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韩文举对小水那话纳闷,小水却不作解释,他就犯了心思,天黑时从渡口捎话:他晚上不回去吃饭了,要到七老汉家里喝酒。小水一个人,不知道该做什么饭吃着好,想来想去,就懒得在灶上麻烦,啃了一块干馍,早早就睡了。

  睡到半夜,肚子突然疼得厉害,全不是以往的疼法,只觉得阵阵扭动,后背麻痛。趴起来用枕头顶住后腰眼,没想身下就破了红,她立即知道不好了,要提前分娩了。可家里又没人,又是独门独户,一时喊不来接生的,就一把拉开被褥,从针线筐篮里去找剪刀,没有找到,疼痛就将她放翻在土炕的麦草里。又一阵揪心裂肠的剧痛,使她产生了将要死去的恐惧感,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僵硬了,喉咙像被人卡住,气喘不得,挣扎,用尽一切努力地挣扎,她快不行了,头发揪下来一把也不觉疼,脸色乌青,汗如瓢泼,似乎已经看见福运就站在她面前,突然,就嘭的一声,如一盆水泼出,胎液、血浆流下来,同时看见了一个肉乎乎的孩子出现在麦草窝里。她忍受着疼痛,慢慢挪动着身子,从墙上取下了福运当年锻造的又亲自上山砍荆使用过的弯镰,在口里抿了几抿,将脐带割断了。当她用一件破衣裹住了孩子,看清那两条豆芽菜一样细嫩的腿间夹着一个直立的小东西,她叫了一声:“福运,你有儿子啦!”就无力地倒在那里,脸上是笑是汗是泪。

  关在屋中的黄狗,目睹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生人场面,急得在炕下转来转去。当小水躺在那里动也不动的时候,它就大声叫起来,使劲地抓炕沿,又去抓关严了的门。小水就说:“狗子,狗子,不要怕,你又有了主人了!”黄狗还是焦躁不安地大叫。小水就又说:“狗子,你是嫌家里没人吗?你是要去叫伯伯吗?”黄狗不叫了,却又去抓门。小水知道了狗的意思,她爬起来,用血手开了门,就抱住了黄狗说:“伯伯在七老汉家,七老汉,你懂了吗?”狗便箭一般冲出门去了。小水终于鼓足了劲,从灶火口掏了一簸箕灰土撒在炕草上的血水上,就又用一卷破棉套垫在自己身下,静静地昏死似的睡下了。

  韩文举正和七老汉喝完了一壶酒,脑袋沉重,脚下发软,一边责贱七老汉再拿一壶酒来,一边大骂那些当官的坑死了福运,末了就拿自己手打自己耳光,后悔年轻时不该听了学校先生的话用心读书,而没有也去上山打游击。七老汉知道他是醉了,死不肯再拿出酒来,在酒壶里盛了凉水让他喝,他人醉酒味不醉,将壶也摔了。正闹得不可开交,黄狗跑进来,汪汪地只是叫,韩文举猛地酒醒了,叫道:“狗子,你怎么来了?家里有事吗?”

  黄狗汪汪三声,掉头就往出跑。

  韩文举说:“家里一定有事了,狗子是来叫我的!”夺门就走,七老汉也放心不下,一块赶来。

  一进门,韩文举见满炕的血,小水倒在炕头,失声就哭了,捶胸跺足地骂自己:“我那么爱喝酒?!是我害了小水啊!我怎么就不去死呢!”

  七老汉突然在炕边说:“文举,你是疯了?小水到月子了,给你生了孙子了!”

  韩文举扑过来,就到炕上去看:立即满脸泪水地就笑了,对着惊醒过来的小水叫道:“孩子,你怎么不早早告诉伯伯?千不该万不该我这一夜去喝酒!”说着,突然闭口了,且用手捂了口鼻,拉七老汉到了卧房外,说:“老七,你快去叫张家三嫂子来,让她来伺候小水。咱俩都喝了酒,让小水闻到酒味,会闭了孩子奶的!”

  七老汉踉踉跄跄出去了,韩文举就走到门外,用指头在喉咙里抠,抠得恶心,将一肚子酒菜吐得一干二净,回来又用醋水涮了口,就开始和面摊饼,烧开水冲鸡蛋。张家三嫂子是个小脚,七老汉背不动,让张家小子背了来,一边替小水收拾炕,一边重新为孩子擦身,用干净布包裹。说:“小水,你也真是,事先怎不告我一声!你伯伯是外边人,也不懂得这些。你也够胆大的,用弯镰割了脐带?时间不长吧?”

  小水说:“按日子算还不到时候,没想他就出来了!时间倒不长的。”

  二嫂子就说:“多亏生得顺当!我那大儿媳妇生过两个娃娃,都是横的,上了炕折腾了一天一夜,出来的先还是一条腿,可把人能吓死!现在你就放心,我这几日就住在你这儿伺候你,你想吃些什么呢?”

  小水感激得拉紧了老人,说:“婶婶你真好,你是我娘哩。我这阵好生害怕,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生的!”

  韩文举将荷包鸡蛋泡饼子端了来,一眼一眼看着小水吃了,就对七老汉说:“老七,这下就好了,我韩家有了顶门立户的人了!忙了你半夜,你快回去歇下吧。”送七老汉出门,却从柜里取出一瓶酒来说:“把这带上,这是喜酒,这里喝不成,你拿回家去喝吧!”

  三嫂子就笑了,说道:“文举,这月子里你可一口酒也不要沾!明日一早拿一撮线吊在大门环上,免得生人进屋来,冲了孩子,孩子月里会不停地哭哩!”

  韩文举连声称是,也泡了一碗饼子,端给三嫂子吃了。

  第二天,韩文举买了两串鞭炮,一串在家门前放了,一串在山顶上福运的坟头放了。村人都来到门前,三嫂子却将男人们赶走,只让女人家进去看孩子。孩子长得酷似福运,但都不敢说,只道:“多像小水,将来怕比小水还俊哩!”

  小水却将伯伯叫到炕边,说:“伯伯,你今日一定到镇子上去,给大空打个电话为我请假,再给金狗打个电话,让他能回来的话回来一趟。”

  韩文举照此办理。金狗和大空接到电话,几乎同时想将喜讯告诉给对方,结果在街头相遇,喜欢得就进了一家酒店,要了一碟鸡肉块,两壶酒,喝个大山倾倒。商量的结果是,过上几天,两人买上重礼回去,给福运的儿子过“看十天”。第八天里,雷大空坐了公司的小车,和金狗满寨城跑着买东西,先是童衣童裤,再是童鞋童帽,又是童毡披风。买了穿的再买吃的:奶粉十包,橘子汁五瓶,白糖十斤,红糖十斤。最后又买了大人小孩的用具:小水一身衣服,小孩奶瓶奶嘴,小水包头的丝绒巾,小孩的防淹的滑石粉。乱七八糟,五花八门,塞了几大包,两人坐小车到了两岔镇。

  乡政府的大院突然开进一辆小车,慌得田中正跑出来迎接,却见下来的是金狗和雷大空,当下就瓷在那里。雷大空偏叫道:“田乡长好啊!”

  田中正只好说:“好,好,你们回来啦!到房子喝茶吗?”

  大空说:“不啦,我们回村里去。车放在你这儿丢不了吧?”

  田中正说:“没事的。”

  大空便和金狗提了大小皮包往仙游川去。

  消息已有人飞报到渡口,韩文举早早将船撑过来,见面就嚷道:“啊,仙游川是出官的地方,田家、巩家的官人回来,坐的是黄吉普,你们倒坐的是两头尖的卧车,真是衣锦还乡了!”

  上了船,雷大空突然叫苦起来,说:“怎么忘了给伯伯买一件贺礼?”

  韩文举说:“你们给孩子和小水买了这么多,给我买做什么的呀?”

  大空说:“你是当了爷爷嘛!”

  说得韩文举高兴起来,直发感慨:“人到底还是要到外边去干事,大空在家时那个窝囊劲,如今事干大了,理也懂得多了!”

  金狗就说:“腰内有了钱,说话也口大气粗嘛!”倒使大空脸面发红,不好意思起来。

  整整花费了半晌时间,金狗、大空、小水、韩文举坐在炕上给福运的儿子起名字,韩文举主张叫些并不好听的名,这样以反求正,对孩子更吉利,譬如“猪娃”、“丑蛋”、“锁锁”、“疙瘩”。雷大空则坚持起城里人的名字,要么叫一个单字名,要么就除过姓外,叫三个字、四个字的名,说州城里现有个时兴,孩子名学外国人,都将父母姓一起,再起两个字名,福运姓张,小水姓韩,就譬如叫:“张韩大山”,“张韩抗田巩”,连针对田家、巩家的意思都有了。小水征求金狗的意见,金狗说:“那都不好,依我看,起一个小名叫‘丑蛋’,村里人叫着顺口,越是叫丑越不丑。再提个大名,将来上学时报名用,一时想不起来,咱拿个字典,翻两次,每一次翻到哪一页,第一个字就为准!”大家都说:“金狗真是文人,主意都文绉绉的,将来孩子长大了,让金狗带着去寨城上学。”字典翻起来,说来真妙,第一次翻到“鸿”字,第二次翻到“鹏”,都是志在千里的飞行之物,大吉大利。福运当年是招入韩家门的,这孩子自然姓韩,韩鸿鹏,这名字就在村里传开了。孩子有了名字,四人就商议“看十天”的事,小水说:“你们的心思我全领了,我想福运要是地下有灵,他也不亏和你们好过一场,也能瞑目了。可话说回来,福运毕竟死了,家里也没操持的人,你们又是大忙人,这‘看十天’也就罢了去,难道过‘看十天’孩子就一定长得好,不过‘看十天’就不好吗?”金狗说: “正是福运不在,我们才要热热闹闹‘看十天’,也是争一口气的。操持的事你们都不要管,韩伯你到时候只要招呼客人就行,一切东西由我和大空张罗,你今日就去通知众亲广戚,村巷四邻,能来多少人就来多少人!”金狗和大空执意,韩文举也没说的,当下责任分明,各行其事。

  “看十天”这天,来客果然不少,小水的亲戚不多,但她的同学,金狗的同学、战友,大空的三朋四友,一溜一串地陆续来了。来者都必携重礼:一笼涂大红大绿的面鱼,一截布料,或者是一斗小麦的褡裢,一身童装。来了就在门前放鞭炮,和出门迎接的韩文举拱手寒暄,道一串吉祥言辞,然后就在炕上看韩鸿鹏。小水已经能下炕了,穿了金狗和大空买来的新衣,头上扎了丝绒巾,脸虽浮肿,却白净净得光洁,看着柜台上越垒越高的面鱼、蒸馍、布料、童衣,说不尽的感激话。到了吃饭时间,席面安了十张桌子,临时搭成的灶棚里,三

  个厨师忙得乌烟瘴气,凉菜摆了,按大小辈入席,韩文举就挨桌敬酒。敬一杯酒,被敬者就要和敬者对碰一杯,韩文举几乎在十个席上喝下了五十多杯,人便兴奋之极,话如溢出一般,竟从三皇五帝说起,直说到州河的流长,巫岭的峰高,说到当今政府的政策,说到仙游川几十年来的历史。他一开口,就有人故意引逗,不时引起哄堂大笑,酒却喝得慢了。韩文举就道:“说话不误喝酒呀!今日大伙来,我韩文举实在高兴,我韩家是寒门,我也是念过书的人,可惜那时不去打游击,落得一辈子撑了船。撑船是下贱事,可古人讲:桥头渡口,气死霸王留侯。我今年七十多了,在座的差不多都年轻,我看了看,有一半的人是坐我的船迎进来的媳妇,没有哪一个没成百上千次坐我的船!咱们仙游川是出官的地方,官都出在田家、巩家,人家是大门大户,有钱有势,可大家今日能赏脸到我韩家来,这是大家‘凑红’我,我韩文举今生今世就这一次高兴!大家都喝呀,别的没有,水酒要喝的呀!”

  金狗见韩文举话说得太多,过来附耳说:“伯伯,你喝得是多了,咱们开始上热菜吃饭吧!”

  韩文举突然冷静下来,说:“好的,好的,上热莱吃饭!”他拍着脑袋进了卧房。

  小水说:“伯伯,你话好多,大家都笑你哩!”

  韩文举说:“我是喝得多了点,我心里高兴啊!小水,伯伯刚才说话在辙里吧?”

  小水说:“伯伯醉了说的全是在理!”

  韩文举说:“你伯伯别的不如人,说话倒不服人的,他田中正还讲究是书记,噢,他不是书记,是乡长,他说话像屙话一样艰难!”说罢,竟伏在柜盖上睡着了。

  院子里,金狗和大空端菜端饭,有人就问金狗:“金狗,酒是喝够了,菜有几道,有肉吗?”金狗说:“十二道菜,你消停来吃,两道红烧肉,吃饱了三天也不饥了!”众人就笑说:“你们两个操办得不错嘛!金狗,什么时候吃你的喜酒喜肉呀?”金狗脸红了,一时噎住。小水抱了孩子出来说:“金狗叔,你明年春上办喜事吗,到时候,来辆大吊子车把我们拉到白石寨大饭店去吃吧!”众人就问金狗:“啊,金狗已经找下对象了,是城里人吗?人家恐怕到时候不理睬咱乡下人喽!” 雷大空就接话道:“漂亮得很哩,走是走相,坐是坐相!”有人又问:“有田英英好看?”大空就说:“人家是一枝花,英英是豆腐渣!”

  小水突然记起了什么,拉金狗到卧房里,说:“坏了,坏了,把一件大事耽搁了!”

  金狗倒吓了一跳,忙问:“把什么事坏了?”

  小水说:“今日是十三?”

  金狗说:“是十三。”

  小水说:“这是你的生日呀!我说好要张罗给你过‘三十六’的,谁知道这孩子就偏偏生下来了!”

  金狗哈哈地笑起来说:“过生日还不是图个热闹吉利吗?今日多热闹!给鸿鹏‘过十天’,这么大的喜事,也算是给我把生日过了!”

  小水想了想,也觉得是,只是遗憾那件绣好的兜肚儿没拿回来及时穿上,当下便从柜盖上取了一块客人送鸿鹏的红绸布撕成条儿,让金狗搓红绳系在裤带上。金狗不,她窝了一眼,出来竟把卧房门掩了。

  金狗只好尊命搓绳儿系上。

  饭菜吃罢,客人又坐着说了一席话,便道“时候不早了”,起身回去。韩文举酒醒过来,就去渡口撑船送过河的人。金狗和大空收拾了残汤剩饭,就安排厨师入桌吃饭,自己也端了碗。正吃着,渡口上有人喊:“雷经理!”大空出去看了,说是公司来人,丢了碗就去了渡口。小水和金狗全不知道有了什么事,等大空回来问时,大空说:“公司来人让我赶快回去的。”

  小水说:“啥紧事,跑这么远来叫你?”

  大空说:“是州城一家单位来要账的,先是要为他们买一批彩电的,但货没有买到,他们生了气,货也不要了,硬逼着要原款。”

  小水就急了,说:“这影响可不好,坏咱公司的声誉哩!”

  大空说:“没事的!金狗哥,把酒拿来,让我喝喝。天大的事,也得吃饱了肚子再说!”就三下两下扒了一碗饭,半壶酒。然后说:“金狗哥,你再呆几天,我先走啦。小水你好好保养,出了月子,再说上班的事,我这回去,就给你寻个抱娃娃的,到时候有人经管娃娃,就不拖累了。”

  走出门了,又对金狗说:“过两天我让小车来接你吗?”

  金狗说:“不用了,我坐船去!”

  大空就风风火火跑去,沿途又不停地与谁家媳妇说什么趣话,惹得那媳妇捡了土坷垃打他。

  小水说:“大空这人风风火火的,心底倒善哩!”

  金狗说:“人当然是好人……”却不再说下去了。对于大空,没有人再比他金狗更了解的了,他知道这个人所做的一切,也更清楚这个人将来会有个什么落脚,可社会就是这样的社会,大空又不能完全听从他的,他金狗还能再说什么呢?金狗看着远去的大空,他点着了一支烟吸,狠命地吸了一阵,就鼻里口里三股地喷出来。

  小水是不了解这些的,她突然说:“也把人忙糊涂了,忘了问他那批松树种子运走了没有?”

  金狗说:“那全运走了,山西来了六辆卡车,我们回来的头一天就拉走了。大空说,这宗生意,公司就赚了七万六千元。”

  小水说:“这就好了。金狗叔,有一句话我一直想给你说,我在公司干了这一段时间,大空他们做什么生意,我多少也知道了些。他们差不多是空里来雾里去从中赚钱,刚才来人说州城那个单位来要原款,类似这样的事不少哩。这次贩松树种子,倒是实货,也是对绿化办了件好事。可这毕竟是少数,你还要多开导开导他,要多务实为好。”

  两人说说话,直等到韩文举从渡口上回来,金狗才回不静岗家里去。

  过了两天,金狗想回白石寨了,来到小水家告别。韩文举没有在,金狗说了许多话后,突然脸憋得通红,叫了一声:“小水!”

  小水正抱着鸿鹏喂奶,听得金狗叫她一声,她明明就坐在他的对面,且又说了这么一阵话,他这么叫着,又叫得声调异样,便抬起头来看金狗。金狗叫过一声,却窘得难受了,不再说什么,用手去捏地上的一只蚂蚁,但没有捏住,他说:“我想回记者站去了。”

  小水说:“你急什么呀?你那工作是没紧没慢的,明日走吧。”

  金狗就看着小水,嘴又张了几张,但还没有说出什么来。

  小水就说:“金狗叔,你是有啥事的?”

  金狗赶忙说:“没事,小水,我只来给你说一声,我得回白石寨了。”就已经站起来,抬脚要走。

  门外韩文举哼哼着什么花鼓曲子走进来,小水叫道:“伯伯,金狗叔说他要回白石寨去呀!”

  韩文举说:“金狗你急什么!为给鸿鹏‘过十天’,够你劳累了,我还没好好谢你,你就要走了?走不成的,我为啥从渡口回来,就害怕你走了,我让七老汉替我管着船,才要去你家叫你来喝酒的!来,咱俩今日好好喝一场,酒是现酒,菜是现菜,咱在厨房里喝吧,不要叫小水和鸿鹏闻见酒气了!”

  金狗拗不过,就取消了回白石寨的打算,同韩文举在厨房喝将起来。但这一场酒,韩文举话说得有十分之九,金狗只说了十分之一,他只是闷着头喝,喝得眼也直了,脸皮也僵了,偶尔笑笑,那笑就长久地硬在眉尖和嘴角。后来就摇摇晃晃站起来,说是不行了,要回家去。韩文举就说:“你小子今日里怎么啦,你喝闷酒,当然要醉的!小水,不要让他回去,醉成这个样子,矮子画匠又该骂我不是了,你扶他到我炕上睡一会儿吧!”

  金狗说:“我不睡,让我在这儿坐一会儿,睡到上房去,鸿鹏会闻见酒气的!”

  韩文举便从上房里拿来一个躺椅,扶金狗在上边躺了,小水也抱了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金狗就呼呼入睡了。

  小水就怨伯伯:“你不该把他灌成这样,醉一次伤一次身子的!”

  韩文举说:“今日喝得不多呀!不要紧的,睡上一觉就好了。我到渡口上去,你招呼着别让他从躺椅上跌下来,等他醒了,烧些浆水汤给他喝喝。”

  韩文举走了以后,小水哄鸿鹏睡下,就去厨房烧浆水汤。烧好,金狗还没有醒,她就将一条毛巾浸湿了敷在金狗的额头,直觉得金狗今日奇怪:说话吞吞吐吐的,喝酒又喝闷酒,竟醉得这么沉重,金狗是有什么心事吗?

  当她将毛巾又去浸了水再敷时,金狗眼睁开了。赶忙要坐起来。小水说:“金狗叔,你醒了,你醉得好死!”

  金狗说:“我没醉的。”一歪头,却啊地发呕想吐。

  小水说:“还说没醉!想吐,你就吐,吐了肚里就好受了。”

  金狗真的又啊啊了一阵,但是吐不出来,眼睛就又痴痴地看着小水。

  小水说:“你今日一定心里有事!”

  金狗说:“我没事的。”

  小水说:“你还哄我,你有什么事真的不给我说吗?”

  金狗就努力地睁了眼,说:“小水,那我就对你说,你坐过来,我给你说。”

  小水刚一走过来,金狗却把她的手抓住了,说:“小水,我想和你结婚!”说完了,就大口喘气,眼光直盯着小水。

  小水没想到他说出这话,当下就愣了,待到金狗又使劲地抓她的手,她叫了一声便狠劲把手拔脱了,急而短促地说:“金狗叔,你醉了,你醉了!”

  金狗就站起来,但立即又倒下去,坐在了地上,说:“我没有醉,我没有醉,我要和你结婚,真的我要和你结婚,我没有醉,我再喝也不会醉的!”

  小水突然浑身颤酥起来,说道:“金狗叔,你怎么能说这话?!你说这话是让我心碎吗?你不要说醉话了,我不听你这醉话!”就从厨房跑出去,在院子里说着 “天神!天神”,跌了一跤,爬起来回到上房去,连上房门也关了。

  金狗哇哇地就吐起来,他把酒吐出来了,把菜吐出来了,还觉得要吐,就吐清水,吐唾沫,似乎连肠子也要节节吐出来。吐过了,有几分清醒,但却有了几分沮丧,失神地看着小水关上的上房门,门环在晃动着。他一下子感到后悔,感到羞愧,无地自容!他不明白这酒是怎样的一种魔力,使他说出了他清醒时想说不敢说的话!他爱小水,敬小水,心中早打算好了要与小水结合,但他害怕小水误会自己是恩赐,是怜悯,而伤了她的自尊心,小水毕竟不是过去的小水啊!现在,酒使他冲动,使他轻浮,使他莽撞行事,果然小水痛斥了他,生

  分了他!他还能再去解释什么呢?

  金狗扶着墙走出来,上房门还在关着,鸿鹏在炕上哇哇地叫着。他说:“小水,我是不该说这话的,是我伤害了你!你恨我吧,骂我吧!我金狗怎么成了这样?”

  蹲在院子里的黄狗,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体,它一声也不叫,默默地看着金狗。金狗在摇着头说:“我是不配的,是不配的,这真是天意在惩罚我。”说完,满面羞耻地走了。

  小水一直是附在上房门缝看着金狗的,看见他脚步蹒跚地走下场院前的斜地去了,就将门打开,她极力喊了一下:“金狗!”但喊出的声音连她自己也听不见,就全身抽了骨头一样软下去,趴在门槛上呜呜地哭起来了。

  自此,在一个月里,金狗回来了三次,每次都给小水母子买了许多吃喝、衣物,但却绝口未提到要求结婚的事。小水热情地招呼金狗,金狗一走,少不了却要痛哭一场。满月之后,雷大空回来了,将小水母子接到公司,果然他已为小水寻找下一个经管孩子的人家,小水就算又正式上班了。韩文举放心不下,专程来白石寨看过一次,见小水母子白白胖胖,就好言好语给大空说了一堆返身又回了仙游川。这样,日月流逝,到了春节,雷大空留小水不要回老家,就在白石寨过年,又去将韩文举接了来。初一、初二,金狗回家去与老爹团圆,初三也赶到公司,大小五人聚在小水的宿舍里喝酒。韩文举又喝得多了,说:“人生光景真是几分过呀!想当初这房子是铁匠铺,充其量,每日赚得一元两元,如今还是这房子,办了公司,银子水就往进流哩!我这小水,说是苦命,也是福命,亏了你们二位,我要是死也能死下了,将来鸿鹏长大,就让他好好报答你们了!”

  提起这房子,不免触动了金狗和小水的痛处,想起当初的情景,就都不言语了。大空了解他们的心思,当下说:“铁匠外爷在世的时候,我也不少在这里吃喝,是他老人家荫福,这公司才有了今日,咱们今日在这喝酒,也该给他上天之灵祭祭酒才是!”说罢,四人就面南跪下,小水抱了孩子,将一碗水酒慢慢倒在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