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没事的地方偏就出了事

    曹老八来找带灯,秘告了镇西街村尚建安在家里开小会,说黄书记一来,天可能就下雨呀!带灯说:这话啥意思?曹老八说:他们说电视里报导过国家领导人去过南方的灾区,一去那里不久就下了雨,黄书记是全市的总头儿,他估计也是学国家领导人的做法来樱镇的,如果樱镇也下了雨,他也算是天上的什么神转世的。带灯哼了一下,却说:你刚才说啥?尚建安开小会?开小会就说这些淡话?曹老八说:是开小会,我是偶尔去他家,他家坐了四个村组长,见了我就这样说的。但我警惕性高,也不相信他们开小会怎么只说这些淡话呢?我假装离开了,却在窗外偷听,他们说黄书记来了要拦道递状子。带灯立即说:你再说一遍?曹老八又说了一遍。带灯说:你没听错?曹老八说:我牙不好,咬不动硬东西,可我耳朵灵呀!带灯送走曹老八,直接就去给书记镇长汇报。

    尚建安是镇政府的退休干部,还在职的时候就不是安分人,要和谁对脾气了谁要借他袄他就可以把裤子脱了也给,但和谁对头起来,那就鳖嘴咬住个铁锨,把铁锨咬透也不松口。他为了寻找当时镇党委书记的错,凡是书记的任何讲话,他都有详细记录,常把笔记本翻开,说:你×年×月×日怎么讲的,你能不承认吗?他曾经在夏夜里蹲在厕所里两个小时,让臭气熏着,蚊子叮着,就是要观察某某女人是几点几分进了书记的房间,几点几分房间灯灭了,又几点几分灯亮了出来的。他每天发布小道新闻,但大家既要听个新奇又都清楚他这人可怕,不敢和他深交。他是镇街上人,家和镇卫生院相邻,卫生院是在镇机械厂的场地新建的,他退休后说那地方是属于镇中街村四个组的,和四个组长去市里省里上访,给镇政府两年里的工作都挂了黄牌。现在的镇长那时还是副镇长,开了多少次会来处理他们的问题。他们坐三轮车出镇界去市里,镇政府的人撵到县城一举擒得,又将五人分开押住不让串通信息,那四个人吓唬一下就放了,把他放在一家旅社,他头撞墙不吃喝,在房间里放上馍和水了,动员他儿子去看他,又派三个镇政府干部轮流给他做工作,也就是制止他反抗,他一反抗就扭他胳膊腿,扭过了装着叫叔,拨拉他胸口不让生气。后来,镇政府强压住卫生院划给了他一份宅基,又给了他五千元,他写了保证书停访息诉,这事就算了结了。

    尚建安死灰复燃,又纠结四个组长要拦道递状,书记镇长感到了问题的严重,因为黄书记明天一早就到,得赶快控制住。不容分说,就给带灯下任务,要求不论以什么代价,只要黄书记在樱镇期间不让尚建安一伙出门就算大功告成。并明确表态,事后要给综治办大奖励的。

    竹子是在带灯给书记镇长汇报时才回来,也一起领受了新的任务,竹子还说:黄书记来了,那我们还陪同接待吗?书记说:控制住尚建安事大如天。竹子说:那我们白收拾头发了!书记说:以后有机会带你们去市里拜会黄书记。下一月我可能还去省上见元天亮的,到时,你们两个我都带上。

    带灯和竹子找曹老八商量控制尚建安的办法,路上竹子说:黄书记把咱害得这么苦,不见他也罢,书记真能领咱们去见元天亮那就好了。带灯说:甭听他说。竹子说:他对咱蛮客气的呀。带灯说:是哄着咱们好好干活哩。竹子说:那就见不上元天亮了!带灯说:你想见他?竹子说:在樱镇工作了一场,连元天亮都没见过,给别人说了,别人还不笑话?带灯说:你真想见,什么时候我领你去。竹子说:你带我去,是不是太夸张了?带灯说:还有更夸张的事哩!却住了口,不愿再说。

    和曹老八商量,曹老八说他的杂货店就在尚建安家的前边,可以让他媳妇从店的后窗盯看尚建安。带灯说:从今晚到明天天黑前,我和竹子就住到你店里,一旦观察到他们有动静,就前后门堵住。曹老八说:行,为了稳住他,我明一早就约四个组长都在他家打麻将。带灯说:能把四个组长叫去打麻将是个办法,但你能保证四个组长去吗?曹老八说:他们既然要闹事,肯定四个组长都去的。带灯说:就是打麻将,打上一阵了他们要出去,那就五个人,前后门咱能堵住?曹老八说:那你说咋办?带灯说:先这么定,我和竹子去吃饭,我再想想。

    带灯和竹子早饿得直不了腰,在街上一人吃了一砂锅米线,又多加了两元钱的鹌鹑蛋,说要吃结实,晚上得熬夜哩。竹子却发愁晚上住杂货店,会不会又要惹虱子,就又买了万金油,准备晚上浑身上下抹一遍。

    带灯想到四个组长在以前都是一吓唬就吓唬住了,现在不妨再做做他们工作,如果能瓦解他们,尚建安就告不成状,即便他自己执意要告,那他一个人也好控制。就决定把救济面粉给每个组长家送一份。当把四袋面粉一起拿到了第一组长家,第一组长很吃惊,说:你是让我给另外三个组长送的吧。带灯说:你咋知道?第一组长说:肯定来封我们口的。带灯说:封你们什么口?第一组长说:不让我们拦道递状呀!带灯说:我是来看看你们的,你们要拦道递状,递什么状?第一组长说:卫生院占地那事。带灯说:那不是早已结案了吗,不是给尚建安划分了一份宅基还给了五千元吗?第一组长说:那是四个组的地,只给尚建安划了宅基给了钱,四个组的群众利益在哪里?带灯说:我告诉你,尚建安老在利用你们,你们别再被他煽火,如果敢在黄书记面前拦道递状,后果就严重了。现在有了政策,要严厉打击反复上访,打击以上访要挟政府、谋取利益的犯罪行为。第一组长说:这是你们害怕了么,尚建安说了,镇政府害怕,我们怕什么。带灯说:你执迷不悟,我好心来看你,你倒说这话!第一组长说:黄书记啥时能来一次,这机会千载难逢哩。气得带灯说:那你就闹吧,镇政府要叫你们要挟住了那还叫什么镇政府?!把四袋面粉又收回了,准备明日多请几个人守前门后门,面粉就分给守门人。

    再和曹老八商量,曹老八有些得意,说还只有我约他们去打麻将是个办法!那四个组长都爱打麻将,镇政府是不准赌博的,如果我煽动着带五十元的彩头打,他们赌得起了性,或许打一夜一天,倒没心思出去告状了。只是你们不能干涉我们带彩头,也得保证派出所的人不来干涉。带灯突然说:这我们倒有办法了!你就把彩头往大里煽,我让派出所来人以抓赌为由,抓到派出所不就省事了?!曹老八说:那我呢,也抓我?带灯说:不抓你。曹老八说:不抓我就暴露了,他们会说我是你们线人,那以后他们肯定要报复。带灯说:那把你也一块抓走,过后不处理你,还给你奖励。曹老八说:我一被抓进派出所,风声传出去我赌博,我又不能对人说内幕,那我这工会主席就坏了声誉,再没权威了。带灯说:这你只能受点委屈。至于别人怎么说,不必管,我不撤换你的工会主席,你就可以一直当下去。曹老八才勉强同意下来。

    这个晚上,曹老八果然约了四个组长到尚建安家打麻将,带灯和竹子就派人守了前门后门,她们住在杂货店。一夜平安无事。到了第二天上午,镇街上响了锣鼓,黄书记一行到了镇上。尚建安家里却安静下来,带灯不知出了什么情况,派曹老八的媳妇以去尚建安家借筛子为名看看动静。原来打了一夜麻将,有输有赢,赢了的还想大赢,输了的又想捞本,都红了眼,天亮后也不说吃些东西,还在打着,等到镇街上锣鼓响起,尚建安说:不打了,还有正经事哩。曹老八知道尚建安要领人出去闹事呀,就说:我输了那么多,你说不打就不打了?继续打!尚建安说:今有事,不服了明日再打。曹老八说:有啥屁事比赚钱重要?四个组长说:麻将桌上能赚几个钱?!尚建安说:这不仅仅赚大钱,还关乎广大村民的利益哩。曹老八拦不住,见媳妇进来要借筛子,就骂媳妇你借啥筛子,都是你来了我才输的。媳妇说:你输了多少钱?曹老八说:买十个筛子的钱都有了。媳妇一听就急了,说:让你来打麻将,你就这么输呀?!曹老八动手便扇媳妇耳光。那媳妇哪里受得曹老八施暴,也就扑上去又是抓曹老八的脸又是扯曹老八头发。曹老八便拔腿跑出了院子。

    杂货店里,带灯和竹子隔窗见曹老八跑了,就恨曹老八这是故意和媳妇吵闹而要离开尚建安家,以免派出所人来抓赌。他这么一跑,自己是脱身了。可不能使派出所的人来抓赌抓现场。竹子说:这曹老八靠不住事!带灯说:过后跟他算账。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一步,你快去叫派出所人,无论如何先抓了尚建安和四个组长。带灯送竹子出了店,就同另外两人守在了尚建安前门口。

    竹子迟迟没把派出所人带来,带灯正张望着,街上又是锣鼓响,过来的不是黄书记一行,却是元黑眼兄弟五人。元黑眼双手端了个木盘子,木盘上放着一个猪头,猪鼻子里还插了两根大葱。元黑眼见了带灯,说:啊主任在这里!没去陪同黄书记呀?带灯说:陪同黄书记的是镇领导的事,轮不到我这毛毛兵。元黑眼说:世上的事真怪,好瓷片铺了脚地,烂砖头贴在灶台,这么漂亮的人整天干综治办的脏活,陪领导荣光的事却没了你,那你在镇政府有啥干头,干脆到沙厂来,工资给你高一倍!带灯说:沙厂发财了,口气大呀?!这是要往哪儿去,到松云寺敬神呀?元黑眼说:共产党才是神么!黄书记来了,我兄弟几个代表群众也欢迎欢迎呀,听说黄书记要到大工厂工地去,我们就在桥头候着。带灯说:你还有这份心!元黑眼说:也是给镇政府脸上搽搽粉么。带灯说:要搽粉也该杀一头整猪去,拿个猪头?哈,倒舍得插这么粗的葱!元黑眼嘿嘿笑着就过去了。

    竹子终于和派出所的人赶来,带灯嫌竹子动作太慢,竹子说刚才黄书记一行还在镇政府,如果把尚建安他们抓着去派出所,派出所又在镇政府隔壁,万一碰上了多难看的,所以等黄书记一行去了大工厂工地,我们才赶过来。

    派出所的人立马就进了尚建安的家,尚建安正和四个组长商议着如何拦道递状子,让第一组长先往前冲,肯定有人就拦住了,那么第四组长和第二组长就再冲上去,肯定又有人分头来拦,就在他们分头来拦了第四组长和第二组长,他就再冲近去直接跪在黄书记面前,而第三组长力气大,可以在他后边保护他。如果能保护他跪在了黄书记面前,黄书记就不可能让人把他拉走,而要询问了,那他们就成功了。一阵哐哩嘎啦响,派出所人进来,当下扭了五个人的胳膊要带回派出所,尚建安脾气很大,说凭什么抓人?派出所人说你们聚众赌博不该抓吗?五个人就矢口否认,派出所人便指着麻将桌说摊子还没收拾哩就抵赖?尚建安强辩打麻将就一定在赌博吗,我家里有菜刀是不是就杀人呀,我还有生殖器在身上带着就是强xx犯呀?!派出所人先问四个组长身上装了多少钱?结果搜了四个组长身上的钱都和他们说的不对数,不是多了少了二十元三十元的,而是一错就两三千。派出所人说:这咋解释?!再搜尚建安:你装了多少钱?尚建安说:我说不清。派出所人说:你是大款呀钱说不清?尚建安说:三千多元吧。搜出的却是近五千元,还搜出一卷纸,一看是上访材料,当下就撕。尚建安说:这你不能撕!派出所人说:多出的两千元我还想撕哩!尚建安说:这比钱重要!派出所人偏撕了个粉碎,朝尚建安脸上甩去。尚建安大哭大闹,四个组长也哭闹,派出所人吼道:再哭闹就上铐子!

    五个人被带走时没有上铐子,也没有用绳绑,把街道上空挂着的一条横幅取下来,派出所的人一人跟着一个,让他们拉着横幅经过了街道。

    对话

    带灯和竹子是最后离开了尚建安的家。

    竹子说:咱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带灯说:是有些过分。竹子说:派出所更过分么,以后咱干事不能再叫他们了。带灯说:我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做车子的人盼别人富贵,做刀子的人盼别人伤害,这不是爱憎问题,是技本身的要求。竹子说:哦。

    黄书记终于在天黑前离开了樱镇

    黄书记一行是在天黑前离开了樱镇,老上访户便解除了控制,尚建安五人也离开了派出所,但被收没了所有赌资。镇政府的职工精疲力竭地从各自岗位回到了镇政府大院,书记招呼大家去松云寺坡湾下的饭馆吃饭,要慰劳慰劳。带灯和竹子不去,说想睡觉。镇长说:不去也好,让她们好好睡一觉,美女都是睡出来的。看把咱竹子都累成黄脸婆了!竹子说:把活儿给你干完了你就作践我?!镇长低声说:听不来话!书记要慰劳大家,你们不去就是不给他面子,我给你们打圆场么。竹子说:我以为卸磨杀驴呀!

    最后离开大院去饭馆的是刘秀珍,问带灯:你们真的不去吃啦?带灯说:是人家吃剩的饭菜吧?刘秀珍说:哪里,新做的,黄书记一行吃什么咱们吃什么,还有娃娃鱼哩!带灯说:这回大方啦?!刘秀珍说:这你不知道,刚才侯干事来报招待黄书记一行的伙食费,数目大着哩。猪肉五十斤,菜油二十斤,萝卜一百斤,葱三十斤,羊肉二十斤,牛肉二十斤,鸡蛋三十斤,豆腐三十五斤,土豆六十斤,盐二十斤,花椒十斤,蒜十二斤,面粉八十斤,大米六十斤,木耳二十斤,黄花菜蕨菜干笋豆角南瓜片都是几十斤,各类鱼八十斤,鳖十八个,还有野猪肉、锦鸡肉、果子狸、黄羊,还有酒,酒是白酒四箱,红酒八箱,啤酒十箱,饮料十箱,纸烟三十条……带灯说:黄书记一行就是群牛也吃不了这么多!刘秀珍说:也好,趁机会咱镇政府伙房就好过了么。

    放了一星期假

    镇政府放了一星期假。

    书记叮咛镇长值班,他回了县城,马副镇长和白仁宝都是本镇人,也分别回了老家,竹子去了学校,连白毛狗也跑得没影了,带灯就坐在综治办门前的杨树下看书。树的阴影在移动着,带灯也跟着阴影的移动在移动,她发现了那个人面蜘蛛又在了网上,心就长了翅膀,扑腾扑腾要往外飞。

    去了一个上午,竹子又跑回来给带灯说老街上有了歌屋,已经有大工厂工地上的人去唱歌,段老师邀请也去玩玩。带灯说:这阵才记起还有我啦?!但还是拿了埙,和竹子去了老街。

    老街上果然已经整修出了三分之一房舍,开办着农家乐小饭馆、旅社和歌屋。樱镇上还从来没有过歌屋,只是松云寺坡湾后的饭店里有个麦克风,镇政府的人吃毕饭了偶尔清唱一阵。带灯也曾在那儿唱过,她的嗓音没有竹子清亮,唱时还要求关暗灯光了低头闭眼唱,能全神贯注地唱出自己的体会。这一个下午,她原本是想好好吹吹埙的,但大家都在热乎着卡拉OK,带灯埙也没吹成。大家分别都唱过几首了,带灯一直坐着听,后来段老师一定要带灯唱,带灯才站起来,说:那我唱个越剧《红楼梦》唱段吧。竹子和学校的几个老师都十分惊奇,他们没有想到带灯会越剧,而且唱的不是林妹妹是宝哥哥。

    带灯唱:林妹妹啊,自从居住大观园,几年来,你是心头愁结解不开,落花满地伤春老,冷雨敲窗不成眠。你怕那,人世上风刀和霜剑,到如今,它果然逼你丧九泉。……那鹦哥也知情和义,世上的人儿不如它。九州里生铁铸大错,一根赤绳把终身误。天缺一块有女娲,我心缺一块难再补。你已是无瑕白玉遭泥陷,我岂能一股清流随俗波。从今后你长恨孤眠在地下,我怨种愁根永不拔。人间难栽连理枝,我与你世外去结并蒂花!

    带灯以为唱戏能很兴骚地生活,没想越唱越悲,泪至咽喉,嘴一张就从眼里滚出。她说:我唱不成戏。

    以段老师的安排,唱到天黑了就去吃农家乐,吃完农家乐了再来唱,一直玩他个不知今夕是何年,但带灯却离开了。竹子跑出来说:你真不唱了?带灯说:我堵得慌,怕是心脏有问题了吧。竹子说:你为什么要唱《红楼梦》呢,我陪你唱个欢乐的,情绪就兴奋了。带灯说:太悲伤太兴奋对心脏是一回事,我还是静静着好,去我老伙计那里弄红柿子呀。

    给元天亮的信

    我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一个人兜风读书思想,我现在才知道农民是那么的庞杂混乱肆虐无信,只有现实的生存和后代依靠这两方面对他们有制约作用。人和人之间赤裸地看待。在老伙计那吃红柿子的时候,院子里站了那么多人,有个媳妇拿来夹竿帮忙,这媳妇不会生育,遭他们讥讽。有个媳妇给邻居建房人做饭,要求一天五十元,另一个媳妇说你的手值五十元其他都不值。人们笑贫恨富。我总把自己封存在大石头里,现在石头被一天天打碎,我真有些适应不了怕热怕冷无处躲避,一口口叹出体内的浊气。我想到修炼。听说那得道的高僧坐化焚后体内有舍利子,舍利子是他尘世的情结吗?道行越深舍利子越多,那情愫凝结心中多么难啊!总之,没有深切的追求和功业的依托,人生都是空洞的盲人瞎马的作乐。我从小被庇护,长大后又有了镇政府干部的外衣,我到底是没有真正走进佛界的熔炉染缸,没有完成心的转化,蛹没有成蝶,籽没有成树。我还像鸟一样靠羽毛维护。一天天的荒废光阴是不能安然的,我觉得人生也是消业障的过程,而美丽的功业就像海上的舟船载人到极乐世界,可我……

    夜里做梦在坡顶走时地下有声音,和我说话,声音磁性很明朗。当时听很清,现在忘了,只记得一句说:你还没和佛讲和。不知是啥意思,也许说我修养不够?我也见你了在我们这里,你在山上看见了一棵树就跪下来,影子过来,我跪一边,影子过去,重叠着你。我问你爱情是不是有颜色?你说好的爱情应该是绿色的。我看着那棵树,竟然不情愿地想绿色是大自然的血液,绿叶是树木的血之余,立即心悸。

    镇街上有三块宣传栏,邮局对面的那块永远挂着你的大幅照片。你是名片和招牌,你是每天都要升起的太阳,看着街市,也看着每日在街市上来回多少次的我。今天和竹子又经过那里,我要竹子站在你的照片前给她用手机拍照,其实我是为了让她也给你我拍照,虽然你薄成一张纸。拍完后我们翻看,正看着你我的那张,一只黑底白点蝴蝶翩翩飞来就灵巧落在手机上,然后飞走。我好诧异,竹子说:哎哎。诡秘地笑看我,我没说话。我觉得我们真是不一般?我不迷信,但我有时实在疑惑,街市上怎么会有蝴蝶呢?

    你是我的白日梦。

    我很想念你。有时像花香飘然而至,有时像香烟迎面而来,有时像古庙钟声猛然惊起。我不止一次地给自己说可以想但不要沉湎或泛滥如决堤山洪,否则我在山上把你埋掉。然而我无法克制自己泥陷相思境地,给自己找出路,每次拟词拟到结尾却像荒秧子庄稼一样枉费功夫,相思仍然疏漏的一颗种子在田畔的草芥中茁壮独立,管他谁来收成。所以我就随意生活,浓烈地想,心如香椿自香,臭椿自臭,各享其味,该上树就上树,该下河就下河,本身的气息味道改变不了,像饥饿闻见饭香,积尿听见水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