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牛铃骑在他家的屋脊上拍手。

  他一拍手,山墙边的杨树就摇动,叶子撞着叶子,也都拍手。

  古炉村有忌讳,就是门前不栽桑,嫌桑是丧,屋后不栽柳,怕贼来络,山墙外也不能栽杨,杨树叶子响起来啪啦啪啦的,像鬼拍手。牛铃醒家的山墙外的杨树其实不是牛铃家的,天布把杨树栽在他家的猪圈旁,正好又在牛铃家的山墙边。杨树叶子一拍手,牛铃听见了全当没听见,换了一下腿还在屋脊上,却朝天布家的房子唾了一口。

  牛铃家的房子在天布家房子的后边,牛铃家的房子高,天布他大在翻修旧房把屋基垫高了一尺,这一年牛铃的娘就害病死了,牛铃的大也把屋脊加高了一尺五寸,脊正中还嵌了一块镜子。就是这块镜子,天布他大说是照妖镜,专门照着他家的,两家从此致了气。支书当然要调整,做出了决定:一、牛铃家必须把那块镜子拆掉。二、天布家不能再看儿再加高屋脊,并灌一壶酒,炒三个菜,两家喝酒和好。这一壶酒天布他大喝了一盅,牛铃他大喝了一盅,其余的全让支书喝了。支书喝得头重脚轻,出门时还绊了一跤,但他说:这就好了,只要我还是支书,我不允许古炉村没个秩序!

  这次调解曾得到洛镇公社张书记的表扬,张书记还带领着别的地方的村干部来古炉村学习经验。在张书记他们来之前,支书让石匠在村南口凿了个石狮子,石狮子很威风,嘴里还含着一个圆球。窑神庙门口有两对旧石狮子,石狮子都是脚下踩着绣球,而这个石狮子却嘴里要含着圆球,什么意思,村里的年轻人都不晓得。面鱼儿说古炉村上辈子好像有这么个说法,说是祖先在这里住下后,南山里有个魔怪总来侵害,有一个神仙就给了族长一颗药丸,说把药丸含在嘴里就变成狮子,狮子能抵挡住魔怪,但药丸不能咽下去,咽下去便永远还原不了人,如果要还原人只把药丸吐出来就是了。那族长就含了药丸,果然变成了狮子,魔怪再不敢进村,却也一直不离开南山,族长就一直不吐药丸,久而久之成了一个石狮子蹲在村南口。面鱼儿说他小时候听他爷爷这么说的,但他却在村南口没有见过那石狮子,是根本就没有过石狮子,还是有石狮子而后来被打碎了或搬走了,他不知道。新的石狮子凿好了就放置在村子南的路上,村人都说这石狮子就是支书,或者说支书就像石狮子一样守护着古炉村。那阵儿水皮在村南口的墙上写标语,是支书让他写的,写的是:有困难找党员,有问题找支部。霸槽也在现场,撂了一句:谁屙下的谁收拾!灶火说:啊霸槽,你是说困难都是党员惹下的,问题都是支部造成的?大家都目瞪口呆,霸槽说:我啥时说这话了?我啥时说这话了?狗尿苔,你听见我说这话了?!狗尿苔不知道该怎么说,婆说:你看你这鼻涕,恶心死人,擤鼻去!狗尿苔就圪蹴下擤鼻,没完没了地擤,把鼻涕抹到旁边的树上去,再没敢过来。

  但是,石狮子镇在了路口,只过了半年,天布他大就死了。又过了十天,牛铃他大也死了。他们两家的坟地离得不远,坟地里的柏树上常落一群白嘴鸟和一群红嘴鸟,一到黄昏就掐着吵,坟上老是鸟粪羽毛。村人就说那是两个人又在阴间里对上了,可惜没人再去调解。

  狗尿苔想不到的,是两家大人死了后,牛铃却和天布好了,当然是牛铃巴结天布。天布上火了,嘴角发烂眼窝里糊了眼屎,说:牛铃,到马勺家舀一碗浆水去!马勺娘在村里做浆水做得最好,所有人家要窝酸菜了都去那里讨浆水引子,牛铃就去舀浆水。天布说:谁有烟?牛铃就向腰里别着烟包的人讨烟沫,又寻纸片,给天布卷上一根喇叭状的烟卷。天布也常夸牛铃能爬树,说:这棵树上的鸟巢里有没有蛋?牛铃手脚并用,刷刷刷就爬上树。树下人喊:小心,小心!牛铃爬到最高的枝上,把鸟蛋用嘴噙了,还要双手抓住这枝条荡个秋千。狗尿苔劝说过牛铃不要这样,牛铃说:天布是民兵连长了,他有枪哩。狗尿苔说:他能拿枪打你?牛铃说:我也想将来当民兵呀!

  现在,狗尿苔受了奚落,才从巷道过来,看见牛铃在屋脊上拍手,知道牛铃在笑话他,就有些生气,说:牛铃牛铃,你又要在屋脊上装镜子?

  牛铃说:你个×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狗尿苔说:那你拍的啥手,手痒啊?

  牛铃嘿嘿地笑,看见狗尿苔要离开了,却说:上来不,柿子潮了霜了。

  狗尿苔又站住了。冬天的屋顶上差不多的人家都要放一抱包谷秆,包谷秆里全放着柿子,冬至后柿子一软,经过霜就甜了。狗尿苔家没有柿树,牛铃要让他去吃柿子,狗尿苔就不记恨牛铃了。但他上不了房,牛铃只在房檐上搭了一根椽,他爬不上去。狗尿苔说:你给我撂一个!

  牛铃说:你给我笑一下!狗尿苔一笑,牛铃撂下一个柿子。柿子没接住,落在地上成了一摊红酱。再撂下一个,接住了却是两手红酱。他把十个指头都舔了。

  牛铃就从屋檐上下来,蹴下身让狗尿苔踩在肩上,然后立起,狗尿苔往山墙厮头上爬,爬上墙厮头,仍是上不到房檐。牛铃在上房后,伸手才把狗尿苔拉上去,牛铃在拉狗尿苔时蹲身蹭破了裤裆,露出了黑屁股。牛铃说:笨得很!狗尿苔不愿意承认自己笨,说:你把帽子戴好!牛铃还是在婴儿时候老鼠咬过耳朵,他的左耳朵就缺了一块,冬天里豁豁耳朵受不得冻,柿帽子就得一个耳护子翘在帽顶,一个耳护子搭拉下来遮住左耳。一说戴好帽子,牛铃也自惭了形秽,把帽子移正,耳护子遮好了左耳,不再吭声了。

  房上的瓦棱里长满了瓦松,有几棵瓦松还开着白花。牛铃说:你还真吃柿子呀?狗尿苔说:你说话要算话。牛铃说:你吃五个。狗尿苔说:八个。牛铃说:只能是六个!牛铃吃柿子是拿着柿把儿,用牙轻轻咬开柿子尖儿,猛一吸,把什么都吸走了,然后吹一口气,柿子皮又恢复原状,放在瓦棱上,说过十天半月了还可以再吃柿皮。狗尿苔不想把皮壳留下来,他是把柿子上的灰土一抹,一口一个,柿子汁就顺着嘴角流,伸出舌头舔了,再一口吞下一个。牛铃说:吐核儿,吐核儿。狗尿苔不吐核儿,趁不注意把柿把子塞进鞋壳。牛铃去拔瓦棱上的瓦松,狗尿苔说:这冷的天,不该开花呀。牛铃说:咋不开花,我家的柿子不是你也吃吗?狗尿苔说:今日没风,花都睡了。牛铃说:花还睡不睡的?拔下了一棵,那小米般大的花就又像沙一样散落开,而同时所有瓦松上的花都收敛了,花缩成小球球,白白的像撒了一层盐。牛铃说:你吃了几个啦?狗尿苔说:四个,你看,四个柿把儿。他又吃了两个,其实鞋壳里还塞有四个柿把儿。

  巷道里,面鱼儿老婆提了个升子往过走,这女人胯特别大,上半身和下半身好像是错接在一起,走起来似乎要散了架。

  狗尿苔说:开石他妈屁股那么大,能捂严个缸哩!牛铃说:屁股大了能生娃,才生了开石和锁子,还有兰芳梅芳。狗尿苔说:生那么多,小时候喂奶,是不是她身子这边趴两个那边趴两个?牛铃说:她是母猪呀?!面鱼儿老婆到了房后,他们不敢再说了。面鱼儿老婆去敲后巷里三婶家的院门。

  面鱼儿其实不是古炉村的老户,他是从屹岬岭东沟迁移来的,人迁移过来,东沟里还有他的地,村人就一年去两次种黄豆,收黄豆。古炉村之所以有浆水豆腐吃,而且有名,就因了面鱼儿。但面鱼儿迁移过来时已经三十好几,到了四十岁上还是光棍。这一年,开石的大死了,留下一个老婆和四个孩子,日子艰难,三婶从中撮合,两家走到了一家。又过了十年,开石兄妹都长大了,面鱼儿头发却全花白,腰也驼起来。麻子黑就作践面鱼儿你划不来,为了个×受活嘴上负担却大了。面鱼儿说:胡说啥呀,我就图这些娃娃哩。麻子黑说:那是你的娃?他们叫你大了?面鱼儿说:叫么,咋能不叫?麻子黑说:哦,日了他妈,娃就叫你大哩!

  可牛铃知道,狗尿苔也知道,开石从来没叫过面鱼儿是大的。牛铃和开石打过架,开石比牛铃大,牛铃根本打不过,就骂:鱼,鱼,面做鱼!开石并不生气,还说:你骂鱼,就骂鱼!

  开石的个子也不怎么高,但头大腰粗,白天三顿饭都在屋里吃,晚上就不在家睡,抱了被子跟欢喜在牛圈棚里打铺,见了面鱼儿不说话。满盆教训过开石:你狗日的不敢没良心,不是你面鱼儿大拉扯,你们兄妹四个早死了两对!开石一听这话头就拧到一边。

  面鱼儿老婆拿着升子到了三婶院里,院里的猫卧在那里仰天长嚎,一只帽疙瘩鸡蹑着脚走过去瞧,猫没理它,自管嚎着,嚎着像哭。面鱼儿老婆说:三婶子,三婶子,你得借我一升面哩!三婶在上房台阶上纺线,纺着纺着腿脖子痒,就不纺了,解开裤管上的带子,翻开袜子捉虱,刚捉住一只,听到叫声,手一抖,虱掉下去,虱和土一个颜色,说:这鬼哟,也不敲敲门,进来么,进来么!她从蒲团上起来,拉着面鱼儿老婆手,说:瞧你这手,尽是血裂子,也不戴个手套!不逢年过节的借啥面呀,面鱼儿冒风了滚生姜拌汤呀?面鱼儿老婆说:开石的丈母来啦。三婶说:哦,几时的日子?面鱼儿老婆说:恐怕是初十一、十二吧。三婶说:胎部都好?面鱼儿老婆说:有些不正,她妈才过来看的。三婶说:真是怪了,先前古炉村生娃都是顺生的,这五六年了咋都是横着出来?你要叫马勺他妈给扳一扳。面鱼儿老婆说:扳过。只是反应大,一吃东西就吐,吐得胆汁都出来啦。三婶说:扳过就好,反应大那没事。酒做上了?面鱼儿老婆说:做上了,到时候你一定要过来喝酒。三婶说:哪少得了我?这回支书咋啦,还舍得给包谷让做酒?前年我孙子出来,八月十六日生的,就吃不上全年的口粮,就是多了一天,吃不上。我那儿媳妇不会生,你这儿媳妇会生,倒还多了几十斤包谷!听说救济粮又下来了,不知又要咋评呀,肯定少不了你家的吧。面鱼儿老婆说:评上当然好,评不上我也够了。三婶从上屋搬了个笸篮,笸篮里是面粉,说:院子里亮堂,你能看清这面粉色气,磨麦时没掺一颗白包谷。就拿面粉往升子里装,装平了,再用手抓着面粉一点一点往升子上撒,直撒得升子上出现一个塔尖儿,说:好了!面鱼儿老婆说:我磨了麦子就给你还。双手捧着升子,脚步儿往外走。三婶却返身进屋又跑出来,她抓了一把蓖麻籽,塞在石鱼儿老婆的襟兜里,说:你家肯定没油了,剥几颗蓖麻籽炝炝,不要让亲家笑话咱饭里没油花花。面鱼儿老婆突然眼睛红起来,说:三婶子……你老照看我。三婶说:哭啥哩,有啥哭的,脚底下注意些!

  戴花提了一篮子花椒叶挨家挨户地散,她家的院里种了各种果木花草,靠院墙根是一行椒树,入冬时将椒叶全摘了在红薯窖里存着,时不时拿出让让大家在包谷面窝头里垫了煮在米汤锅里吃。刚到三婶门口,面鱼儿老婆端了升子出来,就给了三婶一把,又给面鱼儿老婆怀里塞了一把。三婶喜欢地说:长宽上辈子修什么福了,戴花人长得好心也这好的!面鱼儿老婆说:咱朱家那么多人,倒不如外姓的好。戴花说:好啥呀,给人家连个娃都生不出来!三婶当下没了话。面鱼儿老婆说:女人还能不生娃的,你是开怀迟。三婶说:就是,就是。洛镇上老人笑话古炉村山也青水也秀,可就是柿子是涩涩,核桃是根根,女子是黑黑,婆娘是墩墩,他们哪里知道仍有稀人哩!撩了戴花的袄襟,露出白花花一截肚皮。一抬头,看见了牛铃和狗尿苔,忙放下袄襟,骂道:碎髁看啥哩,这是你们看的?!

  牛铃赶忙说:我们没看,吃柿子哩!

  三婶说:吃?又吃啦?!把柿子吃完了,拿啥去拌稻皮子呀?

  牛铃说:不拌啦!

  三婶说:放屁!不拌稻皮子你有炒面?没炒面二三月里青黄不接的你吃瓦片屙砖头呀?

  牛铃和狗尿苔就不吃了,牛铃从屋檐前的椽上往下溜,溜得急,仰八叉地摔下去,哎哟哎哟叫。狗尿苔不敢溜,还趴在瓦槽里。三婶在屋后喊:没事吧?牛铃在前院应:没……没事!三婶说:没了大人,娃就会糟踏日子!却又见面鱼儿担了一担土路过巷口,就说:家里来客了,你还担土?面鱼儿说:我在地里壅红薯窝子,听说家里来客了就往回走,顺便捎一担土,猪圈里已经成稀泥坑了。三婶说:那开石、锁子呢,他们不能担土垫圈?面鱼儿说:他们有他们的事么。三婶说:唉,要把你劳成啥了,一把干筋了么!面鱼儿说:吃得不少呀,就是瘦,把猪吆进肚里也胖不了么。脚步并没歇,担着担子先回去了。

  三婶就对面鱼儿老婆说:你要多经管他哩。面鱼儿老婆说:咋经管呀,他就是闲不住么。戴花说:晚上也闲不住?他上年纪了,你别如狼似虎的。面鱼儿老婆说:那事他要是不要,我一辈子想都不想。戴花说:你哄谁呀!干一天活了,夜又长又肚子饥,就图干(口外)(注:①(口外)事,方言,相当于那个事。)事才睡得着的。面鱼儿老婆说:开石他大在的时候爱耍,摸摸揣揣地逗你哩,面鱼儿是个饿死鬼托生的,要个没完没了,可他一上来就完了,我只是尽女人的份哩。三婶说:他半辈子没沾过腥,可你不敢随他的意。面鱼儿老婆说:我能管住他?戴花说:管不住了,那你就要给他补哩,每晚给他烧一根葱,一根葱硬一冬!三婶说:你这不是越发害他呀!三个人说了一阵,三婶一低头,猫在院门口站着,一边微笑一边抹脸,三婶就不说了,赶紧叫喊牛铃。

  牛铃从前院里跑出来,他的额头上跌出个青色,渗着血,粘上鸡毛。牛铃说:说啥的,恁热闹的!三婶说:说啥的,说你不会过日子!房上的柿子不敢再糟踏了,明日如果天气好,三婶帮你拌稻皮子。牛铃说:就这事?三婶让面鱼儿老婆和戴花都走了,说:你腿儿软,你到三巷道问马勺他娘,她让我给她染布哩,咋还不见人来呢?牛铃说:我以为啥事的,紧天火炮地喊?!歪了头又回到前院,从房上把狗尿苔接下来。

  狗尿苔从屋檐角往山墙头上溜的时候,又闻见了那种气味,就低了头往院子里看,看见了一条蛇从山墙根的石头缝里爬出来,又紧接着爬进另一个石头缝里。冬天里蛇都眠了,这条蛇还能让人看见,真是奇怪。狗尿苔并没有看见蛇头蛇尾,两个石头缝中间的蛇身是那种花红颜色,他就不再告诉他又闻到了那种气味,心里想:蛇在阴冷处修得了那么好的衣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