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西夏一路从街上走过,街东十字口的水井边,三个男的一个女的在那里翻猪肠子,他们用铁条顶着肠子的一头,然后翻出来将恶臭冲天的粪便抖落在路边,苍蝇嗡嗡嗡地乱飞,而苏红和迷胡叔立在旁边看着说话,那女的头发扑洒在脸上,衣襟上已沾满了星星点点的污水,说:“苏红,你瞧我这命,学校里一张桌子坐出来的,你当老板了,我只是个翻猪大肠的!”一个男子说:“你为啥成不了苏红,你太计较么,雷刚那儿的肉五元六,你的肉就五元八,你知道雷刚这几天不杀猪,你就哄抬物价呀!”女的说:“你说啥,谁的肉?”男的说:“你的肉么。”女的说:“是你的肉!”那男的就笑了,对苏红说:“苏红,明日我娃过满月,你得和厂长来呀!”苏红说:“这么快的,却生下一个月了?是公子是千金?”男的说:“快是快了点儿,可绝对是咱的种,咱不是那庆升!”苏红说:“你看谁来了?”那男的看了一眼西夏,忙说:“是个女的。”苏红说:“女的好,女的是他爹的贴身小棉袄。”男的说:“那有啥好,顶大嫁给个皇帝!”西夏也忍不住笑了一下。苏红说:“西夏西夏,你这是到哪儿去了,脸色这么难看,你娘舍不得给你吃吗?”西夏说:“回来这些日子总害胃疼。”苏红说:“走走走,到我那儿去,买一节肠子姐给你做葫芦头吃!”西夏说:“啥子叫葫芦头?”迷胡叔说:“就是猪的痔疮泡馍。”听得西夏龇牙咧嘴,苏红说:‘他胡说哩,是用大肠泡馍,又好吃又养人。”买了一节肠子,拉西夏往家去,迷胡叔也跟了来,西夏说:“你们有事?”迷胡叔说:“苏红要问我砍林子的事哩,我这一辈子就栽在顺善手里了!”西夏听迷胡叔这么说,就不愿跟了苏红走,但苏红终不放她的手。

    到了苏红家,院子里清清静静,一层落叶在地上,微风酥酥地吹,聚起来又散开去。二楼的窗台处,一根竹竿上挑着三个裤头和两上胸罩,摇摇摆摆如小旗子。在高老庄,西夏去过许多人家,见到的妇人的裤头和胸罩差不多都是用粗布自制的,有的甚至补了几层补丁,洗晒也都在院中的不显眼处。她就说:“苏红姐,你们先谈正经事吧,我在这儿洗洗手。”她在院子里的水池上洗手,看着苏红和迷胡叔上了二楼,说:“呀,你这是使馆,窗前挂了国旗哩!”苏红就笑着说:“女人的裤头挂在谁家的窗外这女人就是谁家的人了,我往哪儿挂去,就挂在那儿让东西南北的风吹去!”

    西夏差不多洗了半个小时,无聊得用盆接水还浇了那几丛花,待最后去浇墙角那几盆仙人掌时,花盆竟是放在一面石碑上,喜欢道:“这儿还有一块碑子,一定是等我来读等得太久了!”就搬走了花盆,又拿水冲洗了,见是一面《建修土地祠碑》,长一米,宽半米,为明成化年刻,其文为:

    尝闻神之威灵特乎人力,人之护福赖乎神佑,土地祠数十余年泽水浸淹,以至壬戌岁冬,又被流寇扰害,庙宇栋梁折毁。神像竟然损坏,日晒夜露,经过其地者无不目睹心伤,不忍坐视。信等请同大众商议,倾囊乐助,已于乙丑岁五月二十日兴工,成于闰月五月初一日。大功告竣矣,庙貌巍峨,神像丕焕,一方之功德昭焉,香火之接续远焉,岂非盛举哉!兹将捐资香名,修补庙宇一切花费账项刊列于后:(以下列捐姓名85人略)以上收钱四十千零四百九十一文,付木料钱四千五百六十文。付兽头砖瓦钱五千八百九十四文。付石灰钱三千文。付杂项钱三千七百六十文。付木匠工钱一千九百五十文。付砌匠工钱六千文。付神像一十千文。付彩画神钱二千四百文。付磬钱一千四百文。付刻字工、香炉钱四千文。付开光、谢士、诵经礼钱四百文。共付钱四十三千二百七十文,不敷钱三串六百七十九文。提用众神会利钱三千六百七十九文。

    当下抄毕。听得楼上迷胡叔的骂声渐渐小了,就走上楼去,正听着迷胡叔说:“林子一毁,顺善就真把我的饭碗子揣了!叫我干啥去,到白云湫当野人去?!”西夏心中一动,进去说:“迷胡叔,你要到白云湫,一定得带上我去!”苏红说:“西夏也知道白云湫了?你要敢去,我也就敢去了,都说白云湫如何如何,我是高老庄人我倒没去过。”迷胡叔说:“那好么,你们要去,我领了去,你们年轻都不怕死,我怕啥哩!”西夏就说:“苏红姐,明日你没事吧,明日咱去!”苏红也热火起来,说:“明日就明日,我也是烦得很了,去浪一浪,迷胡叔你可得说话算话!”迷胡叔却嘿嘿笑起来,说:“去就去,但我有个要求哩。”苏红说:“啥要求,吃的喝的我全包了!”迷胡叔说:“顺善瑞了我的饭碗,你总不能看着你叔喝风屙屁啊,我给你们厂搞宣传去,拉胡琴,唱丑丑花鼓!”苏红说:“那是生产单位又不是耍社火哩!”迷胡叔说:“看个大门还不行?打扫个厕所也不行?”苏红说:“人都说迷胡叔是疯子,疯什么来着,担粪不偷吃!行吧,我和王厂长研究一下就去通知你!”三人当下就商量了,明日一早出发,如果当日能回来就回来,若时间来不及,夜里就歇在白云寨的什么人家里,苏红就叮咛西夏和迷胡叔什么也不要带,她准备吃的喝的和手电,万金油,蛇药,她还可以去派出所借一个警棒的。

    西夏没想到谋算了多长日子的计划迟迟不能实行,无意中却落实得这般容易,情绪非常好,送走了迷胡叔,两人就洗猪肠做饭。她说:“苏红姐,你院子里还有一块碑子?”苏红说:“你把我这儿什么东西都摸清了?那是我盖房时,从土里挖出来的,那日吴镇长来家,我还说:“吴镇长,你总说你是土地神,这块碑子应该竖在镇政府院子。吴镇长看了,说就放在你这儿,多给土地爷烧烧香啊!”西夏说:“那你就放了花盆啦?”苏红只是笑。西夏是不懂葫芦头的做法的,苏红讲,古时候,高老庄人就喜欢吃猪的杂碎,但肠子腥臭味大,又油腻,有一个外地的名医经过这里,在一家小店吃过一顿饭后,知道是对肠子的制作不得法,就配了几味药作调料,从此杂碎一改旧味,香气四溢,顾客盈门。这家店主为了感激这位医生,就在店门口高悬个药葫芦,慢慢就把这种杂碎叫了葫芦头的。西夏噢了一声,却问:“太壶寺也是因为寺门口曾经挂过一个大铁壶吗?”苏红却不知此事,说:“你脑袋瓜就是灵,能想到那儿!”苏红一边和西夏洗肠子,一边讲着怎样挼,挼,刮,摘,回,再挼,漂,再接,又再挼,然后煮,晾,才能将污腥油腻尽脱。西夏说:“这么复杂?”苏红说:“今日我不能按要求做到,正宗起来,除了处理肠,还要熬汤,添饭,熬汤必须要原骨砸碎,出骨油了,汤水乳白,再下肥母鸡一只,大料,花椒,八角,上元桂,大火小火熬得汤浓为止。添时得肠子切坡刀形,每碗五片六片,排列在掰好的馍块上,滚汤浇三四次,加熟猪油,味精,调料水哩。我这儿没骨汤也没母鸡,但别的料有。”西夏说:“太麻烦,做些米汤,青菜炒肠子吃吃罢了。”苏红说:“要吃就吃好,我近日胃口不开,得把色香味做好哩。”西夏说:“咱中国人就讲究色香味,胃口越不好,越要色香味,越是色香味,胃口就越不好!”苏红说:“你是文化人,这也是食文化呀!”西夏说:“正是这食文化把中国人食得胃的接受能力差,胃不行了身体哪能好,长得就……”西夏不愿意再说下去,苏红说:“哟哟,吃一顿葫芦头你倒要发表一篇论文了,这就是你们知识分子!我在省城的时候见过一些高级大夫,他们是这样不能吃那样不能吃,听他们的话便只有饿死,到你这里,啥味又都不要了!你也是中国人,你咋长得人高马大的?给你做一顿饭,一盘五味俱全,一盘少盐没调和,你吃哪盘?说穿了,懒!懒又有懒道理。”西夏一时倒没词了。苏红又说:“我在省城的时候,也认识了一个剧团的名角儿,他邀我到他家去,他在外穿得鲜亮光堂,裤棱儿不倒的,说话也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可一进他们剧团大院,乱得像个垃圾场,他那房子更是个鸡窝,倒墙上挂了斋号叫‘凤凰阁’,你们城里人就是这样!”西夏说:“我写论文哩,苏红姐倒写大字报啦!”苏红就哈哈笑起来,说:“不说啦不说啦,肠子洗好了,下来我给咱做。你去卧房里歇着,抽屉里有相册,你看看你姐当年怎么样?”

    西夏到卧房里拿了相册,趴在床上翻看,五大本相册全是苏红的照片,穿各种衣服摆各种姿势,不穿衣服摆着各种姿势的也有。西夏暗暗吃了一惊:苏红这么开放的!而且还有和七八个男人的合影照,看看照片里的背景,西夏能认得是省城的什么地方,就猜想当年的苏红在省城过的是一种什么生活,也就不便提问那些男的是谁,照片是谁拍的,照相馆肯为这些底片冲洗吗?把影册放回抽屉时,抽屉里竟有一个类似xxxx的塑料玩意儿,赶忙就放下,苏红却进来了,苏红倒大方地说:“你瞧那东西是哪儿产的?”西夏说:“什么东西?”苏红说:“你倒装正经了!今日姐要问你,你这么漂亮,子路一天能爱你几回?”西夏耳朵立即烫烧,但也笑了一气,说:“他年纪大了,没几回的。”苏红说:“不是我教唆你的,你也该让人到日本捎个这东西,听说广州也有的。你现在还没孩子,等生过孩子了,男人越来越不行,女人却如狼似虎的。”西夏还是笑着,笑过了,说:“苏红姐,你就这么过下去呀?”苏红说:“你是不是也觉得你姐太寂寞了?寻不下合适的么!干脆不嫁啦,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男人不就是个屌吗?”说完自个儿倒笑了,过来搂住了西夏,虽然个头只到了西夏的肩上,但她把西夏的Rx房捏了一下。西夏一下子害怕起来,赶忙从卧室出来,叫嚷着要去厨房看肠子煮好了没有,直到吃饭,苏红坐在桌子左边,她就拿凳子坐在右边,吃毕便借口回去准备明日去白云湫的衣服,急忙走掉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西夏换了一身衣服,将脏衣装在篮子里,说是昨日约好,到苏红家去洗,苏红家有洗衣机。娘说:“几件衣服划得来到人家家去?我给你两下就搓洗净了。”西夏说:“这是牛仔裤,见水像帆布一样,沉得很!再说,我还要向苏红调查些事的。”娘说:“那你早去早回。”西夏说:“吃饭不要等我,如果我们聊得热火了,我就在她家吃。”子路是从楼上翻寻出了早年曾经挂过的一对木刻的堂联,用水在院里擦洗,木板虽裂了几道缝儿,但联语还完好,一条是“一等人忠臣孝子”,一条是:“两件事读书耕田”,高兴得正要张罗叫西夏来欣赏欣赏的,却见西夏又要出去,就恼得把鸡打得哗啦啦从鸡棚上飞到了檐笸,鸡毛满院飞。西夏偏拾起两根鸡毛,在左右脚上的鞋口各插一支,说:“娘,我是飞毛腿哩!”过去对子路说:“子路,我给你说个话。”子路立着不动,西夏梆地在他腮上亲了一口,奔出门去。子路眼看着娘,说:“这神经病!”

    苏红和西夏离开镇子,到了葡萄园下的沟坎,迷胡叔已在那里等了多时,三人沿着沟坎下的河道一直往西走,河道在牛川沟口汇合一处又往西去,这就是倒流河了,迷胡叔扎着裹腿,穿了一双麻鞋,就又吼唱起来:黑山哟白云湫,河水哟往西流,家无三代富哟,清官不到哟头。西夏说:“迷胡叔真有艺术细胞,一见这么好的山水就唱起来了!怎么就家无三代富,清官不到头了?”迷胡叔说:“你不知道高家的事哩,高家过去仍是出个大财东的,可从来没有富过三代。你那一系的云字辈里,有个武人给人家押镖,有一回为州里一个粮庄押了五车镖,货还未到,那粮庄主犯了官司,满门抄斩,你那先人就私吞了财物,以此发了家,富到县上州上都有铺子,号称高家的马行走百里不吃别人家的草哩!但富到第三代,被北边来的红胡子杀了。镇上雷刚的先人,原是高家的外侄,后来也家大业大,五个儿子四个在外边做官,留在家的那个脸上有块红瘤子,娶了七个老婆哩,闲得无事,把七十七斗豌豆撒在大场上,让七个老婆在上面玩老鹰捉小鸡,老婆都是小脚,立起一个滑倒一个,他以此来取乐的,那过的是啥日子?!但这五个儿子一年里死了三个,两个又无缘无故地得了软骨病,一帮妇道人家阴气太重,又都重嫁到县上,被人家几年之内把家产倒腾个净光!我爷手里,我家也是富的,收麦天先请的麦客子就坐三席哩,到我手里,我那兄弟,就是顺善他爹,不成器么,人懒又爱抽口大烟,把家产抽空了,要不怎么土改时你们家里中农,我们家倒成了贫农!”苏红说:“那还不多亏顺善他爹,给你定个地主分子,怕文化革命中早背了磨扇沉到西流河了!”迷胡叔说:“这倒也是。栓子他爷富,土改时给他背了炸药包子,点着了让他在十八亩地那麦田里跑,跑着跑着,炸药包响了,只有一个手是完整的,那手是个六指头。十八亩地就是葡萄园的西头,对了,蔡老黑前几年是多富的,他家空酒瓶子一拉一架子车的,她那婆娘见天往外倒鸡蛋皮,说鸡蛋把人吃伤了,一见鸡蛋就反胃的。现在呢,才几年光景,毕了!现在富的是苏红……”苏红说:“你别胡说八道!”西夏还要问:“那‘清官不到头’又有啥说头?”苏红说:“你别让他说,说上十句还说的是人话,说过十句了就全成疯话了!”迷胡叔说:“我哪一句是疯话了说你富了你就不高兴了?我不向你借钱,你怕啥的?”苏红说:“好,好,我富我富,家无三代富,反正我没男人没娃,怕什么二代三代的?!”不高兴起来,往前独个走去。西夏猛一歪头,瞧见前边山崖上直直立着一个人,便把头低了,再抬头看时,那立着的不是人是一块竖着的石头。就怔了一下,心想:明明那人还朝我笑的,怎么就是一块石头?她说:“苏红姐,那是一块石头吗?”苏红在前边回了头,说:“你是近视?”证实了是石头,西夏觉得自己又有了幻觉,说:“我眼睛是不好。”就问迷胡叔:“咱这儿出过清官?”迷胡叔说:“明朝的时候,高家出过一个叫高杰的,在清川县当县官,高悬明镜啊,负责修过一条石砭路,那时没雷管炸药,全是用柴火烧崖,烧过了用水灌,石头就激炸开缝子,硬是用钎子撬,镐头挖,石砭路修了八十里,听说现在还叫高公砭。他政绩好,调到周山县,周山县是穷县,土匪强盗多,谁也不肯去的地方,他去了,当的是知县,拿的是州官的傣禄哩!可一夜土匪把县衙抢了,天明,他还是坐在大堂上的,头却没有了。清朝三百年,高老庄出了四个官人,都是清官,但一个收纳皇粮不及时被革职了,两个得罪了朝里下来的人被下了牢,一个一直官做到了五品,可刚上任头一天,就病死了。前五年,咱县上的陈县长来高老庄蹲点,领着人修了牛川沟两边几百亩农田,镇东头那座桥是他到省上要款修的,还有牛川沟上那个吊桥,他领导得好,准备考察着要他当副专员呀,一封告状信把他告倒了,说他给省上有关人行贿。行什么贿?他是为了要修桥的款,当然给管钱的送些礼么,他是拿小钱给咱换大钱的,但这黑信使他提拔的事就放下了,一放下也就毕了。你知道告状的人是谁吗?是他的通信员。他一死,现在的县长来了,把通信员提成了镇长……”苏红走累了,坐在前边的石头上脱了鞋揉脚,说:“你攻击镇长呀?你不当护林员了就说镇长坏话呀!”迷胡叔说:“我不怕他报复的,他就是将来当上了副县长,我是农民,他把我开除农籍了?西夏你说是不?”西夏说:“迷胡叔倒知道这么多事?”迷胡叔说:“我有耳朵么,我还知道得多哩!”西夏说:“还有什么?”迷胡叔说:“咱们县上一会儿是贫困县,一会儿又成了甩掉贫困帽子的县,一会儿又听说把贫困帽子要回来了,反正每个领导有每个领导的一套,都是想法儿争个政绩的,他有政绩了他就能上么,他上去了吴镇长也就上去了么,吴镇长上去了贼娃子顺善就上去了么!”苏红就笑起来,说:“我估摸快说到顺善了,果然就说到顺善!”迷胡叔噎住了,说:“你包庇他?他应该枪毙,煽动群众破坏国家森林!”苏红就过来拉了西夏往前走,说:“西夏,你分析分析,毁林的事可能是谁煽火起来的?”西夏想说是蔡老黑,但她没说,摇摇头。苏红说:“我看八成是蔡老黑,在往常,什么事他不在头里,这回偏偏他没去,又在他家把迷胡叔灌醉,这就叫欲盖弥彰了!”西夏没有顺应她,只说:“你们和蔡老黑结了仇了……”

    河一直往西流着,河面一会儿宽一会儿窄,且走上一截河床就跌落一截,沿途却有那么些石幢石台,形成瀑布。三人每走一程,就坐下歇歇,迷胡叔先还歇下来拉拉胡琴的,后来也不再拉,拿过苏红借来的警棍翻来覆去地看,说这东西能不能再借他,他去捅一回顺善和顺善那瘦婆娘。走到一个叫磊磊石的地方,河床全然为石板,水流在其中冲刷成一条很深的渠道,水先在上游处散漫着,织出细细的人字纹,到了渠道为之一束,急而硬地从石幢上冲下去,轰隆隆跌得粉身碎骨腾起一潭白花。西夏大呼小叫,就要自己到石幢上的两块相垒的巨石上去,巨石上盖有如柜一般大小的一座庙,贴着庙墙又繁衍生出一棵柏,柏虽不大,但弯弯扭扭,疙里疙瘩,十分苍劲。但见石上凿有一段文字,竟是:

    斯关正贼人出没之路,当道檄委百户高锡守把,率同乡老高志才等。仰叩山神,贼人不致有犯。修建庙宫,人心有感,神必昭彰。果蒙默佑,贼寇远遁,而是方宁矣。

    掏出笔纸,竟趴在那里抄录起来。苏红喊了数次,方把西夏喊下来,三人沿着石幢边的之字形小路往下走,路却并未直落到河滩,而是又沿着山根走上一段方慢慢垂下。西夏是提了苏红的那个挎包的,在之字形的路上就大声叫喊,声如在瓮中,满谷回响,一时手舞足蹈的,竟将挎包脱了手,骨碌碌从坡上滚下去,掉在了潭边的乱石丛里。三人只好扯着野树野草小心翼翼地下到潭边,西夏却兴奋了,河对岸的山根下有一株什么花,开着血一样的颜色。苏红说那是石皮花,就指着这边贴长在石壁上的一种草讲,那花就是这种草开的西夏弯腰去摘石皮草,瀑布的水飞溅得一头一脸,草摘了一撮,才在手里那么一握,竟全化作了绿汁儿,就觉得太妙了,嚷道那花一定也是一碰就化红水儿的,要过了潭去对岸。苏红当然不允许,强调潭里水深,水又凉,有危险的,西夏哪里肯听,就撒了娇说不么不么,两人争争吵吵,苏红说:“你怎么和小孩一样!”还是领她到潭的出口处,试探那儿可能水浅,而迷胡叔则跑到下游的一块屋大的石后去大便了。西夏也就不听了苏红的,叫嚷她是会游泳的,苏红便坐下来,从挎包取了一块饼子来吃,一只鹰便在她头顶盘旋,她就忙把干粮袋用一块石头压住。

    西夏在河边脱了鞋,放在一块石头边,挽了裤子蹚水过去了,河水下满是石头,又全长着绿的苔绒,滑腻不堪,歪歪斜斜走到河中,却不想一脚踩下去,竟是一个深坑,咚地一下,水一下子淹到腰间,登时慌了神,身子就倒了下去。苏红在这边吃饼,猛地听见叫声,抬头看时,西夏已顺水往下漂,手脚乱打,一边叫喊:“啊!啊!”鹰却一下子扑下来叼了手里的饼滑翔而去。苏红已不顾了一切就往河边跑,但西夏已在二十米外的河里站起来了,又趔趔趄趄到了对岸,趴倒在河滩上了。苏红隔河在问:“没事吧,没事吧?”西夏浑身水淋淋的,面色苍白,说:“我膝盖碰烂了!”苏红只好跑到下边浅水处过去,见西夏膝盖流了血,一时又没什么包扎,人瑟瑟瑟地打颤,就扶她到山根一丛毛柳木后让把衣服脱了,拧了水,将自己一件上衣退下来给她穿了,但苏红也只是穿着一件单裤的,西夏只好又把湿裤子穿上。苏红喊:“迷胡叔,迷胡叔!”迷胡叔还在石后大便,应声道:“在哩!”苏红说你不要过来,也不要往这边看!”就自己解了裤带,蹲下尿尿,又用手接了一掬捂在西夏的伤口上,说:“用热尿浇了就不会感染了,还痛吗?”西夏说:“不甚痛了。”苏红喊:“迷胡叔,你可以往这边看了。”说道:“不让你过河,你犟得很,怎么着,我怎么对子路交待呀!”西夏说:“这石皮花一定是个妖魔变的,勾引我哩!”两人从下游浅水处又蹚过来,苏红说:“水也不是多深的,怎么你就一下子漂走了?”西夏说:“那里有个坑,一脚踩下去,我感觉是无底深渊哩,但后来出了坑,我还是站不起来,我也觉得怪哩,也不知道这膝盖碰在哪儿了?”

    过到岸这边,西夏说:“苏红姐,你去石头边把我的鞋拿来。”苏红去了石头边,并不见什么鞋,倒是有两堆牛粪,已经发干。苏红说:“哪儿有鞋?”西夏说:“就在石头边放的。”自己也走过去,就是没有鞋,说:“明明就在这儿放的,怎么成干牛粪了?!”话说毕,两人都惊恐起来。苏红说:“闹鬼了,西夏,闹鬼了!”连声喊迷胡叔。

    没了鞋,西夏是不能走路的,去白云湫的计划只有停止,纵然西夏再要强,也是无可奈何。但即使不去白云湫,往回返,赤脚的西夏也是走不得的,迷胡叔就在山上折枸子树,剥下皮来搓绳,然后以他的脚丫子为鞋耙子,再拔马兰草编起草鞋。苏红也把自己的袜子套在西夏的袜子上,以防草鞋磨了西夏的脚。西夏慢慢往回走,一迭声地喊霉气,迷胡叔却说:这是老天在阻挡她去白云湫的,或许是好事哩。因为失鞋是一种征兆,谁谁就是去山上砍木时,早晨起来刚吃过饭,一拉电灯,灯泡炸了,他老婆不让他去,他说他吃过饭了怎能不去,结果去了山上就滚坡了。谁谁要去过风楼镇赶集的,走到村口崴了脚,一瘸一瘸到了车站,班车开走了,气得他站在那里骂娘,中午,消息回来,那辆车在黑山砭翻了,车上没一个生还的,他赶到崴脚的地方烧香磕头。西夏听他这么说,心平静下来,说:“不去了也好,要么真去成了,回去则不好对子路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