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三婶和顶针还在狗尿苔家里忙活着。

  还是在埋葬马勺他妈回来的路上,顶针就求三婶帮她染三丈粗布,三婶满口应称了,却要顶针备些蓼蓝草。蓼蓝草是来声货担里有卖的,但一连几天来声没来,三婶就出主意以莲菜池里的青泥来捂,而捂出来色气不匀,两人拿了布来找婆请主意。婆说:敬仙儿没?三婶说:没。婆说:难怪哩,老姊妹你也糊涂了,染这么多布,你不敬仙儿?顶针说:啥仙儿?婆说:现在年轻人不知道梅葛二仙了。就搭梯到屋梁上取下一个布包,布包里是一些剪着的鞋样子,绣枕顶的花模子,再就是一张木板套色的年画,年画上并排站着的两个古人,这就是梅葛二仙。婆告诉顶针,先前洛镇上有个染坊,坊里就供着这二仙像。现在供销社里都卖洋布,没染坊了,平日村里人自己织下的粗布,少一点的随便拿到莲菜池里捂捂,而布一多,熬蓼蓝草染,不敬仙儿就常常染得不匀。这都是很怪的事,就像蒸馍,谁不会蒸馍呀,但你遇上邪了,馍蒸出来就是瓷疙瘩。三婶说:就是,就是,我把顶针的布拿去捂泥,一股子旋风吹得我个趔趄,估摸是侵了邪了,布就染成个老虎脸。婆把梅葛二仙的年画贴在墙上,没有香火,供了一碗清水,三个人趴下磕头。婆说:仙儿拜了,咱再费一道工序,顶针你把布拿回去,先烧些水,手指头试着不烫就行了,放上野枣刺灰和石榴皮,也把布入进去,一定要入水泡透,然后捞出来再用莲菜池的青泥捂上三天。顶针欢天喜地,说婆知道这么多的!三婶说:你蚕婆是古炉村的先人么。顶针说:婆名字叫蚕?三婶说:你连你婆名字都不知道呀?顶针说:平日都是婆呀婆呀地叫,谁叫过名字?我亲爷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哩。三婶说:这也是,村里的孩子即便隔代还能知道他爷呀婆呀的名字,但隔了两代就绝对不知道了。你说都讲究继香火哩,隔两代都不知道先人的名字,那还给谁继香火?!婆说:扯远了。三婶说:扯远了。以后有啥不清白的就来问你蚕婆。婆说:忽悠我哩。明堂做的那身衣裳,也黑不黑灰不灰的,是不是你给人家染的?三婶说:是我染的。婆说:你去给明堂说,还有布的话就按我刚才的说法再染一遍。顶针说:不给姓夜的说!婆说:瞧你这小心眼,就让你穿着好看呀!院子外就听到哭声,哭声拉得很长,像唱一样。三人停了话拿耳朵听,三婶说:是看星他妈么,和儿媳妇又捣嘴了!顶针说:姓夜的都是些啥人么,秃子金是个踅(骨泉),迷糊是二杆子,跟后人倒老实,瓷得三锥子扎不出个屁来,八成又是过河勾壕子都要夹水,就霸槽人模狗样的,却是个逛荡鬼!婆说:这婆媳三天两头地吵……三婶说:越吵越穷。顶针说:我说姓夜的没个正经货,看星在外边凶巴巴的,在屋里就是降不住媳妇。婆说:大冷的天哭着吸凉气得病呀,咱得去劝劝。

  三个人出门去了看星家,看星妈是坐在院门口石头上哭,旁边来了许多看热闹的,看星妈胆就壮了,回头朝院门里说:你吃了三碗,你还要吃多少?猪在圈里饿得吭吭哩,我能不喂猪?院里的儿媳说:我吃什么三碗了?你吃饱了,你儿子吃饱了,我担了十几担垫圈土,稀汤寡水地才吃了两碗,再去盛你就把锅洗了,剩下的饭倒给了猪,我嫁到你家不如个猪呀?看星妈说:你就不如个猪,猪一年到头养大了还卖钱哩,你能做啥,过门这些年了,你生了个猫儿还是狗儿?儿媳说:你怪我哩,你咋不问问你儿哩,种子是瘪瘪的,地里咋出苗哩?你要抱孙子,我去拉野汉呀,我给你生下一炕来!看星妈说:你放你妈的狗屁哩!儿媳说:你才放狗屁哩。看星妈说:哎呀你骂我,你妈也是有儿的,儿也娶媳妇的,你骂我那你妈也会被儿媳骂,麻叶麻叶,你×里掰出来的啥女子么,让她来骂我?!旁边人说:你少说几句,你少说几句。看星妈又哭起来,脚手乱摇乱掸。长宽就喊:看星家的,你不要说了!像啥话么!是不是看着人多,把丢人事当赢了人呀?看星媳妇说:你也听到了,古炉村谁家有这么麻迷的老人!长宽说:再麻迷那还是你婆婆么。看星妈说:谁麻迷,我哪儿麻迷了?!长宽说:好,好,你不麻迷,你清白,清白得很!善人就从旁边走过,长宽就又说:善人善人,你来的好,这一家人都有病哩,你也不给说说病?善人说:人家不请我,我咋去说病?看星妈说:我是让看星去请你给他媳妇说病,看星说那是迷信。善人说:瞧瞧,他们不信么。啥是迷信,我给你说,人迷在什么上就受什么害,所以富的死在富上,穷的死在穷上,会水的死在水里,能上树的死在树上。看星妈说:那我就死在儿媳上?善人说:弹嫌媳妇的受媳妇气,不爱戴婆婆的受婆婆气。能脱出来算有道,脱不出来就是迷信。看星妈说:你说病要吃哩我能给你打一碗煎水荷包蛋,可要钱,我哪有两元钱?顶针说:婶子舍不得钱么,那你婆媳俩就淘气吧,别让气在肚里聚起个疙瘩。长宽说:善人,你今日不要钱,你给他婆媳俩说病!善人说:其实大家都在给她们说病哩。一人打他妈他大,没打别人的妈大,人都恨他,是天恨他;一人孝顺他妈他大,并没孝顺别人的妈大,人都敬他,是天敬他。长宽说:你说的好,你到屋里去,好好给她们再说说。就推着善人,也拉看星妈到屋里去。看星妈却不肯起来,说:给儿媳说病呀,拉我干啥?婆就说:你回屋招呼招呼善人么,冷哇哇的,雾都罩下了,你坐在这儿寻着致病呀?看星妈说:我死了好,死了人家就高兴了!还是没起来了,仍不进院门。婆说:人呢,咋不出来接你婆婆回去?来呀,你接你婆婆!看星媳妇出来拉她婆婆的胳膊,婆婆就进去了,说:甭拉我,我不能走啊?!旁边人就笑着哄地散了。

  散开的脚步一乱,顺地漫来的雾就腾起来,像腾起来的尘,有人觉得喉咙痒,一声咳嗽,所有人都在咳嗽了。而从另一个巷口更多更浓的雾碌碡般地滚出来,滚出来的还有狗尿苔,他一手提着裤腰,一手提了扫帚和笼子,疑惑地往这边看。婆就说:啥时候了你咋还没回家?狗尿苔就说:回,回。把扫帚和笼子交给婆婆,却拽着婆的衣襟走得很急,一进院子把院门关了,裤子就脱落在脚面上。

  婆说:狼撵哩?!

  替狗尿苔提上裤子,问裤带呢,狗尿苔说句裤带断了,就气喘吁吁地告诉了守灯在土里用刀割天布家藤蔓根的事。婆一下子脸僵了,说:这话你敢胡说,你看真了?

  狗尿苔说:看真了,这算不算也是阶级敌人搞破坏?

  婆捂了狗尿苔嘴,说:这事你没看见。

  狗尿苔说:我看见了。

  婆戳了狗尿苔的额颅,说:你没看见!

  狗尿苔看着婆的脸,他改口了,说:没看见。这个晚上,狗尿苔很乖,没再说守灯的事,也没说他折了缠了榆树香椿树枝条的事。吃饭时,包谷面糊糊里没有煮豆子,连红薯也没煮,狗尿苔吸吸溜溜着喝。隔壁的铁栓家好像在喝酒,划拳的声很大:你一盅,我一盅!

  每当村里谁家喝酒,吆呼喝酒的人就让狗尿苔去叫人,把要叫的人都叫来了,他就提着火绳站在旁边,等着谁吃烟了去点火,谁赖着不喝了就帮着指责,逼着把酒喝到嘴里,还要说:说话,说话!把酒喝在嘴里迟迟不咽,让一说话酒就咽了。但是,吆呼喝酒的人从没给狗尿苔留个座位,也没让他也喝一盅,只是谁实在喝不动了,说:狗尿苔替我喝一下。他端起盅子就喝了,他是能喝十盅也不醉的。喝到后半夜,当然有人就醉了,吆呼喝酒的人说:狗尿苔去送吧。狗尿苔就扶了醉汉到家去,先是送醉汉回去,醉汉的媳妇就骂狗尿苔让他男人喝多了,骂得狗尿苔再送醉汉时,把人送到院门口,他敲门,门里只要一有回应,他就立即跑了。

  隔壁的划拳声一起,狗尿苔心就慌了,想:喝酒哩咋没喊我去叫人?拿眼看婆的脸。婆明白他的意思,偏不作理,用抹布擦锅台,擦过来擦过去,锅台都擦得亮光光的。狗尿苔放下碗,终于说:婆,铁栓他们喝酒哩!

  婆说:你吃饱啦?人家喝人家酒,咱睡咱的觉!

  狗尿苔说:一肚子稀糊糊,早睡早尿炕呀?

  婆说:睡去!

  划拳声还是一声高一声,狗尿苔心里像猫抓,他说他去厕所里尿呀,走到院墙角,趴在墙的缸瓮缝里朝隔壁看,铁栓的厦屋正对面,门开着,生着一盆火,铁栓和麻子黑、护院在喝酒,酒其实就装了那么一瓷盅子,放在火盆沿上,每人手里拿了个白萝卜,又拿了一根猪鬃,谁输了,啃一口萝卜,然后拿猪鬃蘸了酒自己吮一下,让对方也吮一下。狗尿苔哼了一声,还你一盅我一盅哩,就这么个鬃呀?!走回来继续吃包谷面糊糊。划拳声还是响着,像一群扑鸽,扑扑喇喇,从铁栓家飞过来,婆就不让狗尿苔再喝糊糊了,取了颗鸡蛋,在灶膛里用铁勺炒了,说:这下心收回来了吧,吃了早早上炕!

  一夜没起来尿,第二天一早睁开眼一摸屁股下,褥子也没尿湿,狗尿苔的情绪就蛮好,却听到天布媳妇在村道里骂人,她骂着谁日了他妈的瞎心烂肝花的吃枪子挨砍刀的给她家拍黑砖下毒手!有人在问:出啥事了,大清早的骂?天布媳妇说:谁狗日的把牵牛花蔓从根给割了!问话的人说:噢,我还以为谁把天布害了!天布媳妇说:能割藤蔓根,那遇着天布还不要害天布?!就哼声哭,哭了再骂,咒割蔓藤跟的人不得好死,上山滚山,下河溺河,中邪得瘟,断子绝孙。狗尿苔穿了衣裳要出去看,婆不让他出去。

  天布媳妇整整骂了一个早晨,骂得鸡猫猪狗不敢叫,所有的树都在寒气里打颤,枯叶子一片一片落。没人回应,也没人去劝,谁回应谁去劝,谁就是心虚了,没事找事。天布的肚子饥了,过来说:回,回!媳妇才拍了三下屁股,收了场。

  但是,过后,村里人都交头接耳了,猜想是谁能割了藤蔓根,那可是看上发叶生花,光耀一片,古炉村的大景观啊!为什么要割呢,还是齐根割,是对村里人不满还是仇恨了天布,仇恨天布也不该拿花木出气呀?这是谁,谁个?!

  水皮碰着了狗尿苔,说:是不是你弄的?

  狗尿苔说:你咋能想到是我?

  水皮说:谁要和天布致气,最多是割一个蔓藤,而这么多的根全割了,那就是阶级仇恨哩!

  狗尿苔脸都青了,说:阶级仇恨咋不杀人放火而只割个蔓根?就算是阶级敌人搞破坏,出身不好的也不是我一人!

  水皮说:那你说是守灯弄的?

  狗尿苔说:我啥时说是守灯弄的?!

  狗尿苔已经不恨守灯了,他恨水皮,也就想着报复报复水皮。

  怎么个报复,狗尿苔却没法儿。这个下午他坐在村西头的药树下看老顺在拾掇着那台旧石磨,石磨早废弃了多年,而且磨的上扇被掀开在地上,老顺拿着凿子在绽上扇上的槽渠儿。这老顺就爱干这没用的事,可笑的是他又干得非常认真。狗尿苔看了一会,听见不远处有鸡在很凶地呵斥:这是谁的蛋?!就见从土塄的斜坡上走上来支书家的那只公鸡,它满脸赤红,八字步,两个翅膀拖在身后,怒不可遏。狗尿苔觉得奇怪,就走到土塄沿往下一瞧,这里是上百年前老窑场倒瓷片垃圾的地方。原本垃圾堆积得也成了土塄的一角,经长年的雨水冲刷,土塄角又垮了,截面上就露出碎瓷片,全泛着亮光,而塄底的草窝里竟真的有一颗蛋。这一定是谁家的母鸡下野蛋下到那儿去的,而支书家的公鸡也一定是发现这并不是它踏过的蛋在发脾气了。狗尿苔几乎是从土塄上连滚带跑地冲下去的,但冲下去却再也控制不住,紧躲慢躲恰好踩住了鸡蛋,一摊黄白汤水搅在了泥土里。塄下的麦田里,水皮和他娘在自留地里割草,水皮不知道狗尿苔是为了一颗蛋冲下土塄的,以为是失脚跌下来,笑得嘎嘎的。水皮幸灾乐祸,狗尿苔越发恨他。

  返回巷里,狗尿苔谋算着水皮家的后檐椽服塞了那么多稻草团挡风,去拽下了几个让冷风钻进去。这主意好。却又想:是拽掉一个稻草团,还是拽掉三个稻草团?拽一个吧,那还不至于让水皮和他娘受冷,拽三个吧,那是不是太冷了,水皮他娘也有哮喘病,一冷可能就病犯了。那就拽一个吧。狗尿苔就往南斜巷的水皮家走去。

  南斜巷里全住着姓夜的人家,也只有水皮一家姓朱。巷里栽着六七棵柿树,叶子全掉了,树也变得特别黑。霜降了一层,地上遗散的麦芽,烂纸,还有谁不穿了的一只旧草鞋,都潮着水气,软耷耷地塌着。狗尿苔从水皮家院门口绕到上房后,瞧着了檐椽缝里塞着的稻草团,但檐椽太高,又没有梯子可以上去,他就丧气了。又从房后绕到院门口,还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报复的,拿脚狠狠地踢了一下门扇,哐日当,哐哨!突然生出个念头,回头看看,四下没人,就极快地从院门框脑上摸钥匙,一下子便摸到了。

  古炉村除了生产队公房门上挂着洋锁外,几乎所有的人家都还用着老式铜锁。铜锁锁了门,钥匙并不随身带,固定放的地方就是门框脑上。狗尿苔摸着了水皮家的钥匙,那钥匙当然也是带槽儿的铜的直棍儿,只是磨得光溜溜的,然后撒腿跑开,跑到村东南角,扬手丢进莲菜池里去了。

  这对于狗尿苔非常痛快,他怎么就能想到这个好点子呢?他甚至已经想好,再见到了守灯了,他要向守灯讨柿饼吃,守灯应该感谢他,因为他也是为守灯解了气。然而,狗尿苔半下午坐在家里等候动静,他要看看水皮从自留地回来开不了门,怎样地用石头砸锁子,怎样地把一扇门抬开来,怎样地在巷道里开始叫骂。但是,晚饭前巷道里安然无息。吃晚饭时狗尿苔端了碗在院子里吃,碗里就有了星星,他是朝着星星喝一口,星星还在,再喝一口。婆说:猪呀,响声恁大?狗尿苔说:饭稀得只能吸着喝能不出声?婆说:夹些酸菜,搅一搅饭就稠了。狗尿苔夹了酸菜,却端着碗出了院门。巷道里空荡荡的,差不多人家的院门都关了,有几户还开着,跌出一片光亮,一只猫从那里悄声走过,倏忽又蹿上院墙头,两颗莹莹的绿光在黑暗里明灭。去了南斜巷,使他吃一惊的是水皮家院门竟也开着!水皮端着碗坐在门槛上吃,狗尿苔退不及,只好直走过去,却假装要找水皮家隔壁的得称:得称,得称叔!得称家的院门锁着。水皮说:狗尿苔,吃的啥?狗尿苔说:能吃啥?再说:得称人不在?水皮说:他丈人过寿,一家人去西川村了。狗尿苔说:哦。就走了回来。

  这一夜,狗尿苔没有睡好,翻来覆去地想不通水皮家怎么就开了门,是把锁子撬开了的还是把门扇抬开的,怎么总不见水皮的埋怨和叫骂?

  奇怪的是,接下来的几天,村里不断地传出丢了院门钥匙,人们互相说着,竟然所有巷子里都有人丢了钥匙。狗尿苔醒不开:难道还有谁也在偷了钥匙扔了?

  一个中午,婆收工回来,路过支书家院墙外,拾到了一张报纸,喜欢得叠起来,拿回来剪花儿,开院门时却在门框脑上摸不到钥匙,急得在门口转圈圈。正好霸槽和杏开过来,杏开看见婆在那里站着,钻到旁边一个厕所里不出来,霸槽说:蚕婆你咋啦,满头的水?婆说:门钥匙不见啦!霸槽说:你家钥匙也丢了?我寻支书去,村里这些天不断地丢钥匙,他当的什么支书,治安差成这样了?!

  霸槽真的就去找了支书,支书和老伴在卧屋里用报纸糊墙。古炉村是订着一份省报,原先是放在公房里,但当日的省报由镇邮递员送来都是过了好多天,村里又没有几个人能认字,人们在晚上去公房记工分时常常就把报纸撕了条儿卷了烟来吃,支书便把报纸拿回了家,积攒了糊墙。院门一响,支书问:谁呀?听到霸槽说:我。老伴说:他逛荡鬼寻你干啥,别理他。支书说:贼要偷你,你越防贼越惦记你,干脆让贼出来招呼他吃了喝了,贼就不再来了。这货是个咬透铁,别人可以不理,他得理。就去开院门。老伴说:等一等。急忙把晾在院子里的簸箕端到上房收拾了,簸箕里是别人送来的点心,送得多,又舍不得吃,放在簸箕里晾着。

  霸槽进来了,支书说:你坐。自己就蹴在凳子上吃水烟。支书出门袖筒里塞着个长杆旱烟袋,回到家都是水烟锅。他吃水烟很讲究,把烟丝在指头上揉呀揉呀,揉成个小球球了,按在水烟锅的烟哨上,然后一手端了,一手拿了纸媒,嘴那么一皱,噗地吹口气,纸媒就着焰了,像开了一朵小梅花,再然后点着烟丝,噙了烟锅嘴儿呼噜呼噜吸,水烟锅里像藏了个叫唤的扑鸽。霸槽没有坐,他担心一客气地坐下来他说话就没冲劲了,他在说村里的治安成什么样子了,竟然有了贼,这贼不是一个,而是一拨,连钥匙都偷起来了!支书嗤的一声,把燃过的烟丝球球吹掉了,又揉上一个烟丝球球按上了,又噗地吹纸媒。霸槽说得太急,连吃带喝的。支书说:哎,哎!霸槽愣了一下,不知道支书啥意思。支书说:你耳朵塞狗毛了吗,叫你你不应?!卧屋里老婆说:喊我哩?支书说:倒一碗开水,让霸槽喝了慢慢说。他老婆从卧屋出来,嘴角沾着一粒点心屑,笑笑地说:是霸槽呀,婶给你烧些开水去。霸槽说:我不喝。他还要把他的话说完,就说:这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吗,过去的古炉村路不拾遗,如今抬蹄割掌啊?!支书不噙烟锅嘴了,鼻子里往外出烟雾,两股子烟雾就在他和霸槽面前绕花子,挽圈子,千变万化,但他一吹,什么也没有了,说:我记得你家是贫农?霸槽说:是贫农。支书说:是贫农咋说这话,古炉村不是共产党领导是地富反坏右当权啦?霸槽一下子噎住了,说:我是来给你反映情况的。支书说:好么,反映情况好么,不要急,你说,啥事?霸槽说:啊,蚕婆家的钥匙丢了。支书说:这事我知道。霸槽说:你知道?支书说:啥我不知道?看它哪个虫虫子敢从古炉村的巷道里爬过?还有啥事?霸槽说:再没啥事。支书说:没事了,你回去把你家后檐收拾一下,一页瓦掉下来啦。

  霸槽离开了支书家去他家后檐查看,后檐瓦果然是掉下来一页,他惊讶支书真的留神着古炉村的一草一木,却又想,我是给支书发凶去的,怎么倒让他给不知不觉地支配开了?而支书在家又吃了一锅子水烟,就出来去狗尿苔家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把钥匙丢了。果然是开不了门,他说:会不会把钥匙放别处了?婆说:能放到哪儿去,人老几辈子都是钥匙放在门框脑上的。支书着人把一扇门抬下来,他就在村里调查着谁家都丢过钥匙,一调查,竟然挨家挨户地丢过,最早在南斜巷,再就是西拐巷,横巷,三岔巷,再从南边到了北边的庙巷,拐巴子巷,又折回东边来。支书脸便变了,问:还丢了什么?回答是米没丢面没丢,萝卜土豆在屋檐下台阶上放着都没有丢。支书突然醒悟了什么,问丢过钥匙的得称:你丢了钥匙后来怎么开的门?得称说:我不敢给你说谎,钥匙丢了门开不了,我就从隔壁有粮家的门框上拿了他家的钥匙开的。冯有粮立即说:得称你狗日的偷了我的钥匙?得称说:我不是偷,是拿的。冯有粮说:把猫叫个咪!支书就问冯有粮:你发现丢了钥匙又是昨开的?冯有粮说:我也是拿了隔壁的钥匙,反正是我家丢了钥匙才去拿别人家的钥匙。支书一家一家问,结果几乎是一家拿一家,有的正好是那一家当天不在,隔了一天两天,这家又开始拿另一家,就这么一直传下来,传到了狗尿苔家。

  支书说:把他的,原来就只丢了一把钥匙,弄得古炉村鸡飞狗咬!

  但一把钥匙让古炉村鸡飞狗咬,这使支书不能容忍。谁是第一个偷钥匙的,偷钥匙并不为钱财,这就不是偷而是故意捣乱了。他让人把守灯叫来。

  窑场上原本是冬生负责沉泥拉坯,摆子点火烧窑,信用和立柱挖运坩土,伐树砍柴,去北稍沟买煤,后来守灯去后,让他啥活都干,但守灯有家传的手艺,老是指教冬生,冬生就干脆沉泥和窝泥,把绑腿和旋刀给他,只给他做下手,支架子晾坯,烧地炕烘坯。守灯的坯拉得好,却叉弹嫌摆子烧窑不是烧过了就是火候不到,每次烧窑前,他都要去摆药季子。摆子的脾气没冬生好,就不耐烦了,和守灯吵闹了几次,结果摆子联合冬生、信用和立柱,限制守灯:不尿泡尿照照自己是谁,逞的啥能?!再往后,只分配守灯去拉坩土,或从下河湾买了煤了运到山下,用挑担挑到窑场。

  支书派人跑上山,守灯正纳他的裤子,他的裤子在拉坩土时被狼牙刺挂破了裤管,而立柱在指责说:拉了两趟轮胎就轧成这样?!守灯说:我是故意吗?立柱说:早上我就说轮胎没气了,你不充气,那轮胎能不轧?!守灯说:阶级敌人生来就是破坏的,这你不知道?针扎了他的手,他把线扯了,又把裤管的破口往开撕,撕了一片,又撕了一片,裤管成了絮絮。立柱说:你给谁示威哩?!守灯说:我撕我的裤子哩,我不能撕?来人把守灯拉起来,说支书叫他哩,守灯就一条裤管长一条裤管短下了山来。

  狗尿苔回来吃饭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家的钥匙也丢了,又知道了支书发火着人去叫守灯,他就懊悔不迭。但他不敢明说最早偷钥匙的是他,却又不忍心让守灯背黑锅,就怂恿婆去支书家看个究竟。婆也操心了守灯,就领着狗尿苔到了支书家。守灯还没有来,婆一去先拿了扫帚就扫院子。守灯来了,婆说:呀,裤子烂成这样了还穿?向支书老婆讨了针线要缝。守灯不让缝,给支书说:你让我离开窑场吧。支书说:让你在哪干活你就在那儿干活,没有挑肥拣瘦的!守灯说:那瓷货烧成那样了,可别说我在破坏哩。支书说:窑上咋啦?守灯说:冬生和摆子那水平……支书说:人家一直烧窑都好好的,你去了就不行啦?你瞧你,把裤子穿成这样,是不是要给社会主义抹黑,也要给我脸上抹黑?守灯说:这咋能上纲上线?支书说:那你就穷得再没裤子穿啦?守灯不吭声了,靠在院中的痒痒树上,痒痒树立即酥酥地颤动,屋檐下就跳下一群麻雀,喳喳喳地碎嘴乱说。

  支书一跺脚,麻雀飞了,他说:我没事是不叫你来的,叫你来肯定是阶级斗争出现了问题,公社张书记提醒我,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一定要保持革命警惕,我还说没事没事,谁知道事情就出来了!前不久有人割了天布家的藤蔓根,现在又出现钥匙连续丢失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守灯说:有贼啦?支书说:你不知道?!守灯说:我不知道。支书说:你要老实点!守灯说:我有偷人的前科吗,猪屙的狗屙的都是我屙的?!支书说:你还燥,燥啥?守灯说:我偷钥匙干啥呀,屙不出来掏屎呀?就是掏屎偷一个钥匙就够了,偷那么多钥匙我有几个屁眼?支书吼了一声:你给我住嘴!守灯住了嘴。支书说:不是你干的我还不能调查吗?!怪了!婆就打圆场,说:守灯你好好说么,没偷就没偷,不从咱们这里调查还能从哪儿调查?支书说:没有破坏行为,那也得从思想深处检查有没有破坏的念头!好了,回去吧。婆和守灯就出了支书家的院子。守灯一出院门,门外榆树上吊下一条吊死鬼虫,虫丝挂在他脸上,抓了几下才抓下来,一抬脚就把吊死鬼虫踩了稀巴烂。婆说:你这娃,虫子惹你啦?守灯说:我气不顺!婆说:这不就排除咱们了吗?

  狗尿苔并没有跟婆回去,他帮着支书的老婆从地窖里搬筐红薯,搬了红薯,有话想给支书说,就说了他婆年纪大了,今年以来耳朵老流脓,整夜整夜睡不着。说生产队壮劳力一天十分工,婆是六分工,十分工值两角钱,婆的工分只值一角二分钱,婆咋养活他呀。他说他要求能出工,个子小是小但他已经不是捏尿泥的娃娃,干活是担不了粪也犁不了地,可他能干别的活,比如别人犁地他可以套牛,别人砌堰他可以拣垫料石,别人扬场他可以扫麦糠。他说如果能让他出工,一天给记四分工最好,记不了四分记三分也行。狗尿苔在说的时候没人打断他,他觉得自己思路特别清晰,说得非常顺溜,支书不答应他出工都不行了。支书却看着狗尿苔,说:你说谁能偷钥匙呢?

  狗尿苔说:这我不知道。

  支书说:五类分子没有破坏,那还有谁呢,是外来户?

  狗尿苔说:这我不知道。

  支书自个往门外走,狗尿苔当然也跟着。支书的步子大,狗尿苔撵不上就小跑,一边小跑一边仰着头看支书的大背头。巷道里有许多人,也都在谈说丢钥匙的事,支书就说:不要说丢钥匙的事啦!丢个钥匙天就塌下来啦?有人就说:不说了不说了,支书你吃啦?支书说:啥时候了我能不吃饭?支书是先到了秃子金家,半香是从老山沟嫁过来的,但秃子金家院门锁着,支书又往老顺家走,他要找来回。这时候,狗尿苔瞧见了支书大背头的谢发处趴着了一个虱,说:爷,支书爷,你头上一个虱!支书瞪了他一眼,继续走路。狗尿苔又说:爷,支书爷,你头上一个虱!支书一甩手,在狗尿苔头上打了一掌。狗尿苔站住了,头木木地疼,就不跟支书了,低声说:咬去,让虱咬去!

  狗尿苔最终不知道支书去老顺家怎样给来回说话的,但那个傍晚,杏开给人说了他大去公社开会,拉回来了分给古炉村的救济粮,人们的兴趣立即从丢钥匙的事上转移到了救济粮的分配上。磨子、灶火和迷糊几个人验尿水验到老顺家,来回一直在屋里没出来,而老顺听他们在说着救济粮的事,就问:这次是不是按人头分呀?

  灶火说:去年救济粮支书按人头分,听说受公社张书记批评了,今年咋可能还按人头分?

  老顺说:这就好,按人头分不公平,有的家娃娃多,饭量小,我一顿盛三四碗吃哩,应该分给最困难的。

  灶火说:再怎么分也分不到你家吧。

  老顺说:为啥?

  灶火说:支书今日寻到你家了吧?

  一句话未落点,来回从屋里冲出来,她眼睛红肿着,大声说:日他妈的丢了钥匙就怀疑上我啦,古炉村的人都是好人,外乡人就是贼啦,谁没个媳妇,哪个媳妇是本村人,外乡人就只有我是贼啦?

  灶火说:支书不是只寻你,还寻了半香的。

  来回说:我告诉了支书,我再告诉你们,我娘家可是贫下中农,人经三辈的贫下中农,不要给我头上扣屎盆子!

  来回说完,突然脸色煞白,浑身抽搐,畸地就倒在了地上。老顺才要训斥来回不要说了,见来回倒在地上不省了人事,就慌了,喊:啊死人了!磨子灶火往跟前跑,竟然把老顺挤得掉进了尿窖池里,多亏尿窖池里尿水浅,他又爬上来,咧嘴哭着把来回抱到怀里喊:来回!来回!来回眼睛翻白,口吐白沫,就是不出声。老顺说:灶火,是你把我媳妇逼死的!灶火说:我逼死的?支书寻的她,又不是我寻她!老顺说:支书寻她,她也没闭了气,她还给支书打了两颗荷包蛋吃了。你在逼她,是你逼的!灶火说:我咋逼了,打她了,骂她了,掐她喉咙了?!磨子束手无策,推着灶火,说:还不快去找蚕婆!

  灶火撒腿就跑,到了狗尿苔家,婆在炕上剪花儿,不容分说背了就走。婆来后试了试来回的鼻子,鼻孔里还出气,把拥到了心口上的衣裳往下拉拉,盖住了露出的肚皮,说:没事,让静静躺一阵就缓醒过来了。

  老顺说:没事,咋能没事?你看这嘴上的沫,黑眼珠子都不见了么!

  婆说:这是羊癫疯。

  婆的话把老顺怔住了,磨子灶火迷糊也都怔住了,羊癫疯,来回是羊癫疯?古炉村有这样病那样病,还没谁有过羊癫疯,可洛镇上有个羊癫疯病人来买过瓷货,结果掮着瓮走着走着就倒在地上浑身抽筋的。但羊癫疯是要不了命的,来的猛去的也快,一听婆说来回是羊癫疯,他们松下一口气来,想到的却是来回原来有羊癫疯,老顺的脸黑得像刷了漆。而灶火就开始作践了,说:我说哩,她怎么就看上了老顺?!迷糊说:哦,她是让老顺给他看病哩!迷糊比老顺年轻几岁,当时也想收留来回,但来回却进了老顺的门,迷糊心里一直不美。老顺对灶火和迷糊的话似乎没听见,说:躺会就好了?婆说:就好了。老顺说:地上凉,会不会受寒气?脱了自己衣服要垫在来回的身下,而他的衣服已经湿了,又臭烘烘的,他就从屋里取了被子。婆不要让他折腾,他就叫狗,他家的狗便卧在来回身边。迷糊看不惯那狗,上去把狗踢了一脚,老顺说:让它卧着,能给来回取暖。迷糊说:让狗睡呀?!婆不让迷糊再说了,问老顺说:她犯没犯过这病?老顺说:从来没见犯过。哪里是要我看病的,我哪里能有钱给她看病?灶火说:你就是药方么,瞧你瘦得失形了!迷糊说:人家哪里用他,有狗哩!婆说:去去去,干你们的活去。

  磨子推搡着迷糊、灶火走了,来回睁开了眼,她的头上出了一层汗,嘴张着大声喘气,好像是才挖过了一亩地,突然骂了一句:狗日的……冤枉我!老顺忙背了她往家去。来回的身子大,老顺背着她,她的一双腿就拖在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