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狗剩的棺材是他家的那个板柜,锯掉了四个柜腿儿,里边多垫了些灰包和柏朵,将就着,土埋了。三天里清风街刮北风,风不大却旋转,街巷里时不时搅得烂草树叶腾起一股,谁碰着谁就害头疼。中星的爹说狗剩是凶死的,变成了鬼,好多人天一黑就不再出门。我不怕。我在巷里碰到了供销社的张顺,我问张顺最近需要不需要吸酒精导流管,张顺还未说话,一股子旋风忽地在他身边腾了二丈高,张顺的脸色都变了。我说:“狗剩欠你的农药钱你向他老婆要过?”张顺说:“那是公家的款,总得走账呀!”我说:“明明你承包了,你敢哄鬼?他人都死了,你还要农药钱?!”张顺说:“国家枪毙人也得让家属出子弹费么!”旋风越旋越欢,竟能把张顺的褂子像有人解一样每个扣子都松开,褂子从身上脱下来吹在巷头碾盘上。我说:“你快把欠条撕了,狗剩就不寻你!”张顺忙解裤子后边口袋的扣子,掏出一张纸条撕了,旋风哗地软下来,扑沓了一地的烂草树叶。这件事张顺给乡长说过,乡长在狗剩七日那天去了狗剩家,以乡政府访贫问苦的名义拿去了三百元,从此再没刮过旋风。夏天智是说话算话的,他同赵宏声用白灰水在清风街刷了很多宣传“退耕还林”的标语,又让赵宏声代狗剩老婆写了感谢信贴在了乡政府门外墙上,一切事情都安安妥妥地过去了。乡长极快地按程序提拔上调到了县城,又一位更年轻的新乡长到来。新乡长当然又来拜访夏天智,夏天智绝口未提上届乡政府的不是,只建议新的乡长要关注清风街的贫富不均现象,扳着指头数了家庭困难的二十三户,这其中有痴呆瓜傻的,有出外打工致残的,有遭了房火的,生大病卧炕不起的,还有娃娃多的……他还说了现在村干部和群众的关系紧张,其实村干部很辛苦,自个并没捞取个人好处,催粮催款得罪了人,一是国家的政策这么要求的,二是村部没有资金还得负担民办教师的工资和干部的补贴,如果乡政府能给上边讲讲,让上边承担了民办教师的工资和干部的补贴,村部肯定会把应收的税费都一并缴给上边,不再有提留款,那么群众就少了意见,干部的工作作风也能改变。现在是穷,人一穷就急了,干部和群众啥事都可能干得出来。夏天智像给学生讲课一样,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乡长很乖顺地坐着,并不停地在笔记本上写动。夏雨给他们续茶的时候,顺便往那笔记本上看了一眼,字写得挺秀气,但写的却是中堂上挂的书法条幅上的内容。夏雨在院子里喊爹,夏天智出来了,夏雨说:“人家是礼节性地来看你,你咋说那么多?”夏天智说:“为了他不犯前任的错误呀!”夏雨说:“我娘要我问你,乡长在咱这儿吃饭不,她得有个准备呀。”夏天智“嗯”了一声回到堂屋,见乡长已经在欣赏中堂上的字画了,他说:“乡长,你今年多大年纪?”乡长说:“三十了。”夏天智说:“和夏风同岁么!”乡长说:“同岁是同岁,夏风干多大的事,我没出息。”夏天智说:“能当乡长不错啦,好好干,前途大着哩!这字画还好吧?”乡长说:“真是好!听说你还画了一大批秦腔脸谱?”夏天智说:“你咋知道的?”乡长说:“我听夏中星说的。”夏天智说:“中星是我个侄!他拿去了一大批,说要巡回演出时办展览呀。其实画得一般,咱是爱好,随便画画。”进卧室搬出一个木箱,木箱里又取出八件马勺,取一件就讲这是哪一出戏里的哪一个角色的脸谱。讲着讲着,突然记起了吃饭的事,说:“乡长,今日不要走啦,就在我这儿吃饭,你婶子大菜做不了,炒几个小菜还蛮香的。”乡长说:“不啦不啦,我们中午还有一个饭局的。”夏天智也就对院中的四婶喊:“乡长不吃饭了,那就烧些开水吧!”

  在清风街,说烧开水就是打荷包蛋。四婶开始添水动火,却发现糖罐里没了白糖,就让夏雨到雷庆家借,夏雨去了雷庆家,才知道了雷庆要过四十九岁的生日。

  这就要我腾开手说雷庆呀。他夏雨讲究是雷庆的堂弟,雷庆要过四十九岁的生日的事梅花没给他说,却邀请我啦。自从三十六岁那年起,雷庆每年都要给自己过生日,家里摆上几桌,亲戚朋友吃喝一天一夜。四十九岁是人一生的大门坎,梅花前几天就四处张扬着要给雷庆大闹呀。先去扯了绸子,拿到染坊染成大红,做了裤衩和小兜肚,再去武林家预定了一筐豆腐,油坊里买了一篓菜油,又给屠户交了钱,让头一天来家杀了她家那头猪。我在中星他爹那儿打问剧团巡回演出的事,梅花来借中星家的一口大铁盆,她就邀请了我。我帮她把大铁盆拿回她家,陈星正在院子里抡着斧头劈柴,劈了好大一堆,也不肯歇下。我对陈星说:“好好干!”夏雨就来借白糖了,知道要给雷庆过生日,问今年待几席客?梅花说:“也就是十席左右吧。”夏雨说:“我可没钱,但有力气,需要干啥你招呼一声。”梅花说:“你是没钱,夏风倒有钱,他明明知道你雷庆哥要过生日呀,他却走了!”夏雨说:“这怪不得他,他是名人事情多,婚假还没休完单位就催他。”梅花说:“名人给夏家有什么实惠呀?反正我是没看到!他上大学到现在,去省城和从省城回来,哪一回不是你雷庆哥接来送去的,若计票价,不说上万也七八千元了吧,可你雷庆哥没吃过他一口饭!”夏雨说:“雷庆哥的好处,我哥他哪里敢忘,就是我嫂子也常说你们好!是这样吧,我哥我嫂不在,今年我替他们行情,鞭炮你们就不用买了,我来买!”梅花说:“夏雨说了一回大话!你要买鞭炮呀,四娘怕心疼得睡不着觉了,四娘仔细!”

  可怜的夏雨,说了一回大话,梅花竟真的把买鞭炮的事靠住了他。我悄悄问夏雨:“她是爱排场的,放的鞭炮肯定要多,你哪儿有钱?”夏雨说:“你听她说的话多难听,我不买行吗?你借我二百元。”我哪儿有钱呀,我就给他出主意,于是我们把陈星叫出来,就在巷外的槐树底下,我们说:“你是不是要和翠翠相好?”陈星说:“相好。”我们说:“相好可以,但你怎么能伤风败俗?”陈星说:“我没伤风败俗呀?”夏雨踢了他一脚说:“没伤风败俗?你勾引翠翠干啥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狗日的胆大得很,你还来劈柴,你以为你是我雷庆哥的女婿吗?我告诉你,你做的那些事要是抖出来,不但和翠翠相好不了,你还得被棍棒打出清风街!”陈星脸色煞白,说:“你们威胁我呀?!”我说:“说得对,是威胁,你有把柄能威胁么!”如果陈星再不妥协,我和夏雨就没办法了,但陈星是个没牙口的人,一吓唬他就软了。他说:“那你们说咋办?”我说:“你拿三百元钱封我们的口!”陈星乖乖掏了三百元。我一生没干过坏事,这一回干了,夏雨说:“咱们是不是太那个了?”我说:“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么。”

  到了晚上,雷庆出车回来,梅花说了过生日的鞭炮夏雨要买的,雷庆说:“咱过生日让人家买什么?”梅花说:“他是替夏风买的,夏风是他弟,你又把他接来送去的,他还不应该买啦?过生日花销大,就算夏雨买了鞭炮,要花的钱也得几千元的。”雷庆说:“这么多钱?!”梅花说:“你不当家,你哪知柴米贵!”就扳指头计算:猪是咱家养的,肉是有了,大油是有了,可你使用菜油吧,菜油十斤。豆腐一座。木耳五斤。菜花十斤。蕨菜要热条子肉,又要做汤,得五斤。鸡十只。鸭十只。鱼再少也得三十斤。现在讲究海鲜,我让家富从市里捎十斤虾,六斤鱿鱼。如果待十桌,得十只王八。水果还不得五十斤?还有纸烟,纸烟是花钱的坑,紧控制慢控制也得十条吧。萝卜呢,白菜韭菜芹菜莲菜茄子南瓜洋葱土豆,再少也得各有一筐啊!吃的米面不算,也不算做甜饭的醪糟,红枣,白果,葡萄干,仅大魁小魁花椒胡椒辣面芥末就花三十元。酒呢,酒呢,酒还不得三箱子?!雷庆挥挥手,说:“我不听这些,听得我脑子疼!”梅花说:“你是贵人么!”当下就把雷庆的上衣抓了来,就在口袋里掏钱。雷庆来夺,梅花已跑到院子,一边掏一边说:“你装这么多钱干啥呀,钱多了害人的,只给你装二百五十元。”雷庆说:“我二百五啦?!”梅花说:“那再给你十元!”夏天礼坐在厦房里一直朝院子里看,看不下去了,说:“你把他身上掏得光光的,让他出门在外寒碜呀!”梅花说:“爹,要过生日呀,钱不抠紧些,这生日一过就该喝风屙屁呀!”夏天礼说:“生日待客谁不行情,行情钱花不了还赚哩!”梅花说:“爹知道这个理儿,我说最少待十席,你还说两席三席就够了?再说,他身上装那么多钱干啥呀,你让他犯错误呀?就是不能给三百元!”雷庆说:“你净听上善唆唆哩,他只知道一个妓女三百元,他哪里又知道好男人玩女人不但不掏钱,还赚钱哩!”夏天礼恨了一声,把厦屋门掩了。梅花说:“那好,只要你能赚钱,倒省下我了。”雷庆说:“你这不要脸的老婆,就爱个钱!”梅花说:“我爱钱是给我花了还是牵挂了我娘家?咱这么大个家,你屁事不管,哪一样不是我操持着?淑贞嫂子见了我,都说这个家就是把我一个人亏了!”雷庆说:“听她说哩,她穿的啥,你穿的啥?”梅花说:“我这一身衣服还不是为了你,你说好看,让你看了起那个事么!”雷庆忙努嘴厦屋,怕她的话让父母孩子听着了。梅花就把衣服给了雷庆,问最近怎么安排的,雷庆说他休假啦,这十天让赵家富替他的班。梅花说:“咱正是花钱的时候,你让家富替什么班,你脑子进水啦?你给家富说不用他顶替了,上次我在车上帮你卖票,这几天我再跟了你去,辛苦上几天就给你过生日!”雷庆说:“你这老婆是要把男人累死!”梅花说:“那我就让你死一回!”拉了雷庆往堂屋去。厦屋里,夏天礼出门要上厕所,见儿子儿媳拉扯着,就又返回屋,故意大声地咳嗽。

  第二天的上午,雷庆给公司的赵家富挂了电话,让他从省城返车回来后直接将车开到乡政府门口,说不让替班了。黄昏时车一到,几个人就来雷庆家约定明日去省城,需庆还没开口,梅花就说:“那可得买票呀,现在公司制度严得很,不准捎客的!”来人说:“那当然,只想提前订个座位。”梅花说:“那就六点准时在乡政府门口等着。”来人一走,雷庆说:“乡里乡亲的,你真的让买票呀?”梅花说:“为什么不买票?以前是白搭顺车,现在还有那好事?他们都在中街开了商店,是去省城进货呀,咱到他们店里买个针都得掏钱,他坐几百里路的车能不买票?!”雷庆说:“人不敢应承太多。”梅花说:“就你胆小,家富哪一次不带七八个人?”

  前半夜雷庆和赵家富喝了一瓶烧酒,后半夜雷庆睡了一觉起来就去开车,梅花便厮跟了当售票员。早在乡政府门口等候的五个人都交了票钱,梅花却没给扯票。等车进了县车站载客,站长问那五个人是谁,雷庆说:“是我的亲戚。”站长说:“下不为例,要不,我就负不起责任了。”车一路到省城,沿途都拾零散客,梅花仍是收票钱不扯票。从省城再回县上,一路还是拾零散客,收票钱不扯票,梅花就赚得了四百元。一连跑了四天,人已累得兮兮的了。再出车一趟,就该过生日了,雷庆不让梅花再跟车,正劝说着,秦安的老婆来了。秦安的老婆运气晦着,做啥啥不顺,她真不该来找雷庆,惹得梅花生气,她自己也生气,至后来使秦安也出了大事。

  原因是秦安一病,嫁到了省城的姐姐来看望妹夫,呆过一天了也得赶回省城去,秦安的老婆便来找雷庆让搭个顺车。梅花拉了秦安老婆的手问秦安的病,说:“引生把碕割了都治得好,秦安这么好的人咋还不见康复?”秦安老婆说:“话说不成啦,要么我姐能来看他?”梅花说:“我和雷庆一直说要去看看的,只是忙得分不开身。你姐要走,雷庆能不送吗,可怎么给你说呀,先前秦安到什么地方去,哪一回不是坐雷庆的车,现在公司整顿纪律,司机不准带任何不买票的人,要是发现一个,就扣司机的工资,发现两个,吊销执照,你看这事……”梅花这么一说,秦安的老婆脸上就暗了色气,说:“我姐是工人,本身没多少钱,来时又买了些东西,钱都花完了,你也知道我家,秦安一病,只有出的没有入的。”梅花说:“这咋办呀!车如果是私人车,雷庆少挣三百四百也就算了,可车是公家的,这如同秦安当主任,村上的钱有十万八万,他也不敢动一分一厘啊!”秦安的老婆说:“那倒是。”闷了一会儿,从怀里掏出一卷钱来,扎着红头绳,绽开来净是零票子。梅花说:“你带钱着么。”秦安老婆说:“只有四十元,还欠二十六元呀。”雷庆说:“是这样吧,明早你让她在乡政府门口等着,二十六元钱我替她掏了。”梅花说:“你掏?你跑一天,工资也就二十元!”雷庆说:“全当咱看望了秦安一回。”秦安老婆忙千谢万谢,又说了一阵雷庆的好话方才走了。人一走,梅花说:“你不该免那二十六元,说不定她在别的口袋还装有钱的。”雷庆没再理梅花。

  秦安老婆一早送走了姐姐,回到家里,秦安已经起来,她说了一阵雷庆为人友善的话,就给秦安烧开水打荷包蛋端去,自个在院里脱了鞋,用针挑脚上的鸡眼。秦安端了碗,筷子搅来搅去,把荷包蛋全捣得一块一块的,但夹起了一块蛋白,掉下去,再夹起来却喂到了鼻子上。秦安说:“我咋吃不到嘴里去了呢?”秦安老婆说:“你是娃娃么,要人喂呀?!”把脚上的鸡眼挑了,回到堂屋,见秦安一脸一鼻子蛋白蛋黄,心里就犯疑了,说:“你是咋啦?”秦安说:“我手不听使唤了。”秦安老婆忙让他再来,再来还是夹不起来,就变脸失声地叫喊。邻居来了人,忙去找赵宏声,赵宏声一看,二话没说,就着人用架子车往县医院送。

  在县医院,一检查,是秦安脑子里长了东西。陪同的赵宏声不敢把结果告诉秦安,叫出秦安老婆到一旁,说了实情,那老婆当下就哭出了声。两人询问了如果住院治疗得多少钱,医生说:这就说不定了,隔壁病房昨天死了人,已经花了十二万吧。秦安老婆从医办室出来,扶着墙走,还没走到走廊头,一堆泥瘫在地上。女人家关键时刻全没了主意,一切都听了赵宏声的。赵宏声说:“这算是黑了天!你就是一捆一捆的钱往里扔,世上也没个治处,你得做好思想准备。但你若能信我,咱就回去,我给他配些膏药贴,好人天保佑着,或许有奇迹出现。”秦安老婆趴在地上给赵宏声磕响头,说:“你给治吧,咱死马当活马治,真要治得好,我和秦安下辈子就在你门前长成树,让你挂驴系狗,给你荫凉!”把秦安又用架子车拉回清风街。

  现在我给你说雷庆过生日的事。那一天夏雨买了三盘万字头鞭炮,从院门外一直响到巷口。三婶的耳朵聋,放了这次鞭炮,越发啥也听不见。原本预备了十桌,人来了十五桌,院子里安满了席,雷庆的堂屋和夏天礼的厦房里也都安了席,还是坐不下,就在院外巷道里又支了几桌。若在以往,厨房里是最忙的,为担水和洗菜吵吵嚷嚷,今年是雷庆的亲家来了,一切都显得轻省。雷庆的大女儿盈盈和西街姓王的一家订了婚,王家贫寒,夫妇俩又都是老实疙瘩,儿子却白白净净的,一直跟着李英民的建筑队当小工。这门亲事雷庆和梅花先不同意,但盈盈热火,再加上王家又是三婶娘家的拐巴子亲,三婶极力说好,雷庆和梅花也糊糊涂涂就那么认同了。订婚后,王家夫妇三天两头来,手从未空过,不是拿些鸡蛋,就是背些土豆红薯,一来便帮着在猪圈里起粪,在磨道里推磨,任劳任怨。三婶有些看不过去,数说梅花:“你也把你亲家往眼里拾一拾,把人家当长工使呀!”梅花说:“我可没支配他们,他们下苦惯了,你让歇着也歇不下。”亲家在头一天来帮着杀了猪,剥下了八斤板油三斤花油,三婶主张把三斤花油送给王家,王家死活不收。他们带着小儿子,小儿子尿床,只肯让屠户割下猪的尾巴时在小儿子的嘴上蹭几蹭,说是蹭了猪尾巴油就不再尿床了;再是在大木梢里烫过了猪,王家的女人将烫猪水给夏天礼盛了一盆,给三婶盛了一盆,烫猪水能治干裂脚的,王家女人给自己也盛了一盆。三婶还是小脚,一边洗一边挤捏着袜子上的虱子,看着王家女人的脚,说:“你脚上裂子像娃嘴,你不疼呀?!”王家女人说:“咋不疼呢!”三婶说:“烫了脚你快回去歇着,明日坐席时再来。”第二天王家夫妇还是天露明赶来,洗了一筐萝卜,又去专门担水。三婶就骂孙子和孙女,孙子担了一次水,翠翠跑得没踪没影。

  中午开席以后,有人说了秦安从县医院回来的话,大家很快知道了秦安得的是脑瘤病,一时七嘴八舌,长吁短叹。坐在堂屋桌上的夏天义听说后,放下了筷子,嘴窝着嚼一口菜,嚼过来嚼过去,嘣,牙硌了,从嘴里掏出个硬东西,原来是半个扣子。赵家富说:“这谁洗的菜?”旁边的庆堂拿了半个扣子要到厨房去,夏天义却摆摆手,吩咐庆堂去请赵宏声,说是本该请赵宏声来的,既然他回来了,快请了过来吃饭,也问问秦安的病到底怎么样。庆堂却支使哑巴去大清堂。

  赵宏声是帮着把秦安拉了回来,要经过市场那儿,秦安不愿意,又不明说,坚持要从312国道上另一条小路进清风街。小路上坑坑洼洼,颠得秦安从架子车上溜下来几次,就听到远处鞭炮声。秦安问:“谁家过事?”赵宏声说:“是雷庆过生日吧。”秦安说:“噢。”不再说话。送到了家,赵宏声要走,秦安老婆撵上来说:“你是去雷庆家吃席是不?”赵宏声说:“既然从县上回来了,不去不好。”秦安老婆说:“是不是我也去,或者上些礼?”赵宏声说:“你算了,我给你把话捎到。”赵宏声回大清堂换身衣服,门口三踅领着白娥往过走,三踅说:“宏声,秦安得了脑瘤了?”赵宏声说:“消息这么快的?”三踅说:“那秋季的新米他吃不上了!”赵宏声恼得不理他。白娥穿了双新皮鞋,鞋把脚后跟磨了泡,进来买了个“创可贴”。三踅帮着脱了鞋,贴了“创可贴”。赵宏声说:“你也给人家把鞋买大些!”三踅说:“我这鞋可是买得早啦,谁要能穿上就是谁的,我见不得碔大脚!”白娥一出药店,三踅趴在柜台上说:“女人真是能变,她才来的时候木木的,现在多灵光,只要开一窍,所有窍都开了!”赵宏声看着他走了,脑子里琢磨: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可怎么总是好人的命不长久而坏人活得精神?突然琢磨通了:坏人没羞耻,干了坏事不受良心谴责;好人是规矩多,遇事爱思虑,思虑过度就成疾了。便提笔在纸上写了一联:“一生正派爱村爱民心装群众愁苦乐于助人笃实谦让可怜英年早逝村民捶胸顿足皆流泪;半世艰辛任劳任怨胸怀集体兴衰廉洁奉公敬业勤奋痛惜壮志未酬父老呼天抢地共悲伤。”写毕,吓了一跳,说:“我这是咋啦,秦安还没死,就写挽联了?”一把揉了,就见哑巴和来运到了店前。哑巴哇哇直叫,手比划了半天,赵宏声明白了,从抽屉里取了五十元揣在怀里,跟着走了。

  两人走过中街,书正媳妇也从饭店里出来,问干啥呀,应声是到雷庆家吃宴席去,赵宏声说:“你也该把身上弄得干净些!”书正媳妇使劲跺脚,脚上的鞋还是一层灰尘,说:“我这一身又咋啦,梅花还能不让我入席?书正上了礼,他忙得去不了,我是去吃我自己的呀!”狗走得比人快,来运已经走到前边了,却一拐身趴在了一家窗前摇尾巴。哑巴认得那是陈星的住处,走近去从窗缝往里一望,里边是高举起来的一对大腿,便莫名其妙,再望,炕上躺着的是翠翠,炕下站着的是陈星,两人都一丝不挂。哑巴脚一闪,跳了开来,也把来运的耳朵提起来往后拉。赵宏声说:“啥事?”哑巴呸呸直唾唾沫。赵宏声说:“看见啥了,你唾唾沫?”哑巴拦了他,伸了个小拇指,在小拇指上又呸了一口。

  赵宏声那天在雷庆家证实了秦安的病情,使所有的人都没再多喝酒,三箱子瓶装的烧酒只喝了一箱。饭后夏天义和君亭去看望秦安,梅花将剩菜剩饭盛了一小圆笼让给秦安带上。夏天义和君亭在秦安家呆的时间并不长,回来的路上,夏天义对君亭说:“你得过三四天了就去看看他,人到了这一步,什么矛盾隔阂都不要记了。”君亭说:“我和秦安没有矛盾隔阂呀!”夏天义说:“没有了就好。”就又说:“一个活生生的人,说不行咋就不行啦!秦安家境不好,治了这么久的病,已经是钱匣子底朝天了,又添上这脑病,这……”君亭说:“如果宏声配膏药,我给他说说,让能免费。”夏天义说:“就是膏药不要钱,也总不能只贴膏药呀。”君亭说:“村上是应该补助的,可现在建市场,账上已经腾空了。咱是不是动员三个村民组的人给秦安捐款?”夏天义想了想,说:“捐款可以,但这事万万不能让秦安知道,知道了他不会收的。再说,以两委会名义号召捐款,有的捐,有的不一定就捐,村里有天灾**的人家也不少,给秦安捐了,那些人家不捐也影响不好。我想,今天雷庆过生日,那秦安也是有生日的,咱张罗着给他过个生日,趁机让村民送人情,说不定能收到一笔可观的礼钱。”君亭说:“这就好,这就好!”二返身,夏天义就又到了秦安家,秦安已经睡了,秦安的老婆说:“二叔,你要多来看秦安的。”夏天义说:“我会的。”秦安老婆说:“你要再来,不要叫上君亭。”夏天义说:“这我还要批评你和秦安的,有多大的矛盾弄到谁都不见谁了?当干部就是恶水桶,秦安这病都是他气量小得下的。现在你不能说这话,也要劝劝秦安才是,记住了没?”秦安老婆说:“记住啦。”夏天义就问秦安的生日在啥时候,秦安老婆说:“他生日小,在腊月十三。”夏天义就说了他和君亭的意见,要求把秦安的生日提前,当下说定在三天后。

  清风街人都知道了秦安得的不治之症,惟独秦安还以为是大脑供血不足,当老婆说提前过生日或许能冲冲病的,秦安也勉强同意了。过了三天,秦安家摆了酒席,一共五席,夏天义主持,清风街的人一溜带串都赶了来。秦安原是不愿见人,这回见村人差不多都来了,便硬了头皮出来招呼大家,然后就又上了炕歇下。来人都不拿烟酒和挂面蒸馍,一律是现钱,君亭在旁边收钱,上善一一落账,然后将一万三千四百二十元交给了秦安。秦安说:“上善,你是不是搞错了,咋能收这么多钱?”上善说:“你当了多年村干部,谁家你没关心过?你病了,人家也是补个心思,这有啥的,前几日雷庆过生日也是收了上万元的礼。”秦安说:“我比不得雷庆,收这么多钱,我心里不安!”夏天义说:“有啥不安的?要不安,就好好养病,养好了多给村民办些事就是了。”秦安满脸泪水,又从炕上下来,一一拱拳还礼,说没什么好招待的,饭菜吃饱。但来人都是一家之主坐下来吃喝,别的人借故就走了,秦安老婆把要走的人一一送到巷口。

  我是上了二十元的礼,庆满说我的礼太少,不少了,要按我的本意,我还不肯上这二十元哩。我翻看礼单,发现还有十多家压根儿就没来,当然这些都是掌柜子出外打工了,不在家,也有与秦安有冤仇瓜葛的。秦安向来待我不好,我还上了二十元的礼,而秦安对中星关心,中星他爹竟然没有来,这让我想不通。我要去查看中星他爹是什么原因没来,丁霸槽骂我好事,我就是好事,蜜蜂好事才使花与花能授上粉哩。到了中星他爹家,荣叔人是瘦多了,坐在石桌子前熬中药,石桌子对面坐的是翠翠,脸苦愁着。我说:“荣叔,秦安过生日你咋没去?”中星他爹说:“我身子不受活,去虎头崖庙里要神药了。”我说:“你吃宏声的药还要啥神药,要了神药咋还熬中草药的?”中星他爹说:“各是各的作用么,你不懂!”翠翠说:“你别干扰,我让荣爷给我算卦哩!”我说:“你算啥?算几时结婚呀!”翠翠说:“你滚!”中星的爹说:“从你摇的卦上看,还看不明白,去也行,不去也行。”翠翠说:“这是什么话!到底去好还是不去好?”我说:“去哪儿呀?”翠翠说:“你知道不知道,俊德的女儿回来了,裹络着几个人去省城,小芹想去,我也想去。”我说:“小芹可以去,你去不成。”翠翠说:“为啥?”我说:“陈星不会让你去。”翠翠竟火了,说:“引生你就是给我造谣!他陈星是陈星,我翠翠是翠翠,你明白不?先前威胁敲诈陈星,现在又说这话,你是啥意思?”她来了脾气,我也懒得理她,说:“那你们算吧。”拿起了中星他爹的那个纸本本翻着看。

  纸本本上比我以前翻看时多记载了十多页,其中一页上写着“三十九页‘占谒见及乞物’大验案:此卦乃15日早所占。欲知16日去县文化馆事。我因病情加重,买药已花去400元。当继续花。心想去县文化馆找画家高世千画张马卖钱看病,才有三十九页之卦占。大验!奇验!特验!以前我曾向高世千要过画,一次成功,两次未成功。高的老婆瞧不起我,到他家热讽冷嘲,不让坐也不倒茶。可恨的是还用笤帚扫地,以示赶我。高世千待我还好。我以前给他算过卦。中星现在当了团长,他老婆不至于还不理睬吧。即便不理睬,高世千会给我画的。高世千往常不上班,多在家。而16日他无意到文化馆,其刚进内,门卫尚未看见。我向内问人,一人说根本不来。又向内问之,一人说好像来了。我到二道院,两人就遇见。大喜过望,真天助也。后在无人处说明想叫画张马卖之看病。意料中又意外地慨然答应,且说画三马四尺宣。我高兴无比。二人言明17日下午去他家取画,我便去袁老青家住之。17日在袁家吃过早饭,走到县林业局门口时遇到西山湾韩兆林。求我预测,随到墙根详测之,送我三元钱。钱是少,但天下了大雨,韩给了把伞,又去小巷吃过汤面。下午去高世千家,大雨不止,在刚下雨时就忧心万分,若高之老婆因雨不出门,如何是好?!带着极为忧愁之心到高家,高之老婆不在家,谢天谢地。高世千早将四尺宣三马画成,贴在墙上。我真高兴,知心知己的高世千!高世千还说:你培养了中星这个人才,上天会增加你的寿命的。又说了有贵人(指他)保你,病绝对能好之话,百般劝慰于我。高世千可算得上义气乾坤之文人英雄了,夏荣再补于此!天已渐亮了,我之病或许可好?!”

  我看着记文,再没留意中星他爹还和翠翠说了些什么,反正是翠翠一直阴沉个脸,后来就走了。中星他爹说:“这娃不中人劝!”把纸本本收了回去。我说:“她不给你一文钱,给她算什么呀!”中星他爹却问我:“秦安过生日去了多少人?”我说:“都去了。”中星他爹又问:“君亭去了没有?”我说:“去了。”中星他爹还问:“收了多少钱?”我说了钱数,他说:“这么多!那咋花呀?!”我说:“行情上礼都是换的,你从不给别人行情上礼,你过生日也就没人来。”他说:“谁家我没去看过庄基?!”中星他爹不高兴起来了,低头熬他的中药,不再理我。我就说:“你前日去县城了?”他还是不理我。我说:“见到我中星哥了?不知剧团里戏排好了没有?”他便抬头看我,说:“得了病就得花钱,以病敛财病能好吗?他秦安给村里做过几件好事算什么,我培养了你中星哥那是对咱全县有功!”我赶紧说:“是这样!”他高兴了,说:“戏快排好了,有一个照片你看不?”领我进了堂屋。堂屋中堂上放着一张照片,照片小,是剧团彩排留影,我看见了照片中有白雪。我一看见白雪就笑。中星他爹说:“你瞧中星在前排中间坐着,他那件西服是五百元买的,一件衣服么,咋那么贵!”白雪在所有的演员中最漂亮。我给她笑,她也在笑,她的左腮上应该笑起来有一个酒窝,但看不出来。

  中星的爹闻见了什么,急跑了出去,在院子里骂我,说药熬干了。我趁机把照片揣在了怀里。我就是那样偷走了照片的。这张照片现在还放在我家炕头前。我每每看着照片,都盼望白雪能从照片上走下来。但是,她总是在那一堆演员中活活地动,却始终没有走下来。我上中学的时候读过一篇课文,说一个人买了一张仙女画,他每次出了门,仙女就从画中走下来给他洗衣服,扫地做饭。所以,我一回到家,便直奔厨房,但厨房里冰锅冷灶。这不怪白雪,白雪演戏,是艺术家,白雪怎么能干洗衣做饭这一档子事呢?我焦急地等待着夏中星通知去巡回演出的事,过了一天又是一天,通知还不见来,而我什么都准备好了,还找着上善学会了一段戏。上善是乐于助人的,可他并不会几段唱词,就教我《背娃进府》中的一段说词。

  这一段说词太适合我了,我把它背诵得滚瓜烂熟,不信我给你说说:哎,人家娃叫,人家娃大头小头的个叫,背的格头往包谷地里跑哩——你寻牛哩,还是撞杆哩?红萝卜缨子换炸弹——着了一个满天飞;屎巴牛掉在尿壶里——生装你的醋泡酸梅子;屎巴牛落在秤杆上——受罪哩,你当高鹞子观星哩;屎巴牛钻竹竿——受罪哩,你当过节哩;长虫把头割了——死淋虫一个;长虫缠在辘辘把上——把不缠你,你还缠把哩;哈巴狗立在供桌上——你和爷爷斗起嘴来了;庙后边的南瓜——你还想给爷爷结蛋蛋哩;你是装下的不像,磨下的不亮,升子丢在地里——八棱子没相;锅刷子写字——笔画太壮;耙刺睡觉——屁股朝上;打你两个五分——你碔×嘴胡犟;朝屁股上蹬上一脚——稀屎拉了一炕;吃的冷馍,睡的冷炕,点的琉璃灯,你还嫌不亮;你是羊皮一张搭在板凳上,生装的四腿没毛,死狗一条,爬下不跑,尾巴也不摇——你是个啥玩意;你真是鬼头肉,毛盖儿长在后头,见了你爹,你叫舅舅;花盆里栽娃,坟地没人看——你还当你务人哩;你是吃的石灰,唱的靛花——放你娘的月兰屁;把你爹死了——放你娘的寡妇屁;屎巴牛落在粪堆上了——生装你的夯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