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五富回来,带着一副花花牌。

    花花牌是乡下老年人玩的一种纸牌,玩法比扑克简单得多,城里还有这种东西,我确实感到惊讶,但五富这么个大汉子还买这种牌,又让我瞧不起。他拿着牌在我面前炫耀,我说,要玩你和黄八玩去,别叫我!五富却说他也不玩,这是给二道巷七号家属院的王老太太捎买的,七号家属院有八个老太太,都是儿女在城里工作,她们的老伴过世后随儿女来生活,平日没事就玩这种牌,他是看见她们的纸牌已破得不行了,交售破烂后转了几条街才买到的。

    我说:五富生心了,会拉扯关系了!

    五富说:那当然,还要跟你拉扯哩!

    我说:也给我买什么东西啦?

    五富说:你得给我买双鞋呀!

    我不明白他这话是啥意思,问他,他只是笑。

    第二天早上,又是大红日头。西安的天气虽然也有四季,但春天和秋天非常短,长的是夏天和冬天。柳絮飞舞了没有多少日子,天就一天比一天热,夹克就有些穿不住了。但我依然要穿西服,还要穿袜子皮鞋。五富前三天开始光脚穿了塑料凉鞋,出门时又提了裤腿把脚带鞋伸在水管子下冲,说你还穿袜子,是捂蛆呀!我说你懂个屁,穿袜子反而不热,街上卖冰棍的箱子上还盖件棉垫呢!我日嚼他,他反而笑,说:你该穿,你该穿,我光脚穿凉鞋才显得你是穿了袜子皮鞋的!

    到了兴隆街,五富让我和他一块到七号家属院,我问七号院的门卫也欺负你了?他说没有,但你一定得去!一进院子,那里有个喷水池子,池沿上坐了六七个老太太,个个头发灰白,脸如核桃,相互嘴对着说什么,突然一个老太太就笑,嗬,嗬,嗬,笑得假牙掉下来。五富就过去捡了假牙,弯腰在池子里洗,老太太同口说:五富你来啦?

    五富说:来啦!她们说:吃了没,吃的捞面还是烙饼?五富说:早晨喝了米汤。她们说:米汤好,能克化。五富说:我吃石头都能克!把花花牌掏出来给了她们。老太太传着看,喜欢得不得了,说:这得花多少钱?五富说:不说钱,送给你们的。她们说:五富长得丑丑的,心好!五富说:人也不丑。她们说:不丑不丑。五富说:陆婶咋没来?她们说:噢,把陆婶交代的事忘了,她说你要来了让你到她家去,她在家等你。

    五富就走过来对我说咱到陆婶家去,我说你每天都来和她们拉呱一阵吗?五富说她们每天都坐在这里等着我来拉呱哩。我觉得五富这一点上做得比我强,我盼着那个抱狗的女人跟我说话,五富却寻到了想要说话的老太太们。我说陆婶是谁,是不是更爱说话?五富说咱们去了我叫她陆婶你也要叫她陆婶。

    到了三号楼下,四层的一面窗子开着,一个老太太伸出头就喊五富,上了楼,老太太又站在门口,热惦得我们不是了收破烂的,是她的儿子孙子!进了门,老太太不让我们换鞋,但我坚持要换,来给我们取拖鞋的是一个女的,黑胖黑胖,一见我脸却红了。五富介绍了我,陆婶说:你转转。我转了个圈儿。陆婶又说:你走走。我走了几步。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啦,五富说:刘高兴比我长得好!陆婶说:都好。坐下了,陆婶的眼睛一直瞅着我,问我多大啦,家里还有谁,咋没个媳妇,是离过婚了还是从来没谈过恋爱?她说:婚姻没动是缘分没到,缘分到了说有就有。就喊:翠花,把茶沏好了你也来聊么。我知道了那女的叫翠花,问翠花是陆婶的小女儿?翠花说不是,一个村里的。我说你还在村里?她说她也在西安。陆婶就说翠花二十六了,银盆大脸的,性情也乖,在城里做人保姆,女主人遭车祸成了植物人,男主人现有了相好的就给妻子买了一室一厅房子让翠花伺候,说好将来把植物人伺候到死了房子就归她,翠花是个福相,在城里有了房子了!翠花有些不好意思,给我们再续了茶后就去了卧室没有出来。陆婶便开始抱怨城里吃不到好东西,说米没味,面没味,鸡蛋炒出来傻白,乡里的葱掐一根调一锅饭的,这里的葱是大棚里的葱,却一捆也不呛鼻子!然后问我们有没有浆水酸菜,她是窝了一瓷盆的,要给我们带些。我赶紧说我们也窝了浆水酸菜。陆婶遗憾了半天,突然起身也去了卧室,还把五富也叫了进去,叽叽咕咕了一阵都出来,翠花就说她得走呀。翠花要走,我也趁机告辞,陆婶说:这多好,你们送送翠花。

    出了家属院,五富要我把翠花一直送到她的居住处,我觉得不妥,便给她挡了一辆出租车。我掏的出租车钱,她没推辞,好像我这样做是应该的。翠花还是老实。我悄声给她说你记住车号,以防有了啥事能找着这辆车,我只说她会说谢谢,但她看了我一眼,脸又红了。

    翠花一走,五富说:你行,舍得给她买票。我说:人家是女的么。五富说:她好不好?我说:好么。五富说:那你把她娶了!我说:你胡说!五富说:我没胡说,今日让你来就是让翠花相看的,她都愿意了,现在就看你愿意不?我噢的一声,原来五富给我当媒人了,这五富!

    五富说:你愿意不?

    我说:我不愿意。

    五富说:多好的女人,长得要啥有啥,你还不愿意?

    我说:她是大骨脚。

    五富说:大骨脚,我咋没看见?

    我说:你只看大屁股大奶?

    五富说:你都三十四五了,你还弹嫌?

    我说:既然晚了,要穿就穿皮袄,不穿就精身子!

    五富急得要哭,说他可是真心要回报我的,原本陆婶要给他提亲,他结了婚,才想着要给我当一回红娘。我说你有这个心,我请你吃羊肉泡馍。

    我真的请五富吃了一顿羊肉泡馍。

    羊肉泡馍是西安的名吃,我和五富几次都想着去吃一顿,但价钱太贵,我们都没吃过。这是傍晚,我们回到了池头村,五富开始刮土豆皮要做晚饭了,我说咱吃羊肉泡馍去,他说你还真请我呀?我说我说话算话,把黄八也叫上。

    黄八用笤帚蘸了水擦他的屋门,自戳过鸟巢后,鸟一直在报复他,只要他不在,鸟就站在门框顶上拉屎,全是稀屎,淋在门上。黄八听说请他吃羊肉泡馍,当然受宠若惊,门也不擦了,却去洗脸。五富不高兴,说黄八你还有脸去吃请?不去了,我们都不去了,吃拌汤煮土豆!黄八说我把脸都洗了又不去了?!我说走吧走吧,五富是故意逗你的。黄八说要请吃就吃优质的。我说吃优质,一人再加一个鸡蛋!

    池头村口有三家羊肉泡馍馆,吃饭的人很多,我们去的是第二家,正吃着的时候,一低头,我看见了一只特别秀溜的脚。这是紧挨桌坐着的女人的脚,她架着二郎腿,脚就斜斜地伸过来,轻便凉鞋里,脚形瘦长,白嫩如玉。我不能让人家把脚收起来,但我又不能不看着它,这让我实在受不了,泡馍吃了一半就起身先回住处去了。

    我是喜欢看女人脚的,或许是见了女人不好意思看人家的脸就常常低头,低头自然看到脚,看多了便形成习惯的原因吧。但我已经有了这样的能耐:即使不看脸,单从脚上就判断出脸漂亮还是丑陋。当在大街上一双漂亮的女人脚从你面前走过,有一闪即逝的感慨,可一只秀溜的脚突然那么近地一动不动伸在你的面前,你却只能赶快离开,因为它勾起了对美容美发店的那个女人的记忆,你不能不痴了眼,可怎么又能那么痴眼呢?五富和黄八不了解这些,还在质疑怎么不吃了,这么好的羊肉泡馍吃了一半就不吃了?!

    我付了饭钱回到住处,尽量地梳理我的心情,槐树上又有了鸟的叫声,似乎全在说:美容美发店!美容美发店!是的,我很久都没有去那家美容美发店门口了,我以为我已经把那个女人忘记了,原来她一直还藏在我的心底。白日里见到的那个翠花,我为什么一口就拒绝了呢,如果我不来城里,我没有那双女式高跟尖头皮鞋,我没有见过美容美发店的女人,翠花是不能弹嫌的。可现在,我是刘高兴,刘高兴在城里有了经验,有了那一双高跟尖头皮鞋,见过了美容美发店的女人和无数的女人的脚,刘高兴就无法接受翠花了。

    我庆幸王婶给我介绍的那个女人没有和我成婚,她在清风镇是花喜鹊,而在城里充其量只是个灰麻雀,如果那时结了婚,会不会现在却离婚呢?

    世上有没有真正的爱情呢?比如一个男人,当他遇见各方面条件和自己的妻子差不多的女人,这女人又愿意与他相好,他或许可以对妻子忠诚,如果遇见各方面条件比妻子略好一点的女人,他或许仍可以坐怀不乱,但见个更好的,更更好的,那他还能抵抗得了吗?

    我是不是个流氓?我不是流氓。萝卜长出地面颜色就变青了,水遇到冷就变冰了,环境改变着人,这不该是道德品质的问题吧。

    当我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五富和黄八就回来了,他们还在谈论着羊肉泡馍就是比刀削面好吃,打个嗝儿还有羊肉的香味。他们又问我吃了一半走掉的原因,是身子哪儿不舒服还是请他们吃饭心疼了钱?

    我说:君子谋道,小人谋食!

    他们说:我们就是小人物呀!

    树上的鸟渐渐安静了,我打了个哈欠,说我睡呀,就进屋睡了。

    但五富不睡,也不让黄八去睡,他是吃了一份羊肉泡馍,又把我剩下的半份也吃了,肚子就撑得难受,他一边拿肚子去撞树,一边要黄八陪他说话。黄八就成半夜地诅咒着这个城市,诅咒里又哈哈地呱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