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这一天里,派出所共抓去了二十人,关在派出所后院的一间小平屋里,无法睡下也没法坐下就那么面对面地站着,我呼出的热气你吸,你呼出的热气我吸,汗臭脚臭口臭屁臭,臭气熏天。小平屋里不送饭和水,小便就轮换着到前边门缝,尿水如小溪一样一直在流,大便就苦了,先是有人掏出纸或手巾铺在那里,大便在上边了,提着纸和手巾的四个角儿从门缝扔出去,后来没有了纸和手巾,就撕自己的衣服,但门缝外的屎尿却堵起来,空气越发恶臭,有人就歇斯底里地呐喊,用头撞墙。镇政府召开着会议,以朱所长的主意,立即向县委和县政府汇报,将这些人送往县公安局收审,但吴镇长却宽大为怀了,说:“朱所长,派出所的经费不是特别紧张吗,每人罚上三百元,怎么样?”朱所长有些吃惊,因为天未明是镇长电话把他从睡梦中叫醒,责令他立即到太阳坡去制止毁林事件,严惩不法农民的,现在人犯抓起来了,仅仅是罚个款就了事了?朱所长说:“你的意思?”吴镇长的意思是他绝没有想到太阳坡的林子被毁得如此严重,也没有想到参与毁林的人如此多,这样恶性事件的发生,虽然与镇政府没直接关系,却也极大危害了镇政府的政绩,县上正筹备着召开人大会议,他吴镇长已内定为七个副县长候选人之一,若将事件呈报上去,必然震动全县,那么他在参选时还能被选举上吗?吴镇长的意思当然不能讲的,他说:“为官一任,富民一方嘛,发生这样的事件说到底还是农民穷么,如果把他们判刑坐牢,那二十个家庭就更贫困不堪了,咱们做地方领导的,其实也就是土地爷,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他讲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个道理,开始为在基层做领导的难处发牢骚,他举中国的戏剧里县官的形象总是丑角,为什么是丑角,因为他们与老百姓近么,做好事是他们,做坏事也是他们,老百姓要骂皇帝是骂不上的,骂州官也是骂不上的,所以什么事要骂就骂县官。但现在县官已不是最基层的官了,乡镇一级的领导在第一线,猪屙的狗屙的都是他们屙的!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坐天下,那些国民党政府做大官的人可以安全无恙,还能继续在共产党政府里做官,国民党政府里那些乡长镇长呢,一半却被杀头了,一半没有被镇压的却戴上了反革命分子的帽子。为什么?他们民愤大呣!吴镇长说:“为什么他们的民愤大呢?”他提问那儿位副镇长,提问朱所长。副镇长和朱所长没有回答,因为一是他们明白吴镇长说话的含义而又用口无法说出,二是吴镇长的讲话有自问自答的习惯,但吴镇长一挥手却说:“不说了。”朱所长的年龄并不大,但上腭的四个牙却是装了假的,他用舌头把假牙套顶下来,又用舌头顶着装上去,又顶下来,再一次装上去,说:“我同意吴镇长的意见。”几个副镇长也就说:“同意。”镇党委副书记是个老者,他没有表态。吴镇长说:“老袁,你说呢?”老袁说:“你是党政一把手,我听你的,只是咱要考虑……”朱所长却说:“吴镇长,你是说过了的,派出所的经费确实紧张,罚款的钱政府就不要再抽去一部分。”吴镇长说:“好吧好吧,你们吃肉就看着我们喝汤吧!老袁你说要考虑的是什么?”老袁说:“如果咱们不上报,这么大的事情一时是可以捂住,日子一长,难免不会被人捅出去,如果被捅出去,有些人会不会借题发挥呢?你是镇长,又是党委书记……”吴镇长勾了头沉思了从口袋掏出个小铁夹子,在下巴上拔胡子,拔一根粘在桌面上,又拔一根粘在桌面上,粘到第四根了,他决定立即去把蝎子尾村,蝎子腰村,蝎子南北二夹村的村委会负责人和一些有威望的老者叫来开会,群策群力,集体解决。

    顺善自然是被请之人,他果然老谋深算,建议道:要让事情没有后遗症,不如将这片林子以自留山的形式分给各村,各村再分给各户,原本实施责任制的时候这片林子应该分的,但因当时林子面积大,树木还小,担心分掉后被毁才以集体的名义留下来的,如今林子已经毁了,从档案里抽出当初的决议,分给各家各户,即使有人追究,那是私人的林子任私人处理,谁也怪不上村委会和镇政府了。顺善的建议得到大家的赞同,关在派出所平房里的二十人就释放了。这些人一出来,立即扑向了派出所院中的水管前,咕嘟咕嘟只是喝水,秃子叔喊:“喝慢些,喝慢些!小心把心激炸了!”他端起了一盆水照每个人头上身上泼,但扑到水管前的人喝个没完,扑不到水管前的就日娘捣老子骂。晨堂在屋角里靠墙睡着了,跑出来迟,见挤不到水管前去,竟端起了朱所长宿舍台阶上的一盆洗过脸的水就喝起来,直喝得肚子像气虾蟆,才哐啷丢了盆子,四脚拉叉地躺在那里,说:“来正,来正,你说世上啥最受活?”来正没有喝上水,却被秃子叔浇得头湿湿的,以为晨堂想他的竹叶婆娘了,说:“屌子最受活!”晨堂说:“还有呢?”来正说:“屌毕了,歇一会儿再肏!”晨堂气得坐起来说:“你都渴死了还有劲干那事?!”

    在南驴伯的坟上,工匠是茶坊镇的人,也有高老庄的人,但帮工全部是高老庄的,庆来被抓去关了一天,子路只好在那里招呼。高老庄的工匠和帮工很庆幸他们没有参与毁林事件,估计着被抓去的人谁可能判三年,谁可能判一年,谁可能监外执行,这多半天里都很卖力,吸烟的时候就把烟吸得一点不从口里鼻里漏,唠叨坐牢是不怕的,最怕是坐了牢不能吸烟。但半下午被抓去的人突然放了,他们似乎觉得有些遗憾,议论着谁谁并没有把砍伐的木头全部交出来,就埋怨他们来修墓了错过了一场好事,干活也不大出力了。直到天黑回来吃饭,庆来来了,子路叙说了坟上的议论,庆来说:“你明日歇着,我去招呼,咱是掏钱雇工的又不是请爷哩,谁不好好干重换人么,能出力的人有的是!”子路忙劝他不要发火,乡里乡亲的别伤了和气。庆来说:“我一肚子气正没处撒哩!”他就端了饭碗过去说:“石祥,你以为错过了一场好事吗,我坐了多半天黑房子,还得罚三百元,你小子沾了我伯的光了,要是不修墓,这二十人中有你就没有我,听说你好吃好喝着还撂风凉话呢?”那个叫石祥的赶忙说:“哪里说风凉话了?给南驴伯修墓哩,甭说罚三百元,就是去白领三百元我也是不去的!”庆来说:“那好,明日墓上还缺几百砖,一早起来你和我一块儿去窑上往回担!”石祥说:“雇一辆拖拉机拉么。”庆来说:“几百块砖用得着拖拉机,咱担!”石祥说:“那墓修好了,我睡进去得了!”众人就笑,说:“累不死你的!”石祥说:“要是累不死也得多吃些饭吧,那我就去盛第三碗面啊!”

    第二天,墓地里将砖墓全拱了起来,只剩下修饰墓门面了。这一天,太阳坡划分给了各村各户,残留下来的小树被主人们点了数,在这家与那家的地畔上,又分别在树上系了红绳儿或刮出一点儿皮用红油漆标了号。迷胡叔自然是失业了,自然再也拿不上那每月十几元的护林费了,他夹着胡琴来到了墓地,说他也为南驴伯的新屋建设出点儿力呀,就坐在墓边拉胡琴,咿咿呀呀唱那“黑山哟白云湫,河水哟往西流……”唱着唱着就骂顺善是他的敌人,给子路诉冤枉。

    晚上吃毕了饭,商量明日墓上的事,修饰墓门面只能留下能画的张师傅,别的工匠和帮工就得辞退,庆来因要陪张师傅去镇上商店去买颜料先走了,子路就给那些辞退的人算工钱。但这些人却要求加钱,理由是施工中赶得紧,原本是七天的活四天就完了,人出了多大的力,而茶饭不好,烟供得少,酒也只喝了三次。子路就生气了,说你们在家都吃什么了,顿顿米饭蒸馍又炒四个菜还不可以吗?那个摔断木尺的工匠就说墓穴的风水硬,把他的木尺都摔断了,风水硬肯定对修墓人不好,这些自认倒霉,但总得赔偿他的木尺呀!子路觉得这有些欺负人,偏不给赔偿,工匠们就红脸吵起来,还是西夏来掏出二十元钱交给了那人,西夏说:“尺子值多少钱你不用找了!”那工匠偏从口袋掏出二角钱来放在地上,说:“我是穷人,可我不多要你们一分的!”为这事,子路着了一口闷气,回到家叫喊心口疼。西夏就数落他太小气,一个大教授了为那二十元钱吵吵嚷嚷值不值?子路说:“你不了解农民!”西夏说:“我了解你!”两人也恼起来。

    这天夜里,天快亮的时候,西夏又做了一个梦,醒来还清楚地记得,她吃惊的是梦见了石头的舅舅背梁,背梁是辱骂过她的,但背梁在梦里却向她赔不是,她看见背梁猥猥琐琐的样子,一边擦鼻涕一边说:“我要死了,你原谅我吧,我拿钱赎我的错。就从身上掏出十二元三角四分钱要给她,她说不要不要,几乎有些生气了。梦到这里,西夏就醒了,十二元三角四分钱记得清楚,而且那钱都是纸票,油腻腻地发软。这是噩梦还是好梦,西夏想给子路说说,如果是噩梦,让他能转告背梁小心才是,可西夏见子路眉头紧锁的烦恼样子,也担心他听了说她是故意要提说关于菊娃的事来怄他的,便没说出口。梳了头,换了脏衣泡在盆里,她懒得立即洗,翻弄了一阵儿抄录的碑文和那些画像砖,要往太壶寺看那壁画去,就问石头你去呀不去,要去姨把你推上。石头才画了一张牛的画,牛却是在屋顶上走的,而且牛肚里还有一个小牛。娘就指责石头要画就好好画,谁见过牛上屋顶的,牛角这么长,是公牛,公牛肚里怎么有小牛?石头不服,说奶眼睛不好,没看见他在牛的腿上画有仙鹤吗,仙鹤能飞,腿上有仙鹤了,牛愿意飞到哪儿就能飞到哪儿!说:“奶你不懂,你问我姨!”娘说:“你姨和你都是烂脑子!”西夏就笑了笑,只是说:“石头跟姨去不?”石头现在是跟西夏已亲近许多了,他把姨字咬得重重的,但石头不去,说:“街上能碰着我舅的。”西夏觉得石头也突然说出他的舅,会不会与自己的梦有什么关联?就问:“碰上你舅?”石头说:“我舅要去海里呀!”西夏就觉得孩子毕竟是孩子,说着说着就胡说了,山地里哪里有海?背梁也不是去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去做生意的角儿!她说:“你舅怕是在镇街上买海碗呀!”自个儿往镇街去。到镇街口了,却又担心如果真的在街上碰着背梁了怎么办,索性先不去太壶寺,绕了街后的一条便道倒端端向菊娃租赁的那三间门面房来。

    门面房里,已经卖起了杂货,除过烟酒酱醋、瓷碗铁锅,拖把扫帚、木勺塑料桶外,更多的是收购麻绳,菊娃没在这里坐店,雇的是两个姑娘,两个姑娘正在柜台上玩跳棋,瞧西夏过来,也是认识的,笑吟吟地问吃了没有,却拿过凳子让坐。西夏笑道:“我没吃的,能给我吃什么吗?”两个姑娘就笑起来,说:“都是这么问候的……省城里现在怎么问候人?”西夏说:“哎哟,瘦啦?!”两个姑娘就俯在柜台上,低声说:“西夏嫂,那些减肥药真的顶用吗?”西夏说:“你俩倒用得着减肥?任何减肥都是不让你好好吃饭的,吃了药恐怕就没现在的红润劲了!”一个姑娘说:“我们还红润呀,刚才老黑叔还在说高老庄的柿子是涩涩,核桃是隔隔,婆娘是墩墩,女子是黑黑……”西夏的头顶被什么轻轻打了一下,用手抹了,才要说话,又觉得打了一下,仰头一看,二楼的窗沿上一个人头,正拿瓜子儿掷她呢。西夏叫道:“蔡老黑,你说婆娘是墩墩,女子是黑黑,你咋不照照镜子,看看你们高老庄的男人,前崖颅后马勺,歪瓜裂枣,鸡胸驼背,腰长腿短,锉子,矮子,半截子,猪八戒!”蔡老黑说:“你骂么,高老庄就算是猪八戒的故乡,缺啥补啥,才找高脚女人哩!”西夏就拔脚从那窄窄的门道跑去,要登梯上楼讨伐蔡老黑的。用绳拴在楼梯下的狗被突如其来的旋风惊得失声,待西夏已跑上楼梯了,汪汪叫起来,而西夏也后悔起自己不该这么嚣张了。

    楼上坐了四五个男人在喝酒,个个歪七竖八红着眼睛,已经有一个趴在那里不动了,满地的空啤酒瓶子和烟蒂,桌子上是一大盆煮熟的猪蹄和猪肝。狗剩招呼西夏坐下,喝得也带上了劲儿的蔡老黑就用脚踢趴在那里的醉汉,说:“起来,起来,才多少猫尿就趴下了,西夏说高老庄的男人是猪,真成猪了!”四五个男人重新坐好,又开了一瓶白酒来喝,同时给西夏也倒了一杯,西夏不喝,蔡老黑说:“你说高老庄的男人不行,倒让子路把你管住了,是子路不让你喝?!”西夏就端了杯子,挨个儿和众人碰了,说:“大白天的,男人家不去做活,坐在这里喝酒!”蔡老黑说:“心情不好么。”西夏说:“咋个不好,偷砍了林子,被抓去罚款了?”蔡老黑说:“你也说砍林子的事?我们哥儿们就说的是砍林子的事!我们倒没砍林子的一根筷子,但好端端的林子就那么被砍光了?砍光了罚些款就完事了?高老庄人经几辈谁破坏过林子,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高老庄没砍过林子,文化大革命那么乱也没砍过林子,谁个不晓得林子重要,为了这片林子大伙又花了多少钱,出了多少力,又有谁不知道毁林要犯法,可现在林子就那么半天一夜被砍了?!我们应该追问:为什么要砍林子?”蔡老黑喝了一杯酒,手在桌子上叭叭叭地拍,说:“自从有了地板厂,高老庄的生态环境就从此破坏了!那个王文龙打的是扶贫的旗号来的,县上镇上为了他们的政绩,亮的是筑巢引凤的牌子,让地板厂就建在高老庄了。是的,有了地板厂,一些人可以去做工挣点钱,地方上可以得到一些税收,但是,地板条的要求那么高,弯树不行,细树不行,柳树杨树不行,只要栲树,花梨树,只要粗树和直树,一棵树能解多少页板,一页板能做几根木条,高老庄先前是有名的栲树区,现在山上三分之一的栲树被砍伐了,再过三年五年,所有的山都成了秃山,资源没有了,我们吃什么喝什么,我们的后代吃什么喝什么?听说这些地板产品远销东南亚和欧洲,价钱高昂,而我们高老庄人能得到多少?十分之二,西夏同志,是十分之二!你说这残酷不残酷?!现在高老庄的栲树砍得差不多了,高老庄人要求提高木价,但王文龙不,苏红不,倒收购白云寨人运来的木头,他们是拿白云寨来压高老庄么!这农民也可怜,只知沾小利不知吃大亏,这就发生过殴打白云寨贩木的人。殴打白云寨贩木的人,这应该引起镇政府领导的重视,应该从中寻出矛盾的深层原因,可只是整治高老庄人,也才导致了高老庄人为了和白云寨人争饭碗,发生毁林事件!”蔡老黑话一落点,坐在椅上的一个男人就把杯子砰地在桌上一惯,杯子哗啦碎了,他的血也流出来,他骂道:“王文龙和苏红是这场毁林事件的罪魁祸首!派出所抓人哩,为什么不抓王文龙和苏红?罚砍树者每人三百元,为什么不罚地板厂?官商勾结,他镇政府包庇哩嘛,姓吴的要当他的副县长呀,他要拿上地板产品去巴结上司呀,去拉选票呀!”西夏说:“手上伤厉害不,要不要包扎一下?”那男人把流血的指头在嘴里吮,吐出一口红的白的,说:“我试不着疼!”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小分头,喝得眼睛睁不开,说:“死不了,指头离心远着哩!他们不惩罚地板厂,咱就撵地板厂么!老黑,老黑,你能煽火去砍林子,你就出头来煽火把厂子轰了!”蔡老黑立即变脸,骂道:“放你娘的屁,谁煽火砍林子?谁看见是你煽火哩,让西夏去报告了派出所,抓了这贼尿去!”西夏笑着说:“我给谁说去?就是去说了,镇长也不会管了。”蔡老黑说:“现在的镇长能做醋哩,毁林是多大的事件,他竟罚些款就一了百了?现在的事情是,你把烂子不捅大,鬼也不理你,只有死了人,事情弄到影响到他的官位了,才有人出来理会的子平你说什么,你说轰地板厂?”子平说:“轰!”蔡老黑说:“地板厂确实该轰了,他们把吴镇长收买了,靠镇政府解决不了事,听说厂里还要征地,还要扩建让厂子再这么呆下去,高老庄就成了不毛之地了,就把咱们榨干了!苏红在村子对人炫耀,厂里是日进万金,王文龙已经在省城置了两处别墅,现在又坐了一辆高级小车哩。”一个男人叫道:“他是拿麻袋装钱了?天神,那他怎么花呀,晚上咋睡得着呀?”子平说“他挣的是昧心钱,黑钱,他才出资翻修学校哩,那一点钱对人家是九牛身上拔一根毛,又买了镇政府的好,又给姓吴的脸上贴了金,想继续在这里办厂哩。建厂房的时候,人家就修成个蜘蛛形,现在再扩建,这毒蜘蛛的网就越来越大,把咱全网住了!”几个男人就头碰头起来,计划起要轰厂,如果轰厂,谁肯定会参加,谁可能不敢去,去多少人,厂里会不会派人打出来,如果打出来就好了,就怕他们关了厂门不出来,要打乱仗高老庄有懂拳脚的,何况这么多人还打不过厂里那些人吗?一个男人却说:“上次打白云寨人,镇政府查哩,砍太阳坡林子,镇政府又是抓人罚款,若轰地板厂,事情就比前两次大得多,吴镇长会不会就把派出所人调去?”子平说:“高老庄的人不要说百分之百地去,就是去一半儿,派出所那几个人能控制得住?”那男人说:“他要报告县上怎么办,县公安局会不会来人?”子平说:“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哩,你倒怕这怕那?公安局来人怎么样,我一不杀人二不放火,我提我的要求哩,抗议哩,能把我怎的?我看你不要去了,你到时候回家抱娃吧!”那男子说:“子平你张狂啥的?我什么事怯过,是骡子是马到时候拉出来溜溜,看谁是姑姑子生的?!”蔡老黑摆摆手说:“吵啥哩吵?!考虑多些是对的。但轰厂子也就是冲击冲击,给他们施加压力,能真的把厂子一把火烧个干净?咱选个日子,等朱所长不在家更好点,我也分析了,吴镇长还是不敢向上报告的,群情激愤起来,他就是到了现场,他能怎么样,他要不想当副县长了,他可以报告上边让公安局来抓人嘛,法不治众,他抓谁去?就是抓,他姓吴的倒了,厂办不成了,抓了也是值得!”大家都不言语了,一张张被酒刺激得发木的脸泛着汗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蔡老黑说:“那咱就弄?”四个男人都说:“弄!”从椅子上沙发上立起来,提裤子挽袖子,似乎真要发生一场战争似的,具体分工谁到时候招呼蝎子尾的人,谁招呼镇街的人,谁招呼蝎子南北二夹村的人,拳头就砸在桌面上咚咚咚地响。西夏是一直坐在一边磕瓜子儿的,先是觉得这些醉汉可爱,想起了电影上的什么故事,倒也遗憾蔡老黑生不逢时,如果在战乱年代,他会是一位将军呢还是一名土匪?但看着看着,似乎他们倒认真起来,她就有些害怕了,待蔡老黑又打开了一瓶白酒,她说:“蔡老黑,你这是要暴动呀?!”蔡老黑用牙撕开了那块猪肝,说:“这叫什么暴动?没刀没枪也不想去杀人,是农民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么!”他大口大口嚼着猪肝,等完全咽下去了,说:“西夏,我们这样干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既然要干,当然是谁也不怕的,和地板厂的矛盾你也是知道,但你不要先说出去,你要先说了出去,你今天也是参与者之一。”西夏倒生气了,站起身来,说:“你要防我,我这就走了,哪怕你们真枪荷弹去抢银行哩!”蔡老黑一把拉住,油腻腻的手立即在衣服上浸出一片油渍,他说:“你说到哪儿去了?我们还想听听你的意见哩!”西夏说:“要叫我说,我说一句,我对高老庄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地板厂在这里,地方上应该有个统筹规划,有计划有层次采伐树木来做原料,如果盲目地只顾收购木头,势必对森林资源浪费和破坏很大,但你们去轰厂却是错误的,如果人去的一多,谁能控制局面,那后果就不是想怎么着就能怎么着了!”四个男子顿时愣在那里,蔡老黑就嘿嘿嘿地笑起来了,说:“你不懂得农民,你不懂得农民,我们喝了酒说酒话,你当真吗?你不喝酒你太清醒了,可你却不知道酒有酒的乐趣,你只懂得一个子路不行,子路是高老庄人,但子路从高老庄出去了,你要真正懂得高老庄农民,你要喝酒哩!来,喝酒喝酒!狗剩,取酒去,你舍不得再拿酒吗?今日这酒算我的,我蔡老黑再没钱,几瓶酒还是买得起的!”啪地从口袋掏了一把钱票摔在桌上。狗剩忙说:“哪能要你出钱?拿酒拿酒,今日谁不喝得倒在这里,谁也不许走!”就下楼买酒去了。

    西夏看着蔡老黑,却糊涂了,弄不清他们哪一句是真话哪一句是酒话,但她情愿说的是酒话。那个长头发的男人眼睛血红,一直在盯着西夏,后来就趔趔趄趄走进旁边的卧室去,好大一会儿竟不出来。蔡老黑叫道:“关娃,关娃,你他娘的装什么熊,这一瓶不喝完你休想溜!”关娃却是不应。蔡老黑就叫一个光头去卧室拽着耳朵把关娃拉出来,光头才过去,就喊:“黑哥黑哥,你进来!”蔡老黑过去,立即听见那边啪啪地有了巴掌声,蔡老黑同时在骂:“你没出息的在这儿弄这事哩!大家操什么心,你却干这事?!”西夏觉得奇怪,也过去看,才到卧室门口,却被光头挡住,西夏往里看了一眼,只见那长头发的裤子溜在脚面,她忙转过身,明白了长头发在干什么,也明白了这一切可能是因她而起,就生出恶心和愤怒,骂了一声“乌合之众!”顺门出去,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梯,蔡老黑在屋里喊:“西夏,西夏,你听我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