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西夏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子路的一只胳膊是从她的腰部伸过去搂抱的,女人的臀大腰细,胳膊搂过去并不至于垫着。现在,他轻轻地抽出了胳膊,翻过身睡下。世上的人是多的,可一个人又能有几个知己的朋友呢,即便面对朋友,甚至是妻子,也不是有什么话都可以说的。子路两条腿伸直,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上,双手就搭在了心口,他听见院子鸡棚里的鸡在咕咕咕地发着响声,响声又似乎是从心口里发出来的,脑子里就又是迷迷离离的一番景象了:他去找苏红,一出门就飞起来了,原来空气如同水一样,他的胳膊和腿却能划动,回茬麦地里的玉米已经半人高,但那只是水中的细草,他是一条鱼在飞穿,浪涌起一堆堆白银使细草摇曳不止。他找苏红的目的并不仅仅为了南驴伯的家事,他希望在苏红那儿能见到菊娃,但是,菊娃并不在那里,墙上的相框里有一张菊娃和苏红的合影,他看了那么一会儿,仍没有说出把菊娃找来的话。苏红一直是窝了身子在沙发上和他聊天,她的眼睛细长,而且微微竖起,尖下巴翘着,有几分狐相。子路总觉得她是狐狸,他才来的时候她一副倦态,长长的对话,她竟面有红晕,眼睛光亮,而自己却越来越四肢无力了。她说:“瞧你没精打采了,是不是把菊娃叫来?”他说:“这好吗?”她说:“你盼不得见她哩!”竟真的把菊娃找了来。菊娃衣着朴素,脸面却明显地修饰了,但脸面如何收拾却无法遮掩眼下的青黑,这是子路最不愿见到的。当他在省城里开始研究古汉语的时候,菊娃那几年老是害病,手脚浮肿,眼圈发青,他三天两头地写信要她好好治病,菊娃的来信却是说:医生认为没有病,只是脾气不好,肝湿气过重所致。他又在信里反复指出她的脾气固执急躁,由此又数说她的无故爱叹气,舍不得花钱,不注意打扮,太照顾她的娘家,他是恨不得一下子把她改造得尽善尽美。然而这种苦口婆心却适得其反,他们以后的信里就多了各执己见的争吵,他明白了各人的脾性都是天生就的,这如给狗每日吃肉狗也下不了一颗蛋,而鸡即使不去饲喂,吃草吃石子,它仍是一天下一颗蛋的。当他们有了孩子,孩子又是残疾,他们的矛盾似乎更尖锐了,在她抱了孩子去省城或他回到高老庄,相聚的短短日子里,常常因一张桌子的摆置,一件衣服的颜色,甚或吃饭的姿势,两人就斗怄生气。菊娃认为是子路在开始嫌弃她了,子路的一片好意不被理解,便沉默寡言,麻醉于酒中。随着他的研究成就日渐大了起来,他有了机会接触了一批富有气质的城市现代女性,一个女人便在他的生活中出现了。凭心而论,这女人并不漂亮,但却有着与菊娃完全不同的生活习性,在那一个春雨绵绵的傍晚,他和那女人去参加一个朋友的集会,在返回的路上经过了城河公园,他们进去坐在那幽暗的林子中的小木屋里喝茶,他们拥抱了,而令他惊撼和幸福的是她竟俯下身去xx交了他的东西。这一次惊心动魄的外遇,使子路如六月天的麦场着了火一样无法收场,每次做爱之后,他后悔和内疚,但她一到来,却无法控制。这种喜悦曾久久压在心里,又急迫地想向知己的朋友倾诉和炫耀,终于有一日讲给了一个朋友,朋友却说:是她呀,你是把麻雀当花喜鹊了嘛!子路在那个时候是不爱听对情人的责贬,他说:人非鱼,人哪里知道鱼之乐呢?!过后,朋友的话毕竟又对他产生了影响,发觉了那女人种种不足和长相上的毛病,但他始终没有恶她,他感激着她,使他第一回品尝到了城市现代女性的滋味。当菊娃又一次来到省城终于发现了他的婚外之恋,她怒不可遏地与子路闹,子路先是不承认,后来如实招供,并承认了错误,保证不再往来,但菊娃再也不与他同床,每每说得好好的,各自都洗了身子,他已经爬上去,菊娃就歇斯底里地发作,嫌他脏,将他掀推下去。这样的情况日久,菊娃就提出了离婚,而且是非离婚不可,并四处张扬,闹得他单位的人都知道了,更要命的是她一闹起来就手脚冰凉,口吐白沫,数天不能恢复。子路一是受不了纷纷扬扬的议论,二是受不了她的这种发作后的病态,就同意离婚了。在这之后,那个女人也曾来找过子路,子路已经与她没有感情,甚至产生了是她的出现才使他家庭分裂的仇恨,他开始过独身的日子。这期间,父亲去世了,他赶回高老庄奔丧,菊娃是离婚没有离家的,亲戚们指望他们重归于好,事情几乎有些希望了,但他耳闻蔡老黑一直追她,她还加入了蔡老黑的葡萄收购站,他倒计较了,追问起他们的关系到底如何?菊娃说:蔡老黑只是对我好。子路在乡下是要顾及脸面的,因为乡下的是非更多,他说如果要复婚,那他要报复蔡老黑的,比如,托人去砸断他的腿。菊娃说:你报复谁?那女的我报复了没有?子路从她的话里听出她与蔡老黑必是有关系的,他可以犯错误,而他的女人却不能犯错误,于是他是一气走了,回到省城发誓要找一个老婆,一个自己最满意的让外人企羡的老婆,而从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心态思维和其族种。这就认识了西夏。再婚后的日子,一切都依子路的心想而事成,西夏的短处可能是菊娃的长处,而菊娃的短处却没有一样不是西夏的长处,子路是很得意的,但每每当两人欢乐之后或一块去郊游,去看戏,猛地就想到了菊娃母子,灵魂就不安起来。

    他惟一能做到的是给菊娃寄去钱,钱虽然不能顶替一切,而他也只能以钱来表示他的心意,平衡他的心理了。今晚在苏红处,他就是掏了千元交给菊娃,菊娃硬是不肯收的,苏红也在一边劝说菊娃,菊娃说:“我收过他不少钱了,虽然这钱我都花在石头身上,做爹的毕竟要管儿子的,但现在子路是有家了,他愿意这样,人家就也能愿意?引起矛盾那算什么呀?!再说,这次回来给老人过三周年,正是花钱的事儿,他能带回来多少钱呢?”还是不收。子路就把钱交给了苏红,让苏红一定要交给她。现在,见过了菊娃,又把钱总算让苏红收下了,心里宽展了的子路楼抱了西夏,他想象着这个夜晚菊娃一个人在睡吗,她是在后悔着那一场冲动下的离婚,还是在清寂中坚持己见地忍度孤独?子路的眼泪就默然流了下来。

    西夏翻了个身,一条腿搁在了他的腿上,并且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那根东西,另一只手却把被子往上提,提过了头顶,两人的腿就裸露在了被子外边。子路说:“瞧你瞧你。”坐起来把被子往下拉,盖住了西夏鹭鸳一般的长腿,西夏迷迷糊糊并没有醒。大人们在睡着的时候形象都是可怕的,但西夏的睡态如婴儿一般可爱,月光明晃晃地照进来,子路俯下身去吻了一下那细而飞扬的长眉,扑撒着的睫毛,以及那抿着的有着棱角的嘴唇,他产生了一个念头:西夏会和他偕老吗,太美艳的女人都是短命的,会不会在什么时候西夏要突然死去,那么,他就再和菊娃复婚?这念头来得是那么突然和奇怪,子路不觉有些害怕,呸呸吐了口唾沫,恨自己怎么能有这种念头?!就在心里说:那么,就盼菊娃快快找着合适的男人嫁吧。他思索着高老庄方圆所认识的中年男子,离过婚的并没有几个,而且绝不能配得上菊娃的,就后悔当初仇恨过蔡老黑。蔡老黑夫妻关系一直恶劣,是不会长久的,他爱着菊娃,菊娃也待他好……可是,可是,子路想到这里,心里又憋上了一股气来,说不清是恨起了蔡老黑还是菊娃,烦躁得不能入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