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不敢与他多说,守着刚点着的煤油灯,不住地扭头往屋梁上看,害怕那一条白蛇突然从木梁上掉下来。)

  屋外是乱糟糟的人声,屋里是嗡嗡一团的蚊鸣,我坐在这霉气呛人的破屋里,思绪乱糟难理。到了这一步,真的后悔了我的这次商州之行,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提出要为十五只狼拍照呢,为什么就遇上了舅舅,又能回到奶奶的故乡,或许这是神使鬼差,是缘分和命运,但正是因为我十五只狼不但未能保护反而所剩无几,又使一世英名的舅舅如此处境尴尬。今夜里,富贵是受伤了,烂头是受伤了,现在烂头肯定从卫生所包扎了回住在大舅那儿,他伤得如何,是盼望着舅舅和我去看望他茵?而大舅在家要保护着那帮孩子,照料烂头和富贵,他还并不知道舅舅发生了被辱骂的事,更不知道我们住在了久不居住的破屋里吧?还有,那一大一小的两只狼逃脱了吗,如果它们逃脱了,那只受了伤的为引开人们而向左跑去的狼肯定会被穷追不舍的……我的身上已经被蚊子叮出了无数的红疙瘩,虽然我在用手不停地扇打,蚊子并没有死掉多少,而扇打疼痛的是我,我想这么到天亮,蚊子会把我吃掉的,头脑里就出现一个骷髅架子,如我在英雄岭的饭店里见着的那头牛。煤油灯跳了两下,使屋子里摇晃起来,我似乎看见靠在炕头上的那杆猎枪也在变软变弯,而舅舅是翻了一下身。我担心舅舅是睡着了,蚊子会更多地叮咬他,举了灯过去,并为他扇扇蚊子,他的脚上,腿上,胳膊和脸上麻点一样布满了一层黑,蚊子全集中在那里叮咬,清清楚楚地瞧着几个蚊子空瘪的身子里开始有了红的颜色,红的颜色越来越多,身子越来越胖,我用手扇了一下,大部分嗡地飞起了,那些胖红蚊子竟胖得飞不起来,我用手一抹,嫩得全破了肚子,流着它们的血也流着舅舅的血。

  “你不用给我赶蚊子,我这皮肉再咬也不起疙瘩的。”舅舅说。

  “你没有睡着?”舅舅的身上真的是没有红疙瘩,“既然睡不着,你起来说说话,活动着蚊子会少些。”舅舅从炕上往下站时,脚却软得立不起,歪下去了,他本能地用手去撑,但奇怪的是手未能撑住,脑袋磕在了地上,咚地一下。

  “舅舅,你怎么啦?”

  “我可能又犯病了。”他说。

  我抱起了舅舅坐到炕沿,舅舅的脚脖子真的是细得可怕了,这患的是一种什么病,说细竟然一下子细成这样?!我真的害怕了,舅舅曾经说过他的病最后的时候是全身肌肉萎缩就瘫痪了,现在到时候了吗?我扑扑嗤嗤吸动鼻子,一颗眼泪流下来,滴在了他腿上。

  “烦人不烦人,你哭什么尿水子?!”巷道里,脚步沓沓地纷乱,接着又有嘈杂人语,我听到有人在说:“他是回来了?”又有人说:“他还有脸回来啊?!”立即有呸呸的唾声,接着有什么东西嘁哩吧啦摔打到门上来。我对这个村子的人感到失望了,他们怎么会是这样?我站了起来并冲出去,舅舅却吭了一声把我唬住,将油灯吹灭了。

  熬到天亮,我开门了,门板上,门前的台阶上和墙上竟满是石头瓦块和人屎尿。如此侮辱性的行为,我不敢让舅舅知道,赶紧抱了扫帚清除,一疙瘩黄蜡蜡的屎块用脚去踢,没有踢着,自己却摔倒在屎上。大舅慌慌张张过来了,说你们果然夜里住在旧屋里,旧屋许久没人住了,怎么就不过去睡呢?他问我知道不知道烂头把手腕伤了,左手的五个指头只剩下了三个,知道不知道半夜里一只狼追到了一座废弃的砖瓦窑场,狼无法再逃,就疯了般地嘶咬追赶它的人,将三个人抓伤,最严重啄是把一个人的屁股咬下了一大块肉,都见着骨头了,而狼也被众人乱棒打死。“你舅舅呢?”他说,“村里吵吵嚷嚷说是他放走了狼?狼把村人害骚成这样,他这不是要犯众怒吗?他是一般人倒也罢了,他是猎人呀,打狼的英雄成了放狼的人,树活皮人活脸,他还在村里呆不,我这个村长还当不当?!”我赶忙制止了大舅,说你不要逼舅舅了,他现在病了,病得手脚发软要瘫在炕上了。而这时候,一伙人乱哄哄地拥来,为首的是烂头,跟在烂头后边的是头上、身上扎了纱带的受伤人,再后边是用铁钩子钩着的狼的尸体:一具,二具,三具。富贵也跛着一条断腿跑过来。我护住了门口,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我们是来要枪的。”他们说。

  “枪是政府特批给我舅舅的,你们有什么资格来索要他的枪?”

  “猎枪是保护人的还是保护狼的?”他们说,“你也该瞧见了吧,狼伤了这么多人,你以为狼是狗吗?是猫吗?我们把狼打死了,这是三只,还有一只被割成碎块了,现在还有三只,我们没有枪,知道吗,得有枪!”我指着烂头,说:“烂头,你也来逼你的队长了?”

  烂头说:“我不是要逼他的,可他得看看我的指头!”他掏出一个纸包放在了屋台阶上,纸包里两节断指,已经发瘪发黑,像两根咸萝卜条。

  烂头的手指真的断成这样,我一时愣在了那里。

  “傅山,你出来!你为什么不出来,你是婆娘了吗?”村人开始了怒吼。

  我分成个大字形挡在了门口,我什么也不怕了,我宁肯让他们来揍我,也绝不能让他们冲进屋去。我说:“我舅舅病了,他躺在炕上,哪儿也去不了了。”“病了?”村人叫道,“他害了什么病,这时候就病了?!”“他真的病了,手腕脚脖变细发软,都立不起身了……不信你问烂头,烂头可以作证!烂头,烂头,你这阵哑了吗,你为什么不出来作证?”

  “队长倒真的害这种病。”烂头说。

  但是,烂头的那张臭嘴却惹出祸了,或许他从本意上是想为舅舅开脱,偏偏平日口无遮掩惯了,他竟又说我舅舅这病害得时间已不短了,病很重,重到性功能都不行了,所以他一直连家也没有成。烂头这么一说,村人噢了一声,立即在幸灾乐祸了,他们说龟儿子傅山原来不是个男人了!哈哈,他不算个男人了,怪不得他做不出男人的事了!

  可是,有人却喊了:“傅山,你连男人的资格都没有了,你还做什么猎人?你把枪交出来,把枪交出来!”我扑向了烂头,用手抓烂头的脸,烂头没想到我会向他扑来,下意识地用手来挡,但伤了的手使他立刻疼痛得跌坐在地上。

  窗户哗啦被推开了,舅舅站在了窗内的土炕上,他端着枪,人们不知是看到了舅舅一夜之间变得如此瘦骨嶙峋而惊骇了,还是舅舅凶神恶煞地端着枪使他们感到了恐惧,人群哗地往后闪开了几米,叫道:“傅山,你要打死我们啊?!”舅舅从炕上双脚蹦起,越过窗台落在了门前,他光着膀子,前胸挂着那件金香玉,后背上却挂着外爷的灵牌,铜泡钉似的疤痕红纠纠地发着光泽,他往外走,我扶住了他,他一摔把我摔出了三步外。

  “舅舅你要去……?”

  “我是猎人!”我的脑袋轰地涨起来,舅舅被村人激怒了,舅舅向村人妥协了!我意识到我在犯错误,舅舅毕竟是半辈子以猎为生的人,毕竟是与狼生之俱来有深仇大恨的人,他的克制是一路上我劝说、斗争的结果,我却真把他当作了狼的保护神,我顿时急起来,哭喊着:“舅舅,舅舅,你不能去,十五只狼只剩三只啦!”“打这狗日的城里人,城里人日子过得自自在在,只图着保护狼哩,谁保护咱呀?是这狗日的给傅山灌迷糊汤了,把他捆起来,捆起来!”一阵如雨的拳脚,我被打倒了。我双手搂抱了头,蹲在地上,立即有人从后裆处再次将我扳翻,我的头发被揪起来,衣服也被撕破了,眼前晃动的是无数血红的眼睛、咬得咯吱咯吱响的牙齿,一口浓痰就落在了我的鼻子上。我最终是被用一条麻绳捆在了门前的柿树上。我大声地叫喊我的舅舅,舅舅回头看了我一下,他没有来救我,连一句制止的话也没有。我还在叫:“狼只剩下三只了!”众人哈哈大笑。

  这一个白天里,天是阴着的,舅舅拿着枪带领了全雄耳川的人去追杀被发现而又逃脱了的三只狼。我被捆绑在柿树上奈何不得,待人散去,是大舅把我身上的绳索解下来的,翠花就陪着我。

  烂头和富贵依然跟从了舅舅。我是彻底的失败了,由一个心存高远的生态环境保护者沦落成了一名罪犯,出名的愿望泡汤,成为人们饭后茶余嘲笑的话题,更破坏了商州行署的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导致了整个商州狼的灭绝!我推着翠花,让翠花寻它的主人去吧,翠花偏是赶不走,翠花或是觉得我可摊,或是它知道这么一场猎狼而烂头的头痛病就该好了,它趴在我的肩上,用爪子轻轻地为我拭泪。

  “翠花,翠花,”我说,“你愿意跟着我吗?”

  “喵儿。”翠花说。

  我把翠花抱在了怀里,从我的脖子上取下了金香玉给它戴上,我就抱着它又哭起来。我越哭越伤心,就哭出了声,但没有人理睬我,我竟然哭累了,不知不觉便打了一阵盹,盹里做了梦。盹是很短的,梦里却日月久长,我是在雄耳川镇上走,走到了一个斜坡处,斜坡下是一条渠的,渠上铺着青石条,我站在青石条上看见了远远的土崖下一个土洞,洞口黑乎乎的。我正疑惑洞里住的有没有人,还是猪或羊,一辆班车却从公路上开了来停下了,而一群人就拥挤着去上车。我也是在人群中往车上挤,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妇女,穿着紧身的西式裙子,这裙子和我老婆的裙子一个样式。她怎么也上不了车,因为裙子太紧了,就伸了手要解裙子后边开叉处的扣子,但她解开的却是我裤子小便口上的一枚扣子。她还是上不去,又伸了手解裙子上的第二枚扣子,解开的仍是我裤子前开口的另一枚扣子。我就托了一下她的屁股,将她推上车了,妇女并不领我情,回了头骂道:流氓!我生气了,说:谁是流氓?你把我的裤子解成这个样了,我还是流氓?这时候,车门关了,妇女关在了车上,我却仍在车下,车就开走了。没挤上车的人还很多,就开始嘲笑我,又发现了我背着的照相机,就夺过去看稀罕。他们一个个对着镜头看,奇怪的是看着的时候,一个个就钻进了相机里,相机的另一头就吐出了照片,人都成了薄纸。我听见他们说:我要回去,回去!薄纸又进了相机,再从镜头那儿出来,又一个个恢复成了人。再后来,他们就一起说相机是魔鬼,开始砸相机,相机被砸成了一疙瘩铁。我就做了这样一个梦,我猛地醒来时,赶紧看怀中的相机,相机好好的还在。

  我就想,怎么做了这样一个白日梦呢,它暗示着让我离开雄耳川镇吗?我就站起来往村外走,决定着走到公路上去挡过往车辆,离开雄耳川,也永远离开商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