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在几乎一个礼拜的时间里,五富可能去陆婶那儿看望过翠花,我没有去,也再不提说帮她要身份证的事,五富曾经给黄八吹嘘过一次,说我如何的勇敢而沉稳,他还没来得及叫我是什么处长哩,那男的就乖乖地把身份证交出来了,我非常严厉地指责他不许再说。有什么好说的呢,那不是我的英雄事迹,每每想到她是不是还在西安,如果还在西安又去做了什么事情,就觉得我太无能也太无情。

    人的心情不好,瞌睡就特别多。那日一觉醒来,窗子白了,还是不愿意起来,却听见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五富喊了我两次,我没有回答,他走进我的屋里,拿手摸我的额颅。我说:下雨啦?

    他说你害病了吗,额颅不烫么,是下雨啦。

    我说下吧,下雨了好。

    他说下雨了上不成街,好啥呀?!

    我说咱逛芙蓉园去。

    一听说逛芙蓉园五富的脸就不苦愁了。清风镇上只要唱戏,五富会场场都不落下的,别人喝彩他喝彩,别人在人窝里挤他也挤,至于唱的什么戏他不管,只是图个热闹。芙蓉园对五富特别的诱惑,因为黄八去过芙蓉园。当我主张把黄八也叫上,黄八知道走哪一条街可以去芙蓉园的,五富坚决不让叫黄八,说黄八仅去过芙蓉园的大门口,咱把园子全逛了,以后看他还张狂不张狂。但是,出门走的时候,五富却悄悄拿走了黄八放在窗台上的一个草帽。他让我戴了草帽,他淋着。

    我们问来问去,赶到芙蓉园外的广场上,雨还在下,而售票处买票的人竟然站着长队。五富说怎么这么多拾破烂的?我拿眼瞪他,咱是拾破烂的来逛园,别人逛园也就是拾破烂的?我让他胳膊不要老蜷着,脚不要抬得太高,他都更正了,却在地上捡了块硬纸板遮挡在头上,我又让他把硬纸板扔了,一块去排队。广场两边有许多广告牌,五富就说:雨把广告牌淋塌就好了,那能拉几车的破烂。我说:你咋狗忘不了吃屎呢?他便再不说话。

    排到售票处的窗口了,五富说:买票,买两张票!

    窗口里的人说一张五十元。

    五十元,五富目瞪口呆,不会吧?

    窗口里的小伙白净得像个姑娘,他看了一眼五富,立即叫道:下一个!

    我这时是急了,忙从口袋掏出一百元来往窗口塞:买两张,两张!五富却一把抓了钱就跑了。他的一双脚再不避着泥水,滑倒了爬起来再跑,人跑前去了,一只鞋遗在后面。

    在一片哄笑中我退出了队列,捡着那只鞋我把五富撵到了广场边,骂五富丢人。五富却异常激动,向我吼:你是光棍,我有老婆和娃,拿五十元去逛园子?!

    喊啥哩,咹,喊叫啥呀?!我声没有五富大,但我镇住了五富,我不知道挣钱不容易吗,可事情逼到这一步了,癞蛤蟆支桌子,只有硬撑着!我告诉五富,现在远离售票处了,我肯定是不会去买票了,可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咱们不能让人小看呀,再说,你得为我寻个下的台阶,应该说还有谁谁在叫我哩,我就体体面面离开了,你为啥偏就抢了钱跑,你难道醒不开在一些场合,面子比钱重要吗?

    五富已经不骂我是浪子了,但还骂芙蓉园。

    蹴下来。我说,蹴下来吸纸烟。

    我拉着五富就蹴在地上,把一根纸烟递上了,纸烟能堵住他的嘴,因为广场上一些人仍在看我们。五富把纸烟接了,又还给了我,他搓他的烟卷儿。

    我们吸完了烟,心平气和了,沿着广场边往南走。走去干什么,不知道。雨就渐渐地停了,一片灰色的云就在远处,眼盯着它并没动的,却后来就到了我们头顶。我说:再吸一颗烟吧。站住又吸烟。我在清风镇的时候,烟瘾没现在大,到西安后越来越能吸了,常常一连吸过三颗才满足。我觉得我和五富喷出的烟雾一直到了那片云上,或者,这片云本身就是更多的人喷出的烟雾所致。在我们的身后,芙蓉园的大墙内,叮叮咣咣起了锣鼓,有轰然乍起的喝彩声,五富没有扭头,我也没有扭头。

    五富说:高兴,你说芙蓉园里都有啥?

    我说:没进去我咋知道。

    五富说:你知道镇长的二叔吗?

    我说:是那个石匠?

    五富说:他刻了一辈子石狮子,专门到西安的动物园看过一回真狮子,他回去给人说,动物园里的狮子不像狮子。

    我说:噢。

    五富说:芙蓉园里无非也都是堆些石头种些树,咱从山区来的,哪儿没见过石头和树?

    我说:那石头和树要不像石头和树呢?

    五富说:我没说好。

    五富是没说好,他压根不晓得怎么比喻,他使我没有游成芙蓉园,那就等着下一回吧,下一回一定要进去看看石头和树怎么个不像个石头和树。再也不带五富,进去了把园子圪圪都转遍,哼,如果没人,我就到处撒一泡尿!

    五富说:有啥看的?那没啥看的!咱不看!

    我说:看钱!

    我故意从口袋掏出一张钱来,不是一百元,是十元钱,看十元钱上的图案。五富却急忙从衣兜里掏出抢我的那一百元票子,说:你提醒我哩。把钱要给我。我说你拿着吧。他说我怎么拿你的钱?把钱往我胳膊上一拍,贴上了。

    关于钱我和五富不知讨论过了多少次,我花钱痛快,五富总是啬皮,他说这不是啬皮,是爱钱,他发现越是有钱人越爱钱,越爱钱了越才有钱。这话或许是对的,可是,五富爱钱五富没钱,他是知道钱有聚堆儿的秉性,但他却不知道人与人不一样,有的人是不争取什么就没有什么,有的人越不想要什么偏就能有什么的。我刘高兴就是。

    我笑着把钱从胳膊上揭下来,脑子里有了一个念想:这张钱使我和五富有了一个芙蓉园的故事?而这张纸经过了多少人的手,又曾经发生过多少故事啊!世上所有精彩的故事都在钱里藏着。

    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五富说他想尿,就跑去向不远处的几个人打问哪儿有厕所。一会儿返回来,情绪突然非常的好,我问附近有厕所了?他说:你猜他们说什么了?他们逛过了芙蓉园,说一点意思都没有。咱今日每人挣了五十元了!我说怎么挣了五十元?他说没进去不就挣了五十元吗?!我气得说这账算得好,你还尿呀不?他才说憋得很。

    对于西安,我们有意见的是两点,一是夜里星星少,二是拉屎撒尿不方便,你总是寻不着公共厕所。现在五富又急了,拿眼睛看哪儿有厕所,没有,再看附近有冬青丛吧,也没有,他的腰弯下来,说:尿泡系儿要断啦!

    五富的事儿真多,我恼得不理他,不理他又怎么行呢?我说:往前走,往前走!前边是下雨积起的一摊水,他要从水滩边绕,我一脚踹在他的腿弯,五富跌坐在了水滩里,水溅了一脸。

    五富说:哎,哎!

    我低声说:裤子已经湿了,你就坐着尿。

    不远处有人惊呼着要来扶五富,五富一动不动,眼睛瓷着,等站起来了,给来人说没事,裤子就湿溻在身上。

    竟然能想出这个点子解急,五富把我佩服得不得了,但我不愿和他一块走了,我嫌他有臊味。我往广场南的拐弯走去,在那里就碰到了石热闹。

    哈,石热闹!

    没有想到吧,石热闹的乞讨变花样了,不再跛腿,不再求爷爷告奶奶,竟然成了乐人,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个瓷缸,吹笛子。我是太瞧不起石热闹了,糟蹋行当么,就会吹“从草原来到了天安门广潮,靠这两下子鬼给你撂钱啊?!

    从草原来到了天安门广场,

    高举起金杯把赞歌唱。

    笛声吹断了数次,但笛声使我能完整地唱出那首歌。天呐,这样的歌我已经久久没有听到了,城里的商店门口常播着一些歌曲,可这些歌是把说话放慢么,是说歌,而且一句话偏偏在该断的地方不断,不该断的地方又断了。说话和唱歌的节奏与身体有关,这些人要么长着个牛肺要么就患了哮喘病?

    石热闹当然也发现了我,他唔地一下收了气,笛子里发出的像一声叹息,眼睛里充满了羞愧,再是无声地笑着给我。

    我差不多有过三次在梦里见到过石热闹,最近的那个梦里我好像在街心花园的树丛中,将买来的一个馒头和一瓶汽水刚刚放在树叶上,再打开油纸包里的豆腐乳。这是我的午餐,我得好好庆贺一下当日收到一麻袋的铝管。石热闹突然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腿还跛吗?

    我就不跛!

    他对我的戏谑不满,手里握着一块尖锥石头,似乎我再要说,他就会向我打砸过来,而他这个时候看见了树叶上的馒头,往馒头上唾了一口。

    这是你的馒头?

    是我的馒头。

    我有肝炎。我得借你这个馒头。

    馒头送给你。

    他拿起了馒头就走,树丛上挂着露珠,他一猫腰没见了,一层露珠全落下来,太阳下满地光亮。

    眼前的石热闹给我羞愧地笑,甚至把放在地上的草帽捂在头上。你捂了草帽就以为你消失了吗,我把他的草帽揭了,我说:吹笛子了?

    他疑惑地看我,准备着收摊子要走。

    我说:这一手不错么!

    我的话说得很温柔,他脸上的肉松下来,在瓷缸里拨拉着那几张零散的毛毛钱,开始有声音地发笑。嘿嘿,嘿嘿嘿。我浑身的细胞在他的笑声中活跃了起来,我说这笛子还行,从他手里夺过了笛子,擦了擦,吹起《二泉映月》。石热闹惊讶得眼都直了,张着嘴。想不到吧,你这个乞丐!

    石热闹首先是鼓起掌了,围观的人也都鼓掌。我一边吹着,一边拿眼睨视着人群,后来眼睛就闭住,摇头晃脑。我想起了在那个女人拒绝了我的一个月后,清风镇的王魁娶了她,王家的门口劈里啪啦放鞭炮,那么多人都去吃宴席了,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吹箫,吹了一天的箫,吹的就是《二泉映月》。刘高兴,我可以自豪地说,有一根神经是音乐的,见到了笛就像猫儿闻到了腥,一吹就由不得要吹《二泉映月》,一吹起《二泉映月》就又把什么都忘记了。掌声和叫好声中人越来越多,瓷缸里的票子也一元五角地往上长,但五富却在一边给我摆手。

    我把笛声戛然收住了。

    石热闹把瓷缸中的钱倒出来清点,差不多有二十元吧。他说:拾破烂的兄弟!我说:叫名字!他说:刘高兴,你本事大的,一分为二,我给你十元行不?

    我一拉五富就走。

    五富说你就这样走了?我说走了。五富说白帮他赚钱了?我说白帮了。五富气得唾了一口,风把唾沫又吹到他脸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