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城市生活以来,我这是第一回听五富的调遣。我并不是觉得不应该去收医疗垃圾,我也希望能多赚钱,我感兴趣的是五富真还有了能耐,带我就能收到这些废品并卖个好价钱。我试试他。

    第二天起来个大早,黄八还在睡着我们就出门了。我和五富只拉了一辆架子车,果然在一些私人诊所里收到了许多针管和输液器,装了两大编织袋。五富直念叨到底是我的命壮,他说他和黄八还没一次收过这么多的货。塑料加工点在西南郊区的几个村子里,田里的麦子已经抽穗,我们沿着一条土路走,蚂蚱时不时就在脚面上飞溅。五富的情绪非常高涨,给我讲那些村中人家都是些高围墙院子,虽然大铁门在关着,但你只要听见院子里有机器的夯夯声,就肯定是在加工塑料。来这里送医疗垃圾的大多是一些回收站,也有我们这样的拾破烂的人。输液器粉碎后称为“软料”,针管粉碎后称为“硬料”,由于针管本身材质好,无论是否粉碎过,摘去针头,都可直接加入粉碎过的生活碎料中,加工成“造厘子”,然后运到塑料厂,生产各种塑料制品。五富说,咱这两袋货最少可以卖一百二十多元吧,可“硬料”从加工点再卖出去则是七千三百元一吨,把他的,人家吃肉咱只啃啃骨头。

    到了好几家加工点,五富都是让我拉了架子车在院外呆着,他去问价钱,他绝对是要在我面前逞能,可都没有交易成功,因为有两家的收购价是一斤两元,一家是一斤两元一角,他都不满意,要再到前面另一个村子的加工点去卖。

    这是个小村子,村东头一座土院外有片小树林子,五富让我拉着车子就在林子边,他又要到院子里去交易。他说:你不怪我不让你去吧?我说:你比我精么。他说:不是的,你那样子不像个拾破烂的,上次我和黄八来,人家还怀疑不是记者吧,他们怕出事。我说:你去吧你去吧。坐下来吃纸烟,心想,我这样子人家可能是要担惊受怕的,就反刍了,嘴里咬得咯吱咯吱响。

    但是,事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我正反刍着,村头的小路上突然驶过来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了六个警察,极快地向那个土院门里冲去。我知道要坏事了,第一反应就是拉了架子车跑,可拉架子车必须经过面包车前边,车上的司机会不会就发现了我拉着的是医疗废弃品?我那时稍一思索,就把编织袋扔到树林子里,拉了空车子走出来。我得哼着曲儿吧,我就哼社火鼓曲:锵!一个人从土院墙上掉下来,是五富,但过了一会儿却没有动静。我轻声叫:五富!五富!五富满头草叶子,一跛一跛走过来。我说怎么啦?他脸色煞白,说警察来查封啦,嘴唇就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我让他赶快趴到架子车上装病人,拉了往村外走。

    事后回想起这件事,我觉得人的智力都是在紧急时显露的,但这需要有静气。我那时不慌乱,让五富趴在架子车上,他个子大,一条腿耷拉在车下,我让他把脚收收,车子一拉动,路上满是坑儿,他的头又在车帮上碰磕,他说:慢些,慢些。我说:不要吭声!架子车经过了土院门口,我不往土院门里看,也不拿眼看那辆面包车,面包车上果真就下来两个人,把我挡住了。

    干啥的?

    送病人去看医生。

    不是吧,是来送医疗废弃品的吧?!

    我像是拾破烂的吗?

    警察看着我,我拢了一下头发,从兜里取纸烟要给警察散的,却掏出了那个真皮钱包,把真皮钱包又装进去,掏出了纸烟盒。这一切都是我故意安排的,警察就不看我了,看五富。

    你也不像拾破烂的?

    我肚疼。

    五富哎哟哎哟地呻吟,他哎哟得太夸张了,警察本要去面包车上的,警察又不让我们走了,说:是不是送货的,让加工点的人去认认就清楚了!让我把架子车往土院里拉。五富当然就急了,说:我肚子疼死了你负责?!他们说:咦,肚子疼还这么大的劲?五富说:我一气肚子不疼了。我拿手戳了一下五富,五富不言语了,重新趴下哼哼。到了土院,让加工点的人认我是不是来送货的,加工点的人当然不认识我,摇了摇头,我们终于被放行了。

    就在我们走在村外的土路上,面包车吼着从我们身边驶过,腾起了一团土雾。土雾里我瞧见面包车里坐着戴了铐子的加工点的人,脸贴在窗玻璃上往后看,脸平扁得像个柿饼。

    下来下来,警察已经走了,还让我拉着你吗?我把五富从架子车上掀开去。五富说:妈耶,吓死我了!

    是够吓人的。我问五富怎么就从院墙上掉了下来?五富说他进去后,人家提着水壶正给冒着蒸汽的土塑料拔丝机降温,那人也太张狂,咬死一斤二元二的价,他就气得想尿。多亏了他去了厕所尿,当看见警察进了院,就踩着厕所的隔挡板翻到院墙上,原准备往下跳的,没想却掉下来了。

    五富说:我利索吧?

    我说:利索成跛子了!

    五富这才觉得腿疼了,提起裤管看腿,腿上肿了个拳头大的青包。好,好,他说,裤子没摔破。

    他使劲在地上跺着脚,腿就站直了,却拉起架子车往土院那儿去,我问他干啥呀,他说得把那两袋货拿回来呀。你说他胆大,他比黄八胆小得多,你说他胆小,他又胆大得光屁股敢撵狼,果真去小树林里把两袋针管又拉了过来。

    我们最后是把这批针管拉到了瘦猴的收购站里,悄悄问瘦猴收不收,瘦猴警惕地说:害我呀?我说:我是来问问。瘦猴说:你敢从下面收,我就敢从你这儿收。我说:这你就不怕警察啦?!瘦猴说:你见过一网能把河里的鱼打尽吗?他是接收了那些针管,却只给我们一斤一元九角钱。五富心理不平衡,还在讨价还价,瘦猴就拿了报纸看,说:你要觉得吃亏,你可以到别的收购站去卖嘛!五富说:资本家!咋不再来个“文化大革命”呀?!

    瘦猴笑笑的,看他的报纸。突然换了个姿势,说:刘高兴,这是你?他看的正是刊登了我照片的那份报纸。他把报纸拿过来也让我看,说这照片是不是你,我说是我,他就叫起来,一字一句把那篇报道念了一遍。

    五富说:这是啥时候的事?

    我说:前天的事。

    五富说:爷呀,你命真大!你想没想过手要抓不紧那掉下来就死了?!

    五富和那记者问同一个问题。我说:想了,当然想了。

    五富说:咋想的?

    我说:我死了肯定有人哭哩。

    五富说:哭的那是我!

    我说:是不是哭我死了你咋办呀?

    五富说:我咋办呀?我会把你背回去的!

    好兄弟!我永远记着了这句话!我拥抱了五富,他身上的汗味很重。我又扳住了五富的双肩,久久地看他,把他眼角的眼屎擦了,告诉说,如果我真的死了,五富你记住,我不埋在清风镇的黄土坡上,应该让我去城里的火葬场火化,我活着是西安的人,死了是西安的鬼。

    瘦猴听了我的话,脖子却伸得老长,他问做了这么一件英雄事迹,是不是市政府要给你个城籍户口呀?我说没有。他又问那是奖励你钱了?我说没有。他把脖子收回去了,从怀里掏了酒壶来喝,说:刘高兴呀刘高兴,你爱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却不爱你么!你还想火化,你死在街头了,死在池头村了,没有医院的证明谁给你火化?你想了个美!

    这话我和五富都不爱听。

    什么东西嘛,一句暖人心的话都不说!

    五富恨恨地说:刘高兴死了我把他往回背,我要死了刘高兴往回背,让我在城里火化我还不愿意哩!

    数个月后,每当回想起这一番对话,我心里就怦怦地跳。这是不是一种命运的先兆呢?世上总有一些神秘的东西,而瘦猴却总是嘲笑我们商州人迷信,神神道道,他哪里晓得生火有蓝焰,珠玉有宝光,在高山之上拉屎怎么就立即有苍蝇出现,清风镇要死人了,前半个月必然就有猫头鹰夜夜啼哭?

    瘦猴占了我们的便宜,又奚落了我们,五富气得说吃去,有被瘦猴勒索的还没咱吃的,吃!我们就吃了一顿羊肉泡馍,还买了一瓶烧酒,喝得头重脚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