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州河发过大水之后,小水再也没有见过金狗。多少天来,人们纷纷议论这场洪水,震惊州河还有这么大的能耐,洪水暴起,竟险些将州城、白石寨淹了!金狗发水时还在不在村子?没有人告诉她,她也不能去问,间或河运队的人从寨城南门外的渡口到铁匠铺来,拿了鱼提了鳖,只是强调补养小水身子时,她就知道金狗是到州城去了。

  小水自此一直穿那件没有第三颗纽扣的衫子,即是风再大,刀子般地直往怀里钻,她也

  不愿意换别的衫子或者重新在这件衫子上钉上纽扣。在恍恍惚惚的境界里,她似乎觉得这第三颗纽扣不在了,自己的一颗心也不在了!常常丢三忘四,明明要去某一处取什么东西时,到那一处了却忘记了该取什么,甚至在给爷爷和福运说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记不起还要说的一件事。这个时候,她是多么恨金狗呀,但常常恨过之后,她就更觉惶恐:咒人会把人咒死的,她这种怨恨会不会给金狗带来灾难呢?她甚至怀疑过自己以前是不是看错了也爱错了金狗?但这种想法才一泛上心头,她就马上打消。当她一个人呆在某一处情不自禁地说道:“金狗,你学坏了,你这坏金狗!”却立即默声祈祷,永不愿他真是学坏了。小水确实是剪不断理还乱那一脉情思啊,虽然金狗离开她走了,将永远属于另一个女人了,但她怀念着往昔的情谊。这情谊有什么错吗?它是纯洁的,真挚的,常忆常新的,似乎就是她从此以后漫长的人生旅途上的一袋干粮,永远值得咀嚼!让金狗再全心全意地来爱她已不可能,且这种奢望在小水看来已近于荒唐甚至可耻,但是她愈来愈多的体会是,被别人爱是一种幸福,而爱别人则是一种更长久无限的幸福!她偷偷给金狗写过三封信,却一封信也未寄出,只是在过着一种将痛苦炮制成幸福的单相思的日子。

  小水明明是绝望的,但使自己也惊奇的是每天早晨一经从炕上翻起就产生一个念头:金狗突然要给她来一封信的!

  但金狗没有来信。

  这种令人心酸的情景,使麻子外爷和福运凄凉之极,也惶恐之极,他们想方设法劝慰小水,但这个时候小水却矢口否认。后来她就在外爷和福运面前竭力掩饰自己,故意在打铁之余,吃饭之中,说这样那样的趣话麻痹他们,也同时麻痹自己。斜对门的一户人家儿子娶亲的那天,巷道里拥满了许多人,外爷和福运都跑去看热闹了,小水没有去,她拒不住锣鼓鞭炮的诱惑,但隔着窗子玻璃看见那一对新人从大门口进去的时候被台阶上的人将一把一把彩纸屑撒在头上,她又禁不住触景伤感,潸然落泪。福运回来了,她立即背过了窗子,福运说:“小水,你没有去看吗?”

  她说:“看了,好热闹哟!”

  福运再说:“你眼睛怎么啦?”

  她慌口慌心起来,说:“是红了吗?刚才迷进一个小飞虫,揉的。那新媳妇可漂亮,晚上咱去看闹房吧。”

  福运再笨,他却知道小水又在哄他了,且后悔自己不该说出那种话来。就不再作声,默默去后院叹息。

  小水为了不让福运看出破绽,她又偏轻轻地在前屋哼花鼓小调。福运受不了这小调,又过来说:“小水,你不要唱了,下午咱们到河边转转。我好久没到州河去了,怪想船上的人哩!”

  小水满口答应,她为这憨人的用意差不多又要感动落泪了。

  下午到了河边,渡口上并没有停着仙游川的船,两人就到了渡口下边的湾里,福运想给小水说些什么安慰话,但他口笨,不知怎么说,就说:“小水,你爱吃螃蟹吗?”小水说:“爱吃。”他就去揭水边的石头,果然捉到几只。福运就又去揭掀那一片石头。小水说,“咱又不是南方人讲究吃这些,捉几只玩玩就是了。”福运说:“你不是爱吃吗?我有力气的,我能捉好多的!”又撅了屁股揭掀石头,弄得一身水一头汗。

  这时候,湾子里的村口走出一个人来,穿一件黑色长袍,光着脑袋,飘飘忽忽而来。小水说:“福运,那不是不静岗的和尚吗?”福运看时,果真就是,两人就把和尚叫过来了。

  小水说:“和尚怎地到这儿来了?”

  和尚说:“阿弥陀佛!我是云游来这儿化缘的,到了那村子,村人求我算卦看相,一住下就耽误了半天。”

  福运突然喜欢道:“和尚,人都说你算卦看相好,你给小水看看!”

  和尚说:“小水还需要看吗,她好着的。”

  福运说:“小水当然好!你给她看看一生能好到什么地方去,我给你钱的,要吃的,这些螃蟹都给你!”

  和尚说:“罪过,罪过,你怎么杀生这些小东西! ”

  福运就嘿嘿笑着,为了讨好和尚,也便将螃蟹又丢到河里去。小水也说:“和尚你真看看,我信得着你的。”

  和尚就瞅着小水问道:“你是属啥的,几月的生辰?”

  小水说:“属羊的,九月初十半夜生的。”

  和尚沉吟了半日说:“女属羊,命不强,九月羊,草叶黄……”

  福运就急了,说:“和尚,你看看她的婚姻大事!”

  和尚说:“小水什么都好,就是鼻梁上有一颗痣,这痣偏上一点就好,偏下一点也好,而在中间,这就是一生力单,运气也算来得比别人多却不能抓得到手啊!”

  福运脸就难看起来,说:“你怎么说这没劲的话!”

  小水说:“让和尚说,有啥说啥。”

  和尚愣了半日,就微微闭起双目,一边捻着脖项上的佛珠,一边就念念有词地说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静,何处有尘埃!”说得小水和福运都莫能解,要询问

  时,和尚却一脸高古之态,起来阿弥陀佛一路远去。

  福运很觉懊丧,朝着和尚的背影唾道:“这秃驴糊弄咱的,一口胡说!”

  小水却沉沉静静地坐在那里,喃喃地连说了三遍:“这是命,福运,这是命!”

  自小水信起这和尚的话后,小水竟异常的平静了,她既不怨恨了金狗,也不为金狗的离去而悲痛了,她能吃,也能说笑,完全是正常的小水。这变化使福运也莫名其妙,他先是在铁匠铺当着小水的面咒和尚秃驴,后来倒觉得小水一天天胖起来,脸上有了光彩,就又夸说和尚的好处。小水情绪好了,福运也浑身是劲,眼里有活,手脚勤快,铁匠铺里渐渐产生了平和安然的气氛。

  一天晚上,抡了一天大锤的福运已经在厨房的床上睡下了,突然听得前门口有人叫小水。门响了,听见小水在惊叫:“是英英呀!真是稀客,怎地到我这儿来了!”随之就又听见小水叫外爷:“外爷,你醒来,你不认识吧,这就是英英,仙游川的,我的同学!人家是第一次到咱铁匠铺的,你把瓜子儿装在什么地方去了呢?英英,你可是吃过饭了?”英英说:“这么晚了,我还能不吃?咱这地方人都穷,迟早见面总是问吃了没有!这是铁匠爷爷吧,早听爷爷的大名了,只是没见过。爷爷已睡下了?”一阵咳嗽,麻子师傅在说:“哟,这就是英英,田中正的侄女儿?”英英说:“爷爷认得我叔吗?”师傅说:“认得,你叔谁不认得!”英英说:“我来时,我叔让我问你好呢!”师傅说:“好,好。”咳嗽得更厉害。小水说:“外爷病了,病得好沉重的。你坐呀,这铺子窄狭,乱糟槽的,你怕都坐不下去。”英英说:“还好,你们做有浆水菜吗,寨城人也吃浆水菜了。”小水说:“做有,这铺子里浆味是有些大。给你沏一杯茶吧?”就听见小水喊道:“福运哥,你醒了吗?英英来了,你起来,咱给英英烧水沏茶吧!”福运在心里疑惑:英英怎么到这里来了,她是不知道小水和金狗的事吗?还是故意以胜利者的身份来嘲弄讽刺小水的?便装着才醒,穿衣过来。

  英英说:“吓,福运怎么睡在这儿?是从河上来的吗?”

  福运说:“我早不在河运队了,给麻伯做了徒弟!英英是贵人,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到这里来?”

  英英说:“我和小水是同学,关系可好,先头她常到我那儿去,我们还在小煤油炉上下过挂面吃!”

  小水就想起那次同金狗在英英处吃挂面的事,低声问:“英英,我金狗叔好吗?”

  麻子在炕上便大声唾了一口痰。

  英英说:“他好!已经到州城去了。他现在是鲤鱼跳了龙门,给咱仙游川,给咱两岔镇,给咱白石寨争了光哩!”

  小水说句:“这就好,他是有大出息的!”就站到灯影地去。理额上的头发时,无声地将发酸的鼻子捏下一点清涕,在鞋底上抹了。

  福运烧了两碗开水,沏茶给师傅一杯,一杯放在英英面前,说:“英英好本事,跟着大记者,以后就是双职工,生下娃娃再也不向山上、水上寻饭吃了!”

  英英说:“这也得了大伙帮他!他到我那儿去,还不亏小水吗?虽说后来蔡大安做的媒,真正的媒人还是小水,将来我要给金狗说,一定谢小水媒鞋,买一双皮革的!”

  麻子外爷在炕上虚汗直冒,恶了声说:“我小水没钱,打赤脚着哩!”

  英英似乎并未解开麻子的话,只顾说着金狗:“金狗当记者,也不是容易的事,他能出去,谁也盼他事越干越大。可也有一些人忌恨他,说他是走后门,说他这不是那不是的,我也担心,这话传到报社,对他不利哩。”

  福运说:“英英说这话啥意思?谁忌恨金狗了?他虽是你爹争取的名额,可他真有本事,一笔好写啊!”

  英英说:“也正是这样,我夜里才赶来,要你们防着那些人,别让人家拉了话柄,对金狗不好。”

  小水说:“金狗叔能到报社去,我们也盼不得呢,别人会拉了什么话柄坏他的事?”

  英英就说:“小水真是明白人,我也不妨说了,本想叫你一个人出去说,可爷爷、福运也不是外人。听说你和金狗先前也好,是这回事吗?我可真不知道,要不我怎么也要成全你们!可现在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我想小水也不会骂我的。前些日子,寨城里有了风声,风声又传到两岔镇,说是你和金狗好得一个人似的,金狗到了报社,你们还三天两头信件联系……”

  麻子外爷在炕上坐起来,骂道:“英英,你是来糟践我小水吗?我小水命苦人穷,可还不没羞没丑到这种地步!”

  小水见外爷骂起来,说:“爷爷,你别这样,让英英把话说完嘛!”就拉了英英到后边的厨房里去,随之也将门插上了,说:“英英,这尽是造谣!我和金狗好是好过,但他和你定婚后,我们就不来往了,他没有给我来信,我更没有给他去信,外人说三道四那只是泼我的脏水!”

  英英看着小水,突然流下泪来说:“我也想这事不可能,可金狗定婚以后他心却不在我身上,一到州城,他就不给来信,我去了十封八封,把心都能掏出来给他看了,他却一个字也不给我!我来找你,我也是考虑了几天的,我不能没了金狗啊,他既然和我定了亲,他就应该是我的人,要不我落个什么,我们田家还没出过这号事,我的脸面该往哪里放呀?!”

  小水浑身都在抖动着,英英的话句句都刺在她的心上,她真服了英英的大胆和残酷,她竟能和金狗发生关系又能跑来对她说这般厉害的话!小水直觉得头晕,气噎,心口疼痛,但有理不打上门客,她强忍住了,还在说:“英英,你应该和金狗好,金狗他也会爱你的,我是什么,我现在想也不想让金狗会待我好,我只是盼他好,盼他真有个出息也便够了!”

  麻子在厨房外边打门了,大声吼道:“英英,你这个狐狸精,你不给我滚出去还要怎么着?你们田家真是没一个好人,你也不尿泡尿照照你的德行,倒好脸皮来找我家小水?!”

  小水把门开了,拦住了麻子外爷,说:“爷爷,你这是怎么啦,你身子不好,就不要管这些事啦!”

  麻子竟唾了小水一口,骂道:“你这不是丢人吗,她英英是什么货色,你还这么待她?!”

  英英看着麻子,突然冷冷地笑了,说:“爷爷,你要骂你就骂吧。我能到你家来,我就准备着你骂的,既然你这么爱你的小水,你就不考虑我也得爱我自己呀!爷爷,你有病,你好生养病,夜也深了,我也该回去了。”

  麻子浑身痉挛,抓了那茶杯向英英掷去,英英走出了门,茶杯在门板上砸碎了。福运又气又惊,手脚无措呆在那里,后听得“咚”的一声,见师傅倒在地上,忙过去抱起,放在了炕上。小水过来一边哭,一边叫“外爷”,麻子气堵得厉害,在小水的手上吐了一口,小水见吐的是血,吓得白了脸,急催福运出门去请医生。

  一直闹到后半夜,请来的医生给麻子外爷号了脉,服了药,麻子外爷气息平静下来,才昏昏入睡去了。小水和福运送走了医生,就默然坐回在厨房里的凳子上,福运说:“这英英好不要脸,没结婚就敢和金狗睡觉,倒又敢到这儿找你闹,真是把脸当尻子用了!”

  小水说:“她这完全是为了抓住金狗啊!”

  福运说:“可金狗就是不给她来信,这真是天报应!盼金狗最好就不娶她!!”

  小水没有言语,她气恨英英这样威逼她,作践她,但突然间她意识到了英英之所以是英英,全在于无所顾及,她甚至竟佩服起英英来了。而自己落到这种地步,不是金狗抛弃了她小水,则是她小水失掉了金狗啊!她眼红着英英,也佩服起英英,为自己的软弱和怯胆而心情沉痛。又想到英英现在的处境,不觉喃喃地说了一句:“英英也够伤心的。”

  福运就迷惑了,睁大眼睛说:“她伤心?她把你的心伤透了!”

  小水又长长叹气了,说:“福运,不要说了,这怕正是我的命吧。”

  两天后,外爷勉强能下炕走动了,小水却背上了沉重的包袱。英英打上门来逼她,她明白这是英英为了控制住金狗,而断掉他与小水的旧情,小水便可怜地不得不检点自己,她很快原谅了英英:英英作为金狗现在的未婚妻,英英是有权利这样做的。正因为自己以前缺乏这样的勇敢,她才失去了最不应该失去的金狗。反过来,事情既然到了这步田地,她也衷心希望人家两个好,就不觉悔恨起当初的恋情,痛骂起那天夜里在州河滩上分手的举动,甚至于对自己的单相思感到可笑和卑鄙,是一种不道德的恶念。她咬了咬牙,决定把金狗从心中彻底清除掉!

  于是,她瞒着外爷,只向福运说了一声,就偷偷赶回了两岔镇一趟。她走进镇供销社英英的房子里,毫不隐瞒地把情况说给英英,让英英理解她,原谅她,而衷心祝福他们的和睦幸福。当第二天,小水回到家里帮伯伯韩文举拆洗衣服的时候,英英却将小水登门告错的事广为散布,便有船工顺河而下,来到铁匠铺里说知了麻子铁匠,麻子铁匠只叫了一声“天呀”!就昏死了过去。浆水灌醒,麻子就再不吃,亦不喝,痴呆呆地躺在炕上七天七夜。小水赶到铁匠铺,外爷就爬起来大声斥骂她,骂她没出息,骂她丢人,有什么值得去低三下四给英英赔情?骂罢却哭了。小水也哭,口口声声哭自己的娘,哭自己的爹。麻子铁匠反过来又劝小水,自此两天两夜还是不吃不喝,眼睁着,但绝口不提小水的事。到了第三天黄昏,麻子突然气色好转,能坐了起来,喊着肚饥,吃了四颗荷包蛋,只说这下要好了,半夜里突然从炕上跌下来,小水去扶时,他已经断了阳气。

  麻子一死,白石寨从此没了铁匠,东门口酒店里少了一位常客。旧社会,有敲更的老头从青石板街巷里走过,梆声使街坊人人安然;铁匠铺开张的时候,炉子的火是街巷长明的灯,贼是不到这里来的。现在,夜里十分安静,安静得使人可怕。黎明的时分,大人睡过了头,孩子更睡过了头,误了上学时间,孩子就嫌老师批评,执意这晌不去,大人拿了鸡毛掸子满街撵着追赶,这一家的女人就对那一家的女人说:“唉,这怪谁呢?麻子死了,听不见打铁声了,瞌睡就不得醒了!”麻子在世的时候,人们的心目中他只是个铁匠,麻子,一个没大没小爱喝酒爱说趣话的人,他一死,才懂得他活在世上的好处竟是那么多!他们送去了花圈,送去了金银箔纸糊成的“金山”、“银山”,八家十家联合一起买了六刀七刀火纸和三丈黑绸挽帐,保佑他灵魂升天。但是,麻子是没后人的,寨城里也没有一户亲戚,小水提议:将外爷送到仙游川去下葬,让他和小水的父母在一起,阴府里也有个照应。

  阴历七月,秋分那日,仙游川下来了一只梭子船,接麻子灵柩的是韩文举。小水在街坊女人的搀扶下,在外爷的灵堂前化了纸,祭了酒,又三磕六拜敬了铁匠铺的屋神,最后扑倒在街坊众人的面前,给上辈人、同辈人作揖致谢,一声长哭,随棺材到了州河岸上。

  梭子船上,是两岔镇船工组织的“响器班”,他们多年来在州河里吃水饭,差不多的人去过铁匠铺打扰过,吃过麻子的茶饭,喝过麻子的烈酒。麻子生前没有坐过他们的船,死了

  让他坐一次,他们给他吹唢呐,拉二胡,唱孝歌,使他快快乐乐地走过水路。小水则一身孝白,提了一篮子阴钱纸,一把接一把地撒在河面,那样子很单薄,很凄惨,让人看着鼻子就酸。但谁也没说出口,谁也在心里说:小水的命好苦,她为金狗操碎了心,又为金狗受尽了灾,她能登英英的家门说明内情,又这么撑着活下来,她是清白的,金狗也是清白的,外人的议论一定是瞎猜胡扯了!要不,硬硬朗朗的麻子怎么会一下子死去呢,这麻子心盛,八成是为外人侮辱小水的事,一口气窝在肚里死去的。

  麻子的墓穴是挖在其女儿、女婿的坟后的,墓穴挖得很深,下棺的时候,小水却疯了一般地跳进墓穴里不上来,别人拉她,她哭着说:“外爷是为我死了的呀,让我给外爷暖暖这冷土啊!”竟伏在墓穴底,泪水涌流。谁也不忍心看这场面,全趴在墓穴口哭。等韩文举和福运从墓穴抱着她上来,小水已经昏过去了。

  埋葬了麻子铁匠,小水卧炕睡倒了十天。过了“三七”,情绪慢慢缓下来,小水再没有去白石寨,每日就来仙游川渡口上给韩文举做饭,洗衣,陪说话儿。韩文举对于麻子死后小水回到了自己身边,从这一点讲,他对麻子的死并没有多少悲苦,常常自个让小水炒一碟菜,自斟自饮。这日喝下半壶酒,也喊小水来喝几盅时,小水却不见了。走出舱来,小水坐在岸头的石头上,呆着眼儿看河水。

  韩文举说:“小水,我喊你没听见吗?你怎不陪我喝几盅,我是不如麻子外爷吗?”

  小水突然眼泪流下来,想起外爷的和善。外爷虽然也是酒鬼,但他喝醉了说话却清白,句句都是疼小水的。

  韩文举也觉出自己不是了,说:“小水,伯伯不好,使小水伤心了。伯伯独自野惯了的人,可心里还是疼小水的。我知道你呆在家里心里不好受,伯伯这几日也正为你想着一件事哩。”

  小水还是没有动。

  韩文举又说:“不是夸口,伯伯在这两岔乡上,是肚里有文墨的人,虽然伯伯是瞎学了,学了没用场,还在渡口上撑船,但伯伯是看得清这天下形势的!现在看来,田家倒不了,巩家也倒不了,好不容易出了个金狗,金狗也被招安了,做了人家的女婿……”

  小水想笑伯伯,但没有笑起来,一双圆眼盯着伯伯那张薄嘴,不明白他话这么多!

  韩文举却还在说:“这金狗他娘的不是‘看山狗’托生的,是哈巴狗!他害了你,也害了咱仙游川、两岔镇,这些伯伯也就不提了!我是说,人家该好过的让人家好过去,咱日月穷就过咱穷日月。原先金狗在时,他英武着和田家闹,田家恨他怕他,田家也恨咱怕咱,现在金狗归顺了人家,我想他田家还能再恨咱吗?当官的不爱民,没有民他还给谁当官?所以伯伯想去给田中正低个头,看河运队能不能也让你去?你女儿家撑不了船,却可以在白石寨货栈干事嘛。咱没有钱入他们的股,可咱还有白石寨你外爷的那两间铁匠铺,可以再扩大个货栈呀!”

  小水知道伯伯在说酒话了,只是不听,待说出他的打算,她就急了:“伯伯,你想的好主意,拿我外爷的铁匠铺去入股,我就那么想到河运队去吗?”

  韩文举说:“你在家,伯伯盼不得有个说话的,可你苦苦愁愁的样子,伯伯不能不管啊!世事就是这世事,伯伯还能活几天,你总不能这么可可怜怜一辈子啊!河运队正红火,或许将来真成大气候,县上也说不定要接收管理的,到时候,你还可以希望做个干国家事的人哩!”

  小水说:“我死也不给他田家低这个头的!”

  韩文举说:“你不去说我去说嘛!我韩文举把他怎么啦,我就是爱说话嘛,骂过他嘛,可谁不知道我这嘴有了酒就没个开关?”

  小水不愿意再听伯伯说下去,抬起身便上岸回家去了。

  韩文举讨了没趣,就将剩酒全部喝完,喝完了他也就醉沉了,醉沉了就一句话也不说,心里还在想:我这话是多了,人常道,祸从口起,也是这张嘴得罪了田家才使自己现在好为难啊!

  后来就沉沉睡去,直到下午方醒,醒来却还想着醉前的心事,就再也没给小水商量,便去了两岔镇乡政府大院去找田中正。田中正不在,英英在院子里帮他叔叔洗衣服。

  韩文举说:“英英,几时烫了头,好洋火哟!”

  英英说:“前几天去白石寨烫的,好看吗?”

  韩文举想说:好看得像个狮子狗!但他现在不能这么说了,就奉承道:“好看,年轻了六七岁,你叔叔呢?”

  英英说:“我叔叔去县上开会了,你找他有事?韩伯可是从不找我叔叔的?!”

  韩文举说:“你叔叔是大忙人呀,我怎能忙处加楔去打扰呢?今日不找他不行了,是小水的事,恐怕还得要你帮帮忙哩!”

  英英说:“小水的事?”

  韩文举说:“小水和你是同学,关系又好,为了金狗的事,她不是把什么苦都吃了吗?不是还到你这儿给你解释过吗?可见小水待你多好!如今她外爷死,她不能呆在白石寨,回家吧,日子又过得凄惶,你是不是给你叔叔谈谈,让她能到河运队去?”

  韩文举说到这里,却埋伏了要将铁匠铺入股作货栈的条件。他估计英英会帮这个忙的,那不是又可省下这两间铁匠铺吗?

  英英说:“这事我一定尽力帮忙。小水真够可怜的,她这几天在家吗?”

  韩文举说:“在家。”又加一句:“整日呜呜地哭。”

  英英就说:“我叔叔在县上开会,恐怕要过了‘成人节’后才能回来,‘成人节’那日我休假,我先来找小水吧。”

  韩文举说:“‘成人节’?又到过‘成人节’的日子了吗?我的天,这日子过得真快,快得我都糊涂了!”

  “成人节”是州河岸上唯一的庙会,除了大年和正月十五,人们将这庙会看得比清明节、中秋节还要重要。韩文举为岁月的疾逝而悲叹着,又为这一天的到来所激动。他谢呈了一番英英,心里觉得很畅快,思想这一年一次的“成人节”就在后天了,得给小水买件什么东西,也显得做伯伯的关怀吧,就转身又去了商店,选买了一件新衫子。末了就索性再到一家小吃摊上,买吃了一碗鸡蛋醪糟,唱唱呵呵返回渡口去了。

  小水再去给伯伯送饭时,韩文举将新衫子给了她,并当场让她试穿了看合适,说:“真好,真好!人是衣服马是鞍,我小水俊得是一朵花了!后天就是‘成人节’,伯伯过糊涂了,你也忘了吗?”

  小水说:“我没忘的,昨天我就买了香裱纸了。伯伯你没给你也买一件什么东西吗?”

  韩文举说:“我讲究什么呀?小水,你外爷‘三七’已过了,你就不要再穿这白鞋了,死了的他不能活来,活着的咱就活个自在,等到周年的时候,咱再好好祭奠祭奠他。后天你就穿上这新衫子到寺里去烧烧香,说不定过了这节,你真有了好事哩!”

  小水说:“我还有什么好事?”

  韩文举想将他托英英的事告诉她,话到口边却止了,只是得意地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麻子外爷只会把你当猫儿似的疼爱,可他没文化,只看眼前事,哪儿会想到你的前程呢?”

  到了第三天,就是“成人节”,州河两岸的人家几乎家家都在鸣放着鞭炮,许多老年的中年的女人,以及姑娘、娃娃就拥到渡口来,叫喊着韩文举摆渡去不静岗的寺里。韩文举似乎又忘记了一切烦恼,一见人多,话就又如溢出来了一般,和这些老少女人们打笑逗趣,说:“吓吓,‘成人节’成的是所有人,可不是尽成你们妇道人家呀!”船上人说:“韩文举,你是白活这一把岁数了,‘成人节’不成女人成什么,没有女人就有人吗?”韩文举说:“哟,女人吸北风喝凉水就能生下娃娃了?这不静岗的寺你们知道是什么寺?女娲补天的时候,补了东天补西天,补完了坐在咱不静岗上歇气了,想:补了的天再塌下来怎么办,总不能把我一个累死呀?就挖了州河的泥在捏,一捏就捏成现在人的样子。可她为什么不单单捏个女人的样子呢?女娲说啦,女人是不行的!她就又捏了个男人样子,将两个泥人儿放在这河岸上,说:几时河里涨水了,淹了州城,这泥人就活了!”这么说着,韩文举就卖了关子,拿酒瓶去喝酒。船上人说:“你尽是胡说的,那时人还没有,哪儿来的州城?”韩文举说:“州城没建起,盖州城的地方在吧?所以以后州城一发大水,水要淹到了州城,那就有大事哩!州志我读过,记载的就有闯王攻进州城那年,州河就发过大水。咱田老六游击队攻打州城那年,水不是把州城墙也冲了一块吗?”船上人就说:“依你说,今年州河水更大,把州城墙冲垮了十二丈长的石条,那也要出大事了?”韩文举噎住了,却立即辩解道:“怎么没大事?农村这么闹腾不是大事?听说州城里、白石寨里农民进城做生意的人很多,你能说里边没有几个成龙变凤的角色吗?所以,女娲走后,果然州河涨水,那两个泥人就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那么一配合,就儿儿孙孙全生下来了。后人就在咱不静岗上修了寺,也就定这一天是‘成人节’了。可现在倒成了你们女人的世事,光是你们女的,能叫‘成人节’吗?咱们乡政府整日动员要计划生育的,怎不封我个主任干干,要不我这一天在船上,过一个女人发一个避孕环……”船上的人就一齐拿拳头打韩文举的头。打得韩文举笑不得喘不得。女人们就又骂了:“韩文举你这么胡说八道,老天活该不给你配个媳妇,你长了那个东西不如个鸡,夜里睡觉让猫吃了那四两肉去!”骂得馋火,韩文举抵抗不住,故意将船来回摇晃,说:“我是没用的男人,就让我摇翻了船死了去吧!”女人们就又围着打他,揪了耳朵让他把船摆到对岸。

  韩文举在船上和女人们调情嬉闹的时候,小水已经在家换了新衫子,按“成人节”的风俗,以家里人头各烙出两张大面饼,一张要高高撂上房顶,一张要深深丢进水井。面饼烙好,就给外爷的灵牌前点了香,也给爹娘的灵牌前点了香,便拿了面饼出门站在房门口,说一声:“这是伯伯的!”刷地把一张饼撂上去,面饼在空中旋转,圆如碟盘,轻如手帕,落在了瓦槽上。再说一句:“这是小水的!”又一张饼高高抛起,端端落在屋脊上了。正踮了脚尖往上看,身后有人叫:“第三张是我的!”回过头来,说话的竟是英英。

  小水气恨着英英将她去解释的事加盐加醋在村里公开扩散,但英英现在来了,又主动和她说话,她就没理由给人家难堪了,说:“英英你也是去寺里吗?”

  英英说:“是要去寺里,但先要到你这儿来的!”

  小水心里就一惊,思忖道:她来还找我有什么事,难道还怀疑我和金狗好吗?英英说:

  “我一来是看看你,二来我也是来给说个好事的!”

  小水说:“什么好事能轮到我?”

  英英说:“韩伯没告诉你吗?他让我给我叔叔说情,叫你到河运队的。我叔叔今早从县上提前回来了,他同意让你去货栈的。”

  小水倒恨起伯伯了,说:“英英,这我不去,我伯伯他是说了句闲话的。”

  英英便愣了多时,说:“你不去?这也是好事呀!麻子爷爷不在了,你一个人呆在家里,日子劳累不说,闷都闷死人了!货栈人多,热热闹闹的,怎么不去?”

  小水只是摇头,牙把嘴唇咬得死死的。

  英英又说:“你是不愿在我叔叔手下干事吗?我叔叔我也对他有意见的,可他毕竟也不像别人说的那样不好。我这话你信不信?不信也由你。你到货栈去,他也不直接就管着你呀!你是不是还在忌恨我?我是说过你的不好听的话,那也是我有我的难处呀!”

  英英的话,竟使小水有几分感动了。她说:“英英,你不要说这些了,我都不是这些原因,我现在哪儿也不去的,我不怨天不怨地,不恨你也不恨金狗,我只怨恨我自己。我就在家里,安安顺顺过我的日子呀!”

  英英看着小水,看了半天,摇着头表示遗憾。

  小水觉得让英英尴尬了,就苦笑了笑,说:“英英,你家今儿没烙面饼吗?”

  英英说:“我才不信这些哩!早晨起来,我娘烙了好几张,要给我往房顶上撂,还要我给金狗撂一张,我不撂,我娘就骂我,我拗不过她,把饼子装在提包里哄说我撂了,我想拿着到寺里去肚子饥了吃的!”说完就格格地笑,果然从提包里取出两张面饼来。

  小水说:“这你就不对了,迷信不可全信,也不能不信啊!这是‘成人饼’,你就是不给你撂,也该为金狗撂一张的,他人在外,更需要神灵保佑哩!”

  英英说:“这么说,还得撂了好?那我就给金狗撂一张!”手一扬,面饼就落到小水家的房脊上了。小水看见,金狗的那张饼偏不偏正好撂在自己那张饼的上面,她心里不觉疼了一下。

  两人又说了一番话,英英先往寺里看热闹去了。小水目送着她的背影,眼红着人家的命好!就拖着懒懒的身子又将另外两张面饼拿到井里去投。井很深,只看见深深的地方有一小块亮,幽幽的是一个神秘的境界。小水往下一看,那亮块里就出现了一点人影,她将饼投下去,听见了两声沉沉的击打音,就长久地呆看着那亮块的破碎和迷乱,想:成人节成人节,人人都烙饼,可成了人,人却多么不同啊!

  小水突然决定不去不静岗的寺里了。

  到了黄昏,福运来了,问小水去寺里了没有,小水说没有,福运说:“怎么不去?你没去给神烧烧香吗?人多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我进去香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水说:“我恐怕再烧香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福运说:“你可不要这么想!韩伯常说人生光景几节过的,说不定你以后命会好呢!晚上咱到寺里去吧,去年那个晚上,几十个老婆子在那里守夜唱歌,有趣得很,今年说不定人会更多的。”

  小水终被福运说服,晚上两人就去了寺里。寺里虽然没有白天?!那么人多热闹,但满地的纸灰、炮屑和烧过香的竹把儿。神殿的两边墙上挂满了各种红布黄布的还愿旗,供桌上堆积着各类吃食、用品,菜油竟盛了几十个塑料桶子。就在供桌下的砖地上,盘脚端坐了五六十人,一个人在领唱着,几十人都在一起唱,声在殿里回旋,使供桌边上的两盏油灯越发飘飘忽忽摇曳不定,越发光线灰黄不明。小水近前看了,一律是上了年纪的老婆婆,她们衣衫陈旧,昏发蓬乱,手搭在膝头或握着那小脚,眼睛就微微地闭上,一声接一声地往下唱。唱的什么,福运没听清,小水也听不清,似乎是唱着“女儿经”,又像是唱着什么佛文,含糊不清,吐字不准,但极流畅不打磕巴,有起有伏,有腔有调,那油灯的昏浊的光映在每一张枯皱的又泛着油汗的瘦脸上。小水倚在寺门口看着她们,先是觉得很冷,很恐怖,如进入了冥冥的鬼的世界,浑身都瑟瑟发抖起来。但听着听着,她慢慢是听懂了,这些行将老去的老婆婆们是在唱着女人们的一生,她们从开天辟地女娲捏人开始,唱到人怎么生人,生时怎么血水长流,胞液腥臭,生下怎么从一岁到两岁,从两岁到三岁,怎么和尿泥抓屎蛋,说话,走路,跌跤,哭闹,到长大了怎么去冬种麦夏播秋,怎么狼来要吃肉,生虱来吸血,怎么病痛折磨,怎么烦愁熬煎,再到婚嫁,再到性交,再到怀孕,再到分娩,一直到儿女长大了又怎么耳聋眼花,受晚辈歧视,最后是打打闹闹争争斗斗几十年了蹬腿咽气,死去了还要小鬼拉阎王来审……她们不停地唱下去,似乎在哭诉着人生的一切苦难,唱完一遍,接着又从头来唱,小水不知不觉心神被她们摄去,情绪进入唱声中,福运叫她离开的时候,她竟已经泪流满面了。

  两人踏着黑黑的夜色走出了寺院,谁也没有说话。就在走下不静岗前的斜坡时,那里有一个土坎,一人多高的,福运先跳下去了,小水却站在土坎上,恰这时远处有一两声“看山狗”叫,其声尖锐,动人心魄,她轻轻地叫了一下福运。

  福运在问:“你害怕‘看山狗’在叫吗?”

  小水说:“是害怕。”

  福运说:“‘看山狗’是避邪的,它一叫,神鬼都不敢来哩!你往下跳吧!”

  小水说:“你来扶着我。”

  福运伸出双手,他没有扶小水,却将两个拳头撑在土坎壁上做了蹬台儿,让小水踩着下。小水踩住了,往下跳,但跳下来的时候她是扑在福运的怀里的。福运赶忙要离开去,但是福运被鬼抱住了,这鬼大声喘息,紧紧箍住了福运的身子,这鬼是小水。“小水,小水。”福运不知道小水是怎么啦,慌慌地叫,但他的口被另一个口堵住,他尝到了一种甜的香的东西,在他的怀里是一团软软的棉花,是一个热热的温袋,是一个滚圆的粗细起伏的青春女人的身子,这身子正散发着一股特异的肉的馨香,使他激奋而晕眩。等他清醒过来将手触摸到小水的脸上时,福运摸到的是一脸的泪水。

  也就在这“成人节”的漆黑的夜里,就在这四周空旷无人的山坡上,就在这“看山狗”的叫声中和隐隐约约传来不静岗寺里没完没了的人生全程的诵唱声中,小水向福运透露了心迹,她提出她要同福运结婚,做生生死死的百年夫妻!福运是毫无准备的,也是毫无勇气的,他发痴着,疑惑着,拙手笨脚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突变的女人!小水却是那样主动,无所顾忌,殉葬式的勇敢,拥抱着福运,要求他来用身子压迫她,她也去压迫他,让他亲她揉她咬她,她也亲他揉他咬他以至于用手在他的背上抓出血道用牙在他的脖项和腮上咬出深印。她终于顿悟到了是她自己失去了金狗,并不是金狗遗弃了她,她就要在现在从另一个男人,她并不看重的憨实的蠢笨的丑陋的福运身上补回自己的过失。这不是向金狗赌气,这是一个弱女子的自强自立,而将她的兽的东西,也是她原本最正常的人的东西全然使出来了。当福运还在说:“这,这……”的时候,她骂自己是傻瓜,更骂福运是傻瓜,低声地但深沉坚定地说:“我就要这样活人!我就要这样活人!”

  一个月后,小水和福运结婚了。

  新房是在福运的三间厦屋,操办的自然是韩文举。这一日,村人前来相贺的十分多,虽没有接收到什么毛毯、线毯、太平洋单子、丝绸被面,却每一家来人都买了一串鞭炮,在新房门口哔哔叭叭鸣放。且三家五家了,合买一副中堂对联,在三间厦房的墙壁上,挂得红红绿绿的。

  福运没有想到,来祝贺的竟有英英。他正上下一新到邻家借了桌椅板凳招呼来客安坐,一抬头,看见英英进了门,当下就愣了。英英穿戴十分入时,一条纯黑的筒裤,覆盖着一双只露着脚尖的皮鞋,手里拿着一条绸子被面,朗声笑叫:“福运,还不接客吗?”

  福运反应不过来。

  英英就说:“喜日子真是喜糊涂了!小水呢,这么大的事,也不事先通知我,我临时才买了这件薄礼的!”

  小水闻声出来,拉她入坐,说:“本来要给你说的,怕你上班,叫你为难的。”

  英英说:“再忙也得来啊,这被面算我和金狗送你的!你真有福,年纪比我小,结婚倒比我早!”

  小水听到“金狗”二字,心里隐隐地疼了一下,但她脸上还是笑着,去给英英倒茶的时候,险些把杯子撞翻。

  这一切,福运都看见了,心里暗叫:英英是田中正的女儿,她这面子上的事做得多好!她来了,专是给村人看的,似乎她一直待小水是亲姊妹,夺走金狗,并不是她的自私和狠毒。可怜的小水,有口什么也说不出,苦只能往肚里咽了!福运就走过去,对英英说:“英英,要入席吃饭了!”

  英英说:“我和新娘子就坐到炕上吃吧,我来陪她。你放心,我会照顾她周周到到的!”

  客人便在屋里、院中入席就坐。年长的围坐了桌子,年幼的孩子和妇女就在院里将门扇卸下,将筐篮翻过当了席椅。凉菜端上,水酒倒上,一时叫声吃声划拳声顿起。小水按规矩坐在炕上,两个陪娘,再加上英英,四人对面儿盘脚吃饭。小水羞答答的,两个陪娘因为有英英在座,一时自卑,少了言语,手脚也瓷呆笨拙,就显得英英最为活跃了。她喝过几杯,脸色如故,又给小水倒满了一盅酒,举起来说:“我再敬你一盅!”

  小水脸色已红,说:“不敢多喝了,我酒量你不知道吗?”英英说:“没事的,这一盅权当我替金狗敬你的,你也不喝吗?”

  小水只得接过喝了。喝得口呛,喝得心慌,问一句:“金狗叔现在可好!”

  英英说:“好呀,他已经正式到记者部了,来信说,他要去东阳县采访,写一批大通讯在报纸上发表。你想想,这些文章要是发表了,会对全地区农村形势产生指导作用,他也就是大名人了!”

  小水吃惊地看着英英,眼里充满了忘却一切的激情,连问:“这可是真的?”

  英英就从口袋掏出信来,是整整三页,哗哗地直抖,说:“这是他来的信,你瞧瞧,你瞧瞧!”

  小水将信接过来了,却又还给了英英。

  英英说:“信上再没有写什么别的话,哪有什么呀?哼,前一段,外边一片风声,说金狗不三不四的话,事实怎么样呢?你不是体体面面的黄花闺女吗,不是幸幸福福的在结婚吗?那些长舌妇和长舌男现在怕是连一个屁也不敢放了!”

  小水不知道该说什么,低了头,大声出气。末了说:“来,咱们喝酒吧,我也衷心盼金狗成功,当了记者好好尽他记者的责,也盼望你们尽早结婚!”

  酒盅子端起,每人都喝了。小水又倒了酒,让各位再喝一盅。那英英也又倒了酒,再让对喝。后来,就又各自自倒自喝。两个陪娘一会儿看看小水,一会儿看看英英,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便说:“哎呀,喝得多了!”小水说:“醉不了的,喝呀!”端起盅子又喝了。

  一个陪娘就害怕了,起身出来对福运说:“小水和英英今日怎么啦,酒量那么好,一壶酒两个人快要喝完了!”

  福运就骂道:“这英英她娘的黄鼠狼子给鸡拜年,她又是来作践小水的!”当下火气泛上,要进屋去轰英英出门。

  韩文举忙将福运抱住,压低声音说:“你疯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人家能来也是给咱赏了脸的,即是她成心来作践的,咱闹起来也大理不通!”

  韩文举就进了屋去,英英已经趴在炕席上,眼神发直,小水却在说:“伯伯,小水自小没爹没娘,全是你老人家拉扯大,这场婚事又是你一手操持,我还没有给你敬酒哩!福运,福运,你来和我给伯伯敬酒呀!”

  端着酒盅走过来,身子一歪,撞在桌角,盅子就从手里掉下去碎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