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守灯的漆毒在三天后开始消肿,水皮却被传染了,虽然没守灯那么严重,整个脸都是米粒大的红疙瘩,像猴的屁股。水皮娘还得请婆来燃柏朵,教着水皮跳火堆。跳火堆是在水皮家里,狗尿苔也去了。狗尿苔是故意要去的,但水皮娘把婆领进屋后,水皮却把狗尿苔挡在院门口。狗尿苔说:我不是来看你中了漆毒,我是要你教我写字呀,还不让进?水皮说:你太笨,不教啦!狗尿苔说:我不笨。水皮说:那我问你,会不会造句?狗尿苔说:啥是造句?水皮说:我说一个词,要把这个词用进去,比如,爱戴,我就造句为:我爱戴毛主席!你造一个。狗尿苔说:我也爱戴毛主席!水皮说:你是啥出身,你没资格爱戴毛主席,重造!狗尿苔的头耷拉了,但他不愿走,他要造句子,就说:爱戴?我就不爱戴帽子。水皮愣了一下,狗尿苔说:我造成了?水皮娘在上房屋喊水皮快来跳火堆,水皮说:你造的屁句子!呼地把院门关了。

  狗尿苔造不了句子这是必然的,但别人可以爱戴毛主席,而他却没资格爱戴毛主席,这对狗尿苔的打击大了。他原本要来看水皮的笑话的,却让水皮羞辱了他呀!离开了水皮家院门口,狗尿苔再不愿意见到人,连牛铃也不愿意见,缩头缩脑去了村东头的碾盘。碾盘子冷得像冰块,冰就冰吧,把屁股冰死去!

  从碾盘上能看到村子南的河滩地,河滩地里麦苗还没有起身,却也没有一处裸土,残雪就这儿一堆那儿一堆,有人在那里叫喊,有狗突然地冲到一个雪堆上,雪堆起了一层雾,狗汪汪地咬起来。

  狗尿苔激灵地挺直了身子,认得那人是霸槽,狗是白毛狗,老顺从他家院门口出来,说:还真很有野兔了?!狗尿苔说:狗撵兔了?老顺说:你没去呀?狗尿苔说:霸槽咋把你家狗吆去了?老顺说:把他的,所有的狗都爱跟霸槽么!

  已经是好几个冬季了,霸槽都会在河滩地里吆狗撵兔,那兔也似乎故意似的,要在约会,总会出现在河滩地里。这个中午,霸槽就发现了河滩地里又有了一只兔子,兔子很大,皮毛发红,像狐狸一样,以前撵兔都是顺便吆喝一只狗就是了,这回带了老顺家的白毛狗,他想得到那张兔皮,红色的兔皮可以给杏开做一条围巾。霸槽和白毛狗撵了一会,却总撵不上,撵不上就撵不上吧,可兔子跑得无踪无影了又会突然出现在远处,还身子直立了前爪摆动,如在招手。霸槽生气了,白毛狗也生气了,就汪汪汪吼了三声,村里十几条狗都跑了来,河滩地里就像摆下了戏台上演的天门阵。兔子在前边跑,兔子的身后是四条狗在撵,兔子转身快,跑着跑着突然拐弯往南跑,后边的狗却还往西撵,全扑倒在地上。但南头就冲过来一两条狗,挡住去路,兔子又往东跑,东头也冲过来两三条,兔子再往北跑。所有的方位都有着狗,兔子总能从狗与狗之间的空隙里跑出去。

  狗尿苔在碾盘上坐不住了,他系紧了鞋带,要往河滩地跑,老顺就叮咛:你告诉他霸槽,让白毛狗去撵兔,撵上兔了要给我分肉哩!但是,狗尿苔没有想到的是,他去了河滩地,狗撵兔却结束了,狗没撵上兔,兔最后跑上了屹岬岭。

  霸槽在大骂着白毛狗,白毛狗就汪汪地叫,又骂别的狗,别的狗就默不作声,被骂得各自散去。

  霸槽到小木屋里喝冷水,喝得喉咙咕啷咕啷响,狗尿苔说:冷水不敢喝,你吃烟不?霸槽不喝冷水了,拿眼睛看着狗尿苔,没有说要吃烟的话。白毛狗却悄无声息又站在了门口,它一直是尾巴像鸡毛掸子一样竖在屁股上的,现在尾巴软下去,夹在了屁股缝里,它说:我能进来吗,能让我进去吗?狗尿苔可怜了白毛狗,他说:进来。白毛狗就进来了,卧在狗尿苔的身边,它一卧下长长的白毛堆得像棉花,眼却朝着霸槽看。

  狗尿苔说:开头不要死撵,围住了逗着兔跑,让兔跑乏了再撵。

  霸槽说:你给谁说话?

  狗尿苔说:我给狗说的。

  霸槽说:是给我上课呀?你这碎髁!我不知道咋撵兔?!

  狗尿苔嘿嘿地笑着,他又埋怨起了狗,说:穿这么厚的棉袄,你能跑动!

  霸槽突然说:过来过来!

  他叫着白毛狗,白毛狗就走过去,他竟拿起剪刀给白毛狗剪起毛来。白毛狗身上的毛有一柞长,他剪了,白毛狗脑袋上的毛长得从耳朵前搭拉下来,他也剪了,毛落在地上一片白。白毛狗原来并不肥,只是骨架大,一下子模样变了,是一条丑狗。狗尿苔有些吃惊,说:这是人家的狗你剪?!霸槽说:它毛是太长了。狗尿苔说:它就凭这一身毛当狗王哩。霸槽说:我就想看看它没长毛了是啥样子。就对白毛狗说:好着哩,好着哩!白毛狗在地上翻了个跟斗,跑出门,在公路上撒欢,它的尾巴又竖在了屁股上了,但不再是鸡毛掸子了,是一根棍。

  别人家的狗毛说剪就剪了,在霸槽的眼里,或许这是玩么,如同在护院结婚的那天,田芽给护院他大脸上抹锅墨,抹得像包公,如同在生产队地里干活,半香戴花她们几个妇女一嘀咕,突然压倒了迷糊,还解开裤带把他的头塞进去。可狗尿苔玩不起,他一玩可能就有阶级斗争的问题了。狗尿苔看着屁股上竖了一根棍的狗在撒欢,他听到了屋后的州河里,昂嗤鱼在自呼了名字后却发出了吱儿(口瞿)的叫声,仔细再听,昂嗤鱼在说:你快离!你快离!狗尿苔说我回家呀,就要离开小木屋。但是,霸槽把狗毛塞进一个口袋里,要捎给杏开,霸槽说:做个小垫子。

  狗尿苔只好提了口袋进了村。到了杏开家,杏开家的院门锁着,他就把口袋往门环上挂,还没挂好,身后有人说:挂啥哩?狗尿苔转过身,守灯在给他笑哩。守灯以前患过面瘫,贴了膏药后,嘴还是有点歪,一笑起来越发歪得明显。狗尿苔虽然从来都不怎么喜欢守灯,但他今天觉得守灯笑得并不难看。守灯说:口袋里装的啥毛?狗尿苔说:你管是啥毛?!守灯却从怀里掏出个瓷瓶,是件老货,要给狗尿苔。狗尿苔说:给我?守灯说:我感激你么,知道你打碎了油瓶。狗尿苔说:你该不是拿窑上的吧?守灯说:窑上那能烧了瓶子?是我家的。狗尿苔想说说像咱们这样的人能不能爱戴毛主席的话,又不想说了,守灯是个扫帚星托生的,他才不愿意让人看见他和守灯在一起亲热。他说:我收啦,你忙去吧。

  这只瓷瓶没有了油装,但还是挂在了墙上的新木橛子上。

  当天晚上,狗尿苔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是坐在窑神庙旁边的那一片树下,树是榆树、柿树、药树、银杏、松和桐树,它们或相依相偎,这一棵斜了身子拉扯着另外三棵,或一棵树从根长出两枝,两枝像仇人一样拱腰相背,或老柳已经老得心都空了,空心里落满了土却又长出一棵铁姜树,满身是刺。他就听见三棵桐树中的那棵最粗的在说:我要走呀。这三棵桐树都得了病,每一枝条上差不多都增生了茸毛,一团一团的,像结着的鸟巢。粗树说完,所有的树没了声响,发黄的发红的树叶子开始脱落,先是一片一片的,后来就纷纷而下。他想捡些红色的叶子拿回去让婆剪花儿,这些落叶竟然把他都埋没了。猛地醒了睁开眼,盖在被子上的棉袄棉裤拥过来捂住了他的头,使他出不出气来,而天已经大亮了。狗尿苔还在梦境里,懵懵懂懂,喊:婆哎,婆!他要问婆是不是他捡回来了许多树叶。婆没在炕上,婆在上房门槛上坐着梳头,说:睁开眼就喊,喊魂呀?狗尿苔说:我给你捡了一夜树叶子哩。婆说:看把你累的!狗尿苔这才完全清醒了,要给婆说他的梦,有人就紧急敲门。

  门这么紧急敲,狗尿苔忽地坐起来,小声说:婆,要给你开会呀?!婆也从门槛上回来,说:你不要出声,我去开门。婆的头还没有梳好,在手里唾了唾沫抹在那一撮乍起的头发上。

  狗尿苔惊恐得屏住气,听见婆开了门,然后叽叽咕咕和人说话,一会婆回来,脸色大变。狗尿苔说:是开会呀?婆说:不是,是铁栓。狗尿苔松了一口气,说:那他把门敲得恁急!婆说:马勺他妈老了。狗尿苔说:死了?马勺他妈害心口疼,长年脸是青色,但只是青色脸,怎么就死了?婆说铁栓和土根去山根砍树去呀,来通知她去马勺家帮忙哩。狗尿苔说:是不是要砍那棵粗桐树做棺材呀?婆说:你咋知道?狗尿苔说:我做了个梦。他开始穿衣服。婆说:梦?你就不做个好梦!外边冷,再睡一会,起来了把院墙头上的干红薯萝卜取下来给猪揉些糠。婆拢好了头发要出门了,又问家里有枚铜钱放在哪儿了,人一老嘴里要噙枚铜钱的。狗尿苔说:咱的钱让她噙?婆说:铜钱你有用啊?!狗尿苔说:那在后窗台上。婆去取铜钱,突然说:啊姊妹,你咋说走就走了,你比我小得多呀,你就走了?!

  马勺妈一死,古炉村的人家,不论是姓朱的,姓夜的,还有那些杂姓,都胳膊下夹一刀麻纸去马勺家祭奠,并忙活着去料理丧事。婆已经在马勺家呆了大半天,她懂得灵桌上应该摆什么,比如献祭的大馄饨馍,要蒸得虚腾腾又不能开裂口子,献祭的面片不能放盐醋葱蒜,献祭的面果子是做成菊花形在油锅里不能炸得太焦。比如怎样给亡人洗身子,梳头,化妆,穿老衣,老衣是单的棉的穿七件呢还是五件,是老衣的所有扣门都扣上呢,还是只扣第三颗扣门,这些老规程能懂得的人不多,而且婆年龄大了,得传授给年轻人,田芽就给婆做下手,婆一边做一边给田芽讲。

  婆不在家,狗尿苔把干红薯萝卜从院墙头上取下来,在笸篮里揉了几筛子糠,到了中午,去了马勺家一趟。原想能赶上一顿好饭吃,但马勺家日子也恓惶,只借了开合家八十斤稻子去碾米,准备着出殡那日做米饭招呼村人,而老人停放的这几天只给来帮忙的人吃包谷糁糊汤。狗尿苔看见那棵粗桐树已经被人砍了回来,冯有粮、铁栓,还有土根和牛路在轮换着锯板。湿木头锯起来还流水,水浸在地上把冯有粮滑了个趔趄,就喊着狗尿苔铲些土来垫地。狗尿苔提了笼子到院门外铲土,半香和戴花在那里刮土豆皮,半香的棉裤短,一圪蹴光腿脖子就露出来,上边爬着一条红蚯蚓。狗尿苔走近看了,不是红蚯蚓,是血,说:你腿也流血哩?半香一看,哎哟一声就用手捂住了,戴花说:你鬼哟,咋不夹些棉套子,快去厕所收拾去!半香就往厕所跑,狗尿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看着半香。戴花说:你看啥哩?!狗尿苔说:秃子金打她啦?戴花说:啊,打了。你说也流血了,谁还流血了?狗尿苔说:桐树流血哩。戴花说:桐树流血哩?狗尿苔说:你去看么,锯出来的水颜色红红的。戴花就高声问院里解板的牛路:牛路,树锯开流水了吗?牛路说:流水哩,冬天的树么狗日的流这么多水!戴花说:颜色是红的?牛路说:又不是流血哩咋能是红的?戴花就小声说:狗尿苔,别胡说!你害红眼了?狗尿苔铲了土去垫锯板的地上,地上的水明明还是红的嘛,就不再说话,觉得自己可能是害了红眼。他没事了,坐到了山墙下,那里长着一棵香椿,香椿碗口粗了,通体微红,怎么又是微红呢?天布的媳妇也往山墙后的厕所去,他说:这香椿是不是红的?天布的媳妇说:红的。昨啦?狗尿苔说:哦。没咋。天布的媳妇说:神经病!狗尿苔心想:这香椿将来要跟着马勺走吗?这古炉村这么多树,都要一棵树跟着一个人走吗?上房台阶上铺着一张芦席,三婶和面鱼儿老婆在给马勺他妈缝入殓用的被子和褥子,三婶一根针用完了,再拿线穿针穿不过去,给狗尿苔说:你坐在那里发啥呆哩,来穿个针,狗尿苔过去穿针,三婶给面鱼儿老婆说:人咋这脆呀,马勺说他妈昨晚上还好好的,原本要蒸些红薯吃,他妈说,蒸啥呀,能省一顿是一顿,明日吃。今早上他起来,去他妈的卧屋里要倒尿盆子,他妈炕上的被子一半掉在炕下,他还说,妈,妈,你昨把被子不盖好?过去一看,他妈硬硬地在炕上,人已经没气了。唉,她到底没吃上那一顿蒸红薯。狗尿苔说:她一定以为她是瞌睡的,还在瞌睡着,瞌睡醒来了要吃蒸红薯哩。三婶说:你知道个屁,人死了咋就是还瞌睡着?!狗尿苔说:我睡觉时只知道我要睡呀就不知道是啥时候睡着了的。三婶和面鱼儿老婆不理睬狗尿苔,面鱼儿老婆说:死了也好,不受罪了,哎哟!她叫了一声,是针把手戳了,忙把指头塞在嘴里吮着,眼睛盯着三婶。三婶说:她哪里想死,你说她了,她不爱听。面鱼儿老婆脸刷地白了,嘟囔说:我是说人都要死的,老姊妹死得安详那就是积了德了,唉,老姊妹,我哪里舍得你死!三婶说:你走了就放心走吧,不用操心马勺,马勺要当劳模呀,这次分救济粮,支书说要给马勺分头份。狗尿苔说:马勺要当劳模了?要给马勺分头份救济粮?三婶说:我哄鬼么。狗尿苔还要说话,满盆喊叫着他把火绳送到坟地去,灶火护院他们在那里给马勺他妈拱墓要吃烟哩。

  狗尿苔从坟地里回来,马勺家吃午饭了,帮活的人都端了碗在院子里站着圪蹴着吃。包谷糁糊汤不稀不稠,又煮了黄豆,人人都说煮了黄豆就是好吃,喝糊汤的呼噜声和嚼黄豆的咂吧声就响成一片。狗尿苔到厨房去,舀饭的是天布的媳妇,她给别人都盛过了,就是不给他盛。狗尿苔说:我肚饥了。天布媳妇说:你没帮活,你吃什么饭?狗尿苔说:我给坟地里送的火绳!天布媳妇给狗尿苔开始盛饭,狗尿苔一眼一眼看着,说:你把勺摇一摇,多给我些豆子。天布媳妇说:我下锅给你捞啊?!随便盛了一碗,往锅台上一放,说:吃去!

  狗尿苔看着碗,碗里没有一颗黄豆,他不吃,委屈得呼哧呼哧吸鼻子。天布媳妇还说:咋啦,白吃饭还嫌有豆没豆?狗尿苔忽地把筷子摔在了锅台上,一根筷子又弹起来掉在了锅里,天布媳妇说:哎,哎,你这碎髁,给我发凶,你敢给支书发凶去?!

  院门口有人在说:老顺,你咋没去帮忙?老顺说:我害病哩。又有人说:害病哩还来吃饭?老顺说:我来寻狗尿苔,在不?狗尿苔正气着,说:寻我干啥?!老顺就堵在厨房门口,粗气吼道:你把我家狗的毛剪了?狗尿苔一下子蔫了,说:不是我剪的。老顺说:不是你剪的?守灯看见你拿了狗毛,不是你剪的?!老顺扑过来抓狗尿苔,狗尿苔头上没头发,抓住了耳朵,狗尿苔叽里哇啦叫。旁边人忙起身劝,问老顺你啥事吗,啥事吗?老顺就给大家说他家的白毛狗多好的一身毛,就让狗尿苔把毛剪了,狗回到家,它不知道它成了什么样子,刚好他媳妇对镜梳头,狗跑到镜前看见了它,噢地就晕了,倒在地上。这已经一天一夜了,狗再不吃喝,害怕着到镜子前去,又忍不住过会儿到镜前去照,一照就又晕了。他媳妇把镜子放在了柜盖上,只说狗寻不到镜了,可刚才狗又爬上柜盖去照,一头就从柜盖上栽了下来。老顺这么一讲,院子里的人都笑,说你家狗这么爱体面?老顺说:我家的狗是一般的狗吗?它是古炉村的狗王,这还让它活呀不活?!他说着气又上来,拧狗尿苔的耳朵,狗尿苔的耳朵快要被拧下来了。

  婆在上房的灵堂后给马勺他妈穿老衣,按规程老了人得穿五件或七件,但马勺说他没准备这么多,就穿三件吧。婆说三件合适不合适,马勺说吃饭穿衣看家当,有啥不合适的?正商量着,听说院子里老顺打骂狗尿苔,婆就跑出上房,见老顺把狗尿苔耳朵扯得那么长,就一下子扑过来抱过了狗尿苔,说:老顺老顺,你手重,咋回事么?老顺说:他剪了我家狗毛!婆拉过狗尿苔叭叭扇了两个耳光,说:你剪狗毛啦?狗尿苔说:是……婆又扇了耳光,说:你剪了?狗尿苔说:我没剪。婆说:你没剪你就说你没剪,你给你老顺叔说你没剪么。婆又给老顺说:真的不是他剪的。老顺说:不是他那还有谁?田芽端着碗去院门口,看见支书和他老婆从巷口过来,忙进院说:老顺,猪屙的狗屙的都是狗尿苔屙的?不就是剪了个狗毛么,谁是把你家狗杀的吃了?支书来啦,你这么嚷嚷着让支书听到了又该上纲上线,认定是狗尿苔破坏呀?!话刚毕,支书进了院,说:说啥的,声这大?田芽说:让老顺吃饭哩,他不吃又要去坟地里拱墓呀,大家都夸老顺是个好党员!支书说:老顺还没入党。老顺说:我想入党,党不让人么。支书说:还要再努力么。老顺说:努力努力。支书就纠正着田芽,说没有入党就不能说是党员,党员都是表现好的,但表现好的不一定都是党员。老顺趁机出了门。

  婆撵出来,小声给老顺说:你不吃饭呀?老顺说:我还咋吃?婆说:那让娃跟你去,他爱惦狗,让他给狗说说话,说不定狗就又欢实了。老顺没吭声,婆给狗尿苔示眼儿,狗尿苔说:老顺叔,叔。就跟着老顺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