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下这个词越来越没了意思,太阳真的是一滴水里的太阳,一叶就是秋。)

  我和马先生说着说着,小楼上的电是来了,我们就停止了说电,但我的心底却蓦地泛了一阵惊悸,今夜的断电是我明白镇子上的线路发生了障故,而如果这个世界突然地没了电,彻底地没有了,怎么办?我看着马先生,又生了怀疑,坐在对面凳子上的他,是房东邻居的儿子吗,机器人呢还是克隆人和精怪?!“马先生,”我说,我一时竟没了词,“我该说什么呢?”

  马先生看着我,他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吃油糕喽!”烂头不知什么时候去了街上的小药铺里买“芬必得”,回来捎了几块热炸的油糕。马先生连声道谢,但他没有吃油糕,便起身告辞回家去了。我吃了油糕,却在包油糕的州城报纸上读到了两则消息:一则是北街口开了一家最大的涮蛇馆,店名:过山风。四人席一顿用蛇十六条者,优惠价一仟捌佰捌拾捌元,六人席一顿用蛇二十六条者,优惠价贰仟捌佰捌拾捌元。另一则却是商州熊猫繁殖基地解散,一批专家下岗在家待业。不禁叹喟良久。又赶忙将报纸揉成一团从小楼窗中抛掉,没想在街上游逛的富贵发现了抛物,又将它叼了回来,我骂了一句:狗东西不识字!却不见了翠花。翠花在白天里总往砖饰了二饼的二狗子家门前叫,是不是二狗子家也有了什么猫?烂头说,它怎么就知道了那家有猫?我说它和你一个样,前世怕都是嫖客吧,烂头发了一声狠,下楼去了。我和舅舅商量晚上去不去牛肉店门前的土台等候狼,屋外又有了大声的吵闹,我们都以为是烂头和什么人吵架了,忙从楼上下来,老头靠在堂屋的框上一边吸烟一边往街面上看,问外边怎么啦,他说:又撞车了。又撞车了,这鬼地方怎么如此容易出交通事故?!这次出事故的地点在坡街的下边,而惊奇的是被撞了车的又是白天的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的父亲仍是扯着一个司机问公了呀还是私了?可怕的是这次小女孩被撞伤了一条腿。舅舅抱了孩子到近处的一家店门口借了灯光包扎,一解孩子的衣服,身上竟伤痕累累,就问:“这么多伤,是谁打了你?”孩子说:“车撞的。”舅舅说:“都是车撞的,你怎么老被车撞?!”司机和孩子的父亲却争吵得更厉害了,司机认为一个子儿都不给的,灯光里他瞧见了孩子的父亲把孩子推了过来,这明明是讹钱!那男人说:你见过有父母将自己的孩子推着去撞车吗?司机却指着那男人说你就是这样的父亲!两人越吵越凶,几乎要动手。我忽然记起了下午似乎看到的一幕,我也被这样的父亲震惊了,舅舅还在问小女孩:是不是这样?小女孩哇哇大哭。

  舅舅一下子疯了一般扑过去,揪住了那男人的头发,吼叫:“你拿孩子讹钱?!”

  男人说:“马槽里哪儿伸出你这个驴嘴?”

  出言不逊,这男人欠揍了,果然砰地一拳,我感觉里那男人的脑袋裂了,榔头般的拳头隐在裂口里拔不出来,后来男人向后仰,后仰,仰八叉地倒在了地上。

  我忙过去抱住了舅舅,烂头也跑来了,我们俩好不容易把舅舅拉回屋里,舅舅还在大声叫骂那男人不是人,是狼,狼变的,“你瞧瞧,他那三白眼,他不是狼变是啥变的?子明,子明,你为狼拍照哩,你去把他的嘴脸拍下来!”可是,我出去真的给那男人拍照的时候,他还躺在地上,但他没有死,一脚踢飞了我的相机,我的相机掉在地上摔坏了。

  相机是我工作的工具,虽然我出来是带着两个相机的,但拍照工作还刚刚开始,如果以后再坏了一只怎么办,所以,趁还在镇上必须得修好这只机子。我跑遍了镇子,镇子上竟没一家修理相机的铺店。房东的儿媳请来个叫“十三能”的人,能修自行车能钉锅,也能在木头火里熔了银毫子打制戒指,他打开了相机盖把零件拆下来却怎么也组装不起来。“我陪你去寻我师傅吧,”他只好说。师傅家在刘公镇,十五里地,“十三能”骑了自行车带我,也就用不着富贵厮跟,舅舅却把他戴着媚金香玉挂在我的脖子上,叮咛黑夜出门,要多生个心。舅舅显然对“十三能”有疑心,但“十三能”长得虽贼眉鼠眼,其实人还厚道。

  一路上他都在骂那个扔孩子撞车的男人,“你瞧着吧,他不得好死!”他说那男的姓郭,先是在县城东大桥收费站里当了一年临时工,与警察打交道多了他便以为他也是警察,回家来在镇子路口也设卡收取过境费,被乡政府取缔了,就也做香火生意,但他生意做得不好,做得不好慢慢做就是了,但他是那种得不到就破坏的人,夜里担了粪尿倒在别人家摊晾的柏朵里,如今又想出这点子,在公路上扔孩子撞车讹钱。孩子也命苦,是他抱养来的,估计被扔撞过十多次了,每次讹得二百元或五百元,去年冬天断过一次腿,那次讹到了一千五百元。我问出了这种事镇上也没人管管?“怎么管呀,他扔撞的是他家的孩子,”“十三能”说,“你们来教训了他,能打断他一条腿就好了!”赶到了刘公镇,不巧的是“十三能”的师傅偏偏去了丈人家,又用掉了数个小时寻到他丈人家,待将相机修好,差不多已是第二天的清早。当我们终于返回了镇上,舅舅和烂头却正在那棵很奇怪的树上剥一只狼,狼皮剥下了一半。

  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着剖狼!时间是四月二十三日,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树的上空低低地凝集了一疙瘩云。狼是白色的,皮毛几乎很纯净,像我数年前在省城的一家皮货店里见过的银狐的颜色。它被吊在树杈上,大尾巴一直挨着了地面。狼头的原貌已无法看到,因为狼皮是从头部往下剥的,已剥到了前腿根,剥开的部位没有流血,肉红纠纠的,两个眼珠吊垂着,而牙齿错落锋利,样子十分可怕。

  围着树拥了一大堆人,有个妇女牵着孩子往跟前挤,对着烂头说:“他叔,他叔猬娃把你叫叔哩!”妇女长得银盆大脸,烂头说:“我比你大哩,该叫伯吧。”妇女说:“他伯,待会儿割下狼奶,给娃娃嘴上蹭蹭,娃娃流口水哩!”那孩子果然嘴角发红,流着涎水,前胸也湿着一片。烂头说:“好的,好的,”却走来把一直蹲在地上的一个人提起来,踢着那人脚,让往跟前站。站起来的就是扔撞孩子的姓郭的。舅舅的双腿是分叉站着,一身的猎装,口里叼着一把刀,一手扯着狼皮,一手伸进皮与肉间来回捅了几下,然后,猛地一扯,嚓嚓嚓一阵响,狼皮通过了前腿一直剥到了后腿上。接着,刀尖划开了狼的肚腹,竟是白花花的一道缝,咕咕喽喽涌出一堆内脏来,热腾腾腥臭味熏得看热闹的人呀地往后退了一步,舅舅便极快地从狼腔里摘下一块油塞进口里吱溜一声咽了,而同时烂头趁机割下狼的xx头冷不妨地在那一个妇女的嘴上蹭了几下,妇女惊笑着说:“错了错了,是娃娃流口水哩!”

  烂头又将狼xx头在孩子的嘴上蹭,一边说:“给你蹭了,再生下娃娃就都不流口水了!”众人哧哧笑。我没有笑,看舅舅的脸,舅舅脸黑得像包公,我就往天上看那疙瘩云,疙瘩云的影子罩着树,也罩住了我们。烂头没有注意到我已经回来,我是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但舅舅是肯定看见了我,他在极快地咽下狼油的当儿,眼睛的余光是扫着我,虽没扭过头来,后脖子明显地僵了一下,又不顾一切地往外掏狼的内脏。舅舅假装没有看到我,我也一时尴尬不知场面如何应付。罩在我们身上的阴影蓦地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灿烂,我看看天,疙瘩云没有了,而几乎同一刻里听见了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五百米远的一户人家有人跑出来锐叫:“生了生了,是个长牛牛的!”许多人跑了过去,舅舅也扭头看看,一用力,牙把刀咬得咯咯响,双手就从狼肚里掏心掏肝,掏出一件了,歪过头来用半个嘴问那姓郭的男人一句。

  “叫什么名字?”

  “郭财。”“大声说!”“郭财。”“郭财你睁眼看着,这是什么?”

  “狼心。”“这是什么?”

  “狼肺。”“这是什么?”

  “狼小肠。”“郭财郭财你听着!”“听着。”“你要再敢把娃扔撞车,我就把你的肠子拉出来,一节一节撕!”郭财的头上冒着汗,飞来的苍蝇落在他的脸上,他不敢动,苍蝇也不飞,像是一脸的黑豆麻子。舅舅呼地把那张狼皮从狼后腿处捋了下来,一下子披在了郭财的身上,一脚又把他踢倒在了地上。郭财爬起就跑,跑出一百多米了,回过头来,骂道:“你是傅山,我认识了你,你是能捕狼,可政府颁布了禁杀狼的布告了,你在这儿公开杀狼,我要告你的!”郭财竟会这样,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舅舅也肯定没想到,听他这么一喊,舅舅先怔了一下,呼地从烂头的手里抓过了猎枪,叭地一声就放响了,子弹并没有朝着郭财打,而是朝空打下了一股树枝,咆哮道:“老子是杀了狼又怎么着?老子还要枪毙了你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