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已经说过,我制定了我的城市生活规划,而眼下要实施的就是买床。我是这样谋算的,即便一时没能力买床头架,也一定得买张沙发床垫。逛了好多家具店,询问了,一张床垫最少都是五百元。但买床垫绝不能影响按期给孟夷纯三百元,这就逼着我想法儿多挣钱。到哪儿去挣这多余的钱呢?以往的早晨,我是看不上五富和黄八去等驾坡大垃圾场上捡垃圾,现在只好也与他们一道去了。

    我压根没有想到,在大垃圾场上竟会有成百人的队伍,他们像一群狗撵着运垃圾车跑,翻斗车倾倒下来的垃圾甚至将有的人埋了,他们又跳出来,抺一下脸,就发疯似的用耙子、铁钩子扒拉起来。到处是飞扬的尘土,到处是在风里飘散的红的白的蓝的黑的塑料袋,到处都有喊叫声。那垃圾场边的一些树枝和包谷秆搭成的棚子里就有女人跑出来,也有孩子和狗,这些女人和孩子将丈夫或父亲捡出的水泥袋子、破塑料片、油漆桶、铁丝铁皮收拢到一起,抱着、捆着,然后屁股坐在上面,拿了馍吃。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打得特别的狠,有人开始在哭,有人拼命地追赶一个人,被追赶的终于扔掉了一个编织袋。我茫然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倒后悔我不该来到这里,五富和黄八也不该来到这里。五富在大声喊,他在喊我,原来他和黄八霸占住了一堆垃圾。我跑过去,五富弓着身在那里扒拉,他满脸脏泥,又出了汗,脸就像个戏台上的大净,而他撅起的屁股,那缝上的裤裆又开裂了,露出那一吊东西,但这一切在这里却并不显得刺眼。他扒拉出什么了就给我扔了过来,我一件一件整理,那些纸箱片全是湿的,废铁丝上又都连着未砸碎的水泥块,塑料鞋编织袋破铝壶铝盆臭气难闻,而一只没了耳把的沙锅也扔过来了,锅里的一节发霉的鸡肠就摔落在我的头上。喂、喂,你捡这沙锅能卖吗?!他又扔过来两只鞋,我生气地把两只破鞋日地朝旁边的一个坑里丢去。五富说:那是我的鞋!他原来穿着鞋在垃圾中行动不便,而且土钻进鞋壳使脚拐来拐去又怕拐坏了鞋。我只好又从坑里捡了回来。黄八是没有参与扒拉和整理,他提着一根木棍在旁边警卫。许多人一直在远处的地方站着看我们,一只狗就狂吠着企图过来,黄八抡着木棍反迎着狗扑过去,狗在后退时竟跌倒在地上,那伙人才散去了。

    我们终于安全地扒完了那堆垃圾,收获还算可以,但人已经不像了人,是粪土里拱出来的屎壳郎。

    每次从等驾坡大垃圾场回来,五富和黄八要再夹着咸菜和辣子吃两个蒸馍,然后才再拉架子车进城,而我必须洗澡。我洗澡是在厕所里洗的,一只有着一个窟窿的壶就挂在厕所的屋梁上,水灌进去再漏下来冲洗得特别舒服。可惜的是一会儿水就漏光了,得不停地叫喊五富来给壶里添水,五富和黄八就奚落我卫生,说:洗,洗,再洗能把农民皮洗掉吗?

    在这一点上,我们永远没有共同的语言。比如,进城去兴隆街,我要换一身衣服,他们不换。我要拔净嘴唇上的胡子,他们蓬头垢面。我路过商店橱窗时爱逗留着看里面的时装和穿了时装的塑料模特,他们说:那不是真人!我爱评说这一座楼样子如何而那一座楼的窗子如何,碰着街上交通戒严了又热衷打问来的是外国的元首还是北京的高官,他们就说:得了得了,这与拾破烂有屁相干?!五富和黄八在叽叽咕咕议论起我的不是,我已经感觉到只要我们三人在一块儿,五富有点远离我,喜欢和黄八打打闹闹。鱼群里是有鲸的,鸟中也有凤凰,我没有生他们的气,但他们生活贫贱,精神也贫贱,真替他们可怜。

    可怜他们,却绝不离弃他们,这就像我和孟夷纯一块在街上走,我的丑陋只能陪衬得她更加美丽,她的美丽又遮蔽了我对丑陋的自卑。我和五富、黄八也是这样。

    黄八的优点是他毕竟能守口如瓶,他始终没有给五富说过我带领孟夷纯来剩楼的事。五富一直迟钝着,当他发现我以前出门怀里只揣一块豆腐乳而现在要揣两块豆腐乳,我越来越喜欢吹箫,我没事就照镜子拔胡子或用竹签儿剔指甲缝里的泥垢,他说:你最近收入好?我说:好!他说:我也可以,就是再没人送我衣服。我说我捡到了一件圆领老头衫,但后背上印着一个红颜色的5字,可能是谁参加过什么比赛而丢弃了的你穿不穿?五富就跑进我的屋来拿。他拿衫子时终于看见了架板上的新高跟女式皮鞋换成了旧高跟女式皮鞋,还以为杏胡临走时偷偷换的而我不知道。我如实地告诉了一切,他惊讶得目瞪口呆。既然话已说开,我就抑制不住了兴奋,极力给他描绘那天孟夷纯是如何如何的漂亮,但五富不在乎漂亮不漂亮,他说:脱了衣服还不都一样吗?甚至他认为孟夷纯压根就不漂亮。可他绝不相信我和孟夷纯没有做成那事,一个劲地为我不再是童子身而高兴。

    他说:后来呢?

    我说:她就走了。

    他说:你给钱了?

    我说:给钱了。

    他说:你都做了还给钱?

    我说:给钱就为了做吗?

    他说:再不要给了!

    我说:为啥?

    他说:不管孟夷纯怎样,她毕竟是妓女。我老婆给我生第一个娃,难得很,生第二个娃时容易得就像拉了一泡屎,孟夷纯是妓女,她做那事值个啥,可你送她钱,不停地送她钱,你钱赚得轻省吗,那是拾破烂一分一分攒的!

    我说:你懂什么呀?我郑重告诉你,不要把孟夷纯想得那么坏,她早不干那事了,不准你再说妓女这类话!

    五富说:她就是妓女!

    我就火了,不再理他,两天两夜不理他。我知道他每一回到剩楼就主动做饭,而且饭做稠,也知道我感冒了突然案板上有了生姜是他买来的,我故意还是不理他。我就将带回来的几张旧报纸给黄八念,黄八他没兴趣听,不行,须让他听我念,但五富一走近我就不念了。我还弄来了一撮兰草,分开养在两只碗里,一碗放在我屋里的窗台上,站在楼台上给黄八说:黄八,送你一碗兰草吧!黄八说:我要碗不要草。而我听见五富在他的屋里哭。

    他一哭,我觉得我事情做得过分了。那一顿饭是我做的,下了挂面,还去巷口商店买了两颗鸡蛋煮在里边。饭熟后我盛了一碗,把另一碗盛好放在那里,五富出来端着吃,吃到一半发现了碗底的荷包蛋,他说:你买了鸡蛋?我说:不爱吃了你放进锅里。他嘿嘿地笑,然后一口把荷包蛋吞了,噎得差点出不来气。

    我再没有给他说过孟夷纯的事,他也是我们一起要经过美容美发店那条街巷时,就借故绕道走了。我们已经有几个黄昏没有相厮着从兴隆街回池头村,我知道他在给我提供去见孟夷纯的机会。可我后来发觉我往往回池头村了,他却没回来,黄八也没回来。巷对面的老范一次对我说:刘高兴你昨晚没去呀?我说:去哪儿?老范说:五富没告诉城隍庙后街的舞厅?!我说:舞厅?老范的老婆从对面过来,老范就不说了。第二天经过城隍庙后街,特地留意街上门面,真的看到了有个大众舞厅,猜想五富和黄八原来狼狈为奸着来这里厮混。他们一定是在背后议论了我,而且羡慕了我有了孟夷纯,心就不甘吧。这两个东西!将心比心,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我暗中观察他们的变化,是都精力充沛,而且话多,但五富却越来越欺负起了黄八,使我觉得纳闷。

    一天傍晚,我正在楼上做饭,五富和黄八在槐树下玩象棋,说好谁也不能悔棋,输一盘掏一元钱,两人就较了真,互不相让,吵吵闹闹的五富是输了一盘,人就急起来,开始骂黄八把鞋脱了,臭脚熏得他注意力不集中。黄八穿好鞋,说允许输家发脾气。五富却要再下,一盘两元钱,结果又输了。黄八拿了钱,起身要走,五富说:不准走,再来,一盘四元钱!下着下着,五富说嘴干,要黄八去倒一碗水来,黄八去倒水,他偷挪了马位,最后就赢了。但是黄八不愿掏四元钱,只给一元,两人就吵,又给了一元,五富便扑上去夺。五富个头大,却没黄八有力气,夺不过,一巴掌打在黄八的脸上,黄八就生气了,将手中一元钱撕了,碎纸摔在五富脸上。我在楼台上看得清楚,说:打呀,咋不打啦?!黄八骂骂咧咧进了他的屋,五富却把碎钞票片捡了,上来说:他那猪脑子还想赢我哩!龇着牙笑。我说:还笑呀?五富说:他再不走,我还要打他哩!我说:你也只能欺负个黄八!盛了一碗饭让他端给黄八。五富说:给他端饭?我恨了一声,五富端饭下了楼,饭是捞面,用指头捏起一根先自己吸了,走到黄八门口,饭碗放在门口,说:喂,听着,赖了账还有饭吃!又捏了一根面条在嘴里吸了。

    第二天傍晚,他们又恢复了玩象棋,但已不赌钱了,谁输了买酒来喝。赌使人疏远,酒越喝越近,我没有阻止他们。结果黄八输了,买了酒,他自己说酒是他买的就得自己喝够,喝醉了。黄八喝醉了不像五富那样总是唠唠叨叨他老婆,然后便哭,黄八是乱骂一阵了就瓷着眼不吭声,像傻了一般,一进他的屋便倒在地上。这一倒直睡过了一夜,天明我去上厕所,他趴在地上刚睁开眼,他说:我还以为仍在五富屋里喝酒着?我说:你死了你都不知道!他说:真的,人死了肯定和这喝醉一样,死了还以为仍在喝酒哩。就爬起来又骂五富,嫌五富在他喝醉了没扶他睡到床上,而且门没拉上,让蚊子吃了他一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