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霸槽的生意突然好,这是有原因的,牛铃不知道,狗尿苔他知道,但他给霸槽发过誓,话烂在肚里都不能说。

  霸槽每天早晨从老宅子里出来,都要在门前举一举石锁子,石锁子四十多斤,举得他一胳膊的腱子肉疙瘩。狗尿苔提了尿桶要把夜里的生尿泼到自留地的葱垄去,经过霸槽老宅子门口,拾粪回来的长宽在那里说:霸槽,又练啦?霸槽说:嗯。长宽说:出的那瞎力!农民么,有那工夫也把自留地的麦锄一锄。霸槽说:拾你的粪去!长宽落个脸红,撂下一句:笨狗装个狼狗势!走了。狗尿苔却觉得霸槽就是个狼狗,他要讨好霸槽,放下尿桶,就蹴在那里,说:你能举一百下吗?霸槽说:你爱看?狗尿苔说:爱看。霸槽却咚地把石锁子撂在地上,不举了,进门披了一个被子,往公路上小木屋去。

  霸槽的脾气怪,狗尿苔并没生气,但霸槽披着被子,是他没有厚棉袄,身上冷吗,还是晚上要睡在小木屋去,狗尿苔猜不来。霸槽披了被子从巷道里大步流星地走,被子鼓了风就飘起来,狗尿苔觉得那样子很美,像是在飞,要飞上天了。

  狗尿苔紧跟上去,要给霸槽说话,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想到别人去了南山用米换包谷,希望霸槽也能去,去的时候领上他。霸槽是把脚停止了,看着他,说:你想换包谷?狗尿苔说:想,咱去南山吧。霸槽说:何必去南山?!

  狗尿苔没有想到霸槽会告诉他一个秘密,如果用米换包谷,在小木屋里就能换,只是一斤米能换一斤半包谷,而且还可以买卖,卖一斤米三角五,买一斤包谷二角二。原来小木屋早已在做粮食的生意,买的卖的交易成功了,并不要求抽场所份子,来骑自行车的拉架子车的必须补一次胎,背着篓掮着布袋步行来的就修一下鞋。狗尿苔把这消息说给了婆,提出碾些米了也去多换些包谷,婆却没有夸他懂得操心家里的事,反倒说:你咋这多事的!少吃那半斤几两就饿死啦?!狗尿苔说:就是快饿死了么,你不去,我去!婆说:你敢!狗尿苔说:我就敢!竟然开了柜看盆子里的米还有多少。这些米是婆一直保留着,她计划着每半个月了做一顿米粥,还准备着在他生日那天一定要吃一顿蒸饭的。狗尿苔不听婆劝偏要动这些米,婆在炕上剪着纸花儿,急了就把手里的剪刀扔过去,要扔到柜盖上吓唬狗尿苔。这一扔,却扔在了狗尿苔的身上,剪刀扎在狗尿苔的腿上,狗尿苔哎哟一下就坐在地上。婆那时吓坏了,一下子扑过来看,剪刀扎破了棉裤,腿面上没有烂,但肿了一个青块。婆就趴下用舌头舔那青块,说唾沫顶用,舔一舔青块就散了,不停地问疼不,还疼不?狗尿苔怨怪着婆能用剪刀扔他,就故意哭叫,等婆吓得一脸煞白了,他才说没事没事,越是说没事,婆倒是恨自己失手,抱了狗尿苔哭。

  就在第二天,狗尿苔回家吃饭,婆做了一顿米粥。第三天中午,他一进门,婆已经端了碗吃饭,而给他盛了一碗在锅台上放着,还扣了一只空碗保温,揭开一看,是米儿面,米里边煮着面条,稠稠的一大碗。

  狗尿苔说:婆,婆,生产队这次分救济粮有咱的份了?

  婆说:啥时候有过咱的份?!

  狗尿苔说:那咋连续吃好的哩?

  婆说:你耳朵梢梢都干了,再不吃好些就饿死了!

  狗尿苔看不见自己耳朵,用手摸摸,是干了,说:那是冻的!狼吞虎咽吃起了,他觉得那一碗饭是那样香,一口饭还没咽下喉另一口就吃进去,喉咙里像是伸着一只手,要把饭和碗都要拉进去。一碗饭吃完,他的脑袋上热气腾腾,再去锅里盛时,竟然能端着空碗一个跃身从丁香树下跳到了上房台阶上,婆说:你疯啦,你疯啦!狗尿苔走过了婆的面前,婆的碗里却是米汤菜糊糊,里边仅有一根短面,漂着像一条鱼。狗尿苔愣住了,说:婆,你没吃面?婆说:我先把面捞的吃了。狗尿苔进了厨房,发现锅里也仅是米汤和菜,知道婆是把所有的米和面条都捞给他吃了,便拿过了辣子瓶子,说:婆,我给你夹些辣子。辣子是腥油炸的,狗尿苔给婆的饭碗里夹了一疙瘩辣子,又夹了一疙瘩辣子,腥油花花漂起来,油是多了,却辣得婆吃不下去。

  再往后,狗尿苔每次吃饭,一看到饭做稠了就不高兴,一看到婆又在锅里给他捞稠的,就恼了。婆恢复了那种稀汤寡水,狗尿苔吃的时候故意把呼噜声弄得很大,吃完了还吧吧地咂嘴,说:吃饱了,喝涨了,和地主老财守灯他大一样了!婆说:不要说守灯他大!狗尿苔就不说守灯他大,说他要去支书家,支书家有他儿子从洛镇拿回家的旧报纸,试试能不能讨几张让婆剪纸花儿。狗尿苔往出跑得急,婆说,跑慢些,别三跑两跑的把一碗饭又跑没了。狗尿苔在巷道里当然要碰着那么多端着碗吃饭的人,只要有秃子金在,肯定秃子金做了稠饭了,肯定要问:狗尿苔吃啦?狗尿苔说:吃啦。秃子金说:张开嘴,张开嘴!狗尿苔张开嘴,秃子金说:牙缝里光光的,又喝米汤糊糊啦?狗尿苔心里想,米汤糊糊还不是一顿饭?能省一点,家里的存粮就多一点,如果一天能吃一顿饭而肚子不饥,那就好了,但嘴上说:吃了面,米儿面!

  狗尿苔没有再提说过用米换包谷的事,如果小木屋里有人在交易,狗尿苔也有意不去那里热闹。婆的话是对的,小木屋粮食交易的事终于烂包了。

  那是一个黎明,天还是麻麻色,鸡就在棚里叽叽咕咕说话,它们在说丁香树左边的那根枝条又和右边的那根枝条相好了,白天刮风的时候拉扯在一起,一个整夜里都没有分开呀。它们的叽叽咕咕使丁香树枝分开了,而且左边枝条上的三片叶子,右边枝条上的一片叶子,都害羞地脱落了。狗尿苔的肚子疼,婆说肚子疼是屎憋得,去拉一泡就好了。狗尿苔在厕所里拉,没有拉出屎却拉出一窝虫,但虫在肛门上吊着就是拉不掉,大声叫婆,棚里的鸡也都乱叫,婆出来用脚踩住虫,说:起,起!狗尿苔往起站,觉得有绳子从肚子里往外抽,回头一看,三条蛔虫扭在一起在地上动弹。婆说:我说你吃那么多的不长肉,饭给虫吃了。狗尿苔吓得说:虫吃我饭哩?婆说:几时去开合的店里给你买一颗宝塔糖。宝塔糖是毒蛔虫的药,但那是糖,土根的小儿子吃过,狗尿苔向人家要过,人家没给他吃。婆现在说要买一颗,就觉得满嘴都是一股甜味,却说:那得多少钱?婆还没来得及说钱数,一阵锣声就咣咣地敲起来。

  其实那不是锣声,支书用棒槌敲一个没装煤油的铁皮桶。支书每天早晨披了棉袍子要在村里转那么一圈,他要掌握村里的生产问题,治安问题,以及村窑建设,比如哪儿要栽棵树了,是槐树还是桐树,哪条巷道雨天积水,需要垫垫,谁家的墙皮掉了一片,得尽快地补搪好呀,那不仅难看,把墙上的标语少了三个字怎么行?这个早晨他转到了村边的塄畔上,看着公路往南白雾濛漾,刚点着一锅烟,雾就淡起来,越淡反倒越白亮,像是披了一层纱,那纱开始由南山顶往下揭开,就显出了峰头,崖角,斜坡,洼地,洼地上的树。支书不像霸槽和水皮那么有文化,但他也说了一句:祖国山河可爱啊!就发现了在塄畔下边,离他并不远的,有一群狼。这群狼或许是从下河湾方向过来的,原本经过塄畔下去屹岬岭的,而支书看着这群狼,这群狼也看见了支书,竟站着不走。支书就担心狼是饥饿了,要进村拉猪吃鸡吗,便跑到开合家要了个装煤油的空铁皮桶敲起来,开合一家大小狂喊着村人快来撵狼。

  喊声一起,狗尿苔赶紧提了裤子进屋,婆孙俩把门就关好了。呆了一会,婆说她还得出去,要不别人都撵狼了,她不去不好,就拿了个榔头要出门。狗尿苔也要去,婆不让去,她出去把院门便锁上了。

  古炉村的人集体撵走了狼,狼把一道道白色的稀屎淋在河滩地上的渠沿上,然后窜过屹岬岭脚。而就在中午,跟后去了公路上的小木屋。小木屋里有人正用米换包谷,拿包谷的是南山人,好像这人头一天就来的,夜里还住在小木屋,而拿米的有下河湾的,也有西川村的。他们刚用秤称米,护院一脚踏进去,说:好呀,真有黑市呀!南山人和下河湾、西川村的人全吓慌了,要跑,霸槽堵在门口,就说:谁黑市啦,谁?护院说:逮了个正着,还嘴硬?!去夺粮布袋,霸槽说:你干啥?这是我家粮食。护院说:你有这多粮食?粮布袋没夺过来,夺过了秤,就把秤杆在腿面上折,折了一下,没折断。霸槽说:你折,你要敢把秤折断了,我就拧断你脖子!护院说:霸槽,我告诉你,你在这儿搞黑市村人已经发觉很久了,我今日来是支书和队长让来的,让我来侦察哩,没想……霸槽扑上去夺秤,一下子把护院推倒在地上。护院大声喊:你打我?你打我?!霸槽没理他,让南山人和下河湾、西川村的人赶快走。他们一哄走了。护院抓住霸槽,说:你让他们走了?!又喊着:打人啦,霸槽打人啦!霸槽说:你再喊一声?护院不喊了,说:我奉命来的,你放了人,让我回去怎么交待?你跟我去见支书和队长!霸槽说:见就见,他支书队长吃人呀?!

  两人走进村,到了三岔子巷里,前后没有人,霸槽突然把护院推靠在一家院墙上,啪啪扇了两个耳光。护院没防顾,脸被扇得通红,人倒愣了,竟没有出声。霸槽说:我刚才没打你,你叫喊我打了你,我得把你的话搁住。护院再也没敢喊叫,看着霸槽大摇大摆回家去了。

  吃午饭的时候,村人好多人端了碗在巷道里吃,满盆声张着要取缔小木屋的黑市,吃饭的人有放下碗的,也有仍端着碗的,哄哄着,就跟了满盆走,要去看热闹。满盆在小木屋警告霸槽:必须停止黑市交易,如果再发现还在交易粮食,古炉村就上报洛镇公社,公社要开会批判你那是公社的事,公安局要拘留你那也是公安局的事,而古炉村就拆掉这小木屋!霸槽当然不服,拿脚踢门扇,吼:你拆吧,你队长牛×,把我这骨头架子也拆了!门扇被踢出了一个洞,一只脚从洞里穿过,人站不稳,跌在地上,又撞倒了门口石桌上的茶水罐子,茶水罐子晃起来。围观的人看见罐子在晃,说:罐子,罐子!却没人去扶,霸槽也不扶,罐子掉下来碎了。霸槽说:这罐子总有一天你要付出代价的!狗尿苔,狗尿苔!狗尿苔你在不在?狗尿苔在人群背后说:在哩!霸槽说:你把支书叫来!去叫支书!

  狗尿苔是进村去找支书,支书在自家院子里正让老顺剃头刮脸,他脸上的松皮多,老顺拉着上嘴唇像拉着一节橡皮,半个脸都拉到了一边。狗尿苔把小木屋里的事说了一遍,支书让老顺去备刀刃,说:满盆是我让去的。狗尿苔说:在南山里可以换包谷,咋在小木屋换不成?支书说:南山不是古炉村,我管不着,要换到南山换去,古炉村里不能有资本主义,尾巴都不能有!狗尿苔说:那为啥?支书说:为啥?你早上撵狼了没?狗尿苔说:我没。支书说:见了狼该不该灭?该灭!咱能不能把狼彻底灭掉?灭不掉!既然狼该灭又灭不掉,那狼经过古炉了,咱只保证狼不进咱村,撵出村界就是了。你去给霸槽说,眼睛亮了就乖乖钉他的鞋,别给我惹事添麻烦!去,就给他这么说,照我的话说!

  狗尿苔不敢原话照说,干脆,他也就没去小木屋。

  只是到了傍晚,心里毕竟放不下,又去了小木屋,老远听见小木屋里有人在吵架,好像是霸槽和杏开,心想,白天里满盆和霸槽致了气,杏开怎么就来了?狗尿苔就寻地方要把自己藏起来,路畔里没有树,草也枯了,几根干茎在风里摇着铜音,他就躺在了路沟里,躺着如一块石头。狗尿苔听到了霸槽在骂天骂地,叫嚷着他生不逢时,咋现在没有地主恶霸呀,要是旧社会,他就拉一竿枪上山当土匪去!咋现在不打仗吗,要是战争年代,他肯定是英雄,由战士当上班长,由班长当上连长,当团长营长师长军长的。现在古炉村在亏他,支书和队长在亏他!他说他在公路上处理了多起交通事故,光收尸用过他三张草席,而支书队长几时遭车祸呀?如果遭了车祸,他只过去拿半张烂席盖盖,别的啥事都不理。杏开当然不爱听这话,说你骂别人我不管骂我大我就恼呀!狗尿苔在心里说:只是恼呀?他霸槽说那样的毒话,应该拧他的嘴!但是,杏开拧没拧霸槽的嘴,狗尿苔不知道,而杏开后来是和霸槽吵开的,霸槽又在骂起了杏开,一阵哐哩哐哩响,似乎在拉扯着,撞倒了凳子,那走扇子门呼地拉开了,又咣地合起来,再是啪的一个响亮的耳光。狗尿苔感觉自己的脸都火辣辣地疼了,他不清楚是霸槽扇了杏开的耳光还是杏开扇了霸槽的耳光,抬起头往小木屋门口看,天已经模糊得像抹了锅底灰,霸槽和杏开就站在小木屋门口。两人面对面站着,站得那么近,霸槽个子高,比杏开高出一大截,但杏开的头发扬着,一动不动。可以肯定,是霸槽扇了杏开的耳光,而杏开竟然没叫喊也没动,还把脸伸给了霸槽:你打!你打!狗尿苔差不多要从地沟里扑出来,狗日的霸槽,你敢打杏开?杏开是你打的?他同时听见夜地里所有的东西,蒿草,土堰,土堰上爬出来的蚯蚓,河里的水,石头,昂嗤鱼,以及在远处逃窜的一只野兔正跑着站住了,回过头,全都在愤怒地声讨着霸槽。但杏开怎么不还手呢,怎么不走开呢,就那样让霸槽打吗?狗尿苔平日对杏开说话,杏开总是呛他或鄙视他,而霸槽这样对待她,她却不还手也不走开,狗尿苔就觉得世事不公平也难以理解了。那就打吧,果然霸槽又扇了一个耳光,杏开依然仰着头不吭不动,霸槽再次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空气里传动着紧促的粗壮的呼吸声。狗尿苔从地沟里慢慢爬起来,霜潮在他的身上、头发上一定是结了一层白了,手脚僵硬,但他没有走近小木屋,而悄无声地向村里走去。夜色给了狗尿苔一身皂衣,他的离去霸槽和杏开都没发觉,那一丛草拉了一下他的裤管,他在心里说:打了也好,打了他们就不在一起了。

  巷道里有人在哼秦腔: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凳子都是木头,为王的出门来屁股朝后,为的是把肚子放在前头。是满盆!满盆还会唱两句,这是狗尿苔没有想到的,他叫了声:满盆哥!满盆没有理他,站在一个厕所外的尿池子边掏尿。他又叫:队长!叫了队长,满盆还是不理他。狗尿苔也站到了尿池子边掏尿。狗尿苔说:你尿哩!满盆的一股子尿水在尿池里哗哗响。狗尿苔说:你摇哩!满盆收了东西系裤子,粗声说:黑漆半夜的少给我胡走乱说!扭身就走了。狗尿苔落个烧脸,原本要把霸槽和杏开闹翻的事告知给满盆,哼,也不告知了。

  第二天,马勺娘下葬。埋人是没啥看头的,这些年古炉村死的人多了,但狗尿苔稀罕的是能有响器班来吹打,再是吃一顿好饭。下河湾有个响器班,请一次十元钱,按规程去请的都是嫁出去的女,而马勺姐去年家里着了火,烧毁了三间房,日子一直翻不过身,她没有去请响器班。村人就骂马勺姐不孝顺,狗尿苔也骂马勺姐不孝顺,就只有盼着亡人赶快埋了吃饭。

  终于开始坐席了,上房屋摆了一张桌子,八个椅子,那也是马勺家仅有的家具,是支书、队长和几个老者坐的。其余的人没有桌子,就在院子里把笸篮翻过来放碟子碗,笸篮也就三个,两个还是从隔壁借的,便把柜盖卸下来安一席,把簸箕拿来安一席,还不够,秃子金说:取炭槽来!狗尿苔立即去厨房灶口拣了块炭槽。秃子金说:没坐的都过来,我给你们画个桌子,要圆的还是要方的?顶针、田芽说:要圆的,圆桌子坐的人多。狗尿苔说:要方的!秃子金圆桌没画,改画成方的,却给狗尿苔说:你在这儿干啥?狗尿苔说:坐席呀。秃子金说:你没抬棺又没拱墓,坐的啥席?狗尿苔说:我到隔壁借的笸筐,我给灶房里抱的柴禾!秃子金不理了狗尿苔,高声在院里宣布:马勺家日子紧巴,院子小安席少,各家来一个代表,大家都照看着,是贫下中农的先入席啊!狗尿苔就来气了,伸脚把画好的方桌抹没了。秃子金说:你干啥,干啥?狗尿苔说:是我拿的炭槽子!走出了院门。

  牛铃正在门外的一把扫帚上折棍儿做筷子,狗尿苔让跟着他走,牛铃说要吃饭呀,吃了再走。狗尿苔说:有啥吃头,不就是米粥和几盘子萝卜片吗?我给你炒鸡蛋,我家有鸡蛋!牛铃说:鸡蛋有数,你一拿你婆就知道了,你能拿些面粉,从面缸掏些面粉你婆看不出来。你要肯,咱到我家烙饼子了,我跟你去。狗尿苔说:行!拉了牛铃就走,牛铃还说:烙多大饼子,这大?!用手比划着,狗尿苔说:这大。也比划了一下,牛铃嫌比划得小。两人一边走一边争执,讨价还价,突然,牛铃说:我咋闻见豆腐味了?他们走到了开合家门口,开合因为开了代销点,平日也磨豆腐卖,古炉村也只有他家批准能卖豆腐。牛铃一说,狗尿苔也闻见了豆腐味,两人扭头往开合家院里看,却看见夜霸槽和水皮在那里吃豆腐,当下脚就挪不动步了。

  水皮要过生日,要去开合家买半斤豆腐,路过霸槽老宅子门口,霸槽和了白土刷门面墙,刷着刷着,手里的刷子就日的一声摔到了墙上,水溅得满身都是白点子。水皮愣了愣,说:刷墙呀?霸槽说:刷他妈的×!水皮说:收拾房子是不是准备结婚呀?霸槽说:结他妈的×!水皮说:哦,生气哩。赶紧往开合家去。霸槽却说:你甭走!水皮说:我去开合家买豆腐呀。声音颤着像是求饶。霸槽说:我是狼啦?就笑起来,还拍了拍水皮的肩,说:我也去,买包烟去。水皮说:吃纸烟?!霸槽说:我是不该吃,还是吃不起?水皮说:吃得起,也应该吃!到了开合家,霸槽买的是九分钱的羊群牌纸烟,当场撕开,给开合发了一支,给水皮发了一支,自个先点着吃起来。水皮见霸槽气缓和了,又试探着问霸槽刷门面墙是不是准备着要结婚呀?霸槽没应声,只吃着纸烟。水皮又说:就是杏开吧?霸槽还是不应声,吃着纸烟。开合却插嘴了,问水皮:霸槽要娶杏开?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水皮说:你能知道个啥?!开合头摇得像拨浪鼓,看着霸槽仍吃烟不说话,就说:霸槽,他说的是真的?你咋不说话,和凡人不搭话?!霸槽把烟从嘴上取开,说:你卖的是啥×烟,我能说话?一说话烟就灭了!开合说:这是进的烟又不是我做的烟。霸槽乜着眼对水皮说:你觉得杏开好吗?水皮说:好么,古炉村没谁比杏开好的,下河湾也没谁能比了杏开。霸槽说:那洛镇呢,县城呢,省上呢?水皮说:吓,你吃碗里看锅里呀!霸槽说:要找就找最好的女人!水皮吓了一跳,接着就笑起来,说:霸槽哥志气大!买了半斤豆腐,掰下豆腐一角,又分开,一半自己吃了,一半让霸槽吃。

  冷豆腐有冷豆腐的味,两人吃得满嘴白渣,开合端了一碗水让他们涮口,水皮先喝了一口,舌头来回搅着,活动了半天,咕噜一声咽了,说:霸槽哥,如果放开吃,你一次能吃多少豆腐?霸槽说:一座豆腐。一座豆腐就是一箱豆腐,一箱豆腐二十斤,水皮说:鸡站在麦堆上,还不是只能吃那一嗉子。霸槽说:你狗日的,不信我?!水皮说:你能吃了一座豆腐,豆腐钱我掏了,我再给你三元钱。霸槽说:你有屁钱。水皮说:我把钢笔给你!霸槽说:一言为定!我吃不了,我掏豆腐钱,我那儿有几本书,你拿去,再从你交裆钻过去。水皮说:有个条件,你得边走边吃,到你那小木屋门口得吃完,不屙不尿。当下霸槽就让开合搬出一座豆腐,没用刀切,伸手掰下一块吃起来,说:美!美!腮帮子鼓多高,仰脖子咽了,嘴巴吧唧吧唧响,还说:美!扭头看到了站在大门外的狗尿苔和牛铃,得意地张开口,口里尽是白的,说:来,过来!

  狗尿苔和牛铃便走进去,以为霸槽要请客,站在豆腐箱前咽唾沫,霸槽却让他们把豆腐箱子抬着往他的小木屋去。水皮就警告:只能抬,不能偷吃,这是在打赌哩。狗尿苔说:知道!四个人就一起往外走,前边是狗尿苔和牛铃抬着箱子,后边是霸槽,再后边是水皮。霸槽掰一块豆腐吃了,再掰一块豆腐吃,豆腐的香味立即让树上的鸟,地上的蚂蚁,还有鸡,狗,猪都闻见了,它们在空中飞着,地上跟着。啊嚏!霸槽打了个喷嚏,满嘴的豆腐渣子喷出来,鸟就落下来,鸡也扑了前来。水皮说:你这是故意的!霸槽说:我还舍不得喷出的渣子呢。这是谁想我啦?水皮说:杏开想你!霸槽说:她想我了,我偏不去理她。狗尿苔心里说:屁!杏开才不想你哩!水皮说:那你想理谁?霸槽说:牡丹。牡丹是守灯的姐。狗尿苔说:牡丹?!水皮说:霸槽追过人家,差一点就追上了。狗尿苔说:不是差一点吧?霸槽说:要不是我嫌她成分高,现在可能给我生下三个娃了!牛铃说:霸槽哥能吹!霸槽说:吹?自己却哼哼地笑,说:不理牡丹了,他妈的,好女人为啥咱就不能日?!狗尿苔知道霸槽是杏开不和他好了,故意这么说的,就撇了一下嘴。霸槽却似乎有一肚子火被点着了,就开始大声地骂起牡丹,说牡丹嫁到城里,改变了她的成分,她为啥不让她的后代就从此剥了农民皮?又骂支书的儿子,说那么个熊样,不就是工作了,端国家饭碗了,就能找个洛镇上的女教师?!霸槽骂着,大家都不言传,豆腐渣子溅在了狗尿苔的手背上,他在换手抬箱子的时候假装擦鼻涕,舌头把豆腐渣子舔了。牛铃使劲地吸鼻子,无法抵制豆腐的香味了,也就站住,不肯再走。霸槽说:往前走呀!牛铃说:我手疼。霸槽就又生气了,骂声:你滚!牛铃就走了。狗尿苔不能走,要是别人,他也是早就走了,但面前吃豆腐的是霸槽,他狗尿苔不能走,就把豆腐箱子一个人抱着。霸槽已经吃过一半了,速度慢下来,不时还要站住,拿着一块豆腐看着,喘喘气,然后才吃起来。远处的跟后家门口,站着跟后的媳妇和孩子,孩子说:我要吃豆腐!跟后媳妇把孩子拉进了门,可能在拍打孩子屁股,一股子哭声传过来。水皮一直在盯着霸槽,说:不行了吧,不行了吧?霸槽开始不说话了,又掰了一块豆腐。这当儿,狗尿苔把豆腐箱子放在地上等着霸槽继续吃,头却一直低着,不愿意看到霸槽的嘴,想,霸槽会赢了水皮的,让水皮掏钱掏钢笔吧!又想,如果霸槽真吃不了,剩下的豆腐就可能会让他也吃一块的。但是,霸槽咽下了嘴里的豆腐,再掰一块往前走,他也就再抱了箱子往前走。这样一直走到了村南口的石狮子前,木箱里仅剩下一块豆腐了,霸槽脸上的肉都僵着,步子趔趄,说:靠着来吃。靠在石狮子上又吃了起来,竟然把最后的一块豆腐全吃进嘴了,咽不下去,做出要吐的样子。水皮说:吐了就算输了。霸槽瞪着水皮,艰难地往下咽,终于咽下去。水皮说:张嘴,张嘴!霸槽并没张嘴,慢慢地却倒在了石狮子上,又从石狮子上溜下去躺在地上。狗尿苔要把他扶起来,霸槽说:不敢动,不敢动。声低得像蚊子叫,眼睛瓷着不动。狗尿苔和水皮都慌了,狗尿苔说:他要死了,吃死人了!水皮拿手在霸槽脸上晃了晃,说:霸槽哥,你是打死老虎的人,你别吓我!就让狗尿苔赶紧去叫人抬霸槽。

  霸槽是光棍一个,狗尿苔不知道该叫谁来抬,先是跑到杏开家门外,心想霸槽和杏开已经闹翻了脸,这事不能让杏开去,又跑去喊秃子金。秃子金不在,半香从柴草棚里往外搬一筐猪糠,听狗尿苔说了,撂下糠筐就走,狗尿苔说:要卸门扇抬哩!半香哐里哐啷卸了门扇,让狗尿苔抬,狗尿苔个头小,一高一低抬着走不前去,半香就自个把门扇背了,让狗尿苔再去叫人。狗尿苔想去叫灶火,半路上遇着老顺,老顺说:啊狼撵哩,这急的!狗尿苔说:霸槽吃豆腐快要吃死啦!老顺说:你说啥,吃还能吃死人?只是不信。等半香背着门扇过来,老顺又问:吃了多少豆腐?狗尿苔说:二十斤。老顺说:狗日的是猪么吃这么多!帮了半香把门扇往村口抬,还在说:人能吃死呀?咋不让我去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