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从此五富每日都要到那个家属院里转一趟,已经和门卫混熟了,门卫总是说五富呀给我说说你们乡里的事吧。五富能说了什么事呢,其实门卫也知道五富说话颠三倒四的,他就问一句而十句八句地作践着五富取乐。

    他问了:清风镇的精壮劳力是不是都出来打工了?

    五富说:镇上是没了劳力,死个人棺材都抬不到坟里去。

    他说:那婆娘们晚上想男人了咋办,是用黄瓜吗?听说老公公就爬灰的多?

    五富说:想啥哩?

    他说:啥也没想。全国煤炭工作会在西安开着,你们镇上没来姑娘吗?

    五富说:人家开会哩,她们来干啥?

    他说:来服务呀,开一次煤炭会就有成批成批的姑娘尿尿都是黑水。

    五富说:中午你吃的啥饭?

    他说:你给我胡打岔哩,五富!

    五富说:你那些话我听不懂。

    他说:你这个五富!你如果长得黑也就罢了,你偏前崖颅后马勺的脑袋,如果前崖颅后马勺的脑袋也行,你又背驼着,如果背驼着能说会道也算是,可嘴笨得三句来回话都说不了!哎,你有老婆吗?

    五富说:有老婆,还有三个娃哩。

    他说:都是你的娃?

    五富这下实在是恼了,他把一个啤酒瓶子在架子车帮上一磕,玻璃碴子碎了一地,手里是个瓶嘴儿。

    他愣了一下,赶紧拍五富的肩,说:五富一恼脸更难看了,行了行了,你去棚子装几根铁管吧。

    五富去了棚子,在麻袋里装了几节铁管,在腰里缠了一股铁丝,又将三根更粗的钢棍从棚子的墙头扔了出去。出了家属院,他在墙外的冬青丛里捡了钢棍,说:你以为你占了便宜了?吹火嘴吹火嘴,你个瓜×!

    五富的收入开始超过了我。

    五富每天晚上给我和黄八讲他从家属院棚子里都拿了什么东西,按他的计划,半年之内会把棚子里的货物倒腾一空。他讲的时候神态轻狂,拿指头在黄八的鼻梁凹弹,让黄八去房里把捡来扎成捆的还没有交售的牛皮纸给他拿几张。他用牛皮纸叠钱包,给黄八叠了一个,给他自己叠了个大的,我知道他一直眼红我的那个真皮钱夹,他叠钱包是要给我看的,我的真皮钱夹是我当年卖血后买的,可五富的牛皮纸钱包能和真皮钱夹是一个档次吗?我冷冷地笑,老范就串门来了。

    老范是巷道对面的一家屋主,因为和我们的房东是堂兄弟,我们对他很客气,但每次碰见了问候他,他都是鼻子哼一下,带理不理。那次我从城里回来,到村头粮店买面粉,临时还缺五元钱,他正好在旁边,我就向他借钱,并声明一会儿回去便把钱还上。他却说:我怎么信你,你们拾破烂的说走就走了,我寻谁去?我只好回屋中取钱,返身再去粮店买了面粉。所以老范一来,我就去厕所了,五富还在叠他的牛皮纸钱包。老范说:你叠这么大的钱包装冥币呀?!气得五富抬脚进了他的屋里。老范嘎嘎地笑,说你这货不识耍!就又喊:刘高兴你屙井绳吗?黄八说:刘高兴是贵人,他屙的屎橛子长。我在厕所故意多呆一会儿,但他偏还不走,我就出来了,说:老范寻我?

    老范说:你屙的屎橛子长?屎橛子长了人贵,刘高兴!

    他能说这话,八成是他有什么事要我办呀。办就办吧,只要他能求到我。我说:有事吗?他说:碎事。给了我一根纸烟。

    原来他家后院养了一头猪,距兴隆街东边的菜市场旁有个屠宰坊,他要把猪卖给人家,让我们明日晚上回来把架子车拉上,后天一早把猪拉到屠宰坊。他说:本来用小货车拉的,小货车坏了,顺路用你们的车拉一下,刘高兴,碎事!我说:是碎事,行!

    第二天晚上我和五富没有骑自行车,都把架子车拉回来,五富很是不满,碎事,这还是碎事,猪是不重可人得步行去兴隆街,这得浪费多少时间?我劝五富什么话都不要说了,老范那人得罪不得。就在第三天早上,我们拉了老范家的猪,老范也就跟着,而五富的态度完全变了,他竟然主动要老范也坐在他的那辆架子车上。我说:瞧咱五富知道学雷锋了!五富说:你拉一个,我也拉一个么!他是在骂老范,还以为我听不懂,说:知道我意思吗?我说:就为一句话,你出这大的苦力!

    我们拉着猪和老范,走到了城墙里的街巷,因为行人都注视我们,我就哼了小调。我想如果是在古代,西安城就是长安城,没有楼房都是四合院,没有汽车都是高头大马拉着轿,那我这架子车也该是马拉着了,一路马蹄嗒嗒马铃喤喤也是够威风了嘛!我是收废报纸时在报纸中发现了一本书,这书就带回放在枕头边看,书里恰好写的是古长安的故事,其中写着一个督军每天骑着马在大街上走,凡是瞧见谁家的女人好,就把马鞭挂在谁家的门环上,这户人家夜里就该接待督军大人了。刘高兴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刘高兴如果有马鞭,我这么想,哼,我也不要马鞭,只要求谁家有破烂了就在门环上挂一个木牌,我就不至于一趟一趟无目标地瞎转了。但现在不是古代,我觉得我的奇思异想可笑,就自顾自地笑了。

    我这一笑,巷道里一家饭馆的女老板也给我笑。她是站在店门口拉顾客,过往的人她都拉,她说:哎,老板老板,来吃饭呀!五富低声说:她叫咱老板?!咱像老板?女老板却听见了,说:咋不是老板,都是发财的老板,来吃面呀,我们是渭北的麦子磨的面,醋是山西老陈醋,辣子是耀县的辣子,你吃了就知道香!我说我们不吃。女老板却挡住我们路,不停地介绍他们的面食有摆汤面、臊子面、油泼面、棍棍面,还有大盘鸡拌面,甚至朝店里喊:收拾桌子,给三位老板先倒上面汤!我就窝了火,说:不吃就是不吃么,哪有这种招呼生意的!女老板一下子变了脸,说:谁给你说话来?我是给猪说哩!

    还有这么说话的人?我就拍着猪,猪哼哼了起来,我说:我说一进城你为啥就兴奋得一路哼哼,原来城里有你的相好?!

    我是顺嘴就说出这话的,反应之快,又如此机智,我的情绪就非常好了。但是,帮老范卖了猪,已是半中午,自然耽误了收破烂,五富就直发牢骚,那个收停车费的老头问今日怎么没收下破烂,他好像遇到了知己,就给老头抱怨老范,抱怨得没完没了,我就独自拉着架子车走了。

    何必呢五富,你愁眉苦脸的给人絮絮叨叨,那老头虽然也随话答话,貌似同情,也未必就听到耳朵里去,你说着有什么益处?

    我刘高兴要高兴着,并不是我就没烦恼,可你心有乌鸦在叫也要有小鸟在唱呀!

    路过了新栽着紫槐的那个路口,紫槐虽然枝股如手一样在空中伸着,但新的叶子已经长出来了。你好,紫槐!我给紫槐行注目礼,一串鞭炮就响起,是远处的一家并不大的商铺开张了,而这时有三四个人从我身边跑去,他们是放铳的。

    西安城里生存着一批放铳人,他们拿着古老而简单的铁铳走街串巷,发现了谁家婚丧嫁娶,老人过寿,小孩满月,商铺开张,就主动要去为人家放铳助兴,讨个彩钱。我突然萌生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呢,也请放铳人来给紫槐放几铳,以庆贺它的移栽和成活。

    咚,咚咚咚!火铳已经在那个店铺门口放响了。

    我说:好!

    而我同时也听到了一声:好!

    回过头来,路边正走过来一个乞丐。

    这乞丐是个白胖子。乞丐竟然是个白胖子,就让我乐了。他远远地站在一家酒店的拐角处,我还在琢磨:如果他衣服穿得整洁些,头发不是蓬着,这是个蛮体面的人。可他在拐角还走得端端正正的,一经过酒店门口腿却成了跛子。好呀,你装!我就一眼一眼盯着他。乞丐走近了,他伸出一只手,手心放着一元钱,他说大爷大爷行行好。

    叫我大爷,我真的就那么老吗?我不理他,弯腰把路沿上一个空易拉罐捡起来。但他并不离开,手还伸着:大爷大爷我叫你大爷哩。

    我说我没有钱。

    有钱哩,他坚定地说,你西服的口袋里有钱哩!

    我是穿了一件西服的。这件西服是十道巷一个老太太送的,老太太可能是文化人,她提了一包旧书卖给我,却把每一本旧书的扉页撕了,扉页上都写着“王德明先生指正”,我问王德明是谁,她说是她老伴,却又说我像她老伴年轻时的模样,问我多大了,会不会是她老伴已经托生了,老伴生前是文化局的一个处长怎么托生成拾破烂的了?我明白老太太的神经有毛病了,可她毕竟是老人,我得搀扶了她回家去。我问老太太的老伴是哪年过世的,她说十年了,我就尽量夸大我的年龄,说我四十了,不可能是老先生托生,老先生在阳间是文化处长,到阴间肯定也是个处长。到了老太太家,老太太就拿出了这件老伴生前的西服问我敢不敢穿?如果她直接给我,我还要推辞的,她说敢不敢穿,我立马就穿上了。有什么不敢穿的,老先生是个鬼,也是处长鬼,文化鬼。

    这件西服曾经使五富和黄八羡慕不已,说人凭衣裳马凭鞍,穿了西服没钱也像着有钱了,果然乞丐就觉得我有钱。可是,我没钱,真的没钱。我把口袋底都掏出来了,说:哪有钱?

    乞丐说:你怎么会没钱?

    我说:我是拾破烂的。

    乞丐说:噢!

    乞丐猛地拉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啪地往我手心一拍,那张一元钱的纸币就贴上了,他说:那这个给你!

    侮辱,这简直是侮辱!在乞丐的眼里,拾破烂的竟然比乞丐更穷?!我那时脖脸发烫,如果五富在场,他会看见我的脸先是红如关公,再是白如曹操,我把一元钱摔在地上,大声地说:滚你个王八蛋,滚!

    乞丐吃惊了,吃惊的乞丐勃然大怒,那腿也不再跛,一脚往我的裤裆踢来。咦,还是个泼皮呀,这我得教训教训。我一闪身,他的脚踢空了,身子失去平衡,坐在了地上。但他又扑上来,抱住了我,一股臭气熏得我几乎闭住了呼吸,我使劲推他的脸,他一只手揪住了我西服的领子,另一只手擦一下鼻涕竟然抹在西服肩上。你敢脏我西服?我拿头便撞,咚咣,撞在乞丐的下巴上,保护西服,再撞,脑门就撞着了脑门,满空里便有了金星。

    恍惚中我在说:你敢侮辱我?!

    金星还在放射,但我看见乞丐趔趄了三下,他的下巴脱臼了,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按住额头,猛地往上一碰,下巴又接上了,左右活动,能说话了,说:你是谁?

    我说:老子刘高兴!

    他说:老子石热闹!

    竟然叫热闹!我抬手扇了他一掌。如果他不叫石热闹,我绝不会扇他巴掌的,但扇过了,却想这热闹和高兴是对应的一对嘛,我就觉得有意思。

    酒店的保安看见了我扇石热闹一掌,锐叫干什么干什么。保安的服装像警服,石热闹把保安看做是警察了,保安也把自己当做警察了,受了亏的石热闹趁机去向保安哭诉,保安便勾着中指要我过去,保安说:你怎么打人?

    我毕竟理缺,但我已经想出对策了,便反问石热闹,我打你了?

    石热闹说打了。

    我就笑了,我说保安同志,我之所以首先称呼他的职务,我是在提醒你只是个保安,酒店里的安全你保卫,酒店外了你和我是一样的。我说保安同志,你瞧我这兄弟差成色不,我只说一巴掌能把他扇灵醒哩,可还糊涂呀,竟然还向你投诉?酒店里住的有领导有游客,还有高鼻子洋人,你要饭到哪儿要不成,偏来这儿丢咱社会的人呀?!

    我这话说得好,保安都感动了,他的态度开始向我倾斜,而蠢笨的石热闹却说要饭又不是偷抢我愿意到哪儿就到哪儿,我没饭吃还不能要饭吃吗?这下保安就躁了,说:离远!

    石热闹顿时呆了,乖乖离开了酒店大门,站到马路上。

    保安一挥手:再离远!

    石热闹顺着巷道走,走了几十步又站住回头,保安又吼了一下,石热闹拔腿再跑,这一次保安原地故意跺脚,石热闹就跑出巷口不见了。

    我整了整西服,遗憾的是西服被鼻涕弄脏了,揩了揩,拉架子车继续转街。哎呀,你能不觉得石热闹逗吗,在这个清静的上午经他一闹,倒少了许多寂寞和无聊。石热闹是条狗鱼。鱼塘里的鱼常常活得不旺,就要把狗鱼放进去咬一咬,一池塘的鱼也就欢了。我回头往巷口看,一时还后悔不该日弄得保安撵了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贾平凹作品 (http://jiapingwa.zuopinj.com) 免费阅读