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他这病……”)

  舅舅不愿说下去,我也就不再多说,提出能不能带我去村里看看,他应允了,又是一身的猎人行头,把枪也提了。“我一回来,也就觉得这儿那儿地不舒服,不穿这身衣服,我怕我也就不行了。”在西村转了一圈,又去了中心村子和另外三个小村,许多孩子就一直跟随了我们,他们口袋里都会有着一副弹弓,一见到有鸟飞过,就射击,没有不应声射中的。到了盆地南端的河堤上,太阳正红,河边的岩石上时不时就有水鸟栖落,孩子们嚷着要使用舅舅的猎枪,舅舅当然是不能答应的,名们就用弹弓打中一只,又等待着另一只出现,连打了五只。一只鳖从水里爬上了石头上晒盖,弹弓射出的石子都集中在鳖盖上,鳖盖没有烂,鳖却打得翻了个过儿,掉在水里不见了。这时候,舅舅端起了枪,也仅仅是那么一抬,水面上溅起一团水花。

  “没打中鳖,没打中鳖!”孩子们说。

  但一条绿色的蛇却翻起了肚皮漂在水面上,悠悠地漂过来,停在了浅水滩。我看见蛇有两尺余长,并未死亡,开始剧烈扭动起来,身子的绿颜色和红的血水搅在一起,令人毛骨悚然,而孩子们却兴奋了,跑过去抓住了伤蛇,竟用树皮把蛇的尾巴固定在了树枝上,蛇还在微微扭动,他们就在十米之外比赛打弹弓,蛇就一截一截被打短着去。

  孩子们的行为令我反感,我不让舅舅再用枪瞄准别的小动物,也不让孩子们再跟随我们,遂问起昨天晚上酒席上的事:有许多问题搞不明白,比如为什么人人腰里缠有红布条?为什么喜生说才转到西村便又转到东村了,什么在转?喜生是讨账的,和栓子有什么过节?舅舅说:哪一壶不开你倒提哪一壶!在前五年吧,有风水先生来看了这里地形,认为塬上有一处好穴,结果有数家大姓都想占有这块穴地,后来变成宗派势力斗争,你猜忌我,我记恨你,并各自从外地请了神汉巫婆念咒画{。有一天夜里,这穴地就被人用炸药炸毁了。谁炸毁的没有人能说得清。没有了好的穴地,村子里就接二连三地死人,又常常是先集中在一个村子然后在另一个村子发生,弄得人心惶惶,不知道下一个轮到谁家。也因此修盖了钟楼,又突然传出裤带上系红布条能避灾的话,男女老幼都系上了红布条,连商店里积压了多年的红布也一抢而光。栓子的婆娘就是从德顺那儿买了一批红布,而钱迟迟未还,德顺就雇用喜生来讨账的,若不是昨晚在酒席上,栓子是少不了被喜生一顿饱打。

  “这么乱的,”我说,“乡政府也不管管。”“怎么管,乡政府就那么几个人,催粮催款,刮宫流产,就够他们忙了!如果你外爷在,还有个说公道调解的,你外爷一死,没个德望高的人压得住阵了。”“我看大舅倒行么。”“他呀,嘴是能说,胆儿小。”舅舅说,“当年狼多的时候,他和二狗去北山撵狼,狼没撵上,让狼撵着他俩爬上了树,十多只狼围着树不走,我去解的围,二狗从此吓得摇头流涎水,你大舅也吓得睡了十天,后来怎么也不参加捕狼队。现在看不到狼了,就他说的,出门还得拿上个家伙,你没看见他家前墙后墙上还用石灰画着吓唬狼的白圈吗?这……”舅舅突然想起了什么,打住话头,叫了我一声:“子明。”我说:“嗯。”“你做梦不做梦?”

  “咋不做梦,常做的。”“白日所想,夜里所梦,这我是知道的,可偏偏白日想的事夜里没梦,想都没想的倒有了梦了,你给我解解。”我问舅舅做了什么梦?舅舅说昨儿夜里,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打了几十年的猎了,从没梦到过狼,可昨晚梦到了小时候曾经叼过他的那只狼。那狼已经很老了,他正在门口坐着的,一抬头,狼在门口站了,而且叫他:傅山,傅山!他没有害怕,只是问:你是那里狼,在十五个狼数里吗?狼说在十五个狼数里,你却认不出我了,我叼过你嘛!他再看了看,果然是曾经叼过他的那只狼。他说:你还活着?!狼说:我还活着,我一百五十岁了!这时候他就醒过来了。

  “我怎么就梦到了它?”舅舅说。

  “怕是你昨夜酒喝多了,伤疤发炎做痛,潜意识里又回忆到了小时候狼叼你的事吧。”“……”舅舅似乎信了我,又似乎不信,他说:“你说,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说:“就是那狼真活了一百五十岁,它现在还能再来叼你吗?”

  “这倒也是。”我们从河堤上回来,我留神了大舅家的院墙,院墙上果然画着许多白灰圈儿,而安放在院墙角的狼夹子竟夹住了翠花的前爪,大妗子一边为翠花卸狼夹子,一边骂大舅:“现在哪儿还有狼,你放这夹子夹你的骨殖呀?”

  “小心点为好么,越是没狼的时候越要防备着有狼呀!”大舅回着话,见我们进院,就不言语了,只笑着问我:地方好吧,好地方啊!

  我说:“虫子吃过的苹果是最好的苹果,狼来光顾的地方当然是好地方。”“可不敢说这话!”大舅说,“你是贵人,贵人嘴里有毒,说啥来啥哩!”他煞有介事地看着我,低声说:“我倒有话问你哩,前十多天西南村口有了狼屎,河滩里也发现了狼蹄印子,怎么又有狼了?有人传着说是州政府颁布了禁杀狼的条例后,又从外地进过来了一批新的狼种到了商州,得是?!”我笑着摇头,心里却纳闷:雄耳川人怎么也有了这种想法?“先前的狼屎是一疙瘩一疙瘩的,西南村口的狼屎堆堆是大呀,木碗那么大的!”“你别见风就是雨的,连我都不知道,他谁就知道了?”舅舅说,“就是引进投放了新狼,新狼偏偏就到咱这儿了?!!”两个舅舅在院子里说话,我就回到屋里,烂头满脸枯黄地坐炕沿上,头是不疼了,人仍是没精打采。

  我悄声问他能不能走得动,烂头说干啥呀,我说西南村口发现了狼,不知是真是假,得去看看。

  我和烂头拿着照相机去了一趟西南村,压根儿就没有什么狼屎,一个老太太说迷糊老汉拾粪拾得勤,是不是他把狼屎拾去了?寻着了叫迷糊的老汉,老汉正与几个年轻的媳妇说浪话,说到某某的儿子已经在省城当了什么领导了,老汉就大发感慨,不知道当那么大的领导该有多少好事占着,“我要是当官了,”他说,“雄耳川的粪谁也不能拾!”我们就问老汉拾着没拾着过狼屎,老汉说:狼屎是白颜色,里边有毛,好像是拾到过也好像是没拾到过,领我们去粪池里查看,结果仍是一无所获,到了下午,大舅家却来了一伙人,都是问舅舅是不是行署给商州地区投放了新的狼?这么多人严正着面孔询问投放新狼的事,再一次引起我的警觉,投放新狼的话是我们在考察拍照的路上的突发奇想,而我确实也以此给专员去了信,可雄耳川的传言是哪儿来的?“这决不可能!”舅舅向人们解释,“我可以如实告诉大家,我的这个外甥就是专员派来考察狼事的,他曾经设想过投放新狼,但仅仅是一个设想,哪儿就真的投放了狼,从哪儿引进,纸上画呀?拿泥捏呀?”

  “傅山,咱这儿就你一个猎人了,可不敢再有个狼了!”“没出息,就那么怕狼?!”“怕狼?笑话!真要是有新的狼了,雄耳川也不至于闹成这个样子!”舅舅给我解围着,但舅舅却暴露了我的身份,村人都知道我是建议过专员投放新的狼种的,对我就冷淡起来,更严重的是他们认为既然我写过建议,说不定行署真的就已经投放了。舅舅的话没有起到消除疑惑的作用,反而使村人更有理由恐慌起来,就在我和烂头又一次去河滩寻找狼蹄印时,总有人远远地在身后监视,指指点点,我向他们寻问关于狼的事,目光有急切的,有仇恨的,有慌张和警惕的,反倒不停地追问我是不是投放了新的狼,“你不敢哄了我们啊!”我诚恳地解释,甚至指天发咒,我感觉到我已经很不宜在这里再呆下去,同时生出了几分悲哀,卑视起了雄耳川人:长时期的没有了狼,他们在生存竞争中已经变得很虚弱了。

  下定了离开的决心是第五天的早晨。

  到雄耳川时舅舅就讲过,说这里的蚊子是非常多,而且大,身有花纹,一道一道白的黄的颜色如穿了海军衫,现在,天慢慢热起来,汗又不痛快淋漓地出,皮肤上粘腻腻的只觉得难受,蚊子就赶也赶不走。

  水田多,茅草多,村人又都使用水茅厕,村巷里家家将没遮没拦的水茅坑挖在屋后,却也正在后一排屋舍的门前,终日散发着热腾腾的臭气,蚊子和苍蝇就一团一团在那里酝酿聚集。村子里,每年都发生过小孩跌进了水茅坑里的故事,就在我们来到的第三天夜里,有喝醉了酒的汉子秘家时一头栽进了水茅坑,半清早肚子膨大如鼓地漂浮出来才被发现。夜里出门,我和烂头都是打着马灯的,小心着是出不了事的,每每上厕所就拿一把麦草在蹲坑旁煨烟火,防止蚊子的进攻。但午休却是难以合眼的,蚊子会冷不丁地叮你,一拍一摊血,你不知道这是蚊子本身的血还是你自己的血,腥气难闻,而苍蝇更是在身上脸上爬落,疼倒不疼,却比疼痛更难受。天一黑,屋里得挂蚊帐的,我和烂头睡在一个土炕上,烂头睡觉不老实,半夜里总会把蚊帐蹬出一个洞儿,蚊子就钻进来,你在迷迷糊糊中不停用手拍打着身子的部位,折腾得实在没劲了,闭着眼心里说:叮吧叮吧,你总不能把我全吃完!但忍耐实在是有限,爬起来点了灯去烧蚊子,竟差一点燃着了蚊帐,生出一场火灾来。可恨的是烂头还喜欢抱着翠花睡,翠花身上就是跳蚤躲藏的好去处,我把翠花抓起腿扔到了炕下,终于发了脾气:我忍受得了饲虎,忍受不了喂这些小动物!烂头嘿嘿嘿地笑,笑省城人娇气,笑知识分子的白皮细肉和不长体毛,他竟还有兴趣给我说可以创造两种刑法,一是对犯人不要拷打,可以脱光衣服涂上蜂蜜捆在柱子上让蚊子叮,二是对死刑犯不必挨枪子,捆在那里架起一只脚,让羊呀狗呀的去舔脚心,让其笑死。“你活该头疼!”我拿了席往村口的打麦场上去睡了。

  在打麦场上铺席睡觉,是奶奶以前常讲过的情景,那时天热,热得人恨不能揭了身上的皮去,但男人们才敢去打麦场上睡,而且场边四角要生上篝火,狼是怕火的。“睡到半夜,尿憋醒了,能看见篝火之外远远地闪着十几个几十个的绿光,那就是狼在那里趴着。”奶奶说,胆小的人家再热再痒也不敢去打麦场上睡,大不了在自家院子里铺席,睡时还是年纪大的,皮肉老的睡在外圈,孩子睡在中间,而且一条绳一头拴在孩子的腰里,一头拴在大人的手上。如今,打麦场上横七竖八地睡坡了许多人,有老的,也有少的,微微的风吹过来皮肤受活,又没了蚊子,我听见有人在舒坦地笑,旁边人问笑啥呢,回答是我笑皇帝哩,皇帝大不了也是夜夜能睡个安逸觉嘛!到了后半夜,人差不多是凉下来了,而露水开始泛潮,一些人卷了席子和被褥回去,一些人仍睡得死死沉沉。我第一回在打麦场上睡过之后,烂头在第二天晚上也到打麦场上来睡,舅舅始终是没有来,他一直认为还没有到仲夏,有什么热的呀,他更不怕蚊子咬,“我的肉苦!”他打趣地说。这可是真的,我们身上都被蚊子跳蚤叮出的红疙瘩,他却一点也没有。我和烂头一人一张席子,他睡在打麦场的西南角,他的鼾声大,我睡在打麦场的西北角,后半夜有人往家去了,迷迷怔怔里我抬头看着烂头,他依然睡得如《水浒》里赤发鬼刘唐,四肢展开,肚腹坦荡,我就又躺下。躺下却没有了睡意,仰面看着天空,月亮已经瘦得是一根香蕉了,云彩不停地从它的面前经过,是一丝一缕的银白的纱,村中的狗叫了一声,接着又叫了两声,我听出是富贵的口音。似乎有人的脚步响,似乎又没有脚步响,一直如雷的鼾声突然消失了,这烂头,我想,他是翻过了一个身又睡了。但是,已经是很久的时间消失了鼾声,烂头怎么啦?他往日翻身的时候停止呼噜,却很快又鼾声骤起的,难道这回是闭住了气吗?我半爬了身子又看了一眼,这一看差一点令我锐声惊叫,在那张席子上,烂头仰面躺着,身上坐着一只毛烘烘的狼,狼仰着头,摇了几摇,从胸前取下两个东西放在席上。竟然是两个硕大无比的桃子,而狼就前爪撑下去,屁股高高撅起,然后扇动,其声嘭嘭作响。我第一反应是人与兽怎么能交媾,而且是和一只狼,又是如此大的声响,不远处睡着的那些村人会立即发觉的!还有,还有这狼会不会伤害了烂头呢?我忽地坐起来,猛地一下咳嗽,烂头很快地推开了狼,狼站了起来,站起来的却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是女人?真的是女人,这女人离开了烂头一脚高一脚低沿着场边走。天呀,她经过了我的席边,我看见这是一个脸色臃肿并不好看的中年妇女,那一件短小的褂子开了怀,两只肥胖的xx子咕咕涌涌抖动,但眼睛是闭着的,从我席边走过去了,又走进打麦场中的一片睡着的人中,在一张宽席上睡下,什么都无声无息了。我一下子跳起来,卷了席子就到烂头那儿去,烂头却安然平睡着。

  “你干什么了?”我说。

  “梦周公呀!”他给我打马虎眼。

  “刚才怎么回事?”我说,“是遇见狼吗还是鬼?”

  “你全看见了?”他说,“不是狼也不是鬼,她患夜游症。”“那你就做了那事……?!”“是她寻到我席上来的,又不是……肉送到你口里你不咬吗?”

  我一把拉起他,又卷了他的席子和被褥,拉着就往舅舅家里走:这女人是患了夜游症,你就这样对待她吗?你就是流氓,你也该收敛些,夜游症也有清醒的时候,万一清醒了知道吃了亏寻过来可怎么得了?!

  从打麦场走到村巷里,烂头挣脱了我的手,说:“这下没事了,她就寻到我,我不承认能把我怎的?”我骂他真是贼胆,第一眼发现的时候不是女人是狼,莫非那女人就是狼幻变的?“就是狼又怎的?”他甚至厚颜无耻地给我讲故事,说一群考官考核老鼠的本领,第一只老鼠上场,考官们拿了老鼠药问它怎么办,这老鼠竟把多种鼠药放在嘴里嚼,嚼得咯嘣响,这只鼠就被通过了。第二只老鼠进来,考官们让它试鼠夹,它抡起了鼠夹像表演杂技,一会儿敲腿一会儿磕膊,末了一屁股坐在鼠夹上,鼠夹被压成了扁的,这只老鼠也被通过了。轮到第三只老鼠了,考官们想,老鼠们不怕鼠药和鼠夹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来考核呢,一时出不了考题,那老鼠就有些不耐烦了,说:你们放快点呀,我还急着要去×猫哩!回到家见到舅舅,天还未亮,舅舅觉得奇怪,我说天亮得立即离开雄耳川,舅舅问清了情况,脸色骤变,令烂头脱下裤子,烂头就把裤子脱了,舅舅用手在烂头的尘根头上一沾,扯出一条细线,一个巴掌扇在烂头脸上,自己却哭了。

  “队长,队长……”烂头已作好了再挨揍的准备,他现在手脚无措,脸上的五指印由红变白,凸了出来。

  “烂头,”舅舅说,“你已经头疼得要死要活的,你还要再添病吗,你没见我脚脖手腕都成什么样儿了吗?”

  舅舅的哭声,惊得大舅和妗子也起床了,得知我们要离开,满腹疑惑,百般劝留,最后总算说好了吃罢早饭了再走。

  但是,正吃早饭哩,村子里有人失了声调地大喊:“狼来了!”狼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