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田中正新屋盖起之后,属仙游川最新颖的建筑。一砖到顶的四堵墙,又用白灰搪抹了,一律红色的机瓦,搭两岔镇街上举目一望,就显显眼眼。英英娘做了一套家具,搬住了进去,却常常与小叔子闹嘴,先是英英小娘在世的时候,田中正不让她改嫁,好言好语安顿着她的生活,也安顿着她做嫂嫂的身子。她一日三餐,给瘫子端吃端喝,瘫子泪流满面地感激她,她也说些万般体贴的话,眼却睁得圆圆的,寒气逼人,像是一双剑向瘫子砍去。可怜这瘫子阳寿殆尽,果然也便蹬腿去了。妇人只道自己苦难过去,幸福到来,又落个贤惠好名,没想事情败露,惹得满世界风雨。她便对田中正说:“事情到了这步田地,我出门脸面往哪里搁去?英英小娘既然死了,你就名名堂堂娶了我。世上‘熟亲’的事多得很,咱一结婚,众人的口就全堵了!”

  田中正同意这妇人话,就答应盖了新屋后成亲,结果出了告状一事,新房停止施工,田中正蔫得霜打一般,间或在妇人身上发泄苦闷,妇人也便不敢提说“熟亲”一事。没想否极泰来,田中正官升一级,新屋盖就,一切该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田中正却绝口提说旧话,似乎从来无甚事一般,日日在乡政府开会,吃酒,打猎,闲逛,竟十天半月也不回转。妇人催迫几次,田中正不是说自己才上任,要先抓出几件像样的工作也好给田有善脸上增光,或者就说等亡妻的周年过后,不要再让人耻笑而坏了一个乡党委代理书记的名声。妇人心下就灰了许多,知道田中正现在大权在握,眼头高了,已不把她放在心上。这妇人也是厉害角色,面上柔和,心底刚硬,忍不住这口恶气。每等田中正回来,偏打扮得焕然一新,做出万般风流神态,直惹得田中正一颗心火烧火燎,待要近来快活,却掩门闭户,坚不答应。田中正为此发了几次火,没想妇人火气更大,动不动嚷道:“我老了嘛,你还找我干啥?两岔镇的嫩白菜多得是!可我告诉你,你敢领一个臭小婊子进这个门,我就敢去告你,你强夺公房,霸占嫂嫂,送财送礼走通田有善……你这书记怕也会当得不自在的!”

  一说这话,田中正就软下来,当场会给嫂嫂跪下,指天诅咒说要娶她,但日期总是一月推迟一月,甚至到后来就长日子不回来了。

  转眼到八月中秋,田中正把蔡大安叫来,说:“前几日收到县委田书记便信,说是他给岳父岳母做了两副棺具,需要二十斤上好生漆涂刷,你明日去北山牛王沟一趟,连夜弄一塑料桶来。回来从商店内部再搞三十斤核桃,十斤香菇,五十斤上等弥猴桃。后天一早送到县上,你也可以在那里多呆几天,看几场白石寨剧团的秦腔吧。”蔡大安如此办理,第三天因没有便车,就假称自己去走亲戚,搭金狗的船去了白石寨。

  中秋节夜里,英英买了好多水果、糕点来到乡政府,要叔叔一块回去过节。田中正推托夜里要开会,打发英英回去了,自个就无聊地呆在房子里喝酒。田一申知道细底,跑来说:“书记夜里没有回去呀?”

  田中正说:“没有。中秋节又不是过大年,看得那么重要呀?”

  田一申说:“不回去也好,那就到我家去吧。”

  田中正说:“算了,我也没这份心思的!”

  田一申就说:“田书记,你那心思我知道,那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既然不到我家去,咱到翠翠家去吧?下午翠翠见了我,还问起你今晚回去不回去,说若不回去,就上她家去,怨你好几天没到她家去了,她寻思是把你得罪下了。”

  田中正说:“这翠翠会说话,我哪里上她的怪?你来了也好,咱一块去她那里喝一场。可我告诉你,酒席上你不许胡说!”

  田一申说:“我胡说什么了,我还不是为着你们好吗?”说完就笑了笑,直望着田中正挤眼。

  两人从镇街走过,直到街西头,推开一间二道檐房子的装板门,步入后院,翠翠正和爹在院中石凳上坐着,立即站起来让坐。老汉说:“翠翠说你们要来,我们都等着,看着月亮到屋顶上了,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翠翠说:“爹尽说胡话,人家书记不先回去跟嫂嫂赏月,能一黑就到这里来吗?”

  田一申就窃笑:“翠翠这嘴真是刀子!但你把书记冤枉了,他今夜就没回去,专叫了我来陪他到你家吃酒的!有什么好酒,我今日可要喝醉啊!”

  老汉慌作一团,急去内屋打开柜子取酒,翠翠就陪田中正和田一申坐着吃瓜子儿,故意将瓜子皮儿吐得很远,落在田中正的身上,目光波曳。田中正也浪了眼,皱着鼻子说道:“翠翠,你头上擦了什么油,好香!”

  翠翠说:“有什么香的!我们小家小户的能有几个钱讲究?前日我在渡口上洗衣服,瞧见书记大嫂子了,恁大年纪倒不显老,收拾得像个十七十八的!”

  田中正一时不知所答,嘿嘿应笑,田一申就说:“翠翠是黄花女子,头上不擦什么油也有香气。说句冒犯书记的话,英英她娘毕竟是半老徐娘了,要打扮也打扮不了几天了!”

  翠翠就说:“一申,这话书记可不爱听哩!世上的事,黑馍包酸菜,偏就有人爱吃哩!”

  田中正被说得有些坐不稳,脸上也有些不好看起来。正无话寻处,翠翠爹一个箕盘里端了一壶酒,四个盅杯,四碟炒菜,招呼大家用酒。他一一在盅杯里斟了,端起来说:“田书记,水酒一杯,咱喝起吧!我们这个家里,翠翠娘死得早,儿子考不上学,回来做不了庄稼又做不了生意,全靠了书记关照,使我们承包了医疗站,勉强有个吃饭的地方……”

  田中正将一盅杯倒下肚去,说:“老陆,医疗站承包了情况怎样?”

  老汉说:“基础差,当然顶不住镇医院。我主要是卖药。”

  田中正就说:“有几个人到乡上反映,说国家职工到你们那儿买药,发票一开七八元、上十元,却买的是罐头,是酒!老陆,你要策略一些,不该公开的事就得包捏得严严的,你要给我脖子底下支了砖,我的日子也就难过了!”

  老汉一脸羞红,支吾道:“书记,这事我早不干了,再要那样我还能对得起你吗?翠翠,你也要给书记他们倒酒呀!”

  田中正很得意自己不火不温要挟了老汉一顿;要挟老汉,不如说是煞煞翠翠的骄气。这风情女子,凭着一副白脸子和两个大xx子,心性比天高,二十岁上找对象起,一排一连的小伙子从手里过了,看不中,可怜三十岁了还在娘家呆着。田中正只是有几次把柄在她手里握着,说话就浪里浪气。田中正是她能控制住的孱头吗?翠翠果然是孙猴子,有了竿就顺着上,念了紧箍咒便服服帖帖了,她一连六盅酒陪书记喝了,田中正醉眼蒙眬,于桌下的黑暗处用脚踩住了她的脚,翠翠反倒淫淫地笑。

  田一申看在眼里,假装去上厕所,要老汉陪他到街上指点地方。走到街上,夜已深沉,无有一人,就咿咿呀呀唱着,不想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跑过来的竟是蔡大安。

  田一申说:“你几时回来的,夜这般深了,去哪家相好家喝酒呀?”

  蔡大安说:“我擦黑搭金狗的船回到渡口的,直脚去了书记家,书记过节却没在家,英英娘骂骂叨叨说了我一堆不是!赶到乡政府,又不见书记,他这是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见着吗?”

  田一申说:“他正在翠翠家喝酒哩!”

  蔡大安说:“他又是盯上那小狐狸了?!怪不得他家嫂子骂他坏了心,撇下她不理不睬了!”

  田一申压低声音说:“人家的事你别管得太多,放着嫩草不吃吃老草啊?”

  蔡大安就说:“田有善书记恼就恼他这一点哩!我这就喊他去,还有重要事要对他说的!”

  田一申便说道:“你要找他你去找吧,我可不干那伤脸的事!”一路摇摇晃晃倒回家睡觉去了。

  这蔡大安进了陆家,田中正还和翠翠坐在那里,一边嘻嘻浪笑,一边捉盅儿吃酒。得知蔡大安从白石寨带回田有善的指示,便匆匆站起来要回乡政府去。翠翠父女送到门口,小声里只是怨恨蔡大安缺人缘,是个丧门星。

  田中正和蔡大安回到乡政府的房里,蔡大安细细汇报了见田有善的过程。末了说:“田书记要我给你说两件事。一件事是,两岔镇的工作在县上是摇了龙尾,要赶快想尽办法改变这种被动局面,要不他给你说话也不体强了!”

  田中正说:“他说得容易,现在怎么抓工作呀?两岔镇又不是县城关乡有副业可干,又不是南北二山有木材、山果、草药、桐油。你去抓生产吗,地都分了,咱指导人家怎样种地?现在能抓的就是计划生育,上月一次拉了四拖拉机大肚子女人到县医院做了手术,工作还可以嘛!”

  蔡大安说:“书记也说到这些不利因素,可他说,州河里那么多船,据有关部门查询,都是两岔镇的,怎么就不以乡政府名义把它组织起来呢?现在国家搞改革,中央一再强调抓农村商品经济,可要不失时机干一下,既有效地发展了地方经济,作为一个领导也有一份政绩呀!”

  田中正默了一会儿,手拍着膝盖,喜形于色起来,说道:“书记这一点,真把我点醒了!还指示什么了?”

  蔡大安却嚅嚅支吾,田中正再问,方说:“书记说,上次那场告状,事情虽然了结啦,可影响也够大的,往后凡事多谨慎。与英英她娘的事,会伤风败俗,辱没田家门庭的,也最容易让别人做了口实。但事情既然那样了,就‘熟亲’了最好,堵了众人嘴,也不影响往后的前途。”

  田中正脸上变了颜色,立即又笑起来,说:“前途?书记是这样说的吗?他也是想象得太过分了……这事我会处理的!书记谈的组织船队的事,很重要,我要亲自组建一个河运队来!具体的事嘛,你就来负责吧,明日去不静岗找着金狗,这小子我观察了,是个刺儿头,得把他猎住,事情就好办多啦!”

  第二天,蔡大安起得很早,就去了不静岗。金狗他们撑船发财的事,他耳闻目睹,很是馋眼的,只是恨自己无船又无下苦的力气,田中正现在让他负责组织船队,心里禁不住地喜欢。赶到金狗家,金狗正吃罢饭要撑船到白石寨去,他强留住谈了乡政府的决策,金狗听罢就叫道:“吓,田中正书记也注意起撑船的事了?!”

  蔡大安说:“他是书记呀,他什么不放在心上呢?!他说,群众中有了搞商品经济的苗头,做领导的就要站在群众前面啊!所以就准备组织一个河运队,让我找你来了!”

  金狗说:“要组织就组织,他书记一声令下,那不是很容易的事吗?我是什么人物,却来找我?”

  蔡大安说:“金狗,你这话说得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口气的人!也正是为这,书记才让我找你的!你是复退军人,觉悟自然比旁人高,乡政府的决策你也该是理解的。你们有船的人家都富裕了,可不静岗、仙游川以及两岔镇大多数人家还是贫困啊,咱们不能只顾自己,毕竟是社会主义国家嘛!”

  金狗倒哈哈笑起来,直笑得蔡大安也莫名其妙了,突然他戛然止笑,说:“书记能想到这一步真不该是个代理书记了!河运队怎么个组织法?”

  蔡大安说:“只要你金狗带头,这船队就好组织!具体办法,咱一块到乡政府和书记研究去。”

  当下就拉了金狗要到镇上去,金狗却推辞了,他说他得和众船户谈谈这事,就脱身去找七老汉他们一伙人。

  七老汉众船户倒好生疑惑,不知田中正又耍的什么圈套。金狗分析了形势,说,田中正虽然拿了实权,或许上次告状一事对他有刺激,真心想办一点好事。就是他的目的不在于为两岔乡人民着想,可无论如何,他利用这些船户,咱们也可利用他,毕竟不是什么坏事。再说,组织了船队,统一采购货源,统一寻找销货出路,对船户也是有益。众人听了,言之有理,便推金狗出面与田中正具体商谈组织船队事宜。

  金狗便在乡政府呆了一天,商谈的结果是船权还属于个人,无船而想参加船队的人家就投资入股,所得盈利,按股提成。这船队对外名称就是“两岔镇乡河运队”,直接属乡党委领导。

  但是,在决定河运队具体负责人选时,先是蔡大安当着金狗的面对田中正说:“金狗是州河上的一条水龙,就让金狗当队长,我兼给咱跑货源采购吧!”田中正当场应允。船队很快就张罗起来,蔡大安也确实卖力,几天内联系到一大批桐子运输任务。运桐子的这天,田中正一定要一起行动,头尾相接,一字儿摆个长龙阵,领头的船由金狗撑,船头上还打出一面“两岔镇乡河运队”的旗牌。河运队开拔之后,田中正就立即给白石镇县委田有善挂了电话,报告了组织河运队的经过。田有善当时正召开常委会,便领着常委们去寨城南门外的渡口上观下来的河运队阵式,县委常委们要到河边看船队,消息传开,寨城许多人都赶到渡口去,黑压压站得寨城南门外没了插脚之地。

  河运队的船只被白石寨的人观看欢呼,船工们也觉得脸面光彩。这批桐子运输,盈了一笔钱,金狗却并没有分给大家,以此又营造了两只船,且组织了一些无船而入股的人编了十几个木排,由他亲自领着往复州河。这支河运队有船有排,各家各户再不为货源四处奔波,且行驶水面上,互相照应,互相提携,伤亡事故也随之大减,村人倒对田中正改变了几分看法。

  事过半月,田中正却到渡口找去了金狗和蔡大安,听取了二人汇报,说了许多鼓励话,又传达了县委对这个河运队的赞扬。末了却说:“河运队办起来了,我们只能办好,不能办坏,要么就对不住县委的关怀了!为了扩大河运队的生意,我想咱蛮可以在白石寨成立一个货栈,这样既可以有固定销售点,又可以周转货物,咱们争取年内使河运队成员个个成为万元户,为全县树立一个典型!货栈负责人我们党委研究决定了,让田一申去,他在这方面也是有经验的,为了便于工作,他就也当个河运队队长吧。”

  蔡大安一听则急了:“一个船队怎么有三个队长?金狗,你说呢?”

  金狗说:“我无所谓。”

  田中正就说:“金狗这话很对,你在河上熟悉,木排组任务又重,你就以后主要管理木排组。田一申是生产干事,现在乡上又没别的事,让他在船队多负起责任。就这样先干吧,过上一月两月,咱还可以再调整嘛!”

  蔡大安在田中正面前再不能说什么,下来就在金狗面前大骂田一申是狗头,为人狡奸,心底歹毒,偏偏田中正宠他。金狗只是发笑,觉得这么个小小船队的队长也争来夺去,实在有些无聊,却兴趣田中正为什么这么信任田一申?蔡大安也是心中窝火,说了田中正原准备与其嫂“熟亲”,可田一申却拉线为田中正勾搭上了陆翠翠,有心要娶。

  蔡大安说:“你瞧瞧,田一申充了什么角色?我去过书记家,英英她娘哭哭啼啼给我诉苦,人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能需要了搂在怀里,玩够了就掀到崖里?那妇人也不是个软面儿,事逼急了也会做出神鬼都怕的事情!田一申却引着陆翠翠勾书记的魂,弄了就弄了吧,却还要娶了陆翠翠,这不是要让书记犯错误吗?”

  金狗在心里一阵好骂,气都出得不均匀了,正好墙根下卧着一头母猪晒太阳,他照着猪肚子踢了一脚,看着母猪嗷嗷地逃走了,说:“书记是两岔乡一乡之主,他愿意弄谁就弄谁,他有这个权嘛!”

  蔡大安说:“背地里咱也放了胆儿说,田一申是把心瞎了,咱书记也是把眼瞎了!”

  金狗说:“那都是你们的事,你们去处理吧。现在是田一申当了队长,就让他当去,咱各自把咱的工作搞好,明日镇上逢集,你收购四千斤龙须草,听说荆紫关那儿草价比这儿高一角二分,后天我们木排组就运下去。”

  两人说罢,也便分了手。自此金狗倒后悔当初不该让田中正插手河运之事,事到今日也无可奈何,只是暗中留心各宗生意,以防田一申和蔡大安从中得了经济上的黑利。

  半年光景,白石寨有了一个大大的货栈,船队已形成二十五只梭子船组和一个三十六人的木排组,声势浩大,财源茂盛。白石寨到荆紫关的水路险,除富有经验的十只船下行外,其余船只来往两岔镇到白石寨。而木排是随编随撑,撑到目的地拆掉,便州河里无处不到,金狗领着这伙亡命徒,木排曾撞翻过十次八次,次次倒没有伤人。一月一次,河运队清账盘点,金狗每次都要在场,一宗一宗亲自过目,不能有半点差错。再加上蔡大安处处留神田一申在货栈的活动,田一申又暗中监视蔡大安的采购,各人虽有一些账目出入不符的,但三查两查也都怯了手脚。金狗也心中暗喜,故意不撮合两人团结,使河运队盈利之钱除按规定为他二人付了报酬后全都分给入股人家。不静岗、仙游川以及两岔镇上的一些人家日渐富裕,人人都念叨这个河运队的好处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