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柳月进门、夫人把门就插了,厅中放了一个小园坐凳,从卧室取了一把皮条儿做成的打灰尘的摔子,让柳月在小圆坐凳上坐。柳月说:我去厨房放油。今日街上人好多哎,我挤不过来就呐喊油来了,油来了!人窝里倒闪出一条缝儿来。夫人说:我让你坐!柳月就笑了:大姐这是怎么啦?我偏不坐的!夫人唰地一摔子打过来,散开的皮条儿抽在柳月身上。柳月哎哟一声,脸都变了,叫道:你打我?!夫人说:我就把你打了!我是这个家的主妇,你是这个家的保姆,你勾结外边坏女人害家欺主,我怎能不打?就是市长来了,他也不敢挡我的!你说,那卖×的唐宛儿来了多少次?你是怎样铺床暧被、盯人放哨的?柳月以为夫人还是在吃醋,就说道:庄老师与唐宛儿有那事没那事,我怎么知道?上次我对你那么说说,只是气头上的话,你倒当了真,已经是家里鸡犬不宁了,今日你又不问青红皂白,竟拿了皮条摔子打我!保姆再卑贱也是个人哩,你下手这般很,是要灭绝我吗?即使你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当农民的我爹我娘放在眼里,可我现在是市长家的人了,你凭哪一条法哪一条律打我?!夫人将那绳缚了腿儿的鸽子提来,把纸片儿丢在柳月脚下骂道:我凭的就是这些打你!你平日家呆着,鸽子由你饲养,信由你收,坏事哪一次能少得了你?我不打你,我谢你?敬你?!骂一句,打一摔子,再骂一句,再打一摔子,柳月胳膊上、腿上就起了一道道红樱柳月在心里叫苦:她什么都知道了!心虚起来,嘴上就不硬气,伸手抓了摔子说:他们好,与我什么干系?夫人说:怎么个好法,你今日得一宗一宗给我说实话。你要不说,我打了你,也要向大正母子把这事说了。人家要愿意娶你,你到市府里去干那淫事;若是人家不娶了,你脱了这一身上下的衣服回你的陕北屹崂去!柳月就哭着说了庄之蝶和唐宛儿如何来家做爱,又如何去唐宛儿家幽会,说鸽子怎样传信,信上有过口红的嘴印也有过明毛。她为了取悦夫人,减轻自己过错,把有的说有,把没有的也说成有。夫人先前只是心中怀疑,生出许多想象,但想象毕竟是自己的想象,听了柳月这番招供,眼前就是一堆堆细细微微的图画,倒觉得不如不知道着好,而知道了又无力承受,便一时血液急流皮肉发颤,天旋地转开了,叫道:天呀,我是瞎子,我是聋子,事情都弄到这个程度,我竟一点不知!她圆睁了双眼,撑着双手,牙齿嗒嗒嗒地响,对着柳月问:我现在有什么?

  你说,柳月,我现在是穷光蛋了,一无所有!柳月从凳子上溜不去,跪在夫人面前,说:大姐这事我本要对你说的,可我是保姆,我哪里敢对你说?我说了你那时又怎么肯信了我?我帮了他们,为他们提供了方便,我对不起你,你打吧,你把我打死吧!夫人丢了摔子却把柳月抱住,放了声地悲哭。她哭着求柳月恨她,她本是要吓唬柳月的,可柳月没说实话才打起来的,她说:柳月,我受不了,我却把你打了,你谅解你可怜的大姐,你能谅解吗?柳月说:我谅解。也就哭了。

  哭过一场,牛月清慢慢平静下来,擦了眼泪,又给柳月擦泪。柳月说:大姐,我陪了你,咱去找那淫妇撕了她的×睑!夫人摇着头说:她算什么东西!弃夫抛子跟别的男人私奔,私奔了又勾引另外男人,一个见男人没了命的下残货,我去打她倒脏了我的手!咱们若去寻她,风声出去,人人都知道你庄老师和她怎样怎样,你庄老师坏了声名,倒让她有了光彩。世上有多少崇拜你庄老师的,见一面都不容易,却是她和名人睡觉了?!再说,你不久就和大正结婚,咱家出这样的事,又怎么有脸见亲家市长?你庄老师虽是伤透了我的心,他不要了自己的前途事业,功名声誉,我还要尽力携救他。在家里不问我忍了这口气,若在外闹开,只能使他更不顾了一切,越发偏要和那淫妇在一起,那他也就全完了。他苦苦巴巴混到出人头地这一步也是不容易的啊!现在我也不求他什么,只要他改邪归正,不再与淫妇往来也就行了。所以,你在外万不得露出一句口风,你不要管我怎么吵他,闹他,你不要多嘴,权当不知这事儿。可你要是还顾及你这个大姐,我要给你说,在家里咱姐妹儿心里却要知道他的毛病,只是严加防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柳月第一次发觉夫人还有这般心劲,倒可怜起做了主妇还这么难的,当下点了头。夫人也就如此这般又吩咐了一番,打发了柳月洗睑梳头、涂脂抹粉后出去。

  柳月是到了唐宛儿家来。唐宛儿正坐卧不安地在门口张望,瞧见柳月来了,接进门去,问:你是从家里来的吗?看到鸽子信了吗?庄老师不在?柳月说:老师在的。那大姐今日去了双仁府那边,老师要让你过去说话。唐宛儿心下高兴,从糖盒取了糖果要柳月吃,柳月不吃,硬剥了一颗塞在她口里,说:这糖甜的,慢慢品能甜到心里哩!庄老师在,那让鸽子带个信回来就是了,还劳动了你跑一趟!柳月说:我要到德胜巷杨家面酱店买面酱的,离这儿不远,就捎了话过来的。说毕,就走了。唐宛儿也精心妆扮了一番,骑车往文联大院来。

  唐宛儿那一夜和庄之蝶分手回来,周敏正在家里和一个叫老虎的人喝酒。老虎是周敏在清虚庵当民工时认识的一家企业集团的职员,以后来家过几次,唐宛儿也勉强能认得的,当下招呼了一声就拿了凳儿在一边听他们说话。老虎一脸横肉,两片嘴唇却薄,极善言语,唐宛儿就听出是在怂恿周敏为一个发了财的老板写一本书的,说这老板钱已经挣得不知道该怎花销了,一心想出出雅名儿。要寻一个人为他写一本书。书写成后,一切出版印刷自己管,只求署上他的名,就可以付两万元的酬金。周敏先是为难,言称一本书不是容易写出的,写了却署别人名字总觉得太屈了。老虎就说,你又不是名作家,凭你写了就能出版吗?就是能出版,那又能得几个稿费?你和唐宛儿过的是什么日子?不乘机挣些饯来吃风屙屁呀?!再说这书稿不求你写得多好,字数凑够二十万,就行了,费了你多少劲?好多人寻到我门上我都没应允,专给你办场好事你倒卖起清高了!?周敏忙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他是乐意接受这个差事的,只是眼前一场官司缠了身。老虎就问什么官司,周敏-一说了,又道出目前的窘境。唐宛儿听他说了庄之蝶要去托市长说情的话,就说:周敏,你别喝多了胡说!庄之蝶哪会去走市长的后门?这不是作践庄老师,也要连累市长吗?周敏说:男人家说话你不要插嘴!唐宛儿气得一拧身子进卧室去睡了。睡在床上,拿耳朵还在听他们说官司。就听见老虎说:我也是一个律师的,虽说是业余的,但我帮人打了五场官司还没一场是输的。

  你们这官司算什么屁官司,还劳驾去找市长?他庄之蝶不敢在法庭上说他和那女的谈过恋爱、睡过觉了,还可以有另一个办法能打赢嘛!周敏就问:什么法儿?老虎说:姓景的不是说文章中写的是她吗?你们不是又分辩说写的不是她吗?如果再让一个女的也到法院去告,就说文章中写的是自己,这样就热闹了,就搅得一塌胡涂了,法庭便认为谁也没有证据来证明写的就是姓景的,官司也就不了了之。唐宛儿听了,倒觉得老虎胡搅蛮缠,但这胡搅蛮缠也真算个法儿。等到老虎走了,周敏上得床来,两人就说起这事,唐宛儿就说了一句:为了这官司,我可以去做那个女人!周敬说:这就好了,我正愁到哪儿去找这个女子呢,想来想去竟没想到你来!唐宛儿却说:我试探试探你的,你倒真要让我去了?为了你的利益,你就忍心让我去和庄之蝶相好?周敏说:这是玩个花招,又不是真的要你怎样嘛。唐宛儿说:要是真的又怎么样?!周敏只是笑笑,还在念叨这个主意好,后来酒力发作就睡着了。这个时候,唐宛儿却有些后悔,不该自荐了去做那个女子,虽说是为了庄之蝶,但庄之蝶能不能同意这个方案,自己没有与他商量就说了出来,周敏真要这样办起来,庄之蝶又会怎样看待自己呢?一夜思虑过去,第二日第三日就等在之蝶来了说与他,但庄之蝶设有来,而周敏已着手准备,逼着她在家读那篇文章,了解案情,一等庄之蝶去找了市长没有结果,就开始实施这一阴谋的。今日一早,实在等不及庄之蝶了,才让鸽子捎了信过去。

  唐宛儿来到文联大院的家属楼上,轻轻敲门,开门的竟是夫人,脸上的笑就僵了。牛月清眼光先避了一下,遂对着唐宛儿说:哎呀,是宛儿来啦,我也是才回来的。今日做了些好吃的,我还给你在老师说,宛儿好久不见来了,请过来吃顿饭吧,不想你就来了!唐宛儿忙说:师母做什么好吃的,还记得我?我不来才这么说吧,但我偏是有口福!牛月清说:你口大,口大吃四方的。唐宛地说:男人口大吃四方,女人口大吃谷糠哩!牛月清说:你吃不了谷糠,你是蝗虫能吃过了界的庄稼哩!唐宛儿觉得不对,才要问庄老师没有在家,柳月和庄之蝶就进了门口。庄之蝶见了唐宛儿,说:你来了!唐宛儿说:你是出去了?庄之蝶说:老孟约了我去吃菜的,柳月就去叫我了,说是家里要做好吃的,还要请客,我还以为是什么客,原来是你!唐宛儿就问:你早上一直没在家?心里就慌了,为什么柳月去说是庄之蝶叫她来的,难道鸽子的信被夫人发觉了?当下预感了不对,便对着厨房的牛月清说:师母呀,多谢你的好意的,说我有口福,其实是吃豆腐的穷嘴。周敏早上上班时,说他中午要带杂志社几个人去家吃饭,我就等不及你的好东西熟了,得回去呢!牛月清从厨房出来,说:这不行!你庄老师也回来了,你们可以说说话儿,饭马上就好的。今日这饭不吃可不准你走,管他周敏不周敏的。”说着,倒过去把大门反锁了,钥匙装在自己口袋。庄之蝶就说:瞧你师母实心要待你的,那就在这儿吃吧。两人也没敢去书房或卧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大声说些别的话,只拿眼睛交流,皆疑惑不解。至后也无声笑笑,意思在说:也是咱太过敏了,或许主妇真是一番好意。就自自然然开始说笑。唐宛儿眼里就万般内容,庄之蝶眼里在说没什么事呀!至后两人再无声笑笑,以为是柳月作什么怪儿。唐宛儿心里宽松下来,眉儿眼儿的又活了,说她昨儿晚做了个梦,梦见好大的雪,大热天的竟能梦见雪,不知是好是坏,要庄之蝶圆圆梦。庄之蝶说:圆梦要寻你孟老师,你说个字我给你测一下。唐宛儿不知说什么字好,忽见窗外的铁丝上挂有一串辣椒,就说个串字。庄之蝶说:串字?无心为串,有心为患。唐宛儿脸色就不好了。庄之蝶说:我是瞎测的,梦着雪可能是你关心官司的事,白日骂景雪荫,夜里才梦了雪字。唐宛儿方转忧为喜,就问起去找市长的结果。才要摆说那老虎所说的主意,牛月清和柳月就收拾桌子准备开饭了。桌上是放了四个碟儿,四双筷子,碟子里倒了酱油醋。牛月清便把一个砂锅端上来,砂锅盖了盖儿,还咝咝地冒热气,放好了,说:都上车吧!四个人分头坐了。

  庄之蝶说:今日夫人亲自下厨房了!就这一个菜的?柳月取了酒来!牛月清说:菜多了反倒记不住哪样好。酒也不必喝,喝酒冲菜味的!庄之蝶说:砂锅里是什么稀罕物?!伸手要去揭盖。牛月清说:我来我来!把砂锅盖揭了,半锅汤水里,囫囵囵一个没毛的鸽子!庄之蝶和妇人都大吃一惊,瓷在那里了!牛月清说:怎么样,稀罕物吧?!

  我把那只鸽子杀了。这鸽子是聪明东西,人吃了脑子灵的,肉又细,尝尝我做得可口不?就开始用刀子去分鸽子。撕下了一双翅膀放在唐宛儿的碟子里,说:宛儿吃这翅膀,吃翅膀的人会飞。一飞就飞到高枝上!撕卜了一双腿放在庄之蝶的碟子中,说;这俩腿给你,瞧多丰满的大腿!哎呀,瞧瞧我,怎么把脚环没有取下来?然后给柳月夹了鸽子背,自个却把鸽子头夹在碟里,说:头没肉的,但听说鸽子的眼珠吃了不近视,我这一双眼近视好久了,我尝尝这眼珠儿!用手去抠了小小两颗白泡泡东西在嘴里嚼,还说:好吃好吃。庄之蝶和唐宛儿满头满睑的汗,只是不动筷子。牛月清就说:怎么不吃呀,是我做得不香吗?唐宛儿只好抿了一口汤,却呕得喉咙一阵响,要吐,站起来泪水汪汪地说:师母,我求你把门开了,让我出去吐吧,嗯?牛月清把钥匙丢在地上,唐宛儿弯身去拾了,门一开随了楼梯就走。庄之蝶也无声地站起来,站了半会儿,走进了书房把自己关在里边了。

  并没有用得着老虎的阴谋诡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便发下来了,判决的内容完全是司马恭的结案意见。消息极快地传开,庄之蝶家的电话又疯狂地鸣响了几日。宾客盈门,柳月煮不完的水.彻不完的茶,每晌要扫了许多瓜子皮儿倒到垃圾箱。一日,楼下又是一阵轰天震地的鞭炮声,进来的是汪希眠夫妇、阮知非、周敏、孟云房、夏捷、洪江和洪江的那个小媳妇,呼呼啦啦拥了一房子。喜得牛月清-一去握手叫喊:啊,都来了!我知道你们会来的,可怎么就把这些朋友全聚在一块儿,是谁组织着吗?阮知非说:谁组织的,天组织的!老妹子,我可不握手,我太高兴了,我要行拥抱礼的!众人就叫道:好,就看你老妹子敢不敢!牛月清说:敢,怎地不敢?阮知非真的就过来张了双臂拥抱了牛月清,众人一片地哄笑。庄之蝶在书房的沙发上刚刚睡着,连日里接待祝贺的人不绝,已经弄得精疲力竭,清早起来又去拜访了一回白玉珠和司马恭,回来就躺下了。这阵走出来,笑着让大伙一一落座,柳月早送各人一杯龙井清茶。庄之蝶就对牛月清说:今日你给大家吃什么饭?牛月清说:吃饭的事你甭管,有我和柳月的。你去买酒吧,一瓶五粮液,十瓶椰汁饮料,一箱啤酒吧。柳月见这夫人和庄之蝶在人面前显得亲热和谐,也有些吃惊,应声要去,周敏说他去。牛月清说:周敏有力气,让周敏帮你。周敏,宛儿呢?你怎么不让她来?周敏说:她近日身体不好,一吃饭就吐,只喊浑身没劲,肚子也胀,我倒害怕她是患了肝炎的。今日她来不了,我就代表她了!牛月清说:怎么就病了?她是应来的,她来了更热闹的。唉,年轻轻的,可不敢是患了肝炎,你应给她看医生的,你这小伙可不敢有半点差池,如花似玉的人,你把她就不放在心上?周敏说:师母这么关心她的!她不来也好。压低了声音说,今日汪希眠老婆也来了,宛儿和她不和。就下楼去了。牛月清返过身来,瞧见庄之蝶在为众人削苹果,就夺了刀子说:你好生坐了.让我来。一一削好了递给各人吃着,就悄声问庄之蝶:赵京五怎么没来?庄之蝶说:我也寻思的,不知道为什么。牛月清说:不会为柳月的事吧?庄之蝶说:我找他谈了两次,他当然只恨柳月势利。孟云房说:你们两口有什么亲密话晚上上床说吧,客人来了这么多,丢下不管,倒头换头地啾啾!牛月清就笑着说:老孟你那臭嘴里要生蛆了!我问他赵京五怎么没来,这小子不知干什么去了?洪江,你回去见了他,就说我骂他了,他架子大,是不是还要我拿八抬大轿抬了才来!洪江正给刘晓卡指点墙上的字画,回过头说:我把这话一定捎到,羞羞他的。他可能有紧事的,要不,哪能不来!说话间,周敏和柳月提了酒回来,牛月清就张罗摆桌子,从冰箱取了这几天准备着来人吃的各种凉菜,又开了几听鱼肉、驴肉、狗肉罐头,摆了十二盘,让大家先喝酒,她和柳月再炒些热菜。众人就举了酒杯。阮知非说:今日难得朋友聚在一起,大家就举杯为官司的胜利干了!众声呐喊,一饮而荆周敏就赶忙又给每人酒杯中添满,自己举杯又一一相请,说:我也谢谢大家,一场中日战争总算熬过来了!夏捷说:周敏你这下高兴了,今日你到你在老师这儿来,有能耐把景雪荫也邀一邀,那才解气的。周敏说:我昨日下午在单位上厕所,听见有人哭的,哭声是女人的声,还想不来谁在墙那边的厕所里?出来就在走廊里等着看,那姓景的出来了,出来了戴的是墨镜。我那时真想给她个手帕擦擦眼泪,但我把她饶了!洪江说:你把她饶了?你也是孱头!现在知道这件事的都传开了,说姓景的当年和庄老师好成什么样了,她竟还告状?是庄老师在法庭上提供了他们干了那事的时间、地点,把姓景的当场镇住,所以她现在输了!庄之蝶说:这就是谣言了,我连法庭去也没去的,怎么能说那种话?!今生打了一次官司,今生也有了一个深刻体会,就是今生再也不打官司了!洪江说:如果是谣言,就让谣言传去吧,要依了我看,这件事也是庄老师人生光彩的一笔,别的人想要女人和自己粘缠还粘缠不上,想要闹出个天摇地动的风波来也闹不起的!孟云房说:你庄老师唯一遗憾的是华而不实,要是我,哼!夏捷说:要是你咋的?孟云房看看女人,端了杯子说:我把这椰汁喝了!就咕咕嘟嘟喝了一杯。大家哈哈大笑,骂益云房没采儿,是怕老婆的软头;又笑骂夏捷能管男人。牛月清说:夏捷对着哩,老婆就要管着男人,要不针眼大的窟窿就要透出拳大的风!孟云房说:就是,有夏捷管着,我现在还是个童男子身子!庄之蝶就尴尬地笑,拿了烟斗来吸。不免说了一句:那你是唐僧么,可就因为唐僧是一身童男子肉,去西天取经才那么难的。汪希眠老婆就抿嘴地笑。孟云房说:大画家,今日怎不见你说话,夫人在场就学乖了?汪希眠老婆说:他笨嘴拙舌的,倒还怨怪我了?!孟云房伸手去从庄之蝶嘴里夺了烟斗要吸,汪希眠老婆说:云房你不讲卫生,烟斗和牙刷一样是专用的!孟云房把烟斗又给了庄之蝶,说:咳,你们这女人就讲究个卫生!你说汪希眠笨嘴拙舌?那日在喜来登舞场,我怎么看见他和你说得那么热乎,那嘴只是给你长的?汪希眠老婆说:什么喜来登,我可从来没去过。孟云房说:哎呀,我怎么说这些,打嘴打嘴!汪希眠就说:云房你别当战争贩子,你要编排我,我可要说你了!夏捷说:你说他好了,我不吃醋的。男人家找情人,女人家也会找嘛!阮知非说:看样子你也找过,怎么没听说过?夏捷说:之蝶吃了一堑,我也要长一智嘛!阮知非拍手道:好,好,为你这句话干杯!众人又哇了一声,喝了一杯。

  牛月清说:不要说情人长情人短的,我就见不得说这词儿,总觉得情人就是有妓女的味儿!众人便失了兴趣,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汪希眠便说:把酒倒满,我提议一下,一场官司赢了,咱是来向之蝶祝贺的,就都和之蝶碰杯恭喜吧!阮知非却不端杯子,用筷子夹菜要吃,说:早上要少喝不要多喝,因为上午有工作;中午要多喝不要少喝,因为中午要开常委会;晚上要少喝不要多喝,因为回家要见老婆。大家哄地又笑了。汪希眠说:你这是听街上那收破烂的老头说的,你开什么常委会?今日又不是星期六,见什么老婆?柳月,把酒给他倒满!阮知非忙说:我喝的,喝的!一口都得喝干埃感情深,闷一闷;感情淡,舔一舔!第一个和庄之蝶碰了杯,将酒倒进口去。汪希眠说:咱不学他的野蛮装卸法。众人一一和庄之蝶碰杯,吱儿吱儿品喝下去。牛月清端了热菜出来,孟云房就给她一个杯子也让碰杯,周敏碰了一下,又端了一杯说代表唐宛儿也碰一下,牛月清就说这杯酒你让柳月跟老师碰吧,柳月便端了碰了一个响。庄之蝶见众人皆杯干酒尽,连声谢着,把杯子举在空中,却抖得喝不下去,猛地倒进口中,眼泪就刷刷地淌下来。他这一淌泪,酒桌上全哑了。周敏过去扶了庄之蝶,问:酒辣着心了?!庄之蝶越发嘴唇抽搐,大声吸鼻,硬咽不能成声。牛月清赶忙说:他这是太激动了,他这人就是这样,太伤心的事能落泪,太高兴的事也落泪。官司打了这么长时间,其中曲曲折折的事太多,总算官司毕了,又见你们都来了,就犯激动了。就对庄之蝶说,你是不是到卧室去歇歇,缓缓情绪再来喝?庄之蝶就说:我去歇一会,实在对不起的,你们尽情喝吧。回到卧室去。汪希眠老婆却跟进来,低声说:之蝶你心里哪不舒服?庄之蝶苦笑了一下,摇着头。老婆说:这你瞒得过我?官司打赢了。你脸上不该是这气色,刚才我一进门就瞧着你不对的。庄之蝶说:你不要问啦,你去喝酒吧,你让我缓一缓就好了。这老婆才要坐在床沿上再说话,见牛月清进来了,就说:之蝶明显地瘦多了,这就全靠你操心他了。龚靖元一死,大家一下子觉得人活着全不如一棵草的,越发要看重身体埃牛月清说:人人见我都是这么说,这真成了我的压力。庄之蝶现在是大家的,在我这儿只是保管着。他要是身体不好,我这保管员也就没办法给大家交待了。可他哪里听我的?自己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行,却干起什么来都任性放纵,人不消瘦才怪哩!汪希眠老婆说:他们这些人都是这样。庄之蝶低头不语,又在烟斗里装了烟吸。牛月清就把烟斗夺了放在床柜上,说:你瞧瞧,正说着他又抽烟,我一再说烟少抽些,可他就是不听,现在竟抽起烟斗了!孟云房在客厅里喊;月清,你怎么也去了?你们当主人的怕酒少,就巧法儿都先退席?!牛月清就说:来了,来了,今日非叫你喝够不可!拉着汪希眠老婆就出去了。

  又喝了一通,楼下就又是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响,接着是杂乱脚步声。牛月清说:这又是谁来了?柳月,快去接接。柳月开门出去,很快却回来,说:大姐,是……牛月清说:谁的?柳月说:是……你知道的。说完倒转身进自己卧室去了。牛月清说:来的都是客,你慌什么?抬头看时,一个冰箱就抬进来,后边的人更多,抬进来的是电视机、洗衣机、音响、空调机、烘烤箱、四床被子、两个枕头、气压水瓶、脸盆、镜子、刷牙缸和牙刷、牙膏、毛巾、一只瓷碗、一双筷子。抬东西的人一放下物什,瞧着屋子里坐不下,就走到门外楼道里。最后进来了大正。牛月清一下子惊叫起来:哎呀,是大正呀!事先怎不打个电话的,我们好在院门口接着!大正悦:我娘让把这些嫁妆先送过来,还有两个大组合柜子,长短沙发,因为搬起来费事,直接已放在新房里了。今日这么多客?!牛月清就喊:之蝶,之蝶,你快出来,看谁来了!庄之蝶出来,也惊喜不已,忙让大正坐了,又招呼楼道的人也都进来。大正说:不用了,让他们回吧那些人就袖着手下楼走了。庄之蝶还是撵上散发了香烟,回来对酒桌上的人说:你们都不认识吗?这就是大正。咱们市长的大公子,也是柳月的未来女婿!大正扶了沙发背后站起来,开始笑,掏一包烟,拦腰撕了,一一敬了众人,还在笑。众人却发呆了。已经耳闻柳月与市长的儿子订婚,没有不热羡了柳月的好命;如今见了这般人物,心里便各人是各人的谱,站起来把烟接住了。然后就请其入座,说幸运相识,说恭喜订了柳月这个美姑娘,说市长的功绩,让一定转达对市长的问候。

  还掏了名片递上。大正一一看了名片,说道:都是西京城里的名人嘛!孟云房说:什么名人不名人,咱都喝酒吧,我正愁没个和我划拳的,新郎官咱们来几下!牛月清说:你喝椰汁也醉了不成,人家还没结婚,什么新郎官!大家都端了杯让大正代着,来敬敬市长。大正,你端起,放开喝,在我这儿随便些!又喊柳月,柳月!柳月呢?你这么没出息的,这阵倒没见你人了!柳月从卧室出来,已是换了一身新衣,又化了妆,却羞羞答答的样子,说:你们喝么,我不会喝的。牛月清说:那也得碰得喝一杯的。孟云房说:我说柳月不见了,才是化妆,女为亲爱者容!大家都笑,大正就先端了杯伸过来要和柳月碰,柳月碰了一下,赶紧又跑到厨房去。孟云房说:柳月这就小家子气了!今日大正搬来这么多嫁妆。那日结婚,彩车来接,一街两行的人都要看花眼了。柳月呀,到时候就要亲自来送帖子。你说说,要我们送些什么礼,不要都送成了一个样儿,你说还缺什么?柳月在厨房说:缺个银行。孟云房说:哎呀,那我就不敢去了。只指望将来我和你夏姐要饭了,还得去求你的,这么说那是靠不住了?大正就说:谢谢各位厚爱,结婚那日,当然柳月亲自送帖子,大家一定去给我们热闹热闹啊!我这里先敬了大家一杯!汪希眠说:这杯喝了,就不敢喝了。我们喝的时间长了,你和孟云房喝吧。大正说:这孟老师喝的是饮料,他会灌醉了我的!洪江说:孟老师你们划拳,你输了我替你喝。孟云房就和大正划开来。这边一划着热闹,几个女人就坐着没事。先是汪希眼老婆去和柳月说话;后来夏捷去看嫁妆,洪江的小媳妇也去看了,一边用手摸、一边啧啧称赞,估摸着这些嫁妆的价钱儿。夏捷说:市长是有权有地位,论钱还真比不了你们做生意的人。瞧你这套裙子,得二三百吧?小媳妇说:一千二的,这是名牌啊!夏捷说:吓,这么贵的!今日来的不是名字就是名画、名演、名吹,还有名穿!那你们真比市长强哩。小媳妇说:钱是比市长多,但市长家的钱含金量大哩!两人又去柳月和汪希眠老婆那儿,叽叽喳喳论说柳月福分大。柳月拉她们到自己卧室,关了门说:你们笑话我了。他那么个人样儿,谁肯嫁了他,只有我这当保姆的。汪希眠老婆说:小妹子不要这么说,市长家是什么好条件,再说大正是不错的。柳月说:好姐姐,你是啥场面都见过的人,你说大正是不错吗?汪希眠老婆说:那对眉毛多浓的,人也老实。夏捷说:除了腿,身体蛮好的嘛!洪江的小媳妇也说:好。柳月却眼泪流下来,说:我听得懂你们的话,他只是个浓眉毛,老实人。腿都残了还谈身体好不好?我倒恨他,早不送嫁妆,晚不送嫁妆,偏偏今日来送!说着又流泪。几个女人又劝:图不了这头图那头的,再说,这也不是一般女孩儿能享得的福!就听见孟云房在客厅喊:柳月,柳月,你女婿不行了,你来代他喝酒!柳月说:他是没脑子的,今日来作客,怎么就能喝得没个控制?孟老师也成心出他洋相,偏要灌醉他!就是不出去。外边的就乱糟糟地嚷着还要大正喝。不一会儿,周敏和洪江就架了烂泥一般的大正进来。要他睡在柳月的床上。抬上床的时候,大正的鞋脱下来,一只脚端端正正,一只脚却歪着,五个指头撮了一撮。柳月拉被子盖了,还只在哭。

  众人见柳月哭,以为是嫌把大正灌醉了。阮知非却也酒到八成,说大正没采,怎么喝这么一点就醉了,就自吹自擂他年轻时喝酒是多疯的,曾和龚靖元一杯对一杯喝了四斤,那是喝凉水一样的。一说到龚靖元,他又伤心起来,呼嗤呼嗤地哭。几个女人悄悄去说了柳月的话,大家都觉得没了意思。汪希眠就对阮知非说:你哭什么呀,你真会紧处加楔!天不早了,该回去了。你要哭,到我那儿放声哭去,别在这儿败兴。就对庄之蝶说;之蝶。我们要回去了,大正来可能还有话和你们说的。庄之蝶和牛月清还在留,众人皆说:客气什么!就一哄散去。庄之蝶就一直送各位到大院门口,末了对周敏说:宛儿是病了?周敏说:不要紧的,我让她改日来看你们。庄之蝶说:病了让她好好歇着。我听你给师母说她的病,就寻思可能是消化不好,这里有一瓶药,你带给她。就把一个封闭得很好的药盒儿给了周敏。

  唐宛儿打开了药盒儿,药盒里是一只小小的药瓶,拧开瓶盖,瓶子里没有药,有一块揉皱了的纸,上边写着:保重。妇人哇地就哭了。自那一日满脸羞愧地从文联大院的那一个家门出来,妇人深深地感觉了自己受到的侮辱。她知道吹一只气球吹得越大就越有爆炸的危险,但气球一旦吹起来却无法遏止要往大着吹的欲望和兴奋。她无法不爱着庄之蝶,或许牛月清愈是待她好,她在爱着庄之蝶的时候愈会感到一种内疚和不安,正是这种内疚和不安,她竭力避免见到牛月清,也已经不大去那个家里幽会。她也明白庄之蝶为什么数次问她他自己是不是坏人,虽然她对庄之蝶说过:你觉得太难了,咱们就只做朋友,不再干那事了吧。虽然她这样说是一种试探,虽然庄之蝶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两人每次见面,自然而然甚至是不知不觉里又干了那种事。但是,牛月清却狠心地把鹞子杀了,杀了又炖成肉汤让她和庄之蝶来吃,她对于那个家庭主妇的内疚之情一下子割断了。如果我伤害过你,那么你也伤害了我,一对一,我们谁也不欠着谁的了,我们如从未见面的陌路人了。唐宛儿这么一路想着,到家的时候,她便是一身轻松,甚至突然间变得勤快,打扫房子,洗涤衣物,在这个晚上她对着周敏说:你不快些来睡吗?周敏是在吹埙回来写那一本不署名的书。周敏说:来的,来的。就收拾稿纸,然后去温了水洗了下身,高高兴兴上到床来,她却呼儿呼儿已经瞌睡过去了。这一睡,她就连睡了三天没能起来。她是做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梦,醒过来睡衣全然湿透,但她记不清梦里的情节,她就深深地感到自己的孤单和寂寞,痛苦得像一条在热炉上烤着的鱼。三天后,她摇摇晃晃起来,一个人从床边坐着又去沙发上坐。沙发上坐久了又去床上坐,她好像是听到了鸽子的咕咕噜噜的叫声,踮着脚跑出来,倚在院中的梨树上望天。天很高,天上有很白很白的云,那是云不是鸽子,泪水就潸然而下。在这么个同住着她和庄之蝶的城里,地上没有了相通的路,空中的路也断了?!满院是些落叶,枝头上的还一片一片往下落。秋意袭来,蝉声渐软,昨日夜里的一场风,使丰丰盈盈的梨树就这般消瘦了!唐宛儿于是感觉自己的臀在减肥,腮在陷塌,这岁月这时光也一尽儿消瘦得只剩下这风的一声叹息,在拍打着那门上的竹帘儿了。当周敏下班回来,再要去城墙头上吹埙,她不让他去,她让他就在梨树下吹。她说她不反对吹埙了,她也喜欢了这埙的声音。周敏奇怪地看着她。说:我说过的。这埙声好听的,你总说难听,现在品出味儿来了?就幽幽地吹,一边吹着一边挤眉弄眼讨她的好。她歪在门槛上听,却突然有一个感觉来到心上,这感觉引她到城南门外的桥头,到桥头不远处的那一棵倒立着的人字形的树下去。她相信她的感觉,孟云房也曾经在以前看了她的手纹说她是预感型的手。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没有去他那里的路了,如果想去,就在那棵树下期待。于是她站起来去化妆,去换衣服,去穿那一双高眼皮鞋。周敏问:你要出门,到哪儿去?唐宛儿说:我出去买卫生巾去,我来那个了。她说来那个了,她真的来那个了,她找了纸势在裤衩里,就匆匆走出门。周敏说:这么晚了,我陪你去。唐宛儿说:城里有狼有豹子吗,我要你陪?你好生写那本书吧!唐宛儿穿过了马路,穿过了马路上依然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辆,来到了城南门外的石桥头上。但庄之蝶没有在那里。她等到夜里十二点了,庄之蝶也没有在那里出现。直到夜已深沉,桥头上再没有行人,她等来的只是下身流着月经的红水,而已在换纸的时候,弄得一手的血。她突发了奇想,竟把那血涂得满掌,就按在了桥头栏杆上,按在了那棵树身上,按在了树桠中的石头上。石头上的那个手印非常完整,能看出其中的纹路。孟云房说过,每个人的手印就是每个人的生命图的,庄之蝶,你如果来这里了,你就能认得这是我的生命图,我已经在这里期待过你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