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庄之蝶带了三幅字回家展开看了。果然是龚靖元书法中的精品,倒不忍心全送那司马恭,遂抽下两幅让赵京五收留了将来布置画廊。怎么去见司马恭.庄之蝶却有些为难,说他从没有这么样求人的,显得太是下作。赵京五说这你得去,韩信当年还钻人裤裆的,身在屋檐下怎能不低了头?庄之蝶就要让孟云房陪他,孟云房能说话,以免在那里冷常临去的那日晚上,赵京五去叫孟云房,孟云房不在家,夏捷说不是为官司的事去白玉珠那儿吗?原来白玉珠的母亲害腰病,孟云房就陪同着家医生给白玉珠的母亲治病去了。赵京五回来说了,两人就往白玉珠家来,果然孟云房和宋医生在那里。宋医生为老太太按摩了腰,正在灯下开药膏处方,一见庄之蝶,就问腿伤如何,庄之蝶赶忙感谢了,脚在地是跺着说药膏真好,五天里什么痛感也没有的。白玉珠虽是去过文联大院五次,但还没真正见过庄之蝶,热情招呼,就拍腔子说官司的事有他便没事的。庄之蝶也说了几句感激话,拿出龚靖元的一幅字让他看,问送这样的字行不行?司马恭会不会接受?如果接受了不说,不接受了又怎么办?孟云房说这有什么不敢接受的,不是冰箱电视大件东西,不是现款钞票,文人送字画是文人的本行,雅事哩!你送着不丢人,他收着不尴尬,他也可以公开对人说这是谁送的,既不落受贿名,反觉荣耀哩!你要还不自在,我陪你去。庄之蝶说:我来就是要你一块去的。白玉珠就说:你们先坐了,我去他家看看,如果他家有客人,你们就不先过去。如果人在,我也先去唠唠话。瞧瞧他情绪怎样。若正为别的事心烦,这去就不保险了。若情绪好,什么话都可说的。孟云房说:对对,我们在这儿等你。白玉珠出了门。庄之蝶就问起来医生现在有了行医执照了吗,最近见过王主任没有?宋医生说:我一直想去找你,只怕你早知道那事了,就没去打扰你。庄之蝶问:什么事的?宋医生就去了厨房洗手,示意庄之蝶过去说话。到厨房掩了门,宋医生说。你真的不知道他的事吗?那个设计员你还记得?庄之蝶说:记得。好久日子没时间去找她的。宋医生说:她疯了。惊得庄之蝶差点叫出声,忙问:疯了?她怎么能疯了?!你是听人说的,还是亲眼所见?宋医生说:她人我没见到,可这事没假。为办执照,我去了王主任那儿三次,他总是说忙,改日一定去的,并约了我的日子。那天我去了,刚坐下要说话,进来一个女的,那女的说她是阿兰的姐姐,说阿兰疯了,羞丑不知道顾了,她是来向王主任问问阿兰是怎么疯的?王主任听说阿兰疯了,也在说:他疯了?她一疯这设计工程怎么办?阿兰姐姐就掏出一件衣服放在桌上,问王主任这是怎么回事?我看清了,是一个小裤衩,女人穿的裤衩。裤衩却破了,分明是用剪刀铰开的。王主任就对我说你看,今日又有事了,你先回去吧。三天后来找我。宋医生说着头伸到水龙头下,张口喝了水,咕咕嘟嘟漱了一会儿,吐出来,说。三天后我去了,王主任没在,问旁边房子的人:说王主任住院了。我想人家住了院就得再买些礼去探视一下才好。便问得了什么病,住在哪个医院?房子里的人就哈哈笑,我才知道了事情原委。事情是这样的:王主任是借让阿兰设计公厕,不停地招阿兰来谈方案,阿兰那女子也是设计心切,便识不破王主任的坏心。那一天阿兰去了,王主任说方案定下来了,要庆贺的,拿了酒让阿兰喝。阿兰是喝了,喝醉了,王主任就把她放倒在桌上,剥了人家衣服,因为急,裤衩也用剪刀铰开,把阿兰糟蹋了。阿兰醒来就闹,王主任就说你要嚷,我就说咱们是通奸的,我没有去你家,是你自动来我这儿的。阿兰忍了,回去越想越气。给她姐姐说了。她姐姐也是气得要死,又骂阿兰搞什么设计。这么大的人了没个心眼。阿兰越发想不通,就疯了。那日见到她姐姐,她姐姐就是来找王主任的,王主任是跪了求她姐姐。她姐姐是有心人,一是要报复王主任,故意软了话,说要饶他;二是王主任贼胆太大,竟看她姐姐比阿兰长得还要好,既然阿兰姐姐话软了,还对他笑,说过你找我妇人也就罢了,你找黄花闺女,还让我妹妹找人家不找的话,他就上来抱阿兰姐姐。阿兰姐姐竟应允了他,喜得王主任姐呀姐呀地叫,当下提出他要离婚,盼望阿兰姐姐嫁他。阿兰姐姐第二天就寻到了王主任家,对着王主任的老婆说:我爱老王,老王也爱我,我们相好三年了,你能不能成全我们?说完就坐在床上,自个倒了一杯水喝起来。她真厉害,气势和风度竟将王主任的老婆镇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阿兰姐姐就站起来,说,你记住,我叫阿灿,阿灿才有资格配作这个房子的主人的!说罢就大步走了。这老婆一见她走了,在家大哭起来,跑到办事处找王主任,可主任正主持会,冲进去揪了他的耳朵出来,满院子叫喊王主任流氓,在外蓄小老婆,让小老婆到家去欺负她了。两口子就在院子里打起来。当晚王主任就去找阿灿,阿灿直笑,说:你不亲亲我吗?王主任扑过去就亲,阿灿一口把他舌头咬下来一截。王主任才知道阿灿一切都是在报复,捂着嘴跑了。庄先生,庄先生,你这是怎么啦,你有心脏病吗?宋医生自管自说下去,抬头看庄之蝶,庄之蝶脸色蜡黄,闭了眼睛,身子靠在墙上慢慢往下溜,就慌了,急忙叫赵京五和孟云房。两人过来,吓了一跳,把庄之蝶放平在地上就按摩胸口。庄之蝶睁开眼来,说;没事的。慢慢坐起来。赵京五倒了开水让喝,孟云房说:宋医生。你在说什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成了这样?!宋医生说:我给他说件闲事的,他突然就顺墙往下溜。庄之蝶说:不关宋医生的事,这些天怕是累了,有些虚脱吧。众人见他喝了开水,脸上渐渐红润开来,都松了一口气,说或许有心脏病,过几天一定得去医院查查。

  过了一会,白玉珠回来,说是院里领导在司马家里。看样子还得等一阵儿,等领导走了再过去。庄之蝶说:老白,既然是这样,闲聊没个长短,夜也不早了,我们改日再拜见司马审判员吧!赵京五又说了刚才庄之蝶犯病的事,白玉珠想了想说:那也行的,你一定是心急病的,不要急嘛,我说有我嘛,我连这点事都给你办不了,我不是白在法院工作了?!一直送他们出来,和庄之蝶握手告别时还亲热地抱了一下,说下次来先给他打个电话,他还要准备个照相机,要和大作家合个影荣耀荣耀的。

  庄之蝶回到家里,赵京五说了犯病的事,吓得牛月清和柳月眼泪都流下来,说从来没有犯过心脏病呀,就冲糖水让喝,烧姜汤让喝,问想吃什么。庄之蝶说:我想睡。就睡下了。客人走后。牛月清轻轻脱衣睡在丈夫的身边,庄之蝶却醒过来,牛月清问觉得怎么样,庄之蝶说没啥事的。牛月清说:没事了我就放了心。身子就偎在丈夫怀里,说:你好心硬的,要不是出了这场紧事,你怕还是不理不睬我的!瞧你也瘦多了,这犯病儿怕也是心上吃力惹下的。你男人家心胸要大的,天大的事也都有个过去的时候,你说呢?庄之蝶就把胳膊从夫人的脖子下伸过去搂了她。牛月清身子面条似的软软贴紧,却感觉到有什么东酉垫着,手一摸,摸到那枚铜钱,说:这哪儿的铜钱,稀罕得戴在身上?庄之蝶支吾了,说:戴着好吗?牛月清说。男人家戴这个算什么样儿,一定是谁送你的,这段时间不管你了,哪一个不要睑的骚货就给你骚情了?庄之蝶说:别自己捏个鬼儿又让鬼吓住!那日阮知非叫我去他家,他说一个气功师给他枚铜钱上发了功,戴上可以避邪健身,就送了我的。牛月清说:阮知非的话十句九句谎的,送你一枚铜钱儿倒说得那么玄乎,为啥戴上了还犯心脏病?庄之蝶立即把话岔开,就把阿兰和阿灿的事说给了她。牛月清当然咒骂了一通那个王主任,却也怪阿灿那样去处理何必呢!女人毕竟是女人,她为了报复,也不该真地与王主任搂抱了亲嘴的。庄之蝶说:你不懂。牛月清没有回嘴,心里却想:他这么病了,原来是为了那姐妹俩儿,萍水相逢的人,即使同情也不至于到这个份儿上!便说:我不懂,你就懂她,你是怎么懂她的?庄之蝶却轻轻打起鼾声,假装睡着过去了。

  一连三天,西京降起了大雨,这雨如白色的麻绳,一股一股密密麻麻从天上甩下来。三天里正晌午光线都是暗的,每个四合院,居民楼院,水都是一脚脖子深,从水眼道流不及,就翻了大门槛往外流。自来水龙头却没水了。消息传来,原是西城门外一段路塌陷,水管断裂,柳月就提了盆子去凉台口接雨水,盆子一伸出去水就满了,取回来却只有半盆,如对了瀑布接水一样。庄之蝶有许多事心急着要去办,出不了门,背上倒不痛不痒地生出一溜七个疮来。牛月清害怕是什么毒东西,庄之蝶说没事,可能是下雨潮气所致,就涂了些清凉油。

  牛月清就操心起双仁府那边的老娘和老娘住的平房,拨电话,电话线又断了,要柳月和她一块过去。柳月哪里肯让夫人去淋这么大的雨,就说她一个人去。这当日,哑了几天的门房韦老婆子的播音器突然响起来,照例是噗噗噗吹了三下。牛月清就说:这么大的两天,难道还有来访人吗?话未落,韦老婆子的声音就透过雨声在院子里回响:庄之蝶下来接客!庄之蝶下来接客!牛月清睑就变了色,庄之蝶问你怎么啦?牛月清说。现在是一有急事,我这心就惊了!柳月说:我反正要下去的,我去看看是谁?若不是重要事,我就打发了;若是紧事。我让他进门到家里来。便穿了雨衣,登了雨鞋跑下去。大门口里湿汤汤地立着一个人,却是那拉车收破烂的老头。柳月并没理会,对韦老婆子说:没人呀,谁个找庄老师的?韦老婆子拿嘴努努老头。柳月就奇怪了,过去问:是你找庄老师?老头说:我找庄之蝶,不找庄老师,我没有老师。柳月就笑了:什么事,你给我说!老头看看柳月,说:你给过我两个馒头的。柳月说:你好记性,我不用你谢的。老头说:我没谢你,骂你的,那天夜里我积食了,肚子胀得一夜没睡好!柳月说:这么说,冒这么大的雨你是来骂我的?不再理他,兀自往街上去。老头说:你走的好。你老师背上还要生疮的!柳月就站住了,觉得惊奇:他怎么知道老师背上生了疮的?就说:哎,你说什么?老头说:双仁府的牛家老太太让我顺路捎话,说她老伴回家几回了,没做几顿好饭菜的,女婚女儿一个都不来,老伴用鞭子抽女婿哩!柳月说:她哪里有老伴,死了八辈子了!老太太又是犯了病的,我这才要过去,大爷你还要往哪儿去?老头说:我往哪儿去?大雨天街上没人了,我到省府市府去了我就是省长市长,我坐在交通指挥台上我就是警察,我进了饭馆里我就是发了财的人!你要去双仁府,你坐了车,我路上就是司机,到了双仁府,我就是你爷的。柳月说:你话这么多的!那我就上车呀,我真不好意思,让你这么大年岁的人拉了我。老头说:那你拉了我,我就是坐小车的官人!柳月说:我哪里能拉了车?老头就把车拉上街小跑起来,说:你头晕不晕?柳月说:不晕!老头说。那你是坐车的命,不当官也是官太太。柳月乐得直笑。但一笑,雨就灌了一口,忙把雨衣裹紧身子,看着老头茅草般的头发一绺一绺全贴在脸上,衣服湿淋淋的了,清清楚楚显出瘦骨磷峋的脊梁。柳月又不忍心了,要把雨衣让给他。老头说:姑娘你这命就薄了!柳月说:怎么又薄了?老头说:那你怎么要把雨衣给我?我在西京城里跑了这几年,人人都把我当疯子,不把我当疯子的只有睡在城门洞的那些人。柳月就不言语了,心里一时乱糟糟的。街巷的积水更深,简直是一条条河,沿途那些地下水道通口的盖子全揭了,为的是尽快让水流走,但有的通口却往外冒水,积水就几乎到了人的膝盖。老头就绕了路的一边拉车,一边给柳月指点。哪一堵围墙是塌了,哪一根电线杆下的地面泡软了,杆子倒斜断了线、柳月就又看见有几辆汽车窝在几个下陷的坑里;而平路上一辆卡车和一辆面包车相撞了也瘫在那里,这卡车样子是要超车的,但没有超过,一头却碰在面包车的前半截,两车瘫在那里组合了一个入字。老头就嗬嗬地笑。柳月说:你笑什么?老头说;你瞧瞧那卡车干什么了?世上万物都有灵性的,这卡车是看见了面包车就忍不住骚情,强行去要亲嘴吧,这不,祸就闯下了!嗬,你看着那东西好,那你只能看着。手抓火炭儿,火炭能不烫了手?!柳月再看时,越看越像是那么回事儿,也就笑;笑过了,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老头猴子一样不正经拉着车走,一会儿从水面上捡起一只塑料破盆儿,一会儿又捞起一只皮鞋,反手丢上车来,说这皮鞋是新的,一定是水进了谁家房子而从门下漂出来的,可惜是单只,怎么没有漂出个彩电和一捆人民币呢?柳月就又笑,想这老头自己说他不是疯子。也是离疯子不远的。突然老头就大声叱喝起来了:破烂--承包破烂--喽!柳月在车上说:我在你的车上,我是破烂啦?!老头说:不喊喊我嗓子疼的。柳月就说:你要嗓子疼.你怎不给我唱念着谣儿?老头第一次回过头来,哗哗的雨里,他一脸皱纹地笑。笑得天真动人,说:你也爱听?柳月说:爱听的。老头就飞快地拉着车跑起来,没胶皮的铁轱辘在水里比旱路上轻快,搅得两边水白花花飞溅,柳月于是听到了有趣的语儿:中央首长空中行。省市领导两头停。县上的,帆布篷。乡镇的,壹三零。农民坐的是东方红。市民骑的是自摇铃。

  老头又回过头来,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柳月说:柳月。柳月乘的是水中龙。

  柳月就叫道:我不让你编排我名字,我不愿意嘛!老头还是继续着反复唱,街两边避雨的人就听到了,立即也学会了。柳月便听见身后那些人都在狠一样的吼着嗓子唱叫起来,最后一句仍也是柳月乘的是水中龙。柳月就生了气,从车子上往下跳,一跳跳坐在水里。

  老头却没有听见,也没有感觉,竟还拉了车子飞也似的在雨中跑。

  柳月一到双仁府这边,满街巷里,都乱哄哄的是人,老的少的差不多都用了塑料布、雨衣、薄膜纸包着大小包袱和家用电器.往屋檐下跑。许多警察在那里大声吆喝,一些人就被车拉走;一些人却死活也不上车;更有一群人急急往老太太住的院里跑,叫嚷着快打电话,打急呼电话!柳月第一个念头就是老太太出事了!不顾一切地往家跑,家里果然站满了人,而老太太却在门口的藤椅上盘手盘脚坐着的。柳月一下子抱了她,说:大娘,你没事吧?老太太说:我没事的,昨日一天你大伯一直陪了我的,他今日又来,你们都不过来,他就发火了,他说他用鞭子抽打了女婿,他手重的,我倒担心他把你老师打坏了!柳月说;哪有这等事,庄老师背上只是出了些疮的。老太太说:那不是鞭打的又是什么?

  我年轻的时候。水局里有个赶马车的刘大瑜,挣了钱上不敬老,下不娶妻,整日赶车回来就去闯勾栏,入局子。那年夏天打雷,他背上一片乌青,那就是被雷批了文的!你庄老师让鞭打了,他还是不过来,等着要雷文吗?柳月说:庄老师事情多得走不开,才让我冒雨过来的。老太太说:你大伯就说女婿不会过来的,果然他不过来!你大伯只能欺负了我,要我给他做花椒叶煎饼。天泼大雨,老东西逼我去院里那花椒树上摘叶子,那面墙就倒了。你说怪不怪,那墙不往这边倒,偏就倒过去,把顺子那驼子娘砸死了。你大伯怎地说,他说.为啥墙没倒过来,那是一个女鬼在推墙的看见了他,他给人家笑笑,女鬼就把墙推向那边。这老不正经的!老太太说着,还气呼呼地喘气。旁边几个人也听了一句半句,问:墙不是淋倒的?是人推的?柳月说:鬼推的,我这大娘阴间阳间不分,你哪里就信了?你要信,你问她,我那大怕死了几十年了,你问她现在人在哪儿?老太太瘪了嘴骂柳月和她总是反动,是反动派,说:我说你大伯,你在那边还花呀?!他和我吵,吵得好凶。他们一伙进来要用电话,你大伯说闻不惯生人味,头疼,才走了的。旁边人就笑了,知道果然是个神经老太太。打电话的打了半天电话总算是通了,向众人喊:市长马上带一批人就来救灾了,市长说还要带电视台记者,报社记者,还有咱庄作家的。一群人欢叫着就拥出门去。

  老太太说:这么大的雨,市长还叫你老师来,要他去抽水?你大伯打他也打不过来,市长一叫就叫来了,市长是官,你大伯就不是官?你大伯在城隍爷手下是个头目的!柳月说:市长怕是让他来写文章的。老太太说:那你出去瞧着,他要来了,就叫他回来给你大伯烧些纸呀!柳月没吭声,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打了伞也出去瞧热闹了。

  院子的左墙角果然塌了一面墙,墙是连着隔壁的顺子家,墙后真的是个大茅坑,茅坑里落了许多砖石,粪水溢流,而茅坑边是一堆扒开的砖石。柳月往日只知道这一片也是个低洼区,只有庄家的屋院垫了基础,高高突出,但没想到院墙过去就可以清楚看到整个低洼区的民房了。这里的建筑设有规律,所有房子随地赋形、家家门口都砌有高高的砖土门坎,以防雨天水在沟巷里盛不了流进屋去。那横七竖八的沟巷就一律倾斜,流水最后在低洼区的中心形成一个大涝池。以前是有一台抽水机把涝池的水再拍出来引入低洼外的地下水道流走,现在三天三夜的雨下得猛烈而持久,涝池的水抽不及,水就倒流开来,涌进了几乎一半的人家。柳月跳过了院墙豁口,顺子的娘还没有盛殓了去火葬场,身盖着一张白色床单停在家里。家里的水虽然没进,小院里的水却快要齐平台阶,顺子的媳妇和顺子的胖儿子,头缠了白纱条在尸床前摆设的灵桌下烧纸,哭已经是哭过了,因为来帮忙救灾的人多,便再没哭。

  顺子一边用手在小院门口筑一个泥坎儿,一边用盆子向外舀着水泼,一边给新来探望的熟人在说:下雨了,我也没去街上摆烟摊,颠倒了头在床上睡,一个夏天的乏劲都来了,越睡越是睡不够,就被哐地一声惊醒了。想,这又是什么倒了?出来看看,那边茅坑的墙倒了。

  这儿日谁家不倒个墙、塌个屋檐角的,倒就倒吧,天晴了再说。我就又去睡。睡却睡不着,想我娘怎地不见?我娘在对面那间小屋住着,她腰驼了,耳朵却灵,每有动静都是她要出来,不是喊我就是喊我儿子,说谁家又怎么啦,快去看看呀!院墙倒得这么大声响,怎不见她叫喊?我就叫我儿子去看他奶在不在,儿子去了说不在,我还以为我娘去沟巷里看水了。

  又睡了一会,尿憋,起来到茅坑去,站在那儿,却发现了我娘的那只小脚鞋在茅坑漂着。我心里就慌了,弯腰去搬那倒下的几块砖石,我娘的一只手就出来了。我娘是在上茅坑时,被那墙倒下来活活窝死在那里的。这鬼市长,他整天花了钱造文化街、书画街,有那些钱怎不就盖了楼房让俺们去住?!让雨下吧,再往大里下吧,把这一片子房子全泡塌了,人都砸死了,市长他就该来了吧!旁边人就赶忙说:快不要这么说,你没看电视吗,这几天市长像龟孙似的到处忙着救灾哩!听说西城门北边那片低洼地房倒了三百间,人死了十二个了。刚才已打了电话,市长立马就要来了,你可千万别说这话!市长心盛盛地来救灾,肯定要下决心拨款拨物给这一片居民。市长也是人嘛,你话说得难听了,他不生气?生了气该拨一百万救灾费也可能只给五十万。顺子点了头,双手接过了一个邻居跑去买来的童男童女泥塑,眼泪流着进屋摆在了他娘灵桌的两旁,跪在那里老牛一般地放了哭声。

  柳月不忍心见人哭丧,忙踏了泥水往别处去。听见远处有车响,有人声,顺子一个窄巷一脚高一脚低走过去,裤子又成了两简泥水,就看见有人肩上扛了摄像机在拍摄。一堆人的,有抬了三台抽水机往那边跑的,有扛了塑料布捆的,有医生,有担架。柳月便看见庄之蝶了。柳月走过去,扯了他的后襟,说:庄老师你真的来了?庄之蝶说:市长打电话要我来现场看看,我怎地不来?!老太太没事吧?柳月说:甚事也没有,她只让你去给大伯烧纸,说大伯今天回来。庄之蝶说:我怎么走得开?这儿忙活完了,可能还要到西城门北边那片低洼区去的。柳月就回身走了,却又返回来,悄声问:哪个是市长?庄之蝶指了指已走入巷头一群人中的那个高个。柳月说:当市长倒还这么辛苦!庄之蝶说。你以为的,市长也不是好当的!柳月却瘪了嘴,说:咱是看见贼娃子挨打哩,却没看见贼娃子怎么吃哩!庄之蝶瞪了她一眼就撵那群人去了。

  这一晚上,雨开始住了,庄之蝶没有回来。电视上的专题节目是市长向全市人民作关于抢险救灾的报告。他说这个城市是太古老了,新的市政建设欠帐太多,在已经改造了四个低洼区后,今年市政府还要下狠心筹集财力物力,改造西城门北段和双仁府一带的低洼区。而庄之蝶就住在一家宾馆里,由宣传部组织了几位报社的记者和庄之蝶连夜撰写这次抢险救灾的纪实报导。他们由灾后的沉思,今年低洼区改造的规划,洋洋洒洒共写出数万字,于第三日中午全文发表在市报上。离开宾馆时,黄德复代表市长来摆了一桌酒席慰问大家;席面很丰盛,但大家因疲劳过度胃口不佳,菜剩了一半。黄德复说:庄作家你家养了猫吗?用塑料袋包了这几条鱼带回去,也不浪费呀!一句话倒使庄之蝶想起了汪希眠的老婆,便把那吃剩的几条鱼装了袋子,出得宾馆,便径直到菊花园街汪希眠家去了。

  汪希眠是买了一处旧院落而自修的一座小楼。楼前一株大柳,荫铺半院。又在楼的四旁栽了爬壁藤,藤叶密罩,整个楼就像是一个绿草垛子。庄之蝶先在那院门框上接了门铃,半天没人来开,一推门,门才是掩着的。深入了,院子里还是没有人,也不见保姆和老太太出来。宽大的石阶上生满了绿苔,一片落叶,叶柄儿缠在那绿苔里,不知怎么着了风,咝咝儿发着颤音。庄之蝶觉得一场雨后使这院落不是清静,而是有些阴冷瑟瑟了。正疑惑着人呢,一只猫就悄然从楼庭里跑出来,三步之远蹲下,拿很亮的眼睛看他,然后尾巴摇摇,又朝楼厅去了。庄之蝶知道这就是女主人的那个宠物了,跟了猫进去,猫在厅里却不停又往墙边的转梯上爬,爬上去几层,回过头来再看他,他就也上了楼梯。如此上到二楼,他瞧着楼梯口的那间房子里,汪希眠老婆病恹恹歪在床头,正给着他一个无声的笑。庄之蝶忙放下塑料袋儿,走过去问:你病了吗?女人说:身子不舒服,不能到楼下去,可脚步还在院子我就听出是你来了!从哪儿来的?怎么就知道我病了?庄之蝶说:我还不知道你是病了,哪儿的病?看过医生了吗?女人说:前日清早起来。觉得背上疼,让保姆来看了,说是出了几个疮疔的,我并不在意。不想昨儿夜就疼得厉害,整个脊背部成了硬的!今早保姆带我去医院,医生说是化了脓的,开了刀敷了药,疼是不疼了,但却没有了一丝力气。庄之蝶说:让我瞧瞧,到底怎么样了?女人说:不用看了,原本光光的脊背长了那烂伤,怪难看的。说着,欠身让庄之蝶坐在了床沿上。庄之蝶说:希眠又是没在家?老太太和保姆也不见的,你是吃过了?女人说:他还在广州没回来,老太太和保姆恐怕去邮局给他拍电报了,你自己给你倒水喝吧。庄之蝶说不渴的,说:这也是怪事,我背上也是出了疮疔的,但却不痛不痒,你的倒这般厉害?女人明显地吃了一惊说:是吗?哪有这么巧的事?你怕是安慰我故意耍开心的。庄之蝶就解了上衣让她看,女人果然看见他背上有七颗疮疔,形状如七斗星勺的。女人当下也发了愣,闷在那里出神儿,等到庄之蝶转过身来扣衣服扣儿,她说:之蝶,你还戴着那铜钱的?庄之蝶说:戴着的。妇人突然眼帘垂下,扑扑簌簌掉下一串泪珠来。庄之蝶心里一时翻腾,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好。他看见了一件绣花薄被的角下露出了女人的一只小脚,白白软软地那么斜放着,伸手拉了拉被角盖住了,手却仍在那里颤动。女人就擦了眼泪,又一个无声地苦笑,说: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吗?庄之蝶赶忙把手伸回来了,说:我从宾馆来的,有几条吃剩的鱼,给猫带的。女人说:你真有心,还记着我的猫!它这两天还真没吃到鱼的。剩鱼也好,你快拿了让它去解解馋吧!庄之蝶把那塑料袋打开,却没个盘儿放了让猫吃,记起口袋里装着那登载了纪实报导的报纸,就取一张排在地板上,鱼一放上去,猫就咪地一声欢叫了。

  庄之蝶陪了汪希眠老婆又说了半晌话,老太太和保姆还没有回来,他就告辞了要走。汪希眠老婆不能送他,抱了猫说:你该认下他是谁哩!猫竟知趣地叫声:咪!她就又说:代表我去送他吧!猫就跳下怀往楼下走,庄之蝶却把猫抱起来了,说:不用送的,好好陪着你的主人,啊!眼看着妇人,嘴却在猫的脑袋上吻了一下,吻得很响。回到家来,庄之蝶精疲力荆牛月清接他如接驾,一边看那报上的纪实报导,一边让他去卧室睡觉。他已经睡下了,牛月情却记起了一宗事,进来说:白玉珠刚才是第二次来电话了,说不敢再耽误了时间,最迟也要今晚上去司马恭家的。现在好好睡一觉,晚上去好了。庄之蝶睡下并没有睡着,脑子里还想着汪希眠老婆的清冷日子,替她心里发酸。却又转想,自己和这女人虽然清清白白,却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感系着,连背上生疮疔都几乎是同一时间同一个位置,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儿的缘分儿?这么想着,情绪也兴奋起来,就穿衣下床。一边问牛月清看了报上的文章感觉怎么样,一边让柳月烧了开水,说要叫孟云房、赵京五来喝喝茶的。便从口袋拿出一包极精致的盒子说:你来瞧瞧这是什么茶,君山毛尖!市长送的。先自己在杯子里冲了。牛月清看时,那叶子在怀里一半着水,一半浮出,都是细长的未开绽的芽尖,竟一律竖着,如缩小的一片森林。待叶子一支支竖着又沉下去,杯面上就一层一层漾白中泛绿的雾气,一股幽香就在满屋子里暗浮了。牛月清说:我真没见过这等好茶的。庄之蝶说:去打电话叫孟云房、赵京五,还有同级两口子,都让品品。柳月说。我看过一本书,说霍去病在河西走廊作战时,皇帝奖赏了他一坛酒,他把酒倒在一个泉里让全军士兵来喝,那地方后来就叫了酒泉。市长送了你一包茶,你叫这个来那个来,真还不如把茶叶放到自来水公司的水塔里去,让全城都知道市长的思典了!庄之蝶说:你这是笑我受宠若惊了?这你别嫉妒,市长就是送我一包茶叶不送你哩!柳月说:那你别小瞧我!牛月清说:叫人来喝茶就叫他们来喝吧,不必喊动唐宛儿了,女人家能品出个什么好赖的?!要我来尝,好茶叶闻着香,喝到口里只是涩和苦。庄之蝶说;你是关中人,喝茶只是解渴,也或许是关中道上水有盐碱,放些茶是要遮水味罢了。南方的水好,喝茶倒讲究品了。唐宛儿虽是潼关人,原籍却在陕南,她能品出味儿的。上次我在阿灿家,她那茶叶是江苏阳羡茶场买来的,味道真是美,喝了就连叶子也吃了,临走还抓了一撮在口里干嚼,几天口里都有香气的。柳月说:你那么逊眼的,吃茶叶渣?庄之蝶说:这你陕北人就更外行了,你看的书不少了,你说为什么古书上常写了吃茶?那就是古人把茶叶捣碎了冲了糊状吃,或是撒在饭里吃的。你平日只是牛饮!柳月说:我们都是牛,只有像你这样的高级人才叫吃茶的。可我看呀,阿灿那么懂吃茶,却干出那种事来?!庄之蝶问:你也认识阿灿?她干出什么事来?柳月说:她昨儿下午来的,我真担心大院里人知道她是阿灿了,会怎么说咱家的!庄之蝶就问牛月清阿灿昨日来过?她来说什么了吗?牛月清说:柳月这张臭嘴,也学得和孟云房一样,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说!阿灿是来过的,你给我说阿灿长得多好多好的。就是那么个青眼眶女人呀?她说她妹妹疯了。医院里是说治不了,建议送精神病院去,她让你去看看她的妹妹,她要今日就去送哩。庄之蝶就问:她还说什么了?牛月清说:还能说什么?就给我说她和王主任的事,她也真是,竟然还纸包了那姓王的一疙瘩舌头肉,差不多要干臭了!她说她与丈夫离了婚……庄之蝶就叫道:离了婚?离什么婚呀,这阿灿!你怎么不去看看她妹妹,你怎么安慰她了?为什么不就留下她在咱家多呆呢?牛月清说:我把她撵走了。庄之蝶说:什么?你撵她走了的?!牛月清说:现在外边谁不知道西京城里有一个咬男人舌头的女人?那王主任是色狼,能被咬了舌头就少不了是两人搂过亲嘴,能搂了亲嘴谁知道还有干了什么?听说又有一种说法了,是说她们姐妹俩争一个王主任,妹妹争不过姐姐而疯了,姐姐和王主任通奸时要人家高数额钱,人家不给,一气才咬了舌头的。这号女入,连她丈夫都嫌恶心把婚离了。她要你去看她妹妹,你能去?咱家来人多,留她多呆。碰上多事人出去到处张扬,咱名声就好听了?庄之蝶脸色铁青,胸部一起一伏,说:不要说啦!你一贯是慈肠善心的出了名,你这次做得好!你撵走她是用扫帚把撵走的吗?你怎么不用了菜刀?她是坏女人,不杀了她,怎么显得出你的高贵?!牛月清见庄之蝶说出这等活来,就一肚子委屈了,说:我把她撵了,你就这么恨我?我高贵不高贵我干了丢你人的事了?我这是为了谁?我是狠毒女人吗?多少在门口的要饭人哪一个我没端了吃喝?家里没有,我也要上街买了蒸馍给的!可我就是眼里容不得这种不正经的女人!我这家里就不许那号人进来脏了地面!庄之蝶冷笑了一声,站起来去书房拿了那幅龚靖元的字出来,偏咳嗽着就吐一口痰在地板上,说:都脏了,都是脏的,只有你是干净的,你就干净着吧!拉了门走出去,门竟连闭也不闭。牛月清在客厅里说:柳月,这你都看见了.我在他眼里横竖都不是了么!我越是百般迎合他,他越是烦我,你说这到底是啥原因?他处处为别人着想,唯恐伤了这个,屈了那个,却全然不顾我呀,你说我这名人老婆就这么难当?!就呜呜痛哭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