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是来还是不来,烂头听不懂,一口浓烟喷在富贵的脸上,富贵跑到门口咳嗽了半天。)

  中午时分,天空又出现了一团乌云,圆圆的像一个笸篮,舅舅站在院子里盯着乌云看了半天。烂头又和老头的儿媳嘻嘻哈哈说话,似乎烂头在夸耀着舅舅脖子上戴着的金香玉,那女人说我没金香玉我却自来香,嘿,烂头直咧嘴,女人说我做姑娘时真的是香的,嫁了这家来,香才消失了,要烂头能不能把那块金香玉要过来送她。烂头说你这是要杀了我么,女人就不么我不么地吭唧着。我瞧着难看,站在窗口向外喊道:“掌柜的,从地里拔了菠菜了?”女人立即旋身去了厨房。舅舅还在焙子里看云,我去说:“舅舅还会看天象?”

  “你瞧瞧那云,”舅舅说,“我想起那天剥狼时,天上也是有这么一团黑云的,旁边的一家孩子就落草了。”“这团云该是什么灵魂?”

  “我也这般想的。”从前门望去,街面上一只公鸡绕着一只母鸡转,母鸡卧下了,公鸡爬上去,两只鸡尾一左一右分开极快地碰了一下。那乌云的灵魂要变个鸡上世吗?这么一想又觉得无聊,我说:“舅舅,你说会有狼到这里来的,怎么没动静呢?这地方怪怪的,怕是不能再呆了。”“你是说烂头……”我吃了一惊,原来舅舅也看出了门道!但舅舅这么一说,我倒不能再说什么,笑了笑,回坐到我的房间看书去了。

  到了下午,狼的任何信息还是没有,舅舅也有些灰心了,准备着动身离开生龙镇,没想烂头却病倒了。他患了尿不出尿的病,说已有感觉两天了,只说是上了火,并未在意,可严重到尿憋得生疼却尿不出来了。我怀疑烂头患上了性病,一定是那女人给染的,舅舅就去镇上请来了一个老郎中,老郎中一进烂头的房间,就闻着不对,问床下的麻袋放的什么。老郎中扒开麻袋看看,里面尽是木瓜,说这么多木瓜在床下,木瓜气上升,它是止尿的你当然尿不出来了,你们不懂,老掌柜他该知蠢,怎么能把木瓜放在床下呢?烂头登时骂道:“这老家伙逼我走哩,我偏不走!”将铺盖搬到我的房间来。

  事情是明摆着的,掌柜的一切都是阴谋,我终于说破烂头的羞愧处,警告他老老实实,老头这么做,已经给了你很大的面子了。烂头也垂头丧气,骂老头这么样护他的儿媳,是自己要扒灰呀怎么地,又骂那女人肯定不是好东西,老公公如此防她,她以前就犯过花案?这回他也鼓动了舅舅离开生龙镇,可他想走,一时却走不了,他得歇一天,服用老郎中配制的丸药。烂头的情绪已经非常不好了,叫喊着头又疼,哼哼唧唧的,我有些烦了,一个人背了相机出去拍山色风景。

  在山区里,无论是下乡的干部,还是要采风的文艺工作者,山民一般是敬而远之的,但有两种情况,你立即就会得到欢迎,与他们可以打成一片了。一是你会针灸,免费为他们服务。山里人的强壮那是能徒手扳倒牛的,吃生食,喝凉水,持久负重的能力使你惊讶不已,可说有病,不论瘿瓜瓜,大骨节,每个人不是腿疼就是腰酸,住在他们家里,常常半夜里能听见时不时发出的啊呜声,那是长长的吁气,似乎这么长声呻吟就能把骨头缝里积聚的疲乏和不适也呼了出去。他们一般是不看锝生的,除非吃不动了,活儿干不动了,夜里和老婆弄不动了,简单的自救就是用瓷片割眉心放血疗法,或者拔火罐,再不就是画符念咒,有免费来针灸,他们就给你真诚的笑,称你先生,做荷包鸡蛋放上红糖让你吃。二是你有照相机肯为他们照相,他们会立即进屋去换上最好的衣服,用头油或水抹光自己的头发,然后规规矩矩地手脚并拢地表情严肃地坐下让你拍照。尤其是姑娘们和丰满鲜丽的少妇,拍照完后可以让你到她们的小卧房去,回答她们提出的这样那样有关城里的提问,天若冷,都坐到炕上去,大团花的被子上人笑得没死没活,被子下十只八只脚乱蹬。我自然受到镇子里人的热情配合,没过半天,一卷胶片就拍光了,但我还得给他们照,只好按空镜头。看着他们认认真真为我留下姓名和地址,央求把照片能寄给他们,我对空按镜头的行为感到羞耻,便借口离开他们,一个人到河边去。这当儿,已经是黄昏了,太阳刚刚落下,月亮就出来了,河边的土堤上尽是柳树,这些柳树怕已近五十年物事,树桩始终不砍伐,而枝条年年被砍了搭鸡棚牛圈或烧饭用,树桩就越来越粗越老,差不多的桩都有洞,里边筑着鸟巢也住着蛇。我不太喜欢苍茫时分的河畔,于是跑回镇街又买了胶卷再去拍摄,一个独眼老者默不作声地站在远处看我,他看得久了,我回头给他笑了一下,他也笑了,瞎眼使面皮很紧张,扯得鼻子一动一动的,样子有些可怕。

  “照相机能把人的魂也照了去吗?”老者说。

  “那怎么会呢,这又不是照妖镜!”我说。

  老者立即回转了身,喊道:“都出来都出来,这个同志说了,照相不会照去魂的。”土堤后的芦苇丛里一阵响,出来了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而且赶着一头猪。四个人都穿得破烂,全是瘦子,大人目光羞怯,不敢直对了我看,惟独小孩兴奋得直蹦,大人拍了他一下,拉到身后,他在身后歪了头,好奇地还看我。那头猪却实肥,十分地乖顺,脖子上或前腿上并没有拴了绳被牵着,只是一个大人提了它的尾巴,它就一声不吭地走。

  “是去收购站交猪吗?”我说:“这么肥的猪!”“是在镇子上新买的。”老者说,“孩子们都嚷嚷着口寡了。”“日子不错么!”“你觉得不错?我烦得想上吊哩!”老者说,他知道我是城里人吧,已经在镇子上呆了好多天了,如果我能看得起他们的话,邀请我去他家坐坐。那两个大人赶忙说对对对,一起发出了邀请,“给你杀猪,杀了猪吃肉!”我谢绝了,但我被他们的真情感动,为他们拍照后,目送了他们过河去河对岸的那条沟里。这是由北向南注入大河的一条小河,他们在经过河面上的独木桥时却出现了困难,两个孩子在桥上战战惊惊,总是迈不开步,后来就趴在桥板上呜呜地哭。我把相机挎在脖子上,主动前去背了一个孩子过桥,又过去背了第二个,孩子是长久没有洗过澡了,浑身散发着难闻的味道。老者又在邀请我去他家了,我再一次谢绝,两个大人就赶着猪从桥上经过,猪是太笨了站在桥板上迈不开步,前边一人就双手抓住猪的大耳,后边一人拽着猪的尾巴,沉沉地吆喝着,猪才慢慢地挪脚,样子可怜而有趣。在他们走到桥中间的时候,我按了一下快门,糟了,光亮一闪,老者呀地一声竟从桥面上跌落下去,算他还敏捷,用右腿在落水的刹那间勾住了桥柱,身子就挂在水面上,紧张得双手要来抓桥柱,却怎么也抓不住。我赶忙叫道:勾住,勾住,我来救你!

  老者险些落水完全是我的过错,但我踏上了桥,他终于抱住桥柱翻上了桥面,却不小心将一截桥板撞翻,那截桥板漂流远去,隔断了我与他们的连接。老者遗憾地向我招手,我也回应,目睹着老少五人赶了猪从河滩走去了。

  回到镇街,灯火已亮起来,有几个挂着油灯卖烙豆腐的摊子,舅舅和烂头坐在那里喝酒。他们一人手里竟握了一条草绿色的蛇,蛇头是刚剁掉了,用嘴吮吸蛇血,没头的蛇还在动着,绞缠了他们的胳膊,然后慢慢地松弛下来,末了像一根软绳被丢在地上。我吓得毛骨悚然。

  “书记,书记!”他们已经看见我了,烂头从旁边的铁笼里抓出了一条活蛇,刀起刀落,蛇身分离。“回来的早不如回来的巧,正赶上有卖蛇的,先喝喝蛇血排排毒吧!你瞧你那嘴烂的,蛇血比维生素好多了!”我不敢到跟前去。

  “你不喝?”烂头拿手捏了掉在地上的蛇头扔给翠花吃,蛇头突然张嘴咬住了烂头的手,他骂了一声“狗日的还咬我?!”我越发不能近去,扭头往房东家走,心里还是嘭嘭地跳。舅舅和烂头也随着回来,嘲笑我胆小。

  “太残酷了,哪有这样喝蛇血的?”

  “这地方都是这么喝的。”“这地方就是怪,刚才我看见猪过桥了,就那么一根木头搭的桥,多肥的猪,四条腿挪着就过去了。”我说了在河边的见闻。

  舅舅耳朵忽地动了一下,他的耳朵真的是会动的。“三个大人,两个孩子?”他说,“河对岸沟里哪有人家,天又这么晚了,是不是人贩子?”

  商州常发生拐贩妇女儿童的事件,这我在省城已经听说过了,而且省报隔三岔五就有着警察千里迢迢解救被拐卖者的报道,来商州前老婆甚至还说:你小心别让把你也拐卖了去哪家当女婿!我说那好呀,我就带一个妾回来叫你为姐姐!惹得老婆一顿臭骂。现经舅舅这么一说,我也真有些疑心了:那么小的孩子,连话都说不连贯,出门怎么不见孩子的母亲呢?而且那几个大人,形容恶丑,神色又都是慌慌张张的嘛!

  舅舅便站起来系紧皮带,拿了枪要去看看。舅舅如此的敏感和激动,使我也紧张起来,但我猜想,舅舅一定是为撞车孩子的受伤事一直内疚着,而如果真的有人贩小孩,他能去解救就多少可以心理平衡了。我们乘夜色赶到河边,上了桥,但桥面上少了一截木头,我说了那老者的行为,舅舅更怀疑老者是故意弄翻了一截木头,成心不让我过去的。他刚说完,突然张嘴吐了一口,说怎么胃里难受?我批评不该直接吮吸蛇血的,舅舅却摆了摆手,说:“怕是有了事了!”跳下水凫着过去了。我突然想到了舅舅说过老道士捡到金香玉时呕吐了的,但老道士呕吐避开了一场灾难,舅舅却淌过河去了,还不迭声地催烂头也快过河去,烂头却在埋怨我:“真要是人贩子,你的罪过就大了,是你亲自把孩子背过去的?!”我说:“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是人贩子?”

  两个斗嘴儿,对岸河滩上就砰地响了一枪。

  “怎么啦,怎么啦?”烂头在叫喊着。

  月光下,一只狼在奔跑着,突然前蹄跌闪,在空中陡然翻了个跟头,摔在沙滩上不动了。狼,哪儿的狼?我和烂头从桥上跳下去,烂头很快地凫过河了,我却被河水冲倒了,河中的石头绊了一下,倒在水中,一时慌手慌脚,又顺水漂去三丈远,喝了几口水,才勉强爬起来,湿淋淋地爬上了岸。

  “不要开枪!”我大声制止着,“舅舅,甭开枪!”又是一声枪响,有狼的嗥叫声。

  “孩子在那棵柳树下,快去救孩子!”舅舅在急促地说。

  我和烂头往远处的一棵柳树下跑,烂头边跑边训斥我:“狼在吃孩子哩能不开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