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水和福运从白石寨回到仙游川后,心绪显得十分低落。原本是兴兴冲冲而去,现在是灰心丧气归来,且连那张赖以生存的木排也没有了,只是在家愁得转出转进。眼看着州河上船排往复,福运除料理了地里的庄稼外,就思想再扎张排吃水上饭;小水不同意,韩文举也不同意。

  小水说:“大空一走,那些和咱搭伙的船工就又去了河运队,你要一个人撑排,我真不放心的!你是那手脚利索的人吗,货源哪儿寻,怎么去推销,你受苦受累,家里人跟着担惊受怕这都不说,那田家却不知又怎么要欺负你了!”

  福运无计可施,每顿饭也吃得少了几碗,间或一见黄狗扑到身上和他亲昵,就一脚将狗踢翻。

  韩文举这个时候,就免不得一场抱怨了:“福运,你打狗是给谁看的?是不是嫌弃我老家伙了?挣不来钱我又喝了酒,你心里呕气吗?”

  福运说:“伯伯你别上心思,我是恨我哩!”

  韩文举说:“你应该恨你!大空现在成了事,给你月薪一百元你嫌钱扎手嘛,你现在喊没钱?!”

  小水最烦伯伯说这话,就顶道:“不到大空的公司去,是我和金狗商量的,这你怪不得福运!”

  韩文举说:“为啥不去?大空是旁人外人?他坐牢的时候,咱把他想方设法保出来,去沾他一点光哪儿不应该,况且又不是白拿他的!”

  小水说:“你呆在渡口知道什么呀,那里去不得的,这不是已经给你说过几回了吗,你还这么嘟嘟囔囔,你是图这个家吵吵嚷嚷热闹吗?”

  韩文举偏要再说一句:“听金狗出主意,那日子过到这步田地,金狗他怎么就不管了?”

  小水气得抬起身走了,福运见小水走了也便走了。韩文举牢骚之后,也觉得有些不是,一脸尴尬到船上又去喝起闷酒。

  这日月挨过几天,七老汉行船从白石寨回来找福运,动员福运再到河运队去。福运面有难色,韩文举却主张去,口口声声金狗和大空是出人头地了,能抗得过田家了,可县官不如现管,两岔乡毕竟田中正管,该低头时低个头,还是去河运队好。七老汉就说这是金狗的主意,特意让他转告的,并嘱咐他多承携福运。小水反复思忖:金狗和田家势不两立,能这样出主意,这也是一时没办法的主意。去就暂时去吧,却又担心田中正会不会报私仇拒绝呢?果然七老汉给田一申谈过之后,田一申坚决不同意,七老汉就联合上十个船工进行要挟:不吸收福运,他们就退出河运队。结果福运就到了河运队,在七老汉的船上帮忙。

  临下船那天,小水送福运到岸边,替他拉展了衣襟,系好了腰带,说:“到河运队这不是长久事,我想金狗叔也在想着办法,一等大空那边叫人放心了,你就去他那里。眼下到船上,你也不要太窝囊,咱不欺人,可谁要欺你就给谁个颜色!”

  福运点点头,篙一点岸石,船便远行而去了。

  小水自此在家里替福运操心,更替大空操心。她让福运去白石寨给金狗捎话:大空自幼没爹没娘野惯了,肚里又没多少文化,容易自己把握不住自己,还要金狗多多劝说。就是劝说不下,打也罢骂也罢,反正得照看着。

  到了七月初,小水在家突然想起七月十一是雷大空的生日,掐指算算,正好是三十五岁。就自言自语道:明年三十六,是他的门槛年啊,门槛年是个灾年,一般人这一年都不好度过,他如今干的是叫人放心不下的事,这明年该不会有灾灾难难吧?越思越想也便越紧张起来,待到福运再行船去白石寨,就说:“你去见了金狗,就说咱今年要给大空过门槛年,到了十一那天咱俩给他送红裤衩红腰带的!”

  福运说:“他明年三十六,今年过什么门槛年?”

  小水说:“门槛年都是提前一年过的,你见过谁当年过的?”

  福运到了白石寨,将这话说给金狗,金狗很是感叹了一番小水的善良,便去到城乡贸易公司找大空。但是大空却没有在。公司的门面翻修得十分阔气,金狗一走进去,公司的办公室就设在原铁匠铺后院的厨房里,但全然不是往日的模样了,房子扩大了三分之一,墙也贴了塑料纸面,彩色天花板,上有吊灯,下铺地毯,靠墙一圈沙发。金狗第一个感觉是这里比白石寨县委的会议室阔了五六倍!里边坐着副经理刘壮壮和一个人正谈着话。金狗是认识刘壮壮的,但是一个很陌生,穿着一件花衬衫,却结着领带,跷起的右脚上的棕红色尖头皮鞋,亮得特别刺眼。金狗才要退出来,刘壮壮皮球一样弹起来,叫道:“记者来了!真是稀客,县上所有领导都来过,就一直盼不来你这位大神啊!来了使我们陋室生辉啊!”

  金狗最讨厌这假惺假气的寒暄,当下问:“大空在吗?”

  刘壮壮说:“先坐下吧!小王,给记者倒一杯饮料来!”

  旋即一位很风流的女子端了一杯柠檬汽水进来,给金狗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时,那么妩媚一笑,说:“记者是来采访我们公司的吗?”

  金狗说:“我找个人。”不知怎么心里突然想起那次大空喝醉时口袋里的避孕套,就再也不看那女子了。

  刘壮壮一边递过香烟来,一边大声地说:“大空不在,可你来得也太巧了,我介绍一下吧,这位是白石寨记者站的大记者金狗,这位是州城的‘州深有限公司’ 的杨经理!”

  金狗说:“‘州深有限公司’?”

  刘壮壮说:“记者能不知道这个公司吗?就是商州和深圳联营公司啊!这名字有气派吧,杨经理就是巩专员的姑爷啊!”

  金狗在心里一惊:巩宝山的女婿,这些人是什么便宜也要占啊!不由得心中生出一团无名之火。这火是向谁的?向大空,向杨姑爷,或是巩宝山?他自己也说不清。当那杨姑爷伸出手来与他相握时,他“噢噢”着将手伸过去,刘壮壮便笑着说:“今日是两个伟大人物会见啊!”

  金狗说:“刘经理的嘴真是做生意的嘴!杨经理你们公司生意兴隆吧?”

  姓杨的说:“还好。”

  金狗便探问:“几时到白石寨的?这里有什么生意吗?”

  刘壮壮就说:“咱白石寨有什么东西?杨经理干的是大买卖!金狗记者是大空的好朋友,不妨给你说,杨经理这次来,是商谈我们两个公司的事。”

  金狗笑了:“搞经济联合还要保密吗?”

  姓杨的说:“我一直有个想法,全地区的商业改革形成一个统一的阵线。如果可能的话,白石寨城乡贸易公司就应该属于‘州深有限公司’的分公司。现在是信息时代,那样就更利于搞活经济了!我下来就是商谈这事的。”

  金狗说:“这气派好大,真要形成,力量就不得了!”

  刘壮壮说:“你找大空,我们也在盼他快回来的,他是到省城去了,发来电报明日就返回,公司里的大事还得他定,假如是变成分公司,这里边涉及的问题就多了。”

  金狗又打哈哈寒暄了一阵,问了巩宝山女婿的一些情况,就退出来回记者站了。

  第二天一整天里,金狗始终惶惶不安,脑子里不时闪出杨姑爷那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就是那满脸堆出的笑容,都几乎酷像骤雨袭来前的乌云,似狼,似虎,似魔,似妖。金狗觉得有一种危机在威迫着大空,也在威迫着自己。同时对大空的行为感到了一种屈辱和愤慨。他从清早就给贸易公司打电话,询问大空回来了没有?直到中午,雷大空回来了,他让立即到记者站来,大空推辞说公司有要事走不开,他便在电话上发了火:正是因为公司的要事才让你来的!大空来了,一进门,金狗却冷若冰霜地坐着不动,未沏茶,也未让烟,拿眼睛直愣愣看得他不知所措。

  大空说:“金狗哥,你别那样看我,我最害怕的是你那样看人。”

  金狗突然问道:“大空,你现在和巩宝山的女婿挂上钩了?你们公司要变为‘州深有限公司’的分公司?光赚钱还不够,还想攀上官家呀?!”

  大空当场脸色大变,说:“你这是从哪儿知道的?”

  金狗说:“你说有没有这事?巩宝山的女婿走了没有?”

  大空便说:“金狗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能给他巩家当一条狗?我大空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好不容易混到这一步,我能让巩家再把我吞了吃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开办以后,为了能站住脚,我是给白石寨田家人都送了东西,所以公司才闹到这一步!上次你和小水、福运劝我适可而止,留条后路,你们的话是对的,田家人吃了咱的他或许一时嘴软,但说不定什么时候翻脸就不认人,要长远着想,就得靠政治势力,我去找了巩宝山的女婿,企图找个靠山。巩家人他们办公司,闹腾得不知有我们几倍,他们也正想把势力往白石寨渗透,这些我心里当然明白,咱也是将计就计嘛!”

  金狗说:“你还能知道这些啊?你想直接借用巩家的势力来和田家斗,你想得倒好,但事实上你又怎样呢?你们公司是怎样做生意你心里明白,以此论推你也该知道那个‘州深有限公司’是怎样做生意的,恐怕人家会比你们更厉害哩!现在人家想把各县的公司统一起来,形成一个经济大网,他们抓了权还要发钱财,你往里边钻什么,这就是你要将计就计吗?这你是不知不觉中要做帮凶嘛!”

  大空摇着头说:“金狗哥你说得玄乎了!”

  金狗说:“这不是玄乎不玄乎的事,我替你担心就担心这点,我当然给你也说不出更多的道理,可我总觉得你有些事悟不开,你会慢慢走到泥坑里去的。我现在不妨把话说难听些,你要再这样下去,我认不得你,你也就不要认得我!”

  大空坐在那里,脸色白一阵红一阵,一额头的汗水,说:“金狗哥,这样办吧,……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听你的,我现在就回去,撤销隶属分公司的决定。”

  金狗说:“怎样办你自己处理吧,我再要告诉你,小水和福运让我转告说,七月十一是你的三十五岁生日,明年就到了门槛年,他们要来给你过过生日,想冲冲明年的灾难哩!”

  大空说:“七月十一我生日?我都忘了,小水还记着?!”

  金狗说:“仙游川的人都盼你出人头地,但都不忍你又变成一个他们忌恨的人!”

  大空鼻子突然酸起来,他说:“小水他们几时来?”

  金狗说:“怕是在初十左右吧。”

  大空说:“金狗哥,我现在最愧的是对不起小水和福运。上次我让福运到公司来,你不让他们来,可你知道不知道他们那次把排也给了人,日子过得紧张,在村里没了你,也没了我,他们好孤单的,我去信说要给他们一些钱,他们却不收……”

  金狗说:“我现在让福运到河运队去了。”

  大空说:“到河运队?你这也是糊涂了,你让他一个人到河运队,把羊往田中正的虎口里喂呢!”

  金狗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想他田中正现在也不敢对福运怎样……你的公司如果真办得让人放心了,福运何苦要到河运队去?”

  大空大声喘着气,说不出话来。

  金狗送大空走了,一直送他到大街上,最后说:“你这几天能到我这里来一下,我想了解了解那个‘州深有限公司’的事。”

  大空说:“了解那干啥,要揭内幕?”

  金狗说:“有这个想法。”

  大空迟疑了好久,方说出“好吧”,扭头就走了。

  但是金狗等了两天,又等了三天,大空没有到记者站来。

  来的却是小水和福运。小水穿了一件浅花衫子,因为是西式领,脖子白生生的露在外边,又穿了一条筒裤,腿也显得长了许多,鞋还是布鞋,但不是自家做的,黑条绒鞋面衬得白丝光袜子十分好看。福运是一身麻灰色涤良衣,头上戴着一顶新草帽。金狗一见就乐了:“福运今日收拾得光眉豁眼了!”

  小水也笑道:“人家死活不穿啊!我就骂道:你要不穿,你就别跟我到寨城去,不要说丢我的人,你给金狗和大空丢脸吗?”

  福运说:“穿这一身,人走路都不会走了!”

  他们拿了几个大包小包,一进屋就掏出来,一个二升面蒸就的大鱼,一件红布兜肚,一条红裤带,两件红裤衩,再就是木耳、黄花、核桃、栗子。金狗一件一件翻看了,说这里把大空当做过岁的娃娃了嘛,怎么还蒸有面鱼?小水说:过门槛年就等于新生哩!金狗就笑那兜肚,说是这么红的,大空会穿吗?小水就说了:不穿也得穿,这是贴身的又不是让他穿在外边?又拿出一条红裤衩说:“这一条是给你的!”金狗抖起一看,又红又宽又大。福运说:“我也穿了一条,这避邪呢,小鬼就不敢近身的!”金狗就笑道:“小水把咱三人打扮得不男不女没大没小了!”

  小水问:“大空呢,你没让大空今日到你这里来吗?”

  金狗说:“前几天就说好的。他怕是生了我的气,几天都不来了!”

  小水忙问:“你和他吵架了?他最近怎么样?”

  不提说则已,一提说金狗就上了气,将大空与巩宝山女婿往来的事说了一遍,小水和福运也只是叫苦,埋怨大空是糊涂了!正说着,大空进了门,一见三人正论说自己不是,就说:“金狗哥又歪派我了!”

  小水说:“你胡说什么!金狗叔给我们说也是歪派了,你不说我还要问你的!金狗叔让你这几天到他这儿来,你怎么不来?”

  大空说:“我本来是要来的,但我不知道来了怎么对他说。金狗哥要揭巩家那个公司的内幕,我想来想去觉得这事难哩,就等着你们来了以后我再说的。”

  金狗就说:“大空,我看出来了,你是在我们面前就是人了,到了公司就又是鬼了!”

  大空说:“‘州深有限公司’干的那些事是不敢见人的,可我们一些事也搅了进去,你要一揭人家,也就把我们搭贴上了。”

  金狗说:“你看,我说你滑到里边去了,你还不承认!但不管怎样,我非得揭一揭他们不可!”

  大空耸耸肩直看着小水,小水就说:“既然是这样,金狗叔你还是先不揭为好。大空,那你就得赶快同他们分开手!”

  大空说:“我要不听你们的,让我门槛年过不过去!”

  小水厉声喝道:“说放屁话!我们来是给你做啥来了?!好了,都不要说啦,咱好好给你过场生日吧,金狗叔,咱俩上街去买些吃食来,你哥儿们就放开醉上一场!”

  大空说:“我已经给饭店说好了,咱去包他一桌!”

  小水说:“今日不到饭店去,那里说不成话,又不能让你一吃就半天不起席啊!”

  大空就只好作罢,却掏出一百元让买东西,小水又说:“知道你是有钱,可今日不花你的,我们是给你过生日,又不是你给我们过生日!你好好在家,把那红兜肚和红裤衩穿上,裤带也系上,你就是想穿金穿银,过了明年再换,你可要记住!”

  这顿饭直吃到天黑方罢,果然金狗大空福运全都醉了。三个男人酣声如雷,呕吐遍地,小水就伺候这个,照顾那个,一次一次给他们端水漱口擦脸,一遍又一遍垫土打扫。这一夜里,她一眼未眨,是菩萨,是保护神,是一只母鸡。当晚风凉凉地从窗口里吹进来的时候,她看见了漆黑的夜空上的七斗星中的前三颗星星,同时感觉到了一个幼小的生命正在腹中蠕动着。

  金狗并没有让小水和福运立即回到仙游川去,他安排了几场戏叫他们去看,自己却又着手了解起巩宝山女婿办公司的情况。恰这时州城报社的一位记者到邻县去采访路过这里,金狗便谈起这件事,那记者的一席劝告却使他陷入了极度的苦闷之中。金狗只知道巩宝山女婿的这个公司是州城与深圳某单位联合开办的,但他万没想到巩宝山的女婿原是在省城工作,先停薪留职参加了省上一个公司,那公司的经理是省委的某领导的子女,后又到了州城开办公司,便与深圳一家公司挂钩,那家公司竟又与中央一首长的亲戚有关系,发展发展就形成了现在的“州深有限公司”。

  金狗困惑了,他不知这种揭露应从哪里下手。

  作为一个州城报社的记者,金狗是可以搬动一个东阳县委的书记,但要捣毁一个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就难了,太难了!而且正如大空所说,要揭开“州深有限公司”的内幕,必然就得把大空他们贴赔进去了,金狗从心底来讲,无论怎样也不愿伤了大空啊!

  当小水和福运从剧院回来,金狗是在床上睡着,脸色黑昏,十分难看。小水吃了一惊,以为是病了,用手去摸金狗的额头,金狗就爬起来,说是没病。在吃饭的时候,小水又一直注意着金狗,瞧见他吃过一碗就放下筷子了,问他有什么事了,金狗只是不说,小水就生了气:“要是没病没事,怎么就是这样?!”金狗该怎么对小水和福运说呢?他明白这事给他们说了不但解决不了烦闷反而会增加他们的负担,就强起精神笑了几笑,又端起碗狠劲吃下一碗。

  小水和福运又去找了大空问金狗这是怎么啦?大空也说不清。夜里金狗寻地方去睡,让小水和福运睡在他的宿舍里,两口子又说起金狗。福运说:“金狗问这样不是,问那样不是,是不是……”小水说:“是啥?”福运却不说了,隔了许久喃喃道:“咱在这儿睡呢,金狗一个人孤单的。”小水也说了一句“孤单”,立即就不言语了。福运说:“你说呢?”小水说:“我说什么?”福运说:“我想我明日得回去了,几天没在河运队,田一申会怪罪的。”小水说:“那都回吧。”福运说:“……你再呆几天吧。”小水已经明白福运的意思了,她恨恨地捶了福运一拳,打过了却紧紧地抱住他,为她的善良的丈夫而哭泣,也为着她和睡在另一处的金狗哭泣。

  翌日,小水和福运走了一趟寨城南门外的阁楼房,遗憾的是白香香告诉他们:她物色了几个姑娘,但不是人家已经有了对象便是人才品德都有些毛病的,答应以后再找。两人到记者站,金狗去上街了,福运说:“白香香没有物色下,就是瞄上一个了,金狗也不一定去相看的!”

  小水说:“只要合适,他能不愿意?他那么大年纪了,若是别人,孩子也几个了。”福运想说:金狗为啥不找女人,他心里只有你小水啊!但他这话说不出来,只拿拳头把自己揍了一下。

  小水说:“你疯了?!”

  福运说:“我心里也烦闷得很,你让我到街上去逛一逛。”

  福运走了,但他并没有在街上逛,他痛苦地来到了寨城南门外的渡口,想哭没有眼泪,想喊也喊不出来。恰当时有几只船上行去两岔镇,他搭上就走了。

  金狗从外边回来,看见小水一个人痴痴地坐在房中想心思,问,福运呢?小水说到街上逛去了。两人一等不见回来,二等不见回来,顿觉疑惑,小水猛地说: “他八成是回仙游川了!”金狗莫名其妙,追问怎么不吭一声就走了?小水突然泪流下来,说:“你不要问!你不要问!”接着就嚷道她也要回去。金狗无奈,就说他陪她回去,两人到渡口上,却再无一船一排,遂去车站搭了去州城的班车往两岔镇去了。车在两岔镇停下,金狗却决定他不回村了。

  小水问:“到家门口了你不回去?”

  金狗说:“我到州城去吧!”

  小水又问:“你没打算到州城的,怎么就要去,有啥事吗?”

  金狗说:“……没事。我想去一下好。”

  车重新开走了。小水默默地望着远去的班车,她感到疑惑不解。坐在车里的金狗现在也把脑袋垂下来,他同样为自己产生去州城的念头而疑惑不解。

  金狗在州城下车的时候,已是万家灯火,习习的凉风夹杂着州河的腥味,使他有些清醒,但进入了大街,忽明忽灭的霓虹灯光,尖声怪气的舞会厅中传出的音乐声,以及混合杂乱的人车嗡嗡声又使他头晕目眩。他站在十字街口的中心,望着东西南北四条大街,他不知道该回报社去,还是先到某一家酒店去,他觉得太累,心里又憋得慌!当他走进一家舞厅,看见了风度翩翩的一对对男女时,他突然决定去找石华!

  这一晚,因为丈夫带着孩子去外地亲戚家了,石华收拾了房间后便去洗了一个澡。她刚刚回来,对着镜在头发上施发油,屋门被人敲响。她大声喊着:“请进,门掩着!”那人就进来了。石华猛地在镜里发现走来的是金狗,她惊叫了一声,两人同时在镜子里发呆了。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而又是一个疯狂的夜晚,石华把以爱凝固的仇恨又融作爱去迷醉自己消亡自己,金狗则像吸食大烟土一样,明明知道大烟土要毁掉自己的生命,却要在吸食中得到烟癌而使生命极尽畅美。极度的发泄,使他们像狗一样地发毛蓬乱,又像药渣一样失去劲气,他们听着桌上的三五座钟的尖而脆地“嗒嗒” 声,石华说:“一直在想我吗?”

  金狗说:“是想吧。”

  石华说:“那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吭就离开州城呢?”

  金狗说:“我想离开。”

  石华说:“那现在为什么又回来?”

  金狗说:“我想回来。”

  石华恨死了这种男人们的强硬的语言,但她也正因为金狗这种强硬而没死没活地爱着这个男人!她说:“回来了,我就再不让你走了!”

  金狗说:“不走啦,我想在州城里成家。”

  石华说:“你还没有和那个英英结婚?”

  金狗说:“早吹了!”

  石华说:“那好,一个姑娘正托我找个对象。她最烦小白脸男人,一心要找一个高仓健式的!”

  金狗便在石华家住了三天,三天里,金狗是相见了那位姑娘,但姑娘竟也是“州深有限公司”里的人。而且经过了解,石华也是从商场停薪留职,同人开办一家广告装潢公司,也同省城的一个高干子女的什么公司有密切联系。这位姑娘是看中了金狗,当然她不满足的是金狗太土,且家在乡下又有一个老爹,这些她认为都可以改变,却要求金狗要么和她去省城工作,要么就去深圳。

  金狗气得在石华家破口大骂:“让我也去‘州深有限公司’吗?去他娘的吧!怎么都是这样?走到哪儿都是这样?!这就是生活吗?生活就是这么大的网?!石华,石华!”他恨声地叫着石华,连着说了五个“难呀,真难呀”!

  到了此时,金狗觉得石华也是一样的丑恶,他后悔起自己这次到州城见到她,更为着自己的丑恶而震惊!

  金狗甩开了石华,搭上了回白石寨的班车,满心里只留下了一个小水的形象,天下只有小水是干净的神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