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有了吹笛的经历,也可以说受了石热闹的启示,我从此出门拾破烂,就把箫带上。我是把箫别在了后衣领里,就像戏台上秀才别的扇子。嘿呀,韩信当年手无缚鸡之力而挎剑行街,最后被拜为大将军,刘高兴现在一步一个响声地走,倒要看看谁会来再羞辱我。

    没人羞辱我,老铁将一沙锅三鲜丸子汤端到我面前时,还给我伸了大拇指:行,儒雅!

    老铁在八道巷卖沙锅丸子汤,汤的味道重,我爱吃。老铁在八道巷开了十年沙锅店,经见多,他的话是一股子风,我旗杆上的旗子就欢了。我琢磨这句话的意思,是别着箫就不像个拾破烂的吗,是有了五富的粗陋才显得我儒雅吗?我把箫取下来放在饭桌上,一口一口喝着汤。我现在喝汤尽量不发出声。想:看着这是根普通的竹棍吧,可它一肚子音符,凿个眼儿就出来了。哼,哼哼,别以为从清风镇来的就土头土脑,一脸瓷相,只永远出苦力吗?见你的鬼吧!

    旁边的桌子上有四个人在吃饭,他们都是公务员的模样,先是在议论着他们单位新调来的一位什么领导,后来就相互询问:你是第几代城里人?他们将话题突然转移到了第几代城里人的问题,我怀疑一定是瞧见了我而发什么感慨吧?就身子不动,支棱着耳朵听他们怎么说,如果他们也是在嘲笑和作践我,我会和他们论理的。但是,一番询问之后,这些人几乎都是第一代进城人,于是他们热烈地谈论第一代进城人都是胡须特别旺盛,串脸胡,而三代人之后便都胡须稀少。我以喝汤的动作掩饰着,偷偷摸了一下下巴,我的胡茬密而尖硬,之所以每日我拔胡须而就是拔不净,原因竟然如此。他们又开始在讲一种观点了,城里人其实都是来自乡下,如果你不是第一代进城人,那么就是你的上一代人进的城,如果你的上一代还不是,那就肯定是上上一代人进的城,凡是城里人绝不超过三至五代,过了三至五代,不是又离开了城市便是沦为城市里最底层的贫民。而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城市发生了两次主体人群的变化,一是四九年解放,土八路背着枪从乡下进了城,他们从科员、科长、处长、局长到市长,层层网络,纵横交错,从此改变了城市。二是改革开放后,城市里又进来了一批携带巨款的人,他们是石油老板,是煤矿主,是药材贩子,办工厂、搞房产、建超市,经营运输、基金、保险、饮食、娱乐、销售等各行各业,他们又改变了城市。城市就是铁打的营盘,城里人也就是流水的兵。他们的话我多么爱听呀,我多么希望五富也能听听。可五富还没有来,早上出门时他说好中午饭辰要来和我一块吃饭的,他迟迟不到。五富你没口福,也没耳福。我又在饭馆里买了一瓶汽水,要“冰峰”牌的,要冰镇的,吃完热沙锅后再喝下冰镇的汽水,还享受着别人的高谈阔论,爽得我连打了三个嗝儿。

    其实,这个时候,五富也正在一家饭店里吃饭,那饭店比老铁的沙锅店豪华。

    这是五富过后给我说的。他说他拉着架子车正懒洋洋地在巷道里走,迎面过来了一群人,领头的是个大肚子,那肚子大呀,裤子就提不到腰里,完全是挂在那一疙瘩东西上。有这种体形的,应该是个老板,五富虽然避开他,却在偷着笑:猪肚,肯定自己看不见自己的×!但是,大肚子身后的那伙人,脖脸黑红,衣衫不整,一看就是劳务市场上等待打工的乡下人。这种人五富觉得亲近,就停下脚步多看几眼。其中会不会有清风镇来的人?没有,五富有些遗憾。那些人也看见了他,问:老哥,来了多少日子啦?五富说:五年。他们说:站住脚了啊?他说:不站住脚能呆五年吗?五富觉得自己的脸有盆子大。

    大肚子却说:喂,破烂,跟我吃饭去!

    吃饭?五富有些吃惊:请我吃饭!

    大肚子说:看你这样子,是个饭桶,吃饭去!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城里的骗子多,五富说:我不认识你。

    认识不认识没关系,大肚子说想吃了跟我走!

    五富半信半疑,但还是跟上走了。果然去了兴隆街十字东南角的一家饭店,饭店门口还堆放着新开张的几十个花篮,五富想,这么高档的饭店?不敢进去。大肚子就赶羊一样把他们往里赶,并安排着四个人一桌,共坐了六桌。在清风镇,凡是谁家有红白事,有人路过了,主人都肯招呼入席吃饭的,图个吉祥和热闹。五富认为一定是大肚子的老爹今日过寿或是小儿满月吧,吃人嘴软,他已经准备给人家说几句喜庆的话,却始终未见老寿星或有谁抱了婴儿。大肚子为每张桌上都买了白米饭,一人三大碗,但没有菜,凉菜也没有。没菜也罢,白吃饭还弹嫌吗?他们就在白米饭上抹了辣酱,拌了酱油,吃得狼吞虎咽。门口进来了许多顾客,一看这架势,纷纷退出又走了。大肚子就一旁站着,一口一口吸他的卷烟,说:还吃呀不?他们说:不吃啦,要喝哩!大肚子就给服务生说:上汤,菠菜粉丝汤,一桌一盆!吃饱了喝涨了,大肚子宣布:散去吧,还要吃的明日十二点在店门口集合!大家说:好!轰地一下散去。五富不敢走,看着别人真的开始走了,他立即拉了架子车就跑。跑进一条小巷里,觉得是梦吧,打自己脸,脸疼疼的,说:这就白吃啦?!

    五富是白吃了饭来找我的,我那时是喝完了汽水才从沙锅店出来就碰上了他,我说:你瞧你,吃喝来了,你来了!五富说:谁请你吃喝了?我说:鬼请哩?!五富说:鬼就请了我哩!把白吃的事说了一遍。

    我说:有这等事?

    五富说:明日你也去,咱都去!

    我说:这肯定有原因哩。

    我的判断完全正确。当我们去收购站,瘦猴就传播了一条新闻。瘦猴老有新闻,不是说兴隆街十字路口出了车祸,就是某号楼跳楼自杀了一个处长,再是一个乡里人来他这儿打问见没见过他的老婆,他的老婆来城里三个月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的新闻是一家饭店开张了三天,饭店老板的仇人来丧摊子,每到中午吃饭时间就雇几十民工去那儿吃饭,占了桌子只吃米饭,偏不吃菜,整得老板没办法,下午吆喝了一伙朋友把仇人打了一顿,打出了人命。五富和我面面相觑。瘦猴说:五富你去了吗,有人看见饭店门口有架子车哩。五富赶紧否认:我没去,刘高兴也没去,我们都没去。瘦猴说:高兴没去我信的,你能没去?瞧你这神色,肯定去了!五富说:你看我牙缝,我牙缝里没米!

    卖完破烂出来,五富说:怪了,他怎么就能看出我去白吃了?

    我没吭声。

    他说:你长得比我像城里人?

    我想起老铁的话,提了提衣领,说:或许吧。

    五富就感叹了,我说去县城里打工不来西安打工,这不,西安城里都是凤凰就显得咱是个鸡,还是个乌鸡,乌到骨头里。他说他去一家收取破烂,人家不让他进门,但他从门口看见了人家屋里的摆设,我的天,要啥有啥,那么高的柜子,那么大的电视,冰箱、地毯、餐桌、餐桌上精致的酒壶和咖啡杯,拖鞋是牛皮的、丝绸的,上面全缀了珍珠!都是一样的人,怎么就有了城里人和乡下人,怎么城里人和乡下人那样不一样地过日子?他说,他没有产生要去抢劫的念头,这他不敢,但如果让他进去,家里没人,他会用泥脚踩脏那地毯的,会在那餐桌上的咖啡杯里吐痰,一口浓痰!

    我看着五富,突然想起了我在那个养狗女人家的门锁孔里插牙签的事,心里一阵急逼,脸耳就烧起来。

    呸!

    五富真的吐了一口痰,吐在路边的水泥座椅上。座椅上正从树上掉下一只螳螂,螳螂那么长的腿在椅角上爬动。五富就把螳螂抓过来一逗一弄,逗弄逗弄,撕下来了一只腿。

    你干啥?我勃然大怒。

    我咋啦吗?

    五富还强辩他咋啦,我扬手就扇了他一个耳光。咋啦?把你的腿撕下来你疼不疼?咹?!

    老铁,还是那个老铁,他告诉我,我是他见过的最好的打工人,他说打工的人都使强用狠,既为西安的城市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也使西安的城市治安受到很严重的威胁,偷盗、抢盗、诈骗、斗殴、杀人,大量的下水道井盖丢失,公用电话亭的电话被毁,路牌、路灯、行道树木花草遭到损坏,公安机关和市容队抓住的犯罪者大多是打工的。老铁说:富人温柔,人穷了就残忍。我那时心里是咯噔着,像是被戳了电棒,但我嘴还在硬,不同意老铁的结论,两人还争吵了一阵。而现在,我扇了五富一个耳光。

    我扇五富耳光,五富没有犟嘴,嘴角出了血,血道像红色的蚯蚓爬在下巴上。如果我扇他耳光他反抗,或者他跑开,那我心里就解了气又安妥下来,可五富一动不动,只拿眼睛看我,还准备着再挨另一个耳光,我心里却难受了。

    我说:打疼啦?

    他说:疼……不疼。

    我有了后悔,也想不来自己突然发那么大的火,本要说你把我也扇一下吧,我也该扇,但我没有说,只给五富解释我再不会打你了,我是急了才打的,我的意思是人穷了心思就多,人穷了见到肉就想连骨头也嚼下肚去,可咱既然来西安了就要认同西安,西安城不像来时想象的那么好,却绝不是你恨的那么不好,不要怨恨,怨恨有什么用呢,而且你怨恨了就更难在西安生活。五富,咱要让西安认同咱,要相信咱能在西安活得好,你就觉得看啥都不一样了。比如,路边的一棵树被风吹歪了,你要以为这是咱的树,去把它扶正,比如,前面即便停着一辆高级轿车,从车上下来了衣冠楚楚的人,你要欣赏那锃光瓦亮的轿车,欣赏他们优雅的握手、点头和微笑,欣赏那些女人的走姿,长长吸一口飘过来的香水味……

    五富说:我最受不了那香水味,一闻见头就晕。

    唉,五富没有辅导性,我叹了一口气,不说了。

    五富听不进去就听不进去吧,我全当是给我说的。什么是智慧,智慧就是把事情想透了,想通了,在日常生活里悟出的一点一滴的道理把它积累起来。我为我又想通了一些道理而兴奋得想笑,我就笑了。

    我一笑,五富也开始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