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是我采访生涯中最为沮丧的一次,然而,我却在那里奇迹般地与我那舅舅相遇了。)

  我赶到了基地,施德主任和他的一帮科技专家对那只名字叫后的大熊猫进行了许多激素检测、数据分析和产前行为状态的观察,认定产期就在二至三天之内。我瞧着已经绝食六天了的后,一只笨拙而衰弱不堪的家伙,想,怎么取这么一个名字呢?我不了解国内别的保护和繁殖基地里有没有叫皇的大熊猫,但这只后实在是太难看了。施德介绍说,世界上最孤独的动物应该就是大熊猫,它们几乎都单独生活,性欲近乎没有,在短暂的发情期一定要遇见配偶,遇见了配偶并不一定就发生交配,因为它们交配表现出的不是一种欢悦而是万分痛苦,即便交配了能否怀孕也微乎其微,即便怀孕了,一百多公斤的大熊猫母亲产下的婴儿仅十克左右,存活率也只是百分之十。我听了大为震惊,首先想到了狼,接着就想到了人,人类有一天会不会也沦落到这种境地呢?我是读过一份研究资料的,其中讲到,人类已开始退化,现在的一个正常的男人排精量比起五十年前一个正常男人的排精量少了五分之一,稀释度也降低了百分之二十。初读时我只是嘿嘿笑了几下就完全淡忘了,在大熊猫保护和繁殖基地里,我却真真切切地感到了一种恐惧,也使我更看重了记录大熊猫生产状况的意义。我加入了施德他们的小组,忙碌起后的产事,果然在第三天,后开始产仔了,我详细地记录了它的生产过程。

  九点五分。后破了羊水。后显得疼痛难堪,在产房内不停地走动,间或就躺在地上。它翻了一个滚,又翻了一个滚。后腰撅起,屁股是发肿的。

  九点十分。后呈坐姿,开始呻吟,眼角淌着黄的泪水。前掌又撑地了,将头埋下,再是蜷成一团,口那么张着,一下一下舔溢流在阴部上及周围的羊水。

  九点二十分。后抬起头了,声音更加凄凉。接着仰身躺下,呼吸变得急促,呻吟没有了,只是喘气,眼睛无力地看着我。

  九点三十分。后全身抵住了墙壁,发生了一连串特殊声响。我看看施德,施德也摇摇头,把手中的一节竹棍捏断了。可能是痛苦不堪忍受,后一咕噜翻身站起,却又倒下去,再爬起来靠着墙站着,一双后腿在颤抖不已。

  九点四十分。后倒卧在地,头埋在腹下。

  九点五十分。身子向内侧蜷曲,呈半月状,腹部剧烈煽动,我们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我悄声对施德说:能不能剖腹产?施德说:胎儿太小,破腹时哪怕是一点挤压,胎儿都有生命危险,且动了手术,大熊猫难于与人配合护理伤口,四川的一个基地就发生过伤口不愈合而导致大熊猫死亡的事件。

  十点二分。后又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走到了门旁,呈坐姿,五官扭曲,埋下头又舔溢在阴部的羊水。

  十点五分。大口喘气。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唤。施德立即叮咛:注意,要生产了!可后又伏在了地上哼哼,哭啼如孩子。

  十点十分。前爪死死抓住铁栏,一个劲地呻吟。施德讲,大熊猫产仔无规律可言,最短时有七十天,长时可达一百八十天,他们已经两个月监视着后,产房里二十四小时值班,进入临产期就一直在这里伺候着。

  十点二十五分。后还是呻吟,挣扎。

  十点二十九分。后开始使劲。但大力气地呻吟、挣扎、使劲了,竟还没有生出来。大家紧张得满头大汗,一直蹲在门口的姓黄的专家有些虚脱,坐在了地上,脸色蜡黄。

  十点三十八分。施德端着葡萄糖液体和ATP能量合剂喂后。后努力而艰难地吃着。

  十点五十分。后呈卧趴姿势,头部斜抵在地上。如果难产时间过长的话,胎儿在子宫里受挤后就有生命危险。施德和那姓黄的叽咕了几句,遂决定:打催产素!十点五十五分,打催产素,黄专家持针注射,动手轻快,后没有被惊扰。

  十一点十三分。后头部抵着铁栏杆,即又焦躁不安地抵着墙壁。

  十一点三十分。呵,令人振奋的时刻到来了,后站在那里,两条后腿向里一蹬,用力!用力!再用力!一个小东西出现在阴部,但又缩了回去。施德脸一下子土色,双手握拳叭叭地响。

  十一点三十三分。后再次将头抵在地上,又是后腿向里蹬,用力呵,用力,对,再用一把力!噗地一声,一个稚嫩的生命终于出世,幼仔滑落在地。他确实太小了,一只老鼠那么大。后迅速转过身来,用嘴巴衔起仔儿,朝着我们紧走了几步,却一下子趴在地上。

  大熊猫仔的出世并没有像人出生时的一派啼哭,我看见的是它掀动了鼻翼,有一种笑的模样,这种笑使我诧异,还未解开迷惑,大熊猫就死了,紧接着大熊猫仔也死去了,它的笑原来是一种嘲弄,要证明它的出世是来催促大熊猫之死的。事情发展得相当突然,犹如夜晚里的一道闪电,强烈地照亮了一切,但随之黑夜更加黑暗。

  大熊猫死了,留下来的是一群研究大熊猫的专家。

  基地里悲凉一片。我散落了那一沓记录着生产过程的稿纸,提着照相机站在屋檐下,偌大的院子陡然间旋转开来,像推动着的大的磨盘。大熊猫黑白两色的躯体僵硬在产房的门槛上。天空上开始有了一团铅色的云,我疑心大熊猫的灵魂已经飘走了。厨房里蒸出来的馒头放在案上冒着热气,最后变凉,只有那只叫富贵的细狗叼着一根骨头在院中跑动,肆无忌惮地把一条后腿搭在树上撒尿。施德由一位光着头的猎人陪着,猎人后来去了山民家背来了许多熟洋芋,在石臼里捣粑粑,木槌沉重而迟缓。姓黄的专家穿着宽大的衣服,身子突然瘦得那般单薄,竟唱了什么曲子,一边唱一边来回小跑,像是乡间奠祭的冥器中的纸人。

  女愁逛,男愁唱,我担心他要疯了,他果然就疯了,仰天地笑,笑,笑着笑着嚎啕大哭,和前来看热闹的九户山民发生了殴斗,甚至将刚刚剥杀的大熊猫皮裹着自己的裸体,使黑而青的生殖器垂吊在了外边。跟随着黄专家的是他的同志,他们搂抱着他,但搂抱不住,就不停地用一块破布去遮盖他的生殖器,说:死了就死了,不是有了克隆了吗,还可以克隆嘛,你还可以继续是你的专家嘛!黄专家是施德的助手,数十天伺候大熊猫,熬得眼圈发黑,我曾戏谑他:再伺候下去,你也就成了大熊猫了!他说他哪里有大熊猫贵气,他娘生他的时候是生在磨道里的,拉磨的驴粪沾了他一身。“大熊猫生产这么艰难,我真恨不得去替了它!”施德介绍,黄专家现在的职称还是个副研究员,他这次一直参与大熊猫的受孕、生育整个过程,就是满怀希望地要以这次成果申报研究员职称的。现在他疯了,大家将黄专家压倒在地上解下了大熊猫皮,而把他的衣服强行给他穿上。施德就不敢再让黄专家单独居住,让黄专家到他的房间。这样,一直住在施德专家房间的那个猎人搬进了招待所我的房子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