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却猛地转过身,揪住了五丰的衣领,叫道:“你送狼走?!”)

  “这哪儿是呢,这哪儿是呢?”五丰的脸色煞白,“我送猪去配种过两次了,猪怎么就会变成狼呢?你到我家去看看,你到我家去看看嘛!”舅舅把他提起来,扔在了泥水地上。

  一部分人留下来清理现场,一部分人拥着舅舅和五丰往中心村的街上走。舅舅却停住脚,对我说:“你说该不该打狼?”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十五只狼已经是杀光了,我再说保护的话有什么用呢?“这只狼真是给你托梦的那只狼吗?”

  “我普查时竟然没有认清它,它狗日的还是要咬我,可我到底把他打死了!”“这只狼是恶。”“狼有不恶的?”立即周围的人在喝斥我。

  我再没有说话,过去解下了舅舅腰间的腰带,撕开了,为他包扎伤口。舅舅竟将他的枪交给了我,让我扛着,我们往五丰的家走去。五丰一路在强辩着他哪里会送着狼走,他明明驮的是猪,怎么就变成了狼,可就在他家门前的厕所墙根,一只母猪卧在那里,五丰傻眼了。

  五丰说,他真是早晨起来把猪要送去配种的呀,这猪去年配过种,总是配不上,配了三次才怀上孕,生下一窝猪娃。前几天,猪晚上总是叫,哼哼哼哼不得安宁,他对他老婆说,是不是想要配种呀,第二天早晨他就把猪绑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带去了配种站,母猪回来安闲了两天,到第三天又不行了,夜里还是哼哼个不停,他就知道种没配上,又得去配一次了。因为一头猪才配了种又去配种,会让村人笑话的,他就没有捆绑,包了一件雨衣让猪坐在后座上,他家的猪古怪,坐在后座上竟x得很牢。可回来只隔了一天,夜里就又哼哼唧唧开了,气得他说:让你去配种哩,还是卖淫呀,你倒上了瘾了?!不要叫啦,明日送你去配种站!猪就不哼哼了。今早起来,他知道村人都在搜索狼的,他也是昨天后晌跑着撵狼哩,还在炕上他对老婆说,大伙都撵狼哩,咱就不去配种站了,可老婆说猪在发情期不去配,错过日子生什么猪崽子,没了猪崽子拿什么赚钱?他是怕老婆的,老婆说的也有理,更何况撵狼少了他一个也没啥,就起床收拾了驮猪去配种站。天是下了雨,给猪披上雨衣岂不正好,可他去了圈里赶猪,猪却没见了,心里还想,莫非猪让狼叼走了?回头一看,猪已经披好了雨衣坐到摩托车的后座上了!他还骂了一句:不要脸!将摩托车推出来。推出来他觉得肚子咕咕响,他是拉肚子的,已经三天了一直拉稀,他就把摩托车靠在厕所墙外自己进了厕所,拉稀拉了很长时间,总是拉不净,等他出来,瞧猪披着雨衣在摩托车后座上坐着,他就骑上走了的。

  “这猪怎么还在这里?”五丰有口难辩了,“我说的是实话,狼又不是我的亲家,我送狼出村子?!你们瞧瞧,要是我说谎,猪平日在圈里的,它怎么会在这儿?咱到厕所里看看么,我拉的是稀屎,看有没有稀屎!”“这是狼在掉包哩,”舅舅说,“好了好了,再不说了,你现在再把猪驮去配种吧。”众人嚯嚯地笑了起来,从五丰家门前钻进一个巷道往街上去,而烂头还在作贱:“这回可不能再掉包了,猪没配上给你配上了!”我一抬头,却见一只狼极快地从巷道那一头一闪跑过去了,“狼!”我锐叫了一声。

  这一声使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我提了枪急跑向巷口,确实是狼,已经跑过了巷口的土场,要闪过那座麦秸垛了,我举起枪,叭,狼应声而向前跑了几步,踉跄着倒下了。

  “我打中了狼了!”我大声地叫。

  “还有狼,怎么还有狼?”舅舅跑过来,“你打狼了?你打中了狼了?!”舅舅这么一问,我也意识到我怎么就打了狼了,而且我是从未放过枪的,但就那么一枪,竟就将狼打中?!

  人们呼地跑过去查看被我打中的狼,但是紧接着远处在喊:“打着根保了!打着根保了!”抬过来的真的是人不是狼,人并没有死,屁股被打穿了。

  我离开了雄耳川,悄悄地,在半夜的子时。

  护送我的是我的舅舅,他一直把我送出盆地二十里路,还在叮咛着不要害怕。被我打中的根保并未危及到生命,子弹是从左屁股蛋打进去,又从右屁股蛋穿出去,嵌进麦秸垛后的柿树身上,千幸万幸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把软组织打出个窟窿,流着血和翻开了白花花的肉。但这件事是太可怕了,昏迷了十多分钟而清醒过来的根保一边哭喊着疼痛,一边叫嚣他要告我。村子里的人全然不站在我的一边,给根保鼓劲,说我这是故意伤害,因为我一直在反对着打狼,怎么会突然拿枪来打狼呢?如果真如我的舅舅所说的十五只狼,那么十五只狼都死了,我为什么硬说是狼而开枪?是我的舅舅终于一口咬定根保是他误伤的,是他当时拿的枪,他太紧张了,还以为又出现了狼,他来私了。舅舅到底是怎么私了的,我一概不清楚。但舅舅用捣碎的篦篦芽草敷伤,这是猎人常用的办法,也是山地人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偏方。舅舅对根保说,也是在对我说:没事的,半个月就好了。连烂头也在安慰根保:只要没打断你那东西,这有什么,躺上半个月,把陈年老瞌睡趁机也睡了!

  谁也没有想到,我回到了我梦寐以求的雄耳川竟是这样仓惶而逃,更没有想到,与舅舅神话般的相遇又要神话般的离开了。

  我拥抱了我的舅舅,舅舅并不习惯我的举动,他扳过我的脑袋,用手擦了我的眼泪。

  “你几时还回来?”他说。

  “我还能回来吗?”

  “都是舅舅不好……你原谅你舅舅吧。”“其实都是我的错,”我说,“怪你什么呢,因为你是猎人,倒是我导致得一只狼都没有了。”“但你要回来的,”舅舅头垂下来,“我最后萎缩在炕上的时候,我给你带信,你是要回来看看我,行吗?”

  “舅舅不会病的,舅舅现在不是蛮精神吗?”

  “可再没有狼了啊!”这话使我们都突然陷入了悲伤,再也没有狼了,要为狼建立档案而成为了不起的摄影家的幻想破灭了,将在省城里更加百无聊赖了,舅舅从此将真真正正的不是了猎人,同施德主任他们一样,他活着的意义又将在哪里呢?这个时候,在我的心里,我也感觉到在舅舅的心里,我们都是在真切地怀念狼了。

  “舅舅,”我说,“你真的能识别被打死的那些狼吗,是肯定有十五只狼吗,会不会哪一只你从来未见过?”

  “你的意思……?”

  “村人说政府投放了新狼……”“投放没投放我不知道,打死的都是我编过号的。”“那么……或许政府真的投放了狼?”

  舅舅惨然地笑了一下。

  人见了狼是不能不打的,这就是人。但人又不能没有了狼,这就又是人。往后的日子里,要活着,活着下去,我们只有心里有狼了。

  这回是舅舅抱住了我,我们的脑袋撞在一起,他胸前那枚金香玉撞在我的扣子上,当地响了一下,他问道:“你的那块呢?”

  我说我挂在翠花的脖子上了,他怔了怔,似乎在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什么,便要把他的金香玉送我。我不要,他坚持卸下来要我拿上,却未料到,他交给我的时候我还未接住,他手却放开了,金香玉就掉下去,叭,不偏不倚落在脚下的石头上,玉片溅开。

  我的脸色骤然大变,他仰头叫道:“碎了,碎了,这都是天意,金香玉一定会碎为两块,咱该一人拿一块了。”低头在地上找,果然碎为了两块,而且大小相同。我们全没说不吉利的话,嚷道着这玉有灵性,各人把一块装在了衣袋里,他把他的小包袱解开,又要将那张狼皮送我。“我再没什么好送你了,看着狼皮,你就会记着你有一个舅舅了,想着也好,骂着也好,反正你是有这么一个舅舅了。”我们就这样分手了。我从一条独木桥上趔趔趄趄地走了过去,回过头来,月色苍茫里,舅舅还是站在河的那岸,流水哗哗,天上是水形的云纹,地上是云纹的水形,月亮像眼睛一样在照着。那条独木桥倏忽间竟全部塌落下去,塌落得无声无息,如蜡做的东西在高温中一下子消失了一样,一截一截木板顺水漂流,再后就什么也没有了。这时候,我看见了狼狈不堪跑来的烂头,还有翠花和富贵,富贵在彼岸汪汪地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