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金狗回了一次老家。

  爹显得很老了,又添了咳嗽病,啰啰嗦嗦诉说金狗的婚事,说:“金狗,你难道要打一辈子光棍吗?我身子一日不济一日,甭说无人照顾我,可我怎么能闭了眼睛去见你娘呢?不静岗,仙游川,就是两岔乡四村八庄的,哪里还有你这么大的人没有个媳妇?!你不要人家英英了,人家英英跟了一个军官,娃娃都怀上几个月了,前天我在渡口上见了,人家扭着身子偏高声夸她的男人,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呀,金狗!”金狗闷不作声,末了还是一句话:“这事爹不要管!”爹就少不得又骂一顿,流几滴涩酸的眼泪。金狗给爹说不清,天黄昏时就到渡口上去。

  韩文举正在船头剖一条鱼,四只五只鹭鸶就在头顶上盘旋,大胆地从他的手里抓去鱼肠。舱门口倚着不静岗寺里的和尚,头更光了,亮亮的如镀一层蜡。韩文举声明今日不讲佛禅,说和尚论理不过就满口“般若”、“菩提”,谁晓得口里念什么鬼经。和尚只是嗬嗬直笑,果然心身到了凡尘,竟说出更粗更野的话,使韩文举也望尘莫及!后来两人就斗起花嘴,互相以抽烟和不抽烟为理由赌咒对方。韩文举说:“不吃烟不喝酒,活着不如一只狗!什么不抽烟?兔不抽烟,兔嘴是三角豁豁嘛,叼不住烟袋嘛!鳖不抽烟,鳖盖大,抽了烟呛眼睛嘛!驴不抽烟,驴蹄子是囫囵的,拿不成烟袋嘛!”骂了不抽烟的和尚,和尚就说:“是兔才抽烟哩,你没见兔拉屎都是烟泡吗?是鳖才抽烟哩,你没见鳖盖黄黄的,全是烟熏的吗?是驴才抽烟哩,你没见驴后腿中间别了那么个大烟袋吗?”和尚到底比韩文举知识高,骂出话来,连韩文举也笑得嘎嘎直喘。两人见金狗来,停止嘴皮之战,韩文举就问白石寨的新闻动态,说:“金狗,上边又有什么新的政策了吗?”

  金狗说:“和尚的耳朵长哩,他什么不知道?!”

  和尚说:“我知道什么呢?我又不是决定政策的人!我也糊涂了,现在政府什么都让活起来,钱挣得多了,可物价却在涨!”

  韩文举说:“金狗,我要问你,雷大空真的大发了吗?那小子好久不见回来了,听说阔得金水银水往外流哩!老先人讲过:不穷十户,不富一户,钱让一家挣得那么多,共产党允许吗?共产党怕也要调整调整政策吧?”

  金狗就笑道:“韩伯你能治国哩!新政策一颁发,你害怕变了,到了现在,你倒希望再变一变!”

  和尚就作践道:“你韩伯是宰相之才,可惜窝在州河渡口上!文举你也不要伤心,当年姜太公就在渭河岸上钓鱼,被周文王用马车接了朝里去的,你等着吧!”

  韩文举也得意了,却骂道:“我要是姓田,或者姓巩,也真说不定的!和尚,到了那时,我会请你去当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哩!”

  和尚并没有过来报复,韩文举则以为他会抓自己的嘴,慌忙站起,不想头顶上的鹭鸶一齐扑下来,衔了那切开的鱼块从水皮子上飞走了,气得他捶胸跺脚。

  夜里,金狗害怕爹再嘟囔,就托韩文举去他家睡,与爹劝慰,他反替韩文举照管着渡船。天擦黑的时候,金狗靠坐在船舱口,似睡非睡,看水面上的雾浓得扯不开,且越来越大,很快失了水波的闪光,一切都进入夜的死寂了。金狗欲思想些什么,但什么也懒得去思想,这天籁沉沉的静夜,最宜于他的心绪了,他觉得很累,难得这么一个无思无虑的时候,就勾下脑袋渐渐息眠了。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突然又醒来,听见了不静岗寺里的钟声,声声悠扬,感觉到这钟声是那么幽邃和庄重,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沉沉地从水面上漾过去了。水里明显着无数的星星,像宝石一样固定在一个方位。金狗觉得这景象极美,陡然涌动了兴趣去数那是多少个星星。第一遍数了一百五十颗,第二遍数了一百八十颗,他奇怪的是怎么一遍与一遍的数目不同?恰这时就听见一种沙沙的细响,以为是风,风是无形的,它只有在吹动了河滩上的落叶才有了形。他又静观起水面,水下的星星还是那么沉稳,水波并未兴起。这时候,那沙沙的声音似乎更大了,是从对面的河滩一直响过来的。接着就有人叫喊:“有船吗?有船吗?——喂!”

  金狗知道是有人要摆渡了,并不回应,只悄悄划动了船过去。对岸河边上站着一个人,身边还停放着一辆自行车。

  那人说:“多谢您了!我是要到对岸寺里去的。耽搁您的休息,我付您加倍的船钱。”

  金狗说:“不客气,上来吧!”

  那人扛着车子上来了。这是一位中年人,穿着陈旧而得体,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而自行车的后座上却放着一个极大的皮革箱子。

  金狗说:“你不是本地人吧,打哪儿来的?”

  那人说:“不是本地人。我也具体说不清我是打哪儿来的。”

  金狗说:“到寺里去求神?”

  那人说:“不是。我是听见钟声去那儿的。”

  金狗说:“那你要去那里住些日子?”

  那人说:“这我不知道,或许住下,或许不住下。”

  金狗就有些奇怪了,说:“既然你去寺里不是求神,也没别的事,一定是去那里投宿了吧?夜这么深了,到寺里去还要走一段路,不嫌弃的话就睡在船上吧。”

  那人说:“你猜得很对,我是下午到的白石寨。在那儿吃了一顿饭,赶到那边镇上,镇上人家都关门睡了,听见钟声,知道这边有寺院,就过来了。能在你的船上睡一夜,这敢情好呀,只是打搅你了!”

  金狗说:“你不是庄户人,只要能在这船上睡得着,你就安生睡吧。”

  金狗收拾了舱里的床铺,那人就连声说了“谢谢”,一头倒下去,很快就酣声如雷了。金狗又静坐了一会儿,听听四周一切安然,估摸再也不会有人摆渡,就被这酣声所传染,眼皮也困起来,脱鞋解衣便睡在床铺的那头了。

  第二天早晨,金狗醒来,韩文举已坐在床前,说:“金狗,昨夜里来了什么人了?”

  金狗说:“一个过路的,半夜要到寺里去,我留下睡了。”翻身叫那人醒来时,床铺的那头却并无人,也吃了一惊,说:“人呢,他走了?”

  韩文举说:“他留了个条子,说是夜里再来,让把他的自行车和箱子保管好。”

  金狗出舱看时,那车子和箱子果然放在船头。

  韩文举说:“这是什么人,叫什么,干什么的,哪儿来的?”

  金狗说:“我也不知道。这人好怪,这么早就出去走了,却把车子和箱子留在这里?”

  韩文举说:“金狗你好马虎,这人是什么模样?是不是逃犯,还是来私收金银文物的?”

  在韩文举的摆渡的历史中,他是遇到各色人等的,就曾有过两次,是逃犯,他刚刚摆渡过了河,公安局的人就赶来了。也曾见过外地来人做走私的,在这一带民间收集元宝金戒指,银项链,甚至看见他那六枚摇卦的古铜钱也想收买。听韩文举这么一说,金狗也疑心了,两人便将那皮箱打开,竟发现里边满满装着一些书和各类大小不一的笔记本。翻开笔记本,上面尽记载了所到之地的见闻:有历史的,经济的,政治的,风情的,轶事的。金狗恍然大悟,叫道:“韩伯,这是一个文化人,作考察的。这种考察这几年很时兴,有徒步的,有骑自行车的,还有驾着船行完黄河的,他们不是学者就是作家。”

  韩文举似乎不大理解。天底下竟还有这样的人?他们都是些有吃有穿的人,偏这么苦行僧一般四处奔走?!便说:“这么说,和你是一路人了。他考察这些做什么用,八成怕是有神经病哩!”

  一天各忙其事,无话可说,到了晚上,金狗因想与那考察人好好聊聊,故又让韩文举睡回家去,自己就拿了好多饭菜和酒,等着考察人到来。果然夜幕降临,那人匆匆而至。金狗自报了自家姓名、工作单位,直截了当询问起那人情况,那人很是高兴,才说出他出外考察已有一年三个月了,走遍了陕甘宁三省。这次到了州河岸上,他十分感兴趣,又决定沿州河考察,始于州河的源头,行经了二十天才到了这里。本来昨天是到了白石寨,却听说白石寨县最好的地方是两岔镇,才又连夜到了镇上,不想觉在船上宿了一夜。金狗见此人谈吐不凡,又都属于文化系统人,就拿饭菜给他吃了,且喝酒助兴,侃侃而谈起来。

  金狗说:“你这工作辛苦是辛苦,却大有意思!我是自小生在州河上的,倒还没走遍过州河哩,你跑动了这么些日子,对我们州河有何感想?”

  那人说:“州河在你们省上是属第三条大河,但却是最有特点和个性的河,它流经三个省,四十六个县,全长二千八百里,深深浅浅,弯弯直直,变化无穷,也可以说它是这块边地境内最深最长也最浮躁的河!州河两岸,山光秀丽,风景迷人,物产虽然不丰但品类繁多,人民虽然贫困但风俗古朴……”

  金狗击掌叫道:“说得好,说得好,你几句话就把我们州河概括了!能来到我们这里,你就不妨多住几日,好好再了解些情况。目前农村变化很大,不夸口地说,现在所有的农民都有粮吃了,但同时存在的问题很多哩。你今日一早又是到哪里去考察了,有收获吗?”

  那人说:“我每日起得早,这成习惯了,所以也未叫醒你。我先去了镇上,在一家酒店里坐了半日,和那店主聊了聊你们这儿的历史传说奇闻趣事,又详细问了他家的经济收入。后来我就信步去了东王沟和贾家村,走访了四家农民。”

  金狗听他详细讲了这四户农民的情况后,他虔诚地请教道:“你走的地方多,见识广,你觉得中国目前的改革怎么样?下一步估计有什么发展变化吗?拿我们州河与全国别的地方相比,又会怎么样呢?”

  那人说:“你也真不愧是记者!这些问题我也正需要请教你呢?我在你们这一带,有一个最深的印象,就是这里的人,不论是干部、工人还是农民,一聊起话来,竟都关心的是天下大事!”

  金狗就笑了起来,说:“这地方穷呀,越是穷的地方,天下的变化最能关联到他们的切身利益。我近来常想这么一个问题:现在的国家政策是好的,土地承包解决了农民吃饭问题,而允许和提倡搞商品经济,这也是对的,但现在有些人一搞起生意来,竟一下子身裹万贯,而这些钱差不多是靠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得到的。如果这样下去,个人或许是富了,但国家的经济却受到损失,以致出现市场物价上涨,贿赂严重,社会风气不好。这些现象是主流还是支流,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也拿不准,一时感到振奋,一时感到忧虑,写报道也不知如何写。当然,这也是我学历浅,知识窄,水平低所造成的原因,您能说说你的高见吗?”

  那人说:“你这些问题想得太好了,我也是带着这些问题才出来考察的。以我个人之见,党的现行政策的基本方向无疑问正确,中国发生的变化,尤其农村的变化,足以证明这点。但是,我们毕竟是在毫无可以借鉴经验的情况下这样干的,好比人在一条曲曲折折的隧洞走,看到了前头的亮光只说明方向对,可随着生活的进一步变化,这里边同时暴露了许多问题,如解决不好,也有可能导致别的危险。总之,改革是艰难的。”

  金狗说:“这是什么道理?”

  那人说:“中国历史上长期是封闭式的封建主义国家,解放以来虽然是社会主义性质,但封建主义沉淀的东西太深太厚,现在一经脱离这种封闭状态,经受商品经济的刺激而获得活力,这就像浪潮一样,一下子冲开传统生活的堤岸,向新的天地奔腾而去。在变革中,人的主体意识大大觉醒了。一些人认识到了自己的存在和价值,而同时他自身的素质太差,这就容易使他把方向搞错,把路子走歪,这也就是之所以有人为了自己挣钱而不惜任何手段去坑集体,坑国家。金狗同志,您觉得这话有没有道理?”

  金狗说:“……是这样的。能不能这么说,在改革中更要我注意到人的改革?”

  那人说:“您这话说得通俗又明白!金狗同志,你是本地人,又是记者,这里的情况一定十分熟悉,你若有时间,明日能陪我再出去考察些情况吗?”

  这要求金狗满口应允了。金狗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与这考察人一夜长谈,对他来说,简直像读了十年书!他深深感觉到自己观察的问题太窄小,思索又太浅薄,是真该抓住这机会好好向人家学习了。

  接连三日,金狗陪同了这位远路客人,走访了七里沟,夏家营村,茶坊镇等五个村镇的四十二户人家。在走访的过程中,他认真听取考察人所提的问题,以及提问题的角度,他更加佩服起这考察人的本事了。白天,他负责到农民家里安排饭食,到了晚上,就和考察人回到船上,不停地请教问题。后来,韩文举也知道了这个考察人是一肚子学问,就来凑热闹,发表自己对天下的见解,对两岔镇的看法,对仙游川的是是非非的分

  也就在这么一个晚上,山高月小,水波不兴,韩文举到船上来,黄狗也跟了来,就把狗带进舱里,三人摇船到江心聊天。后来,岸上就有狗咬,三声两声地叫得十分烦心。韩文举说:“谁又要过河了!”就把船又靠了岸。但岸上空寂无人,只有三只狗在那里吠。韩文举就骂道:“把他妈的,没有人狗咬什么!”就抄起船上一根大棒掷去,正砸在一只狗的背上,三只狗就嚎了一声散去。但韩文举才一进舱,那三只狗又跑至岸边一哇声地叫,他就说:“金狗,你跑得快,上岸把那癞东西撵走,它吵得我们怎么说话?这些狗与我都熟了,带到渡口来,太熟了就没皮没脸地和你闹着玩!”金狗上到岸上,狗也撵不走,且发觉岸上的狗一叫,船上那只黄狗也就叫一声,金狗就大喊道:“韩伯,你别胡吹,什么这一带人与你熟,狗也和你熟?这狗不是叫你呢,它们约船上的黄狗哩!”考察人哈哈大笑,韩文举就觉得难堪,拍拍身边的黄狗说:“叫我家的黄狗?莫非谈恋爱不成?”这黄狗经他一拍,汪地蹿出来,于船头一个跃起,身子如弓一般跳上岸头去了。

  金狗也打趣道:“韩伯,你整日在船上和妇道人家说说笑笑的,养的黄狗也学起你的样儿来了!”

  韩文举骂道:“好小子,你在生人面前糟践我?你金狗也不如个狗哩,狗都知道谈恋爱,你三十三四了,没见女人的腥,你白活人了!”

  骂罢,并不解气,觉得这狗使他在考察人面前丢了脸皮,且这骂声并不恰当,骂金狗白活人了,他自己不也是老光棍,不如一只狗吗?!就又笑着对考察人说: “你喜欢不喜欢吃狗肉?”

  那人说:“狗肉当然香哩!”

  韩文举就抓了一盘系船绳跳到岸上去了。金狗问:“韩伯你做啥?”韩文举说:“咱捉一条野狗来,杀了招待客人!”金狗说:“你知道这是谁家的狗,你捉得住吗?”韩文举说:“我当然知道,这是野狗,色胆儿和田中正一样的,你跟我来吧!”

  两人追狗到了岸边沙滩,三只野狗正围着黄狗叫,后来三只就互相厮咬,也便顾不及有人到来。韩文举手一扬,“日”的一声甩过套绳去,便将一只白狗套住。那狗一惊叫,竟带套绳而跑,韩文举就被拖在沙滩上,手脸都磨破了。金狗忙帮韩文举将狗拉到船上来,两人就在船头将狗勒死。剥狗皮,砍狗头,剖腹开膛。韩文举用刀割下那狗的xx巴,说:“你再不能来勾引哩!这玩意儿真把你害了!”

  这时候,河面上有哗哗的水声,像是一只船从下游上来。韩文举说:“有人来了!”随之就将狗皮狗头狗下水以及那个狗xx巴全丢进河里,大声地问:“谁?谁在行船?!”

  下游处果然有回应:“是伯伯吗,我回来了!”水光迷蒙处一只船出现,船头上站着福运和七老汉。

  韩文举说:“老七,你老家伙吓我一跳,要不你会多吃个狗xx巴呢!”

  七老汉和福运将货船靠了岸,就上到渡船上,七老汉见是杀了狗,眉开眼笑,要寻一句脏话回敬韩文举,发现船上有一干部模样的生人,就不言语了。金狗互相介绍之后,考察人的兴趣便大增,一眼一眼盯着七老汉和福运的装束。问:“老伯伯和大哥是从哪儿撑船回来的?”七老汉说:“荆紫关,给镇子商店运了些香烟,今日船轻的!”考察人说:“荆紫关是什么地方,离这儿远吗?”七老汉说:“是州河下游处的一个码头,远倒不远,顺水一天就到,逆水一天零两晌就可以了。” 韩文举就说:“今日怎么到这个时候才回来?”七老汉说:“这你问问福运!”

  福运已经按韩文举的命令把炉子生着炖狗肉了,火光喷出炉膛,映得他一脖脸一胸膛赤红,几天的水上行船,日头和风沙已经使那张老面的脸越发粗糙了。听七老汉说他,他就嘿嘿直笑,说:“七伯还在埋怨我?我不在荆紫关耽搁半晌,一路上你让我给你讲故事解闷,我拿什么给你讲的?”

  金狗说:“荆紫关出了什么趣事,你讲讲,这位同志是作州河考察的,他也是专喜欢听这些的!”

  福运说:“荆紫关北十五里那边山里,出了一个山里娃子,这娃子前年考上了大学,好有名哩,是那一带考上的第一个大学生。他上大学前在村里定了一个女子,到大学后,他学习特别好,开始写起文章,是写的什么小说的,就写得也出了名,竟能在省城的几家报刊上得奖!这山里娃子命壮哩,他班里有一个教授的女儿,那女子就也爱上了他。对,我说漏了,他到大学后,穿的当然还是咱山区人穿的衣裳,同学们倒瞧不起他,那个教授的女儿叫过他‘稼娃’,当众戏弄过他的。后来他文章写得好,教授的女儿就和他最能谈得拢,送他钱,帮他买好东西吃,买新衣服穿,他病了住医院,她哭哭啼啼到医院日夜伺候他。后来他们也就睡觉了。后来,他竟把那教授的女儿杀了,是他们在睡觉时他掐死她的。女子死了,他还搂着她直睡到半中午。后来就去自首投案了。”

  韩文举说:“福运你讲完了吗?你那嘴真是木头做的,讲得没盐没醋的!”

  福运说:“这还不生动吗?我在荆紫关街上看的布告,那山里娃子是被枪决了,布告上说的才要简单。我看了,真觉得怪,这娃子怕是疯了?!”

  韩文举说:“这有什么怪的?他一定是还在爱着村里那个女子,和教授女儿睡了觉就良心受谴责了。男人家干那事,事后都要后悔的。他怕良心受到谴责,又摆脱不了那教授女儿,就把她杀了。巩宝山的事和这是一样的,只是结果不一样,巩宝山进城后爱上个女学生,但他不先提出和原老婆离婚,要叫老婆提出,就整日折磨她,将那女学生领到家来气她,晚上回来迟了,老婆问他是开会去的吗?他就说:不是开会,是那个女学生陪我去玩了!老婆就哭,他却又哄劝,拿了手帕让擦泪,却说:这手帕就是那个女学生送我的!这老婆是张家

  岭张善子的女儿,人心小,就上吊死了。她要不上吊,再发展下去,说不定巩宝山也要杀了她!”

  韩文举讲到这儿,才发现他举例的巩宝山要杀的是自己老婆而不是野老婆,和山里娃子所杀的不一样。但别人没有提出异议,他也就不解释了。

  福运又说:“荆紫关的人议论纷纷,说这小子不会享福,你进了城不想要山里女子可以离婚,山里女子当然不如城里女子,可偏偏把人家杀了,杀了人也就把自己断送了!有的人说,这娃子从小就性硬,要打人就要打赢人,打不赢他就不动手,活该是挨枪子的坯子!有的人说,那一带地方有一条河,天下的河水往东流,那里河水却流西,风水不好就出怪人怪事。他的上辈人就野蛮得很,他老爷当过山大王,他爹一九六○年聚了好多人闹事,说是暴动进过牢,后来又说不是暴动,人是放了,但都是性硬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能打洞,这小子就杀了人!”

  考察人一直听他们说,这时开口道:“这案件我不大了解,听这么说了,倒觉得这事极有意思。往荆紫关怎么个走法?”

  金狗说:“你感兴趣了?想去考察吗?”

  考察人说:“这件事很值得去考察考察,一个山里娃子上了大学,成了名。又被一位教授的女儿爱上了,应该说是够幸运的吧,可他偏偏在与人家发生关系后杀了人家?!这似乎是神经失常了,是疯了!可我想,这其中怕不这么简单,因为对于一个心理偏狭的人来说,他大都是患得又患失的,成功了,虚荣心更强,只要有一点点挫折,一天到晚就要疑神疑鬼,认为别人设了圈套让自己钻。而失败了,那更无法容忍,时时刻刻都只想着复仇……”

  金狗问:“这种人你说是心理偏狭?那怎么就能有这种心理呢?”

  考察人说:“我国长期以来经济不发达,地区之间贫富差别很大,商品流通又不开展,在许多山区,又加上闭塞、保守,这种偏狭心理就容易形成了。更何况这后面还有一层社会心理,就是说一场大的动乱过后,社会心理容易产生变态情绪,狂躁不安,丧失公德,不要法纪,把流血也不当回事。日本战后的情况就是这样,而中国的一场‘文化大革命’之后,也正是这样,这次我沿途考察,碰到这样的人和事就很多的。在我接触的一些人身上,总是怎么也不如意,怎么也不合适,甚至总有一种复仇欲,但到底向谁复仇,他自己心里也不清楚,实际上就是毫无对象,也要恨,要憎,要报复。只有让这种浮躁不安的情绪狠狠发泄上一次,他的心灵似乎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这种人是时时都需要一种‘强刺激’!”

  考察人的口若悬河,使七老汉和福运目瞪口呆,连韩文举也自愧不如了。他们虽然听不懂这陌生人的文绉绉的言辞,但他能这般滔滔不绝就够他们心服口服,何况新名词一个接着一个!

  韩文举说:“这同志你文墨深,是啥学毕业的?”

  考察人说:“大学。”

  韩文举叫道:“难怪你一套一套的,原来是科班!”

  考察人笑着说:“我一口学生腔,惹你们听烦了!我跑了些地方,碰到过这种类似的事情,爱琢磨,一激动就胡说了。”

  金狗一直没有插话,使他吃惊的是,这位考察人说的一席话竟似乎全是对着他来说的,是对着这个仙游川的人来说的!当福运揭了狗肉锅,用筷子插肉烂了没有,所有人都叫“好香”!他闻不来,还在问考察人:“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你怎么就能分析到这一步呢?”

  考察人说:“如果不从法律观点看,仅从社会学角度看,法院判他是‘极端个人主义’而发展的结果,这是不准确的,判他是流氓杀人也不准确,因为这后面包含赤裸裸的实实在在的一种时代‘心态’,即特定历史环境中的普遍意识。”

  金狗忙问:“心态?你怎样看待这种‘心态’?”

  考察人说:“在我们今天的时代里,是浮动着这种特有的时代心态的。我们可以说得更远些,五十年代,我们国家处于苦战胜利后的高度兴奋之中,那时的心态是积极的,完全可以成为我们前进的动力。但是我们这个民族有它自身的先天不足,正常的兴奋转化成病态的亢奋,自信便化为无知的狂热。一九五七年的失误,一九五八年的挫折,一九五九年的持续亢奋,一直到了十年‘文化大革命’。现在一旦睁开眼,看看世界,人家早已把我们甩下了整整一个世纪,心灵的觉醒就转化成心理的失重,虚妄的自尊逆转为沉重的自卑,因此狂躁不安,烦乱不已,莫衷一是,一切像是堕入五里雾中,一切都不信任,一切都怀疑,人人都要顽强地表现自己的主体意识,强调自我的存在,觉得怎么也不合适,怎么也不舒服,虚妄的理想主义摇身一变成最近视的实用主义。”

  金狗说:“但我觉得,烦乱中有它的好的一面,就是要求振兴的内心骚动。就是发牢骚,也未必不包含某种合理要求。”

  考察人说:“你说得很对。民族价值的贬值,导致了对个人‘自我价值’的呐喊、追求,但对个性的追求是有个临界点的,如果超过了这个临界点,以强烈自卑为基础的对自我价值的强调和追求,推到极致便是自我价值的完全丧失。荆紫关那边的山里娃子恐怕也属于这

  样的心态吧。”

  金狗沉默起来了,他喃喃地说:“那我们现在应该怎样办呢?”

  考察人说:“你们?”

  金狗知道失言了,就笑了笑,掩饰过去了,又说:“照你这么说,对这种社会心态,主要靠疏导,该怎么疏导呢?”

  考察人说:“我现在也正想以此写写文章,我个人觉得,应该要发扬我们这个民族最可贵的一种品质,就是韧性的精神!”

  由荆紫关山里娃子案件的谈话最后完全变成了金狗和考察人的对社会问题的探讨,福运和七老汉便失去了兴趣,一心去照料狗肉锅了。韩文举到了此时,也感到自己不如考察人,也不如了金狗。他们的谈话他插不进去,便又和七老汉去说粗话,斗花嘴,又骂着福运把煮熟的狗肉盛在碗里,将酒倒在杯中。就喊金狗:“金狗,你们是秀才见秀才,说不完的话啊!那嘴也该困了!让客人吃狗肉喝烧酒吧!”

  金狗便停止了提问,热情招呼考察人入座。这考察人竟十分善喝,几巡过后,福运和金狗都有些招架不住了,但考察人仍面不改色,神清目明。韩文举拉金狗到船舱外,说:“这客人好酒量,你去我家,让小水再拿出三瓶酒来!”

  金狗说:“喝得不少了,再喝就全要撂翻了!”

  韩文举说:“撂翻了好!人家既然喜爱咱这个地方,咱怎么能会不得酒?把客人喝醉,也是咱这儿风俗,他不会上怪,反而要高兴哩!去吧,又不叫你破费!”

  金狗只好又拿了三瓶酒来。韩文举斟满一杯,对考察人说:“我老汉敬你一杯!我们山地人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有这水酒,你要看得起我,就不要推辞,杯子见底吧!”

  考察人站起来,连声道谢,双手接过喝了。

  韩文举就给福运、金狗、七老汉使眼色,三个人又都一一站起敬酒,一敬三杯,杯杯见底,那考察人竟全喝了!

  三瓶酒喝下了两瓶,韩文举还要起来敬酒时,头一歪,身子一斜,便呼呼噜噜醉倒了。接着,金狗头晕得直想吐,福运闭着眼睛靠在一边不动,只有七老汉还清醒,说:“真没出息,客人没醉,主人全醉了!夜不早了,都歇下吧。”便将韩文举扶上床铺,让客人睡在另一头,金狗和福运则安排在床铺下的一堆干草里,他便一晃三摇回家去了。

  一觉睡去,昏昏沉沉,不知生死,到了天亮,金狗醒来,河面已霞光锦铺,十分耀眼,看舱里人时,韩文举和福运还在昏睡,考察人则不见了。出了舱,方见船是停在了河的对岸,客人的自行车和皮革箱子也不见了,而在舱门上挂一纸条,上写道:“多谢关照,终生难忘,因酒未醒,不忍打扰,留条而去,万望谅解。”

  金狗“哦”了一声,伫立船头,望河面晨雾初散,宽阔一片,心里不觉有了几分空落。

  一整天,金狗一直在想着与考察人的奇遇,又激动又惭愧。激动的是自己开了眼界,活腾了思想,惭愧的则是自己作为一个记者,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考察人的见解,使他不由得想到大空的城乡贸易公司的情况。金狗在回到白石寨记者站后,他就给州城报社内的以及各县一些驻站的年轻朋友去了信,谈了他所见到的考察人,谈了考察人的观点,他呼吁:咱们这些人,大都不是科班出身,理论知识太差,虽从基层上来或常年在基层工作,但观察问题又往往流于就事论事,为了加强自身修养,年轻人应组织起来,经常学习,交流一些思考。熬过三个晚上,他又终于写出了关于雷大空公司的一篇文章。这文章没有直接寄与报社编辑部,而是又复写几份,分头寄给他那些年轻记者朋友,让他们看看,交换一下意见,其主要内容是:“皮包公司的买空卖空,哄抬起了市场物价;党政机构的裙带关系,使官僚主义日益严重,这两点直接危害着社会,危害着改革,危害着国家的安定。人的主体意识的高扬和低文明层次的不谐和形成了目前的普遍的浮躁情绪,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对于人的改革的重视。”在这篇文章的附信中,金狗不无嘲讽地说:“其实,有些字眼我也不能作到准确的解释,比如‘文明层次’,我只是能意会罢了,这也正是我的‘低文明层次’吧!我希望我们能以此多思考些问题,引起争论,目的在于提高我们,使我们早日成熟,成为一名真正的记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