  狗尿苔并不生婆的气,他觉得他反正是打了麻子黑。天明起来,把尿桶的尿提着去自留地泼麦苗,麦还没起身,一只兔子在那里跑,狗尿苔大声叫:兔子!兔子!兔子蹦在了空里,身子弯得像一张弓,跃过了水渠,向东南跑去了。不远处的一块麦地里,麻子黑也在撒灰。看见了麻子黑,狗尿苔就心里说:我打过你!竟然发现麻子黑的左脸是肿了。

  狗尿苔说:谁打你脸了?

  麻子黑说:我牙疼。谁打我?打我的人古炉村还没有哩!

  狗尿苔说:有两个人可以打你。

  麻子黑说:谁?

  狗尿苔说:霸槽就打过你。

  麻子黑说:他不是走了吗,走了权当死了,还有谁?

  狗尿苔说:穿隐身衣的。

  麻子黑说:隐身衣?

  狗尿苔不说了,提了尿桶,脖子硬硬地走了。

  这个中午就下了雨,春雨贵如油,地里的麦苗都乍立着来了精神,狗尿苔庆幸早晨把尿泼在了地里。但是,雨虽不大,却一直到了傍晚还在下。村人差不多都戴了草帽,或者披了蓑衣,狗尿苔没有蓑衣,有一块绿塑料布,布的两个角缝起来,从头到腿就盖起来。他想真怪,昨夜里梦中打了麻子黑,麻子黑的脸就肿了,那么,他还去了水皮家,去了支书家,是不是他们那儿也有什么变化?狗尿苔便顺着巷子走,巷道里没人理他,面鱼儿前天还哭哩,现在又拿锨在把屋檐水往尿窖里引,朝他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又铲土,牛铃明明是站在院门口的,也没有说话。为什么他们看见了他就像没看见似的?是穿了隐身衣他们看不见了吗?这塑料布是能隐身吗?狗尿苔突然觉得一定是塑料布能隐身!这塑料布怎么以前没这作用呀,是它在做了梦后才能隐身吗?

  狗尿苔啊啊地兴奋起来,往水皮家去,水皮家的院门却锁了,狗尿苔的企图未能实现,就抬脚在门扇上踹了一个泥脚印。这时候巷口过来一伙人,有支书有磨子,一个黑胖子,还有天布。狗尿苔没有跑,就站在院墙下,他偏要尿尿,想:他们看不见我。

  天布却在大声喊:干啥哩,哎,干啥哩!

  狗尿苔不吱声,还在尿。

  天布上来踢了一脚,说:公社张书记来了,你在巷道里尿?!

  狗尿苔说:你看见是我尿啦?

  天布说:那是狗尿的?快滚!

  狗尿苔才知道塑料布并不隐身,是面鱼儿故意不理他,是牛铃看见他了不招理他。

  下雨天生产队里爱开会,果然晚上就开了会,连满盆也去了,杏开把他扶到公房的长条凳子上,他没有坐,就趴在那里。整个会上,都是支书在讲话,他讲了下午公社张书记来了,领导下村视察,充分肯定和表扬了古炉村的工作,强调一定要加强民兵训练和学大寨修梯田。领导到了村办公室,又去了窑神庙,问到窑神庙住的谁,他说住着善人,领导说是他让善人从庙里还俗的,竟然还住这么大的庙而村办公室又那么窄狭,这桌椅板凳也该换换了。啊,这是领导在批评我们,也是在关心我们啊!他说,他还要告诉社员们一个好消息,就是领导说公社新到了十辆手扶拖拉机的指标,原本没考虑给古炉村,鉴于古炉村工作出色,条件简陋,就拨一个指标给古炉村。他说,最后,领导问到他还有什么问题和困难,他告诉领导没有问题也没有困难,古炉村是红旗村,我们的社员觉悟高,劳动热情大,爱社如家,和睦相处。他说,但是,他隐瞒了一件事,就是霸槽,他本来想汇报,又取消了念头,因为这么久走掉了一个人,如果是没经同意外出钉鞋补胎,那就是在古炉村还没有割净资本主义尾巴,如果是出外讨饭了,这又是给社会主义脸上抹黑。支书这么说着,足足说过了能吃五锅烟的工夫,人们以为会议就这些内容了,却接着又宣布了四项决定。这四项决定是:一、民兵工作坚持十天里就要集中训练一次。二、中山东后坡的那十八亩梯田要在麦收前修好。三、村办公室搬到窑神庙,这两间公房公开出售,价格核定后,凡是古炉村的社员,除过四类分子,都可以申请购买。售后的款要买手扶拖拉机,要给窑场添两辆架子车,要更换新办公室的家具。四、善人搬出窑神庙住到中山顶山神庙去,山神庙与窑场近,善人以后就去窑场干活。

  古炉村在每一年春天都会有一些新的决定,而这个春天的决定重大而且来得突然,也执行得紧急。三天后善人就搬家了,中山东后坡的梯田由磨子负责也开始动工。公房更腾得利索,窑神庙是个四合院,北边五间殿房正中三间做了办公室,两边各一间存放了三个柳条编就的囤子,装着生产队一百斤稻子和一百斤包谷的储备粮,这些粮是防备着天灾人祸而救急的,万不得已谁也不能动用。再就是五个缸瓮里藏着各类种子和给牛做精料的黑豆。殿房下的东西厢房里,东厢房堆集了烧好的瓷货,西厢房里除了放一张桌子晚上记工分用外,就塞满了公用的犁呀,套绳呀,木锨木杈,耧耙,一些木椽竹竿,还有过年耍社火的旌旗锣鼓、芯子。这一切都没有话说,但对于公房出售却议论纷纷。为什么要出售公房呢,难道就是添置手扶拖拉机架子车和更换办公家具吗?谁又能购买呢?古炉村家家并不缺房的,以前霸槽老宅屋破败,他是可以买的,但霸槽一走,还有谁需要买房呢?好像没有谁要买的,这情况支书应该清楚,为什么就做这个决定呢?

  这些疑猜,狗尿苔不理会,牛铃也不理会,他们关心的仍是出工的事,就再次去寻支书,说要修中山东坡的梯田呀,应该让他们出工挣工分呀。支书总算是同意了,但给牛铃每天记四分工,给狗尿苔只是三分工,因为过了春节,牛铃的个头冒了一截,狗尿苔依旧没长。在梯田工地上,磨子、长宽、秃子金他们砌石头堰,砌堰的大石头是从山上开凿的,而大石头中间的小垫石则是牛铃和狗尿苔去路畔、地头捡那些料浆石。狗尿苔力气小,好不容易捡一笼子料浆石了,吭哧吭哧提来,秃子金把料浆石哗啦灌了大石头缝,骂道:你也用个大笼筐么,半天提这么一点,是填牙缝呀?!狗尿苔憋着劲又去捡,捡得十个手指头蛋都磨出了血,跑得脚上鞋也歪破了鞋帮子,秃子金催他,磨子催他,连长宽也催他,骂他俩干不了就不要来出工,这工分是好混的?累得他俩轮换去避人处去尿,去屙,趁着尿和屙歇一歇,尿和屙了搬起块料浆石把屎砸飞,说:你是秃子金!你是磨子!你是长宽!

  水皮提了石灰浆桶,又在村里的空墙上刷标语,还是来回在帮着稳梯子,但刷在墙上的字似乎和以前的字不一样了。狗尿苔经过墙下,来回刚好去厕所,他说:水皮,以前的字写得方,现在咋写扁了?水皮说:隶体嘛。狗尿苔说:立起?立起了还像是躺着?水皮说:隶体不是立起,没文化真给你说不清!狗尿苔不说字了,说:你写字轻省,修梯田把我都累死了!水皮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狗尿苔说:啥意思?水皮说:你活该!狗尿苔说:哦,我没给支书提点心,我活该。水皮说:啊那你写么,你来写!狗尿苔当然写不了字,就给水皮笑了,说:你给支书说说,让我给你稳梯子,我肯定比来回稳得好,我还能给你跑小脚路。水皮说:是不是?狗尿苔说:是么是么。水皮说:你到梯子下我给你说。狗尿苔走到梯子下了,水皮站在梯子上把刷子一甩,灰浆淋了狗尿苔一身,说:我不要你!狗尿苔走开了,骂:把你从梯子上栽下来!

  终于,支书也知道了牛铃和狗尿苔在梯田工地上干不了,就分配他俩到窑场去干活,窑场上的人没磨子秃子金的脾气大,又是给冬生柱子他们跑个小脚路,干些零碎活,狗尿苔和牛铃就觉得支书好,啊支书啥都好,如果支书不让水皮写标语,那支书就更好了。

  窑场上,善人是帮冬生淤泥的,善人平常话不多,只是闷着头干活,但只要一歇息,谁一问起说病的事,善人就换了一个人,话多得能溢了出来。牛铃就给狗尿苔说:他那嘴多亏是肉长的,如果是木头石头做的,早烂了十回八回了!狗尿苔说:不见他拿书看么,他咋啥都知道?!他们就觉得善人是个不一般的人,古炉村怎么就有了这样一个不一般的人呢,既爱去和他黏糊,又害怕着不敢太黏糊。

  在窑场干了三天活,第四天,歇息的时候,善人把水盆在窑顶放着,窑顶上温度高,水很快就热了,在那里洗头,狗尿苔和牛铃就偷偷跑到中山顶上的山神庙看稀罕。山神庙的门早就烂了,用包谷秆扎了个栅栏门,连锁都没锁,推开进去,庙实在是太小了,里边盘着一个新炕,连着炕垒着一个灶,一个窗子,窗前一张桌子和三个装粮装杂物的瓮,剩下的地方就只能放下两个蒲团,一个火盆了。狗尿苔说:哦,山神的个头也不高么!山神庙里并没见山神的塑像,墙上连壁画也没有,牛铃说:你咋知道山神个头不高?狗尿苔说:庙就这么小么!他们在炕上和瓮里翻看,希望能有什么吃的,比如核桃呀,柿饼呀,红薯片子呀,但没有。牛铃又到锅灶角去寻,狗尿苔说:让我坐坐蒲团。善人一坐蒲团双腿能交叉着放到腿面上,狗尿苔放不上去。牛铃说:呀,鸡蛋呀,咱拿鸡蛋到窑顶上煮去!狗尿苔却蝎子蜇了似的叫道:啊花,花!牛铃说:鬼得很,鸡蛋藏在这儿,拿几个?狗尿苔说:是十几个?牛铃说:一共才六个。拿了两个过来,才发现狗尿苔仄了头在看门外,嘴里还在说:啊花!花!牛铃也往外看,问什么花,花呢?狗尿苔却说:飞了,变成鸟飞了。望着在空中转着圈的飞鸟,牛铃认得那是老栖在窑神庙房上的那一群鸟,红嘴,白尾巴。就敲打狗尿苔的头,说:你认不认得鸟呀,花,花,花你个头!狗尿苔却疑惑,明明看见是树上十几朵花的,花突然变成鸟了?那么是不是鸟都是花变的?!

  等他们把鸡蛋拿到窑上,也取了个瓦盆盛了水放在窑顶上,善人说:要拿就多拿么,给窑场上的人一人煮一个!

  善人一直洗头,并没有注意他们,狗尿苔觉得奇怪了,嘿嘿地笑,说:爷,善人爷,我们想尝尝你这鸡蛋是啥味?

  善人说:鸡屁味。

  狗尿苔说:嘿嘿。你只有六个鸡蛋了,还让多拿些。

  善人说:一会就有人来送呀么!那群鸟又出现在了窑场边的木杆上,它们排成队,全伸长了脖子,同声鸣叫,然后忽地一下往山下飞去。狗尿苔再一次看见了那些鸟落下不动时是一朵朵花,飞起来了才成了鸟的。不一会儿,鸟群又飞来,但这次没再停落在窑场边的木杆上,而一个接一个飞上山,站在了白皮松的枝桠上。

  牛铃在煮鸡蛋,冬生在泥池里灌水,嘴里咕咕囔囔不知骂谁,守灯的脸一直吊着,他在铲煤,铲几下,锨就使劲在石头上磕,立柱在收拾拉土车,后车板掉了,拿铁丝缠,骂:你磕啥锨哩,那是生产队的锨!善人把头洗好了,去端陶坯,给狗尿苔笑笑,狗尿苔看着善人笑起来眼睛又眯又长,觉得应该回应笑,就笑了一下。

  窑场下的小路上就走上来了开合,手里提着那毛巾包着的鸡蛋,喊:善人,善人哎!——

  泥池子里的冬生跑过去,说:喊善人干啥呀?

  开合说:能叫善人干啥,说病呀么。

  冬生说:咋这多的病么,善人来窑上没干多少活,不是这个叫就是那个请的。

  开合说:谁爱得病呀?老婆开过年心口疼,中药西药都吃了不顶事么,她一病进货是我,做豆腐是我……

  冬生说:钱要散哩,开合,钱挣多了人负不起哩!

  开合说:冬生,别人说这话,你不能说……

  狗尿苔和牛铃呀呀地从窑顶上跑下来,善人说有人要送鸡蛋的,果然就有送鸡蛋的开合来了!牛铃接收了开合手中的毛巾包,说:善人爷,你日子好得很么,是不是天天有鸡蛋吃?!打开包,说:咋才四个?开合说:鸡就下了四个。牛铃说:咋不再提些豆腐?开合说:嘿嘿。牛铃就对善人说:你可是说了话的,要给窑上每个人煮一个的,这我拿去煮呀!

  有鸡蛋吃狗尿苔当然高兴,但狗尿苔真是佩服了善人这么神的,他就问善人:你咋知道有人来送鸡蛋了?

  善人说:这你问你婆呀,别人不会剪纸花,她咋剪啥像啥?

  狗尿苔倒不觉得婆有多神的,他说:你教我也说病。

  善人说:你也学呀?

  善人没有说他教,也没有说他不教,拍打着身上的土,要跟开合下山了,立柱不乐意,说:你又下山呀,这工分咋给你记呀?冬生说:让走,让走,他去说病呀又不是去闲逛呀,煮的鸡蛋我不吃啦,你吃两个!善人就跟着开合走了。狗尿苔说:哦,让善人到窑场来,你们都没意见,原来图着常有鸡蛋吃么!冬生说:他哪给我们鸡蛋吃,日子过得仔细哩!狗尿苔说:我知道了,他不教我,原来是怕我分吃了鸡蛋?

  鸡蛋煮了一会,立柱便走上窑顶,要看看鸡蛋熟了没有,从水盆里捞出一个剥了皮就吃,再剥了一个就吃,梗着脖子又捞出第三个剥了,鸡蛋又白又嫩,突然一扬手说:善人当过和尚,这鸡蛋吃了娶不下媳妇,撂了!狗尿苔和牛铃要看立柱把鸡蛋撂到哪儿了,看了一会,没看见撂到什么地方去,一回头,立柱的腮帮鼓了一个包,才知道受了骗,两人就扑过去要从立柱的嘴里掏。立柱身派子大,压不住,狗尿苔搔他的胳肢窝,立柱一笑,鸡蛋噎在喉咙,一时出不了气,脸就青了。牛铃说:他要死呀!两人就跑,冬生在窑下喊:捶后背,捶后背!两人又抱住立柱在后背上捶,立柱嘴里咯啷一声,眼睛活了。狗尿苔说:你吃么,你多吃多占么!立柱说:再捶捶,狗尿苔,再捶捶。

  狗尿苔捶着捶着不捶了,他从山上看见了公路上走着一个人,胸向前挺着,双膊很长,在后边甩,就说:牛铃,你看那是谁?牛铃说:不是霸槽吧?立柱还在说:捶么,捶么。狗尿苔说:是霸槽!恨恨地砸了一拳。立柱哎哟哎哟叫着,狗尿苔和牛铃已经一股风刮下山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