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这一日在闭转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就去了南郊看那奶牛了。虽是秋后,太阳依然很旺,苞谷已经收割了,干旱的田里还未耕耘,到处都是一色褐黄,尘土飞扬。木兰到了刘嫂家门前的土场上,土场上集中了数十头耕牛,这些牛全没有主人牵着,也没有缰绳拴在木桩上或碌碡上,但它们并不走动,全围在已坍倒的刘家院墙外往里瞅着。庄之蝶住院中看去,那头奶牛在躺卧着,差不多是一张牛皮蒙盖了一堆骨头。刘嫂就蹴在牛头边搅和木盆里的吃食。庄之蝶停了木兰走进去,刘嫂默默地看着他,没有说话,泪水却已纵横满面。

  庄之蝶知道奶牛是不行了,庆幸自己偏巧赶来,还能最后看看它。就从坍倒的土墙根拔了一些腥味很重的白蒿放在了奶牛嘴边。奶牛只是艰难地动了一下耳朵,算是和庄之蝶打招呼了,它的眼没有大睁,眼圈周围有很粘的东西。腥味的草已经是闻到了,那舌头偶尔伸出来,只那么一寸,卷了一下垂流的浓涎。屋子里,男人很重的声音在喊叫了刘嫂:让你去打酒,你磨磨蹭蹭,这会儿还让它吃什么呀?!就和一个汉子走出来站在台阶上。庄之喋先是觉得一道白光闪了一下,才看肖那汉子提了一把柳叫长刀。刘嫂的男人满脸胡茬,寡白无血,看见了庄之蝶,说:你来了?进屋喝茶吧。庄之蝶说:是要杀牛吗?男人说:实在没办法,拖得时间太长了,与其让它这么受罪,真不如让它解脱了。牛若有灵,它也是愿意这么做的。你这么大个人物,它病了你来看过,今日倒头,你又来了!庄之蝶说:我与这牛有缘分。那汉子就在太阳下嗬地笑了一下:老齐,你死了怕也没人来看的哩!刘嫂的男人说:这应该,牛偏偏就死在我手里,我也是有罪的。汉子就走到奶牛身边,把刀子叼在了嘴里,双手在系紧着腰带,说:老齐,你两口来按住牛角吧。刘嫂的男人上去按了,刘嫂却捂了脸向屋里跑去。男人骂道:这婆娘家的!只好自己一手抓了一只牛角。刘嫂跑到屋门口站住了,她是不忍心去看,又不忍心在奶牛死时她不在场,就脸对了门扇,双手死死抓着门环。汉子的嘴里还是叼着那口刀,刀的白光在闪着,手就在奶牛的喉管处摸位置,然后从嘴中取下刀,说:这位客人,你来抓住牛尾巴!庄之蝶没有动。汉子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条腿则跪下来,说:今日你受苦是到了头了,下回不要转生牛了!嗤啦一声,刀便从牛脖下捅进去,连刀把也送进去了一部分。庄之蝶看见,牛眼翻成了鸡蛋一般的白色,刀口咕咚咚冒出一股热腥气,血就泛着粉红色的气泡汩汩地流在热土上了。庄之蝶一时无力,慢慢蹲下去,同时看见刘嫂双手从门环上滑下去,最后瘫卧在门槛上。这时候,院外土场上是一片牛的吼叫,所有的牛疯狂地转圈奔跑,尘土飞扬,遮天盖地。汉子立即叫喊着过去关住了院门,而又拿了一条皮鞭守在坍倒的院墙豁口,皮鞭甩得叭叭响。牛群终于没有冲进来,后来就有一头极悲哀地哭嚎着从土场边的一个胡基壕里冲奔过去,随后是十几条牛都这么吼叫着冲奔过去了。庄之蝶回头来,地上已摊开了一张牛皮,汉子从乱七八糟的一堆肉里拿出了一小块金黄的东西,说:这么大的一块牛黄!他兴奋得用血手把牛黄拿在阳光下看,牛黄上还浮着一层热气。

  当庄之蝶被男人拉着进屋去坐在了酒桌上,庄之蝶从恍惚里清醒,在他的身边是一个大草笼,里边装了大块大块的牛肉,而那张血淋淋的牛皮晾在倒坍的院墙豁口。庄之蝶没有喝酒,他说:我想买了这张牛皮!汉子在口里倒了一杯酒,说:噢,你是皮货店的老板?

  这皮子可是张好皮子,你掏什么价?庄之蝶说:要多少价我出多少价。刘嫂立即说:什么价不价的?!庄先生,你要肯收留,你拿走吧。柳月到了大正家,大正家和庄家一样,都是客人多。但庄家的客人都是清客;大正家的客人差不多都是各部局领导,工厂厂长和商尝公司的经理,这些客人从没有空手过。大到冰箱彩电,小到烟酒瓜果,拿礼的人几乎都是一个规律,进门换拖鞋的时候,礼品就势放在了鞋架边的一个没有窗口的小杂物间里,然后坐在客厅里与主人说话,送礼人再不言说有礼品放在那儿,收礼人也不寒暄致谢。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柳月是不出面打招呼的,只有婆婆或丈夫喊一声:柳月,你也来!柳月方花枝招展地从卧室过来,过来了她会好看地对着来客笑笑,间或插一句两句的闲话。但她能准确地知道客人们茶杯里的茶是不是喝完了,她不去续水,喊:小菊,添水呀!小菊是大正家的保姆。过门的第二天早上,柳月认识了小菊的。那时小菊在厨房里择韭菜,柳月下意识地也蹴过去,抓起一把韭菜来择,还未择完,立即就不择了,站起来在水池里用香皂洗手。小菊哼了一声。柳月就一边洗,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小菊。柳月说:小菊,今日咱吃饺子吧,多放些虾皮,放的时候你说一声,我来下料。小菊没有言语,依旧在择韭菜,突然说:市长家的饺子从来不放虾皮的!柳月愣了一下,变了脸说:我就要吃虾皮饺子!喊了甩手上的水,并不去拧水龙头,水哗哗地响,她就到新房去了,说:把水笼头拧上!第十天里,柳月在家里呆烦了,她对大正说她要工作,大正说已经派人去办理她的城市户口了,一时还没有办好,到哪儿去上班呢?柳月说这她不管,她要工作。大正就把柳月的要求告诉了母亲,夫人想来想去,便给阮知非打了电话,要求把柳月安排在他们的歌舞厅。

  柳月第二天就去上班了。

  柳月不会歌舞,柳月却有好睑好身材,柳月就跟着时装模特队学走台步。模特队都是些长腿细腰的女子,漂亮很漂亮,但一脸的没文化。柳月读的书多,气质好,知道怎样展示自己的风采,竟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模特队最出色的一个。这个城市的人欣赏时装模特表演,并不是来欣赏时装,而要看的是模特。或者说,不管你设计师设计了什么样的服装,在他们看来,台上的模特都是赤身裸体的。说这个睑好、臀部却大;说那个太瘦,胸部不拢未了,觉得最迷人的最有性感的还是那个叫柳月的。柳月每一次出场,下边都是噢噢噢的叫喊和口哨声。一时间,阮知非那儿有个好模特的话就传开来,歌舞厅的生意倒十分地红盛。

  这一日中午。孟云房牵扯了北郊有《邵子神数》孤本的老头和新疆来的那位大师相见,长虹饭店的经理免费提供了食宿,两位奇人为了感谢经理,也是为了各显了本事让对方瞧瞧,就为经理发功治病,又为饭店预测生意,直折腾了一天。这经理当然也念盂云房的好处,赠了他一副老式莲花钢火祸。又给了五斤切好的羊肉片和三色调料。孟云房高高兴兴接受了,在家来做,就把庄之蝶和赵京五召来享用。庄之蝶情绪不佳,吃得并不多,随手打开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映一部五十集的外国枪战片连续剧。剧前是阮知非歌舞厅的广告。孟云房就说:之蝶,你知道不,柳月现在就在歌舞厅里上班,她当了时装模特,好红火的!庄之蝶说:这就好,柳月适宜于那份工作。这你怎么知道的?你常去跳舞吗?孟云房说:我哪里去过!夏捷说:他没去,他儿子倒常去!庄之蝶说:孟烬那么小的去什么,他有钱买门票?夏捷说:问题就在这里!大前日阮知非见了我,说你那儿子真聪明,隔三岔五领了同学去舞场玩,检票人要票,他说阮知非是我叔叔,柳月是我姐姐,就进去了。检票人后来问我有没有个侄儿的?我出来看了,见是孟烬,这小子行的,将来和老孟一样,是个人物!我回来给老孟说了,让他好好教育教育,他却一脸地不高兴!你瞧瞧,脸又黑封起来了!孟云房黑起来的脸就又尴尴尬尬地笑,说:我哪里黑封了睑?之蝶,几时咱们去那里看看柳月去,别让柳月觉得嫁出的女泼出去的水。庄之蝶说:行的嘛,你给咱联系联系。孟云房说:那有什么联系的?吃过饭,我去宣传部一趟,部长昨儿来电话让我今日下午去一趟的。那有什么事!还不是让孟烬的师父给她老婆发气功排膀胱结石?我今日去不治的,只约个时间。夏捷说:瞧你多积极,一会要去看望市长的儿媳,一会要去给部长老婆看病,把作家就搁在这里不理不睬了?!孟云房说:你这一说,我成什么势利小人了?我去部长那儿要不了半个小时的,你们在这地坐着聊吧,四点钟,咱们都准时在歌舞厅会面。赵京五说。要去你们去,我是不去的。孟云房说:京五你就小家子气了,柳月没做你的老婆你就不敢见她了。不敢见的倒是她柳月!你要不想见,你可以不见,你就在舞厅里跳舞把,说不定在舞厅碰上一个中意的!夏捷说:你要走你就快走,罗罗嗦嗦地烦人!

  云房,我可告诉你,今日要去那里散心就好好散散心,别又带了孟烬让舞厅检票人说闲话,我可再丢不起人哩!孟云房发了一声恨科走了,夏捷赶忙收拾了碗筷,也不洗的,叫了隔壁一人,围桌搓起麻将来。

  孟云房去宣修部,并不是部长让给他老婆排结石,却说出了一件关系到全城人的大事。

  原来市长为了进一步以文化搭台让经济唱戏,当得知北京动物园赠送了西京动物园三只大熊猫的消息后,忽然灵机一动,设想能否举办一个古城文化节,而且也想好了这个节的节徽就是大熊猫。市长召集了宣传部、文化局有关人开了个会,大家一致叫好,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一是向外扩大本市的宣传,二是以此搞活经济,这在全国也是一个创举。于是,一个庞大的筹备委员会就成立了。部长把孟云房叫去,就是征求孟云房对文化节内容的意见的。孟云房听了,首先就提出这事得庄之蝶参加吧,部长说那是当然,但庄之蝶是作家,一般事不必麻烦他,只等将来的许多文稿由他起草就是了。孟云房看了足足三页的文化节的设想项目,一时觉得若这么谈下去,谈到天黑也谈不完的,就说这是大事,让他带了这些项目表回去好好思谋,明日下午来具体谈自己的想法好了。忙脱开身子,急急就去了歌舞厅。

  歌舞厅里的营业演出刚刚结束,舞会却才开始。跳舞的人非常多,都是一对一对贴得紧紧地在那里晃,旋转的播洒着碎点的灯光,使所有人如同幻影和魔鬼,无法辨清那是谁和谁。孟云房听孟烬说过,柳月总是陪人跳舞的,就坐在旁边的一张桌前,极力于人窝里寻找柳月。但他的右眼已经坏了,左眼的视力也开始不好,他看每一个女的都奇装异服,美貌非常,似乎就是柳月,可一支乐曲终止,从舞池卞来的女的却没一个是柳月。没见柳月,寻阮知非的身影吧,乐曲又起,男男女女又都涌进舞池跳起来了,一切又都分辨不清。孟云房这时倒叫苦没事先联系好,若庄之蝶他们来了,见不到柳月和阮知非,又该笑骂他了。正发急着,突然有人在说:你是孟先生吗?孟云房扭头看时,声音就在旁边,同桌对面坐的一个俏丽的女子正双手支了下巴在端详他。孟云房说:是你在问我吗?我姓孟,你是谁?女子手伸过来,孟云房当然接受了去握,又说了一句:面怪熟的,我这脑子不好,一时记不起了,实在抱歉。女子说;不用的,咱们其实从未见过面,我只是看你的形象问的,果然就是孟先生了!孟云房说:你是瞧着我一只眼的?!女子就笑了,说:听说孟先生有趣,果真有趣。可我是个没趣的人,我在检察院工作,你一定会知道是谁了?还想不出吗?景雪荫是我的二嫂。孟云房简直是吃了一惊,他几乎要起身而去,但他立即就笑了,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哪是没趣的人,在这儿碰着你实在让我荣幸的。我是认识你二嫂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到一家去,你和她长得有些像哩!你二嫂好吗?女子说:她能好吗?你的朋友一场官司几乎要让她去上吊了!孟云房说:话可不能这样说。这场官司我大约知道一些,依我之见,何必闹到这一步呢?先前都是多好的朋友!庄之蝶现在家里害愁苦,怨恨周敏惹祸,把好端端一个朋友就变成了仇人!女子说:他要真顾惜往日的友情,那为什么要提供他和我二嫂的隐私呢?他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损害一个过去的朋友,这也就太不道德了!孟云房说:事情绝不是你说的这样!好了,咱俩不要说这些了,好赖这场官司也算结束了。

  女子说:孟先生不懂法律,中院判决了并不是案子的终了,还要允许向高院申诉的哩。孟云房说:还要申诉?这何必嘛?女子说:无论怎么说,我二嫂是咽不了这口气的,她既然打这场官司,投入了全部身心,她就得把官司打到底呀,你明白我的话吗?孟云房说:当然明白,甭说你二嫂身后有人,单是身前有你这么一个小姑子,也会心想事成的。女子笑了一下,说:哪我也就不说了,先生能赏脸让我陪你跳一场吗?孟云房说:实在对不起。我一点也不会跳舞,我这是第一次到这地方来,要找一个人的。女子说:这就遗憾了,那我只好邀请别人了。就招手叫来服务员,付过了钱,说给这位先生来一杯可乐。自个却卬扬头走了。孟云房兀自觉得受辱,就问服务员柳月是在哪儿的?服务员说:今日她没来舞池,恐怕在她的房间吧。你从这里过去,出那个门,靠右手是楼梯,第三层十八号是她的办公室。孟云房谢了,却从口袋掏了钱给服务员说:等会你把可乐钱还了那位女的,就说我说了,约情人出来玩玩,怎么能让情人付钱?!孟云房在三楼十八号按了门铃,房间里并没有动静,又按了几下,听见是柳月在问:谁呀?孟云房说:是我。柳月说:有事到营业厅吧,我现在有重要客人。孟云房赶忙说:柳月,我是你孟老师!门开了,柳月浓妆艳抹,几乎让他都不敢认了,叫道:“柳月,现在这么难见的!你身上洒的什么香水,就像洋人身上的味儿一样,怪难闻哟!柳月赶忙使眼色,悄声说:我这里就有个老外的。然后拿嘴努努那套间,套间门掩着,让孟云房进去了,大声地说:孟老师,把我出嫁了,你们就谁也不来看我了!今日是陪谁来跳舞吗?孟云房说:我瞎眼笨耳的,能陪了谁来?你庄老师近来心绪糟糕,我们就一块出来看看柳月嘛!柳月说:来散心就散心,却偏要说看我?庄老师他有什么事心绪糟糕,柳月一走倒省他多少心呢!孟云房说:你这没良心的小猴精!就把唐宛儿怎么丢了,牛月清又如何走了,庄之蝶孤零零的一个人怪可怜的说了一遍。柳月听了,眼圈倒红起来,问:庄老师人呢?孟云房说我们约好四点来这里的,我在下边舞厅里怎么也找不着你,等会他来了,你好好安慰安慰他,也劝他去你大姐那儿低个头认个错,重归于好。柳月说:过了门我只忙着到这里上班,总说去看看他们却是没空,好赖在这里不被人下眼看了,还思谋者请了他们和你一块来看看我的表演,没想阮知非却遭了人打,将这一摊子临时交了我来张罗,才没个空儿去文联大院,他那里竟出了这等事来!孟云房说:你说什么,阮知非遭人打了?柳月说:这事你不知道呀?阮知非是每天晚上营业完了来收款的。前日晚上突然一个人把他堵在楼梯口,问,你是阮先生吗?阮知非不认识这人,来人说他是太平洋公司的秘书,公司要庆典,希望时装模特队前去助兴演出。阮知非说这里是正常营业,不外出演出的。来人就说他们经理在楼下的车里,能见见吗?阮知非便走下去。那小车里果然坐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胖子伸出手来和阮知非握,手刚一触到,阮知非就被拉得身子站不稳,那称作秘书的就势在后边一掀,阮知非就进了车去,车嘟地驶走了。阮知非知道不好,抱了钱箱问人家这是干什么,那胖子一拳就打在他的眼睛上,墨镜破碎了,镜碴扎在他的眼里,血当下流出来。那胖子说就是干这个的,姓阮的,知道你是发了财了,可总不能让我们饿肚子吧?向你借,你是不肯的,实在抱歉啊,只好这么办了!阮知非还在说,你们大白日抢劫,柳月可是我们歌舞厅的,你们知道柳月吗?胖字说知道她是市长的儿媳怎么样?你钱已经挣够了,留着这左眼再认我们吗?一拳就又打在阮知非的左眼上。车开到南环路,他们把阮知非放在路上,逃得没踪没影,亏得一个菜客发现了送到医院,那两只眼睛就全放了水了!这事摇了铃似的,你竟还不知道?大正爹也是发火了,要求公安局缉拿罪犯,公安局自然在城的四个自洞加派哨位检查过往车辆,但没有可疑的人。问阮知非,他也说不清那三个人的模样,只提供到有一个胖子,小车是红色的车。孟云房听得毛骨悚然,柳月还在说公安局现在四处缉拿罪犯,但哪儿就能很快破案?他不关心这些,忙问阮知非是住在哪个医院,伤势治疗如何?柳月说是西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具体怎么治疗;她走不开,没有去的。

  孟云房说:这阮知非让你临时经营这里倒是明智的,可你也得小心,这里不比得当保姆。柳用说:流氓地痞要连市长都不怕了,就让来吧,来了要多少我给多少,我才不像阮知非要钱不要命的。孟云房就笑了一下,拿眼示意套间屋,低声问:这老外是哪国人?你们歌舞厅还和老外做生意?柳月说:他是外语学院聘任的教师,能说几句中国话,常来跳舞,我们就认识了。这美国小伙,你是不是见见?孟云房说:我闻不得老外身上的香水味。他坐了多久了,怎么还不走?柳月说:他没事来聊聊的,美国人随便哩。你是不是有什么怀疑了?孟云房说:你现在不比是小姑娘,是市长的儿媳了,多少人眼睛在看着你的。柳月说:我这么大了,我是不会受骗的。孟云房看了一下表,已经四点了,就说他到楼下门口去等庄之蝶他们,等会儿一块上来再说话吧,柳月就说她就不去接他们了,她很快打发老外走了,就腾出空来好好陪庄之蝶跳跳舞呀。孟云房就从楼上直去了楼下门口。

  但是,孟云房在大门口等了半天。没有庄之蝶他们的影儿,柳月送走那个老外也下来等,还是没有见来。孟云房心里就操心了阮知非,提出他到医院看看去,但叮咛柳月,一旦庄之蝶他们来了,不要告诉阮知非挨打的事,免得大家又都玩不好,等他过会从医院回来,打探个病情究竟了,再商量个日子,一块去探视好了。柳月倒感动孟云房的好心,也不敢到别处去,一直在歌舞厅等到天黑,庄之蝶没有来,也没有见孟云房从医院再回来,心里就惶惶不安了一夜。

  孟云房去了医院并没有见到阮知非,医生告诉说做过了换眼手术,不允许任何人探视的。孟云房得知已经手术过了,手术又特别成功,心下宽展,却不明白阮知非双眼里放了水的,怎么做换眼手术,眼睛是能换吗?医生说:当然能换,你这只眼什么时候坏的?当时你怎么不来做个手术呢?孟云房说:我一个眼睛也就够用了,现在大天白日地都有人敢抢劫,世事这么瞎的,多一只眼看着只会多生气!医生却生气了,说:你这同志怎么这样说话?孟云房心里说:这人不懂幽默。就忙陪了笑脸,问给阮知非换的什么眼?医生说:狗眼。孟云房吃了一惊,叫道:狗眼?那以后不是要狗眼看人低了?!医生哼了一声再不理他走了。孟云房落了个没趣出了医院,看着天色已晚,也没再去歌舞厅就回了家。回到家里,庄之蝶、夏捷、赵京五都在,而且还有个周敏,大家霜打了一般谁也不说话。孟云房说:吓,我在歌舞厅等得脚都生出根了,你们竟纹丝不动还在这里!我这么大个人了,说句话是放了屁了,是耍弄猴子吗?!夏捷一指头戳在他的额上,说:嘿,我把你能恨死!拉他到厨房里去说话。

  夏捷告诉孟云房,他们搓牌到三点四十分,才起来要走呀,周敏一脚踏门进来。周敏是从潼关回来的,他并没有救得唐宛儿出来,而自己额头上却贴了块大纱布。大家见他狼狈,就知道在潼关打了架了,问几时到的西京,为何不来个电话让去车站接的?周敏却说他已经回西京两天了。庄之蝶说:回来两天了?两天了怎么不声不吭的?周敏说:我觉得没有必要再给大家说。倒嚷叫着打牌呀,让他也打一圈的。庄之蝶当下气得乌青了脸,说:周敏,你就是这个样子回来啦?大家日夜眼里盼你回来盼得要出血,你回来了两天不闪面,见了面就是这副嬉皮笑睑样?你告诉我,唐宛儿呢?周敏倒唬住了,说:我没有救了她。庄之蝶说:我知道你救不回她,那她的情况你也不知道吗?!周敏才说他回到潼关,潼关县城几乎一片对他的唾骂声,嘲笑声,他白天就不敢出现在街头。委派了几个哥儿们在唐宛儿家周围打探消息,知道唐宛儿被抓回后,丈夫就剥了她的衣服打,打得体无完肤,要她说句从此安心过日子的话来,但唐宛儿总是一声不吭,不说过也不说不过,那丈夫就又绳索捆了她的手脚去强xx她,一天强xx几次,每次又都性虐待,用烟头烧她的下身,把手电筒往里边塞……这么才说着,庄之蝶眼泪就哗哗下来。周敏却笑道:罢了,甭为她流眼泪了,咱今辈子可能再也见不上她了,也得学会慢慢忘掉她。于是继续往下讲,说他曾经派一个他认识,那个丈夫也认识的人去见唐宛儿,因为他已经在法院找人说妥,只要唐宛儿寄来离婚申请,管她丈夫同意不同意,都可以帮忙解除婚约的。但派去的人见不上唐宛儿,她是被反锁在后院的一间小房子里。周敏说他实在忍受不了,终于在一个黄昏戴了一顶草帽闯进了那家。那丈夫早防了他去,在家养了四个打手的。他一进门,他们就紧张了,双拳提起,怒目而视。他说:我不是来打架的。先在桌前坐了,从怀里掏出一瓶酒来,吆喝拿了杯子来喝吧。那丈夫瞧他这样,也就开了几瓶罐头当下酒的菜,六个人喝了起来。周敏先说:兄弟,事情闹到这一步,咱们谈谈心吧。宛儿跟我去了西京城,我知道她是和你没有解除婚约的,但我爱她,她也爱我,这是没办法的事。你既然从西京偏要寻她回来,寻她回来也便罢了,可你也该留一句话的,害得我为宛儿操心。那丈夫说:话这么说了,我是粗人,咱也就月亮地里耍锄刀,明砍!你是潼关城里的有名人物,可我也是墙高的一个男人,你让我戴了这么久的绿帽子,我全忍了,现在能坐在一起,我不骂你,也不打你,我只求你不要再来找她了。你不看在我的份上,也该看在孩子的份上。周敏说:你在求我?那丈夫说:我在求你。周敏说:可我怎么能饶过你呢!你把她用绳索绑回来,打得她死去活来,又那么着去性虐待,她是做你的老婆还是你的一头牛一匹马,爱情是这么强打出来的吗?那丈夫说:这你不用管,她是我的老婆,我怎么教训她旁人管不着的。周敏说:我就不许你这么对待她!你要过,你好好待她;你要折磨她,你就去离婚。那丈夫说:我死也不离婚!周敏说:那好吧,你求我,我也求你,你让我见她一面。周敏是代写了一封离婚申请的,他只要见到唐宛儿,让她在上边签个字按个手印,他就可以把离婚申请送到法院的。但那丈夫不允许见。双方就争执起来。周敏强行要往后院去找,旁边的打手一棒便把周敏打倒了,叫道:打!打这个流氓无赖,他是到这里闹事的,打死了咱也不犯法!四个人扑上来就拳脚交加。周敏一下子跳上桌子,左右两脚踢倒了两个,那丈夫又抱住了他,他抓了那丈夫的手就咬,当下咬得骨头白花花露出来,但他的额上也同时被另一个人用酒瓶砸出个血窟窿。打闹声惊动了四邻八舍,周敏见状.将草帽戴在头上,满面流血地回家去了。回到家他就睡了,羞愧得三天三夜不出门。第四天得知娘在街头开的小杂货店也被那丈夫一伙砸了玻璃柜子,他从床上扑起,又要去拼命。是爹和娘抱住了他,求他让他们安生,说为一个女人,满城风雨了,谁个不说是你拐人家老婆,父母出门在外也被人指了脊梁,就是他们砸杂货店,围看的人那么多,也是没人帮咱说话嘛。如果再去闹事,那你就等于把你爹你娘活活杀了呀!天下的女人那么多,你什么人恋不得,偏偏稀罕人家的老婆?你这么大的人了,一般人都是开始供养爹娘了,我们不指望花你一分钱,不挂你一条线,可你也就不要让我们再为你操心啊,孩子!周敏听了爹娘的话,火气渐渐消了,又睡了七八天,就回西京来了。

  孟云房听夏捷说过了事情的原委,心情也很是沉重,从卧屋出来,只是到冰箱里往外拿酒,说:唐宛儿没回来,没回来也好;周敏回来了,回来了就好。今日我也想喝喝酒吃吃肉的。夏捷,你去街上野味店里买四斤狗肉来。夏捷说:吃狗肉喝烧酒,你让大家都上火呀?孟云房说:让你去你就去嘛,话咋这么多的?!夏捷就去了,大家还是没有说话。

  周敏说: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唐宛儿是我的女人,我都不悲伤了,你们还伤什么心?世事如梦,咱就让这一场梦过去罢了,咱还是活咱们的人。庄之蝶伸手就把酒瓶拿过去用劲启瓶盖,启不开,周敏说让他来,庄之蝶却拿牙咬起来,咬得咯吧吧响,咬开了,自己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喝起来。这么一瓶酒你一杯我一杯咕咕嘟嘟都往口里倒,夏捷买了熟狗肉回来,瓶子里只剩有一指深的酒了。孟云房就又取了第二瓶来,夏捷却说:云房,你知道不,野味店里人都在说阮知非被人绑了票,两只眼都放了水!?孟云房就给夏捷使眼色,但孟云房挤的是那只瞎眼,夏捷没在意,还在说:他们还在说医院给他换了狗眼。狗眼能给人换吗?赵京五、周敏都惊得停了酒杯。孟云房却一直看在之蝶,庄之蝶一连打了几个嗝儿,却一言不发,端起酒杯喝得更猛了。他说:之蝶,你还能行吧?庄之蝶没有言语,还在添他的酒。夏捷说:让人喝酒又舍不得酒啦?喝醉了咱这儿有的是床哩!孟云房说:那就喝吧,喝!阮知非遭人抢劫倒是真的,我也去医院了一趟。他也是活该要遭事的,发了财,又爱显夸,今日赞助这个,明日赞助那个,自然有人要算计了他。来,之蝶,我今日也豁出去醉的,干了这杯!庄之蝶眼睛红红的,站起来却说:我要回去了。说完竟起身就走。

  大家都愣起来,也没有敢说留他的话,直看着他趔趔趄趄从门里走出去了。孟云房兀自把那杯酒喝下去,一只好眼和一只瞎眼同时流下了两颗眼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